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心难自动,情难为衷(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2019/02/14 16:46:47 来源:网络
心难自动,情难为衷(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书名:心难自动,情难为衷

《 心难自动,情难为衷 》

手术室外,我看着那扇紧闭的门和亮起的红灯,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抓着父亲的手,爸,家里怎么会煤气爆炸的?

今天早上一道震天响声,一瞬间的火光,空气中,一股二氧化碳的臭气弥漫开来,这场煤气爆炸,把我今后的日子炸的天翻地覆!

我妈被压在厨房的门下,衣服已经全成了破布挂在身上,满身的血肉模糊,送进医院,医生直接下了病危通知书。心难自动,情难为衷(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我爸揽着我的肩膀,心疼的无以复加,昨晚还好好的,怎么一夜就……你妈会没事的!

谁是病人家属?手术室的门突然开了,一个医生走了出来,伸手摘下了口罩冲着我们问。

我们是!

病人因为是爆炸导致很多地方伤势都比较严重,再过一段时间会全身发肿,现在需要马上切开喉管。就算后面所有的手术成功了,她的下半生估计也不能自理,后期……

救!我不等医生说完,急忙表态,不管以后怎么样,求求你一定要救活我妈妈。

后期需要全身植皮,费用大概100万!医生再次开口,把我想要救妈妈的心打落谷底。

100万!

我跟杨晋结婚前,两人出钱共同创办了公司,身上几乎没什么积蓄,我这怀孕都快生了,婚礼都迟迟没办。

我和爸身上仅有的十万都交了,还差90万,怎么办……

今早刚送杨晋去机场,现在应该下了飞机,可是他的电话始终打不通,我心理一直有种不好的预感。

一天下来,我找遍了所有能借钱的亲戚朋友,也就凑到了二十万。版权gao-xiao.com

情急之下,我想起我放在新房里的存折,那上面还有十万,是我爷爷当年留给我的嫁妆,这钱我本来打算应急用的,杨晋一直不知道。

我安排好我爸,连忙打车回了和杨晋的新房。

爽不爽?嗯?隔着门板,杨晋的声音从卧室里传来,

我一愣,想要推开门的手收了回来。

你好坏啊……是一个女人娇媚的声音。

你不就是喜欢我的坏吗,哦,小妖精,今晚,我一定好好的满足你。

讨厌,你就哄我吧,说不定一会儿她一个电话你就吓的魂都没了!

瞎说什么呢,杨晋的声音再次响起,还带着一丝不耐烦,放心吧,她现在在医院陪着那俩老不死的,没工夫管我。

昨晚我陪那贱人回去,夜里把她家厨房煤气阀给松了,然后把厨房门和窗户都关上,今早你猜怎么了?男人得意的说着,声音中还带着调笑。高效新闻网

爆炸了!

聪明!只有他们死了,我才能拿到贱人手上的原始股!

你可真坏!女人娇喘的笑道。

两人又说了什么,我完全听不到了,只觉得脑袋里嗡嗡作响。

我站在门口,捂住嘴巴,紧咬下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我的老公,在我怀着他的孩子的时候,不仅背着我跟别的女人出轨,还设计差点害死我父母!

那大红的颜色,在这一刻显得那么讽刺,深深的刺痛了我的双眼。

可依!女人最先察觉到我的出现,娇喘着推了推还在她身上驰骋的男人。

你怎么回来了?男人顺着女人手指的方向看过来,动作一顿,但脸上却不见任何的慌乱,只是淡淡的问了我一句,伴着一声低吼,他抖动着身子,好一会才从女人身上起来。

似乎对于我的打扰很不满意,他不悦的皱了皱眉头,妈的,真扫兴!

原本我还抱着一丝希望,但这一刻,我彻底崩溃了。说明http://www.gao-xiao.com/

杨晋,刘玲,你们……你们早就勾搭在一起了,我家爆炸,都是你计划好的?我颤抖着手指着床上的两个人,气的浑身发抖。

杨晋无所谓的耸耸肩,长臂一伸将刘玲搂在怀里,你都听到了?是又怎么样?

杨晋,你混蛋!我奔过去,啪的一声,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了他的脸上。

你疯了吧你。杨晋没想到我会动手,生生受了这一巴掌后,脸色瞬间变得阴郁,反手一推,我就跌倒在地上。

我是疯了,所以才没看清你的嘴脸,难为你还能装的那么深情,原来根本就是早有预谋,杨晋,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对我?刘玲!你不要脸!你就是个小三!

我双手本能的护住肚子,还没站起来,刘玲已经跳下床,啪啪两巴掌,打得我眼冒金星。

自始至终不要脸的那个人是你,你才是第三者,是你挖了我的墙角,杨晋根本就不爱你,你还偏偏上赶子倒贴,呸,恶心死了,我要是你,直接上吊算了。

你胡说,是你勾、引我老公!我大叫一声,猛的抓住刘玲的一只腿用力一扯,她应声摔倒在地上。高效新闻网

我趁机骑上去,抓着她的头发对着她的脸一阵胡乱的拍打,我的心,此时彻底疯了!

啊!我再次扬起的巴掌还没落下,就被杨晋狠狠的抓住甩到了一边。我用手肘撑住地板,才没让自己的肚子磕到。

既然你都知道了,我也就不用再装下去了,签了离婚协议书,滚出去!他把手里的文件狠狠的摔在我的脸上。

我看着那份离婚协议书,脸上全是恨意,原来他早就准备好了!杨晋,你等着上法院吧,你婚内出轨,我要让你一无所有,还有,你蓄意谋杀,我不会就这么放过你,你就等着坐牢吧!

啪!我毫无防备的挨了一耳光,嘴里一股腥甜。

让我一无所有?哈哈哈!我不妨告诉你,结婚前我偷偷做了婚前财产公证,除了那两个老不死留给你的原始股,公司是我的,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他冷笑着说道:想告我,让我坐牢,你有证据吗?

《 心难自动,情难为衷 》

你们两个就不怕遭报应吗?我告诉你们,这字我不会签的,我一定要让你们受到应有的惩罚!

不签字,我打死你了!刘玲一边骂着一边对着我开始拳打脚踢,我因为顾忌着肚子里的孩子,躲躲闪闪,只能凄厉的喊叫,却迎来了杨晋的加入。

他抓着我的头发一连甩了好几个巴掌,直打得我失去了反抗。

TM的,不签字?我会慢慢折磨到你签字为止!

说着又一脚踩在我的腿上,那头刘玲拿了一个被单,撕得一条一条,对着杨晋说道:先把她绑上!

不!我不住的摇头,杨晋,你不能这么对我,我还怀着你的孩子!

我本以为用孩子能够打动他,可谁知道我这话一出口,他的目光变的更凶狠了,抬脚就往我肚子上踢。版权http://www.gao-xiao.com/

说时迟那时快,也许是母性的本能,我就地翻了个身,双手护住肚子,啊!后背上挨了狠狠的一脚。

你个骚、货,还敢跟我提孩子,MD!杨晋恶狠狠的瞪着我,从刘玲手里接过被单拧成的绳子,把我的手脚反绑起来,似乎还不满意,又踢了我两脚。

放开我!为什么这么对我,为什么?我声嘶力竭的哭喊着,我佝偻起身体,看着肚子起伏的地方,心里难过的无以复加。

到底是为什么,杨晋居然连自己的孩子都不管不顾,想起刚才要不是我躲得快,那一脚肯定流产了,到现在后背还隐隐的发疼。

杨晋不耐烦的对着我的头又踢了几脚,就在这时,包里的手机响了,刘玲翻出我的手机接通,电话那头传来我爸焦急的声音!

依依,你妈妈快不行了,你快……话还没有说完,电话就被挂掉了。

我竟然被愤怒蒙蔽了心智,差点忘了我妈还躺在医院里等着我拿钱去救!

放开我,我要去医院!你们放开我!我撕心裂肺的叫喊,却一点用都没有。

签了字我就放你走。杨晋讥讽的睨着我,像是看一堆垃圾一般的嫌弃,他的表情变得阴狠。

我浑身一个激灵,害怕他再打我,尤其我现在真的没有力气再躲开了,我怕孩子受伤。我闭了闭眼,终于连最后一丝希望也放弃了,你们会有报应的!离婚是吗,好,我签!

当我签了字匆匆赶回医院,父亲看到我脸上的伤,焦急的问我怎么回事,我含糊的说是自己着急摔倒了弄的。

父亲并不信,打算追问的时候,我急忙转移了话题问母亲的情况怎么样。

父亲摇头叹息,说是情况不乐观,现在又在抢救,已经是我走后第三次,而且,医院已经下了好几次催款通知了。

我这才想起,我被迫签了离婚协议,又被赶了出来,别说是钱,就连一件自己的衣服都没拿出来。

怎么办?我握着电话,不停的翻着电话本,打了几个有生意合作的老板的电话,不知道为什么,要么就是直接挂断了,要么就是干脆不接。

听着听筒里嘟嘟的声音,我的心也跟着一落再落。

那种你眼看着自己的至亲躺在病床上,却无能为力,那种无助感,让我觉得自己好没用,几近崩溃。

就在我各种想办法筹钱不利的时候,又一噩耗传来。

ICU负责照顾母亲的护士从抢救室出来,告诉我和父亲,病人抢救无效,已经停止了呼吸。说完,医生护士陆续离开,硕大的急救室,就剩下我们父女二人。

不!安静的医院里,我的嘶喊犹如一记炸雷,回荡在空旷的急救室里,身子一软便直接栽了下去。

呦!急救室的门口传来熟悉的男声。

我偏头看去,正是杨晋,他一脸得意的笑着,嘴角含着讥讽。

杨晋,你还来做什么?我的声音带着蚀骨的恨意!

丈母娘,啊不对,是前丈母娘死了,我作为前女婿,总要来吊念一下,送她一程。

杨晋,你说什么?父亲看到他的这幅嘴脸,不敢相信的问道。

呵呵!老丈人没听懂?也难怪,可依一定还没告诉你吧,没关系,我来说也是一样的。杨晋嘲讽的笑道:就在几个小时前,她看到了我和别的女人在床上亲热,愤怒不已,所以我们就离婚了,可依这一身的伤,就是因为离婚的时候起了点争执,我不小心弄的。

你,你这个畜生,依依还怀着身孕,你,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她,你还是人吗,你……杨晋的这一番话虽然简短,但该说的消息透漏无疑,父亲气的捂着胸口。

杨晋笑的更加猖狂,走到父亲身边,小声的说道,前丈母娘估计很喜欢我送给她的礼物……碰!那爆炸场面真的是太漂亮了!

你……你!父辈一口气没提上来,直接晕了过去。

爸,爸!我急忙扶住父亲,杨晋,你不得好死!我爸有心脏病,他分明就是存心的!正准备打电话求救,电话就被刘玲给抢走了!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我捂着胸口,压抑着愤怒,我爸再不吃药会很有生命危险的!

杨晋甩给我一个文件袋,我狐疑的看着他,他嘴角轻笑的解释道:这是一份公司股权转让协议,签了它,我就如你所愿,咱们从此各不相干,我马上带着玲玲离开你的视线。

什么?我打开那份文件袋,文件上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我名下所有股权无条件转让给杨晋。

杨晋,你是不是太过分了?此时此刻,尽管我压抑自己的愤怒,但还是忍不住吼了出来。

当初建立公司的时候,我跟杨晋资金有限,杨晋就说服我父母把养老钱拿出来入股。

当然,唯一继承人是我。所以尽管他背着我偷偷做了婚前财产公证,把我们共同的那份占为己有,但我父母的那份却还在。

我现在怀着身孕眼看就要生了,父亲还生死未卜,欠了医院几十万的费用,若是再没了这份股权……他这不是生生的把我往绝路上逼吗!

少说废话,你签还是不签?刘玲眼中露出一抹算计,冲杨晋使了个眼色。

《 心难自动,情难为衷 》

杨晋嘴角露出一抹讥讽,朝着我走来,二话不说就把我父亲从我怀里拖了出来!

你们要干什么?我死活不撒手,他抬脚就打算揣我的肚子,我下意识的往后退去。

杨晋一脚落空,对我父亲拳打脚踢!

杨晋,你畜生!我顾不得孩子,跑过去抱着他的两条腿,你这是犯法,你这是犯法,我要告你,我……

啊!杨晋目光凶狠的抓着我的脖子,臭表子,还想告我,信不信我现在掐死你。

唔!我的脖子被卡着,憋得脸色通红,呼吸有些困难,但我还是不停的挣扎。

杨晋似乎很享受我的狼狈,呵呵的笑了,你签不签?

你,做,梦。我艰难的从牙缝中吐出几个字。

那可是你自找的。他微微一笑,带着一股嗜血的味道对着刘玲低低的喊了一声:动手!

不,放……

刘玲朝着我轻蔑一笑,伸手捏住了父亲的鼻子和嘴巴!

没办法呼吸的父亲,胸膛剧烈的颤抖着,嘴唇迅速发紫。

不!不……杨晋一直卡着我的脖子,我吃力的挤出这几个字,眼泪顺着脸颊滑落。

一种恐惧在我心里蔓延,我已经失去了母亲,不能再失去父亲。

你签不签?杨晋问道。

签。我用力的点点头,我签。

杨晋依然没有放开我,刘玲适时的递过来早已经准备好的笔和红色印泥。

我颤抖的把名字签上,最后一笔落下的一霎那,我浑身像是被掏空了一样,已经没了一点气力,刘玲又抓着我的手按了手印。

杨晋这才放开我,满意的拿起文件,和刘玲头也不回的走了,临走前,杨晋将我的手机摔的四分五裂。等我跌跌撞撞找来医生的时候,我爸他……

林小姐,很抱歉,请,节哀顺变!

病房的门开了,医生叹息的摘下口罩,看着我的神色,充满了同情。

仿若一记晴天霹雳,轰的一下炸开了我的脑子,我木然的抓着医生的衣角,呐呐的点了点头哦!好像他在说一个跟我无关的事情。

我站起身,朝着病房里走去,爸,你也睡着了吗?我呐呐的自语,感觉全世界都陷入了悲凉。

另一边的抢救室,一个护士正推着母亲的遗体走出来。

白色的被单掩盖了母亲一生的过往,像一道跨越不了的鸿沟,生生的斩断了我们母女今生的缘分,也划开了我们的世界。

我觉得老天爷在跟我开玩笑,明明是幸福的一家人,一夜之间,阴阳两隔,家破人亡。

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啊?我不住的问自己。

颤抖着双手想要揭开那白色的被单,再看一眼母亲的容颜,可我突然害怕了,我不敢面对母亲熟悉的脸,因为,这一切都是我害的,如果不是我,母亲就不会遭此毒手。

您好,请问是林可依林小姐吗?

耳边传来一道温和的声音,我木讷的抬头,眼神空洞,我是。

我是风华物业的经理,您家里煤气爆炸,导致整栋楼受损严重,需要修建,这个是需要你们自主赔偿的,赔偿金额经过总公司上层商定,最终金额是一千万。

什么?一千万!

物业经理是一位很温和的男士,大概三十多岁的样子,一直挺礼貌的,他说着把一份文件夹递给我,其实总公司已经很宽容了,要知道您家里发生的爆炸事故导致整栋楼房成了危房,我们要修建,这段时间还要安顿其他住户,严格来算,一千万还不够的。

我听着业务经理的解释,再加上手上这份文件,已经很详细的关于这次损失做了评估,心知他们的确没有狮子大开口。这是最好的私了结果,如果闹上法庭,只会比这更糟。

权衡再三,我在赔偿同意书上签了字,一瞬间,我背上了巨款的债务。

从医院出来,看着头顶的太阳,强烈的光茫刺得我眼睛生疼,明明是晴好的天,我却感觉浑身冰冷,连空气都带着刺骨的凉意。

都说人生无常,可老天爷是否对我太过无情。

一夕之间,我成了弃妇,失去了父母,还背上了千万巨债,更可笑的是这一切,我都逃脱不了责任,或者可以说,要不是我嫁给杨晋,引狼入室,这一切都不会发生,我就是罪魁祸首。

我的脑袋昏昏沉沉,看着马路上川流不息的车子,突然眼前一黑……

再次醒来,我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可依,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耳边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我猛的扭过头,这一瞬间,我的眼泪顿时如决堤的洪水,风涌而至。

别哭了,乖,你还怀着身孕,别吓到宝宝了。秦浩宇轻拍着我的背,温柔的哄着,语气中满是悲伤和心疼。

都怪我,都怪我啊……多日来绷紧的神经,在看到他的一瞬间断裂。

秦浩宇帮我处理了父母的后事,医院的欠款也都帮我还上了。这几乎用光了他所有的积蓄。

从墓地回来,面对我破旧不堪的家,我发现我已经没了去处。

就在这时,我又收到了物业公司的催款电话,现在的我都身无分文,别说是一千万,就是十万,我也拿不出啊。

但是那边已经明确告诉我,我如果再不履行赔偿合同,就要上法院了。

可依,你或许可以去风华集团找一找他们的总裁韩澈,现在只有他能解决这个问题。

就在我心灰意冷的时候,秦浩宇突然对我说道。

韩澈?我听过这个名字,但他可不是我说见就能见的。

风华这么大的集团公司,但凡在商业圈的人都知道,他们的总裁韩澈一向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的很。

先不说我求他有没有用,现在我怎么能见到他,都是个大难题。

去风华公司找他,想都不要想,指不定连大门都没进去就被挡出来了。我摸着肚子,估计还会被误会是被抛弃的女人找上门呢。

我想到的,秦浩宇也想到了,他安抚着我在路边的休息椅上坐下,等我一会儿,我帮你打听看看他的住处。便走到一边去打电话。

《 心难自动,情难为衷 》

打听到韩澈的住处了,我有个老同学的父亲跟他们家有点交情,他说韩澈住在S市的锦园。

锦园,不愧是有钱人,寸土寸金的地方啊。

这大概是这些天以来唯一的好消息。知道了韩澈的住处,我立马决定去S市找他。

秦浩宇本来要和我一起,但被我拒绝了。他放下工作这么多天,新加坡那边打过好几个电话了,现在父母的事情都办完了,我不想他再因为我耽误工作。

我有我的考量,我一个女人,又是个孕妇,独自一个人去求他,容易唤起人的同情怜悯,把握会大一些。

浩宇哥最终拗不过我,便叮嘱我有事给他打电话。我们俩一同去了机场,他是飞新加坡,而我是飞S市。

几经周折,我终于在夜晚的时候,站在了锦园的小区门口。

这是S市最豪华的的别墅区,也是风华旗下建设的。寸土寸金,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安保设施非常完善。

我进不去,只能在门口等着。

我后知后觉的发现我挺傻的,人家这么大的人物进出肯定是开车的,我只是偶然在一次电视上看到过韩澈的一个侧脸,根本不认识他不说,他开的什么车我也不知道,难道要见到车就拦着问:你是不是韩澈?

肚子里的孩子似乎也跟我有了同样的感觉,好像是在骂我傻。不停的在我肚子里作乱,一阵一阵的,疼的我额头直冒冷汗。

想起之前在来的路上也有些细微的疼痛,我心说估计是这几天折腾的很了,动了胎气。

我坐在地上,一手摸着肚子,咬牙忍着疼痛安抚着:宝宝乖,别闹妈妈,等事情办完了,妈妈带你回家。

韩先生!正在这时,我听到门卫喊了声韩先生,眼睛看过去,见是一辆黑色的保时捷停在小区门口,那边门卫打过招呼,已经开启了安全杆。

是韩澈!

我心里一个声音喊道,顾不得肚子的疼痛急忙跑过去,在车子发动的瞬间,张开双臂挡在了车前。

吱的一声,汽车刹车拖出的尾音在这安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刺耳。

韩澈从摇下的车窗里探出头来,那一瞬间,我像是被雷击了一般。

那张脸,像是雕刻家手下的杰作。鹰目生辉,鼻梁挺秀,薄唇微抿。那是我第一次想到了英俊绝伦这四个字。只是,那道在我脸上巡视的犀利的目光,却叫我不寒而栗。

哪来的女人,快点离开,别在这碍事。一个保安急忙点头哈腰的跑过来,一边对韩澈说着抱歉的话,一边赶我走。

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挣开保安,直接扑到驾驶座的车窗前,韩先生,我是……啊,啊!

我一句话还没说出口,肚子就传来撕心裂肺的绞痛,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扒着车门就跌在了地上。

痛,啊,好痛啊!我捂着肚子,身体因疼痛而抽搐发抖。

该死!耳听一声低低的咒骂,然后是车门开关的声音。

韩先生,对不起,我们也不知道这……我们马上处理。那保安的声音焦急又害怕。

等一下,韩澈,这姑娘恐怕是要生了。

我扭头望去,见是一个四五十岁的女人,穿着一身绛紫色的旗袍走到我面前,雍容华贵,看样子,应该是韩澈的母亲。

听到她的话,韩澈的脸色更难看了,仿佛一座千年不化的冰山。

就在他们说话的空档,我只觉一股热流顺着双腿间涌出,接着是更剧烈的疼痛。

救,啊。此时此刻疼痛占据了我所有的意识,我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孩子不能有事。

我顾不得其他,伸手抓住韩澈母亲的裙摆,祈求的望着她,想求她,但张嘴,喉咙里却因为疼痛发不出任何声音。

打电话给岳阳。

从来没觉得,冰冷的话也这么好听,然后,我只觉身子一轻,被一双强有力的臂膀打横抱起。

黑暗中,我因疼痛早已蕴湿的双眼,映入了一张绝代风华的脸庞。

背着月光,刚毅的棱角,眉宇间英气逼人,紧抿的嘴唇宣告着他的不悦。但脚下却十分焦急,抱着我的手始终稳稳的。

我记得有一本书上说,女人生孩子相当于二十根肋骨同时骨折。

分娩的痛苦让就像是被卡车碾压一般,我却极力忍着不想叫出来,死死的咬着我的下唇,闷闷的呻,吟自我口中溢出。

张嘴。就在我紧闭牙关强撑着的时候,我感觉下颚一痛,接着一只坚硬的胳膊横在我的牙齿间。

我已经因为疼痛而紧闭的双目猛的睁开,看到的是韩澈那张冰冷的,毫无温度的面孔。

意识到是他的手臂,我急忙要躲开,但又一波的剧痛让我本能的咬了下去。

嗯!耳听一声闷哼,我的口腔中弥漫开一股腥甜。

接着,一声婴儿划破天际的啼哭,在房子里响起。

就这样,我的孩子,在韩澈的家,诞生了。

我因为生孩子而消耗了太多的体力,导致虚脱昏迷。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

模模糊糊中,我听轻微的响动,还有一个戏谑的男声:啧啧,我们一向自命清高,不近女色的澈少,居然会把一个陌生的孕妇带回家来,全程陪护生产不说,手臂差点没被咬烂了,这说出去谁信啊。诶,我说,这个孩子,不会是你的种吧。

滚!一声压抑的低吼,接着是房门开关的声。

相比于前者的调侃,后者可以说是冷硬的不近人情。

我睁开眼睛,陌生的房间,陌生的环境,让我有一瞬间的失神。好半天我才缓过神来,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幕。

本能的把手放在肚子上,之前隆起的肚子已经平平。

孩子没事。

一道凉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扭头一看,床头的一旁,韩澈就坐在椅子上,眼神淡漠的看着我,似乎还带着些许探究。

他的眼窝有点淡淡的青色,白色衬衫的胸前有些褶皱,最上面的两颗扣子也不翼而飞,露出一截麦色的肌,肤。

难道是一夜没睡么?想起刚刚听到的那个男人说的话,我不由自主的把目光转向他的手臂。

果然见左手的小臂上缠着一截白色的纱布。

羞怯又懊恼的低下头,谢谢你,还有,对不起。

他随着我的目光瞟了眼,将大概是为了方便包扎挽起的袖子放下,遮住了纱布,鼻子里淡淡的发出一个单音,嗯。目光在我的身上打量着。

心难自动,情难为衷》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心难自动】 或 【情难为衷】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6978342.html
首 发:心难自动,情难为衷(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 《全能大明星》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全能大明星》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全能大明星目录预览:第一章坑爹的任务第一章坑爹的任务第二章不许你欺负楚锋第二章不许你欺负楚锋第一章坑爹的任务楚锋感觉似乎做了一个很长很奇怪的梦,梦里有着自己一生的经历,哪些久远而模糊的记忆像电影一样一一浮现,梦里楚锋像一位旁观者,见证了自己的年少无知。这是梦吗,但为什么思绪如此清晰,楚风挣扎着想要清醒,却无法感知身体的存在。也许是楚锋的主观意志起了作用,画面像屏幕调低了分辨率,渐渐只剩下灰白色,画面隐去之后脑海里传来一阵眩晕感,楚风陷入了无边的

  • 今日20190217推荐小说之《终极小农民》夏阳陈佳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217推荐小说之《终极小农民》夏阳陈佳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字:终极小农民主角:夏阳、陈佳目录预览:第1章挖出个未来第2章异种大蒜第3章仙泉第4章大美女陈佳第5章蔬菜量产第1章挖出个未来鸟语花香,风景秀丽,依山旁水,一户户农家房屋坐落在这较为偏远的东郊村里。此时正是清晨五点多,天蒙蒙亮,在云雾缭绕的山脚下,村里一户人家升起袅袅炊烟,美似人间仙境。“老爹,面捞上来了,你赶紧去吃。”夏阳从厨房走出来,一屁股坐在院子里的凳子上,换上一双解放鞋,说道。“从今天开始,我去打理那片地,你安

  • 小说凤啸九天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凤啸九天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凤啸九天第八章初露锋芒【一】明明是小小的一团孩子气的顾清璃,凤眸漆黑不见底,浑身涌起了强大的冰冷杀气。韩娇震惊的看着顾清璃,几乎不敢置信,甜美可爱的小女孩,气势如虹。那庞大的压力对他们压来,让两个护卫全都胆颤心惊。那双绝美的凤眸里凝聚着无尽的冰寒和杀意,让他们浑身冰冷。他们震惊的无以复加,这哪里还是一个可爱的五岁小女孩啊!顾清璃冰冷的视线滑过面前的两个护卫,她可以忍受别人骂她是草包废物,可以忍受老天爷让她这束手束脚的小身子,却独独不能忍受伤害她父母

  • 小说唯为一人种深情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唯为一人种深情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唯为一人种深情《唯为一人种深情》“来,坐,坐。”众人安排好位置坐下,剩下顾倾城,看着仅剩下的邵泽身边的位置,神情越发的僵硬了。作为江氏集团的代表,自然是跟邵泽坐在一起,这位置留的理所当然,谁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顾秘书,你怎么还站着?”有人催促。顾倾城只得硬着头皮走过去,坐下的时候不着痕迹的将自己的椅子拉的里邵泽远了一些,恨不得在俩人中间砌一堵墙似的。落座后,邵泽面色从容的环顾了一圈,语气官方:“先前各位刚到百川的时候,我正在出差,所以有所怠

  • 春光不及你笑颜8章

    原标题:春光不及你笑颜8章小说名称:春光不及你笑颜第四章我是家属看着她走进去,莫少天也赶紧跟上去,却被警察拦了下来。“无关人员,一概不许入内!”“我是随行医生。”莫少天的眼睛紧盯着那个进去女人的背影,努了努嘴,道,“我也是那个女刑警的家属。”“家属?”小二一愣,有些没反应过来——这个男人的意思是,他是童颜的哥哥还是弟弟?怎么看着都不太像呢……可紧接着,莫少天便再次开口,给了他答案:“怎么,还要我给你看结婚证不成吗?里面不是人命关天吗,我是医生,让我进去。”结婚证,这三个字又是让小二一惊,但也好歹

  • 抬棺匠12章

    原标题:抬棺匠12章小说名:抬棺匠第6章阴煞那道阴风来得极快,而且就像是一拳头扑过来,直接是打在了我的脸上。我一个吃痛,忍不住惨叫一声。但接下来,却是没有停下来。那阴风照旧是刮着,我捂着左边脸哀嚎的时候,右边脸却也是被打了一下。“什么鬼!”我忍不住吐槽道。那爷爷却是站在我后面说道,“连人形都没有修炼出来的孤魂罢了。不是鬼。”什么?孤魂?想到孤魂的时候,恐怕大多数人是和野鬼联系在一起的。爷爷直接把那不离身的棍子扔给了我,“来,接住辟邪!”我本来就是小心地吐槽一下,谁知道竟然还成了镇,我心里面真的别

  • 【今日20190217】推荐《夜色撩人》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217】推荐《夜色撩人》在线阅读书名:夜色撩人目录预览:第1章河边艳色第2章灵智初开第3章小试身手第4章姐姐的心事第5章两口子打仗第1章河边艳色七月的天气,闷的好像蒸笼。孔平安虽然少根筋,却也知道热,便跳到水缸里洗澡,正赶上姐姐孔雪梅从地里回来,胳膊上还挎了一筐苞米。孔平安憨憨一笑,跳出来接筐,却被孔雪梅满脸通红的打到了一边。“不用你接,赶紧把衣服穿上。”她没好气的扔了一件衣服,便小跑着进了屋。孔平安向来对孔雪梅惟命是从,赶紧穿好,见姐姐脸蛋子发红,便站在外边问道。“姐,

  • 《九号女佣,爵爷蜜宠不休》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九号女佣,爵爷蜜宠不休》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称:九号女佣,爵爷蜜宠不休目录预览:第1章被人陷害婚约解除第1章被人陷害婚约解除第2章我是清白的!第2章我是清白的!第1章被人陷害婚约解除“推进去!”“爵爷,这个女孩还是雏儿!”手执注射器的医生,迟疑不决的看向对面的男人。随着这句‘雏儿’落下,一个男人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接着就朝手术台冲过去。“我不卖了,合约取消!”可不等这男人手指碰到手术台,之前那低磁的声线就掺了几分恼。“连同支票一起丢出去!”挣扎不休的男人,很快被保镖堵住嘴巴,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