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赤唐小说完本+阅读

2019/02/10 19:50:01 来源:网络
赤唐小说完本+阅读
小说名:赤唐
第一章 城南(一)

长安的春日,是其一年四季中最繁美秀丽的时节。原文http://www.gao-xiao.com/

沿着朱雀大街,从安义坊到兴道坊,整齐的种植着排排扶柳。从朱雀门向外望去,黑白相间的屋檐添上点点翠色,和着那争相溢出的片片桃红,让整座城市置若桃源,如梦似幻。

三月烟霞,莺飞草长。朱雀大街上的行人络绎不绝,每年的这个时侯,长安城最为热闹。春闱一结束,大唐各州县进京赶考的士子便松下了紧绷的神经,或三三两两相约曲江踏青,杏园宴饮,或牵上自己的爱驹恣意踏行入平康里(注1),与那儿的红阿姑共度良宵,留下一段才子丽人的风流佳话。亦或有那胆大的,约上自己倾心的姑娘,共乘一马,硬是要踏行遍整条朱雀大街,好让街边贩夫走卒投来的艳羡目光在自己身上多停留片刻。

街边热情的吆喝声让你不由的放慢了匆促的脚步,小店里热喷喷羊羹(注2)的鲜味,伴着街边胡饼摊溢出的浓烈焦香,再和上那漫街纷飞柳絮淡淡的清香,让你不禁想大口恣意的呼吸着这儿的空气。网站http://www.gao-xiao.com/恍惚中突然发现,原来,长安的空气也是香的。

紧邻曲江池的通济坊客隆茶馆内,一个年约二八,头戴黑色璞巾,身着墨青色棉麻深衣的俊秀少年正歪着脑袋,倚坐在一张靠门方桌旁发着呆,店外摆放齐人高的白色帏布上歪歪扭扭写着两个刺眼的大字--歇业。

“李括,李小七,你跑哪去了,不是说好今天跟人家去曲江踏青的吗?怎么却在这里偷懒耍滑。”这声脆响打破了清晨的宁静,也把那俊秀少年从沉思中拉了回来。

那俊秀少年先是微蹙了蹙眉,随即便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右手指着后堂的方向,竟是一时乐的说不出话来。

此时,一位年约二七,身着翠色碎花裙,面容姣好的清秀小娘从后堂急跑了出来,冲着取笑自己的罪魁祸首跺了跺脚,轻哼道:“笑什么笑啊,我脸上长花了啊?”

她这句话一出口,俊秀少年便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笑意,跌坐在地上,不住的笑道:“你看看你,你这脸上可不就是长花了吗?”

那小娘狠狠地瞪了少年一眼,随手拿过桌上的铜镜。她这一看,却是受惊不小,强自控制没将手中的铜镜跌在地上,一声尖利的叫声却是无可避免的响彻茶馆大堂。版权gao-xiao.com

“啊!怎么会这样,我是按娘那样抹的啊,还是陈记胭脂铺的新粉,怎么会这样。”说着说着,小娘声中竟有了哭腔,将铜镜丢在一旁,面庞埋入一双玉臂之中,隐隐抽泣起来。

少年见小娘动了真情,竟是一时手足无措,忙解释道:“其实你这样也挺好的,‘两朵桃红添腮间,唯有我家小阿甜’!哈哈,我发现自己还真是一个诗人哟!”

“去你的”小娘被这少年的情状逗得破涕为笑,轻捶了少年一拳,调笑道:“就你还诗人,整个一小泼皮,臭小七!”

少年见小娘不再生自己气,心下稍定,和声笑道:“你怎么想着敷这么多的厚粉,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要赶着去相亲呢!”

小娘只觉两颊突然变得滚烫,忙回击道:“谁要去相亲,我杜景甜今生只嫁大英雄!”稍稍平复了下忐忑的心情,心中暗喜。若不是敷了厚粉,这面上的窘态定会被那死小七看了去。

那少年却也不说破,眼睛只在小娘脸上定了片刻便忙转了开去,笑道:“今日我可是起了个顶早,铺好了席子,准备好了今日游玩的吃食,又将那歇业的帏子支了出去,就等着我们家小阿甜‘起驾’出行。可我左等等不到,右等等不来,便只好梦游周公喽。”说完还不忘轻刮了刮小娘的鼻子,惹来伊人一阵轻哼。赤唐小说完本+阅读

“我不管,反正我找你不见,害的人家白着半天急,你今天都得听我的。”说完将头扬了扬,仿佛这样能增加自己话语的权威性。

少年见玩笑开的差不多了,便轻咳一声,瞪了一眼身边的小娘,佯装无奈道:“好吧,我都依你便是,只不过我们需在入夜前回城,不然即便金吾将士们不追究,杜老掌柜也得把我剥掉一层皮!”

杜景甜得了少年允诺,哪里还顾得了其他,当即保证不会贪玩,拉着少年便朝屋外跑去。

出了茶馆,二人便感受到街上热闹的氛围,街上来往的才子络绎不绝,或是三两成群,谈笑风声,或是家丁簇拥,鲜衣怒马,只叫人感叹大唐人才辈出,繁盛无双。

照理说,城南不该如此热闹,只是借了科考的光,这临近曲江池的通济坊便成了游园才子们杏园饮宴的必经之地。

随着人群缓缓而行,看着身边往来的车马,李括惫懒的伸了个懒腰,冲着身边的小娘道:“今日我们可是瞒着杜老掌柜偷着跑出来的,一会你可不能再出些幺蛾子,不然你小七哥真就要被你折腾的头昏脑晕喽。”杜景甜此时哪里肯依,只轻哼一声,将自己腰间的褡裢紧了紧,便率先朝坊门走了去。赤唐小说完本+阅读

轻叹一声,李括也紧步跟上,此时此刻他还真不敢让这小娘独自乱跑,万一冲撞了哪位王侯国公,可不是他们这些升斗小民能承担的,毕竟,这长安城中的权贵多如牛毛!

盛唐民风开放,并不禁女子出游,因此坊门前早已聚集了一批富家小姐,在仆从婢女的簇拥下焦急的等待坊门开启。待听得三声钟响,这些富家小姐早已耐不住性子,跨着大步,随着人流鱼贯而出。

出了通济坊,跨过一条横街,便看到了曲江池前的牌坊,圣明天子李三郎亲自题写的墨宝,早已被拓成了鎏金大字,悬于牌坊顶端的横栏上,向天下臣民昭示皇帝陛下与民同乐的宽广胸襟。

虽说皇帝陛下愿与民同乐,但有些地方升斗小民却是不敢随意踏足的。曲江池东南的芙蓉园被皇帝陛下圈了起来,只有皇族和少量亲贵能有幸入园一观,而紧挨着芙蓉园的杏园却是属于每年春闱登科及第的进士才子们。在大雁塔前刻字留名后,这些大唐朝廷未来的支柱,将会被皇帝陛下赐宴杏园,恣意饮宴,挥洒出人生几十年来的豪气。

而作为升斗小民,自是不会与达官显贵们争分春色,曲江池两岸的青草湖畔便是他们最好的去处。说明gao-xiao.com

一入曲江池,便能感受到盎然春意。和煦的春风拂面而来,吹绿了岸边垂柳,吹醒了千树桃花,吹开了长安人压抑了一个寒冬的心扉。

“你们知道吗,今天玉真公主要在杏园那设宴广邀天下才子,就连王右丞他老人家都会亲临筵席,点评诗词!”

一个三短身材,身着粗布墨褐色罩袍的中年男子冲着身边的好友不住感叹,仿佛他说的消息便是平康里某位花魁的闺中秘闻,叫人好不向往。

轻哼一声,那人身旁的男子脸上露出几分不屑,怪声道:“我说老王,玉真公主殿下她老人家广邀天下才子赴宴关你屁事啊,难不成你还以为王右丞大人会对你这绸缎铺的掌柜青睐有加,保举你个吏部实缺?”

那三短身材的男子闻听此言,脸立刻涨成了猪肝色,两片厚厚的唇瓣轻轻张了张便又随着合上,不甘的轻叹一声。

是啊,人家公主殿下设宴宴请天下才子,关我们这些追利低贱的商贾什么事,还是多卖上几匹绸缎,多赚几吊开元通宝是正道!

待想通此道,那绸缎铺掌柜便觉得有些意兴阑珊,随着好友悻悻然的挪着步子,再无来时那份愉悦的好心情。

杜景甜与李括一前一后,绕过人流,沿着湖畔的小径漫步而去。闻着阵阵柳絮清香,李括干脆停了步子,躺在了一块临湖大石上,微闭双目,任由春日的阳光将片片金色毫不吝啬的撒在他的面颊上。杜景甜则是双手捏着裙角,像只小兔般的跑至一株桃树下折下一支桃花插于自己发髻间。

确正是曲江水满花千树,夹城云暖下霓旄。

正值此良辰美景之时,却听得一声惊呼从身后传来,伴着凌乱的马蹄声和男子的叫骂声,让人不禁皱了皱眉。

李括站起了身,朝身后望去,只见一位骑着白马,身穿上好宝蓝色苏绸深衣的年轻公子哥正手执马鞭,大声斥骂着马下一个惊魂甫定的小娘。

“什么个东西,也敢阻拦小爷的马儿,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实话告诉你,本公子的阿爷便是京兆尹王銲(注3)。识相的赶紧给小爷我磕三个响头,不然别怪本公子我心狠手辣!”

................................................

新人开新书,多有不易。还望大家支持,将红票和收藏都给流云我吧,流云长揖及地。

注1:平康里:即平康坊,因毗邻崇仁坊这一权贵聚集地,成为唐时为著名烟花巷。

注2:羊羹:即羊肉泡馍,关中名吃。嗯,也是流云我的最爱。

注3:王銲:官至京兆尹,与李林甫结党,权势极盛。

第二章 城南(二)

整个曲江池畔顿时陷入了沉寂,“知趣”的长安百姓们纷纷转身离开,不愿招惹这份闲事。几位士子打扮的年轻男子紧紧拽住欲上前理论同伴的袖口,低声告诫嘱咐,那名士子听了一番“良言”后,便长叹一声,拂袖作罢。

那纵马的王姓公子见没人敢拂自己的虎须,甚为满意,斜眼环视了一圈众人,轻哼一声,便欲上马离去。

“站住!”只见一身着墨蓝色短襟的国字脸男子呼喝着从人群中挤出了身子,扶起了惊魂甫定的小娘。那男子身高六尺,一副剑眉虎目配上满脸的络腮胡子说话自是颇具气势。只见他斜眼扫了扫那纵马的王姓公子,右手抚了抚别于腰间的宝刀冷笑道:“我道是谁家的狗在这乱吠,原来是王銲家的小崽子。那就不足为奇了,和你家老子一样,疯狗一条!”

这话已是说的极为恶毒,那王姓公子如何能忍。只见他先是一愣,随即仰头大笑几声,右手指着那国字脸男子喝道:“有种的报上名姓,公子我不想宰了只狗还不知道他姓甚名甚!”

那国字脸男子自始自终没有正眼瞧王姓公子一眼,待稍稍将那受惊小娘安抚一番,便转过身来轻拨开鼻尖前的手指,高声道:“我魏州南八南霁云(注1)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这条命就在这里,你要是有本事就过来拿。倒是你个小狗崽自己的名字都不敢报上来,却仗着自家老子的名号为非作歹,是不是等到你成婚洞房疲软之时也得叫上你家阿爷来个御驾亲征?真是笑煞南某人也!”

那王姓公子哪里受过此等羞辱,再也按捺不住胸中的怒火,转过头冲身边一跟班吼道:“王禄,你还等什么,公子我都被欺负到头上了,你还在这看戏?带人把这厮的腿给我打断了,后果公子我来承担!”

得了自家公子的命令,那王禄自是向身边的恶仆家丁吩咐一番。霎时,十来个满脸横肉,筋骨健硕的恶仆便将南霁云围了一圈。

一时间,曲江池畔的氛围变得异常压抑,不少前来游玩的百姓都悄悄朝坊门走去,一些胆大的则掂着脚尖好看一出南大侠大战众恶仆的好戏。

杜景甜少女心性最是见不得热闹,见这边人多早已挤了过来,只苦了身边的李括,拿着两大包吃食累的满头大汗。

“我说杜大小姐,你能不能不要总心血来潮的乱跑啊,你这一跑一闹可苦了我这个小跟班了,前日刚在苏记定制的上好棉布靴子都快要磨出个大洞了!”一边小跑一边抱怨着,只是这慵懒的音调显然不具备打动人心的功效,“杜大小姐”依然我行我素的朝前挤着,生怕漏掉了一段可供她今后与闺中好友闲聊的妙事。

“这位大叔,这个纵马的恶少是京兆尹的儿子?那位南大侠又是什么来历啊,当众羞辱恶少,真是大快人心!”杜景田好不容易挤了个位子,还没待喘上一口气,两瓣樱唇便启启合合,只叫李家小七双手掩面无奈叹息。

那被问到的中年男子显然对有人不知道王姓公子的来历很是惊讶,见左右众人注意力都在那南大侠和众恶仆的对峙上,便将杜景田招至身旁低声道:“那恶少便是京兆尹大人的大公子,单名一个昭。他可是我们长安城有名的纨绔子,仗着他阿爷的权势鱼肉乡里,欺压良善,但碍于他阿爷的权势,长安,万年两县县令大人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闹出人命就当作没看见,省的心烦!”微顿了顿,那中年男子又换了副口气:“至于那什么南大侠,我就不清楚了。毕竟咱们大唐这类的游侠多了去了,谁又能说出孰好孰坏。”

中年男子还欲再说,却见那边已打了起来,便将杜景田丢在一边看热闹去了。

却见数十名恶仆在那王禄的指挥下,一齐朝南霁云围打过去,这帮人似乎丝毫不知道廉耻为何物,仗着人多势众,朝南霁云身体的各个要害处袭去,一套拳法配合的有板有眼,虎虎生威。

这些恶仆平素在长安城中为虎作伥,坏事做绝自是不得人心。众百姓见南霁云身处险境,顿时心都提了起来。个别胆小的小娘甚至捂了眼睛,不忍再看!

谁料预想中南霁云被群殴倒地的景象并没有发生,只见他轻喝一声,脚尖一挑,地上一块碎石便朝着正前方一名恶仆面门而去,可怜这恶仆扑至南霁云面前早已停不下来,被那碎石击中,满面血流,疼痛倒地。另外两名恶仆从南霁云左右两侧袭来,妄图借他分神之机捞得便宜,南霁云却哪里是等闲之辈,左手擒住左侧来袭那人的臂膀,只轻轻一扭那恶汉便长呼一声疼痛倒地。那右侧的恶仆见到同伴的惨状显然速度稍有减缓,南霁云却不给他反应的时间,刀鞘朝那恶仆面门一拍,那恶仆便应声倒地。

见自己的仆从连番被这南姓莽汉制服,王昭王大公子心中也没了底气,只是他却不能就此认输,不然他王大少今后还怎么在这长安城混?

思及此处,王昭咬了咬牙冲众失神恶仆吼道:“都别怕,今天谁把这蛮子打趴下了,回府后本少爷赏他两个婢子,银钱十贯!”

这句话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众恶仆在利益的驱使下失去了理性,又向南霁云发起了更为猛烈的攻势。

要知道通宝在开元天宝年间的购买力很强,一贯开元通宝相当于一两银子,而开元初年一斗米只卖五文钱,即便到了天宝年间米价上涨也只需十几文钱,(注2)因此十两的赏银足够这些恶仆挥霍一阵子了,更何况还有赏赐的婢女暖床。要知道大户人家的婢女多貌美,在财色的双重诱惑下想不动心都难。

南霁云却没空去想这些弯弯绕绕,他只感觉这群恶仆的战斗力好似突然提升了一个层次,他们看向自己的眼神中都透露出一缕野兽看待猎物的贪婪光亮。

只是南霁云却并不慌张,只见他轻轻一跃,暂避开众恶仆的攻势,如苍鹰一般翻身至众恶仆身后,铁腿只轻轻一扫,众恶仆便齐齐倒地,有几个还欲上前待看到南霁云眼中的杀气,便不由的止住了脚步。

在场的长安百姓见此景象心中无不大呼过瘾,他们平日大多受到这些大少恶仆的欺压,虽然碍于对方权势不敢抱怨,但心中的怨恨却日积月累。如今有一位游侠能够仗义出手替他们教训这些大少恶仆,自己又不用承担任何风险,这样的好事大家自是乐得相见。

见自己的仆从纷纷倒地,勉强站着的也被那个混蛋游侠吓破了胆,王昭心中自是气不打一处来。此刻他早已失去了理智,胸脯剧烈的起伏,两肩微微的颤抖,最后竟是从马鞍的褡裢中抽取出一副弓弩来,朝南霁云射出一箭。

南霁云在收拾了这些恶仆后本没想做过多纠缠,转身正欲离开却觉肩头一痛,愤然回身,却见王昭正手持一张军用短弩,冷笑着看着他。

南霁云霎时大怒,从王昭的眼神中南霁云可以看出对方已对自己动了杀机,至于这支弩箭为何没有射至自己的背心而是肩头,恐怕便只能用射术不精来解释了。这种军用短弩射程虽短,但在二十步之内绝对可置人于死地。盛唐民风开放,一向不禁刀剑,弓箭在民间的使用。故而即便是文人,也多会佩戴一把长剑,以示自己并非文弱书生。但这种军弩朝廷一向严禁民间使用,这王昭是吃了什么胆子,敢盗用军弩?

自知此事不能善了,南霁云正要发作,却听得一个略带慵懒的嗓音从身后传来:“这位什么王昭王公子是吧,不知能否听得李某一言?”

迎着众人惊讶的目光,李括从人群中挤出了半个身位,喘着气问道。

那王昭听此人言语不恭早是不耐,挥了挥手喝道:“有屁就放,别妨碍本公子办事。”

李括却并不以之为恼,浅笑道:“在下浅陋,不知王公子手中所持弩箭是否为军中之物?”

那王昭想都没想,不耐的质问道:“是又怎样,难不成你还想去京兆尹衙门告我一个私藏军械之罪?”

这话甚为嚣张,引起周遭人群一阵议论,更多的人则是感叹王家在长安城中势力的深厚。

李括嘴角轻扬,朝城北的方向拱了拱手,道:“我自是不敢轻触王公子的虎须,但这事若是让杨钊杨侍郎知晓向圣人弹劾令尊一个教子不严之罪,恐怕王公子到时不会好受吧。”

闻听此言,此先满脸不屑的王昭面色霎时变得雪白。

................................................

注1:南霁云:唐天宝年间著名游侠,后于张巡麾下任职,在守睢阳城的战斗中英勇牺牲。

注2:不得不承认,唐开元年间通宝购买力极强,天宝年间虽略有贬值,但仍很可观。

另:唐代,一尺合今30.7cm,6尺即一米八四,很威武有没有。

赤唐》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经典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经典文学)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赤唐】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6849984.html
首 发:赤唐小说完本+阅读
  • 无敌透视全文TXT

    原标题:无敌透视全文TXT小说名字:无敌透视目录预览:第一章:透视异能第二章:你的女人是我剩下的第一章:透视异能商河市,晚上八点左右,霓虹灯的灯光将整个城市照射的五彩斑斓。王峰浑身无力的瘫软在公园长椅上,抬头看着天空,不由得苦笑起来,若是在往常的话,恐怕这个时候,他还是和一帮狐朋狗友在厮混。可是如今的他已经找了一天的工作,但是依然没有找到合适的。想到这里,王峰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救命啊!”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听到公园里面传来大叫声。犹豫了一下,王峰直接向着里面而去。远处一个女人却是跌跌撞撞的跑了

  • 小说舅你不可:总裁老公套路深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舅你不可:总裁老公套路深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舅你不可:总裁老公套路深第四章:方墨沉的前女友那天之后林少伟和侯敏芳的丑事闹得满城风雨,有些大胆的报社还堂而皇之地在林少伟的头上p了个绿帽子。晚上睡觉的时候,林浅筠懒洋洋地刷着微博,看到一串串的评论忍不住笑出声来,一旁正坐在电脑前工作的方墨沉听到动静,淡淡问了句:“好笑么?”林浅筠不得不佩服这男人的淡定,事实上从婚礼那天的风波开始,林少伟就一直试图用自己的势力压制新闻。无奈和方墨沉比起来,他根本就微不足道,只能狼狈地缩在家里,一步也不敢

  • 狂剑九霄13章(第007章 青龙玉)

    原标题:狂剑九霄13章(第007章青龙玉)小说名:狂剑九霄第007章青龙玉秦府中,秦枫回来后便回房整理行李,这是他第一次出远门,心中难免有些激动与忐忑,不过被他很好地控制住了情绪。而秦啸苍却是来到秦啸龙夫妇的房间找到穆莲。“二嫂,明日我要带枫儿出城一趟,可能要十日之后才能回来。”“出城?不知三叔带枫儿去哪里?又是去做什么?”穆莲急忙询问道,要知晓秦枫此次行程的详细情况。“二嫂放心,我带枫儿去一趟桑骆镇办点事,我定会保其安全。”秦啸苍拍胸脯保证道。穆莲犹豫了下,叹道,“也罢,枫儿迟早也要走出这昆罗

  • 小说名门枕上婚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名门枕上婚在线阅读书名:名门枕上婚目录预览:第四章心理变态第五章含苞待放第六章雨夜相爱第四章心理变态“你是病人。”她提醒着杭家声。杭家声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现在的身份是没有传宗接代功能的病人,要是这时候做出什么越轨的举动来,岂不是不打自招告诉别人他没事吗?要是被卓素心识穿,就没办法娶她进门。怀着这样的心态,他连忙把身体转到一旁。嘴里面念念有词:“求你帮我找回做男人的尊严,求你,我不会告你弟弟。”卓素心的心里就像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想到自己的付出可以让弟弟不用坐牢,她最后还是闭上

  • 写好汉字,须臾不可自弃

    寒假进入尾声,不少学生开启了“狂补作业”模式,一款名为“写字机器人”的“黑科技”也悄然流行。据报道,只要下载软件、简单组装、导入书写内容,这款机器就能为人“捉刀代笔”,甚至还可以模仿出使用者的笔迹。令人大跌眼镜的是,竟然有些家长为之鼓掌叫好,纷纷“求链接”。揣测这些“点赞派”的心理,大概一来认为学校誊抄类作业太多,与其机械重复地写字,不如多做几道奥数题;二来心中对汉字书写重视不足,甚至觉得写字的必要性早已不复以往。如此想法确有其现实土壤。在这个“握着鼠标忘了笔杆”的时代,键盘上的手指翻飞代替了白

  • 《没想到吧》生活即是惊喜

    互联网的崛起将电视从百姓日常生活中剥离,“小屏”解构了家庭成员聚集式的观看习惯,使得电视发挥的家庭情感黏合作用减弱。近日,一档在东方卫视播出,以“分享快乐”为主旨的综艺节目《没想到吧》以其立意的广覆盖面、受众的强参与度和理念的高亲民性,令家人围坐在一起观看节目的合家欢图景复现,也为传统媒体如何突围新兴媒体提供进路。节目传递出的“快乐哲学”立足身边人、身边事,包罗社会百态,辐射亿万中国家庭。《没想到吧》巧用“反转”策略,以素人的故事和情感为核心表现主体,明星的出现部分构成节目叙事的发展线索,打破了

  • 今日20190220推荐小说之《你是我的命中注定》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220推荐小说之《你是我的命中注定》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称:你是我的命中注定目录预览:第一章还真是惊喜啊!第二章救命之恩,不如你就以身相许吧!第三章叶小姐打算肉偿吗?第一章还真是惊喜啊!一枝顶级雪茄被夹在两根修长如竹的手指上,袅袅白雾升腾,被游轮窗口的风吹散,使得男人俊逸的容颜轮廓更加清晰,剑眉星目,鼻梁高挺,薄唇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使他整个人看起来神秘而尊贵。助手威廉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副令他这个时刻跟在牧子夜身边的人,也忍不住沦陷的画面。这个时而霸气腹黑,时而邪

  • 校花的神级术士免费阅读

    原标题:校花的神级术士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校花的神级术士目录预览:第001章流落荒岛第001章流落荒岛第002章叶无道的发现第001章流落荒岛海面上,安静的让人绝望。炎热的日光炙烤着这座无名荒岛,偶尔从远处传来一股物体烧灼的难闻气味。“混蛋,你给我放手……”秦檀雅气喘吁吁的坐在沙滩上,看着死死抱住自己白皙大腿的叶无道,心中怒火丛生。叶无道的无赖行径,让她心中仅存的那一丝内疚,瞬间烟消云散。“叶无道,叶无道……醒醒……”秦檀雅旁边的几位女同学实在看不下去,就试着一起去掰叶无道的手,可让他们惊讶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