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宠妻入骨小说完本+阅读

2019/02/14 16:21:08 来源:网络
宠妻入骨小说完本+阅读

小说:宠妻入骨

第一章 又失恋了

  半夜一点左右,被放置在黑色办公桌上的智能手机屏幕骤然亮起,随后那熟悉的手机铃声划破一室的安静,让正埋首处理文件的凌费柏愣了一下。来自gao-xiao.com

  这种时刻会打电话给他的人不多,两根手指便数的过来,他只迟疑了一秒,便放下手里握着的笔,拿起手机,看了眼屏幕上显示的联系人,却意外发现那不是他心中所猜测的人。

  “喂。”

  没有任何犹豫,凌费柏以最快的速度接通电话。

  “你这个混蛋,王八蛋,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老娘再也不伺候你了,我要辞职,你听到没有,我要辞职,我冯琦雪要炒了你,呃……”

  说到最后,冯琦雪还打了一个长长的嗝,听得凌费柏一挑眉毛,怀疑他的秘书疯了,才敢在这个时间打电话来,对自己说这些话。

  “你在哪?”

  冯琦雪那边的背影有些吵杂,混合着重金属音乐,想必是在酒吧,凌费柏不放心的起身,打算亲自去找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小女人。

  “你问这个要干嘛?”

  即使已经喝到头脑不甚清楚,但听到凌费柏这么问自己,冯琦雪还是本能的戒备,不肯轻易松口。

  “没想干什么,只是觉得你那边酒吧放的音乐蛮好听的,下次有客户想要玩,说不定可以去那边招待他们,所以想知道那是哪罢了。高效新闻网

  这真是天大的谎言,偏偏已经喝蒙了的冯琦雪信了,因为在她眼里,凌费柏这个工作狂,会说出这样的理由,不算太离谱。

  说话间,凌费柏已经走出自己的办公室,来到电梯口,按往下键,站立等待着。

  “混蛋,我就知道你是个冷血动物,还好我已经炒你鱿鱼了,我解脱了,本小姐现在高兴,告诉你也无妨,这里是X酒吧。”

  话才说完,没给凌费柏任何开口的机会,冯琦雪便把电话给挂了,凌费柏黑着脸,瞪着手机看,仿佛这就是冯琦雪,恨不得将这胆大包天的女人掐死,给她一个毕生难忘的教训,看她以后还敢不敢用这种态度对自己。

  电梯门开启,凌费柏迈步踏进,按了负一键,抬头看着电梯显示屏上跳动的数字,他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冯琦雪,你死定了。

  酒吧这边,吧台边,冯琦雪挂断电话后,狠狠的将手机搁在吧台上,发出一声响声。

  在她的面前,已经有不少的空杯,喝的双眼迷蒙,脸色绯红的她,用食指戳着无辜的手机,不解气的骂道:“本小姐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才会成为你这个混蛋的下属,想我任劳任怨的工作换来的是什么,这都是我第四次暗恋失败了,都是你害的,工作多到让我连告白的时间都没有,我变成超级剩女,一切都是你的错。高效新闻网

  冯琦雪说话的音量颇大,说的内容又挺有趣的,引来八卦的女酒保,只见她一边勤劳的擦着酒杯,一边凑近冯琦雪,好奇的问道。

  “这位小姐,既然如此,你当初干嘛不直接暗恋你上司,你们每日朝夕相处的,说不定修成正果的机会更大呢,你就不会成为剩女了呀。”

  只是良心建议,岂料冯琦雪听了,却大皱眉头,睁大眼睛,仿佛受到了惊吓一样,瞪着女酒吧大声吼道:“我又不是疯了,才会暗恋上他。”

  “干嘛这么说,难道你上司已经结婚了?”

  如果是这样,那真是没机会了,女酒吧自顾自的下了这个结论。

  听到女酒保的疑惑,冯琦雪摇了摇头,拿起酒杯,仰头又是干了一杯,而后对着女酒吧说到:“再来一杯。”

  闻言,女酒吧将刚擦好的酒杯摆放上架子上,才从取出调酒工具,不一会儿的时间,一杯颜色漂亮的蓝天使便调好。

  女酒保将酒端到冯琦雪面前,继续好奇问:“那就是你上司他长得又矮又丑,还肥头大耳的,挺着个啤酒肚,还顶着头地中海发型。说明http://www.gao-xiao.com/

  “哈哈,恰恰相反,他很高很帅,身材好到媲美运动员,头发浓密,再过五十年都不会有秃顶的困扰。”

  听到女酒保这么形容凌费柏,冯琦雪下意识的反驳,说起凌费柏的优点来。

  “既然如此,那你怎么就看不上他了。”

  这下女酒保可就不解了,把凌费柏说的这么优,她却又表现的嗤之以鼻的,好像暗恋凌费柏是侮辱了自己一样。

  “你不懂的啦。”

  面对女酒保直戳重点的问题,冯琦雪显得有些招架不住,干脆耍赖,这个问题她从来都没想过,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别人。

  这下冯琦雪更加郁闷了,明明已经喝到看东西都有几个重叠影子了,她还死赖在位置上,不肯离开,继续买醉。宠妻入骨小说完本+阅读

  呜呜,她真的好可怜,在过半个月过年,她就要更大一岁,变成更资深的二十八岁超级剩女了。

  想她相貌出色,身材姣好,却没有半个男人欣赏,她从二十二岁出社会后就在凌费柏的公司上班,担任他秘书的职位,一做就是六个年头,这期间,她居然从未谈过恋爱。

  看着公司里那些样貌普通的同事都纷纷找到对象,有的更甚至是结婚生子了,她却还是孤家寡人的,为找不到对象而发愁中,想想都难受。

  这一切都要怪凌费柏那个混蛋,在他手底下工作,她起早贪黑,无时无刻莫不兢兢战战的,每天累得像条狗,连休息都成为一种奢侈的愿望。

  他自己是个工作机器,不想娶老婆也别拉着她下水啊,她还想嫁人,结婚生子呢,结果呢,她这都快二十八了,别说结婚了,连个交往的对象都没有。

  要不是贪图这份工作工资高,福利好,偶尔还能跟着凌费柏吃香的喝辣的,她老早就辞职不干了。

  但从她今天早上得知,自己暗恋了长达一年的男人,居然在她忙的找不出好时机对他告白的时候,人家已经相亲找到对象,下个月就要结婚后,辞职的念头开始萌芽。宠妻入骨小说完本+阅读

  这都第四次了,想到这,冯琦雪不无委屈,气呼呼的又喝了一口酒,眼眶发红,却又倔强的忍着不哭。

  哭个屁,怕什么,反正她都辞职了,以后有的是大把的时间,还怕找不到男人嫁不成。

  当凌费柏姗姗来迟,终于在冯琦雪所在的酒吧找到她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她喝挂在吧台上,哭肿了双眼,还不忘碎碎念的臭骂他。

  见她如此,凌费柏心里涌起一股怒气,但他没表现出来,冷着一张脸,他扫了一眼她面前那堆积如山的空酒杯,更是怒火中烧,但还是理智的先把账给结了。

  随后,他拍了拍冯琦雪的脸,说道:“起来,我送你回去。”

  睡得不舒服,又有人打扰自己,冯琦雪不爽的半睁开眼,挥开那拍着自己脸的手,不满的拒绝:“我不要,我还要喝。”

  她今天决定不醉不归,反正她明天都不用上班了,有什么好担心的。

  “你喝的够多了,别闹了,快点起来,我送你回去。”

  说着,凌费柏伸手扶着冯琦雪的胳膊,强行将她从位置上拉起。

  可她喝到全身无力,软趴趴的站不稳,只能靠着凌费柏。

  “你谁呀,我都说了,我不要回去,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呀。”

  但这才安分不到两秒钟的时间,冯琦雪就推开凌费柏,想要坐回位置上,赖着不走。

  她睁着一双醉醺醺的眼,努力的想要看清楚面前这个人的模样。

  但无奈她醉的可以,凌费柏这张脸在她面前一直摇晃不停,愣是没发现面前这人就是她一直臭骂不停地魔鬼上司,自然也不会发现,凌费柏此刻的脸色有多可怕。

第二章 我要恋爱

  

  “冯琦雪……”

  凌费柏看着眼前这个不乖的小女人,咬牙切齿的怒叫一声她的名字,心口早已累积的那团火,烧的更加旺盛。

  他恨不得现在就拖着冯琦雪到洗手间,泼她几桶冷水,好让她清醒清醒,不就是失恋,有什么大不了的。

  没错,凌费柏知道冯琦雪心情不好的原因,更知道她暗恋的对象是谁,还很清楚她每次还没告白就先失败的原因,那都是他搞的鬼。

  谁叫这个女人是个睁眼瞎子,跟他这么优秀男人工作这么多年,她的眼光还这么烂,要挑暗恋对象也不会瞪大眼睛挑好的。

  “咦,你的声音好熟悉。”

  听到凌费柏那声怒吼,冯琦雪慢半拍的总算是听出来这声音有多耳熟,她皱着眉,更瞪大双眼,试图想要看清楚面前的人。

  从那重叠的叠影中,冯琦雪慢慢拼出一个熟悉的轮廓,但她还是不相信,伸手捧住那温热的脸庞,将其拉到自己的面前。

  眯着眼,冯琦雪仔细打量,那浓密的剑眉,如原住民一样深邃的双眼,笔挺的鹰钩鼻,还有那薄厚适中的双唇,五官组合起来,很是帅气逼人。

  若不是那双眼始终透露冰冷,锐利的吓人,让不少心仪的女人望而却步,这个比电视明星还要帅的男人,怎会到现在还孤身一人,身旁连个女人都没有。

  待看清楚了面前这个人就是她臭骂了一个晚上的魔鬼上司,冯琦雪没有放开手,反而用力的捏着凌费柏的脸颊肉,拉扯,揉捏,做尽了平时给她十个胆子都不敢做的事。

  “你这个冷血动物,怎么会在这里,看本小姐今天这么教训你,我要把你打得连你老妈都认不出来。”

  冯琦雪火气大得很,凌费柏在她的心目中,已经同等于杀父仇人,现在趁着酒意,她胆大泼天,口出妄语,要狠狠的痛打凌费柏一顿,出出平时所受的鸟气。

  凌费柏只是血肉之躯,脸蛋可经不起冯琦雪这般毫无节制力气的揉捏,他抓下冯琦雪在自己脸上行凶的手,定睛一看,刚毅的脸上,很不协调的出现了两团粉红。

  “别闹了,跟我走。”

  凌费柏是得用多大的克制力,才能控制自己不当场对冯琦雪发火,额上青筋浮现,他一手拿过冯琦雪的包包,一手拽着她的手臂,霸道的要将她带走。

  可是当冯琦雪发现眼前人是凌费柏的时候,对他的排斥更加明显了,只见她满脸委屈的用力全身力气,硬是要甩开凌费柏。

  可费了老半天的力气,她还是一路被凌费柏拖着离开了酒吧,在酒吧内,因为热闹的气氛,劲爆的音乐,又加上酒精的作用,整个人都兴奋的沸腾。

  但一出酒吧,冷风吹来,顿时将衣着单薄的冯琦雪冷的浑身发抖,冒鸡皮疙瘩,也让她理智稍微回笼。

  “我就是不要走嘛,我还要喝,你凭什么管我,放开我,否则我要喊人了。”

  他怎么能这么的坏,她都失恋了,想要喝几杯安慰自己都不行吗,他以为自己是谁,有什么资格管她。

  为了挣脱凌费柏的挟制,冯琦雪大吼大叫不说,还开始动起手脚来,对凌费柏一顿拳打脚踢的。

  不过她喝醉了,力气不大,那力道,踢在身上,如同按摩,对凌费柏没有任何影响,所以,冯琦雪还是被他继续拖着走。

  “不行。”

  笑话,好不容易把人从酒吧里面拖出来,哪还有让她再回去的道理,凌费柏没得商量的拒绝,两人往他停车的方向走去。

  凌费柏心里已经在思索,见她醉成这样,到底是要把冯琦雪送回去她家里,还是带到他那里去照顾比较妥当。

  “为什么不行,你现在已经不是我的上司了,我不用听你的话,不管,我就是要回去喝,你放开我。”

  平时的冯琦雪怕凌费柏怕的要死,对他的任何要求都是言听计从,谁叫人家手里掌握着对自己的生杀权,她不得不从。

  可现在,她都炒了他这个上司了,她不用再听话了,而且还要反着干,跟他对着来。

  “你的辞职我没批准。”

  一句简短的话语,让闹腾的冯琦雪瞬间冷静了一下,抬起头,睁着那双朦胧大眼,她微张着嘴,一手指着凌费柏的鼻子,大怒:“为什么你不批准。”

  “等你酒醒了,你就会知道你现在做的事情有多荒唐。”

  还用解释那么多吗?这不就是喝醉了酒,冲动之下的胡闹行为,他又不是也同样喝醉了,才会跟着冯琦雪一起疯。

  何况,除去冯琦雪是个睁眼瞎,没发觉身边有自己这么一个优秀的男人除外,她的工作能力完全没话说,他用的顺手,干嘛要换。

  “才不是荒唐,我是深思熟虑过的,我不管,我就是要辞职。”

  冯琦雪无法接受这个消息,野蛮的抓着凌费柏的衣领,使劲的摇着他,蛮不讲理的要求要辞职,令经过他们身边的路人听了,感觉好笑的笑出声来。

  “给我个辞职的理由。”

  凌费柏耐着性子,难得好脾气的任由冯琦雪扯着自己。

  “我要谈恋爱。”

  冯琦雪几乎是不假思索的给出这个理由,扁着嘴,她很是哀怨的看着凌费柏,眼神中散发不可忽视的怨气。

  “就因为这个?你酒喝多了,头脑不清楚了吧?”

  就知道是这样,凌费柏忽觉头痛,对上冯琦雪可怜兮兮的双眼,他只觉得一阵荒谬,忍不住说了她一句。

  但他这句话不说还好,一说冯琦雪就像是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下子就炸毛了,她不可思议的看着,好像他说了什么无法原谅的话一样。

  “什么叫就因为这个,我现在头脑比任何时候还清醒,你知不知道我多大了,我快二十八了耶,却连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都没有谈过,你以为是谁害的,都是你,你就是那个罪魁祸首,我当初怎么就那么倒霉,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就进了你公司,你这个魔鬼,自己是工作狂就算了,还要拖我下水,害得我从青春美少女变身超级剩女,现在都没人要我了啦。”

  说到最后,冯琦雪是越想越觉得委屈,当场就赖在地上了,抓着凌费柏的裤管,竭尽所能的撒泼,什么优雅,什么冷静,见鬼去吧,她现在只想发泄这憋屈的情绪。

  凌费柏头疼的看着冯琦雪幼稚的行为,周围看笑话的人越来越多,让凌费柏觉得难堪。“都疯成这样了,还敢说你头脑清楚,你要留在这里丢人现眼吗?还不快起来。”

  难道就那么喜欢那个男的,凌费柏心里很不是滋味的想着。

  “我就不要,你能拿我怎么样。”

  冯琦雪继续撒泼,任性的甩开凌费柏伸来的手,哭的乱没形象的,不清楚的人,还以为冯琦雪是被凌费柏始乱终弃了,才会赖在地上抱着他的大腿嚎啕大哭。

  “你到底要怎样才肯跟我走。”

  凌费柏见此,没辙了,其实他完全可以用野蛮的方式直接扯着冯琦雪离开,但见她如此伤心,他又舍不得了。

  无奈之下,他只好蹲下身子,跟赖在地上不走了的冯琦雪平视,好声好气的哄着她。

  “我要怎么样都行吗?”

  果然是在凌费柏这个奸商身边呆久了,也学居然也学会讨价还价,即使是在喝醉了的情况下,也不妨碍她争取自己的利益。

  闻言,凌费柏轻笑出声,弹了一下冯琦雪的额头,说:“对,你想怎么样都可以。”

  反正以他对冯琦雪的认识,这个善良又容易满足的女人,也提不出什么离谱的要求来。

  “那你给我介绍个男人吧,我想要谈恋爱。”

  冯琦雪此话一出,原本还自信满满的凌费柏脸上的笑容僵住,怀疑是自己听错了,但看着冯琦雪充满期待的脸,好像,又不像是那么一回事。

宠妻入骨》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宠妻入骨】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6977742.html
首 发:宠妻入骨小说完本+阅读
  • 叛婚强宠:以身试爱18章

    原标题:叛婚强宠:以身试爱18章小说:叛婚强宠:以身试爱第十八章阴谋诡计“嗒嗒嗒……”高跟鞋的脚步声由远及近,骆维音本来没有在意,当脚步声在自己身边停下的时候她才抬起头看向来人。是母亲以前的好朋友刘雯静,她神色哀痛的看着墓碑上的相片,手里拿着捧菊花,弯下腰放在骆久琼的墓前。骆维音这几天因为母亲的后事十分忙碌,当刘雯静出现在她面前时她才突然意识到母亲下葬的时候她并没有出现。“静姨~您来看母亲了。”“唉~”刘雯静没有回答骆维音的话,只是低低的叹息一声。“维音,也许你母亲这么去了对她来说也许是一件好事

  • 小说《制霸三国》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制霸三国》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书名:制霸三国目录预览:第一章孤独的人第一章孤独的人第二章卧龙,卧龙第二章卧龙,卧龙第三章三顾茅庐第三章三顾茅庐第四章隆中对第一章孤独的人如果人可以有第二次从源头来过的机会,人生一定会有所不同。这也是诸葛允最认同的一句话。起码,可以做一个教师,或者其他文职什么的,而不是带着这些跟自己毫无关系的鬼佬为寻找那根本不存在的宝藏在云南翻山越岭,更不会因为躲避毒蛇而失足掉入无底悬崖。这是诸葛允醒来的第一感慨。看着眼前的茫茫深山。诸葛允再一次感觉到了深深的不真实感,

  • 【今日20190217】推荐《前妻的报复:劲少沦陷吧》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217】推荐《前妻的报复:劲少沦陷吧》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前妻的报复:劲少沦陷吧目录预览:第1章她的前夫是恶魔第2章我给你个做我女人的机会第3章你还是对我念念不忘第4章吃醋了?第5章放开我,恶心第1章她的前夫是恶魔展厅上白色水晶板上曼陀罗华的香气妖娆的升起,裹狭着来来往往的身体。孟熹微优雅的晃动着指间的红酒杯,淡漠的看着形形色色的人。三年前,她狼狈的逃离这个城市!三年后,她华丽回归,再次回到了这个所谓的上流社会。“孟评估师,不好意思打扰一下,您的定制礼服已经到了。”助理小心

  • 嫡女有毒:腹黑权妃要逆天10章

    原标题:嫡女有毒:腹黑权妃要逆天10章书名:嫡女有毒:腹黑权妃要逆天第5章:伪白莲花这个女人陆锦烟没什么印象,毕竟不是什么相关之人,陆锦烟没有那么大闲心去记那些无关紧要的人,只知道贱名宝珠,似乎是方姨娘的丫鬟,后来给陆渊做了通房。性格颇为刁钻刻薄,那时候陆锦烟被陆渊斥责的时候总能看见她时不时晃悠的人影,次次都会对她冷嘲热讽几句,便是吃定她年纪小不会反抗,后来她嫁给了五皇子,也不大清楚她的后果如何。说白了就是一个和方姨娘一个鼻孔出气的人,身份高不成低不就,平白惹人笑话。宝珠……保主?呵呵,也不知这

  • 小说前夫来袭:老婆求复婚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前夫来袭:老婆求复婚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前夫来袭:老婆求复婚第十五章通天本领      唐宇杰眉心皱成一条直线,心思百转千回,片刻后,“好!出去后,我会跟琳琳说清楚,也会对郑可儿好,不会再跟其他女人有任何瓜葛。”      郑长兴琥珀色的瞳仁凝视着唐宇杰,英俊的脸上闪过一丝钢铁般摄人气息。      “记住你今天所说的一切,假若以后让我

  • 总裁多情误终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总裁多情误终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总裁多情误终生目录预览:一产检竟是一场谋杀一产检竟是一场谋杀一产检竟是一场谋杀昏黄的路灯下,一个女人跌跌撞撞地冲出来,脸上带着丝丝鲜血,抱着隆起的肚子,逃命般地不顾一切。“吱——”一辆飞奔的凯迪拉克猛地刹车,在马路上划出长长的印迹。那女人还是应声倒地。她抓住从车里走出的少年,苦苦哀求,“救救我的孩子……”没人知道,就在今天早上,她还是一个幸福的女人。时光倒退……A市,早上七点,苏雪彤就已经整装待发,准备去医院产检。宝宝,你知道吗,妈妈等了整整三年,终于

  • 杠上腹黑偶像12章

    原标题:杠上腹黑偶像12章小说名:杠上腹黑偶像Chapter6晚上,欧阳雪出奇的失眠了,在床上翻了几番,还是睡不着,哎,不知道现在林伊丹睡了吗没。想到这里,拿起手机给林伊丹打了过去。“喂?”林伊丹充满睡意的声音传来。“丹丹丹丹,你知道我现在在哪吗?”对于今天的事欧阳雪还是挺激动的,虽然有些情节挺让人生气的,但毕竟喜欢了白梓轩五年,哪有说生气就生气的。林伊丹打了个哈欠,说道:“啊~你不睡也不让我睡啊,你还能在哪啊,酒店呗,怎么样,最近玩的如何啊,特别是我那妹夫你见到没,本人是不是特帅啊。”对于妹夫

  • 小说帝国宠婚:高冷老公太撩人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帝国宠婚:高冷老公太撩人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帝国宠婚:高冷老公太撩人第十三章男朋友?“您先坐会,我去做点吃的。”跟千修待在一个空间里,言瑾都会莫名的紧张。修长的身影坐在窄小却很干净的沙发上时,千修忽然觉得这是一种他从来有体验过的感觉,厨房时不时的传来声响。言瑾的手机放在茶几上,千修一时好奇,突然伸手拿起。刚按了开机键,就看到屏保显出一个男人的照片,完全的忽略了这个人的年龄。这时,言瑾从厨房走出来去冰箱拿菜,正好看到千修拿起她的手机,心里一紧,连忙上前,从千修手中拿回手机,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