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养狼为夫:遍地是情敌小说完本+阅读

2019/02/14 15:40:09 来源:网络
养狼为夫:遍地是情敌小说完本+阅读

小说:养狼为夫:遍地是情敌

第1章 养一只弟弟

瞿明月浑身邋遢的混迹在人群里,她原本是想着找一户人家偷一身像样的衣服,然后再去找间当铺,把这具身体原本所拥有的那些金钗玉簪当了——她若是这一身邋遢的去,说不得会被人当做小偷吧?到时候怕是得惹一身是非。高效新闻网

虽说这个时代的生存法则她还不是熟悉,可谨小慎微一些,总不错吧?至少换一身干净点衣服,她还可以说原是自己的嫁妆,日子过不下去了,才不得不当了。

不过在听到大街小巷都有人敲锣打鼓的喊施家开粥棚,施粥救济的时候,瞿明月就决定先去吃一顿再说。她可顾不得什么不受嗟来之食,谁叫赶上她吃不饱好些天呢?有便宜不占是傻蛋啊。

她挤在人群里到还真像是个乞丐似得,好不容易轮到了她,这才看清施粥的人。是个姑娘轻纱蒙面站在一边,一边柔声让众人一个个过来,都有份,一边吩咐盛粥的婢女小斯盛满一点什么的。

听旁人的议论,这边是施家那菩萨心肠的大小姐。

瞿明月笑笑,不多话,伸手接过粥碗和白胖的大馒头。推荐gao-xiao.com然后走到旁处去,享受这白来的一餐。要知道她醒来是在悬崖之下,这一个多月,可没吃上一顿像样的饭。

基本都是野菜汤——也亏她‘一身本事’,否则这初冬严寒的天气里,哪能天天找得到野菜去?

唔,后来这原身一身的伤好了些,能走的远点了,到有几次好运的找到了一些猫冬的小野鸡和蛋。那几次可谓是她最幸福的时候了——想她沉云帮大小姐,打小就是吃香的喝辣的,虽然后来遭遇不测,可也没过这样的苦日子啊。

刚啃完自己的馒头,还没来得及喝掉剩下的半碗粥,就见一伙人奔跑着向她这边来。她一愣,见那打头的一个人,约莫十二三岁的身高,也是浑身邋遢,跑起来还一拐一拐的,怕是身上有伤。

看他不停跑动却还小心翼翼护着手里的粥和馒头,明显也不比瞿明月好到哪里去。版权gao-xiao.com而他身后的那些,明显也是一群乞丐,共有三人,虽不是人高马大,可明显是成年人。

见到这般情况,瞿明月哪里还能不明白的?怕是这几个男人吃完了自己的那份却还觉不够,逮着个小孩便想要抢夺。

见此,瞿明月也不含糊,一口闷了碗中粥,碰的将碗摔碎。在男孩刚刚跑过自己身前的时候,猛地将手中的碎碗片射了出去。

三片碗片一片不落都击中了它们该打的地方,甚至因为碗片有些锐利,被射中的三个人或多或少的都流了血。顿时一片哀嚎。

就连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男孩,也惊讶的回头望去。原文http://www.gao-xiao.com/

那三个大汉眼睛一瞪,自然是不肯吃这个亏的。男孩明显已经精疲力尽,吃的就在嘴边,这时候跳出程咬金,他们怎能轻易放过瞿明月?

而且瞿明月虽然穿着破烂,可手脸却是洗的干净——虽然并不能洗澡,可瞿明月却不能允许自己用黑黢黢的手去拿吃的。

不过洗脸时,她看清楚了自己的容貌,所以虽然不能忍受脏臭而洗了干净,平时她却是低着头乱着发掩藏面目的。毕竟她如今的这张脸,虽不能说国色天香,却也是极其妍丽的。

这不,此刻她抬了头露了脸,对面这个大汉,哪有一个还能保持清醒的?

这可让他们高兴死了,不但等会儿抢了吃的能吃的饱一点,竟还又如此的艳遇,这怎能让他们冷静?

男孩显然也看清了瞿明月的面目。起先是因有人帮他的一喜,随即是被她容颜震到的一惊,再看到那几个大汉的神色,脸色顿时一沉,紧咬着牙,似乎再做什么两难抉择。

然后不过几息时间,就见他一咬牙一跺脚,几步跨到瞿明月身前,挡着她与三名汉子对决。网站gao-xiao.com

“漂亮姐姐你快走,走!”他每一个字似乎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般。

看着挡在自己身前,比自己矮半个头的瘦小身影,瞿明月勾起嘴角一笑,这孩子果然自己没有看错啊。瞿明月对这几个大汉并不太在意。

不说他们本就不人高马大,就算他们再健壮一些,以她的手段也能脱身。实在不行,还有那条速度奇快的小蛇呢。

说起来,当日,她也可以说是因祸得福吧?

在崖下的生活凄惨到什么地步,简直不是言语可以描述的。

一日她拖着干柴和零星的食物回山洞的时候,却发现一条冻的硬邦邦的小蛇。养狼为夫:遍地是情敌小说完本+阅读 她也就想着,要么救它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要么就给自己添个口粮。把它抓回去放在了火堆边上,可是直到她困的忍不住睡过去,那小东西都没有醒来的迹象。

她就等着第二天喝蛇汤。

然而在瞿明月熟睡的时候,这条蛇却自然的演绎了一出‘农夫与蛇’的戏码,让瞿明月恨的牙痒痒。又恼自己蠢得要死。

所以当时瞿明月死也要拉它垫背,却不想虚弱的身体只能让她与它眼对眼。当瞿明月心灰意冷的以为吾命休矣之时,这条蛇却又意外的,不知从哪衔来一颗黄豆大小的药丸,人性化的喂到她的嘴里。

吞下那豆子大小的药丸没过一会儿,她浑身就时热时寒,好一番折腾。而她也默念起外公教她的法决,进行养气修炼。

其实说实话,外公教的养气决她虽一直练着,可却并没有练出什么气感来。唯二让她坚持下来的原因,一个是因为外公要求,二个就是她曾经盘坐着修炼了一晚,起来之后并没有腿脚酸麻的不适感,由此她才能不放弃。

等她在崖下醒来,发现新身体满是伤痛无法动弹的时候,也是练习养气决,才找到一线生机。

而这一次,却不是再无气感。而是觉得体内有一股气喷薄汹涌的要将自己撑裂!

瞿明月不可谓不慌了神,可当时的情况她除了接着运气,死命的扛着,可真的没有第二条路。哦,或者可以选择死。只是她怎么可以轻言放弃?

忍过来之后,她一身疲惫,神智却十分的清醒,体内流淌的犹如小溪的气感也是真实存在到不需要她去特意感觉——难道她吃的是什么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灵丹圣药?

她有时不免暗搓搓的想,这样她是不是就天下无敌了?故事里都是说,掉下悬崖的主角命不该绝,获得奇遇,从此就一统天下了。

不过到底她的身体还没痊愈,需要调理。至于调理好了之后真的去争霸天下?算了吧,如果喜欢这些,她前世就可以做了。她到底还是比较喜欢闲淡的生活。

瞿明月心里思绪乱转,却还很自然的拍了拍身前瘦弱的身子。不过即便她已经放轻了动作,却还是差点拍的小家伙一个踉跄。

“没事没事。”瞿明月赶紧扶了一下小正太,然后安慰他,可显然小正太信不过她,眼里满是焦急和催促。甚至瞿明月觉得,这小家伙已经做好了让她先跑,自己贡献出吃的,再被打一顿的准备了。

瞿明月笑弯了眼,就更加让众人痴迷,那三个大汉更是淫笑着想要向这边扑过来。

小正太被他们一惊,回过头来一咬牙就要冲上去,准备用手里的粥和馒头砸他们。都到了这种地步了,那无论如何也不拿食物喂这些家伙了,大家一起吃不着。自己拼命也要咬这些家伙几口才解恨。

却不想一下子被瞿明月拍着肩头,生生拽住了他前倾的身子。

瞿明月自是早有准备,见几个大汉冲过来,一抬手,缠着她手臂的那条小蛇就爆射而出,只见一道白光,三人还未反应过来。

待眼前看清时,就见一条蛇正昂着尖尖的脑袋,盘在小正太的头顶。

小正太显然也是知道自己头上多了一个外来客,刚想伸手摸摸是什么东西,就见一截蛇尾巴垂了下来,顿时整个人都吓僵了。还好小蛇只把他脑袋当做‘落尾点’,已经慢慢游到了瞿明月的肩头。

这时,三个男人才感觉脖子上有一阵凉意。不由的本能抬手一摸,顿时手上沾染了绿液不说,似乎觉得颈间也传来了刺痛。

三人顿时一慌,这是,这是给蛇咬了啊!这条蛇怎么这么快的速度!

“呐,现在还有救,再来一口,就没救了哦。”瞿明月轻声开口,声音柔柔的还带着笑意,可在几个大汉听来这跟催命魔音又有什么区别?顿时嗷嗷乱叫着逃跑,那被鬼撵了的样子不可谓不搞笑。

瞿明月笑的乐不可支,小正太却还明显很是担忧。他可没想过要闹出人命啊。

看着望着自己,明显很是担忧的小正太,瞿明月又不厚道的笑了。仔细看这小家伙,长的还不错呀,五官清秀的很,再配上这瘦小的骨架,那可就更让人心疼了。

“放心吧,白玉刚刚只是蛇牙划破他们的皮肤,没咬他们,他们根本就没有中毒。”简单解释一句,瞿明月再不多说,也将那几个人抛诸脑后。

至于这条智近乎妖的小蛇,瞿明月自见它非得自己给它取个人名之后,就决定轻易不要惹它。

而对于这条蛇这么的灵性,瞿明月也无法解释,甚至它很多神奇的地方,就连瞿明月都还没挖掘清楚——不过有一点她十分清楚,这条蛇智近乎妖,连自己的名字都会选。瞿明月本是要叫它吸血蛇的,这多贴切啊,可它一听这个就昂起头想要咬她,最后不得取了一个白玉这个人名,才见它盘起身子,似乎很满意似得。

所以瞿明月十分明白,哪怕这条蛇跟着她,也比较听她话,可也还是轻易别惹它不快比较好。

小正太一听这话,连忙点头,这样就好,这样就好啊。想着,却又犹豫的望着瞿明月。

“怎么了?”他这一脸我有话说的样子,瞿明月自然要贴心的询问一番。

“我,我得赶快回去了,弟弟还等着我,他好几天没吃饭,又,又生病了。我,我……”小正太踌躇着,说道,“姐姐你也快走吧,不然的话,他们发现没有中毒,要回来找你……”

在他看来,虽然姐姐带着小蛇很是厉害的样子,可是架不住人多啊。等那些人反应过来小蛇没毒,还不知道要怎么来对付她,所以这是非之地还是赶紧离开的好。

而他再看瞿明月的衣着,想来也跟他是一样的。当然,他觉得瞿明月一定不是乞丐,乞丐哪有长的这么好看的,皮肤还这么白嫩嫩的。只不过,姐姐一定是跟家人走散了,说不得什么时候就找到回家的路了。

不过他还是想请瞿明月去他住的地方休息一下的,哪怕他只能住破庙。可也比瞿明月在这城里晃悠,又被那些家伙看见的好啊。总之先躲躲为妙。

可姐姐仙女一般的人物,会不会嫌弃他那破庙?

“你还有弟弟?生病了?是什么病,那我去帮他看看?我会点医术的哦。”瞿明月到没想过问请没请大夫什么的,你问一个小乞丐请不请大夫,这不是明白戳人伤口嘛?

而她也会一些医术,不如跟去看看,说不得能帮一些忙。这孩子一看就是吃了不少苦的,还要照顾弟弟,想来也是离了父母的,不然怎么这么被人欺负?同是离了父母的孩子,瞿明月不由的想多照顾一些。

而且说实话,她初来这个世界,孑然一身,也想找个伴儿的。这孩子脾性又好,她不免多注意几分。

“好,好。”只见小家伙听了瞿明月这话,又惊又喜的只点脑袋。这仙女姐姐不但愿意跟自己去破庙,甚至还说帮弟弟看病,这可好了。弟弟病了好几天,可他没有钱,看弟弟那么难受,他甚至只能偷偷去哭,什么都做不了。

只怪自己太没用。

心里想七想八,可脚程却是不慢,甚至欣喜都忘了其他,直拉着瞿明月的手,一瘸一拐的跑了起来。

瞿明月看着这小家伙浑身都冒着高兴的泡泡,不自觉也勾起了嘴角。

但她原本以为小家伙出现在这里,那么那个生病的弟弟,也不会离的太远。然而她还是小看了这个孩子的‘脚力’,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子,怎么可以走的这么远?

他的脚步还急。

只是,即便这么紧赶慢赶还是迟了几分,让小孩儿盯着那人影愣愣的不知道说话。

第2章 你还有姐姐啊

看小家伙这么焦急忙慌的样子,瞿明月心里是又心疼又好笑。不免拉住了他,让他把粥碗馒头护好,然后揽住他的肩头,飞奔起来。

瞿明月修习养气决初有成效,她觉得她体内那股气,也可以说做内力了。虽说她还不知道该怎么施展出来,可从她多次的实验看来,跑的快还是轻而易举能够做到的。

小家伙一声惊呼,看着自己身边的景象倒退飞快,不由的惊喜连连。果然是仙女姐姐呢,会飞的。

其实瞿明月此刻也不过是速度快了些,一步两三米吧,连武侠电影里那些飞檐走壁的本领都没有。也只有这个此刻已经对瞿明月盲目崇拜的小东西,才会觉得这是神仙般的技能。

顺着小家伙指领的方向,以瞿明月的速度还是在快一刻钟过后才远远看见一处破败的建筑。等近了,这才发现,是一处破庙。

里面三三两两聚集着些人,有老人有妇人,也又不少小孩。可都各自为政,不怎么干涉其他人。

对于瞿明月的到来,抬眼看了几下,便又各自低下头,或坐或躺,总之怎么节省力气怎么来。看不少人身前都放着一个碗,依稀是今天施粥的那个,瞿明月也便明白,这些人也去了粥棚。

如今是吃过了,休息着,节省体力。省的晚上再出去的时候,没了体力乞讨。

而且天气越来越冷,怕不日都有下雪的可能,他们还哪里敢乱碰乱跳——即便那样会暖和的多,可也饿的更快,而饿了就不单单要面对冻死的局面了。

面对这般情形,瞿明月并没有多话,即便是天.朝,‘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场面都时有爆料,在这古代,她又非当权者,又哪来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

跟着小正太到他的那一亩三分地,靠近角落的地方与其他人所处之境一般无二,成堆的枯草已经是他们能够防寒的最后手段。可唯一不同的是,其他草堆上的人即便不动,却依旧有呼吸。

而面前的不过五六岁大的孩子,此刻却是面色灰白,瞿明月不用去看,都知道这孩子已经去了。因为再冷,活人的身体也不会这般‘散发寒气’。瞿明月一时竟不忍靠近。

但小正太却是不知真相,兴冲冲的跑过去,嘴里喊着弟弟起来吃东西。触手一片冰凉,他也没多想,他们穿的不多,没有被子,哪个人身上不是寒露霜气直冒的。

可在喊了几声小孩一点动静没有,甚至他推了推他,也不动,心里顿时就慌了。眼泪先一步流下,可手里嘴里却是不放弃,不停的推,不停的喊。形容着他手里的馒头米粥多香多好吃。哪怕他早就饿了馋了,却也没有喝过一口。

瞿明月一时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揽过他的肩让他靠在自己怀里以表安慰。或者两个人算是互相慰藉吧,因为此情此景,不免让她想起自己父母和外公去世的场景。

甚至她连将外公好好安葬都没有做到,不过刚进了墓园,就被人埋伏刺杀了。若不是许褚,她大约连死都不明白为什么被杀吧?

良久,瞿明月实在是再听不得他悲切切的喊着弟弟,便说了一句,“你还有姐姐。以后,我们一起生活好不好?你是一个人,姐姐也是一个人,但我们两个人在一起,就有一个家了啊。”

这些话并不是瞿明月说来煽情的,而是她此刻真心所想。她来到这个世界,独自一人生活了一个多月,起初养伤并没有时间想其他,可自从遇上白玉,有了白玉的陪伴,她的心就越来越不满足了。

她害怕孤单,那简直会把她逼疯。好多个夜晚,她都唠唠叨叨的跟白玉说话,哪怕它并不会回答。

只是让她因为怕寂寞就随便找个人,却又让她觉得浑身不自在。可如今这孩子不是正好么?性格品行她都看的上,而且同样孤身一人,姐弟二人日后找所房子过个简单的日子不就好了么?

将弟弟埋葬之后,两人一直呆在坟前直到月朗星稀。气温越来越低,瞿明月便不得不强硬的拉起小家伙,不能再呆了,不然怕是他俩也要冻死。

两个人在破庙里凑活了一夜,比山洞里还冷,至少山洞里瞿明月还能生火取暖,可在这乞丐窝里,除了大家一起拾柴火在正中央点了一个火堆之外,其余地方都默认不准生火的。

因为他们人多,都是睡在枯草上,若点的火堆多了,烧着了怎么办?

而小正太跟他弟弟两个人年纪小没个大人照拂,分到的地方这么犄角旮旯,哪里还能感受到一点热气?全靠两人互相抱着才能取暖。而天色将亮未亮之际,瞿明月不由叫醒了一边发抖一边沉睡的小孩。

一来是她想早点进城,实在是受不住这冷了,二来嘛,自然是这个时候方便干点那啥事儿!

两个人终于在天亮时分遇到了一户人家。这条路昨天走的急,瞿明月并没有细细打量,不过据小家伙说,大概还有一炷香的时间差不多就能到城里了——是指正常走路的速度。

本来瞿明月是觉得应该去‘偷’一件衣服的,不过现在带着小孩,可不能做坏榜样。于是两个人打算,向这户人家买一身旧衣赏。虽然两个人都没钱,不过瞿明月有首饰啊。

她从凤冠上揪下来一小片金片,一身旧衣赏总归是能买的到了吧?

说来,瞿明月一开始就没问过小孩的名字。后来他哭的那么伤心,瞿明月就更没机会提及了。这一路上,她才终于有机会开口询问。

可得到的答案却让她哭笑不得。这孩子还不大记事的时候,就已经落难,是被一个老乞丐捡去养的。后来他十一岁的时候,老乞丐又捡了弟弟,只是还没养几年呢,老乞丐就死了。

而小孩今年竟然已经十五岁了,实在是出乎瞿明月的意料。

两个孩子都没有名字,老乞丐在的时候,一个叫大小子一个叫小小子。只剩他俩的时候,一个是哥哥,一个是弟弟。

瞿明月心里叹口气,面上却不表示,反而笑嘻嘻的问他,“那你现在是我弟弟了,跟我姓怎么样?唔,要叫什么名字好呢?”

虽是问话,却根本不等小孩回答。反观小孩,原本悲戚戚的脸,也不免有了笑意。他不但有了姐姐,还会有名字了。只是,如果他能早点回去,也许弟弟也会有名字的吧?

看小孩面上的神色,瞿明月哪里还能不知道他念想着什么。只是这种事,还是需要时间来冲淡才可以。就如她,不也是念念不忘着么?

“就叫冬炎好了,又简单又好记。我们虽然实在寒冷的冬天相遇,可是有彼此互相扶持,冬天也热情如火炎如夏日,怎样?”瞿明月摸着小孩的头,给了一个名字。

“好。”瞿冬炎扬起脸,笑的合不拢嘴。他不识字,不过哪怕他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是哪两个字,可他喜欢姐姐告诉他的这个意思。这个冬天,真的不冷了。

两个人在这户人家终于打开门的时候,略微有些不自在的说出了来意。瞿冬炎是因为长久以来的自卑,一时改不了。他除了乞讨,根本不敢跟人打交道。甚至他乞讨时,时常都说不出什么话来,全都是那些人想给一点是一点。不给,他也不知道该怎样央求。

而瞿明月则是面对这大娘的打量,实在是有些尴尬。她毕竟是成年人,而且生活在二十一世纪那个大杂烩的世界里,什么样的眼色没见过。

此刻大娘这眼眸里的意思,很明显是见她皮肤雪白细腻,却穿着乞丐的衣服站在她家门前,她以为是有什么骗子上门了吧。

直到瞿明月拿出一小片儿金片,态度诚恳的说明来意,大娘这才打消疑虑。

“哎呀,一身旧衣服,还说什么买不买的,你这金片儿都够买一身新的棉衣了,何况我这掺麻的旧衣服。”大娘热情的给了瞿明月两人两套洗旧的衣服。

说不上合身,也并没有特别保暖。不过比两人之前的,可不知道好多少倍了。

“大娘您心善。”瞿明月说着,却还是把金片儿推过去,“这金片儿您还是收着吧,就当是给这三位弟妹买些零嘴吃的。”

这一户人家,男的应该是个猎户,可以看见家里不少有些皮毛——不过都不是特别好的,想来好的都已经卖掉了——但即便是家境还过的去,瞿明月也不愿占这个便宜。

说完就赶紧拉着瞿冬炎跑了出去,大娘可追不上她的速度。跟出来大喊,也只见两个人的背影,远远的淹没在官道上湿冷雾气中。只得笑笑回了屋里,对手中金片儿是真是假倒没那么在意,就算被骗也不过两身破衣服罢了。

两个人进了城,瞿冬炎便带着瞿明月找到了当铺。他虽不识字,可到底在这城里乞讨多年,哪里是别人典当东西的铺子,他还是分的出的。

“掌柜是担心我与弟弟年纪小了,给的银子多了搬不回去么?不用担心的,您别看我们身子瘦,可劲儿大着呢。”瞿明月嘴角挂着笑,这掌柜的明显是欺负她俩一个女孩一个小孩,死命的压价。

就算她再不懂这个世界的价格兑换,可说她手中的东西成色不错不说,就是单金子剔出来都有十几两重,结果只值五百两银子么?

她这可是首饰,有做工的。再有其他的配饰,还有这金镶玉的镯子。这是逗鬼呢么?

“哎呀,你这小姑娘,这再小的劲儿,银票子可都是能拿得动的。只是你可真的别再嫌少了,我可已给的不少了啊。不然这样,再给你加五十两。还是看你们俩小孩,实在是可怜。怕还等着这钱救急呢吧。”

瞿明月见对面这老板笑面虎的样子,也不恼,轻笑一声,拿起桌上的包裹转身就走。

“哎,哎姑娘,你这是要去哪啊?”掌柜见瞿明月竟不答话,反身就走,不免伸手拦住她收拾包裹的手。这些首饰无论手工质地都是一等一的,他就是转去京里卖,刨去路费他都还能赚一大笔。

“这货自是要货比三家才能看得出好坏,不是么?”言下之意,这好货当然是价高者得。瞿明月不顾阻拦,笑着强硬的收起包裹,拉着瞿冬炎便走。

不过这一次,掌柜的却是不动如山,并不阻拦。

瞿明月也不甚在意,好东西还怕没人要么?

可等出来,问瞿冬炎哪里还有当铺,瞿冬炎却是不知道。等瞿明月一番打听,这才明白这掌柜的为何敢这般,因为这城里,只此一家当铺。而隔壁城的,要走三天。稍微离的近的府城,也有近两天的路。

这一家独大的气焰,瞿明月可不准备助涨。她想着就算花一两天的功夫,去府城里把东西买了,能得更多的前也是值得的。

即便是值得这所谓的两天三天的时间,是以马车行进的速度计算的,她都没有放弃。

可当她与瞿冬炎走到南城门,准备向府城赶路的时候,她却猛然察觉身后的异样!

养狼为夫:遍地是情敌》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养狼为夫】 或 【遍地是情敌】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6976638.html
首 发:养狼为夫:遍地是情敌小说完本+阅读
  • 今日20190220推荐小说之《一级宠爱:首席的宝贝妻》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220推荐小说之《一级宠爱:首席的宝贝妻》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一级宠爱:首席的宝贝妻目录预览:第1章限制级画面第2章被锁第3章你们在干什么第1章限制级画面英国,希尔顿酒店套房里,并没有开灯。顾小悠抱着一个Ipad,忽明忽暗的光线,将她的脸映的五彩缤纷。屏幕里上演着让人倒胃口的限制级画面。一个是她的男朋友严恒白,另外的一个,是她的闺蜜兼“小姨妈”许若淳。许若淳卖力的讨好着严恒白。严恒白舒服的嘴巴微张,眼神迷离,却全然不知,这样的画面早已经被人给录了下来。顾小悠咬碎了牙,将Ip

  • 《恰是你一抹温柔》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220】

    原标题:《恰是你一抹温柔》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220】小说书名:恰是你一抹温柔目录预览:《恰是你一抹温柔》《恰是你一抹温柔》《恰是你一抹温柔》《恰是你一抹温柔》《恰是你一抹温柔》走进这家叫做“小江南”的餐厅的时候,苏可歆心里是有几分讶异的。这家小江南她听说过,一道菜就要上千块,就是有钱人烧钱吃饭的地儿,她真没想到,这一次的相亲对象,竟然会选在这里和她见面。不是她没见过世面,主要是这是她这三个月来的第五次相亲,之前的那些相亲对象,约的都是普通的咖啡厅,甚至还有约在肯德基的,突然来这么上档次

  • 炉石传说:猎人印记20章

    原标题:炉石传说:猎人印记20章小说名称:炉石传说:猎人印记第十章黎明到来之前“外面风有些大,我们还是先回去吧。”雷克萨轻声对她说,米莎低着头没有说话,看起来似乎是默许了。雷克萨把手从她膝下伸过去,另一只手揽住她的腰把米莎抱了起来,转身往浅浅的山洞走回去。米莎顺从的被他抱起来,稍微晃了晃身体调整了一下平衡,把那对对她来说有些大的手斧抱在胸前。雷克萨宽大的身体挡住了冷冽的夜风,米莎往他暖暖的胸口靠了靠。雷克萨的大步转身就走进了山洞,他坐到地上,让米莎顺势侧坐在他的怀里。雷克萨的背部朝着山洞入口的方

  • 【今日20190220】推荐《彼岸渡相思》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220】推荐《彼岸渡相思》在线阅读书名:彼岸渡相思目录预览:第1章死不瞑目第2章给朕浪叫第3章皇上,你好坏第4章暧昧入骨第5章断了念想第1章死不瞑目大雨滂沱。陌青舞膝盖跪在钉板上,整个人成跪姿被左右两个嬷嬷摁住,身下的水已经分不清是雨水还是血水了。“陌青舞,朕再问你一次,你到底肯不肯献出你的心头血?”冷冽的男声打破了淅沥的雨声,也打破了陌青舞恍惚的心神。陌青舞缓缓抬头,“皇上,你一定要青舞的心头血吗?”“对,否则青莲的病就不治了,青莲的病耽误不得。”南宫煜居高临下的望着雨

  • 【娇妻无敌:总裁你别傲】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娇妻无敌:总裁你别傲】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娇妻无敌:总裁你别傲目录预览:第一章你是谁派来的第一章你是谁派来的第二章你来我往第一章你是谁派来的砰——苏梦的脑袋磕上一个坚硬的物体,痛感瞬间自她的大脑蔓延开来。离她只有一根手指的距离,一个身着高定西装的男人冷着脸,“说,是谁派你来的?”苏梦也很委屈,她不过是在生意洽谈时着了投资商的道,慌慌张张想找个地方压制体内的药力,怎么就招惹上面前这个看上去凶神恶煞的男人?此时此刻,男人的脸色已经近乎冰冷。五分钟前,他正在接受记者的专访。三分钟前,他的房间

  • 【今日20190220】推荐《我的惹火鬼妻》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220】推荐《我的惹火鬼妻》在线阅读小说:我的惹火鬼妻目录预览:第一章后山的美女第二章拜堂成亲?第三章绕屋走三圈第四章老屋对面的婆媳第五章那踮着脚的影子第一章后山的美女我们村子很穷,大家都在一座山脚下种地。从小爸妈就告诉我,千万不要去后山,哪怕他们出去干活,也会把房门反锁不让我出去。后来我实在好奇,读初中的时候,我偷偷翻过院子的墙跑到后山,走了约莫五六分钟,穿过一片树林,却看见了令我脸红心跳的东西。这树林外就是一条河,而在那河里,竟然有个女人在洗澡,我连忙就躲在一棵树后面

  • 我要离婚那一年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我要离婚那一年全文在线阅读小说:我要离婚那一年目录预览:第5章呃,好尴尬第6章离婚协议第7章狗血巧合第8章决定辞职第9章怎么会弄成这样?第10章你看到的就是最亲密的部分第5章呃,好尴尬这不是我老公!“江太太?有什么指教吗?”“韩、韩总!”韩总叫韩赖川,某地产公司的大老板,是我们事务所的大客户。“川,这个女人拍了我们在一起的照片!”那女人捂着脸,头发凌乱的扑在韩赖川怀里,手指着我说。“江太太,你在搞什么?”我脑子是懵的,其实韩赖川年龄比江川大很多,身形比江川也要胖一些,如此平时我一眼就能分

  • 《山间清冷,唯沐春风》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220】

    原标题:《山间清冷,唯沐春风》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220】小说名称:山间清冷,唯沐春风目录预览:第1章噩梦的开始第2章怀孕第3章大吵一架第4章极品小姑子第1章噩梦的开始我从没想过,一次我期待的旅行,会彻底的毁了我的家,毁了我的一生。因为在这次旅行中,我老公亲手把我送上了别人床。换妻,这个当初遥远而又虚无的词语,就这么真真实实的发生在了我的身上事情发生在今年小暑的时候,老公突然送了我一套价值不菲的性感睡衣,并且说要带我出去旅游。我简直不敢相信,因为老公是市医院的医生,工作一直很忙,旅游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