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今日20190214推荐小说之《都市大御医》在线全文阅读

2019/02/14 17:28:31 来源:网络
今日20190214推荐小说之《都市大御医》在线全文阅读

小说名字:都市大御医

第一章:救救我闺女

曹子扬正在自家的地里掰着玉米,忽然村长夫人踉跄的从村里跑出来,跑到他面前喘着粗气道:“子扬,你快去救救我闺女小靖吧,她不停呕吐,呼吸不过来,快不行了……”

“你说什么?”曹子扬大吃一惊,因为一个小时前经过村长家的时候,还见到小靖好端端的坐在自家门口的长椅里嗑着瓜子,还给他露了一个俏皮的微笑。高效新闻网

村长夫人拉曹子扬的衣衫:“你去看看,治好了我重重答谢你……”

虽然村长夫人平常冷眼都不瞧曹子扬,但人命关头,曹子扬是个医生,出于职业习惯,立刻放下手里活跟在村长夫人匆匆往村子里面赶……

村长家是整沟子村最有钱的,盖了一栋两层小洋房,里里外外都弄的很漂亮、精致。这栋房子,曹子扬就进去过一次,今天第二次,而且还直接进了小靖的房间,难免心如鹿撞。因为,小靖是沟子村最漂亮又最娴淑的美女,最难能可贵的是,性格半点都不像村长夫人,反正小靖是许多留村青年的梦中情人。

当然,小靖亦是曹子扬的梦中情人。

此刻,这个沟子村最美的美女趴在自己的粉红大床上,对着床下一只小盘子干呕。盘子里已经装有大堆污秽物,发出阵阵的恶臭,走前面的村长夫人都忍不住捂住鼻子。曹子扬倒也想捂,但没空顾及,反而一坐下就把小靖翻过去,让小靖平躺着,伸手探脉象,乱的很,确实很虚弱,看样子真的呼吸不过来一般。原文http://www.gao-xiao.com/

“怎么样,子扬,小靖怎么样?”村长夫人很着急。

曹子扬没有答话,他探了探小靖的额头,翻了翻小靖的眼皮,小声问:“小靖,你觉得怎么样?你认识我么?”

小靖没有反应,就是睁大眼睛,说不出话。

曹子扬在小靖的人中穴上掐了几把,随即转身就走,村长夫人拉住他说:“哎,子扬,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曹子扬说:“你妹的,我回家拿东西,你别拉住我,再拉真的没救了……”

村长夫人一额冷汗,立刻撒手。

出了村长家,曹子扬以冲刺的速度往一百米后自己的家里跑,回去拿了医用箱,又迅速以冲刺的速度跑回村长家,刚进小靖的房间就用飞快的语调对村长夫人说:“立刻去拿一盘热水拿进来……”

“啊?”村长夫人很不理解,“要热水?”

“要,而且还要把小靖的上衣脱掉,方便施针……”

村长夫人明显有所犹豫,那是她的宝贝闺女啊,治病还要脱了衣服,不吃大亏?关键是,治病需要脱了衣服的吗?这个曹子扬会不会是想趁机揩油?

看村长夫人脸上的表情,曹子扬就知道她心里的小九九,补充道:“我是医生,我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救人。”

村长夫人有点脸红,说了声好,立刻跑出去做准备。

曹子扬把医用箱放在床上,拿出一套针具,取出两根最细长,认准小靖脑袋上的两个穴位就插了进去,立刻,小靖脑袋一歪昏了过去……

等到村长夫人把热水端了进来,曹子扬才把小靖扶起来,让小靖盘腿坐在床上,随即开口对村长夫人说:“衣服你来脱,然后你到外面守着,不要让人进来,我施针期间不能被打扰的,否则后果你自己负责……”

村长夫人一咬牙,先脱掉小靖身上的一件米黄色棉衫,露出黑色的文胸,她手有点发抖,刚准备把文胸也脱掉,曹子扬连忙说:“那个……就不用了……”

村长夫人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舒了口气,离开房间,反拉上门守在外面。

曹子扬从医用箱里拿出许多零零散散的东西铺在床上,先给银针消毒,然后才找准小靖心口的穴道插了进去,再然后脖子上的、肩头上的,以及肚眼上的穴道,都各插了一根银针。版权http://www.gao-xiao.com/剩下最后一根银针插左胸,需要先把小靖的文胸拨上去才能完成。

曹子扬紧张非常,以至于整个人都有点儿轻微的发抖,他手指碰到柔软的文胸的时候,几乎要窒息,大大吸了几口气才稍微平静些许,聚精会神进行下面的步骤。

针灸治病曹子扬已经很熟练,虽然才二十三岁,但十三岁开始他就跟着爷爷学,到十八岁爷爷归天,他已经学到八成功力,反正这十乡八里但凡那家有个大病小痛都找他看。眼看挺受关注,其实曹子扬是个可怜孩子,长这么大没见过父母,老爸犯事跑了,老妈在他两岁时改嫁了,自小跟着爷爷,爷爷归天后不可避免的成了孤家寡人。

曹子扬施了十多分钟针,小靖的脸色好转了,整个表情尤其平静,仿佛睡着了的白雪公主般。曹子扬给她把脉,没有发现问题,所以把针撤掉,文胸和棉衫重新穿戴好,然后打开房间门把守在外面一脸焦急的村长夫人喊了进来……

“小靖怎么样?”村长夫人拉住曹子扬的手问。

咳嗽了一声,曹子扬甩开村长夫人的手说:“小靖没事,让她休息休息吧,我晚上再来看看。高效新闻网

“晚上能醒吗?”

“应该能。”

“谢天谢地。”村长夫人双手合十,朝四个方向都拜了拜,然后诚恳的对曹子扬说,“子扬,这次真是谢谢你了……”

曹子扬说:“我是医生,应该的,我晚上再来,先走了……”

村长夫人点了点头说:“嗯,谢谢你了……”

曹子扬转身走人,把医用箱放回家里,然后找了一条裤子换了,继续去地里,打算把玉米扛回来。然而,悲剧的很,刚掰的几十斤玉米,竟然不翼而飞了……

那个王八蛋偷老子的玉米?

曹子扬大骂着,到处找,最终在一百米开外的一条小河流的小坑里找到。不过,他并没有立刻拿,而是就那么走了过去,他觉得那么拿回去解决不了问题,得守株待兔看看到底那个乌龟王八蛋搞的鬼?揍他一顿以绝后患……

曹子扬原路返回,留意着周围的、在各自地里干着活的村民。就那么看,其实看不出谁,曹子扬倒有点怀疑是林跛子所为,林跛子喜欢偷东西,当然只是村里人传的,林跛子到底偷了什么?偷过什么?没有具体说,更没有抓到现行。

回到自家地里,曹子扬继续掰剩下的玉米,快天黑了才刚好掰完,用剩下的一只袋子包装好,扛着回家。高效新闻网

在家里喝了口水,曹子扬就又趁着逐渐漆黑的天色暗暗返回地里。他是从另一条小路返回的,还是弯着腰走的,直接走到放玉米的小坑附近,找了个隐秘的石头堆藏着、守候着。

很快,天色完全黑了下来,但很奇怪,竟然没有人来拿玉米。

既然偷了,为什么不来拿?

莫非自己暴露了?

认真想了想,曹子扬觉得不可能,自己是趁着夜色出来的,暴露的可能性很低。

还没有来拿,大概因为太小心了吧!

时间一分分的过去,直到八点了还没有人来,曹子扬肚子饿的瓜瓜叫了起来,心里已经有点想放弃,自己扛玉米回家算了,可他实在不甘心,已经守了那么久,半途而废不是白白浪费时间吗?

所以,曹子扬最后又选择继续等。

等到晚上九点多,曹子扬终于有所发现。月色下,能隐约看见一个人影往小坑方向走来,走的很小心、很慢,走的时候还四周观察。高效新闻网

这模样不就是做贼心虚吗?

这就是小偷,可是,那不是林跛子,走路很正常。

要知道是谁,只能出其不意地跑出去抓住他。

深吸了一口气,曹子扬猛地冲出去,可是倒霉地绊了一下,被发现了,准备拿玉米那家伙撒腿就跑,他带了手电筒,路看的清楚,跑很快。曹子扬没带手电筒,跑的慢,越追距离越远,追到山边狠狠摔了一跤,再爬起来看,已经看不见手电筒的光芒。

四周静悄悄的一片,只有各种虫儿的叫喊声,显得恐怖之极,所以原地站了几分钟曹子扬就选择了放弃,然后往回走了几步,才无意中看见半山腰有手电筒的光芒在晃动。

那估计就是小偷吧?

就一眼,曹子扬头皮发麻发起,往回走的更快,因为山顶是个古老的墓葬群,没有人具体说得出墓葬群出现的年代。反正上面有八座大坟,从来没有人去拜祭,四周杂草乱生,整个环境很是令人毛骨悚然。

而除了八座老坟外,听老一辈的说,那座山宋朝时打过仗,好几千军队被敌军困在上,缺水断粮,最终全部冤死,怨气大,所以整座山阴森的很,尤其夜晚,充满了恐怖气氛,敢上去的不是疯的,就是不要命的……

找回玉米,往远处的山上看了几眼,曹子扬就急急的往村子走,刚回到村口,听见一阵救护车声音,没多后一辆破烂的救护车开进来,直奔村长家。

有点好奇,所以曹子扬扛着玉米走的更快,很快到了村长家。把玉米放下,准备进去一探究竟,村长刚好走出来,一眼看见他,立刻破口大骂着冲过去一拳砸向他的面门……

第二章:你医死人

被砸了一拳,曹子扬感觉脑袋晕晕的,鼻子热乎乎的。可那还不够,村长另一拳又砸了过来,无法躲过去,虽然他有武功底子,但武功正是村长教的。基本上,沟子村的青年都有武功底子,每年冬天大家都会到祠堂学拳,老一辈的村长负责教。

村长之所以横,之所以是村长,也因为他武功好,在同辈中是佼佼者。

试问,曹子扬怎么可能躲得过?

所以,最终被村长几拳砸昏了过去,怎么回事都不知道。

醒来,曹子扬发现自己在一辆破烂的警车上,双手被铐着,傍边有个三十岁左右满脸胡子的警察,正在抽着烟,看他醒过来,随即带着微笑对他说:“你还挺能睡。”

曹子扬说:“干嘛给我带手铐?”

满脸胡子的警察冷笑道:“装是吧?继续装,到了所里看你怎么装……”

“没装,我真的不知道。”曹子扬动动肩膀,擦了擦鼻子的血迹说,“村长打我,他家是不是出什么事?告诉我,是不是其中有什么误会?”

“误会?”警察收起笑容,“你要完了,你医死人,你是医生不?看你才二十多吧?有执业证书没有?”

曹子扬一个问题都回答不上来,脑袋乱糟糟的,医死人,怎么可能?小靖死了吗?他不停问自己这个问题,然后脱口而出道:“村长的女儿怎么了?死了?”

警察说:“被你医死的。”

曹子扬很激动:“放你个狗屁,不可能,快放我回去看看怎么回事。”

“你当我傻啊?放你?”警察随手把烟头丢出窗外,才又继续说,“你也看不到了,人已经弄去埋了……”

“埋了?”曹子扬感觉整个人都冰凉冰凉的,“没弄清楚就埋了?”

“你们的风俗你不清楚?猝死的都要赶紧埋。”警察说的倒是真的,村民大都没有医学常识,以为猝死的都带着传染病,所以刚死就要弄去埋,尤其是年轻的,设不设灵堂那倒另说,“况且什么叫没弄清楚?医院的医生已经去看过,证实已经断气……”

曹子扬骂道:“医院个屁,就镇上的叫医院?卫生站而已,除了看感冒发烧还会看什么?你真要放我回去看看,那是一条人命,没死都被你们埋死了……”

“小子,你是个连执业证书都没有的医生,算几斤几两?镇上医院的医生呢?那都有执业证书。”说着,警察踹了曹子扬一脚,“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找什么借口你都跑不掉,等着坐牢吧……”

坐牢不至于,在农村医不回来死掉的多去了!警察说的那么严重,曹子扬知道是因为村长愤怒,觉得他医死小靖,所以动用了一点影响力,屈打成招怎么都好,弄他去坐牢。

不过,此刻曹子扬心里没计较那么多,反而很担心小靖。

得想办法脱身回去看看小靖的状况,不然没死都会被埋死。镇上那些医生真信不过,爷爷在生时就特看不起镇上的医生,只会看医感冒发烧,不管什么病都打针处理,说是医院,其实就是个比较大的诊所,医生总共才不到六个。

破烂的警车继续往前开着,前面有个平头的警察负责开,一直不说话,后面这个满脸胡子的警察负责看守曹子扬,而警车的中间,有个铁网把前后分开的。

眼下的环境要怎么才能脱身?

曹子扬不停在思考,最后决定来硬的,他虽然没村长好打,对付警察绝对卓卓有余。

悄悄靠近满脸胡子的警察,瞧准时机,曹子扬突然扑过去,张开双手套住满脸胡子的警察的粗脖子,那很方便,因为戴着手铐的缘故,中间冰凉的铁链就卡住他的喉咙,他无法及时反应过来反抗,事实上他没想到曹子扬敢这么干,压根没有防备着。

随即的,曹子扬对前面开车的平头警察说:“赶紧停车,不然我勒死他……”

平头警察立刻踩刹车道:“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行为吗?”

“知道,袭警。”曹子扬大声说,“你不用废话,我要救人,你往回开。”

平头警察没有表示。

曹子扬对被他勒住的满脸胡子的警察说:“让他往回开,不然我真的勒死你。”说完,曹子扬放松勒的力度,满脸胡子的警察狠狠吸了几口气,随即让同伴照办。

车子往回开,差不多到村子了曹子扬才叫停车,让满脸胡子的警察打开自己的手铐,然后把两个警察反铐在车里,钥匙扔掉,他们口袋的手机亦拿出来,拆下电池扔掉,做完这一切才奔跑着回村子。一边跑,一边想办法,他心蛮慌的,不知道怎么办,去村长家问村长把小靖埋到了什么地方吗?

不,那不实际,村长反而会把他抓起来,他可不够村长打。

但不去村长家,却不知道小靖被埋到了什么地方。

怎么办?

曹子扬几乎没急死,那会儿已经到了村长家门口,四周静悄悄的,不过家开着门,灯光亮着,能看见客厅中间挂着的大钟已经差不多一点钟。他回来的时候就十一点不够,天啊,已经过去两个多小时,昏的太久了吧?小靖还有救没有?

想着,曹子扬更急了,顿时管不了那么许多,从门外拿了个扫把就冲进去。

客厅里没有人,房间找遍了亦没有人。

曹子扬那个郁闷,放下扫把就往外面跑,跑到村子后面往山上看。在半山腰的位置,看见好几个手电筒的光芒在晃动,那是村里的坟地,但小靖是不是被埋在哪儿,不敢确定。

想了想,曹子扬往自己家跑,除了拿针灸包、手电筒,以及一个锄头外,还拿了根黄瓜,他太饿了,饿的有点两眼昏花,没有时间弄别的东西吃,只能吃黄瓜,一边吃,一边背着锄头走的飞快……

走到山边,半山腰的几个手电筒光芒已经下山,曹子扬找了个地方躲起来,等到人下了山往村子走,才闪出来往山上走,他不敢开手电筒,走的急,摔了两跤,膝盖痛疯了都无暇顾及,因为确定刚刚下山的就是埋小靖的人,有村长夫妇在其中,还有村长的三个堂弟。

终于,曹子扬摸索到了半山腰,果然找到一个小坟包。

够可怜的,一个大活人死了就那么埋了!不对,那不是死了,曹子扬不认为小靖已经死了,就吃错东西,施过针以后问题已经不大,还做过详细检查呢?小靖各方面都非常健康。

其实曹子扬因为要抓偷玉米的贼,并不知道,他说晚上去看小靖,一直没去。九点多的时候小靖又出问题,不停呕吐,喘不过气,而那会儿村长已经办完事从镇上回家,到处找曹子扬找不到,所以才打了镇医院的电话,医生来到前,小靖已经断气……

所以,看见曹子扬回来,村长才直接揍曹子扬,还报了警。

歇了一分钟,把针灸包和手电筒放好,曹子扬开始着手挖小坟包。刚挖的时候挖的比较快,因为知道小靖不会被埋那么浅,但挖了几十公分深后,不敢太用力了,怕一锄头下去直接把小靖劈开两半,那真要挂了,还是慢慢刨比较安全。

刨了一会,泥土里现出一张破席子,很寒酸,但风俗就这样,猝死的,又是孩子,只能简单安葬,连棺材都没有,虽然小靖已经二十一岁,但都归纳为孩子。

见到席子就好办,曹子扬放下锄头改用手刨,心里就想着救小靖,所以不害怕,如果放在平常,别说在山里挖坟,就是逗留一会都不敢,甚至上山都不敢,如果一个人的话。

席子上的泥土很快被全部刨开,曹子扬随即把席子抱起来,解开绳索,翻开席子。

终于,能看见小靖了,仿佛睡着了般,脸色没有发紫,整个人显得非常平静。不过确实没有气息,奇怪的是身体不冰凉,脉象有轻微反应。

这证明小靖还有救啊!

曹子扬激动着打开针灸包,但无意中往山下看了一眼,立刻激动不起来。因为看见有五六个手电筒光芒往山上而来。他觉得是警察跑掉了找到村长,那可不是好事,施针最忌被打扰,插错位置,或者插深了插浅了都要出问题。

关键是,那些人上到来肯定第一时间抓他,村长甚至继续揍他,结果别说救不到小靖,他被打死都有可能。就村长那火爆脾气,死了女儿已经够伤心,刚刚两夫妇都是哭着下山的,这人才埋了就被挖起来,换谁都会拼命。

曹子扬无奈地把针灸包收好,锄头扔进傍边的草堆里,拿着手电筒,背起小靖往山顶走。虽然有点头皮发麻,但没有其它去处,只能去山顶。曹子扬的打算很简单,找个安静的地方把小靖救醒,只要救醒小靖,就不怕村长和警察。

很快,曹子扬把小靖背到山顶,往下看,手电筒的光芒已经到半山腰,村长的声音响起来:“曹子扬,老子抓到你一定把你撕开两半……”

寂静的深夜,村长的声音传的非常远,回声阵阵,显得尤其恐怖,曹子扬不自觉就走快了几步。其实最恐怖的还是曹子扬身处的环境,就是那八座大坟的中心地界。

走着,忽然脚下一绊,曹子扬整个人倒了,和小靖一起往山的背面滚,扑通掉进一个深坑里。是的,是个坑,有四米深,但因为土很软的缘故,并没有摔伤,只是被吓着了,是个新挖的坑啊,工具都还在傍边放着,在八座大坟傍边挖坑到底要干嘛?

想不明白,而且稍微一想,一丝寒意从曹子扬脚板底升起来,直达发尖。在这个恐怖的地方,发生这么恐怖的事情,真的很难不联想到一个字:鬼!

第三章:有鬼吗

这世界上有鬼吗?

显然没有。

但是,身处的特殊环境足以令曹子扬无法镇静,稍微有点风吹草动他就像受惊的兔子般。不过,有个事情显然非常急,就是给小靖施针,急到他忘了害怕。况且,村长他们已经快找上来,喊骂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大,这一切都在催促他。

必须争分夺秒在被村长找到前把小靖救醒过来啊,否则他和小靖都要悲剧。

曹子扬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平静,然后开始工作,伸手迅速去脱小靖的上衣,刚脱掉就有点眼傻,因为小靖并没有穿文胸,村长夫人给她打扮抬去埋的时候,就给她穿了套她平常最爱穿的衣服。

曹子扬好不容易才强迫自己镇定下来,随即拿出针灸包,取出长长的银针用打火机烧热,认准小靖心口的穴道就插了几根。接着,把小靖的裤子退下了十几公分,在下腹施了一针。

最后是脑袋的穴道,两根最长的银针从小靖的耳边插了进去,慢慢转动着。

很紧张,从来没有过的紧张。其实曹子扬心里没底,不知道能不能救醒小靖?这办法只是可行而已,他猜小靖这状况是喘不过气引发的休克,加上呕吐时间长,幅度大,人虚弱,脉息微弱,一般察觉不出来,所以才以为她死了……

长长的银针转动了有一分钟,小靖终于有反应,眼皮动了动,但仿佛无力睁开的样子,她很虚弱。

曹子扬心里自然很激动,成功了,救回小靖亦等于救回自己啊。

当然,曹子扬还不能庆祝,反而更小心翼翼,伸出有点发抖的手,按部就班把针都拔了出来,然后用祖传的独特手法给小靖推拿按摩。

持续推了两分钟,小靖的状况好转起来,能睁开眼睛,看了曹子扬几眼,嘴皮动了动说:“子扬哥哥?这是什么地方?我好口渴、好饿……”

曹子扬说:“我知道,我们马上回家,回家就给你喝的,给你吃的……”

小靖嗯了声,闭上眼睛,曹子扬给她穿回衣服才又再次睁开,她知道怎么回事,但无力顾及,只是无神地看着曹子扬。

曹子扬把小靖背起来,一边往上爬,一边喊:“村长,我在山顶,快来……”

村长就在附近,听见曹子扬的叫声,一分钟不到就出现在深坑上面。

那会儿曹子扬刚把小靖背上去,累的头晕眼花,放下小靖就昂躺在草地上喘气,没想到才喘几口村长一脚就猛地踩向他的肚子,几乎没把他踩晕过去,想告诉村长小靖没事,说出话前已经被村长整个举起扔进了深坑里……

轰一声,曹子扬感觉自己的骨头要散架了,他闭上眼睛,动都不想动一动。直到感觉到地下有异常响动,沙沙沙的声音响着,仿佛要倒塌一般,才挣扎着要往上爬……

然而,已经晚了,地下轰然而塌,他猛地掉下去,有三米深,不过落在地下软软的,能感觉那是个地下室,很大,有回声,空气刺骨的寒冷。他想往前爬,离开洞口,来不及了,沙沙沙的泥土已经盖在身上,他随即昏死了过去……

曹子扬昏了过去几十秒,所有人都到了,村长夫妇,三个堂弟以及两个警察。他们看着深坑发愣,包括村长在内,刚刚恼火,就知道揍曹子扬,压根没留意周遭环境,这会儿冷静下来看清楚,不免感觉背脊骨发凉。

村长夫人用发抖的声音说:“这……怎么回事……?”

村长说:“我不知道,这地方很诡异。”

“不是盗墓贼干的吧?隔壁村的陈家大墓前阵子就被盗过,听说很多金银财宝呢……”村长的二弟用手电筒照着黑黑的深坑说:“子扬呢?下面那个是他……?”

村长说:“我把他扔下去了……”

集体无语!

“子扬哥哥……”

“啊……”

“别喊、别喊,那是小靖。”村长夫人发现叫子扬哥哥的竟然是自己闺女的声音,立刻跑过去蹲下抱着自己的闺女大哭起来,“原来你没事,妈对不起你啊……”

村长说不出话,三个堂弟以及两个警察都一样。这人不都埋了吗?还能活过来?稍微想想他们就感觉寒冷无比,觉得诡异,后悔不弄清楚就把人埋掉。尤其俩个警察,曹子扬提出过要求,说让他弄清楚怎么回事,他们没答应,最终曹子扬反抗控制了他们才跑掉。

整整过了有一分钟,村长的三弟说:“哥,我们是不是错怪子扬了?”

村长骂道:“废话,还用说,你赶紧下去把他救起来。”

“凭啥是我?”

“是不是要我踹你?”

“这么深,下去了能上来不?”

“老二、老四,你俩负责回去拿绳子、梯子之类,反正拿有用的东西,老婆你带小靖一起回去,再多找些人来帮忙。”说着,村长忽然骂了一句脏话,才继续说,“泥土很新,估计是刚挖的,下面指不定是个墓室……”

满脸胡子的警察说:“曹村长,你可别乱来,这国家有规定……”

村长骂道:“规你老母个定,老子的地方老子说了算,你少废话……”

满脸胡子的警察不再说话!

村长的两个堂弟迅速下山拿东西,找帮手,另一个堂弟去找了根藤子回来绑着自己腰间,嘴巴咬着手电筒,双手抓着藤子,由村长和两个警察在上面慢慢把他放下去。放到一定程度,村长说:“老三,你小心点,别踩到子扬……”

“我知道。”

曹子扬是没有知觉的,直到有只脚踩到他的脑袋,他才啊一声醒了过来。而就在那一刻,另一个啊的声音亦同时响起来,然后一个身体砸在他的身上,那是村长的堂弟,他被曹子扬吓到了,啊一声滑倒了……

上面的村长骂道:“你瞎了,让你小心点……”

村长的堂弟很无语,但他了解自己堂哥的脾气,动不动就骂人,他害怕,所以不敢怠慢,立刻爬起来,扶起曹子扬。

“下面什么状况?”上面的村长又问,“子扬没事吧?子扬。”

曹子扬费劲地挤出一句话:“没事,歇歇就好。”曹子扬确实没事,他自己知道,就是浑身都痛,那是摔的,但没伤到骨头、内脏之类,“小靖呢?”

“小靖没事,送回去了,你别急,拿工具来就能把你弄上来……”

曹子扬大大舒了一口气,这才是他想要的结果,小靖没事,那谁都不会有事!

歇了十分钟左右,曹子扬感觉自己好多了,尝试着站起来,腰有点痛,但还能坚持。

“子扬,你别动,你要干嘛呢?”村长的堂弟说。

曹子扬说:“我没事,活动活动……”

“你抽根烟。”村长的堂弟摸了根烟插到曹子扬的嘴巴里,帮忙点燃后说,“小靖怎么回事?人没气了怎么还能救回来?你们家的针灸真那么神?能教我不?”

曹子扬吸了口烟说:“教你妈的,小靖本来没死,几乎被你们害死了……”

“所以,你更要教我啊!”

曹子扬知道他的小心眼,这是绝学,他不盯上才怪,但能教他吗?

“子扬,你给句话啊!”

“死一边去。”

曹子扬猛猛抽了一口烟,从村长堂弟手里拿过手电筒,照着整个空间,发现挺大的,有一百个平方左右,不过四面都是光秃秃的,是石墙,大理石。他走了两步打算好好看看那些大理石,村长的堂弟说:“子扬,你别乱走,这种地方听说……”

“我就看看,你来不来?”

“我不。”

曹子扬在心里鄙视他,那么胆小!

当然,曹子扬也不大胆,就是好奇心驱使。他拿着手电筒一步步走的很小心,四周逛了一圈,并没有找到什么暗门之类,都不知道这地方是干嘛的?不过,返回时无意中踩到一块会动的石头,反复试探了几次,然后很用力踩下去……

随即,轰轰轰几声响动,右边的一面石墙出现一个门,里面是个几十平方的空间,一样是石墙,中间摆着一口白色的石棺。

曹子扬倒抽了一口凉气,因为石棺下面四周散落着一堆堆发黄的骸骨。

“子扬你别进去。”村长的堂弟喊。

上面的村长也喊:“干嘛了?刚刚什么在响?”

村长的堂弟说:“有个石门开了,里面不知道有什么东西……”

村长大骂:“都别乱动,你们有文化没有啊?这些古墓都有机关,什么毒箭、毒气、毒蛇,赶紧回洞口来,子扬,你让我看见你……”

曹子扬哦了声,立刻往回走,他真不敢进去,太恐怖了……

回洞口站了十几分钟,村长的另外两个堂弟找到工具和帮手来了,一把竹椅子绑着绳子,村长先站在上面下来了,但他不让上面的人再下来,自己拉着曹子扬往里面走,看到一地都是骸骨时,他也有点头皮发麻,但某种精神能量支持着他。

终于,曹子扬和村长走了进去,站在石棺傍边。

石棺很精致、很漂亮,不过村长一个人打不开,他让曹子扬帮忙,曹子扬犹豫着说道:“村长,这……行为……不太好吧?”

村长说:“有什么不好?你刚刚不准备一个人进来?少废话,指不定棺材里面有宝贝,这儿就我们俩,拿出来分了,神不知鬼不觉……”

曹子扬感觉冤枉,他刚刚其实没想进来。

石棺打开,随即看见一个盒子,以及一柄很漂亮的匕首,并没有骸骨,奇怪的很。村长两眼发亮,立刻伸手抓那个盒子,打开,里面是本老书,没有书名,他拿起来翻了几翻就放下了,转而拿匕首,一拔开,顿时眉开眼笑道:“哈哈,发财了……”

都市大御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笑笑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笑笑文学)或者(wenxue5432),关注后回复 【都市大御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6979446.html
首 发:今日20190214推荐小说之《都市大御医》在线全文阅读
  • 《全能大明星》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全能大明星》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全能大明星目录预览:第一章坑爹的任务第一章坑爹的任务第二章不许你欺负楚锋第二章不许你欺负楚锋第一章坑爹的任务楚锋感觉似乎做了一个很长很奇怪的梦,梦里有着自己一生的经历,哪些久远而模糊的记忆像电影一样一一浮现,梦里楚锋像一位旁观者,见证了自己的年少无知。这是梦吗,但为什么思绪如此清晰,楚风挣扎着想要清醒,却无法感知身体的存在。也许是楚锋的主观意志起了作用,画面像屏幕调低了分辨率,渐渐只剩下灰白色,画面隐去之后脑海里传来一阵眩晕感,楚风陷入了无边的

  • 今日20190217推荐小说之《终极小农民》夏阳陈佳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217推荐小说之《终极小农民》夏阳陈佳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字:终极小农民主角:夏阳、陈佳目录预览:第1章挖出个未来第2章异种大蒜第3章仙泉第4章大美女陈佳第5章蔬菜量产第1章挖出个未来鸟语花香,风景秀丽,依山旁水,一户户农家房屋坐落在这较为偏远的东郊村里。此时正是清晨五点多,天蒙蒙亮,在云雾缭绕的山脚下,村里一户人家升起袅袅炊烟,美似人间仙境。“老爹,面捞上来了,你赶紧去吃。”夏阳从厨房走出来,一屁股坐在院子里的凳子上,换上一双解放鞋,说道。“从今天开始,我去打理那片地,你安

  • 小说凤啸九天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凤啸九天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凤啸九天第八章初露锋芒【一】明明是小小的一团孩子气的顾清璃,凤眸漆黑不见底,浑身涌起了强大的冰冷杀气。韩娇震惊的看着顾清璃,几乎不敢置信,甜美可爱的小女孩,气势如虹。那庞大的压力对他们压来,让两个护卫全都胆颤心惊。那双绝美的凤眸里凝聚着无尽的冰寒和杀意,让他们浑身冰冷。他们震惊的无以复加,这哪里还是一个可爱的五岁小女孩啊!顾清璃冰冷的视线滑过面前的两个护卫,她可以忍受别人骂她是草包废物,可以忍受老天爷让她这束手束脚的小身子,却独独不能忍受伤害她父母

  • 小说唯为一人种深情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唯为一人种深情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唯为一人种深情《唯为一人种深情》“来,坐,坐。”众人安排好位置坐下,剩下顾倾城,看着仅剩下的邵泽身边的位置,神情越发的僵硬了。作为江氏集团的代表,自然是跟邵泽坐在一起,这位置留的理所当然,谁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顾秘书,你怎么还站着?”有人催促。顾倾城只得硬着头皮走过去,坐下的时候不着痕迹的将自己的椅子拉的里邵泽远了一些,恨不得在俩人中间砌一堵墙似的。落座后,邵泽面色从容的环顾了一圈,语气官方:“先前各位刚到百川的时候,我正在出差,所以有所怠

  • 春光不及你笑颜8章

    原标题:春光不及你笑颜8章小说名称:春光不及你笑颜第四章我是家属看着她走进去,莫少天也赶紧跟上去,却被警察拦了下来。“无关人员,一概不许入内!”“我是随行医生。”莫少天的眼睛紧盯着那个进去女人的背影,努了努嘴,道,“我也是那个女刑警的家属。”“家属?”小二一愣,有些没反应过来——这个男人的意思是,他是童颜的哥哥还是弟弟?怎么看着都不太像呢……可紧接着,莫少天便再次开口,给了他答案:“怎么,还要我给你看结婚证不成吗?里面不是人命关天吗,我是医生,让我进去。”结婚证,这三个字又是让小二一惊,但也好歹

  • 抬棺匠12章

    原标题:抬棺匠12章小说名:抬棺匠第6章阴煞那道阴风来得极快,而且就像是一拳头扑过来,直接是打在了我的脸上。我一个吃痛,忍不住惨叫一声。但接下来,却是没有停下来。那阴风照旧是刮着,我捂着左边脸哀嚎的时候,右边脸却也是被打了一下。“什么鬼!”我忍不住吐槽道。那爷爷却是站在我后面说道,“连人形都没有修炼出来的孤魂罢了。不是鬼。”什么?孤魂?想到孤魂的时候,恐怕大多数人是和野鬼联系在一起的。爷爷直接把那不离身的棍子扔给了我,“来,接住辟邪!”我本来就是小心地吐槽一下,谁知道竟然还成了镇,我心里面真的别

  • 【今日20190217】推荐《夜色撩人》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217】推荐《夜色撩人》在线阅读书名:夜色撩人目录预览:第1章河边艳色第2章灵智初开第3章小试身手第4章姐姐的心事第5章两口子打仗第1章河边艳色七月的天气,闷的好像蒸笼。孔平安虽然少根筋,却也知道热,便跳到水缸里洗澡,正赶上姐姐孔雪梅从地里回来,胳膊上还挎了一筐苞米。孔平安憨憨一笑,跳出来接筐,却被孔雪梅满脸通红的打到了一边。“不用你接,赶紧把衣服穿上。”她没好气的扔了一件衣服,便小跑着进了屋。孔平安向来对孔雪梅惟命是从,赶紧穿好,见姐姐脸蛋子发红,便站在外边问道。“姐,

  • 《九号女佣,爵爷蜜宠不休》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九号女佣,爵爷蜜宠不休》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称:九号女佣,爵爷蜜宠不休目录预览:第1章被人陷害婚约解除第1章被人陷害婚约解除第2章我是清白的!第2章我是清白的!第1章被人陷害婚约解除“推进去!”“爵爷,这个女孩还是雏儿!”手执注射器的医生,迟疑不决的看向对面的男人。随着这句‘雏儿’落下,一个男人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接着就朝手术台冲过去。“我不卖了,合约取消!”可不等这男人手指碰到手术台,之前那低磁的声线就掺了几分恼。“连同支票一起丢出去!”挣扎不休的男人,很快被保镖堵住嘴巴,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