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情路殊途同归(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2019/02/14 16:57:29 来源:网络
情路殊途同归(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书名:情路殊途同归

第1章:互相伤害

“既然你这么爱我,甚至不折手段,我就成全你!”

“林近墨,你要干什么!”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哼!”

赵晏殊从小到大因为生活环境的原因,对于危险的气息十分敏·感,这会子脑子里第一反应就是要逃跑。情路殊途同归(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只是,她根本不是林近墨的对手。

“放开我,你这是婚内强·奸!”

“那你去告我试试!”

“撕啦……”

随着衣服一件件被撕破,赵晏殊在挣扎之间被侵入,疼得泪水直流!

“赵晏殊,痛吗?痛就对了,我比你更痛。”

“林近墨,你放开我……”

林近墨自然不会放开赵晏殊,甚至林近墨发现,这个形婚三年的妻子,对他来说还是有诱·惑力的,这三年,他怎么就轻易放过她了呢。

他应该早点知道真相,早点让她复出代价才是。

“赵晏殊,三年前你们袁家带给我的痛苦,是时候连本带利还回来了。”

“林近墨,三年前我们结婚,是你亲口答应的,我再三跟你确认过是否要跟我维持一段相敬如宾的婚姻,你同意的,现在你是几个意思!”

身体的疼痛比不上心中的疼痛,赵晏殊此时咬牙切齿,恨不得将林近墨的脑子破开看看里面到底是如何千丝万缕。

“啊……疼啊~!”

赵晏殊一气之下一脚踹了出去,却直接被林近墨抓住了脚腕。高效新闻网

“赵晏殊,别忘了,我是你丈夫……”

“滚!”

赵晏殊眼睛里蓄满了泪水,三年来,第一次后悔嫁给林近墨,竟然是在洞房之夜,说起来,还真是讽刺。

等林近墨放开赵晏殊的时候,赵晏殊像个被抛弃的洋娃娃,躺在沙发上,身上盖着一件被撕裂的衣裳,满脸泪痕,浑身上下全是青青紫紫的痕迹,整个人看上去,只能用惨烈二字来形容。

林近墨看了赵晏殊一眼,穿上自己的衣服,头也不回地走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赵晏殊的泪水流干了,闭上眼睛,等她在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赵晏殊颤抖着起身,找了件衣裳穿上,也不管沙发上鲜红的血迹,直接离开了这个所谓的家,去了神都酒店。

“赵晏殊,抢来的东西,终究不是你的!”

“赵晏殊,墨哥哥终究会回到我身边的!”

“赵晏殊,虎口夺食,你会后悔的!”

“赵晏殊,你怎么不去死!”

“赵晏殊,我,回来了!”

……

“你终于舍得回来了?”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你们袁家亏心事做多了,这才怕黑的吧。”

“赵晏殊,我曾经跟你说过,不要挑战我的耐性,可是你,为什么不听话呢?”

“林近墨,你放开我!”

“既然你这么爱我,甚至不折手段,我就成全你!”

神都酒店房间里,赵晏殊猛然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确定是酒店之后松了口气,浑身冷汗。说明gao-xiao.com昨晚的一切,犹如一场噩梦……一条条的骚扰短信,编织着梦魇。

也不知道在酒店睡了多久,赵晏殊起身,洗澡,下楼去餐厅觅食,却站在餐厅门口动不了了。

赵晏殊从来不知道,林近墨会笑,对着他对面的那个女人,笑得如此开心。

可是,他怎么能在那么对她之后,还在这里笑得如此开心呢。

脑子一发热,赵晏殊直接冲过去,拿起林近墨眼前的杯子,直接将红酒泼在林近墨的脸上。

“喂,你这个女人怎么回事啊,你知道我墨哥哥是谁吗?不要命了!”顾冉冉直接破口大骂,骂完连忙拿着餐巾纸去给林近墨擦脸上的酒渍。

“墨哥哥?”赵晏殊冷冷地看了林近墨一眼,“原来如此啊,就是不知道你这位墨哥哥,是你什么人啊。来自http://www.gao-xiao.com/

“我和墨哥哥就要结婚了,还有,这关你什么事?我告诉你,这件事情你要是不道歉,咱们没完!”

“结婚?这位小姐,你知道,重婚罪要判多少年吗?”

“哼,墨哥哥很快就要离婚了!”

“是吗?林近墨,我等你的,离婚协议!”赵晏殊说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起另一杯酒泼到顾冉冉脸上,林近墨虽然抓住了赵晏殊的手,却没来得及阻止。

“你别闹了赵晏殊!”

林近墨厉声制止,却不想顾冉冉听到了赵晏殊的名字立刻炸毛起来:“你就是那个不要脸的赵晏殊?我告诉你,袁氏集团现在已经自身难保,你给我趁早退位让贤!”

赵晏殊很快抓住了重点,袁氏集团自身难保!

一旦袁氏集团倒了,她这个假豪门千金的联姻,自然也就瓦解了。

只是,林近墨在对付袁氏集团,什么时候的事情?

眼前这个女人,又是何方神圣?

赵晏殊还来不及思考,就直接被林近墨拉进了电梯,他可不想继续在丢人现眼。

顾冉冉看着林近墨的背影,一瞬间收起方才争锋相对的眼神,嘴角冷冷一笑,呢喃道:赵晏殊,你接招吧。

“你放开我!”电梯里,赵晏殊甩开林近墨的手。

“你除了会说放开你,还会说什么?哦对了,昨晚上还会说,让我快点的。”

第2章:想得美!

一想到昨晚上的种种,赵晏殊双脸生霞,却也知道此时此刻,不是她害羞的时候。说明http://www.gao-xiao.com/

“你已经极尽全力想要羞辱我,怎么,你以为我是那种唯唯诺诺的糟糠之妻是吗?林近墨,我不是狗,不会咬人,但是,兔子急了,也能跳墙的。”

赵晏殊几乎是用尽力气在林近墨面前撑着,仿佛是用尽力气去保留自己最后一点点的尊严,可是她知道,嫁给一个不爱自己的丈夫,还作死地爱上了他,那就是已经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她是爱上了林近墨,可是,她不偷不抢,有错吗?如果林近墨明明白白跟她说要离婚,她或许还能心平气和地被赶出家门也无怨无悔。

曾经闺蜜梅芳问过晏殊,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林近墨,宁愿结婚三年保持无性婚姻,如此委屈地待在他身边。

晏殊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林近墨的,只是当初袁婷婷不愿意联姻,母亲提出让她和林近墨相亲的时候,她鬼使神差地答应了,从此万劫不复。

“羞辱你,赵晏殊,我说过,这仅仅是开始。”

“行,放马过来,皱一下眉头,我赵晏殊三个字,倒着写,不过林近墨,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是我的行事风格,你也别指望我逆来顺受。阅读http://www.gao-xiao.com/

“不用你逆来顺受,你只需要满足你丈夫的一切需求就是了,现在,我想要!”

林近墨话音刚落,电梯门正好打开,二话不说直接拉着赵晏殊出了电梯,开门,进房!

“你……你要干嘛?”

昨晚上疼痛的回忆涌·入赵晏殊的脑海中,放在那个在电梯里和林近墨争锋相对的赵晏殊老师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仿佛要哭出来的小女人。

林近墨原本冷冷的眼神看到赵晏殊水汪汪的眼睛,瞬间有些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柔软,仿佛内心被轻轻触碰了一样。

而此时,林近墨再柔软的眼神都无法抚平赵晏殊昨晚上惨痛的经历,于是,赵晏殊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甩开林近墨的手,冲着门口冲了过去,正准备打开门的时候,却被林近墨欺身过来,控制在了墙边上。

“赵晏殊,看不出来你平日里不显山不漏水的,竟然喜欢这种调调,看来倒是我平日里对你太过疏忽了。”

林近墨靠近赵晏殊,两人的脸仅有一厘米的距离,只要赵晏殊一动,立刻就能吻上他的唇,只是那样子,赵晏殊插翅难逃。

“林近墨,刚刚那个是顾家小姐吧,她说你们要结婚了,我就想知道,既然如此,咱们是不是,可以去民政局领个绿色的本子?”

赵晏殊故意说起顾冉冉,就是想要转移林近墨的注意力,她很清楚林近墨不爱自己,否则结婚三年,他们第一次发生关系竟然是在昨天。虽然这个事实让赵晏殊很心痛,但是此时此刻,她无可奈何。

就是不知道林近墨为何会在顾冉冉重新出现之后,对自己做这种事情,不应该快刀斩乱麻跟自己谈离婚吗?

难道是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吗?

“你就这么想要离开我,然后一走了之?”林近墨冷笑,当年他被迫与袁家联姻,冉冉远走他乡,一切的一切,这个女人不会以为离婚了,就可以烟消云散了吧?

“本姑娘是退位让贤好吗?我可是听说了,顾小姐和你是男女朋友,当初你心不甘情不愿地跟我结婚委屈了她三年,这会子她回来了,你却跟我圆房了,林近墨,难不成你这三年跟我所谓的形婚,还真是一场笑话啊。哦对了,三年,你该不会就昨晚开荤了吧,也是,我这么个女人放在你面前,只能时时刻刻提醒你三年前你的懦弱,外面的女人既能满足你的欲望,也能满足你的虚荣。就是不知道顾家小姐知道了事情的真相,该有多伤心啊。”

于是,此时的赵晏殊双手环抱住林近墨的脖子,凑过去靠近他,四目相对,嘴角止不住的戏谑。

赵晏殊这个人有个不太好的习惯,那就是内心充满着嫉妒之情的时候,嘴皮子就会特别利索,损人不利己,也不过如此了。

嫉妒也没用,赵晏殊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婚姻不过是当年袁家为了和林家联姻,获得一块土地的开发权,才利用老一辈人的恩情来威胁的,只是到头来不知道为什么,袁婷婷逃婚,联姻的,是她这个豪门继女。

顾冉冉是林近墨舅舅收养的女儿,青梅竹马,不过,既然林近墨能够答应联姻,到底是顾冉冉对林近墨来说不足挂齿,还是当年的林近墨也不过如此?

第3章:三堂会审

正当赵晏殊想要再添加一剂猛料的时候,林近墨直接吻住了她那还不知道会吐出什么不讨人喜欢的话来的小嘴巴。

接收到了林近墨眼中的冷漠,赵晏殊心中犹如刀绞一般,她爱林近墨没错,但是,她不想如此卑贱,任由一个男人呼之则来挥之则去。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赵晏殊推开了林近墨,“林近墨,别让我恶心。”

说完,赵晏殊头也不回地离开,而林近墨则仿佛在一瞬间失去了力气,任由赵晏殊离开了。

离开了的赵晏殊直接下了楼梯,在一楼见到怒气冲冲的顾冉冉的时候,赵晏殊直接从她身边走了过去。她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不会不明不白地背锅。

当年要嫁给林近墨的人本应该是袁婷婷,袁家为了和林家联姻到底做过什么事情才会惹来如此祸端。

还真是愚蠢啊。

刚刚上出租车,赵晏殊的手机响了,她亲妈打来的。

“什么事?”自从代替袁婷婷加入林家之后,赵晏殊自认为不欠袁家的,却没想到,这三年来,袁家人包括袁婷婷在内都认为若不是袁家,赵晏殊不会有如此天赐良缘,平日里见了她就一副施舍的样子。

“你现在马上给我回家一趟。”袁夫人对赵晏殊的态度,向来是直接下命令。

“那里从来不是我家,袁夫人是不是有健忘症?”

“回袁家,赵晏殊,你不要以为你翅膀硬了就可以忤逆我了,我告诉你……”

没等袁夫人说完,赵晏殊直接挂了电话。

“司机师傅,改道,去绿源山庄。”

赵晏殊进入袁家大门的时候,袁忠书,袁夫人,袁婷婷,呈现出三堂会审的状态。

“袁叔叔,这架势,让我有点害怕啊。”

赵晏殊知道真正找她来的,恐怕不是那个对袁婷婷这个继女视如己出,对她这个亲身女儿弃之敝履的亲妈,而是袁忠书这个老狐狸。

“晏殊好久没回来了,这不你妈想你了,特地让你回来吃个饭。”袁忠书打着太极,他以为赵晏殊至少会给点面子虚与委蛇的。

可惜啊,在林近墨哪里受了一肚子气还失了身的赵晏殊,这会子可没那么好说话,毕竟,林近墨对付不了,这袁家和她并无多大干系,还不能怼一下?哼!

“袁叔叔,我跟我妈的关系,您也不用揣着明白装糊涂了吧,毕竟,大家都是明白人。”

遮羞布早就被撕掉了,这会子给赵晏殊的感觉,不过是当了那啥还要立牌坊而已,作为被卖出去的假豪门千金,赵晏殊对此深有体会。她是不是应该感谢今天是周六不用上课,否则她担心自己会在学生们面前破功!

“赵晏殊,注意你说话的态度!”

开怼赵晏殊的人,不是别人,真实她亲妈袁夫人。

接下来袁夫人要说的话,无非是若是没有袁家,她怎么会成为林氏集团总裁夫人,如此忘恩负义绝对不是为人师表的作风之类的。

这番说辞,赵晏殊的记忆力,已经倒背如流了。

“妈,你直接告诉我叫我来干嘛吧,别说什么有的没的。”她现在自己都一堆破事自身难保了。

“那我就直说了,你和女婿,最近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啊,他前女友回来了。”赵晏殊庆幸自己今天穿了一身高领衬衫,长衣长裤的,否则,衬衫下的青青紫紫若是被袁夫人看到,后果不堪设想。

“什么?顾家那女娃子回来了?”袁忠书的第一反应有些错愕,随即呢喃道:“看来当初是我心慈手软没有斩草除根啊。”

“袁叔叔,你说什么斩草除根?”

不对,肯定有什么地方不对。

当初,袁家上杆子要跟林家联姻,林近墨有喜欢的人,该不会当初为了袁婷婷能够顺利加入林家,袁忠书使了什么手段吧?

所以,她这平白无故的锅,背定了。林近墨只会将所有的后果都让她来承受就是了。

“这些你不需要知道,不过晏殊啊,三年了,你都没能抓住林近墨的心,有些机会,既然你没有抓住,叔叔也就仁至义尽了。”

“袁叔叔的话,晏殊不明白。”

“不明白什么不明白啊,赵晏殊,我爸爸的意思是,你既然抓不住林近墨的心,就趁早把林氏集团总裁夫人的位子让出来,也好过撕破脸,被扫地出门。”

袁婷婷的话,让赵晏殊想笑。

这意思是,当初她这个继女抢了正牌小姐的婚事,这会子大小姐回来了,她要退位让贤了。

看来林近墨到底是香饽饽啊!

第4章:豁出去了

“首先,林近墨和我的婚姻,我从来都不是掌握主导权的人,你们若是真的有这气性就直截了当地找林近墨说要换人联姻,还是你们以为,我会为了你们这群不相干的人,去得罪你们都不敢得罪的林氏集团总裁大人?”

“好,既然你这么说了,就不要怪姐姐我横刀夺爱了。”袁婷婷可能要的就是赵晏殊的这句话,之所以多了这么一个问赵晏殊的流程,用袁忠书的话来说,不过是因为看在弟弟袁纵宇的面子上,不能做的太绝。

“随你开心。”赵晏殊冷冷地看了看自己的亲妈,“以后有事没事都不要找我了,反正在你们眼中,我不过是一个准备下堂的,也没有利用价值了。”

直接离开,头也不回。

赵晏殊现在想想,如果当年考上大学之后毅然决然选择一个天南海北的学校一走了之,该有多好。

如果当年没有痴心妄想和林近墨相亲,现在她的日子,是不是绝对的逍遥自在呢。

费劲千辛万苦打了车,回了家,还没喝口水,就接到了袁纵宇的电话。

“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跟我说!”

“这件事情我自己解决,纵宇,你别管。”

“你是我亲姐!”

“你是袁家的孩子,你怎么管,别把自己放在两难的境地,这件事情,我能解决,相信我一次。”

“林近墨对你好吗?”

“怎么不问问我对他好不好呢!”

“你们这婚姻像话吗?”

“臭小子!”赵晏殊心中还是有了点暖意,“我们的婚姻不像话,正好借此机会,毁掉,不是更好?”

“姐,你心里明明喜欢他,为何要如此委屈你自己。”

委屈?她也不知道啊,可能只是不甘心吧。

当初和林近墨结婚,她虽然是替嫁新娘,但是主动权在林近墨身上,林近墨被逼着娶袁婷婷,最终袁婷婷逃婚才让她捡了便宜。

那个时候,赵晏殊的内心,很矛盾。

她知道,那时如果自己态度强硬一些,可能就没有现在的破事了,她怎么就跟中了邪似的,看上林近墨了呢。

有个机会嫁给自己喜欢的人,脑残粉肯定会一时间激动无比的吧。

呵呵,自作自受。

赵晏殊想了想,她的婚姻,就努力最后一把吧。

打了个电话给林近墨,这次很幸运地,他有时间。

“林近墨,我只问你一个问题,我们的婚姻,是不是只有离婚一条路可以走?”

接着,电话里一片沉寂。

就在赵晏殊快要死心的时候,林近墨留下一句他要去开会,就挂掉了。

赵晏殊叹了口气,是时候找中介租房子了。

手机另一头的林近墨,先是当着整个会议室的高官接听了电话,接着又愣神了。

惊慌失措挂了手机之后,有些不知所措。

不是应该说是,不是应该立刻去办离婚,不是应该迅速摆脱这场婚姻吗?

为什么,他说不出口了呢?

那一瞬间,林近墨的脑子里闪过了这三年来他和赵晏殊相敬如宾的点点滴滴,想到了那天她在自己身下花开绽放,想到了今天上午在酒店里水汪汪的眼睛……下·身一紧。

他,竟然对那个女人,起了欲望。

林近墨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反正袁家现在还有利用价值,只需要控制在手中即可,这个女人,就暂时留在身边好了。

于是,林近墨给赵晏殊发了条短信,“我晚上回家吃饭。”

赵晏殊看到短信,叹了口气,晚了,这估计是要谈离婚了。

好吧,既然如此,最后的晚餐,当然要吃的丰盛一点。

离婚就离婚吧,强扭的瓜不甜。

拉耸着一张脸开车去菜市场买菜,赵晏殊心不在焉地差点出车祸,不过最后,还是买了很多自己喜欢吃的东西。

梭子蟹,虾,鱿鱼,贻贝,皮皮虾等好多好多海鲜!

赵晏殊的亲爹原来是沿海地区的渔民,她从小喜欢吃海鲜。

不过进了林家,林近墨虽然不过敏,但是也不喜欢,所以,也就很久没吃了,既然是最后的晚餐,自然要对得起自己的胃。

总之一句话,豁出去了。

林近墨回到家看到一桌子的海鲜,皱了皱眉头。

他小时候吃鱼卡过喉咙,自那时起,对所有的海鲜都不感冒。

“看什么看,不吃就算了。我做的菜,还能委屈我自己的胃啊!”

赵晏殊没好气地瞪着林近墨,麻蛋,拽个二五八万的大老爷似的,老娘不欠你好么。

“你今天胆子挺肥啊,怎么,之前那个小白兔的面具,舍得摘下来了?”

“要你管,爱吃不吃,你随便。”

赵晏殊盛了两碗饭,自顾自地开吃了。

情路殊途同归》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笑笑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笑笑文学)或者(wenxue5432),关注后回复 【情路殊途同归】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6978654.html
首 发:情路殊途同归(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 今日20190220推荐小说之《修仙高手在都市》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220推荐小说之《修仙高手在都市》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修仙高手在都市目录预览:第1章救还是不救第2章麻烦大了第3章我被蛇咬了第1章救还是不救莫小剑悠悠醒转,感觉浑身疼痛难耐,皮肉筋骨好像正被火烧针扎一样。环视四周一圈,莫小剑满是疑问,四周长满树木,而自己正浑身是血的躺在一块草坪上,所躺的周围,鲜血都已经浸进草地凝固。我不是自爆金丹,和天虚派的高手同归于尽了吗?这是哪里,难道是般若地狱吗?可这清幽的环境和般若地狱完全不搭边啊。忽然,一阵刺痛传来,一股不属于他的记忆硬生生的塞了进

  • 唯我佛尊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唯我佛尊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唯我佛尊目录预览:第一章恶奴欺主第一章恶奴欺主第一章恶奴欺主李建冷漠地看着家族较武台上,一群白衣少年在那里嬉笑言语,指指点点,刺耳的低笑不时传出,他心头有一股怒气在汹涌,仿佛要燃烧起来,这些人久受他家恩惠,却狼心狗肺地忘记了昔日族中大恩,不仅仅把这一切当成理所当然了,更是狼子野心,贪得无厌,谋夺李家基业,李建心中大恨,自己当初双目如盲,错把小人当知己,引狼入室,如今才造成今天这样恶奴欺主!“哎吆,少族长,今天这是怎么了?脸色怎么不太好啊!”一个身材臃肿的白衣少年

  • 我的诡异老婆(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我的诡异老婆(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我的诡异老婆目录预览:第一章上门女婿第一章上门女婿第二章惊魂棋局第二章惊魂棋局第一章上门女婿最近看一新闻,一小伙因为被媳妇骂了几句,恼羞成怒,挥刀砍杀了老丈人一家子。夫妻之间拌个嘴,真能把人逼到杀人的份上吗?原来,小伙是这家的上门女婿,从进门的第一天起,就被娘家人当狗一样使唤,积压了好几年的怒气终于爆发了,这才挥刀酿成了惨剧。在我们老家,有这么一句土话:宁为穷门狗,不做富家郎!做上门女婿生下来的孩子要跟娘家人姓,死了不能入本家祠堂,还得被清

  • 错爱成瘾:大叔咱们不撩小说免费试读

    原标题:错爱成瘾:大叔咱们不撩小说免费试读小说:错爱成瘾:大叔咱们不撩目录预览:第1章你才是小三第1章你才是小三第2章亲吻顾三叔第1章你才是小三A市,盛天酒店。灯光交错,宁婉白穿着红色的小礼服游走在人群中,嘴角一直挂着得体的笑。“你们先聊,我去换个衣服。”礼服的一角染了些红酒,她和面前的人应酬一番,端庄离开。今日是她和顾邵泽的订婚宴,一定不能失了体面。想到顾邵泽,她微微勾唇,随即又拧起了眉。邵哥哥说去洗手间的,却这么久没回来……一路走向更衣室,她只觉得心里慌张的厉害,右眼也不停的跳。伸手推开门,

  • 冷丞相的腹黑嫡妻完结版免费阅读

    原标题:冷丞相的腹黑嫡妻完结版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冷丞相的腹黑嫡妻目录预览:第一章死而复生第二章遇刺第一章死而复生细密如银毫的雨丝轻纱一般笼罩天地,雨露拂吹着挺秀细长的凤尾竹,汇聚成珠,顺着幽雅别致的叶尾滑落而下,水晶断线一般,敲打在油纸伞上,时断时续,清越如仕女轻击编钟。一身翠衣的小丫头撑着油纸伞,身后还跟了个背着药箱的老大夫。因着是下雨天,路上湿滑,本就年纪大大夫走路更是小心翼翼。小丫头见老大夫走的极慢,转身拉起他的袖子连走带跑,一脸急切,“大夫,您快些,我家小姐等着您救命呢!”被拉着跑的大夫

  • 小说一世期许终是伤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一世期许终是伤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书名:一世期许终是伤目录预览:《一世期许终是伤》《一世期许终是伤》《一世期许终是伤》颜若希抬手碰了碰额头的鲜血,笑起来,“要我的命,好啊,我给你。”她抓起地上的花瓶碎片,毫不犹豫的直接往自己脖子上割。“颜若希!”霍北凌大吼一声,急忙冲过来,急切的一巴掌扇开颜若希的手,因为动作太快,那巴掌,连带着狠狠扇在了颜若希的脸上。她被打得摔倒在地,耳朵里嗡嗡作响,嘴里一股血腥铁锈味,也不知是被打出的血,还是额头上的血流进了嘴里。眼前涌出黑雾,她趴在地上,半天爬不

  • 今日20190220推荐小说之【总裁太强势,娇妻缴吻投降 夏然 付易琛】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220推荐小说之【总裁太强势,娇妻缴吻投降夏然付易琛】全文免费阅读书名:总裁太强势,娇妻缴吻投降主角:夏然、付易琛目录预览:《总裁太强势,娇妻缴吻投降》《总裁太强势,娇妻缴吻投降》《总裁太强势,娇妻缴吻投降》《总裁太强势,娇妻缴吻投降》《总裁太强势,娇妻缴吻投降》《总裁太强势,娇妻缴吻投降》《总裁太强势,娇妻缴吻投降》静谧的夜,夜幕笼罩着整座奢华的庄园。卧室里。夏然穿着白色连身睡裙,瀑布一样的发丝散落在纤细的肩头。迷迷糊糊间拉开门,陡然被男人强势的摁在门板上,力道大得出奇。

  • 热门小说《夜夜贪欢:薄情总裁靠边站》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夜夜贪欢:薄情总裁靠边站》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夜夜贪欢:薄情总裁靠边站第16章放开你的手左莫轻轻地嗯了一声,陆羽便带着季少宁离开了。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但是巴黎这个地方,即使天黑了也依旧明亮如初,大大小小的霓虹灯,照亮整个夜晚,天空像是被繁星点缀,带着点朦胧还有浪漫的美感,这,就是巴黎啊。然而此时陆羽还牵着季少宁的手,他的手暖暖的,五指修长好看,将她的小手握在手中,季少宁走在他身侧,却依旧感觉得到心底的凉意。最近的生活一直像是在做梦,昏昏沉沉的,她向来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