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灭世雷罚小说完本+阅读

2019/02/14 16:16:52 来源:网络
灭世雷罚小说完本+阅读

书名:灭世雷罚

第一章:天所不容的婴儿

破碎虚空,长生永恒,是每一个世尘修行者毕生追求的梦想。高效新闻网

但是,天地之间却存在着这么一群人,他们一出生便拥有着远超常人的天赋,一生苦修,只为继承那亘古相传的任务,守天!

守天,守天下之清平,守万世之苍天!

关于守天族的存在,外界只有极少的一部分人才知道其相关的隐秘,他们虽拥有着足以征服天下的实力,但却一直都过着隐士一般的生活。

只有当外界遇到巨大浩劫之时,他们才会在天帝的命令下出世救难。所以一直以来,关于守天族和天帝所居住的天都都笼罩在一层神秘的面纱之下。

守天族自古传承,分别为轩辕、姜、万俟以及北宫四族。除了天都和四族自己,外界少有人知道他们的定居之地。

而其中的北宫一族,便是隐居在离外界俗世近千百里之外的长逝山之中。

长逝山,北宫族。推荐gao-xiao.com

近百年来,北宫一族在当代族长北宫啻的尽心竭力治理下逐渐壮大起来,甚至隐隐有了成为四族之首的势头。

对于北宫啻这个人,守天族人可谓无不知其大名,甚至就连天都的人也是知其名讳,因为他是守天族千百年来唯一一个进入天都之后又选择返回到北宫族的人。

没有人知道这是为什么,时光似水流,当年的种种辛秘都早已消沉于滚滚史河之中。

云海之巅,一座巍峨山峰傲世兀立。

日华东升,满山苍翠,掩映着雕檐玲珑的古老建筑群。这里,没有世俗的喧哗吵闹,有的只是庄严肃穆的沉静与信仰。

在一座环境清幽的别院外,一名身着紫色莲青斗纹大贵长袍的老者正一脸焦急之色的来回踱步,他的身后不远处笔直的站着十几名全身包裹在黑色斗篷中的面具修士。灭世雷罚小说完本+阅读

紫衣老者正是现任北宫族族长北宫啻,但见他身高八尺有余,身材伟岸,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长眉入鬓,一双深邃的眼睛之中,闪射出阵阵睿智的光芒。

别院内不时有忙碌的侍女进进出出,凝聚着一股紧张而激动的气氛。就在北宫啻焦急的等待着时,一群以北宫族四大长老为首的族人从远处走了过来。

“呵呵,族长,今日婉儿分娩,你终于可以抱孙子了,这真是我北宫族的一大喜事啊,哈哈哈……”站在人群中间的长宇长老,人尚未到便笑呵呵的对北宫啻说道。

“是啊族长,今晚你该大摆宴席庆祝一番了吧,我可是时常惦记着斋殇供奉酿制的灵丹酒啊,这次你一定要让我们好好喝个够啊。”一旁的优恒长老也笑着道。

北宫族中掌管族内事务的共有四大长老,分别为长宇、石海、优恒、寂玄,其他长老都隐居于山林或陵园内修行,这四大长老无不拥有着惊天修为,任何一人到了外界都绝对是一等一的强者。网站gao-xiao.com

由于今天是孙儿的诞生之日,北宫啻心情大好,所以平素威严的他此时也不禁呵呵笑道:“哈哈哈,一晚怎够,我这次便破例摆他三日酒宴,不过我那孙儿可是等着你们这些长辈的礼物啊,哈哈哈…….”

见族长心情如此之好,就连一向个性冷酷的寂玄长老也不禁微微笑了起来:“族长放心,礼物一定一样不少,我如今倒盼望着小孙儿快快长大,以后我等也好将毕生所学传授于他,让他能够进入天都啊。”

“哦,希望如此吧,天都……”北宫啻淡淡一笑,眼中却难以察觉的闪过一丝精芒。

就在众人一脸喜气的等待着北宫啻孙儿诞生之时,遥远的天空之上却忽然发生了惊人的变化。只见原本晴朗的天空忽然一下子黑暗了下来,滚滚雷云从四面八方朝长逝山快速奔涌而来,不过一会功夫便已笼罩了整座山头。与此同时,一股惶惶天威也从雷云中直压而下,迷茫整座长逝山,连修为高深的众长老都不禁感到了一股巨大的压迫感。

雷云来势惊人,其中蕴含的天威更是令所有北宫族人感到心惊。只见那漫天黑云之中,无数紫色雷电闪耀穿梭,散发出一股令人心悸的毁灭之力。来自http://www.gao-xiao.com/

风,开始咆哮,雷,肆意狂舞。天地一片肃杀!

原本欢喜的北宫啻他们都被这突然的情景惊住了,纷纷仰头望着那漫天雷云。灭世雷劫……他们的心中忽然同时闪过这四个字,心中的震撼顿时在这一瞬间暴涨到了顶点。

世间雷劫共分五种,分别为五行雷劫、飞升雷劫、灭魔雷劫、圣罚雷劫、灭世雷劫,五种雷劫的威力无不拥有着摧山倒海的恐怖威力,其中的飞升雷劫和圣罚雷劫便是修仙者成仙和成神时所会遭到的天劫,其威力自然是恐怖无比。千百年来,世尘能修炼成仙者少之又少,飞升雷劫在世人眼中便是毁灭的代名词,而灭魔雷劫和圣罚雷劫更是已经有千百年不曾出现在人间。至于那威力最恐怖的灭世雷劫,基本只存在于传说之中。传说,灭世雷劫每一次出现,必有绝世妖孽或百世大罪之人降世。灭世雷罚小说完本+阅读 想到这,所有的北宫族人不禁同时望向身前那一座清幽的别院,眼睛之中充满了震惊与难以置信,难道,北宫啻那即将诞生的孙儿竟是一个天所不容的妖孽……

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全场死一般的寂静!没有人敢对站在自己面前的族长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因为北宫啻在北宫族中拥有着绝对的权威。

望着那不断凝聚着的漫天雷云,虽然从其威势上判断只是一个小型灭世雷劫,但北宫啻的脸庞却也严肃到了极点,众族人心中的想法他自然知道,但是,那是他唯一的孙儿啊,就算是天要降罚,他也绝不甘心束手待毙。可是,他的身份毕竟是北宫族族长,如果在族人面前做出逆天之举的话,那就算是现在保住了孙儿,日后天帝也绝不会放过他和孙儿的……

与此同时,在距离长逝山近万里之外的天都之中,一名端坐在紫金宝座上的美丽女子猛然睁开了双眸,刹那间,顿时有一股威严凌厉的光芒刺破空间迸射而出。

女子缓缓站起身子,一股强大无匹的气势顿时犹如怒海狂涛般奔涌而出,那一双深幽如星河的眼睛遥目望向长逝山所在的方向,秀眉微微皱起。

“长逝山竟然出现了小型的灭世雷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神圣不容亵渎的女子沉默了一阵,随即转头对旁边的一名侍女说道:“命墨寒速速赶往长逝山,查探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万事禀报而定!”

“是,天帝!”

…………

长逝山,就在北宫啻打算不顾一切去抵挡天上那即将倾泻而下的漫天雷劫时,忽然有族人来报。

“族长,祭天台那边传来异常现象,似乎是天兽感应到了灭世雷劫的气息,正在逐渐苏醒过来,大祭司问您该做如何处理?”

四大守天族都拥有着一只天兽守护,这四只天兽的来历极其惊人,相传是远古时期苍天的坐骑。四只天兽长期都处于沉睡之中,只有在守天族举行祭天仪式或者遭遇到巨大危机时才会苏醒过来。北宫族的守护神兽乃是天地间唯一的一只麒麟皇,今日突然苏醒,想必是感应到了灭世雷劫那熟悉的气息吧。

北宫啻闻言眼睛顿时闪过一道精芒,他马上转身对站在旁边的四大长老说道:“此不过一雷劫而已,我们断然不可让其惊扰到了天兽的沉睡,你们马上带领族人去祭天台布下天罗大阵,将祭天台与外界隔绝开来,这里便交由我来处理。”

“这……”

四大长老互相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了一丝难为之色,他们如何猜测不出北宫啻的目地,他只不过是想借此支开自己等人而已,但是,他的理由倒也说得过去,难道自己等人就真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悖逆天意吗。

“怎么,四大长老有什么意见?”北宫啻眼睛微微一眯,一股逼人的寒意顿时散发而出,一瞬间,他又变成了往日那个威严冷酷的族长。

“不敢,我们这就去……”见北宫啻即将发飙,四大长老中最年长的长宇赶紧拉着其他三名长老赶往祭天台。经过和北宫啻多年的相处,四名长老都是深知北宫啻的秉性,他一旦疯狂起来根本没有人能够阻止得了他。

等四大长老走远之后,北宫啻的身旁忽然凭空出现了一名身着白色斗篷的修士,这名修士的脸上也和后面的黑衣修士一样戴着面具,但他的面具却只是一张没有任何图纹的白色面具而已。

“族长,怎样?”

北宫啻抬头看了一眼漫天雷云,眼中的精芒逐渐凛冽,犹如战剑般刺破苍穹,“我已经失去了白衣,如果现在连他唯一的骨肉都不能保住的话,我这个做父亲的还有什么颜面苟活于世。所有神隐成员听令,封锁北院,不准任何人进入,布天罡地煞阵!”

“诺!”

数百名名隐藏在暗处的黑衣修士听到北宫啻的命令后马上腾空飞起,身影交错飞越,共同在别院的上空布下了一个神秘而玄奥的大阵。

数百名黑衣修士悬浮于半空之中,股股白色光芒从他们的体内飞射而出,相互缠绕间,组成一个融合了天罡与地煞之蕴纹的超级大阵。在漫天雷云的烘托下,数百名黑衣修士仿佛星辰般照耀四方。

风,已凝固。雷,正咆哮!

轰隆——轰隆,就在这时,漫天雷劫的浓度终于凝聚到了最高点,数百道紫色雷电忽然毫无征兆的当空劈下,横空扫灭一切,看那架势根本就是想将整座长逝山彻底轰平。

紫色雷电既然能被称为灭世雷劫,其威力自然是恐怖到难以想象的。但见紫雷劈过天际,连虚无的天空都不禁微微扭曲起来。

“喝……”

面对威力如此惊人的雷劫,数百名黑衣修士猛地大喝一声,随即控制着整个阵法迎头向雷劫冲去。

轰——轰,数百道紫色雷电齐齐轰击在天罡地煞阵之上,瞬间有数十名黑衣修士被那股强悍的冲击力震得吐出一口鲜血。不过,天罡地煞阵却并没有被雷劫击散,只见整个阵法在雷劫劈下的瞬间快速旋转起来,竟是硬生生将所有劈下的雷劫都扯入了阵法的中央阵眼。

而这时,原本站在地面上的北宫啻动了。只见他身形一闪,犹如鬼魅般瞬间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便已是出现在了天罡地煞阵的中央位置。这一刻,北宫啻浑身散发出一股睥睨天下的强大气势,一举一动间都充满了一股舍我其谁的霸道气势。

“北宫阙!”北宫啻大喝一声,一个犹如玉玺般的方块物体顿时从他袖中飞射而出,散发出万丈光芒。

漫天雷云下,北宫啻犹如一尊盖世战神般威风凛凛,但见他的双手大开大合,快速而熟练的做着一套复杂而诡异的动作,就仿佛是远古时期的荒民在祭祀苍天一般,充满了古朴而神圣的气息。

随着北宫啻的动作,一座座庞大的宫殿幻影从那一方散发着万丈光芒的物体中浮现而出,并渐渐实质化,挡在了天罡地煞阵之上。

那些幻影一出现,整片天地之中顿时涌现起一股神圣的气息,惶惶天威犹如排山倒海般从中倾泻而出,席卷整座长逝山。

这些宫殿幻影并不是寻常的幻象那么简单,它们是北宫啻通过守天族的瑰宝北宫阙召唤而来的,能困挡住世间的任何攻击。传说,那些宫殿名为北宫,乃是苍天曾经的住所。

感受到北宫所散发出来的神圣气息,灭世雷劫并没有因此而消散,反而发起了更加疯狂的攻击。仿佛,冥冥之中的苍天为此而愤怒了。无数紫色雷电疯狂的直劈而下,整座长逝山的头顶顿时成了一片紫雷的汪洋。远在祭天台那边的四大长老见到灭世雷劫的威力之后都不禁暗暗咋舌,如此天地伟力,就算是他们遇到了也要马上退避啊。

紫雷仿佛永无止境的狂劈而下,半个时辰过去了,漫天的雷劫却是依旧没有一丝消散的迹象。渐渐的,就连空中的北宫都有些难以承受了,而此时众黑衣修士都更是已经筋疲力尽了。北宫啻拼命的控制着北宫阙,心中逐渐开始焦急起来,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灭世雷劫迟早会轰破北宫的。

“哇哇哇……哇哇……”

就在这时,北宫啻下方的别院中传出来了一阵新生婴儿的啼哭声,声音清脆嘹亮,顿时令原本有些支撑不下去的北宫啻精神一震。

“我的孙儿出生了,哈哈哈……”北宫啻压制不住心中的兴奋之情大笑出声,万千道雷光照耀着他那挺拔伟岸的身躯,印照出一股疯狂桀骜之气。

“既然你没完没了,那我便亲手将你轰散!”北宫啻万丈豪迈的大喊一声,全身徒然爆发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强大气息。

风肆咆哮,大地震颤。但见万千雷劫下,北宫啻率领着数百名黑衣修士在北宫的掩护下直冲而上,整个天罡地煞阵在他们的全力催动下以一种违背天地规则的速度快速旋转着,誓要将那漫天雷云生生轰散。

但就在这时,令北宫啻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那一片雷云忽然间散发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怖气息,紧接着,上百条由紫色雷电凝聚而成的长龙从雷云中呼啸而出,避开天罡地煞阵向着下方的别院狂冲而去。

“不……”北宫啻被这突然的变故惊呆了,随即醒悟过来后顿时怒得目眦欲裂,近乎疯狂的怒吼着冲向那上百条紫色雷龙。

但是,他的动作终究还是晚了一步。上百条紫色雷龙在北宫啻眼睁睁的注视下冲进了下方的别院内,那神圣的光芒,刚正凛冽的正气,在这一刻竟是如此的刺目耀眼。

轰隆——轰隆,下方爆发出一股强大无匹的爆炸,耀眼的光芒照亮了了整片天际,整座长逝山都剧烈的震动起来。在万丈雷光中,北宫啻那苍老的身影毅然冲进了爆炸之中,显得如此的孤寂与凄凉。

天空的雷云终于是消散开去了,滚滚尘烟随着微风的吹拂飘向远方,拨开那一片残垣的凄凉。

一座山头,一座别院,怎抵得过惶惶天威的啸傲。那散去的雷云,是天威的道然,还是罪孽的猖啸……

所有的一切都毁灭了,曾经喜气豪华的别院彻底消失,焦黑的土地上不断升腾起股股黑烟,诉说着华景逝去的凄凉……

见到眼前的情景,北宫啻心中顿时充满了绝望,但就在这时,他忽然瞥见了前方不远处闪烁着一个碧绿色的结界。

“森魂罗界,难道……”北宫啻忽然一惊,身体毫不犹豫的向前方冲了过去。

“婉儿,是你吗?”北宫啻站在结界外焦急的喊道,森魂罗界是婉儿那个神秘家族的终极秘技之一,其防御能力堪称世界一绝。

嗖,听到北宫啻的声音,那层碧绿色的结界顿时消散掉,露出了里面那一个面色苍白的美丽妇女的憔悴容易。

“孩子……”美丽妇女无比虚弱的睁开眼睛,然后望向自己怀中紧紧抱着的婴儿。

“你放心,孩子没事,孩子没事……”北宫啻看了一眼婉儿怀中抱着的婴儿,只见小婴儿此时正闭着眼睛甜甜笑着,丝毫不知道自己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大劫。

“殇,快救治婉儿,不论如何也要把她治好,快,快……”北宫啻转头对站在自己身后的那一名身穿白色衣服的修士大声喊道。

婉儿轻轻摇了摇头,吃力的说道:“没用的……父亲,你是知道施展森魂罗界……所要付出的代价,我……已经不行了……”

“不,我一定要救活你,我答应过白衣要好好照顾你的。”北宫啻目眦欲裂的喊道,他转身紧紧抓住那白衣老者的双肩,大声喊道,“快救婉儿啊,快啊……”

那白衣老者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婉儿,最终沉重的摇头道:“不可能的了,婉儿体内的生机已经在施展森魂罗界时被抽空了,除非服下传说中的不死药,否则……”

北宫啻的身体顿时一僵,斋殇的医术绝对是堪称世间最精深的,连他也说救不了的话,那自己还有什么办法呢。

“父亲……不要难为斋老了,我活不了的……以后,孩子就交给您了,您一定会好好照顾他啊……我的孩子……”

婉儿说完用尽全身气力伸手轻轻握住了孩子的那一只白嫩小手,她那苍白的玉手此刻传递着的是怎样一种浓烈的不舍啊。

似乎是感觉到了手上传来的温暖,睡梦中的婴儿本能的伸出手指挠了挠婉儿的手掌。

婉儿轻轻的一笑,眼眸之中有淡淡的泪光在闪烁。孩子如今已是她生命中的全部,只要孩子能活下去,她就心满意足了。

她深深的凝望着怀中孩子那稚嫩的脸蛋,仿佛想要将孩子的样子镂刻进自己的灵魂之中,那样的话,自己来世也许还会记得他吧……

远方的世界似乎在开始逐渐崩碎,是到了要离开的时候了吗……

她依旧轻轻的笑着,眼眸中的笑意倾诉出世间最美丽的母爱。轻轻的,在生命即将消逝的最后一刻,她那眸中倒映着的孩子逐渐与一道熟悉的白色身影重合起来……

“白衣……”婉儿甜甜的笑了,美丽的灵魂也终究在万般不舍中香殒而去,那一双温柔如水的眼眸,最后倒映着的,是谁的身影啊……

白云之下,微风,吹过她的发丝,扬起一丝名为凄凉的悲伤,终究,还是有些不舍的啊……

“婉儿,不……”北宫啻仰天咆哮,全身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势将周围所有的烟尘统统卷上九天之上。

“苍天啊,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如此对待我,为什么……”悲愤的声音震动了天地,响彻了整个长逝山,令所有北宫族人闻后无不黯然伤神。

“族长,节哀顺变。”白衣修士看着情绪激动的北宫啻道。

北宫啻握紧了双拳,恨恨的望了苍茫的天空一眼,随即俯身从婉儿的怀中抱过孩子。但就在他的双手碰到孩子的一瞬间,他整个身体顿时一震,忍不住惨然呼道:“怎么会这样,不……”

白衣修士急忙问道:“怎么了,难道孩子…….”

北宫啻瞪大眼睛震惊的看着怀中的孩子,许久之后才艰难的说道:“你用天冥眼看一下就知道了……”

白衣修士闻言赶紧施展能够看透一切的天冥眼望着北宫啻怀中的孩子,随即顿时一惊,“怎么会,这……这难道是传说中的天之诅咒?”

在天冥眼的照射下,白衣修士清楚的看到两条纯白色的铁链紧紧束缚着孩子的灵魂,无数复杂的道纹在白色铁链中来回流转,散发出一股神圣而威严的气息。

传说,当世间有不世妖孽或者罪孽滔天之人诞生时,苍天便会降下诅咒,锁住他的灵魂。

千万年来,受到苍天诅咒的人寥寥可数,除了一人之外,其余的人都死在了那可怕的诅咒之下。

天之诅咒,是天对世人最大的惩罚,但如果能解除诅咒的话,那就代表着那个人得到了天的原谅。

那时,原本束缚着他的天之诅咒,便将成为他纵横天地的无上圣器。

北宫啻眼中精光闪烁不定,最后目光一凝,紧紧盯着白衣修士道:“殇,你有办法保住孩子的性命吗?”

白衣修士沉默了一下,最后沉吟道:“试试!”随即他伸手从北宫啻手中接过孩子,然后身形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北宫啻转头望向身后的数百名黑衣修士,眼中闪射出一股锐利的光芒,“记住,我刚出生的孙儿已经死于灭世雷劫之下,尸骨无存!”

“诺!”

数百名黑衣修士齐齐单膝跪下,铿锵有力的声音响彻云霄。

滚滚烟尘,大风吹去……

第一章:天所不容的婴儿

破碎虚空,长生永恒,是每一个世尘修行者毕生追求的梦想。

但是,天地之间却存在着这么一群人,他们一出生便拥有着远超常人的天赋,一生苦修,只为继承那亘古相传的任务,守天!

守天,守天下之清平,守万世之苍天!

关于守天族的存在,外界只有极少的一部分人才知道其相关的隐秘,他们虽拥有着足以征服天下的实力,但却一直都过着隐士一般的生活。

只有当外界遇到巨大浩劫之时,他们才会在天帝的命令下出世救难。所以一直以来,关于守天族和天帝所居住的天都都笼罩在一层神秘的面纱之下。

守天族自古传承,分别为轩辕、姜、万俟以及北宫四族。除了天都和四族自己,外界少有人知道他们的定居之地。

而其中的北宫一族,便是隐居在离外界俗世近千百里之外的长逝山之中。

长逝山,北宫族。

近百年来,北宫一族在当代族长北宫啻的尽心竭力治理下逐渐壮大起来,甚至隐隐有了成为四族之首的势头。

对于北宫啻这个人,守天族人可谓无不知其大名,甚至就连天都的人也是知其名讳,因为他是守天族千百年来唯一一个进入天都之后又选择返回到北宫族的人。

没有人知道这是为什么,时光似水流,当年的种种辛秘都早已消沉于滚滚史河之中。

云海之巅,一座巍峨山峰傲世兀立。

日华东升,满山苍翠,掩映着雕檐玲珑的古老建筑群。这里,没有世俗的喧哗吵闹,有的只是庄严肃穆的沉静与信仰。

在一座环境清幽的别院外,一名身着紫色莲青斗纹大贵长袍的老者正一脸焦急之色的来回踱步,他的身后不远处笔直的站着十几名全身包裹在黑色斗篷中的面具修士。

紫衣老者正是现任北宫族族长北宫啻,但见他身高八尺有余,身材伟岸,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长眉入鬓,一双深邃的眼睛之中,闪射出阵阵睿智的光芒。

别院内不时有忙碌的侍女进进出出,凝聚着一股紧张而激动的气氛。就在北宫啻焦急的等待着时,一群以北宫族四大长老为首的族人从远处走了过来。

“呵呵,族长,今日婉儿分娩,你终于可以抱孙子了,这真是我北宫族的一大喜事啊,哈哈哈……”站在人群中间的长宇长老,人尚未到便笑呵呵的对北宫啻说道。

“是啊族长,今晚你该大摆宴席庆祝一番了吧,我可是时常惦记着斋殇供奉酿制的灵丹酒啊,这次你一定要让我们好好喝个够啊。”一旁的优恒长老也笑着道。

北宫族中掌管族内事务的共有四大长老,分别为长宇、石海、优恒、寂玄,其他长老都隐居于山林或陵园内修行,这四大长老无不拥有着惊天修为,任何一人到了外界都绝对是一等一的强者。

由于今天是孙儿的诞生之日,北宫啻心情大好,所以平素威严的他此时也不禁呵呵笑道:“哈哈哈,一晚怎够,我这次便破例摆他三日酒宴,不过我那孙儿可是等着你们这些长辈的礼物啊,哈哈哈…….”

见族长心情如此之好,就连一向个性冷酷的寂玄长老也不禁微微笑了起来:“族长放心,礼物一定一样不少,我如今倒盼望着小孙儿快快长大,以后我等也好将毕生所学传授于他,让他能够进入天都啊。”

“哦,希望如此吧,天都……”北宫啻淡淡一笑,眼中却难以察觉的闪过一丝精芒。

就在众人一脸喜气的等待着北宫啻孙儿诞生之时,遥远的天空之上却忽然发生了惊人的变化。只见原本晴朗的天空忽然一下子黑暗了下来,滚滚雷云从四面八方朝长逝山快速奔涌而来,不过一会功夫便已笼罩了整座山头。与此同时,一股惶惶天威也从雷云中直压而下,迷茫整座长逝山,连修为高深的众长老都不禁感到了一股巨大的压迫感。

雷云来势惊人,其中蕴含的天威更是令所有北宫族人感到心惊。只见那漫天黑云之中,无数紫色雷电闪耀穿梭,散发出一股令人心悸的毁灭之力。

风,开始咆哮,雷,肆意狂舞。天地一片肃杀!

原本欢喜的北宫啻他们都被这突然的情景惊住了,纷纷仰头望着那漫天雷云。灭世雷劫……他们的心中忽然同时闪过这四个字,心中的震撼顿时在这一瞬间暴涨到了顶点。

世间雷劫共分五种,分别为五行雷劫、飞升雷劫、灭魔雷劫、圣罚雷劫、灭世雷劫,五种雷劫的威力无不拥有着摧山倒海的恐怖威力,其中的飞升雷劫和圣罚雷劫便是修仙者成仙和成神时所会遭到的天劫,其威力自然是恐怖无比。千百年来,世尘能修炼成仙者少之又少,飞升雷劫在世人眼中便是毁灭的代名词,而灭魔雷劫和圣罚雷劫更是已经有千百年不曾出现在人间。至于那威力最恐怖的灭世雷劫,基本只存在于传说之中。传说,灭世雷劫每一次出现,必有绝世妖孽或百世大罪之人降世。想到这,所有的北宫族人不禁同时望向身前那一座清幽的别院,眼睛之中充满了震惊与难以置信,难道,北宫啻那即将诞生的孙儿竟是一个天所不容的妖孽……

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全场死一般的寂静!没有人敢对站在自己面前的族长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因为北宫啻在北宫族中拥有着绝对的权威。

望着那不断凝聚着的漫天雷云,虽然从其威势上判断只是一个小型灭世雷劫,但北宫啻的脸庞却也严肃到了极点,众族人心中的想法他自然知道,但是,那是他唯一的孙儿啊,就算是天要降罚,他也绝不甘心束手待毙。可是,他的身份毕竟是北宫族族长,如果在族人面前做出逆天之举的话,那就算是现在保住了孙儿,日后天帝也绝不会放过他和孙儿的……

与此同时,在距离长逝山近万里之外的天都之中,一名端坐在紫金宝座上的美丽女子猛然睁开了双眸,刹那间,顿时有一股威严凌厉的光芒刺破空间迸射而出。

女子缓缓站起身子,一股强大无匹的气势顿时犹如怒海狂涛般奔涌而出,那一双深幽如星河的眼睛遥目望向长逝山所在的方向,秀眉微微皱起。

“长逝山竟然出现了小型的灭世雷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神圣不容亵渎的女子沉默了一阵,随即转头对旁边的一名侍女说道:“命墨寒速速赶往长逝山,查探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万事禀报而定!”

“是,天帝!”

…………

长逝山,就在北宫啻打算不顾一切去抵挡天上那即将倾泻而下的漫天雷劫时,忽然有族人来报。

“族长,祭天台那边传来异常现象,似乎是天兽感应到了灭世雷劫的气息,正在逐渐苏醒过来,大祭司问您该做如何处理?”

四大守天族都拥有着一只天兽守护,这四只天兽的来历极其惊人,相传是远古时期苍天的坐骑。四只天兽长期都处于沉睡之中,只有在守天族举行祭天仪式或者遭遇到巨大危机时才会苏醒过来。北宫族的守护神兽乃是天地间唯一的一只麒麟皇,今日突然苏醒,想必是感应到了灭世雷劫那熟悉的气息吧。

北宫啻闻言眼睛顿时闪过一道精芒,他马上转身对站在旁边的四大长老说道:“此不过一雷劫而已,我们断然不可让其惊扰到了天兽的沉睡,你们马上带领族人去祭天台布下天罗大阵,将祭天台与外界隔绝开来,这里便交由我来处理。”

“这……”

四大长老互相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了一丝难为之色,他们如何猜测不出北宫啻的目地,他只不过是想借此支开自己等人而已,但是,他的理由倒也说得过去,难道自己等人就真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悖逆天意吗。

“怎么,四大长老有什么意见?”北宫啻眼睛微微一眯,一股逼人的寒意顿时散发而出,一瞬间,他又变成了往日那个威严冷酷的族长。

“不敢,我们这就去……”见北宫啻即将发飙,四大长老中最年长的长宇赶紧拉着其他三名长老赶往祭天台。经过和北宫啻多年的相处,四名长老都是深知北宫啻的秉性,他一旦疯狂起来根本没有人能够阻止得了他。

等四大长老走远之后,北宫啻的身旁忽然凭空出现了一名身着白色斗篷的修士,这名修士的脸上也和后面的黑衣修士一样戴着面具,但他的面具却只是一张没有任何图纹的白色面具而已。

“族长,怎样?”

北宫啻抬头看了一眼漫天雷云,眼中的精芒逐渐凛冽,犹如战剑般刺破苍穹,“我已经失去了白衣,如果现在连他唯一的骨肉都不能保住的话,我这个做父亲的还有什么颜面苟活于世。所有神隐成员听令,封锁北院,不准任何人进入,布天罡地煞阵!”

“诺!”

数百名名隐藏在暗处的黑衣修士听到北宫啻的命令后马上腾空飞起,身影交错飞越,共同在别院的上空布下了一个神秘而玄奥的大阵。

数百名黑衣修士悬浮于半空之中,股股白色光芒从他们的体内飞射而出,相互缠绕间,组成一个融合了天罡与地煞之蕴纹的超级大阵。在漫天雷云的烘托下,数百名黑衣修士仿佛星辰般照耀四方。

风,已凝固。雷,正咆哮!

轰隆——轰隆,就在这时,漫天雷劫的浓度终于凝聚到了最高点,数百道紫色雷电忽然毫无征兆的当空劈下,横空扫灭一切,看那架势根本就是想将整座长逝山彻底轰平。

紫色雷电既然能被称为灭世雷劫,其威力自然是恐怖到难以想象的。但见紫雷劈过天际,连虚无的天空都不禁微微扭曲起来。

“喝……”

面对威力如此惊人的雷劫,数百名黑衣修士猛地大喝一声,随即控制着整个阵法迎头向雷劫冲去。

轰——轰,数百道紫色雷电齐齐轰击在天罡地煞阵之上,瞬间有数十名黑衣修士被那股强悍的冲击力震得吐出一口鲜血。不过,天罡地煞阵却并没有被雷劫击散,只见整个阵法在雷劫劈下的瞬间快速旋转起来,竟是硬生生将所有劈下的雷劫都扯入了阵法的中央阵眼。

而这时,原本站在地面上的北宫啻动了。只见他身形一闪,犹如鬼魅般瞬间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便已是出现在了天罡地煞阵的中央位置。这一刻,北宫啻浑身散发出一股睥睨天下的强大气势,一举一动间都充满了一股舍我其谁的霸道气势。

“北宫阙!”北宫啻大喝一声,一个犹如玉玺般的方块物体顿时从他袖中飞射而出,散发出万丈光芒。

漫天雷云下,北宫啻犹如一尊盖世战神般威风凛凛,但见他的双手大开大合,快速而熟练的做着一套复杂而诡异的动作,就仿佛是远古时期的荒民在祭祀苍天一般,充满了古朴而神圣的气息。

随着北宫啻的动作,一座座庞大的宫殿幻影从那一方散发着万丈光芒的物体中浮现而出,并渐渐实质化,挡在了天罡地煞阵之上。

那些幻影一出现,整片天地之中顿时涌现起一股神圣的气息,惶惶天威犹如排山倒海般从中倾泻而出,席卷整座长逝山。

这些宫殿幻影并不是寻常的幻象那么简单,它们是北宫啻通过守天族的瑰宝北宫阙召唤而来的,能困挡住世间的任何攻击。传说,那些宫殿名为北宫,乃是苍天曾经的住所。

感受到北宫所散发出来的神圣气息,灭世雷劫并没有因此而消散,反而发起了更加疯狂的攻击。仿佛,冥冥之中的苍天为此而愤怒了。无数紫色雷电疯狂的直劈而下,整座长逝山的头顶顿时成了一片紫雷的汪洋。远在祭天台那边的四大长老见到灭世雷劫的威力之后都不禁暗暗咋舌,如此天地伟力,就算是他们遇到了也要马上退避啊。

紫雷仿佛永无止境的狂劈而下,半个时辰过去了,漫天的雷劫却是依旧没有一丝消散的迹象。渐渐的,就连空中的北宫都有些难以承受了,而此时众黑衣修士都更是已经筋疲力尽了。北宫啻拼命的控制着北宫阙,心中逐渐开始焦急起来,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灭世雷劫迟早会轰破北宫的。

“哇哇哇……哇哇……”

就在这时,北宫啻下方的别院中传出来了一阵新生婴儿的啼哭声,声音清脆嘹亮,顿时令原本有些支撑不下去的北宫啻精神一震。

“我的孙儿出生了,哈哈哈……”北宫啻压制不住心中的兴奋之情大笑出声,万千道雷光照耀着他那挺拔伟岸的身躯,印照出一股疯狂桀骜之气。

“既然你没完没了,那我便亲手将你轰散!”北宫啻万丈豪迈的大喊一声,全身徒然爆发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强大气息。

风肆咆哮,大地震颤。但见万千雷劫下,北宫啻率领着数百名黑衣修士在北宫的掩护下直冲而上,整个天罡地煞阵在他们的全力催动下以一种违背天地规则的速度快速旋转着,誓要将那漫天雷云生生轰散。

但就在这时,令北宫啻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那一片雷云忽然间散发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怖气息,紧接着,上百条由紫色雷电凝聚而成的长龙从雷云中呼啸而出,避开天罡地煞阵向着下方的别院狂冲而去。

“不……”北宫啻被这突然的变故惊呆了,随即醒悟过来后顿时怒得目眦欲裂,近乎疯狂的怒吼着冲向那上百条紫色雷龙。

但是,他的动作终究还是晚了一步。上百条紫色雷龙在北宫啻眼睁睁的注视下冲进了下方的别院内,那神圣的光芒,刚正凛冽的正气,在这一刻竟是如此的刺目耀眼。

轰隆——轰隆,下方爆发出一股强大无匹的爆炸,耀眼的光芒照亮了了整片天际,整座长逝山都剧烈的震动起来。在万丈雷光中,北宫啻那苍老的身影毅然冲进了爆炸之中,显得如此的孤寂与凄凉。

天空的雷云终于是消散开去了,滚滚尘烟随着微风的吹拂飘向远方,拨开那一片残垣的凄凉。

一座山头,一座别院,怎抵得过惶惶天威的啸傲。那散去的雷云,是天威的道然,还是罪孽的猖啸……

所有的一切都毁灭了,曾经喜气豪华的别院彻底消失,焦黑的土地上不断升腾起股股黑烟,诉说着华景逝去的凄凉……

见到眼前的情景,北宫啻心中顿时充满了绝望,但就在这时,他忽然瞥见了前方不远处闪烁着一个碧绿色的结界。

“森魂罗界,难道……”北宫啻忽然一惊,身体毫不犹豫的向前方冲了过去。

“婉儿,是你吗?”北宫啻站在结界外焦急的喊道,森魂罗界是婉儿那个神秘家族的终极秘技之一,其防御能力堪称世界一绝。

嗖,听到北宫啻的声音,那层碧绿色的结界顿时消散掉,露出了里面那一个面色苍白的美丽妇女的憔悴容易。

“孩子……”美丽妇女无比虚弱的睁开眼睛,然后望向自己怀中紧紧抱着的婴儿。

“你放心,孩子没事,孩子没事……”北宫啻看了一眼婉儿怀中抱着的婴儿,只见小婴儿此时正闭着眼睛甜甜笑着,丝毫不知道自己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大劫。

“殇,快救治婉儿,不论如何也要把她治好,快,快……”北宫啻转头对站在自己身后的那一名身穿白色衣服的修士大声喊道。

婉儿轻轻摇了摇头,吃力的说道:“没用的……父亲,你是知道施展森魂罗界……所要付出的代价,我……已经不行了……”

“不,我一定要救活你,我答应过白衣要好好照顾你的。”北宫啻目眦欲裂的喊道,他转身紧紧抓住那白衣老者的双肩,大声喊道,“快救婉儿啊,快啊……”

那白衣老者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婉儿,最终沉重的摇头道:“不可能的了,婉儿体内的生机已经在施展森魂罗界时被抽空了,除非服下传说中的不死药,否则……”

北宫啻的身体顿时一僵,斋殇的医术绝对是堪称世间最精深的,连他也说救不了的话,那自己还有什么办法呢。

“父亲……不要难为斋老了,我活不了的……以后,孩子就交给您了,您一定会好好照顾他啊……我的孩子……”

婉儿说完用尽全身气力伸手轻轻握住了孩子的那一只白嫩小手,她那苍白的玉手此刻传递着的是怎样一种浓烈的不舍啊。

似乎是感觉到了手上传来的温暖,睡梦中的婴儿本能的伸出手指挠了挠婉儿的手掌。

婉儿轻轻的一笑,眼眸之中有淡淡的泪光在闪烁。孩子如今已是她生命中的全部,只要孩子能活下去,她就心满意足了。

她深深的凝望着怀中孩子那稚嫩的脸蛋,仿佛想要将孩子的样子镂刻进自己的灵魂之中,那样的话,自己来世也许还会记得他吧……

远方的世界似乎在开始逐渐崩碎,是到了要离开的时候了吗……

她依旧轻轻的笑着,眼眸中的笑意倾诉出世间最美丽的母爱。轻轻的,在生命即将消逝的最后一刻,她那眸中倒映着的孩子逐渐与一道熟悉的白色身影重合起来……

“白衣……”婉儿甜甜的笑了,美丽的灵魂也终究在万般不舍中香殒而去,那一双温柔如水的眼眸,最后倒映着的,是谁的身影啊……

白云之下,微风,吹过她的发丝,扬起一丝名为凄凉的悲伤,终究,还是有些不舍的啊……

“婉儿,不……”北宫啻仰天咆哮,全身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势将周围所有的烟尘统统卷上九天之上。

“苍天啊,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如此对待我,为什么……”悲愤的声音震动了天地,响彻了整个长逝山,令所有北宫族人闻后无不黯然伤神。

“族长,节哀顺变。”白衣修士看着情绪激动的北宫啻道。

北宫啻握紧了双拳,恨恨的望了苍茫的天空一眼,随即俯身从婉儿的怀中抱过孩子。但就在他的双手碰到孩子的一瞬间,他整个身体顿时一震,忍不住惨然呼道:“怎么会这样,不……”

白衣修士急忙问道:“怎么了,难道孩子…….”

北宫啻瞪大眼睛震惊的看着怀中的孩子,许久之后才艰难的说道:“你用天冥眼看一下就知道了……”

白衣修士闻言赶紧施展能够看透一切的天冥眼望着北宫啻怀中的孩子,随即顿时一惊,“怎么会,这……这难道是传说中的天之诅咒?”

在天冥眼的照射下,白衣修士清楚的看到两条纯白色的铁链紧紧束缚着孩子的灵魂,无数复杂的道纹在白色铁链中来回流转,散发出一股神圣而威严的气息。

传说,当世间有不世妖孽或者罪孽滔天之人诞生时,苍天便会降下诅咒,锁住他的灵魂。

千万年来,受到苍天诅咒的人寥寥可数,除了一人之外,其余的人都死在了那可怕的诅咒之下。

天之诅咒,是天对世人最大的惩罚,但如果能解除诅咒的话,那就代表着那个人得到了天的原谅。

那时,原本束缚着他的天之诅咒,便将成为他纵横天地的无上圣器。

北宫啻眼中精光闪烁不定,最后目光一凝,紧紧盯着白衣修士道:“殇,你有办法保住孩子的性命吗?”

白衣修士沉默了一下,最后沉吟道:“试试!”随即他伸手从北宫啻手中接过孩子,然后身形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北宫啻转头望向身后的数百名黑衣修士,眼中闪射出一股锐利的光芒,“记住,我刚出生的孙儿已经死于灭世雷劫之下,尸骨无存!”

“诺!”

数百名黑衣修士齐齐单膝跪下,铿锵有力的声音响彻云霄。

滚滚烟尘,大风吹去……

灭世雷罚》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灭世雷罚】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6977550.html
首 发:灭世雷罚小说完本+阅读
  • 《全能大明星》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全能大明星》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全能大明星目录预览:第一章坑爹的任务第一章坑爹的任务第二章不许你欺负楚锋第二章不许你欺负楚锋第一章坑爹的任务楚锋感觉似乎做了一个很长很奇怪的梦,梦里有着自己一生的经历,哪些久远而模糊的记忆像电影一样一一浮现,梦里楚锋像一位旁观者,见证了自己的年少无知。这是梦吗,但为什么思绪如此清晰,楚风挣扎着想要清醒,却无法感知身体的存在。也许是楚锋的主观意志起了作用,画面像屏幕调低了分辨率,渐渐只剩下灰白色,画面隐去之后脑海里传来一阵眩晕感,楚风陷入了无边的

  • 今日20190217推荐小说之《终极小农民》夏阳陈佳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217推荐小说之《终极小农民》夏阳陈佳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字:终极小农民主角:夏阳、陈佳目录预览:第1章挖出个未来第2章异种大蒜第3章仙泉第4章大美女陈佳第5章蔬菜量产第1章挖出个未来鸟语花香,风景秀丽,依山旁水,一户户农家房屋坐落在这较为偏远的东郊村里。此时正是清晨五点多,天蒙蒙亮,在云雾缭绕的山脚下,村里一户人家升起袅袅炊烟,美似人间仙境。“老爹,面捞上来了,你赶紧去吃。”夏阳从厨房走出来,一屁股坐在院子里的凳子上,换上一双解放鞋,说道。“从今天开始,我去打理那片地,你安

  • 小说凤啸九天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凤啸九天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凤啸九天第八章初露锋芒【一】明明是小小的一团孩子气的顾清璃,凤眸漆黑不见底,浑身涌起了强大的冰冷杀气。韩娇震惊的看着顾清璃,几乎不敢置信,甜美可爱的小女孩,气势如虹。那庞大的压力对他们压来,让两个护卫全都胆颤心惊。那双绝美的凤眸里凝聚着无尽的冰寒和杀意,让他们浑身冰冷。他们震惊的无以复加,这哪里还是一个可爱的五岁小女孩啊!顾清璃冰冷的视线滑过面前的两个护卫,她可以忍受别人骂她是草包废物,可以忍受老天爷让她这束手束脚的小身子,却独独不能忍受伤害她父母

  • 小说唯为一人种深情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唯为一人种深情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唯为一人种深情《唯为一人种深情》“来,坐,坐。”众人安排好位置坐下,剩下顾倾城,看着仅剩下的邵泽身边的位置,神情越发的僵硬了。作为江氏集团的代表,自然是跟邵泽坐在一起,这位置留的理所当然,谁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顾秘书,你怎么还站着?”有人催促。顾倾城只得硬着头皮走过去,坐下的时候不着痕迹的将自己的椅子拉的里邵泽远了一些,恨不得在俩人中间砌一堵墙似的。落座后,邵泽面色从容的环顾了一圈,语气官方:“先前各位刚到百川的时候,我正在出差,所以有所怠

  • 春光不及你笑颜8章

    原标题:春光不及你笑颜8章小说名称:春光不及你笑颜第四章我是家属看着她走进去,莫少天也赶紧跟上去,却被警察拦了下来。“无关人员,一概不许入内!”“我是随行医生。”莫少天的眼睛紧盯着那个进去女人的背影,努了努嘴,道,“我也是那个女刑警的家属。”“家属?”小二一愣,有些没反应过来——这个男人的意思是,他是童颜的哥哥还是弟弟?怎么看着都不太像呢……可紧接着,莫少天便再次开口,给了他答案:“怎么,还要我给你看结婚证不成吗?里面不是人命关天吗,我是医生,让我进去。”结婚证,这三个字又是让小二一惊,但也好歹

  • 抬棺匠12章

    原标题:抬棺匠12章小说名:抬棺匠第6章阴煞那道阴风来得极快,而且就像是一拳头扑过来,直接是打在了我的脸上。我一个吃痛,忍不住惨叫一声。但接下来,却是没有停下来。那阴风照旧是刮着,我捂着左边脸哀嚎的时候,右边脸却也是被打了一下。“什么鬼!”我忍不住吐槽道。那爷爷却是站在我后面说道,“连人形都没有修炼出来的孤魂罢了。不是鬼。”什么?孤魂?想到孤魂的时候,恐怕大多数人是和野鬼联系在一起的。爷爷直接把那不离身的棍子扔给了我,“来,接住辟邪!”我本来就是小心地吐槽一下,谁知道竟然还成了镇,我心里面真的别

  • 【今日20190217】推荐《夜色撩人》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217】推荐《夜色撩人》在线阅读书名:夜色撩人目录预览:第1章河边艳色第2章灵智初开第3章小试身手第4章姐姐的心事第5章两口子打仗第1章河边艳色七月的天气,闷的好像蒸笼。孔平安虽然少根筋,却也知道热,便跳到水缸里洗澡,正赶上姐姐孔雪梅从地里回来,胳膊上还挎了一筐苞米。孔平安憨憨一笑,跳出来接筐,却被孔雪梅满脸通红的打到了一边。“不用你接,赶紧把衣服穿上。”她没好气的扔了一件衣服,便小跑着进了屋。孔平安向来对孔雪梅惟命是从,赶紧穿好,见姐姐脸蛋子发红,便站在外边问道。“姐,

  • 《九号女佣,爵爷蜜宠不休》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九号女佣,爵爷蜜宠不休》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称:九号女佣,爵爷蜜宠不休目录预览:第1章被人陷害婚约解除第1章被人陷害婚约解除第2章我是清白的!第2章我是清白的!第1章被人陷害婚约解除“推进去!”“爵爷,这个女孩还是雏儿!”手执注射器的医生,迟疑不决的看向对面的男人。随着这句‘雏儿’落下,一个男人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接着就朝手术台冲过去。“我不卖了,合约取消!”可不等这男人手指碰到手术台,之前那低磁的声线就掺了几分恼。“连同支票一起丢出去!”挣扎不休的男人,很快被保镖堵住嘴巴,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