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阴人有约】小说在线阅读

2019/03/13 18:14:52 来源:网络
【阴人有约】小说在线阅读

小说书名:阴人有约

第一章 一夜成孤

那天早上,我爹突然打电话叫正在市里打工的我回去,问什么事,他却不肯说。原文gao-xiao.com我犹豫了一阵还是把手机关了,我现在真是烦他,用脚后跟想也知道定是他又犯什么事了。

我爹是我们村出了名的老赖,一生偷鸡摸狗没停过。而且一醉酒就喜欢打人,我就是受不了他的酒后家暴,初中一毕业就逃了出来。但可怜了我那个娘,在我走后没几天就被我爹酒后打成了痴傻。

等到第二天早上,我思量再三,才收拾了行李回家。

我们这边山很多,所以坐落在山脚下的镇子也有不少,而我们村就背靠一座大山,十分偏僻,我每次回都要走七八里山路,再加上这两天大小雨不断,山路更是泥泞不堪,等我快到村子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我的鞋和裤腿也已经脏的不能看了。

从远处看向村子,我惊奇的发现村口的两棵老槐树不见了,而在村口旁边的那片荒地里撂着两辆压路机,看样子这是要给村子修路啊。【阴人有约】小说在线阅读

可不知道为什么,那两棵老槐树一不见,我总感觉对村子有种陌生感,心头隐隐觉得不安,到底在不安些什么,我也说不上来。

终于走到村口,我不经意的一个抬头瞬间,猛然在黑暗中看见那两棵树桩上站着两道人影,我一下一把心提到了嗓子眼。

但又乍一看,这影子的身形好像我爹娘,我慢慢向前走近,果然是他们!

我看着站在树桩上的他们,莫名感觉有些新增出来的距离感,而且还有种说不来的不对劲。

我先是叫了他们一声,可他俩一点动静都没有。好像没看见我这个儿子。

这可不行,这么冷的天再不回家指定是要感冒。我连忙跑到我娘跟前,想要将其从树桩上扶下来。推荐http://www.gao-xiao.com/但是我的手刚刚碰到我娘,一股刺骨的寒气突然扑面而来,我如同被雷击般打了好几个颤。

这是怎么回事,淋了会雨身子就变得这么冰冷僵硬吗?

等等!下雨?

我找到不对劲的地方了。

我看向我娘的头发和衣服,一点湿的地方都没有,他俩都没打伞。我又转头看向我爹,他也是一样,不仅如此就连鞋子都是一尘不染的。

看着爹娘那惨白惨白的脸蛋和无神的双目,我心里越发不安,冷汗四起,再加上被风一吹,我冻的咬了咬牙。又急忙向已经走到我面前的我爹问道:“咱们能回去了吗?这边太冷了。”

可我爹好像没听见我的话,自顾自说道:“怎么才回来,就等你啦。高效新闻网

我娘这时候居然也慢慢向我挪步过来,可能是因为天黑,我总觉得我娘以前佝偻的身体似乎挺拔了几分。

我急忙小跑过去搀住我娘,又脱下外套给她穿上。

我又转头问我爹,有什么天大的事不能在家说,明天说,非要这个时候跑出来。

我爹又没理我,转身从他身后的木桩上拿起了一个碗,递给了我:“快喝了,咱们上路。”

我先把我娘安顿着坐到了那个木桩上,又接过那个碗,觉得疑惑,先是闻了一下,发现是酒。

我早该想到的,我爹肯定是又喝酒了才能干出大半夜乱跑这么荒唐的事情。

我想都没想就把碗里的酒倒了,然后掺起我妈,打算回家。说明gao-xiao.com

我爹突然吼了一句站住,我扭头看他,发现他正阴着脸死盯着我,眼神里面尽是恨意。

那股距离感越来越重,说实话我挺怕我爹的,可能是因为小时候被他家暴出来的心理阴影,一直挥散不去。

我听话的挺住脚步,看着我爹向后退了几步,紧接着他居然从刚才我娘坐的那个树桩后面牵出来一头羊。

我心中起疑,我家可从来没养过羊,那这羊肯定又是我爹不知道从那户村民家里偷出来的。

我当即松开我娘,跑到我爹跟前一把将羊拽了过来,然后怒斥我爹又偷别人家东西。

我爹冷冰冰的回道:“吃饱喝足才好上路。”

我下意识的问,上路?去哪?我爹在地上捡了一狠粗树枝,在羊的脖子上边比划边回道:“搬家。原文gao-xiao.com等一会儿吃完这羊肉咱们就走。”

我脑袋一下子有点儿蒙,以为我爹是喝多了说胡话。我就愣神了这么一会儿,我爹一把从我手里把羊夺了过去,接着一树枝直接插进了羊的脖子,扑哧一声,当场贯穿了羊的整个脖子,血溅了起码有一米高。

那头羊眼睛瞪着老大,直直的看着我,连叫声都发不出来,挣扎了几秒就倒下了。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懵住了,楞在原地,不知所措。

那头羊刚刚落地倒下,我娘突然就像一头饿狼一样扑了过去,开始撕咬那头羊的尸体。

我先是被惊掉了下巴,半信半疑的以为我娘的疯病又犯了。赶忙抱住她,可我娘此刻的力量竟真的像一头狼,我使出吃奶的劲儿都抱不起来一丁点儿。

我无力的瘫在地上,眼睁睁地看着我娘嘴上粘着越来越多的羊毛。

这也太诡异了。

而我爹却一身羊血站在一旁,狞笑的看着我娘。

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我爹那种笑容是我第一次见。那是一种近乎疯魔的笑,所有的五官都被拧在了一起。

既狰狞,又惊悚。

我现在只能断定是我爹喝酒太多失心疯了。

我双手一撑,从地上爬起来,一溜烟跑向住在离村口最近的村长家,死命的开始砸门,

村长刚打开门,一看见我露出的表情就像是见到了鬼一样,就连说话也变得哆哆嗦嗦。

“马和,你…你回来了,你这一身血是……?

“村长,你别管那么多了!我爹要杀羊,不对,我爹得失心疯了,你快去跟我看看!”

我拉住村长的手就要朝村口走,可没想到村长一听见我说的话反应更大了,一把甩开我的手,瞪着眼睛指着我的鼻子特别激动的骂道:“马和你疯了是不是,你爹前天就死了,得劳什子个失心疯?!”

“什么我爹死了?”我没明白村长的意思。

“我这两天把电话都快打爆了,你手机就是关机!”村长大喊,“你爹死了!你娘也被你爹打死了!”

我现在情绪也被村长带了起来,近乎怒吼:“你瞎说啥呢?我刚还看见我爹和我娘了,他俩就在村口!”

虽然我爹平日里尽干坏事可你身为村长也没必要这么咒我爹吧。

村长看出我不信,他从兜里掏出他那山寨智能机,上面显示的全是给我打的电话,中间还有几个妖妖灵。

我一下子感觉整个身上的汗毛感觉都竖起来了,怎么会这样?!我刚明明看见我爹我娘在村口啊。

我傻愣在原地,村长一把将我拉进他们家,把门死死的关住后,还把他家里养的好几条大狗给放开了,看来村长已经害怕的不行了。

我们一直撑到了天亮,村长和我都没睡,村长也告诉了我在前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那天晚上我家突然发出了一道声音特别大的哀嚎声,整个村子的人都听的特别清楚,把大家都吓得不轻。

这时候就有几个不怕事儿的小伙子从我家后墙翻了进去,结果进去没几秒,全部又大叫着重新爬了出来,有一个还被吓得当场昏了过去被人抬出来的。

村长仔细盘问了一下,那几个小伙子哭哭啼啼的说我娘被人把头给活生生剁下来了。村长一听赶紧带人冲进我家,只看见我娘的尸体和放在尸体旁的菜刀,却没见我爹的人影。结果在昨天早上又有人发现我爹被勒死了,尸体就被扔在在村口的树桩上。

警察来勘察了现场,并没有任何打斗痕迹,所以初步断定,是我爹酒后拿菜刀将在昏睡中的我娘一击毙命,又自己在村口树桩自杀勒死了自己。然后就把我爹娘的尸体带回了警局,说等我回来了去领。

懂点医学知识的人都知道这个说法是很荒诞的,因为普通人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大到将一个人的人头一下子从人身上砍下来,更何况一个老头。还有就是自己勒死自己更不可能了,人哪怕是上吊也会在最后几秒的时候强烈挣扎几下,亲手勒死自己那得有多大的绝望和毅力才会这么做。最重要的是我爹也没有任何动机去这么做啊。

但我想破脑袋最想不通的还是我昨晚看到的那一幕。在村长告诉我真相后,我甚至一度怀疑我昨晚是不是做了一个梦,一个很大很大的噩梦。

可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幕让我完全否决了这个想法。

有人在村口看见了我爹我娘的尸体,还有一头死不瞑目的羊……

第一章 一夜成孤

那天早上,我爹突然打电话叫正在市里打工的我回去,问什么事,他却不肯说。我犹豫了一阵还是把手机关了,我现在真是烦他,用脚后跟想也知道定是他又犯什么事了。

我爹是我们村出了名的老赖,一生偷鸡摸狗没停过。而且一醉酒就喜欢打人,我就是受不了他的酒后家暴,初中一毕业就逃了出来。但可怜了我那个娘,在我走后没几天就被我爹酒后打成了痴傻。

等到第二天早上,我思量再三,才收拾了行李回家。

我们这边山很多,所以坐落在山脚下的镇子也有不少,而我们村就背靠一座大山,十分偏僻,我每次回都要走七八里山路,再加上这两天大小雨不断,山路更是泥泞不堪,等我快到村子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我的鞋和裤腿也已经脏的不能看了。

从远处看向村子,我惊奇的发现村口的两棵老槐树不见了,而在村口旁边的那片荒地里撂着两辆压路机,看样子这是要给村子修路啊。

可不知道为什么,那两棵老槐树一不见,我总感觉对村子有种陌生感,心头隐隐觉得不安,到底在不安些什么,我也说不上来。

终于走到村口,我不经意的一个抬头瞬间,猛然在黑暗中看见那两棵树桩上站着两道人影,我一下一把心提到了嗓子眼。

但又乍一看,这影子的身形好像我爹娘,我慢慢向前走近,果然是他们!

我看着站在树桩上的他们,莫名感觉有些新增出来的距离感,而且还有种说不来的不对劲。

我先是叫了他们一声,可他俩一点动静都没有。好像没看见我这个儿子。

这可不行,这么冷的天再不回家指定是要感冒。我连忙跑到我娘跟前,想要将其从树桩上扶下来。但是我的手刚刚碰到我娘,一股刺骨的寒气突然扑面而来,我如同被雷击般打了好几个颤。

这是怎么回事,淋了会雨身子就变得这么冰冷僵硬吗?

等等!下雨?

我找到不对劲的地方了。

我看向我娘的头发和衣服,一点湿的地方都没有,他俩都没打伞。我又转头看向我爹,他也是一样,不仅如此就连鞋子都是一尘不染的。

看着爹娘那惨白惨白的脸蛋和无神的双目,我心里越发不安,冷汗四起,再加上被风一吹,我冻的咬了咬牙。又急忙向已经走到我面前的我爹问道:“咱们能回去了吗?这边太冷了。”

可我爹好像没听见我的话,自顾自说道:“怎么才回来,就等你啦。”

我娘这时候居然也慢慢向我挪步过来,可能是因为天黑,我总觉得我娘以前佝偻的身体似乎挺拔了几分。

我急忙小跑过去搀住我娘,又脱下外套给她穿上。

我又转头问我爹,有什么天大的事不能在家说,明天说,非要这个时候跑出来。

我爹又没理我,转身从他身后的木桩上拿起了一个碗,递给了我:“快喝了,咱们上路。”

我先把我娘安顿着坐到了那个木桩上,又接过那个碗,觉得疑惑,先是闻了一下,发现是酒。

我早该想到的,我爹肯定是又喝酒了才能干出大半夜乱跑这么荒唐的事情。

我想都没想就把碗里的酒倒了,然后掺起我妈,打算回家。

我爹突然吼了一句站住,我扭头看他,发现他正阴着脸死盯着我,眼神里面尽是恨意。

那股距离感越来越重,说实话我挺怕我爹的,可能是因为小时候被他家暴出来的心理阴影,一直挥散不去。

我听话的挺住脚步,看着我爹向后退了几步,紧接着他居然从刚才我娘坐的那个树桩后面牵出来一头羊。

我心中起疑,我家可从来没养过羊,那这羊肯定又是我爹不知道从那户村民家里偷出来的。

我当即松开我娘,跑到我爹跟前一把将羊拽了过来,然后怒斥我爹又偷别人家东西。

我爹冷冰冰的回道:“吃饱喝足才好上路。”

我下意识的问,上路?去哪?我爹在地上捡了一狠粗树枝,在羊的脖子上边比划边回道:“搬家。等一会儿吃完这羊肉咱们就走。”

我脑袋一下子有点儿蒙,以为我爹是喝多了说胡话。我就愣神了这么一会儿,我爹一把从我手里把羊夺了过去,接着一树枝直接插进了羊的脖子,扑哧一声,当场贯穿了羊的整个脖子,血溅了起码有一米高。

那头羊眼睛瞪着老大,直直的看着我,连叫声都发不出来,挣扎了几秒就倒下了。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懵住了,楞在原地,不知所措。

那头羊刚刚落地倒下,我娘突然就像一头饿狼一样扑了过去,开始撕咬那头羊的尸体。

我先是被惊掉了下巴,半信半疑的以为我娘的疯病又犯了。赶忙抱住她,可我娘此刻的力量竟真的像一头狼,我使出吃奶的劲儿都抱不起来一丁点儿。

我无力的瘫在地上,眼睁睁地看着我娘嘴上粘着越来越多的羊毛。

这也太诡异了。

而我爹却一身羊血站在一旁,狞笑的看着我娘。

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我爹那种笑容是我第一次见。那是一种近乎疯魔的笑,所有的五官都被拧在了一起。

既狰狞,又惊悚。

我现在只能断定是我爹喝酒太多失心疯了。

我双手一撑,从地上爬起来,一溜烟跑向住在离村口最近的村长家,死命的开始砸门,

村长刚打开门,一看见我露出的表情就像是见到了鬼一样,就连说话也变得哆哆嗦嗦。

“马和,你…你回来了,你这一身血是……?

“村长,你别管那么多了!我爹要杀羊,不对,我爹得失心疯了,你快去跟我看看!”

我拉住村长的手就要朝村口走,可没想到村长一听见我说的话反应更大了,一把甩开我的手,瞪着眼睛指着我的鼻子特别激动的骂道:“马和你疯了是不是,你爹前天就死了,得劳什子个失心疯?!”

“什么我爹死了?”我没明白村长的意思。

“我这两天把电话都快打爆了,你手机就是关机!”村长大喊,“你爹死了!你娘也被你爹打死了!”

我现在情绪也被村长带了起来,近乎怒吼:“你瞎说啥呢?我刚还看见我爹和我娘了,他俩就在村口!”

虽然我爹平日里尽干坏事可你身为村长也没必要这么咒我爹吧。

村长看出我不信,他从兜里掏出他那山寨智能机,上面显示的全是给我打的电话,中间还有几个妖妖灵。

我一下子感觉整个身上的汗毛感觉都竖起来了,怎么会这样?!我刚明明看见我爹我娘在村口啊。

我傻愣在原地,村长一把将我拉进他们家,把门死死的关住后,还把他家里养的好几条大狗给放开了,看来村长已经害怕的不行了。

我们一直撑到了天亮,村长和我都没睡,村长也告诉了我在前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那天晚上我家突然发出了一道声音特别大的哀嚎声,整个村子的人都听的特别清楚,把大家都吓得不轻。

这时候就有几个不怕事儿的小伙子从我家后墙翻了进去,结果进去没几秒,全部又大叫着重新爬了出来,有一个还被吓得当场昏了过去被人抬出来的。

村长仔细盘问了一下,那几个小伙子哭哭啼啼的说我娘被人把头给活生生剁下来了。村长一听赶紧带人冲进我家,只看见我娘的尸体和放在尸体旁的菜刀,却没见我爹的人影。结果在昨天早上又有人发现我爹被勒死了,尸体就被扔在在村口的树桩上。

警察来勘察了现场,并没有任何打斗痕迹,所以初步断定,是我爹酒后拿菜刀将在昏睡中的我娘一击毙命,又自己在村口树桩自杀勒死了自己。然后就把我爹娘的尸体带回了警局,说等我回来了去领。

懂点医学知识的人都知道这个说法是很荒诞的,因为普通人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大到将一个人的人头一下子从人身上砍下来,更何况一个老头。还有就是自己勒死自己更不可能了,人哪怕是上吊也会在最后几秒的时候强烈挣扎几下,亲手勒死自己那得有多大的绝望和毅力才会这么做。最重要的是我爹也没有任何动机去这么做啊。

但我想破脑袋最想不通的还是我昨晚看到的那一幕。在村长告诉我真相后,我甚至一度怀疑我昨晚是不是做了一个梦,一个很大很大的噩梦。

可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幕让我完全否决了这个想法。

有人在村口看见了我爹我娘的尸体,还有一头死不瞑目的羊……

第二章 人生大落又大起

得到消息后,我和村长第一时间就赶到了村口。

只见一群村民围在村口,吵吵嚷嚷的,不知是谁看见了我和村长,吼了一声,大家伙都自觉让开了道。

我和村长慢慢走近,村长试图扶着我的胳膊,估计是担心我会悲伤过度当场晕厥什么的。我甩开了,不知为何,现在的我异常冷静。

在离我最近的那个树桩上是我娘的尸体,她的身子平躺在树桩上面,已经隐隐有些发黑僵硬。而她的头则立在地上,鼻子和嘴附近全是血和羊毛,整个头发上沾满了土。

在两个树桩中间是我爹的身体,他裸露在外的皮肤已经发黑,胳膊上得血管也呈青黑色,因为他是仰面躺着的,所以他脖子上那道紫黑色勒印格外醒目。

在他右手边就躺着一头被树枝横叉了脖子的羊尸体,身上的白毛已经被血和泥染得看不出来了,两只羊眼瞪得及其大,就算我不知道昨晚发生的事情也能看出来它死前所经历过得痛苦。再它的旁边就是我昨天回来时背的背包了。

按理来说,我现在看着我双亲的尸体应该悲伤的不行,可我没有。准确的说,我只为我娘有一丝丝的悲伤,不过在我看来,死或许对她来说是一种真正的解脱。

而我爹,从村民们的表情就能看的出来,大快人心。

在我们到不久,镇上派出所的警察也赶来了,他们刚刚发现我爹娘的尸体不见了,就赶紧过来我们村了。他们在尸体附近勘察了一会儿,又跑来向我解释,说昨晚派出所所有监控在检修,现在还查不出来是谁偷了尸体。我摆了摆手说不用查了,肯定查不出来。我是他们的儿子,刚好可以给他们准备后事了。警察也就没再说什么,了解了几个问题就走了。而他们向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又让我陷入了一个疑惑中去。

“你爹生前最后一个电话是打给你的。”

我猛然想起来,我不就是接到了我爹的电话才赶回来的的吗。我赶紧捡起背包从里边掏出了我的手机,刚打开手机,全是村长和亲戚朋友们给我打的电话,足足有一百多个。

我翻到了通话记录那页,上面显示我爹给我打电话的时间是大前天的早上,而我爹行凶的时间正好是那天晚上。

我胆大的作出了一个假设,如果我那天早上听了我爹的话立刻赶了回去的话,那我到家时间也就刚好是我爹行凶的时间。

难道我也是他计划中杀死的一员?

细思极恐,我不敢再想下去了。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家的事情无疑成了这十里八乡的饭后洽谈,这件事也被传的神乎其神,各种各样的版本也冒了出来。好在,我爹娘火化两周后这件事情也慢慢淡了下来。

然而就在村民们快要忘了这件事时,一个传言突然冒了出来。传言的内容大致是这样的,说每座大山附近都有一个通往阴间的鬼门关,而我们村村口的那两棵老槐树就是鬼门的关口标致,而现在树被砍了,死去的亡灵找不到入口就直接进了我们的村子,想要拉上三个人做替死鬼。而恰巧这些亡灵的数量正是三个,便选中了有大恶之人的我们家。

而我因为运气好躲了过去,所以现在我们村后面还会有一个人死,而且如同我爹娘一样,横死!

这传言因为关乎到村民个人自身的安危,所以传播的速度就像坐了火箭一样,村民们没一会儿就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大家对这些方面都很迷信,一下子闹得人心惶惶,又不知道谁站出来站出来说了句跟我关系越近,被亡灵选中的几率越大。

接下来村民们的让我明白了什么是人性。没人同我说话就算了,他们已经怕到走过我家的时候都要绕个圈,就连那些原本对我抱有强烈同情心的亲戚这会儿也躲我躲得远远的。

不过我不在乎,依旧过着每天饿了吃,困了睡的生活。可就在那天晚上,我的生活从此被改变了。

那晚是我爹娘的三七,我刚给他们烧完纸回到家,打算喝上两盅。

结果我刚喝了一口,突然听见有人敲门。这么晚了,会是谁啊。

打开门,一股寒气扑面而来,我打了个哆嗦。看清楚门外之人后,我先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又惊喜的长大了嘴,目光随即锁在了她的身上。

清纯精致的瓜子脸,凹凸有致的身材套着一件浅白色紧身连衣裙,估计是刚跑过来的,胸前那两块雪白的硕大还一颤一颤的,感觉随时都会爆开一样,我不禁呆住多看了几眼。

我突然恍然大悟这不是我们村的大美女王村花吗,我记得她以前可是邻家少女范啊,现在怎么变得这么的……唯一还能从她身上找到的那股少年时的感觉就是她的美眸,清澈的没有一点杂念。

她这么晚来我家干什么?王村花比我小两岁,大名叫王梦怡,上学的时候她就是我们村里跟我同年龄段男生的全民女神,被誉为村花也有好多年了。

说起来她跟我的身世倒也有些相似,听说她爹娘在前几年也出车祸走了,这么多年她也不结婚,就靠在镇子上开的一家小商店养活自己。说实话,我还喜欢她。

我和她平日里也没有什么交集,她突然来访,竟让我有些害羞:“那个,你,你怎么来了?都这么晚了。”

毕竟是昔日的暗恋对象,我难免还有些羞涩。

她倒是很大方,俏皮的抬起右手,是一小袋凉拌猪头肉:“我给你带下酒菜来了啊!”

我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我今晚会喝酒?”但又转念一想,我的酒不就是今下午在她店里卖的吗?”我赶紧一拍脑袋,嘴上说了好几遍不好意思。

她没怎么在意,径直走进我的屋子。我盯着她的背影,不由得看向她被裙子紧勒住的臀部,曲线饱满,挺翘诱人。我又发现她的纤细双腿被一双肉色丝袜包裹着,我刚才都没看出来。

她将猪头肉直接摊放在了桌子上,又从腰间摸出来两双一次性筷子打开平放在了桌子上,给我做了个请的动作。

我虽然有些纳闷,但一看到王梦怡,心里就冒出来另一道声音。快上啊,二货。

我急忙回房坐了下来,我们两人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没一会儿两瓶二锅头已经下肚,我也开始有些犯迷糊。

看着王梦怡微醺迷离的眼神,再加上她有些潮红的俊俏脸蛋,好像对现在的我来说就是天大的诱惑。我像是着了魔一样,直接撅嘴亲了上去。

我亲的是她的漂亮脸蛋,我能感觉到她好像有些生气了,瞪着气鼓鼓的大眼睛,却显得更加可爱。

她似乎是觉得不服气,闭上眼睛向我反攻过来,在我的嘴唇上蜻蜓点水了一下,又慌慌张张的像只受惊的小鹿缩了回去,但我的身子还是如同被电击般全身颤抖了下。

老子的初吻。

我像个变态一样舔了一下嘴唇,仿佛还能吮吸到她的琼浆玉液。王梦怡看后娇嗔道:“讨厌。”

我嘎嘎笑了两声,借着酒劲,我心一横双手一使劲将王梦怡推到在身后的床上,她故作吃痛的叫了一声。

我的目光锁定在她的娇唇之上,毫不犹豫的咬了上去。她没有拒绝,反而比起我更加的热情似火,我们两人疯狂的替对方脱着衣服。没一会儿我已经一丝不挂,而她的身上还剩下最后两道防线以及一双肉袜。

我咽了一大口唾沫,没想到王梦怡连内衣都是是透明蕾丝的,这种若隐若现的感觉比她脱光了还要诱惑我。

我的手也越来越放肆,疯狂的掠夺着她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我右手最终落到了她的娇臀之上。我揉捏了几下,王梦怡也随着娇哼了几声。

而我的左手则是被王梦怡拉住停在了她那两硕大的山峰上之中,隔着那层薄纱,寻找着凸起的那两座顶峰。

我低下头将厚重的鼻息打在王梦怡的脸上,她不仅没有闪躲,还朝我眨巴了几下眼睛,面色潮红,看起来十分迫不及待。

可就在我快要探寻到的时候,王梦怡却我将手慢慢朝下移去。我遵循着她,终于到达了她的大腿内侧。我先是隔着那道丝袜防线轻轻摩擦,我每碰一下她就会浑身打颤,还轻咬着下嘴唇,发出特别小的呻吟声。

我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双手使劲撕破了她两腿之间的丝袜,那种撕裂的声音如梦似幻,让我舒服的叫出了声。接着我将手指放到了那层最后的蕾丝上,开始慢慢抚摸。再伴上王梦怡的旖旎声,让我越来越性奋。

我的手越来越湿润,好像进入了一个泥泞不堪的水帘洞。就在这时王梦怡突然起身咬住了我的耳垂,翻身将我压在了身下。然后又当着我的面脱下了最后两道防线,我则是不停吸吮着手指上的玉露,欣赏着这幅美不胜收的佳作。

王梦怡猛地一个起身,又缓缓坐下,我仿佛进入了一个新的天地,不由得爽的叫出了声。她连续做了几下后显然有些累了,我又翻身将她压了回去。

并用双手压住她的双腿,将她疯狂的揉进我的身体,我看见她精致脸蛋上滑下一滴滴眼泪,我凑上去用舌尖将它们吞进肚里,虽然觉得有些心疼。但不知为何,心理却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可能是为了我这保持二十年的童子之身,也可能是为了最近烦心事的发泄。

经过一晚上毫不停歇的辛勤劳作,天已经大亮。

因为太兴奋,我很早就起来了,突然看见床单上的一抹嫣红,我心里百感交集。昨晚虽然喝了酒,但发生的事情我却一件没忘。我刚还在想是不是因为我不常住村里,所以王梦怡可能不再是之前那个她了,跟谁都愿意做,可从现在的情况和她昨晚的表现来看,王梦怡已经把她自己完全交给了我。

但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百思不得其解,反正我只知道我很喜欢很喜欢现在的她,大不了拼劲全力去追她。随即我就跑到邻居家借材料给王梦怡做了一顿丰盛的早饭,我们俩都吃的很开心,在最后王梦怡就要走的时候,我问出了憋了一夜的话:“我们俩,现在算是,男女朋友吗?”

怎料王梦怡俏皮一笑,说出了我做梦都不敢想的话:“其实从我第一眼看见你就喜欢上你了。你,愿意娶我吗?”

阴人有约》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阴人有约】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7775994.html
首 发:【阴人有约】小说在线阅读
  • 【今日20190320】推荐《情陷替身假妻》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320】推荐《情陷替身假妻》在线阅读小说名:情陷替身假妻目录预览:第1章被卖进国色天香第2章真是只小狐狸第3章这张脸救了她第4章一次悲哀的私奔第5章她赏给你们了第1章被卖进国色天香B市最豪华的夜总会,金黄色的灯牌高高悬挂在气势恢宏的欧式建筑顶端,四个字,国色天香。夜夜笙歌,从来没有人在意这个地方有多喧嚣,他们在意的是这里够不够刺激。“放开我,放开,放开。”苏木楠用力的挣扎着,手腕被禁锢的发红,声音也因为嘶喊越来越沙哑。啪一声耳光,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子一巴掌把苏木楠掀翻在

  • 医手遮天:至尊琴灵师9章(第九章 族会)

    原标题:医手遮天:至尊琴灵师9章(第九章族会)小说名称:医手遮天:至尊琴灵师第九章族会转眼,夜幕降临,凌府的前厅灯火通明,厅内众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按辈分地位从前至后依次而坐,谈笑间好不热闹。直到一人进入顿时全场静默。凌啸海踏入厅内,左侧带着凌子业,右手牵着楚沐颜,直接走向前厅的主位。除了坐于前六位的老者,其余众人皆起身相迎,在凌啸海坐下后这才再次落座。“今日族会,除了往常的例行汇报,我还有一事要宣布。”将楚沐颜推到自己身前,凌啸海扫视众人,气势飙升不容置疑道。“她,楚沐颜。从今以后便是我凌府的

  • 爱恋成婚:宝贝,来叫爹地11章(第11章 你会坐一辈子的牢)

    原标题:爱恋成婚:宝贝,来叫爹地11章(第11章你会坐一辈子的牢)书名:爱恋成婚:宝贝,来叫爹地第11章你会坐一辈子的牢醒宝歪着小脑袋,“可是,小胖和小瘦怎么办?以后是不是再也见不到他们了?”苏澄愣了。是啊,她惹的麻烦,为什么要让儿子跟着自己东躲西藏呢?望着儿子天真的小脸,她慢慢放柔了目光,“妈妈刚才是跟你开玩笑呢。”醒宝眼睛一亮:“那我们不用跑路了是吗?”苏澄笑了,“嗯。”“太好了!”醒宝握着冰淇淋,摇摇晃晃的跑到客厅里,爬上沙发,边看动画片边吃。苏澄脸上的笑一点点消失,抿紧唇,眉头也皱成一团

  • 我还在原地等你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我还在原地等你全文在线阅读小说:我还在原地等你目录预览:第5章那就分手吧,权当我瞎了眼第6章好自为之第7章酒会第8章带钱了没?第9章还不上车第10章还钱才追出来?第5章那就分手吧,权当我瞎了眼车子一直将顾唯一送回到她所租的小区,下车的时候她看向陈深笑道,“陈助理,名片。”陈深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她,“这是我的名片,小姐要是想还衣服的钱可以直接跟我联系。”因为先生对她态度不同,陈深离开的时候特意多看了她几眼。顾唯一将烫金的名片攥在手里。……此刻是午夜时分,夜空漆黑一

  • 总裁别跑,我们聊聊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总裁别跑,我们聊聊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总裁别跑,我们聊聊目录预览:第五章对不起,我不举第六章前男友第七章呵呵,你也有今天第八章无脑女第九章被缠上了第十章叫她怎么办第五章对不起,我不举她这轻轻的一吐气,让柳依依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尴尬地摸了摸鼻子,“那个……我还是比较传统的,咱俩还没结婚,不适合这样……”“讨厌,你什么时候这么假正经了。”苏云晓轻嗔一声,粉拳锤在她的胸口,柳依依又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兼抖了三抖。原本还以为苏云晓会借此放过她,但她却失算了。苏云晓就跟没骨头的毛毛虫一般,一

  • 首长的蜜汁小甜心 首长的蜜汁小甜心 全文免费

    原标题:首长的蜜汁小甜心首长的蜜汁小甜心全文免费小说名字:首长的蜜汁小甜心目录预览:第一章“重生”第二章邵亦泽的骚扰第三章邵允琛出现!第四章那她应该睡哪里?第一章“重生”铁森森的大门打开,一个女人穿着狱服,握着手上那份泛黄的档案。身后是狱警冷漠的声音,“出去后好好做人。”好好做人?她漠然一笑,脑子里逐渐浮现出这具身体主人——叶清欢的记忆。叶清欢出生在燕京的一个名门望族,后父亲喜爱赌博而家道中落,16岁时母亲又因病而死,不到三年父亲便再婚娶妻,还带回了一个比她还小几岁的妹妹,从此她在叶家的地位便一

  • 专宠女友,总裁请靠边 专宠女友,总裁请靠边 全文免费

    原标题:专宠女友,总裁请靠边专宠女友,总裁请靠边全文免费小说名称:专宠女友,总裁请靠边目录预览:第一章:初见第一章:初见第二章:倾城绝色第二章:倾城绝色第一章:初见世间每一次有情的初见,都是前世许下的依约相逢,在时光里久久相忘,今生,终于忆起你的模样。——题记c市。国际机场。鱼羽儿拖着小巧精致的行李箱下了飞机,跟着下机乘客一起走在出口通道里,她刻意放缓了脚步走在了最后,不愿挨挤在行色匆匆的人群中。走在她身旁的夏露却是一脸归心似箭的模样,见鱼羽儿闲庭信步不慌不忙,不由得有些心急,转头对她说道:“羽

  • 【爱你似满纸荒唐】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爱你似满纸荒唐】小说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爱你似满纸荒唐目录预览:第1章我老公把我送给别的男人第2章他的体力惊人第3章找茬的婆婆第1章我老公把我送给别的男人我和我老公徐飞是大学同学,相恋三年,感情一直都很稳定。大学毕业后没多久,我们就结婚了。我们交往的这三年里,徐飞并没有碰我,我那时候以为他是尊重我,还天真的以为自己遇到了一生的良人。可新婚当夜,我才知道原来是他那方面不行。他拿着那玩意儿在我身上蹭来蹭去,可弄了半天都是软的,他整个人也跟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我安慰他不要紧的,肯定可以好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