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今日20190115】推荐《且以情深共白首》在线阅读

2019/01/15 00:21:15 来源:网络
【今日20190115】推荐《且以情深共白首》在线阅读

书名:且以情深共白首

鹂妃

炎夏的午夜,风带着白日的灼热拂动幔帐,在偌大的寝殿内吹来一室荼蘼。原文http://www.gao-xiao.com/

一声低吼之后,凤千辰毫不留恋的从贺凌霜身上退了出去。薄纱似的月光给他俊美非凡的侧脸镀上一层柔和的光晕,可他的表情却比月光还要清冷几分。

“今晚这么卖力,意欲何为?”他披衣而起,再没有回头看一眼。

一滴清泪顺着凌霜的眼角滑落,转眼没入发丝。明知自己只是他泄愤的工具,在他心里一文不值,可无论多少次,她的心还是会痛、会难过。

“皇上,臣妾父亲真的是无辜的。他不过一介书生,通敌叛国的事是断断不敢做的,还请皇上明鉴。网站gao-xiao.com”锦衾蔽体,她俯身一跪,宛如等待宣判的囚犯。

果然,她只是在有所图谋的时候才会如此卖力。凤千辰的心倏然一紧,声音又冷冽几分,“此案人证物证俱在,已是铁板钉钉的死案,你莫再为你的父女之情找借口了。”

眼见他迈步要走,凌霜把心一横,“举报家父的是大理寺卿,捉拿家父的是大理寺卿,将家父钉死在案板上的也是大理寺卿,难道皇上就没有半点怀疑?”

她拽着他的衣袂,骨指泛白,“还是说你已经被鹂贵人所惑,看不清真相,辨不清忠奸了?”

“啪!”一记耳光响彻大殿。

凌霜只觉得耳膜嗡嗡作响,一股温热的液体顺着嘴角缓缓溢出。她捂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你、你打我?”

这些年他待她虽然凉薄,但动手还是第一次。

明媚的眼里盛着暮霭,莹莹的泪光述说着无尽的哀怨,凤千辰的心微微一痛。说明gao-xiao.com他俯身捏着她的下巴,“若不是看在这双眼睛的份上,你以为朕会看你一眼吗?像你这样心肠歹毒的女人,应该跟你爹一样,被处以极刑。”

他拂袖而去,空留下一室寂静。

贺凌霜怔怔的看着他的背影,眼睛、又是眼睛!

谁稀罕要这双眼睛?

如果可以,她宁可自己瞎一辈子,也好过做别人的替身。

*

翌日一早,贺牧之将被处以炮烙之刑的消息传遍后宫。

“皇上,臣妾父亲真的是无辜的……”

贺凌霜不顾太监的阻拦,一头撞进凤千辰的寝殿,却被眼前的画面惊得说不出话来。

粗重的喘息中混着女人娇媚的呻吟,宽大的龙床上,两具白花花的身体正纠缠在一起。

“滚!”

一声冷喝伴着一个八宝花瓶飞过来,正中额角,立刻就有汩汩的鲜血顺着她的脸颊流下来。原文http://www.gao-xiao.com/

贺凌霜捂着头狼狈的退到门外,脑海中满是那张在凤千辰身下婉转承欢的脸,“季媛鹂?她不是应该在三清山的别院养伤吗?”

“鹂妃娘娘今早刚进宫。”

太监的话就像一把刀直插进贺凌霜的心里,疼得她喘不上气,“鹂妃?她什么时候当上鹂妃的?为何本宫不知?”

她是凤千辰宝印绶带金口御封的皇后,后宫所有妃嫔的册封都要经她之手。她怎么不知宫里何时多了一位鹂妃?

冷宫

贺凌霜在正阳宫门口等了足足一个时辰,才看到季媛鹂双颊生嫣的走出来。

“一回来就被皇上要个不停,真不知姐姐平日是怎么伺候的,活该等这么久。”错身而过之时,季媛鹂不但没有行礼,还不屑的嘲讽了一句。

贺凌霜死死的盯着她,拢在袖中的双手紧握成拳。

“干什么?想打我?”读到她眼中的愤怒,季媛鹂得意的笑起来,“有本事动手啊!反正你施加在我身上的每一点痛楚,我爹都会十倍百倍的报复到你爹身上。网站http://www.gao-xiao.com/

季媛鹂之父大理寺卿季明高,正是贺牧之通敌叛国案的主审。

贺凌霜虽然不信他敢这么做,却也不敢冒这个险,“你别得意,皇上慧眼如炬,一定会还家父清白。”

“是吗?”季媛鹂拉长尾音,挑衅的扬起眉,“若不是因为这双眼睛,你以为皇上会看你一眼?看你们贺家一眼?”

眼睛!又是眼睛!

贺凌霜的脸颊瞬间褪了色,衬得额角的伤口越发猩红刺目。

很满意她的表情,季媛鹂大笑着迤逦而去,纤细的腰身在晨曦中摇曳生姿。

贺凌霜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心中的愤恨压下来,一回头撞见凤千辰那张漠然的脸,不觉悲从中来,“皇上……”

她期盼着他能说出一句带着温度的话,却见他漠然的脸上泛出一丝鄙夷,“皇后贺氏,恃宠而骄,以下犯上。自即日起贬黜冷宫,非诏不得出。”

犹如晴天霹雳,凌霜无力的跌跪倒地上,“皇上,臣妾是无心的。高效新闻网臣妾无意冒犯,臣妾只是太担心家父……”

无论她如何苦苦哀求,凤千辰都无动于衷。被嚷得烦了,他抬腿便是一脚,“你这样歹毒的女人,看着便让人恶心,给朕滚远些。”

触不及防,贺凌霜顺着台阶滚了下去。

十几级台阶,撞得她头晕眼花,结痂的伤口再次出血。当她停下来的时候,双眼所见只有猩红一片。每一寸皮肤、筋骨,都叫嚣着锐利的疼痛,尤其是肚子,就像有什么东西从里面一点点剥离……

她来不及细想,只觉得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

“水、水……”

不知过去多久,凌霜被渴醒过来。

冷月清辉,入目的是斑驳的墙壁,挂着蛛网和灰尘的房梁,她怔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冷宫?

即便是从高高的石阶上滚下,即便是流了那么多血,即便是全身上下都在疼,凤千辰还是没有多看一眼吗?

他只是漠然的吩咐宫人将她扔在这里……

不,或许他连吩咐都不屑,自有眼尖的宫人上赶着揣摩他的心思办成这件事。

“凤千辰,你好狠的心啊!”凌霜一拳砸在床上,换来更深的痛。这不是她栖梧宫铺着厚褥的雕花大床,她的身下只有一块坚硬似铁的硬床板。

“凤千辰,你是要让我在这里自生自灭吗?”

她那么爱他,不惜换上别人的眼睛成为替身也要留在他身边,到头来却是芳心错付满目疮痍?

不,不是的。他们自幼一起长大,青梅竹马,凤千辰不会这么对她,绝对不会。

一定是因为季媛鹂,一定是在她在搬弄是非、挑拨离间。若不是她,静姝不会死,自己和凤千辰也不会越走越远……

思及此,凌霜的拳头攥得更紧。

她知道自己不可以放弃,她还要去救牢里的父亲,还要去为静姝伸冤,还有很多很多事情等着她做……

绝望

冷宫地处偏僻,四周古树蔽日,院内杂草丛生,即便是烈日炎炎的正午也感觉不到一丝暖意。

无医无药,季媛鹂算准贺凌霜熬不了三天。她踩着点上门收尸却见原本荒芜的院子被人收拾一新,破旧却整洁。

贺凌霜就坐在院子中央的阳光下换药,断了一条腿的椅子有些晃,但她的脊梁却挺得笔直。

无论陷入何种困境,她都保持着这种不卑不亢的孤傲让季媛鹂嫉妒得发狂。

她疾步上前,揪住凌霜的头发往后狠狠一拽,“贱人,你怎么还没死?!”

毫无防备,凌霜被拽到地上,刚上好药的胳臂在粗劣的石板上一擦,瞬间便血肉模糊。

季媛鹂还不满意,抬腿又是狠狠一脚直踹向她腰间,“贱人,你还我姐姐的眼睛。”

绛红色的贵妃服制,长长的裙摆迤逦及地,镶着玉片宝石的鞋在阳光下泛着冰冷的光,像极了它嚣张跋扈的主人。

凌霜的瞳孔微微一缩,顾不上头皮发紧的疼痛,双手接住那脚便是狠狠一拽。

季媛鹂没想到她会发狠的反抗,也摔倒在地,两个人立刻扭打到一块儿。

昏迷前,她还只是鹂妃,此刻她已经是鹂贵妃。贺家正在遭逢厄运,她却在平步青云。凌霜很难不将这两件事联系到一起,“季媛鹂,我今天就要为静姝报仇。我要用她的眼睛,看着你下地狱。”

凌霜身上有伤,本不是季媛鹂的对手。可因为心中有恨,每一次出手都像是倾注了全部力气。她头发蓬乱,双目赤红,表情狰狞,犹如来自无间地狱的勾魂恶鬼。

季媛鹂怕了想求饶,仰头间撇到门外似有一抹明黄闪现,立刻心生一计,“皇后娘娘,你不要一错再错。你真的以为杀了我,就不会有人知道你害死静姝姐姐的事了吗?”

她的语气忽然变得温柔谦和,仿佛一副劝人向善的菩萨心肠,“你明知皇上喜欢的人是姐姐,不但害死她还要挖掉她的眼睛,你让姐姐死无全尸,你这样凶残就不怕遭报应吗?”

“等你到了地府,我自会挖了这双眼睛还给她!”贺凌霜想,等到那个时候,她和静姝就都两清了。她会把一切真相告诉凤千辰,她再不必在他面前藏头露尾低人一等……

然,凌霜的想法刚刚成型,便觉眼前一道寒光闪过,一柄钢刀直冲她的面门砍了下来。

“噗”一声,血光四溅!

钢刀入肩三寸,一丝耳发也随之飘然落地。

然,身痛不及心痛的万分之一,凌霜抬起头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那个她一直敬若神邸的男人,“千、千辰,你、你这是想要我的命吗?”

这个她爱了十年的男人,今天就要亲手结果她的性命吗?

那一刻,凤千辰真的想要了她的命。可对上那双澄明的眼睛,看到里面翻涌起无垠的失望,他再也下不去手。

那是静姝的眼睛,若她死了,他便连静姝的眼睛都见不到了。

滚烫的泪水落下来,灼得凤千辰松开手,“你这样歹毒的女人,就算死一万次也赔不了静姝的命。”

“朕要你看着贺家灭亡,朕要你生不如死。”他全然不顾她身上的伤,粗暴的将她推翻在地,将季媛鹂搀扶起来。

“是朕来迟了,让你受委屈了。”他的表情温柔如三月的初阳,他亲手为她捋顺发髻整,为她拭去眼角的泪水,“乖,朕会好好疼爱你的。”

看着他将她打横抱起,看着他抱着她一步步决然而去,凌霜的心好像被一把钝刀子狠狠的磨着,“凤千辰,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

任由她歇斯底里,他也没有回头看一眼。

嫣红的血顺着肩头流了一地,浸湿衣衫。

贺凌霜望着渐渐模糊的天空凄然一笑:也许就这样死了也不错,至少不必看着贺家家破人亡了。

器皿

然,死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因为凤千辰说过,不会让她死。他要她亲眼看着贺家没落,他要她身不如死。

半个月之后,深可见骨的伤口终于结了痂,凤千辰一道圣旨将凌霜召到午门。

空旷的刑场上有一条用炭火铺出的路,路上架着一根被烧得通红的空心铜柱。即便是站在高高的楼台,凌霜也能感觉到上面散发的炙热气息。

“这、这是要干什么?”明明心中已有答案,可她仍不甘心的望着凤千辰。

凤千辰的心情甚好,难得的对她露出一抹笑意,“炮烙。”

他顿了顿又道,“别说朕没给你机会,只要你爹能在上面走三个来回,朕就饶他不死。”

铜柱虽只有三丈长,但窄得仅能容下半只脚,再加上滚烫的温度,莫说三个来回,就算三步贺牧之都走不了。

泪水汹涌而出,凌霜看着面前这个神情淡漠的男人不住的摇头,“不、不会的,你不会这么做的。就算你不当我是你的妻子,不当他是你的岳丈,你总该记得他是你的太傅。他一手扶你登上皇位,你不能这么对他。”

遥记得那年翰林书院,他拜在贺牧之门下,“承蒙先生不弃,千辰必定尊师重道,永志不忘。”

“你们师生十数载,你真的相信他会勾结谋逆吗?”凌霜拽着他的衣角,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掏给他看,“若你真的要杀人才能泄恨,那你杀我,你杀我好不好?”

凤千辰看着那双哭到红肿的眼睛,脸上的笑意一点点褪去,余下的只有嫌恶。

他钳着她的下巴,像是要把她的骨头捏碎,“你放心,等朕找到人换上静姝的眼睛,一定会亲手杀了你。”

他揪住她的头发,迫使她转头看向刑场,“现在,你给朕看好了,好好看看什么叫生不如死。”

已有侍卫将贺牧之带上刑场。

看着他蓬乱的头发,满布血污的囚衣,还有那笨重的手铐脚镣,凌霜的心如同被刀割一般难受。

为什么?为什么她要爱上凤千辰?为什么她要贪心的接受静姝的馈赠,收下她的这双眼睛?

“凤千辰,你让他们住手。”看到贺牧之被侍卫强行推上铜柱烫得一声惨叫的时候,凌霜再也忍不住了。

她取下发簪直戳向自己的眼睛,“你不是想要这双眼睛吗?我现在就还给你。”

她生来就是瞎子,本以为无缘这个世界的精彩。是父亲日日在她耳畔吟诵诗词歌赋,告诉她曲水流觞叮咚响,花开百日暗暗香……

她宁可再也看不见这个世界,也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父亲去送死。

“你敢!”

没想到一贯柔弱的她竟会如此刚烈,凤千辰一时间竟有些慌神。他甚至来不及细想,已然在第一时间出手护住她的双眼。

凌霜收势不及,只能眼看着发簪刺入他的手背,“千辰,你……”

到底他还是心疼自己的对不对?

死去的心仿佛在那一刻重新跳动起来,凌霜激动的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然,凤千辰一句话就将她打入了地狱。

“这是静姝的眼睛,在朕找到合适的人代替你成为器皿之前,它有一丝一毫的损伤,朕都要你贺家九族陪葬。”

器皿,原来她只是器皿,只是盛放季静姝眼睛的器皿!

换眼

“嘭”的一声,那是心碎的声音。

心痛到极点反而是麻木,贺凌霜松开发簪猛然攀上城墙,“凤千辰,放了我爹,否则我就从这儿跳下去。”

既然他说她是器皿,那么她只能物尽其用。

有风拂过,扬起她的衣袂,衬得她娇小的身形越发单薄。仿佛临崖振翅的蛱蝶,脆弱得随时会随风而散。

这一刻,她的心一定很绝望吧!这个念头在凤千辰脑中一闪,随即便被他推开。

“你在威胁朕?”他瞳孔微缩,眼中满是肃杀的冷意。

“是。”

冰冷的一个字,果断得不像她的风格。

她站得实在太靠外,只要轻轻后仰一下就会掉下去,凤千辰根本无计可施。他挥了挥手,自有宫人去宣旨。

看着贺牧之被人从刑场上带离,凌霜绷直的脊背终于一松,整个身子如脱力一般在城墙上摇摇欲坠。

“小心!”凤千辰看得心中一紧,等回过神来,贺凌霜已经被他从上面拽下来抱在怀中。

四目相对的瞬间,看着倒映在他眼中那个小小的自己,凌霜的心骤然一痛。即便他的眼神那么冷漠,可她依然希望时间能停在这一刻。

因为这一刻,她所看见的,他的眼睛里只有她!

*

听到丫鬟的汇报,季静姝握着针线的手一紧,“贱人,这样都能救下贺牧之,本宫倒是小瞧了你的本事。”

她原以为扳倒贺家首先要除的人是贺牧之,现在看来当改变策略先除掉贺凌霜。

入夜,一声惨叫响彻重华宫。

等凤千辰闻讯赶来的时候,太医已经为季媛鹂包扎完毕。

她躺在床上,双目处缠着雪白的纱布,一听到凤千辰的脚步声,那柔弱无骨的的手便在空气中一顿乱抓,“皇上、皇上救我!”

那带着哭腔的声音激起凤千辰的保护欲,他连忙握住她的手,“朕在这里。你放心,朕一定会还你一个公道。”

来的路上,凤千辰已经将事情经过了解清楚。季媛鹂就寝时擦过贺凌霜数月前赏赐的眼霜,不多时便觉得双目疼痛不止。经太医确诊为中毒所致的双目失明,而在残留的眼霜中,他们的确找到相同的毒素。

不多时,五花大绑的贺凌霜被人从外面推了进来。

凤千辰接过宫人递过来的长鞭,狠狠一鞭抽在她脸上,“毒妇,你可认罪?”

新伤叠旧伤,远不及心伤。

贺凌霜看着他和季媛鹂交握的手凄然一笑,“若臣妾不认,皇上信吗?”

不等他回答,她又自顾自的道,“既然不信,又何必要问?”

她一身粗劣的素白衣衫,与装饰华贵的宫殿格格不入。眉宇间那种茕茕孑立的贵气,却又衬得满殿金玉黯然失色。

凤千辰一时有些失神。

见此情形,季媛鹂蜷缩在他怀中的身子动了动,“皇上,从前臣妾站在姐姐身后,只能远远的看着您。幸得上天垂怜,臣妾终于能站到您的身边。若是目不视物,再不能看见您,那臣妾还不如死了算了。”

她哭的带雨梨花,见者犹怜。加之又提起静姝,凤千辰不由得更加心疼,“乖,你放心,朕一定会治好你。”

“你治好她的眼睛也治不好她的心。”凌霜勾着嘴角淡漠的笑起来。她被人从床上拉起来,一路推攘,到这一刻才明白季媛鹂的目的。

她想要的不止是这双眼睛,更是贺家所有人的命。

“季媛鹂,你心肠如此之歹毒,不怕静姝来找你报仇……啊!”

凌霜的话还没说完,身上又吃了凤千辰重重的一鞭。

“贱人,真正歹毒的是你,不是鹂儿。来人,替她们换眼。”

帝王令,整个太医院齐动,很快便准备好一切。

可直到那一刻,凌霜仍不死心的怀着一丝希冀,她祈求的看着凤千辰,“你不能这么做,这是静姝给我的眼睛,求你、求你不要。”

她并不想将这双眼睛据为己有,但她需要这双眼睛保住贺牧之,保住贺家那一百多条人命。

“凤千辰,就算是静姝在世,也绝不会允许你这么做。你知不知道,静姝此生最恨的人,就是季……”

她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宫人强行灌下一碗麻沸散,堵住嘴捆绑到床上。

她害怕极了,眼泪止不住的流出来,却无法发出半点声音。她只能绝望的看着那排泛着寒光的刀具,感受着一点点冷下去的体温……

且以情深共白首》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且以情深共白首】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6119814.html
首 发:【今日20190115】推荐《且以情深共白首》在线阅读
  • 《全能大明星》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全能大明星》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全能大明星目录预览:第一章坑爹的任务第一章坑爹的任务第二章不许你欺负楚锋第二章不许你欺负楚锋第一章坑爹的任务楚锋感觉似乎做了一个很长很奇怪的梦,梦里有着自己一生的经历,哪些久远而模糊的记忆像电影一样一一浮现,梦里楚锋像一位旁观者,见证了自己的年少无知。这是梦吗,但为什么思绪如此清晰,楚风挣扎着想要清醒,却无法感知身体的存在。也许是楚锋的主观意志起了作用,画面像屏幕调低了分辨率,渐渐只剩下灰白色,画面隐去之后脑海里传来一阵眩晕感,楚风陷入了无边的

  • 今日20190217推荐小说之《终极小农民》夏阳陈佳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217推荐小说之《终极小农民》夏阳陈佳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字:终极小农民主角:夏阳、陈佳目录预览:第1章挖出个未来第2章异种大蒜第3章仙泉第4章大美女陈佳第5章蔬菜量产第1章挖出个未来鸟语花香,风景秀丽,依山旁水,一户户农家房屋坐落在这较为偏远的东郊村里。此时正是清晨五点多,天蒙蒙亮,在云雾缭绕的山脚下,村里一户人家升起袅袅炊烟,美似人间仙境。“老爹,面捞上来了,你赶紧去吃。”夏阳从厨房走出来,一屁股坐在院子里的凳子上,换上一双解放鞋,说道。“从今天开始,我去打理那片地,你安

  • 小说凤啸九天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凤啸九天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凤啸九天第八章初露锋芒【一】明明是小小的一团孩子气的顾清璃,凤眸漆黑不见底,浑身涌起了强大的冰冷杀气。韩娇震惊的看着顾清璃,几乎不敢置信,甜美可爱的小女孩,气势如虹。那庞大的压力对他们压来,让两个护卫全都胆颤心惊。那双绝美的凤眸里凝聚着无尽的冰寒和杀意,让他们浑身冰冷。他们震惊的无以复加,这哪里还是一个可爱的五岁小女孩啊!顾清璃冰冷的视线滑过面前的两个护卫,她可以忍受别人骂她是草包废物,可以忍受老天爷让她这束手束脚的小身子,却独独不能忍受伤害她父母

  • 小说唯为一人种深情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唯为一人种深情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唯为一人种深情《唯为一人种深情》“来,坐,坐。”众人安排好位置坐下,剩下顾倾城,看着仅剩下的邵泽身边的位置,神情越发的僵硬了。作为江氏集团的代表,自然是跟邵泽坐在一起,这位置留的理所当然,谁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顾秘书,你怎么还站着?”有人催促。顾倾城只得硬着头皮走过去,坐下的时候不着痕迹的将自己的椅子拉的里邵泽远了一些,恨不得在俩人中间砌一堵墙似的。落座后,邵泽面色从容的环顾了一圈,语气官方:“先前各位刚到百川的时候,我正在出差,所以有所怠

  • 春光不及你笑颜8章

    原标题:春光不及你笑颜8章小说名称:春光不及你笑颜第四章我是家属看着她走进去,莫少天也赶紧跟上去,却被警察拦了下来。“无关人员,一概不许入内!”“我是随行医生。”莫少天的眼睛紧盯着那个进去女人的背影,努了努嘴,道,“我也是那个女刑警的家属。”“家属?”小二一愣,有些没反应过来——这个男人的意思是,他是童颜的哥哥还是弟弟?怎么看着都不太像呢……可紧接着,莫少天便再次开口,给了他答案:“怎么,还要我给你看结婚证不成吗?里面不是人命关天吗,我是医生,让我进去。”结婚证,这三个字又是让小二一惊,但也好歹

  • 抬棺匠12章

    原标题:抬棺匠12章小说名:抬棺匠第6章阴煞那道阴风来得极快,而且就像是一拳头扑过来,直接是打在了我的脸上。我一个吃痛,忍不住惨叫一声。但接下来,却是没有停下来。那阴风照旧是刮着,我捂着左边脸哀嚎的时候,右边脸却也是被打了一下。“什么鬼!”我忍不住吐槽道。那爷爷却是站在我后面说道,“连人形都没有修炼出来的孤魂罢了。不是鬼。”什么?孤魂?想到孤魂的时候,恐怕大多数人是和野鬼联系在一起的。爷爷直接把那不离身的棍子扔给了我,“来,接住辟邪!”我本来就是小心地吐槽一下,谁知道竟然还成了镇,我心里面真的别

  • 【今日20190217】推荐《夜色撩人》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217】推荐《夜色撩人》在线阅读书名:夜色撩人目录预览:第1章河边艳色第2章灵智初开第3章小试身手第4章姐姐的心事第5章两口子打仗第1章河边艳色七月的天气,闷的好像蒸笼。孔平安虽然少根筋,却也知道热,便跳到水缸里洗澡,正赶上姐姐孔雪梅从地里回来,胳膊上还挎了一筐苞米。孔平安憨憨一笑,跳出来接筐,却被孔雪梅满脸通红的打到了一边。“不用你接,赶紧把衣服穿上。”她没好气的扔了一件衣服,便小跑着进了屋。孔平安向来对孔雪梅惟命是从,赶紧穿好,见姐姐脸蛋子发红,便站在外边问道。“姐,

  • 《九号女佣,爵爷蜜宠不休》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九号女佣,爵爷蜜宠不休》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称:九号女佣,爵爷蜜宠不休目录预览:第1章被人陷害婚约解除第1章被人陷害婚约解除第2章我是清白的!第2章我是清白的!第1章被人陷害婚约解除“推进去!”“爵爷,这个女孩还是雏儿!”手执注射器的医生,迟疑不决的看向对面的男人。随着这句‘雏儿’落下,一个男人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接着就朝手术台冲过去。“我不卖了,合约取消!”可不等这男人手指碰到手术台,之前那低磁的声线就掺了几分恼。“连同支票一起丢出去!”挣扎不休的男人,很快被保镖堵住嘴巴,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