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荡气回肠,为爱一场最新章节目录

2019/01/15 00:53:04 来源:网络
荡气回肠,为爱一场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名:荡气回肠,为爱一场

第八章 恩断义绝,以命抵命

箭,擦过江落月的颈项,一箭射在马匪头子胸口,直穿而过,将他钉到了身后的门框上。推荐http://www.gao-xiao.com/

凤栖看着没有马匪支撑,跌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江落月,只感觉一阵风从旁掠过。

眨眼间,苍梧便到了那女人跟前,一把将她横抱在怀。

苍梧抱着江落月,走到凤栖跟前。

凤栖翻身下马,而他怀里的女人不知还是故意,还是情不自禁猛地瑟缩了一下,往苍梧怀里又缩了缩,带着哭腔唤了一声,“将军……”

“别怕,为夫在。”苍梧低头柔声安抚,抬头却是神情冷肃,“方一天,谁给你的胆子!跪下,认错!”

认错?又是认错!

自从这个女人出现,他要她做的事,除了认错,还是认错!

凤栖冷笑一声,“不知将军,末将何错之有?”

身后有相对同好的将士不着声色地拉了拉她的衣甲,示意她服软。

可她从来都是吃软不吃硬的人。

“谋杀将军夫人,以下犯下,你还有何话可说?!”苍梧凝视着她,裹着寒气,像是要把她淹没,“念你此番扫马匪有功,你若认错,本将军便饶你之过。高效新闻网

“将军可是忘了,不随敌心,不动如山,您教的。”

即便内心再在意,在威胁面前也不能表露出来,不然,所担心的,皆会成为自己的软肋,被敌人一击致命。这是苍梧亲口教她的,虽然她此时也确实并不在意那个女人。

凤栖双手抱拳,行了个礼,但背却站得笔直,“末将不知,将军府何时如此之小,小到将军夫人都无处活动,得到这马匪窝里散心了!”

“放肆!”

“既然将军说末将放肆,那末将便遵将军命,放肆给将军看!”她梗着脖子直视他的眼睛,毫不退步,“末将来救得是那些被掠来的姑娘,本就非将军夫人也!人家姑娘是在家被掠走的,难不成马匪冲进将军府掠走的将军夫人么?如若不是……那就是她活该!”

“我方一天,为银甲军,护的是国,守的是城,保的是北辰国百姓,不是你苍梧大将军添乱的女人!如若我们入伍为军,只是守着将军您金贵的夫人,那这个兵,我方一天不当也罢!”

言于此,凤栖突然掀起衣袍,跪地抱拳,“还请将军念在末将这一年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儿上,将方一天逐出银甲军!”

没有功劳也有苦劳!逐出银甲军!倒是记仇得很!苍梧怒火中烧,“你简直混账!”

话落,凤栖肩上就受了苍梧一脚,她未曾料到,猝不及防,立马被踹翻在地。

她立马爬起来,朗声高呼,“方一天谢将军成全!”

凤栖想好了,她要跟苍梧在一起,首要的,就是先脱离军队!

待她去了先锋,军人的这个身份,她便找苍梧说清楚,问苍梧,他是爱他怀里的骗子,还是她?

他要是敢回答一句,爱他怀里的女人,她就先杀了这个女人,再跟他恩断义绝!有本事他杀了她,一命抵一命!

之后,剩下的人一部分押解马匪回了城,一部分把那些姑娘送回了家,苍梧带着江落月回了将军府,凤栖是被九衡带回军营的。

她被九衡按在军营来来回回劝了三个时辰。

“先生,您就不要劝我了!您知道的,我这个人生于山间乡野,不曾见过什么大世面,也从来就没有什么大志向,更没有什么大胸怀。高效新闻网我留在军营,我战场厮杀,都只是为了苍梧!如果不能跟他在一起,我所有的坚持都没有任何意义,您明白吗?”

凤栖的话,听得九衡气恼不已,“又不是没有了他,你就不能活!”

“从他救我那天起,我就是为他活!没有了他,我能活,不过行尸走肉而已!”

闻言,九衡一派颓然。

“即便,你死或者他亡?”

突然,帐内陷入一片沉默。

“那我选……我死。”顿了顿,凤栖又艰涩开口,“但我是一个,要死也要死得明白的人。”

翌日。

凤栖脱下了甲胄,一身轻装,牵了一匹马便朝将军府扬鞭而去。

第九章 她死在我面前,我亲手埋的她!

苍梧和九衡是相交多年的挚友。来自gao-xiao.com

将军府上一直留有九衡的厢房,而凤栖自九衡相救之后,将军府便多了凤栖的一间厢房。

这一年,她所有重要的东西,都在将军府的厢房之内。

若说重要,其实都是苍梧送给她的大大小小的玩意儿。

她第一次受伤,苍梧带药来看她,用完药剩下的瓶子。

她和苍梧第一次饮酒的酒盏。

苍梧第一盒送给她的春茶。

……

她都留着,小心翼翼地收纳着,宝贝着。高效新闻网

将军府不会有人拦她,凤栖一路直奔回院子,将她那些心爱的东西全都装进包袱里。

“笃笃笃。”

凤栖闻声回望,见将军府一婢女,“何事?”

“将军让奴婢请方先锋往东厢一趟。”那婢女小心翼翼地回答。

闻言,凤栖眉头紧紧皱起,“谁!”

“回方先锋话,是将军。”那婢女低垂着眉,双手放在腹部,绞着衣袋,小声说到。

“知道了。说明gao-xiao.com”她总觉得哪里不太对,但是又说不出来,从前苍梧有好东西给她的时候,也差下人来叫过她,但那都是他高兴的时候。

难道是昨夜九衡先生找过苍梧,然后他就不生她气了?

凤栖是那种,想不明白,便作罢不想的人,把包袱往旁边一放,起身朝那婢女走去,“走吧。”

路是她熟悉的路,回廊也是她熟悉的回廊。

到了东厢,婢女朝她福了福身,便退下了。

她转身,像从前一样,推开东厢的门,抬脚跨进门槛,刚走几步,便见着珠帘里立着一个女人。

凤栖虽然没有什么心机,但也不傻,立马明白过来,刚才那个婢女对她撒了谎。

不过对于这个女人,她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转身就欲走。

“方先锋留步!”江落月见状,连忙三步并做两步走,抢先一步跑到门口将门关了起来。

“滚开!”

“方先锋对我这么大的敌意,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江落月展开双臂,挡在凤栖跟前,“如果我做了什么事,得罪了方先锋,我跟你道歉,请您见谅。但我跟将军是真心相爱的,还请方先锋放过我。”

真心相爱?凤栖嗤笑一声,“我跟骗子不会有什么误会。我最后说一遍,让开!”

“我不是骗子!”

“凤栖早就死了!你还敢说你不是骗子?!”凤栖死死地盯着江落月,她承认,一直以来,她确实都不怎么带脑子,现在,诈死,大概是她唯一聪明的一回吧!

凤栖的话,让江落月心下一咯噔,眼底闪过慌乱,但仍旧嘴上咬定,“不是的,我就是凤栖!这中间一定有什么误会!”

“她就死在我面前,我亲手埋的她!你还敢跟我说,你是凤栖吗?!”凤栖拔高音调,朝江落月低吼质问,“说!你是谁?为什么要冒充她?究竟有何居心?!”

许是凤栖的气场太强大,许是她的面色太过狰狞,江落月大脑嗡地一下,一片空白。千算万算,万万没有想到,这里还有一个见过凤栖的人!她该怎么办……

“不……”

“你还想狡辩!好啊!既然我说凤栖死了,你说你是凤栖,走,我带你去找将军对峙!”说着,凤栖一把扣住江落月的手腕,作势就往外走,“你有信物,将军信你。凤栖说过,她与将军曾经历过很多事,我不知道,但是将军必然知晓,有本事你全都能说出来!”

“不!我不去!你放开我!”江落月慌忙地挣扎着,她的心一下又一下的下沉,慌乱不已。那人没有告诉她,凤栖与苍梧之间的事啊!她不能跟苍梧对峙,一对就露馅了,不能……她不能!

突然江落月眸色一沉,连忙跪下说,“我错了!方先锋我错了!我承认我不是凤栖!”

闻言,凤栖一愣,她倒是没有料到这女人这么爽快。

门外传来由远及近的脚步声,还有苍梧有些担忧地声音,“小栖?”

“等将军进来,你自己跟将军说清楚!”

江落月慌忙点头,然而在门被推开的前一刻,她立马尖叫着扯开自己的腰带。她将衣领拉开,香肩半露,胸前只剩肚兜避体,抬手间拔掉簪子,青丝散乱……

眼睛一眨,眼泪夺眶而出,在凤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江落月浑身狼狈,满脸泪痕地冲进了推门而入的苍梧的怀里,“将军,您可要为妾身做主啊!”

抬眸之间,只见剑光一闪,凤栖便脖子一痛,凤栖垂眸,见苍梧的长剑架在她的脖子上。

第十章 把这命,还他又何妨

她看着缩在苍梧怀里哭得梨花带雨的江落月,终于明白九衡先生曾对她说的那句“小天啊,其实你不适合活在高墙大院,像你这般天真,是斗不过那些女人的”。

凤栖听见她抽泣着哭诉,“将军,您要相信妾身……妾身……妾身抵不过方先锋,但没有做对不起将军的事……”

她看着江落月缩在苍梧里哭,哭声一阵盖过一阵,苍梧搂着江落月便一下比一下紧,而她脖子上的剑在她的肌肤也是一寸没过一寸。

“我只是回来收拾行李的,是你府上的婢女说你叫我来东厢,然后我才过来的。”她望着苍梧,见他拧眉低头安抚怀中的人儿,不曾看她一眼。

他身后跟过来的几名其他将领纷纷自觉转过身去。

“我来东厢,没有见到你,见到了她。我跟她说,凤栖死了,我看着她死的,亲手埋的。她承认了,她不是凤栖,她答应我会自己跟你讲清楚。可是在你进来前,她自己解了腰带,把自己弄成这副模样,然后等你进来,哭着对你说了刚才的那些话。”

凤栖也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会用这种语气跟苍梧讲话,没有语气飞扬,也没有面红耳赤,而是很平静,平静得像是心如死灰。

就像她从来也没有想过,有一天,苍梧会亲手把剑架上她的脖子,真的想要了她的命。

“我没有……他说谎……他说的都不是真的……妾身再如何也不会拿自己的清白开玩笑的……将军您要相信妾身,妾身真的没有……”江落月哭着摇头,屋内全是她的哭啼声。

“别哭,我信你。”苍梧搂着江落月,大手一下又一下轻抚着她的背,“没事了,有我在。”

苍梧终于抬眸看向了她。

凤栖望着苍梧,迎着他的目光,不躲不闪。

她望进苍梧漆黑如墨的眸子,也看不清他眼里的情绪。

她只能一字一顿地坦白自己的心,“事实如此,我没有其他的话。如果你不信我,大可杀了我,我绝不反抗!”

她知道,只要她告诉苍梧,她是女儿身,她才是凤栖,这个女人的谎言便能即可戳破。

可是她累了。

她是真的累了。

在这个女人出现的这一个多月,是凤栖这十九年来,最最累的日子。

在她的世界里,有山,有水,有风,有雪,有雨,有责骂,也有呵斥,但所有的一切都是简单的,直白的,没有勾心斗角,没有虚伪假装。

即便战场上太过苍凉,也只是简单的你死我亡。

如果苍梧信她,前方千难万难,刀山火海,她也能赤脚淌过去!

可是他不信她!

她在苍梧的眼里,看不到信任,看不到希望!

阿娘说过,最难的,不是痛苦和漫无边际的黑暗,而是没有一个值得托付背后的人。倘若没有一个人愿意相信你,活着,和死了没有任何区别。

而现在的她,这个世界上唯一剩下的倚靠,她最爱的人,这个曾经许她地老天荒,一生一世的男人,至始至终都不曾相信于她!

凤栖笑着慢慢合上眼眸。

苍梧持剑的手没有动。

动的人是她!

自刎在他的剑下,把这条命,还给他又何妨!

荡气回肠,为爱一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荡气回肠】 或 【为爱一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6120798.html
首 发:荡气回肠,为爱一场最新章节目录
  • 为何国产科幻都翻身了我们却拍不出一部小猪佩奇呢?

    国产科幻电影一直被观众各种吐槽,但随着流浪地球的上线,这个局面被打破了。为啥制作繁杂的国产科幻都翻身了,我们却拍不出一部小猪佩奇呢?小猪佩奇、咪好一家、班班和莉莉的小王国等国外的少儿动画片,现在几乎已经成了中国儿童的全部,虽然有了熊出没、喜洋洋等国产少儿动画片。显然,还是没法和欧美少儿动画片抗衡。老王(化名)在动画行业已经工作了15年,见证了各种变迁,在他看来,国产少儿动画片不行,背后的问题其实很严重。编剧太老这里说的太老,不是年龄,而是心理,动画编剧心理早衰,甚至80、90后早衰,已经成了大家

  • 小说谢你赠我一心伤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谢你赠我一心伤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谢你赠我一心伤第13章此身已残破安陵曦心中猛一咯噔,轩辕墨坠崖了?好好的,他怎么会坠崖?顾不上多想,她拿了灯笼,就跌跌撞撞地往断崖旁边赶去。真的很可笑,他杀她爹爹,剜她骨肉,她竟然,还害怕他会受伤,会死。断崖边上,没有轩辕墨的身影,安陵曦倒是看到了穿着一身狐裘披风、岑岑冷笑的云锦。“姐姐,我就知道,你会过来。”云锦的眸中,闪耀着志在必得的光芒,“都说情爱会让人痴傻,姐姐,你果真是越来越傻!”看着这样的云锦,安陵曦自然知道,她是着了云锦的道。多

  • 完整版【萌宠之总裁爹地放开我妈咪】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萌宠之总裁爹地放开我妈咪】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书名:萌宠之总裁爹地放开我妈咪目录预览:《萌宠之总裁爹地放开我妈咪》《萌宠之总裁爹地放开我妈咪》《萌宠之总裁爹地放开我妈咪》《萌宠之总裁爹地放开我妈咪》《萌宠之总裁爹地放开我妈咪》《萌宠之总裁爹地放开我妈咪》《萌宠之总裁爹地放开我妈咪》颜乐字字珠玑,咄咄逼人。颜唯听闻,噌的站起身,看着颜乐说道:“颜小姐,我不与你计较,但是我告诉你,你若是再当着我儿子和我朋友的面出言不逊,我绝对饶不了你。”她怒气横生。“宝贝,何必因为一只疯狗生气呢?

  • 小说心若有你花自开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心若有你花自开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心若有你花自开第15章坠江【与其留在这里任你凌虐,我不如死了干净!】【我诅咒你们这对狗男女不得好死!】【我死了,就算化成厉鬼也要生生世世缠着你们!】“不!!”肖墨辰从梦中醒来,他喘着粗气打量着四周的环境,这里是他的家。那天,他从家里出来,开车走了大半的路程,脑海里浮现的都是顾浅绝望的脸。回去看她一眼吧,别让她做傻事。他心里安慰自己,回去只是看她一眼,天亮了再走。然而他回到家看到的却是敞开的大门,他有些担忧的走了进去,找了一圈却没有发现顾浅的

  • 《缠绵悱恻:宠你到白首》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缠绵悱恻:宠你到白首》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缠绵悱恻:宠你到白首目录预览:《缠绵悱恻:宠你到白首》《缠绵悱恻:宠你到白首》《缠绵悱恻:宠你到白首》《缠绵悱恻:宠你到白首》《缠绵悱恻:宠你到白首》如若爱有天意,那么我的出现,就是为了将你捧在手心,宠爱一生一世——厉天意by林宠儿*“林小姐,我们哥伦比亚警方,将以故意伤人罪起诉你。你有权保持沉默,你说的话,将会成为呈堂证供。这是你刺伤受害者tomy的视频。”刑讯室一束强光打在林宠儿的脸上,光线刺眼,林宠儿眯住眼睛,只是看到了笔记本电脑

  • 不能久伴,何必深拥最新章节目录

    原标题:不能久伴,何必深拥最新章节目录小说名:不能久伴,何必深拥目录预览:《不能久伴,何必深拥》《不能久伴,何必深拥》《不能久伴,何必深拥》《不能久伴,何必深拥》刘一哲快速的用手机拍了一张照片,得意的将手机揣入口袋,快步上前一把抓住季青樱的头发,毫不客气将她拖下床。低头得意瞧了瞧她胸口上的咬痕。“季青樱,我要让所有的人看看,你这个不要脸的贱女人。”说着,往外拖着她,“明天就这样把你带去律师事务所,看你还不乖乖的把股权给我。”不,不能这样,要她光着身子被人看猴一般,绝不。不管头皮有多痛,用力扭着头

  • 魔伐鬼都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魔伐鬼都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称:魔伐鬼都目录预览:第二章找茬的赵谦第二章找茬的赵谦第三章偶然碰系花第二章找茬的赵谦现在体内的冥力实在太少,就连常人都不一定打得过。一边朝着记忆中的饭店走,杨皓嵩一边想着该如何提升自己的修为。地界中的杨皓嵩修为主要靠魂力和煞气,魂力是指人死后残留的生前魂魄气息,而煞气则是指的心中有恶俗想法之人的郁结之气,虽然普通人看不到这世界上残留的这些气体,不过,对于杨皓嵩来说它们却无从遁形。相较于地界来说,这个世界上的这些气息实在太少,这里又不是打打杀杀的古代,想找

  • 像雾像雨又像你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像雾像雨又像你全文免费阅读书名:像雾像雨又像你目录预览:《像雾像雨又像你》《像雾像雨又像你》《像雾像雨又像你》今年的冬日来的格外早些,才刚刚腊月初,已经冷的渗人。窗外飞着鹅毛大雪,颜云笙被几个孔武有力的太监反扭着胳膊按在冷宫冰冷的雪地上,口中不断哀求着:“皇上,朗儿发热不止,再迟恐怕就来不及了,求皇上开恩让御医去给他诊治.......”朗儿今日不知怎的突然发了高热,小脸烧的通红嘴里说着胡话。他才三岁啊!如果再拖下去......颜云笙不敢往后想。可整个太医院的太医都被慕容玦召去了柳婉儿的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