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帝玄天最新章节目录

2019/01/15 01:11:14 来源:网络
帝玄天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名:帝玄天
第一卷 药奴翻天 第八章 坐地分赃

“开始吧,早点结束为好!”

阳昊天收回阴郁的目光,当啷轻响,右手在腰间一抹,寒芒闪烁间,一柄指许宽的奇形软剑耀人眼球。推荐gao-xiao.com

叮铃铃!

楚紫芸毫不示弱,腰间白色纱巾急闪,清脆的响声宛若仙乐,单手微微一抖,幻化出无数波浪,向阳昊天席卷而去。

“顶级精兵——璨金玲!”

阳昊天面色微变,心下不敢怠慢,扭身想要脱离丝带尖端的金玲攻击范围。

但楚紫芸早已欺到近前,双手如蝴蝶翻舞,四五米宽的范围内,尽是其飘忽的身影与一条白玉般的丝带,叮铃铃作响中,将阳昊天的身影遮掩。

两者皆是外门弟子中的顶尖天才,不仅是功法相当,乃至用的兵器,都是与众不同,鲜少有人能够驾驭。

阳昊天手中的柳叶剑,同样是顶级精兵,挥舞间,银芒闪闪,宛若游龙,将周身防护的泼墨不进。

虽然锋锐无比,但对上云蚕丝织就的丝带,却难以割裂,两者胶着在一处,一时难分胜负。

一时间,众人被这如天外飞仙般的舞姿迷幻了双眼,从之前的震惊,陷入迷离。阅读http://www.gao-xiao.com/

“嘿嘿,胖爷来啦!”

庞文山不怀好意的扫过有些呆滞的吕氏兄弟,手中镔铁棍一甩,嗡然震响中,向两人兜头砸落。

“不好!”

察觉到异动,吕氏兄弟登时回神,身形交错间,双双侧身,想要闪过这一击。

但他们后知后觉,早已失了先机,更错估了庞文山棍速,霎时间来到面门处,来不及细想下,双手擎剑格挡。

当啷!

金铁交鸣,火星四溅,吕氏兄弟只觉一股大力从剑刃之上传来,双耳更是隐隐传来一阵刺痛,胸中气血翻腾,身形止不住的倒飞而出。

“撒手!”

得势不饶人,庞文山粗壮的小腿狠狠蹬地,瞬间跃起,单手一抡铁棍,猛然扫过两人手中长剑。

又是一阵脆响,吕氏兄弟手中的长剑登时抛飞而出,先两者一步落于地面,震颤不已。

“你突破了?”

噗通两声,吕氏兄弟面色难看的挣扎起身,嘴角与虎口处一抹血渍沁出。帝玄天最新章节目录

“认不认输?”

庞文山丝毫没有以强胜弱的羞臊,反而一脸嚣张的手举铁棍直指两人。

“卑鄙!”

吕氏兄弟心下不甘,若是早知庞文山突破到内息境七层,说什么都不可能与之放对。

两人入门较晚,所学功法也颇低,若是与楚紫芸所学相同的话,以两者之间的魔气,足以硬撼七层境武者。

“切,真他娘的希皮!”

庞文山不屑的啐了一口,在他眼中,对方不过是只敢欺负弱小的孬种罢了。

若非突破到七层,何空明几人,也不会放心由他带队保护了,只不过还没有去内门兑换身份令牌与服饰罢了。

“赢了!”

南院一众弟子小声欢呼。

只不过,也有几人心下五味杂陈,李月蓉贝齿轻咬红唇,满目复杂。帝玄天最新章节目录

陈松泰目中阴郁,有些忐忑,最终化作了一抹阴毒,不着痕迹的扫视了一眼黎晨。

正蹲坐在地,看楚紫芸与阳昊天起劲的黎晨,丝毫没有察觉到两者的异常。

嘭!

“好小子,隐藏的够深的!”

庞文山大大咧咧的坐在黎晨身畔,竖抱铁棍。

“庞师兄说笑了,陆师兄让我呢!”

黎晨龇牙咧嘴,不好意思的揉肩挠头,七层境武者的巴掌可不是吃素的。

“你小子不老实,不过,我喜欢,哈哈!”

庞文山嗤笑道。

“我可没那种嗜好!”

黎晨没好气的回了一句嘴,登时愣住,心底一丝莫名的感触划过。

一直夹着尾巴做人如他,生怕行差踏错,引来麻烦,从未有过如此放松乃至放肆的言语。说明http://www.gao-xiao.com/

“啊?哈哈哈!”

庞文山同样一愣,但瞬及仰首狂笑。

被其感染似得,黎晨嘴角翘起,多少年来的会心笑意,纵然是无数年后想起,他都会觉得心中暖暖。

这情形落在陈松泰眼中,登时让他心中嫉妒涌出,外门核心弟子,九成九都会进入内门,日后更会成为煅真境强者。

而以他快二十岁的年龄,不过五层境界,这辈子都可能无法踏入煅真境,每天喊一群‘小毛孩’师兄、师姐,早已让他心底充满了怨恨,乃至扭曲。

啷铃铃!

脆响划过,场中不断飘舞的白玉链带戛然而止,两道身影蓦然飘飞。

“哼!”

阳昊天闷哼出声,面色须臾不好看,眸中满是不甘之色,嘴角亦是有血渍,握剑的右手,更是微微颤抖。

其胸前衣衫赫然有一个碗口大小的破洞,内里露出一套金光闪闪的丝甲,略显狼狈。帝玄天最新章节目录

反观楚紫芸,初具规模的胸脯微微鼓胀起伏,俏丽微白,但却无丝毫伤势,高下立判。

“你早晚是我的女人!”

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阳昊天脚下轻点的飘飞而出,闪入树林之中。

其心性高傲无比,但显然没有因一次失败而气馁,反而激起了心中斗志,以其天资,若是保持下去,将来必成大器。

“下次记得喊师姐!”

楚紫芸气的俏丽微红,嘴上毫不示弱。

远处身影一个踉跄,似是闷哼了一声,转瞬便消失不见。

“赢了!”

南院众弟子再度欢呼,阳昊天带给他们的压力实在太大,在这等天才面前,任谁都会自惭形秽。

杨丙龙三人见状,面色难看的扶起醒过来的陆鸿阳,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地上的丹药、功法,狼狈而去。

这一次,不止是输了面子,更是亏大发了,尤其让他们暗恼的是,阳昊天不管不顾他们独自离去的行径。

这显然是不将他们放在眼里,更是没有把他们当自己人待。

“呼!”

楚紫芸暗松了口气,走到场中那一堆宝物之前。

众人见状,不由围了上来,屏住了呼吸,这一场比斗堪称豪赌。

要知道,纵然是七层境武者,也未必有这么多聚息丹,更遑论无比珍贵的人阶顶级武技了。

“你要什么?”

令众人诧异的是,楚紫芸竟然问起了黎晨。

庞文山双手抱着铁棍,好整以暇的看着,丝毫没有阻挡的意思。

“我......我想抄录一下这两部武技!”

黎晨挠了挠头,木讷的讪讪道。

他心底早已有了打算,对方给便好,不给也就算了,日后他自会凭实力获得所需。

对于妖核虽然极想再得到一枚,但他却不想在此时显露出来,有了这两份武技就不同了,实力必然可以翻新一个档次,六层之下绝对可以横着走。

甚至于,凭借惊人的肉身,碰上七层武者都可以一斗,足以让他在内息境不用为武技发愁。

“你倒是精明的很!”

再次出乎众人意料,楚紫芸只是看了他一眼,竟是想也不想的便同意下来,登时让他们羡慕不已,但却没人开口讨要。

毕竟,在这场比斗中,他们没有出力。

黎晨也不客气,俯身抓起两本册子,径直走到一旁,在众人羡慕嫉妒的目光中,径直翻看起来,并不时用随身携带的毛笔,记录一番。

剩下的就简单多了,庞文山拿走了自己的五瓶聚息丹,也同样与黎晨一般,要刻录一份武技,显然是要让楚紫芸。

对于地上的五瓶聚息丹,楚紫芸径直给每人分了一颗,剩下的装入囊袋之中。

众人得了一颗聚息丹,自然是皆大欢喜,口口声声欢呼着‘楚师姐’。

经过了这一变故,兼之在山林中忙碌了大半日,众人也是累了。

兼之刘子清受伤,不宜赶夜路,寻了处临近山泉的石壁裂缝,准备建造营地露宿山林。

地上那头足有数百斤重的妖猪,正好满足众人的口腹之欲。

第一卷 药奴翻天 第九章 戮战狼群

山中黑的早,当外门刚刚擦黑之时,山中已是漆黑一片,唯独这处山缝处,篝火通明。

篝火上,自是剖成了两半的妖猪,烤的吱吱作响,金黄色的油滴不断落入火中,溅起片片星火。

“成了!”

黎晨不时将手边小罐中的作料均匀的撒在上面,散出阵阵肉香,锋利的匕首在上面割出道道深痕,让肉均匀的受热。

众人闻言,赶忙围了上来,各自取出随身携带的小巧兵刃,大快朵颐。

“来,兄弟!”

庞文山坐在黎晨旁边,狠狠的咬了几口肉,拿起一个皮囊咕咚灌了几口,将皮囊递了过去。

“酒?”

黎晨眼睛一亮,毫不犹豫的接过,仰脖便灌。

辛辣的酒液入口,刺鼻的酒味冲荡心神,令得黎晨一阵恍惚,眼角不由湿润了起来。

曾几何时,爷爷也是与自己这样喝酒,可一晃三年过去,老人不在,自己也不再体弱多病,反而成了身体强健的武者。

这,也算是完成了他老人家的一个遗愿。

而现在,因为展露的实力,过往从未正眼看过他的人,也开始与他‘称兄道弟’,不管是否真心,但人生世事变化无常,总不能永远沉寂在以往。

“哟!看你小子下手挺黑的,怎么哭了?”

庞文山一把夺过酒囊,灌了几口,嬉笑道。

“哈哈,谁哭了,只是被酒气冲了眼睛!”

黎晨毫不示弱,又夺过酒囊,仰首猛灌,似是要将心中闷气全部吞落,望着夜空的眸子,似有异样神彩闪过。

“庞师兄,你太小气了,光你们喝可不成?”

对面赵珊珊见两人喝的兴起,伸出了玉手,一副不给就让你好看的样子。

“哪有,女孩子喝酒不好,容易酒后乱性!”

庞文山一脸不情愿,但看到楚紫芸也看向此处时,一咬牙,从囊袋中摸出了酒囊,扔了过去。

赵珊珊俏丽微红,接过酒囊,眸子中划过一抹黯然,好在有火光映照,众人看不真切,笑嘻嘻的分享起酒水来。

“这帮小子!”

庞文山心疼的看了一眼在众人手中抢夺的酒囊,大掌一挥,从黎晨手中抓过酒囊,仿似发泄似的猛灌。

殊不知,他这是在做最后一拼,省得自己带来解馋的酒水,都被他人喝了。

酒足饭饱,众人盘膝打坐休息,唯独黎晨坐在火堆旁看火,身为仆役,这是他的职责。

“黎师弟,还有半月,便是三年一度的入宗大会,以你的实力,轻易可入外门,到时你就真是我的师弟了!”

庞文山醉醺醺的晃了晃脑袋,寻了个舒服的姿势翻了翻身。

“入宗大会?”

黎晨眼睛一亮,刚要再问些什么,却听得庞文山如雷鼾声,不由微微摇首,取出两本册子,借着火光翻看记录起来。

笨鸟先飞,勤能补拙,这是老黎头在世时,常挂嘴边的话。

黎晨自幼与之相依为命,对其言听计从,自身熟记于心,养成了很好的习惯,这也是他没有内息之时,一套武技仍旧能够打的有模有样,甚至比绝大多数人都强的缘故。

火堆对面,似是熟睡的三女中,李月蓉晶莹的耳朵扑棱棱动了几下,便再没了动静。

“嗯?”

天空昏暗下来,在火堆旁不断比划新得武技飞黎晨眉头微皱,蓦然回首向远处看去。

漆黑夜空下的密林,除了此处薪火噼啪作响,再无任何光亮,但黎晨肉身强横,听力极为敏锐,察觉到了一丝异常。

“有妖兽!”

就在他思量要不要去看看时,篝火旁的楚紫芸与庞文山两人,相继缓缓起身。

啪嚓!

草木断折的声音,破空传来,更是接连不断增多,令得三人瞳孔骤然一缩,互视一眼后毫不犹豫的叫醒众人。

“怎么回事啊?”

睡眼惺忪的一众弟子,经历了一天奔波,早已累的不行,根本没有打坐修炼,沉睡中被叫醒,自是一股深深疲倦涌上心头。

“进裂缝中!”

黎晨脑海中猛然划过一个念头,一把抱起仍旧昏睡的刘子清,飞奔向那足有两米多宽的裂缝。

其余之人虽然感到不明所以,但在看到远处不断亮起的细小绿油油光亮之后,激灵灵打了个寒颤,睡意尽去,毫不迟疑的向那缝隙奔去。

嗷呜!

不待众人进入裂缝之中,嗜杀的狼嚎蓦然响彻山坳,深夜中说不出的凄寒,呼啦阵阵的冲出了大片如牛犊般大小的青色狼群,向这里围堵而来。

“我来断后,你们都进去!是妖狼群!看这数量,足有百头,绝对有后期妖狼首领!”

庞文山面色难看的矗立当场,双手持棍,虎虎生风,登时将几头冲到近前的狼妖砸的脑瓜崩裂而亡。

腥甜的血气弥漫空中,不但没有吓住狼群,反而激起了它们的嗜杀天性,更多的狼妖嚎叫着冲了上来

到底是经验不足的少年,若是经验丰富的冒险者,绝对不会选择在山中水源处露营,那样只会引来,夜间等待猎杀前来水源处饮水的弱小妖兽的凶物。

“大意了,想不到这里竟然会出现妖狼群!”

庞文山且战且退,经脉中的内息毫不吝啬的运转,铁棍抡圆不知砸翻了多少狼妖,但奈何狼妖实在太多,转瞬便挂了彩。

叮铃铃!

一声脆响划过,身影飘飞,楚紫芸翻身折回,璨金玲杀伤力极强,纵然是有铜头铁骨之称的狼妖被砸一下,也只有骨断筋折的份。

眼见狼群越来越多,就要将两人撕成碎片,登时又有一道身影扑去,一拳拳的砸向狼妖脆弱的腰部,竟是一砸一个准,正是黎晨。

骨裂之声不断响起,那些栽倒在地的狼妖,发出阵阵凄厉的哀嚎,竟是被自己的同伴吞食,血肉喷洒当场,腥气弥漫。

看到这等惨状,这些不过十几岁的少年,只觉胸腹中不断翻涌,楚紫芸更是险些被一头狼妖咬中。

“楚师妹、黎师弟,走,走啊!”

一棍扫飞狼妖,庞文山面色有些苍白,莫看他杀的起劲,可不管是内息与气力,都消耗极大。

“哈哈,庞师兄,赶明儿个,一块喝酒!”

黎晨仰首长笑,乱发飘舞中,眸子清亮,身形说不出的张狂,十几年的郁结,似是都挥洒在了这一拳拳中。

多年来唯一的善意相待,与毫不犹豫以身相互师弟妹的行为,纵然今日身死,也不后悔,这就是血性少年。

两人互视一眼,背靠背,双双仰面大笑。

第一卷 药奴翻天 第十章 福祸相依

“好,一起喝!”

两少年点点头,手中动作不断。

三名十几岁的少年男女,矗立在狼尸中,竟是有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感觉。

在他们坚持下,其余众人总算退到裂缝中,纵然有几头狼妖越过三人,但在那狭窄的缝隙内,却是难以造成太大的伤害。

嗷呜!

妖狼群中再次传来嘹喨的嚎叫,登时所有的狼群尽数后退开来。

三者顿感压力一轻,但神色间却没有丝毫放松,暴风雨来临之前总是有片刻凝聚。

嗖嗖嗖!

果然,只见三头体型硕大的青狼蹿出狼群,绿油油的眸子中,闪烁诡异幽芒。

“一阶后期妖兽!”

庞文山倒抽了口凉气,早已料到会有后期妖兽,却不想一来便是三头,看情形绝对还有一头更强的首领。

因为,妖兽族群的首领,必然会是在最后关头出现。

“是我害了你们啊!”

庞文山面色惨白,看向两人,目中满是自责懊恼。

“嘿嘿,今天是我一生最痛快的一次!”

黎晨嘿然一笑,疼的龇牙咧嘴,虽然心下颇有遗憾没有完成的心愿,但第一次看到,乃至去做为他人付出的事情,纵然身死,也自有一股暖意流淌心间。

“我......我有个问题?”

眼见三头妖狼环视,似是在寻机攻击,楚紫芸犹豫了一下,竟是用胳膊肘捅了捅黎晨。

“什么?”

黎晨纳闷不已,这小娘皮白天才报复了自己,这会儿哪来的问题?

“你......你不是天生不能凝聚内息吗?怎么会......?”

楚紫芸一咬牙,快速说出。

“哈,这问题我也好奇呢!”

庞文山仰首一笑。

“练着练着就有了呗!”

黎晨翻了个白眼,没有说实话。

生前被当做是废物,死后他可不想还被看做是能够生吞妖核不死的怪物。

“你......”

听得他有些无赖的回答,楚紫芸登时语塞,玉足轻跺,羞恼尽显。

嗷呜!

她这一晃动,登时使得三人凝聚的气势散乱,三头妖狼寻到了机会,目露凶光,闪电般扑了上来。

“要死了吗?”

黎晨仰首望天,这一刻,竟是出奇的清醒,更是知道,以他们的实力,面对这等数量的狼群绝对十死无生。

下意识的躲避狼妖的撕咬,额头一片冰凉,似是有鲜血滑落。

眼角余光瞥见,一头青狼狠狠向花容失色的楚紫芸白玉般的脖颈咬去,心下发狠的扭头撞了过去。

刹那间,原本正在要将黎晨咬于口下的青狼愣神,目中的幽绿寒芒瞬间敛去,毛发倒竖,径直夹着尾巴呜咽离去。

嘭!

另外那头青狼,登时被黎晨撞开,让楚紫芸躲过此厄。

但刚要再起身撕咬之际,却如之前那头青狼一般,乃至狼群,在瞬间跑的无影无踪,比来之前快捷了不知多少倍,令得三人愣神间,噗通坐倒在地。

原本处于高度紧张中的心神,此时疲惫袭来,竟是有了昏昏欲睡之感。

三人互视一眼,皆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狐疑,但任谁也没有注意到,昏暗的夜空下,遍地残骸中,丝丝灰色雾气漂浮,缓缓向黎晨额头处的疤痕飘去。

就算是黎晨自己,也没有注意到那肉眼不可见的气流,更是没有注意到,原本被狼妖利爪划破的疤痕,此时正快速愈合。

他只是感到,自己身体中的疲惫,在这一刻丝丝敛去,隐隐间,心头闪过一抹不确定的猜测。

“快进来,这里面有洞口!”

蓦然,一道急促的呼喊惊醒愣神中的三人,拖着疲惫的身体向裂缝中走去。

“黎师弟,拉我一把!”

进的内里十数丈,身宽体胖的庞文山,卡在岩石缝隙中,张牙舞爪一时不得脱。

“嘿!”

黎晨使劲拽了几下,最终不得不踩踏一块凸起,费劲了力气才将之拽出,只不过身形止不住,庞文山登时将之砸在下面。

“咯咯!”

正在等两人的楚紫芸,笑的前仰后合,全没了白天的清冷高雅。

“快进来!”

前方石缝中再次传来张福通的呼喊,三人赶忙起身向前奔去。

十数丈后,来到一处狭窄地,岩壁之上却另有一道足有一人宽的石洞,三人猫腰进入,陡觉眼前宽广了不少,内里赵珊珊一行正点燃了几根薪柴,照的内里明晃晃一片。

只不过让三人呼吸略显急促的是,这处不大的洞窟内,赫然有数十处亮闪闪的所在,柔和的光芒,显得颇为迷人。

“这......这是元石!”

楚紫芸快步走到近前,看着岩石上镶嵌的一块拇指大小,呈八棱尖锥模样的乳白色中泛青的晶体,喃喃道。

“元石!”

众人无不惊呼出声。

所为元石,乃是蕴含精粹天地元气的奎宝,只有在特殊的矿脉之中才会有,强大如玄云宗,其势力范围内,也不过有几条下品矿脉罢了。

以凝息境武者的修为,根本无法从元石中提取元气,但带在身上一块,却能够温养肉身,加快内息凝聚速度,可以说是比聚息丹更为珍贵的宝物。

元石分上中下极品四等,看这里元石的数量与成色,显然是下品元石,属于最低等的存在。

在这等荒芜之地,也出产不了多么高品质的元石,若非此地偏僻,兼之元石所在之地,元气极为内敛,除非有特殊方法,极难发现。

“快看,这里还有几株灵药!”

另一边,赵珊珊指着几株长着巴掌大小嫩绿叶片的药草,美眸中满是异彩。

“烈蓉花、阳香草、灵云芝,二阶初级灵药!”

黎晨如数家珍,只是看了一眼,便尽数认出,数年药奴生涯,出入李家药房,没有吃过猪肉,还见过猪跑呢。

“发了,发了,有这么多宝物,我们很快就能进入内门!”

张福通满面惊喜,止不住的惊叹连连。

其余几人虽然稍有克制,但微微颤抖的肩膀,显然也是激动不已。

“这边还有!”

李月蓉在另一边,也有了发现,同样是几株二阶灵药。

一时间,众少年无不感叹运气好,刚逃脱大难,就有如此机遇,当真是祸福相依。

“好了,先把宝物都收集起来,再做其他!”

庞文山到底是修为最高,老成持重,兼之刚才为众人断后义举,自是赢得大家尊重,纷纷取出各自兵刃,开始挖掘那些元石与灵药。

但凡出产元石这等宝物之地,岩石都极为坚硬,这是因为元石将天地元气汇聚,周围根本不能容纳其他,使得岩石质地改变,足足费了小半个时辰,众人才将所有东西收集完。

帝玄天》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经典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经典文学)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帝玄天】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6121254.html
首 发:帝玄天最新章节目录
  • 小说扑倒总裁狠狠爱第1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扑倒总裁狠狠爱第12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扑倒总裁狠狠爱《扑倒总裁狠狠爱》女孩也好,女人也好,头发的重要性占据了生命的10%。特别是为喜欢的人而留的当它被剪断,一丝一缕经由最喜欢的人无情的剪下时,那种痛心的感觉就像发丝是被连根拔起的,带着皮肉和血液。季离风干了头发,站起身一蹦一跳的唱着歌向别墅走去。嗓音清甜,像是天籁一样回荡在花园里。黑亮的发丝让旧式的白衬衫也有了光泽。微风吹起,说不尽的美,恻脸像极了某了人,真的好像,可是怎么可能,那本该不应该会在她身上出现的影子。看来不能这么放任

  • 小说沦陷,爱与不爱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沦陷,爱与不爱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沦陷,爱与不爱《沦陷,爱与不爱》心脏的疼痛让薛雪燕直不起腰来,习惯了痛的感觉,她勉强伸出手,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药,双手不停抖,不停的抖,她已经疼的呼喊不出来。“嘭”的一声,薛雪燕从椅子上摔了下来。听到楼上的响声,正在楼下商量事情的薛明辉和薛正东赶紧跑了过来“雪燕,你醒醒,正东,快给你妹妹拿药。”薛明辉吩咐道。药已经洒了一地,薛正东从凭自己倒出两粒,喂到薛雪燕的嘴里。好大一会儿,薛雪燕才止住了疼,昏昏沉沉,看到薛明辉,露出可怜兮兮的微笑。“爸

  • 近身女仆彪悍妻12章

    原标题:近身女仆彪悍妻12章小说名:近身女仆彪悍妻第十二章投桃报李傅钦风今天晚上的确是喝得太多了些,以唐雪颜平日里的大小姐身份从来没有这样伺候过一个男人,眼前的这个让自己又爱又恨的男人。她是爱他的,从见到傅钦风的第一刻起,心里就已经爱上了这个举止优雅、风度翩翩的男人,他的魅力让她无法抵挡,现在也如愿以偿的成为了傅钦风的女朋友。然而她也是恨他的,恨他对自己的用心从来都不如自己的关心那样,现在甚至为了一个仇人的女儿而冷落了自己。手忙脚乱的将傅钦风的身体放正在床上,唐雪颜的脸上露出了轻蔑的一笑,今天晚

  • 今日20190325推荐小说之《一念情起》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325推荐小说之《一念情起》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书名:一念情起目录预览:第1章请滚出我的视线第2章出门被狗欺负第3章他并不记得她第1章请滚出我的视线江媛看着电脑,里面播着一段视频,是她的客户。视频里:陆方绗被一群男人簇拥着走向一辆黑色奔驰商务车。屏幕画面中身型比例极好的长腿男人,俨然是一道迷人的风景线,令人瞩目。他一身黑色正式西装搭配白色衬衫,打着领带,西展现出了他的成熟气质与风格品位,他绅士的像个贵族。陆方绗弯身上了车,车窗降下。女记者奋力挤上去,把话筒递到陆方绗的面前,语速

  • 脑后有眼16章

    原标题:脑后有眼16章小说:脑后有眼借尸还魂16借尸还魂第二天,一屋子的女研究生们都说,类似那种“吹蜡烛游戏”,再也不能玩了。因为这一天,女研们都觉得自己恍恍惚惚的,老走神儿。颜青还出了个不大不小的事故。颜青现在攻读的专业是局部解剖学。这个学期一直在带几个班学生的实验。这天下午她在解剖实验室准备实验时,将自己的手指划破了。凡是在医学院呆过的人,都会有这样的感觉:阴森,味道不正。医大的这座人体解剖教学实验楼,颜青和它打了近六年的交道,哪怕远远地看到它,都会闻到它那种特有的气味,理论上说,是一种酒精

  • 《爱情防腐剂》《爱情防腐剂》

    原标题:《爱情防腐剂》《爱情防腐剂》小说名:爱情防腐剂第一章遭人遗弃“江山,你是因为真的爱我才同意跟我结婚?”沈汐仰头抬着水盈盈的双眸,忍不住又确认一遍。“嗯……”男人轻皱了下眉头,语气里一如既往没有任何起伏,“明天就是婚礼,为什么还问这种毫无意义的问题?”“那好!那今晚你就履行做个丈夫的责任!”话音刚毕,沈汐直接垫脚揽上对方的脖颈,绯红的嘴唇也顺势附上。江山神情明显一滞,这显然不在预料之中。他心头一动,将头一偏,那一吻正好落在脸颊上。“沈汐,你胡闹什么?”“我胡闹?”心忽就凉了半截,“明天就是

  • 苏晓2019剧集十问:拥抱订阅时代,告别流量思维!

    风口会出现在与目前所有的剧在题材、主创、调性都完全不同的短剧集,风口需要一个爆款产品的引爆,之前会经历一段时间的摸索过程。冬日已去,万物逢春。如同生命一样,一个行业也会遇到它的寒来暑往,盛衰荣枯。进入春天,作为国内行业最受关注的动态,柠萌影业创始人苏晓的行业“十问”都会引起业界的广泛讨论和媒体的海量传播。媒介环境嬗变,行业监管趋严,如今的剧集行业,正在用心探索前行的最佳路径。对于这样的现状和前景,苏晓这次有什么要说?详见下文———冬去春来,我们在反思自身中希冀明天。今天的行业问题是过程不是结果,

  • 【今日20190325】推荐《乡野春风》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325】推荐《乡野春风》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乡野春风目录预览:小村诊所家要散了威胁利诱感觉紧张起来重要的任务小村诊所深山老林之中有个小村子叫石头村,这里人烟罕至,空气清新,绝对绿色无污染。刘大柱是个孤儿,从小跟随师傅长大。今天一大清早,他就在院子里晒好了草药,这些草药可值钱,拿到镇里能买到好几十块钱。“大柱,来吃面了。”玉莲在屋里喊了一声,刘大柱连忙站起来,跑了进去。忙了一大早上,肚子确实已经饿得肚皮贴后背了,十八岁的小伙子正是长个的时候,营养一定要跟上才行。走到灶屋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