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天龙兵少小说免费试读

2019/01/15 00:37:11 来源:网络
天龙兵少小说免费试读

小说名:天龙兵少

第1章 梦来的女神

正值中午,九月的阳光依旧热辣,尤其是在四季分明的北方,淡云高天,无遮无拦,阳光一泻而下,照在了梁辰的身上,映出了他已经被汗水湿透沾在身上的衬衫,还有那依旧挺拔的脊背。高效新闻网

抹了把额上的汗水,他背着一个鼓鼓囊囊的蛇皮袋子走在车水马龙的大路上,外面的大网兜里包裹着一个破旧的搪瓷脸盆,挂在行李上,随着他的走路荡来荡去,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个外地来的农民工。

向前大概两百米,路右侧,两头石狮坐北朝南威严地拱卫着一座大门,那座高达七米颇有气势的大门上挂起了一道横幅,“热烈欢迎XX级新同学入学”,上方是一块巨大的牌匾,“北方师范大学”。

“终于到了。”梁辰略有些瘦削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快步走了过去。

北方师范大学是东北最知名的重点大学之一,在全国师范类学校里足能叫得响名气,能考到这里的学生全都是高中学校里的佼佼者。

这几天正值新生报道,几十个系的桌子沿着大门处的甬路一字排开,桌子上摆着各系的牌子,主要是向新生提供问询和指引服务,每个服务小团队都是由本系学生会干部及大二以上的老生组成。

学校里车水马龙,豪车名车来来往往,全都是来送学生上学的,学校与学生家长的实力倒也管中窥豹颇见一斑了。推荐gao-xiao.com就算没有名车相送的那些学生们,身上也尽皆名牌,家长更是大包小包陪伴左右,来去间顾盼自豪,意气风发,这也让走在他们中间上身一件灰色衬衫下面一条洗得发白的牛仔裤脚蹬一双破旧李宁鞋的梁辰显得尤为“鸡立鹤群”。

梁辰却丝毫不在意周围人的眼光,只是按着牌子一个个地找了过去,“经济学院、商学院、文学院……”梁辰背着他独一无二的蛇皮行李袋子,走出了上百米远,终于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找到了政法学院社会学系的牌子。

社会学系问询处的前面根本没有学生,与其他系前面的新生排着队挤得不行的火爆场面比起来,显得尤为冷清。

问询处桌子后面的两个老生一个趴着桌子打瞌睡,另一个则仰面朝天将一本书盖在脸上,睡得正香。也难怪他们这样,社会学系属于冷僻专业,开了十年了,就业前景不好,根本就没人愿意报,今年一共就招上来二十几个学生,连同以前往届的学生加在一起,整个系刚够一百人,还没有人家其他的大系一个年级的人数多呢。

“请问一下,这是社会学系的问询处吗?”梁辰吁出口长气,放下了蛇皮袋子,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向两个学生笑道。

“嗯……”趴在桌子上睡觉的那个学生会干部擦了擦口水,迷迷糊糊地坐了起来。原文http://www.gao-xiao.com/

梁辰礼貌地一笑,“学长,咱们系的报到处在哪里?”

“你先填张表,我带你去。”那个老生倒是很热心,调侃了一句后便忙活起来,将报名登记表和笔递给他。

“好的,谢谢。”梁辰点了点头,快速地填起表来。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杨东,他叫李宇萌,我们都是大二的。你叫梁辰,啧啧,好名字,不过有点伤感哪,赏心乐事谁家院,良辰美景奈何天。”杨东性格很开朗,摇头晃脑地还吟起了诗。高效新闻网不过就这么介绍,依旧没有打扰旁边那个李宇萌的好梦,睡得口水都沿着嘴角流出来了。

梁辰只是微微一笑,并未说话,依旧填表。

“梁辰,你家长呢?没陪你来么?”杨东好奇地东张西望了一下,疑惑地问道。一般说来,大一的新生基本上都是由家长陪着来的,毕竟现在家家户户都是一个孩子,都跟皇上似的宠着惯着。

“没有,他们都不在了,我是自己坐火车今天早上到的。”梁辰眼里掠过了一丝苦涩,摇了摇头说道。

“哎哟,对不起,对不起!”杨东一咧嘴,没想到无意中好奇的一句话问到了人家的痛处,赶紧不好意思地道歉。高效新闻网

“没什么。”梁辰摇了摇头,并没有在意。

“那你是怎么来的?火车站可是很远的,坐公交要倒七八趟车,倒车倒得头都大了。打车如果几个人拼车的话能便宜些,那也得二十多块。要打车的话你可别让那帮没良心的司机给黑了。”杨东好心地问道。他问得倒也实际,学校接新生的两趟破班车昨天恰巧都坏了,今天不能接人了。网站gao-xiao.com

“走来的。”梁辰简短地回答道,头也不抬地继续填表。

“啊?”杨东张大了嘴,有些傻眼了。要知道火车站离学校最少三十公里,他竟然是走来的?这得什么脚力耐力啊?

抿了抿嘴唇,他转过身去踹了李宇萌的凳子一脚,“喂,卖萌的,快起来吧,干活了。”

“干什么啊?真是,打扰我的好梦,本公子正梦见一位超级美女来报到呢。”李宇萌掀开了脸上盖着的书,打了个哈欠坐直了身体。

大约是在验证着他的话,就在这时,一辆纯白色的奥迪A6L已经开了过来,正停在社会学系问询处的桌前。伴随着轮胎与地面摩擦的刹车声,车门打开,驾驶室座位上走下了一个长发飘飘的女孩子。

她身高大约一米七零左右,黛眉春山,肌肤如玉,黑发如瀑,穿着身白色的千褶公主裙,再配上这辆纯白的A6L,更显得气质典雅高贵,往那里一站,就如一只远方飞来的丹顶鹤,眼波流转,顾盼生辉,让人有一种如梦似幻的错觉。

她并没有冷若冰霜般的刻意的骄傲,却自有令人傲视所有人的资本。

远远近近,登时所有人都伸长了脖子向这边望过来,这个女孩子太漂亮了,就算女人也想多看两眼。周围无数新老生火辣辣的眼神立马全方位扫射将她包围,一通嘻唰唰——当然,都是男生。女生们的眼神都很复杂,望着这个气质高雅得跟公主一样的女孩子,羡慕嫉妒恨,多味杂陈。这年头虽然自己开车来报道的学生不少,但像这么靓又这么有范儿的女生还真不多。

第2章 我自己来

周围眼神云集,但梁辰只不过抬起头随意地看了她一眼,然后继续低头填表,半点波澜不惊。这也让一直注意他的杨东很是惊讶,那绝对是一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淡然,不知道是见惯了风浪还是天性如此。在现场这么多眼冒鬼火的大小男人中,显得尤其特别。

“请问一下,这是社会学系问询处吗?”女孩子走了过来,嫣然一笑,连旁边花池里几株开得正艳的细粉莲都娇羞地垂下头去,好像因为她的美丽而羞愧。

大概也觉得这位正在填表的同窗有些另类,女孩不禁多看了他两眼,梁辰并未抬头,只是向旁边挪了下身体,给她让出了地方,让陈美琪心底升出了一种说不出的特别的感觉来。

只不过,桌子后面的李宇萌却有些傻了,使劲地伸手拍着自己的脸,“我不是在做梦吧?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想事成?”

“美女同学你好,我是大二学生会生活部部长,杨东,很高兴认识你。请问,你也是来社会系报到的吗?”杨东那叫一个手疾眼快,根本不给李宇萌半点机会,直接伸出手去,满眼都是小星星地望着那位美女,嘴里连珠炮似的说道。

“这牲口,人是我梦来的,居然抢我的美女学妹!”李宇萌狠狠地擦了下嘴边的口水,忿忿地瞪了杨东一眼。

“你好,我叫陈美琪,是社会学系大一新生。”陈美琪露齿一笑,却并没有伸出手去,只是拿了一张报名表。

无形中被糗了一下,杨东有点尴尬地缩回手去,讪笑道,“那学妹就先填了这张表吧,然后我带你去报名处报道。”

一转头,却看见旁边的李宇萌幸灾乐祸地无声做了个口型,“该!”

正在陈美琪拿起笔来要填表的时候,却听见身旁有一个声音响起,“同学,你的车压到我的盆了。”

陈美琪一转头,便看见身旁那个看也不看自己的男孩子已经站直了身体,很是高高大大的男孩子,很帅,一双眼睛很亮,穿着却是土里土气,但眉宇间自有一股淡然的自信,正语气平静地向她说话。

陈美琪低头一看,却是自己的车子右前轮恰好压到了一个网兜装着的盆,细一看,那居然是白漆铁盆子,好像年代很久了,白漆脱落得斑斑驳驳,现在已经被右前轮压得变了形,小半截还在车轮下面,地上散落一片白漆。

不过说起来,这种盆真的很不值钱,最多十块钱一个,并且有没有卖的都不好说了。

“对不起。”陈美琪不好意思地向梁辰道了声歉。在她想来,一个铁盆也没什么了不起的,道声歉应该就能过去了,于是继续埋下头填表。

“麻烦你,把车倒一下,我要我的盆。”梁辰望着那个已经变了形的盆,嘴唇抿了抿,声音有些发冷地说道。这个盆跟了他十几年,朝夕共处,感情很深。

“好的,我填完表马上倒车。”陈美琪头也不抬地说道,可心底却有些忿然,她自小优越惯了,再加上丽质天生,所到之处无不被人众星捧月一般,却从来没见过对她这么不感冒的男孩子,还跟她命令式地说话,未免让她的自尊心小小地受挫了一下。

“倒完车再填表,否则我自己来。”梁辰面无表情地说道。

“反正都压坏了,等一会儿就不行么?”陈美琪被梁辰的态度激怒了,抬起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继续填表。在她看来,这个土包子很讨厌,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

“再重复一遍,先倒车,后填表,否则我自己来。”梁辰脸色如初,只是语气更冷了。

“我偏要填完表再说,看你自己怎么来!”陈美琪真的生气了,拿起遥控器便按了一下锁车键,挑衅似地向梁辰扬起了修长的小脖子,一副“你能拿我怎么样”的神色。

梁辰并没理她,转身便走到了车头前,一脚便踹了过去。

“哐”的一声,车头登时瘪了一块,机器盖子激跳了起来,前保险杠悲鸣一声掉下了半边,满地碎片,车子向后退了足足一米。刚才还漂亮得一塌糊涂的车子立马破相了,跟遭遇车祸似的。

所有人都震惊了,张大了嘴巴,看着这边,半晌都说不出话来。一个破盆才多少钱?可这台A6L现在需要钣金,还要换杠,补漆,没个四五千块恐怕都弄不下来。

不过更重要的是,这一脚得多大的力量才能将一台将近两吨重的车子踹出去一米远?就算没拉手刹恐怕普通人也做不到吧?

只不过,现在所有人都被这个男孩子的大胆和有些近乎疯狂的行为所震惊了,全都忽略了这个事实。

陈美琪也傻了,张着小嘴,站在那里望着自己的车子,眼睛里一片迷茫,好像看到的不是现实,而是电影里的某个场景而已。

梁辰丝毫没理会其他人的眼光,只是蹲下去,拿起了那个盆,眼睛里掠过了一丝悲伤,轻轻拍打了两下上面的浮漆,用手掰了两下勉强恢复了不规则的圆形,抓起蛇皮袋放在肩上,重新站起来转头向杨东问道,“学长,报名处在哪里?我去报道。”

杨东和李宇萌同样傻在了那里,看看那台A6L,又看看陈美琪,最后看看梁辰,表情精彩万分。

梁辰摇了摇头,索性也不再问,背着蛇皮袋沿着甬路往里走,自己找吧,找到哪里算哪里,他不太喜欢开口求人。

“你不许走,赔我的车!”陈美琪终于从茫然中清醒过来,一下眼中就已经蕴满了泪水,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待过她。几步跑过去一把抓住了他的蛇皮袋,死活不松手,就在那里大哭道。

“一个破盆子,有什么了不起的,你为了这个破盆子就踹我的车,你这个无赖,流氓!”她心下气苦,这辆车子可是自幼对她管束极严的老爸看她考上了名牌大学才破例奖给她的,才开了不到一个月就变成了现在的这副鬼样子,她心疼得不得了。

“你想怎样?”梁辰转头皱眉望着她,沉声问道。

“赔我的车!”陈美琪哭得如扶风弱柳,看上去让人无比心疼。

第3章 :狗熊救美

“我没钱。”梁辰直截了当地回答道,“况且你压坏了我的盆,我踹坏了你的车,两清了。”

“你……”陈美琪被这个如茅坑石头一般的家伙噎得险些一口气上不来,指着他,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简直是流氓逻辑,一个破盆能跟一台A6比吗?

“陈美琪同学,别哭了,别哭了,你看,梁辰同学脾气是急了些,不过这个盆子应该对他来说也是有特殊意义的,这个,也可以理解哈。况且,咱们还是同学,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要不然,我看咱们都各退一步,梁辰同学向美琪同学道个歉,然后美琪同学这么好的车子应该也是上了保险的,回头找保险公司处理一下不就行了么,钣个金,喷个漆,换个杠,跟新的一样……”这时杨东已经跑了过来,将梁辰扯在了身后,陪笑着打圆场道。

他对梁辰的第一印象很好,不忍心梁辰刚到学校就惹上这种没必要的麻烦——真要赔起来,修这车子需要不少钱的,对梁辰来说,应该是很困难。

“就是,就是,大家都是同学,相互间理解照应一下,也是应该的,都是误会,说穿了就没事儿了。”李宇萌也跑了过来,极力地劝阻道。

还没等陈美琪说话,身后一个浑厚的嗓音便响了起来,“车是他踹坏的,当然要他赔。”随后,一个十分高大的学生走了过来,与陈美琪站在了一起。

他足足有一米九,比一米八几的梁辰还高上小半个头,肩宽背厚,十分阳刚健美,再加上一张威武的国字脸,往那里一站,颇有几分不怒自威的味道。

“王浩然?”杨东和李宇萌同时小声地喊出了这个名字,艰难地咽了口唾沫,不禁往后缩了缩,看样子有些害怕。

“小子,你是个男人就出来,赔人家车。”王浩然手指着梁辰很英雄地怒吼道,颇有几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气概。

梁辰没说话,一步跨了出来,站在王浩然面前,平静地望着他,可眼睛里却有锋锐的光芒一闪,很森然的感觉,王浩然只觉得心里哆嗦了一下,不自禁地便退了半步。

周围看热闹的人哄然笑了起来,没想到这个半路杀出来的英雄却是个草包,被人瞪了一眼便怂了,也让王浩然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热,禁不住有些恼羞成怒,重新踏回来怒视着梁辰,企图挽回几分面子。

“我要是不赔呢?”梁辰望着他淡淡地问道,眼神的深处有几分不屑。

王浩然还未来得及大喝一声“不赔试试?!”便看见陈美琪已经从LV包里掏出了手机,“那我就报警抓你!”她恨恨地盯着梁辰,一时间倒没有他英雄用武的地方了。

“随便你!”梁辰扔下一句话,转身便走,王浩然想追,却舍不得安慰畔佳人的大好机会,只能暂时做罢。

“你,你……”陈美琪指着梁辰渐行渐远的背影,气得直跺脚,眼泪就在眼圈儿里转,却丝毫没有办法!她也只是吓唬梁辰一下,如果真因为这件事情报警了,以后一个系的同学会怎么看她?

“学妹,别生气了,跟这种没素质的人别一般见识。等一会儿我帮你抓住他,再让他给你赔。放心,只要他在咱们社会学系就跑不掉。”王浩然在旁边大献殷勤,那只贱手即将揽上陈美琪的肩膀。

“滚开,有你什么事儿?”陈美琪一把推开他,哭着跑开了,车子一阵轰鸣,咆哮着驶远。周围又是一阵哄笑声,王浩然恨不得有个地缝儿都能钻进去,盯着已经远走的梁辰的背影,他的牙齿咬得格格响,一脸的阴沉。

“喂,梁辰,等等我,你走错路了,咱们院往左拐才对。”杨东在后面追着梁辰,追得上气不接下气。明明梁辰走得好像不快,还背着那么大的一个行李卷,可他硬是追了半天才追到他身后,这也让他很纳闷。

“哦,谢谢。”梁辰站下来,向杨东笑笑道谢。

“不用,不用,带新生去报到处是我的工作。”杨东哈哈一笑道,可面对着梁辰,他心底下总是生出一种很古怪的感觉,这家伙永远都是那种波澜不惊、不动如一的样子,城腑与年纪很不相符,好像经历过很多风雨的样子。

“那就麻烦你了。”梁辰对这个热心的杨东很有好感。

“唉,你说你也是的,干嘛为了一个盆那么冲动啊,这个陈美琪一看就是个大富人家的孩子,肯定不好惹,指不定找你什么麻烦呢。”杨东边替梁辰边有些替他担忧地说道,转头去看那个盆,注意到了盆沿上依稀有几个红漆漆成的字,“对越自卫反击战”“慰问”,由于年代久远,红漆掉得差不多了,有些字辨认不清楚。

“小时候我家半夜失火,父母都死了,唯有我被父亲抛了出来,这是他们唯一的遗物。”梁辰淡淡地说,说完紧紧地抿上了嘴唇。

“啊?原来这样啊,对不起,又让你想起了伤心事。”杨东挠了挠脑袋,叹息了一声,却不再说什么了,他终于明白这个盆对梁辰意味着什么。

“没什么。”梁辰摇了摇头,想起了往事,心情有些低落,杨东走在他身旁,倒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半晌,他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啊哟,不好,你可千万小心那个王浩然,我看他今天在陈美琪面前吃了瘪,搞不好就要把气撒在你头上。”

“王浩然?”梁辰皱了下眉头。

“就是刚才那个想英雄救美的家伙,也是咱们社会学系的,今年大三,是咱们系出了名的刺儿头,全系一共五十几个男生,没有一个不怕他的。他不但是刺头,而且还特别色,仗着长相人模人样的,据说勾引了不少小姑娘,玩完了就甩,人渣一个,这一次应该也是趁着新生入学的机会寻找新的猎艳对象呢,没想到碰了一鼻子的灰,该!”杨东想起王浩然被陈美琪骂“滚开”的时候就觉得心里暗爽。

“你骂谁呢?”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一个愤怒的声音,转身一看,杨东身上哆嗦了一下,却见到王浩然正站在两个人身后,阴沉着脸,冷冷地望着他们。

天龙兵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天龙兵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6120366.html
首 发:天龙兵少小说免费试读
  • 《8277》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325】

    原标题:《8277》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325】小说名字:8277目录预览:第1章被架空的镇长第2章单打独斗第3章赤膊上阵第4章危机重重第1章被架空的镇长七月飞火。太阳炙烤着大地。天气闷的让人发慌,稍微动一动,便满身是汗。关山镇。镇长办公室内。柳擎宇静静的坐在镇长的位子上,心中思绪万千。今天,是他军转干之后,正式上任镇长的第二天。他是前天下午在景林县县委组织部的一个排名最末的副部长李有福的陪同下来到关山镇的。当天晚上在镇里领导陪同下吃了晚饭之后,李有福便连夜赶回县里了。此刻,是上午10点

  • 首长大人,请自重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首长大人,请自重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书名:首长大人,请自重目录预览:第11章赴宴第12章来自地狱的魔鬼第13章君心叵测第14章余波第15章东施效颦第16章舞会第17章白玉无瑕第18章艳压群芳第11章赴宴陆彦峰想到这里就静静的闭上眼神,一天中难得清静的片刻。车子突的一停,到了一个较为隐蔽的山庄内,陆彦峰刚刚放松的样子,不由又提起精神来,率先下了马车,再伸手将沈微瑕扶了下来。难得见他如此绅士的模样,沈微瑕思索片刻,终是将手伸了出去。山庄里十分的静逸,让人都怀疑许久没有人来过了。可是进了里面的

  • 步步成婚:总裁的心机小妻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步步成婚:总裁的心机小妻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步步成婚:总裁的心机小妻目录预览:第一章天降横祸第二章他又来了第三章脱掉第四章夜总会第一章天降横祸第一章天降横祸几个男人肆无忌惮地笑着,手里的照相机对准我暴露的身子。我闭上眼,那快门声响却快要把我逼疯。看差不多了,那几个男人总算是收敛起戏弄的心思,粗糙的手从我胸口移开,将挂在一旁椅子上的外套扔在了地上,“别说我家少爷不近人情,谁让你看了不该看的东西?”我已经没了辩解的想法,之前扯破喉咙说了那么多,他们谁又听进去了?我抓起外套,披

  • 热门小说《缠情私宠:宝贝,别撩火》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缠情私宠:宝贝,别撩火》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缠情私宠:宝贝,别撩火第二十章被她算计!到家之后,宋雪颜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陆泽栖从车上扶到了屋里。陆泽栖嘴里一直叫着于苏木的名字,宋雪颜咬着牙忍着心里的愤怒,把陆泽栖直接扶到了自己的卧室。进去之后,宋雪颜一下子把陆泽栖扔到了床上。连澡都没有洗,直接把自己和陆泽栖的衣服往下一扯,做出了一种让人想入非非的动作。然后宋雪颜拿出陆泽栖的手机,拍了好多她跟陆泽栖的亲密照片。照片的尺度很大,单从照片来看,总是能让看的人觉得这两个人在做那

  • 小说亿万总裁太嚣张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亿万总裁太嚣张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亿万总裁太嚣张第13章给我扒了她“你怎么不说是你设计害了我丈夫,然后再把毒手伸向庄年华,然后一切嫌疑都指向我,然后搞掉我,庄家后继无人,冲你俨然半个庄家人的关系,这一切也自然是你的了。”我纯属信口开河,“哦,可惜你棋差一步啊,庄年华不仅没死,还毫发无伤的回来了,这下你更害怕了,更要把一切栽赃给我这个外人了,毕竟除了庄严的宠爱,我在庄家一无所有。”我看着其他人。“你们说,难道不是吗?”众人的眼里放着光。我想这个家里真正为庄严去世感到伤心难过的

  • 婚姻保卫战最新章节目录

    原标题:婚姻保卫战最新章节目录小说名:婚姻保卫战目录预览:第8章冷漠的婚姻第9章你现在人在哪儿?第10章公开离婚?第8章冷漠的婚姻想到沈靳城,就想到了这三年冷漠的婚姻,和昨天的那一巴掌,林言凄绝的闭了闭眼,心痛如骨髓,两行清泪无声的从眼角滑下。他不信她,在他的心目中,她说的永远都是假的,做的也永远都是错的,只有林馨儿是他的白月光,而她,却不是朱砂痣,只是一个碍眼的挡路石。曾经,她傻傻的以为只要努力的爱着他,他总有一天会回心转意。可是没有,他拒绝她的爱,拒绝她的一切,甚至是连看她一眼都觉得恶心。他

  • 送给习主席的这份国礼,在法国知音很多!

    新华社巴黎3月25日电这是一份具有特殊意义的国礼。3月24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法国尼斯会见法国总统马克龙。会见前,马克龙向习近平赠送1688年法国出版的首部《论语导读》法文版原著。新华社记者鞠鹏摄3月24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法国尼斯会见法国总统马克龙。会见前,马克龙向习近平赠送1688年法国出版的首部《论语导读》法文版原著。马克龙介绍说,《论语》的早期翻译和导读曾对孟德斯鸠和伏尔泰的哲学思想给予启发。这部《论语导读》原著目前仅存两本,一本送给习近平主席,另一本存放在巴黎的法国国立吉美亚洲艺术博物

  • 和姜文一样,走出“母亲这种病”

    和电影中荷尔蒙爆棚的形象相反,姜文说自己在生活中很不自信;无论考上中戏,还是给母亲买房子,不管如何成功,他从未得到母亲认可。今年56岁的他,仍然困惑“我不知道怎么能让她看见我做的事情高兴”。如果你也患上“母亲这种病”,如何走出“母爱创伤”?本文来源:公众号“ijingjie(ID:newjingjie)。本文后半部分涉及关于宗教的观点,不代表本号的立场。........................................3月7日,洛阳某派出所发布一则消息,仅看标题就够耸人听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