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爱是世间最烈的酒(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2019/02/14 17:03:16 来源:网络
爱是世间最烈的酒(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名称:爱是世间最烈的酒

001 最迷人的最危险

92年3月9号我出生了,经过十六年贫穷的生活辗转又到了3月9号。说明http://www.gao-xiao.com/

万万没想到就在生日那天,发生了件很恶心的事。

整件事的起因要从生日前一天说起。

记得是下午三四点的时候,奶奶把刚出生的妹妹丢进烧开的滚水里,一声脆生生的哭声过后就再没了动静。

妈在床边哭得直抽气,爸跛着腿走来走去,闷头抽烟就是不吭声。

奶奶的手指都点到了我妈鼻子上,嘴里还碎碎叨叨骂着:“老扶家怎么进了你这种生不出儿子的东西!一个傻子就算了,丧门星还有脸哭!”

陈年旧事都被翻了一遍后,奶奶提着木桶往外面走,关门声很重,连带脚底的地也轻震了一下。

奶奶要去做什么我心里清楚得很,所以平时我不太敢经过那棵树,晚上更不敢。

我们村在很偏远的地方,村里人重男轻女的观念很重,经济和思想也起码落后城里二十年,类似事件村里人都睁只眼闭只眼,但人家生了女孩不要大多是送人,没奶奶这么狠心的。爱是世间最烈的酒(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我上头有个大了三岁的姐姐叫扶稻,她十七岁那会儿就去了北京打工,这两年每个月都会寄几百上千回家,家里人对她自然没什么怨言。相比之下我就成了吃闲饭的,说话做事都得在脑子里滚一圈才行。

爸让我出去摘菜,我望了眼都快哭昏的妈,扁扁嘴也只能听话走远。

傍晚我把饭给妈送去,她背对着我又哭又笑说着胡话,她的话我一直很难听懂。正如奶奶所说,我妈和正常人不同。小时候家里没人,妈给我弄鱼吃不挖鱼肚子就炖。有时候她饿了,抓起米缸里的生米就吃。来自http://www.gao-xiao.com/

我心痛却也无奈,看着她瘦骨嶙峋的样子,只能扶起她把饭喂进她嘴里。

拿着空碗出去再回到饭桌时奶奶冷眼瞥一下又骂不绝口,左一句当年让你妈一个傻子进门本来就是造孽,右一句看着我就来气。

每次奶奶骂我,我爸一贯连替我说句话都没有。

慢慢往嘴里送稀饭,再怎么委屈也只能憋着。心里却暗暗在想,以后嫁的人千万别和爸一样没法保护我的人。

闷头吃不顶嘴,奶奶就说我摆架子。等夹菜的时候,她一筷子抽我手上,马上就梗起两条红印。爱是世间最烈的酒(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奶奶板着脸说:“夹菜的时候别拨来拨去,夹了哪块就是哪块,以后到别人家像什么样子?”

这话听起来有些怪,我不敢问,只是看着奶奶。

没几秒就听到奶奶又说了句:“婚事给你谈好了,隔壁村的陈清远,离得近不说,关键人家庭条件比咱家好多了。你爸妈都是低保户,他家可不是。你年纪也不小了,我和你那么大的时候,你大伯都一岁多了。”

我愣了下,奶奶见我不说话就伸手揪住我耳朵凶道:“三岁,你哑了?”

扶三岁是我的名字,姐姐三岁时我出了娘胎,据说爸和奶奶满心欢喜准备了男名,可我又是个女孩,他们失望下就随便糊弄叫了这个名。

陈清远今年27岁,他比我大11岁,附近的人都知道他之前两媳妇全死挺早。谁都说他克妻,跟了他就短命。阅读gao-xiao.com

奶奶不是在商量,不管我答不答应,结果都是一样的。也许是潜意识里很想逃离这个家,天真地认为嫁人是个不错的选择,于是收拾完东西,我隔天就去了陈家。

陈叔要去城里谈事情,叫我好好待着,我点头怯怯说好,谁知第一天我就发现了不对劲。

真正见到陈清远是在晚饭后,门被推开时我望向了他。

站门口那个男人五官端正,人高腿长,比我想象中要帅气很多,才16岁的我愚蠢的觉得真遇上了好人家。

陈清远应该在外面喝了不少酒,看样子醉得不轻。

我从椅子上起来准备去给他拿拖鞋,头发却突然被粗暴地扯住。爱是世间最烈的酒(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他低头眯着眼睛看我,像是在打量。过后他熏着醉意松手说:“到房里去。”

不难猜到陈清远是要干嘛,应该是想和我睡觉。

在村里各种老旧思想洗脑,我觉得既然决定跟他了,和他生孩子也是早晚。

我低着头给他拿拖鞋换上,然后就到他房间等着。

陈清远是十分钟后进来的,到我跟前就抽掉了腰间的皮带。

他一落手抽在我身上时,我突然就给吓住。

常年累月的压抑,让我早就失去了为自己说话的能力。陈清远送这样的见面礼,到最后我竟然也只说的出个“你?”

之后,就了无声响。

没想到陈清远突然像是疯了般用皮带抽我,停都不带停。

我眼里泪花直泛,更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打我。

陈清远抽得更用力,更狠。

我抱住他的一只胳膊求饶:“别抽了,我知道错了。”

以往在奶奶的威势下,不管是不是我错,关键时刻嘴上求饶早像是当饭吃似的习惯成自然,常常张嘴就来。

陈清远根本就听不见我的,他抽得越来越凶,我衣服被打得裂开好多大口子,疼痛没有任何征兆的卷来。

虽说以前在家里我也挨过打,从没像这次这么惨。

他抽了很久,酒劲过了些才终于停下手。

我缩着一团不吱声,翻着带来的衣服想去清洗下伤口换身衣裳。

陈清远晃着身子站在一边,酒意半醒不醒的样子。

他不许我穿自己带来的那些,说是瞧了会烂他眼睛。

村里的小姑娘都穿这些,当时陈清远说衣服难看我体会不到。毕竟没见过什么世面,也没出过村,没有比较就不会有高低之分。

后来他丢我件他的衣服,我接了去洗身子,洗澡的时候水浇在破皮的地方疼得我眼泪直掉。

陈清远的衣服穿在我身上挺大的,洗完出来那会,他手里又握了酒瓶,我立刻怕得要命。

都说他之前两个老婆是病死的,可越来越觉得不像,反而像陈清远一喝酒爱打人,他刚刚打我就打得特别狠。

陈清远喝了口酒,醉醺醺地说:“我爸急着抱孙子,也不给我挑挑年纪,一棵豆芽菜也往我床上送。没胸没屁股的干扁样,得养多年年才吃的下去。”

“我奶奶让来的。”我说得又慢有轻。

“那个老不死挺石心的,你这么小就舍得给人当媳妇。”陈清远打了个酒嗝。

他知道我奶奶一点都不奇怪。

我家很穷没错,但奶奶在自个儿爸妈手里挺享福的。听说以前外镇上一半的房子都是太爷爷家的,光是佣人就不少个。再后来太爷爷家败了,什么都没了,奶奶心里还是傲气得很,思想也遗留着年轻时的刻薄。附近很多人都知道我奶奶,好多还在背地里说她眼睛长在头顶上,我听到过不止一回。

“我想回去。”我轻声说着。

陈清远似有所指地说:“回哪儿?娘家?只怕他们不收你。”

我并不相信。

陈清远一杯一杯倒酒,我悄悄退退到了墙角。

一瓶酒没多久被陈清远喝了个干净,他拿杯子时没拿稳,匡唐碎在地上,声响特别大。

我吓得真想把自个儿贴到墙里头去,嘴上也忍不住‘啊’的叫唤了声。

“你给我过来!”陈清远又摸向那根让我颤抖的皮带条子。

“别打我了。”我如是未卜先知似的把话说上了前,胆怯像只老鼠。

陈清远不理,站起来把我按在墙上,狂躁地给我狠狠一顿抽。

外头一声惊雷,暴雨来得猛烈,如同陈清远手里的那根皮带一样狠。

我像是屎尿都要被打出来,嘴上再怎么讨饶都没用,更不懂他为什么这么打我。

再后来,陈清远什么时候睡着的不清楚,反正等我有点力气能起来时他已经合了眼。

大概他是抽累了。

我看着熟睡的陈清远,再看看这个完全陌生的地方,眼泪无声地掉。

这是十六年来过得最惨烈最屈辱的生日。

趁陈清远熟睡,我狼狈又疼痛地冒雨逃回家。

等到家门口的时候也就半条命。

我抬手想敲门,谁知门恰好打开,一股烈性刚毅的气息迎面而来。

男人沉默地抿着嘴唇,眼神带着一些震惊和茫然,而我也茫然地看着眼前的陌生人。

我身上穿着陈清远的衣裳,大雨把长头发浇得扁扁,紧贴在脸上,不用看也知道自己像个鬼,和他整洁的打扮成了最鲜明的反差。

这个人为什么会在我家我不清楚,就觉得他特别好看,更别说身高的优势完全网住了我。

“扶三岁?”他眼睛微眯,皱眉头的样子硬朗极了。

我张着嘴,第一次听见这么低的男声。

再后来我很快知道了他的名字。

他叫沈寰九,是大城市里的有钱人,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他到底富到什么地步。

我姐叫他九哥。而我,喊他姐夫。

002 最迷人的最危险

那晚我昏倒了,还高烧了一整夜,隔天早上才退了烧。

扶稻告诉我,昨晚是沈寰九抱我进的房间。

16岁的我并不太懂男人和女人间的爱情是个什么东西,不过姐姐说起他的名字眼角弯得厉害,我想姐肯定很喜欢他。

我问姐怎么突然回来,她说我生日特地回来的,谁知道出了这事。

没讲几句话奶奶就进来不冷不热地说:“嫁出去的女娃泼出去的水,哪个新媳妇没事往娘家跑?”

“奶奶,不是我不想听话,他打我打得可狠了。”我太委屈,眼泪啪塔啪塔掉下来,哪怕昨晚挨打的时候也没哭这么惨。

奶奶精瘦的身板,手指点起人来一点不含糊:“陈清远很不错一人,相貌好条件也不错,就是喝了酒有点脾气,哪个人没点孬的地方?”

我听完心更凉了,原来奶奶是知道陈清远喝了酒爱打人,明知是火坑竟还把亲孙女往里推。

奶奶把熬好的小米粥往我床头一放:“清远爸听说你回了娘家,一大早让人捎话来,说等你醒了来接你。”

我浑身的鸡皮疙瘩全竖起来了,伸出被抽烂的手臂忙抓住扶稻叫唤了声:“姐。”

扶稻没接我话,突然站起来问奶奶:“家里五个月大的小男孩怎么回事?是不是陈家人给你弄来的?三岁许人家许那么急,上个月回家过年那会也没听家里人提呀。”

奶奶不吱声了。

我惊讶坏了,明白发生了很恶心的事。可能我不是被嫁掉的,而是被抵掉的。

扶稻追着问:“奶奶,到底是不是?”

“是又怎么了?老扶家没儿子,先抱一个有什么不可以?以后你爹妈要还能生个儿子出来就更好,老祖宗的古话说的好,男丁兴旺是好事。要你爹妈生不出来,扶家总要留个姓扶的,要不然不就断子绝孙了?”奶奶向来是个老顽固,一点没好气地说着。

我不愿相信,忍着浑身的痛一骨碌冲出房间,果真看见我爸抱着个几个月大的小男孩,还一副挺高兴的样子。

我瞬间和个僵尸似的快不会动了。

扶稻追出来搂我胳膊,着急上火地说:“你好好躺着去。”

我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一提胳膊就甩掉扶稻的手,盯着我爸问:“爸你看看我,你还让我过去吗?”

爸没敢看我,低头看着怀里的小男孩,闷沉沉地丢给我句:“你总要嫁人。十六……也不小了。”

奶奶从屋里出来就搭着腔:“去陈家是你自己点头答应的,现在说不去怎么行?”随即又对扶稻说:“三岁的事你就别管了,管好你自己。”

奶奶的地位在这个家里从来都不可撼动,就算是我姐也不敢和奶奶真干起来。

短暂的鸦雀无声让我感觉到钻心的绝望。

“她还小,嫁人不急。”一记男音从身后毫无预兆冒出来。

这声音我记得,昨晚听见就没再忘。

扭头一看,沈寰九的长腿正巧跨过十几公分的木头门槛。

我盯着他,眼看着一米八朝外的沈寰九一步步向着我走过来,心里顿时好像有什么奇妙的东西闪过,泛着热气,暖烘烘的。

“教训孩子呢,让你看了笑话。小沈,你和扶稻去村子里走走,吃午饭了再回来。”奶奶对沈寰九说话的态度特别好,我长这么大还从没见奶奶对谁有这种态度。我想大概是因为停在门口的车,虽然没见过世面,但也知道那牌子的车好像不便宜。

沈寰九盯着我,嘴上却回着奶奶的话:“我身边有很多优秀的青年,她真要嫁,再过几年等她大点我可以给她介绍。”

他说完这句,我一下就被他横在怀里,地面顷刻间变得好远。

我的心突然就噗通噗通跳个厉害,说话都结巴了:“姐夫,我自己能走。”

他低头:“叫我一声姐夫,照顾你应当。”

沈寰九的手臂特别有力道,抱我似乎特别轻松,每一步都走得从容。

我被丢在房间的床上,沈寰九从兜里摸着盒药,转身对我姐说:“早上我开车去市区弄来的,对外伤有特效,一会给她擦。”

姐姐接过药,看着他说:“九哥,谢谢。”

沈寰九满是宠爱地去捏扶稻的脸,没说话。

我不声不响地看着他们,似乎一下子就明白了姐姐为什么喜欢这个男人。

沈寰九说要出去,没想奶奶进来了,但我爸没好意思进。

奶奶板着脸,开口就问:“三岁,昨夜里陈清远有没有和你睡觉?”

我的脸一下子就热得不行。

在农村,这种话一般不会当面问,奶奶却当着姐姐和姐夫的面就问出来,我突然就想挖个地洞来钻。

“问你话呢,那个事做没做?”奶奶又来揪我耳朵,不依不饶。

我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时间看了眼姐夫,他眉心皱着的样子很有味道。

“没,没有。”我低下头,眼泪突然不争气地在眼睛里滚了一圈又一圈。

奶奶松开手,声调高了很多:“陈清远一男人和你这黄花闺女和他呆一晚上,怎么会没有?要真没有,你昨晚穿他衣裳回来啊?”

听着奶奶的意思,像是巴不得我和他睡了。

一时间我耐不住积压的火气冲奶奶凶道:“男孩女孩到底有什么要紧,不就是一个姓?爸抱的那小男孩是别人生的孩子!我才是你亲孙女!我说了没有就没有!”

奶奶似乎吓住了!

我自己也吓住了!

没人敢这么奋力扯开嗓子冲奶奶吼,连爸都不敢。

“谁说没有啊?”一个透着圆滑笑意的声音冒出来,然后我就瞧见了陈叔,而他身后跟着个面无表情宿醉未醒的男人。

陈清远的脸进入眼里时,我猛得就是一颤。

我怕他,怕得不行。

奶奶忙扯着笑脸招呼他们,客气了几句就直接进入正题:“老陈,你刚说昨晚三岁和清远……”

陈叔睁眼说着瞎话:“清远打她那事其实也有原因,三岁她第一次不见红,清远也是一时太在乎才会……”

我何止震惊,一时间只能冲着扶稻拼命摇头,深刻理解有口难辩是种什么感觉。

奶奶眼睛瞪得滚圆:“三岁你!你啥时候和别人……你!”

我没有理奶奶,一股脑又从床上下来,不管不顾地揪住陈清远的衣领:“什么叫没见红!”

陈清远还是面无表情,只是眼睛轻轻地眯了下,像在犹豫要不要说实话。

陈叔忽然耸动陈清远的胳膊:“说话!”

陈清远这才慢吞吞地对我说:“打你是我不对,不过既然我碰了你,就会负责。”

听到这句话,我忽然间觉得天崩地裂,在乡下女孩儿名声最重要了。

陈清远的衣领被我揪得更紧,我咬着牙,心情从不可置信转为无比愤怒。

我瞪着眼前这个我第一眼看见时觉得帅气高大的男人,哭着说:“你冤枉我,我们明明没有!”

陈清远不再开口。

奶奶就像急着把我赶出门似的凶道:“行了!不管有没有。附近邻居好多都知道你去了陈家,要是临时回家叫别人怎么想你。自己在外面做了不要脸的事,人家清远不计较你还死拧什么。现在婆家的人都来了,赶紧跟他们回去,这么大人了还不知道好和孬!”

奶奶的意思我懂。

穷山恶水多刁民,在农村从来就不缺喜欢说闲话的人,一传十,十传百,传到最后还不知道难听成什么样子。

我看着奶奶,又想到始终没进门的爸,眼泪掉得很汹。

陈清远拉住我的胳膊问:“能走吗?不能走我背你。”

“不走,我不要走。”身上痛得要死,还得把胳膊从陈清远的力道中死命往回抽。

陈清远的力气很大,像是没使什么劲就能把我的胳膊给捏碎似的。

正在我绝望到渐渐不再反抗的时候,沈寰九一条手臂捞过来,像是老鹰捉小鸡似的把我捉住。

003 最迷人的最危险

“松手!”

陈清远可能也不是什么怂玩意,放开我的同时傲慢地问沈寰九:“谁啊你?”

姐夫没和他再废话,顷刻用拳头伺候他。

一个西装革履话不多的男人这会实在太硬气,骨子里的血性藏都藏不住。

陈清远被打得吐出黄疸水,嘴里骂着:“你到底哪来的?他妈的有精神病?”

沈寰九一把抓起陈清远的衣领,神色自若地说:“真要有病,你也得给我受着!”

他对着陈清远一侧的脸猛砸拳头,谁劝谁拉都不管用。

所有人都吓坏了。

这场上门讨媳妇的事件,没想姐夫竟会动用最直接的方式来解决。

我突然有丝丝缺氧,从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烈性迷魅的男人。

陈清远被打得不成人样,陈叔气得喊,说要让警察把姐夫抓起来。但他们自己也理亏,事闹大对他们一点好处都没有,谁心里都和明镜似的。

亲家做不成,陈叔就说要抱走那个男孩,奶奶气得差点昏倒。

她把气都撒我身上,操起桌上的鸡毛毯子就往我身上抽了一记,蛮不讲理地骂:“当初就该把你和她们一样摁在马桶里烫死!把你养这么大一点用都没有!”

我疼的像是青蛙一样跳起来。

爸站在门口突然很有威慑力的吼了声:“都闹够了没有!儿子的福气我没有我认还不行?”

爸有些不忍的把小男孩递到陈叔手里,跛着腿闷声不响出去。

屋槛外围了好多邻居指指点点,脸上的表情别提多恶心,不用想也知道在说闲话。

后来陈家人灰头土脸的走,陈清远临走时还说早晚要干哭我,叫我给等着。

再没戏可看,围在门口和一些干脆进来问长问短的邻居也渐渐都散了。

奶奶那么要面儿的人大抵是觉着脸上挂不住,把自己关在屋里一天没出来。

晚上爸拿了两瓶酒回来,假装没事人似的要和姐夫喝酒,可我瞧得出来爸哭过了,眼睛里的红血丝特别多,眼皮子也是肿的,八成是不舍得那小男孩。

我如同个罪人似的没敢上桌吃饭,盛了点饭菜就去我妈屋里和她一块吃。

我妈是傻子没错,可我一边吃一边掉眼泪,她至少还知道拿手给我擦,我看着她痴痴呆呆的样子反而眼泪更得止不住。

扶稻给奶奶送完晚饭,进我屋来安慰了我很久。她还给我擦了药,就是姐夫去买的那瓶。那药擦完起初还没觉得什么,后来我整个身子都疼起来,火辣辣的难受。

半夜我实在没法子睡,就想出去走走。

沈寰九恰好坐在外面的椅子喝茶,抽烟。墙角的老式电视放着军事新闻的回放,只是电视机早就出了毛病,时不时嘶嘶作响。

我双脚像是被黏在地上,不敢走近。

沈寰九碾了烟蒂,兀自看我一会说:“城里和你一样岁数的女孩儿擦破点皮都能叫唤一天。你倒好,一声都不知道吭。”

我嘴笨,不知道接什么话合适,于是半天没吱个声。

更何况姐夫实在长得太好看,我多看几眼都不太敢,身上又太疼轻轻发着抖。

“买的药是最烈的,你忍忍。”姐夫关了电视站起来,高大的身躯和我擦肩而过。他往姐姐房间走,徒留给我一个短暂而深刻的背影。

这一晚,远处的几只大黄狗叫个没完没了,畜生和人都不安生。

我房间左边的墙后头是奶奶住的,她扯着喉咙没完没了的骂我爸。右边的墙后头是姐姐住的,同样传出争吵的声音,还有姐姐的哭声。

奶奶骂人我听习惯了,可没想到沈寰九和姐姐也会吵起来。

我趴在墙上模模糊糊听到几句,姐姐哭着说:“你又是抱我妹,又是替她出气,叫外人怎么说怎么想?”

他说:“扶稻,她在我眼里就是个没长开的孩子。”

我心里莫名沉了一下,没料到姐姐也有些嫌我。

一整晚我都没睡着,隔天一早我就起来给院里几只老母鸡喂菜叶,顺便把它们下的蛋捡到篮里。

这活向来都是我干的,我要是不干,奶奶才不管我是不是身上疼,一定又会扯着喉咙骂人。

等我忙完转过身去,一眼就瞧见迎着笔直立在两米开外的沈寰九。

我吓了一跳,竹篮子砰得掉到地上,五个鸡蛋全碎了,我顿时心疼得要命。

三月的早晨还很冷,沈寰九说话时嘴里冒着浅浅的白烟:“我和你姐要回北京,跟不跟我们一块走?”

004 最迷人的最危险

我悻悻说:“姐夫,我不走。”

沈寰九前前后后拢共问了四五次,始终得到一样的答案。

天知道我有多想跟着走,可姐姐好不容易从村里走出去有好日子过,我不敢变成她的麻烦。

姐夫临走前开车去外镇给我买了部手机,里面存了他和姐姐的电话号。我没把这事告诉家人,生怕它会被缴走,毕竟我们家里几个人除了姐姐还没人用这种东西。我把它当成宝贝似的,早上擦晚上也擦,天天揣兜里,就是睡觉也得放在枕头旁边才能安心。

他们走的第五天施工队来了,爸说是姐夫找人来要把这屋从里到外修整一遍。奶奶从此在村里人面前又傲气起来,逢人就说扶稻对象有多好多好。

奶奶心情好,我的日子也跟着好过了不少。她没再急着给我重新找婆家,也好久没和爸旧事重提要男孙,一切似乎都在好起来。

然而当生活给你一点甜头的时候,保不准什么时候又会给你致命一击。

陈清远找上门来闹是一个月后的事。

他喝得烂醉如泥往我家里冲,谁都拦不住。他借着酒精上头把我们家的剩菜碗扣在刚整刷过的墙上,东西也砸得乱七八糟,奶奶气得当场捂住心口像是要厥。我爸管得了东管不了西,给奶奶拿速效救心丸的功夫,我就被陈清远死命拉了出去。

村里人都睡得早,我一路叫唤也没什么人出来。偶尔有几间屋子的灯亮了,村民看几眼后灯又灭了。

“你,你带我去哪?放手。”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往回缩,陈清远干脆反手给了我一巴掌叫我老实点。

他把我拉到村后一个没什么人的荒地,直接给摁在地上,动作野蛮得像只野兽。

我怕极了。

陈清远一喝酒就完全不像个人,他八成还在记恨被姐夫打的事,怒气冲冲地警告我要是不听话就天天来闹事。说完他就开始伸手解自己的拉链,还把我的衣服撕得乱七八糟,我捶他,求他都没有用。

那是一段无比恶心的记忆,他的手不停在我身上攻城略地,几乎游遍了我全身。

一个挺身冲向我,结果竟然什么感觉都没有。

陈清远喘着粗气,眼神像是要把我生吞似的。

很久之后我才明白,陈清远是那里出了毛病,他早就失去了做个正常男人的能力又无法对人言说,才会导致脾气暴虐心理扭曲。

我用手环住自己衣不蔽体的身子不停发抖,陈清远不知道是不是心软了还是酒醒了,后来他走前懊恼地丢下句:“小豆芽菜,算你运气。”

我无声地掉着眼泪,不停收拾着衣服,无意间摸到姐夫给我的那部手机。突然很想听听姐姐的声音,手指跟着不受控制地拨下号码。

没曾想电话却是姐夫接的。

“三岁。”

耳朵里窜进沈寰九低沉的声音,我的情绪莫名就坍塌得更快,最后沉默地挂掉。

手机后来响了好几次,我没有再接。

夜里真的太冷,我哈着气身子缩成一团,依旧不想回家。当然,也根本没人会找过来,我从来都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在无人问津的角落,一整晚下来我快冻成根冰棍。

黎明来的时候,一双锃亮的皮鞋出现在我渐渐模糊的视线里。

抬头,是双深邃又深刻的眼睛。

沈寰九脱下外套为我挡住寒冷,抱起我。

他语气颇淡:“跟姐夫回家。”

我哭了。

一定是快死了才会出现这种幻觉。

然而眼睛一闭一睁间,世界已经换了天地。

“醒了?”

循声扭头,床侧站着像神一样的男人。

我说不出话,就像置身梦中。

面对我的茫然,沈寰九强势地说:“这里是北京,是你家。”

爱是世间最烈的酒》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爱是世间最烈的酒】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6978774.html
首 发:爱是世间最烈的酒(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 今日20190220推荐小说之《幸福小农民》王铁棍白紫菱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220推荐小说之《幸福小农民》王铁棍白紫菱在线全文阅读书名:幸福小农民主角:王铁棍、白紫菱目录预览:第一章:骑自行车捡回来的媳妇第二章: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第三章:砸场子!第四章:到底行不行嘛?第五章:无法抵挡的魅力第一章:骑自行车捡回来的媳妇乡间的林荫小道上,王铁棍骑着一辆老古董二八大杠自行车悠然自得的往前走,抬眼望去可以隐约看到被群山绿水所环绕的仙地村,清脆的鸟鸣声,新鲜的空气,依山傍水的迷人景色,这一切让王铁棍瞬间找回了那种久违的熟悉感。王铁棍,看上去衣衫褴褛身形瘦

  • 今日20190220推荐小说之《夜夜笙歌:宝贝,做我的女人》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220推荐小说之《夜夜笙歌:宝贝,做我的女人》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夜夜笙歌:宝贝,做我的女人目录预览:第1章惊现梦中人第2章撞头的代价第3章暴躁的欧崎第1章惊现梦中人透过一片红树林,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巍峨壮丽的金鼎城堡立于半山之巅,奢华大气。夜幕降临,城堡在绯红的帷幕下更添上一缕神秘的气息。欧式奢华的床上,一名脏兮兮的少女在床上躺着,身上还穿着囚衣,但不难看出她原本的肌肤细腻白皙,睫毛卷翘纤长,一张素净的小脸有些不耐烦。她把自己的身子蜷缩在一起,好似正受到痛苦的煎熬,眉头微微蹙

  • 我的养鬼生涯小说完本+阅读

    原标题:我的养鬼生涯小说完本+阅读小说名称:我的养鬼生涯目录预览:楔子楔子楔子养小鬼又称请神童,盛行于泰国、香港等地。众所周知的养鬼之法有:古曼童、镀金婴尸、婴儿干尸、晴天娃娃、佛牌……据传闻养小鬼、供奉古曼童可提升自身的运气,能使艺人大红大致、能使赌徒逢赌必赢、能使仕途一路平坦、能使商路一帆风顺。经常关注娱乐圈的朋友可能听过一些娱乐圈艺人养小鬼的绯闻,比如说著名的Z姓港星,因为养小鬼让自身运势大涨,没多久便以一部影片红透大江南北。可据传她在养小鬼之前,连三流艺人都算不上。再譬如说,家喻户晓的C

  • 强宠萌妻:总裁教妻有方完结版免费阅读

    原标题:强宠萌妻:总裁教妻有方完结版免费阅读书名:强宠萌妻:总裁教妻有方目录预览:第1章手术第2章艰苦第1章手术“您好,蓝小姐,恕我无能,您的这个事情,除非邵总那边亲自开口,否则,任是国内哪个律师,都无法处理你这案子。”她的身体一下子僵住!真的不是巧合,是他故意为之!这么多天,她几乎找遍了所有的知名律师,然,得到的答案几乎都是同出一撤!怎么办……她能怎么办?除了去见那个男人,她无路可走!……“小姐,到邵氏集团了。”司机的声音让她回过神来,她付了钱之后下车。邵明阳,你想让我彻底屈服于你是吗?我不会

  • 独家暖婚:爱你渐生欢喜10章

    原标题:独家暖婚:爱你渐生欢喜10章小说名:独家暖婚:爱你渐生欢喜第十章沈家的女人陆之言起身接过报告,打开眼睛很快的扫过结果那一栏,黑白的印刷字体,加黑加粗,他的脸色渐渐的暗沉下来。“为什么?为什么你的也不能完全符合。”陆之言诧异的表情,凝视着手中冰冷的报告,心中很是明了,糖宝的病又再一次陷入难题。一旁的沈少卿剑眉微微向下弯曲,拿过报告仔细的阅读着,似乎在质疑着陆之言所说的话,一丝不苟,可是结果却没任何改变,他的手指不停地往掌心深陷。“怎么样?”走廊一头传来楚沐雨的声音,满心希望的她,急切的从病

  • 《一世婚宠:总裁娇妻萌萌哒》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220】

    原标题:《一世婚宠:总裁娇妻萌萌哒》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220】小说名:一世婚宠:总裁娇妻萌萌哒目录预览:第一章:误入狼窝第二章:比窦娥还冤第三章:买醉遭调戏第四章:难道,你喜欢我第一章:误入狼窝“叮——”电梯在十八楼停下,大门打开,夏浅浅深呼吸,一步步走出电梯,小鹿般的双眼,到处张望着。“1-8-0-2……”她看着手机里的短信,一边寻找一边张望着。今天,是她的生日,与她相恋三年的男友刚从国外回来,说是要给她一个惊喜,约她来这边的房间见面。“啊!这里……”突然,夏浅浅眼前一亮,在一个房门

  • 三清桃花谱免费阅读

    原标题:三清桃花谱免费阅读小说名:三清桃花谱目录预览:第一章我的重生之旅第一章我的重生之旅第二章我的次等第一章我的重生之旅“吧唧!”安静的房间内,忽然间,一阵惹耳的声音传来。一个男人的喉咙,动了动,那是口水流下。“吧唧!”又是一声惹耳的声音。“够了吧你,从进来到现在,已经整整二十分钟了,你就瞅着我混身上下看了八十七遍,连着这一次已经是八十八遍。”眼前的这位是警官,穿着性感黑丝袜,是一带出了名的警花,苏可。“厄…”眼睛直直的望着门口的那唯一的小窗户,林杰已无言语。冷眼一射,苏可的美眸神光就如同凹凸

  • 如果不曾相遇在线阅读

    原标题:如果不曾相遇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如果不曾相遇目录预览:《如果不曾相遇》《如果不曾相遇》《如果不曾相遇》“腿张开!”顾梦安双手被铐在病床头上,白皙手腕上已经满是青紫的勒痕。“不要!我求你们了!”顾梦安哭着哀求,“不要打掉我的孩子,他是无辜的!”医生却满脸冷漠,扭头对着护士说:“把她的腿给我掰开!”两个强壮的护士立既伸手,暴力地直接摁住了顾梦安的双腿,大大的分开。“不要!”顾梦安尖叫着拼命挣扎,磨破手腕肌肤,溢出血色。医生毫无心软,冰冷坚硬的器械,直接刺穿了顾梦安的身体翻搅……将她腹中那个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