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总裁的佛系翻译官11章(第十一章 tony老师)

2019/01/15 00:15:00 来源:网络
总裁的佛系翻译官11章(第十一章 tony老师)

小说:总裁的佛系翻译官

第十一章 tony老师

  一天一夜的飞机,加上几经辗转的公交地铁,一直折腾到了凌晨时分,张小品才拖着沉重的行李箱,回到了自己租住的单身小公寓。版权http://www.gao-xiao.com/

  连出国带飞机,短短五天的时间,却折腾的张小品简直比当年高考还要筋疲力竭。

  好容易趴到了自己的床上,心累身体也几近虚脱的张小品连澡都没力气洗,随手将扎着的马尾拽开,接着任由头发披散在了脑袋上,默默的往被窝里一钻,便彻底昏睡了过去。

  梦里,张小品一直在哭,哭的惊天动地,哭的痛彻心扉。她一边哭,一边蹲在墙角,仰望着那个一直黏在书桌前的自己,桌上的电脑屏幕,不停冒出来一个又一个MSN的聊天框,许许多多的聊天框越变越大,就在某个瞬间,聊天框们忽然像贞子一样从屏幕中爬了出来,然后也不管那个坐在电脑前的傻妞,聊天框们纷纷长了四肢和头发,就这样径直的朝着蹲在墙角的张小品围拢了过来!

  哭的正尽兴的张小品,忽然害怕的张大了眼睛,只一个瞬间,便发觉自己眼前竟然充满了散乱的带头发的聊天框,而且那些发丝还正不停的往自己嘴里涌去……

  “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跟人家网恋了!”

  张小品一边喃喃自语的说着梦话,一边噙着满嘴的头发睁开了眼睛,睡眼惺忪的将头发从嘴里扯了出来,拿纸巾擦了擦满是口水的发丝,有气无力的坐起身来,窗外的阳光顿时溢满了张小品的所有视线。

  还好,只是噩梦而已……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晴天,单身公寓十几层的高度,被S市这座由水泥森林构建的城市轻而易举的埋在了阴影之中,好在那楼与楼的缝隙中,还会有些许阳光照射进来,而就是这点的阳光,就足以照亮张小品阴郁了整整一个星期的心情。

  反正不管怎么样,日子都得继续过下去,再去多纠结这些也是无济于事,不就是六年的时光,不就是陪伴了自己一整个青春的男朋友,不就是日以继夜的思念与幻想一朝成空……

  这有什么!地球还不是照样在转,人生还不是依旧得过,睡一觉,第二天就又是一个明朗晴天!

  深吸一口清早的新鲜空气,几根卡在牙缝上的头发忽然呛的张小品一阵咳嗽。推荐http://www.gao-xiao.com/

  女孩子的长发到底有什么好,夏天睡着热,冬天洗着冷,若不是曾经昂初提过一句“喜欢长发的女孩子”,张小品也不会自找麻烦的将原本的齐肩短发留长。

  如今头发都快及腰了,可是喜欢的男孩子却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渣男。

  张小品有些气闷的将头发再次束成了马尾状,可就在洗脸的时候,才从镜子里发现,这散乱了一夜的头发,就算束在了一起,却依旧从中间变成了两坨,裂开的马尾就好像被摩西分开的红海,自脑袋的中分线处,左右各自为政,明明是单马尾,但是在镜子中看去却莫名有种诡异的双马尾的轮廓。

  默默的将脸洗完,揉了揉毛躁不已的头发,张小品嘴里噙着牙刷,沉默的刷了一会儿牙齿后,忽然将嘴巴中的白沫沫吐了出来。

  “剪头发去。”张小品一边漱口,一边盘算着——等会儿吃完早饭就找tony老师去。高效新闻网

  tony老师当然不是什么正经教育机构的人员,大约也没有什么学校会放任自己家教师叫什么tony、y的吧。tony老师是一个张小品常去的发型屋的老板,发型屋规模很小,不过店面装修十分洋气,颇有种欧式的性冷淡风格,并且最主要的,里面的几位理发师都没有逼迫客人办卡的恶习,特别是tony老师,更是一位以冷漠且耿直著称的发型师,所以张小品在第一次找到这家深藏于巷弄中的理发店后,便义无反顾的当了tony老师最忠实的回头客。

  以往的时候,张小品来找tony老师,都只是为了剪剪刘海什么的。刘海这种东西,虽然剪起来的规模不是很大,可是如果在家自己DIY动手剪的话,很容易就会剪成一种狗啃似的风格,于是张小品在第N次将自己的刘海剪的不忍卒视之后,终于才忍不住出门寻找起了理发店。

  而tony老师,就是那时候结识的。

  张小品还记得自己与tony老师初见时的情景——进入这家装修别致的理发店之后,某个一米八多的格子衬衫男默默的迎了上来,两人无语的对看,格子男二话不说的将客人带到了理发的座位上,连头发都没让客人洗,直接拿喷水壶呲湿了那片参差不齐的头发后,三下五除二的几下便修理完毕。说明gao-xiao.com

  张小品再往镜子中看去时,只觉得那本来走可爱风的厚刘海,瞬间被修成了十分高级的带有层次的空气刘海,原本被自己剪毁的地方,更是看不出什么痕迹。

  搭在身上的剪发袍子被格子男十分帅气的扯开,张小品怯生生的去结账的时候,心说这么高级的发型,指不定要多少钱才够呢。

  可是大张旗鼓的刷完信用卡才发现,打出来的账单不过才十块钱而已。

  有生以来,张小品第一次在理发店中主动问了曾被无数理发师当作口头禅的问题:“大哥,咱们这儿给办会员卡么?”

  已经坐沙发上休息的衬衫男默默的看了一眼柜台前的张小品:“不办。”

  这就是tony老师跟张小品所说的第一句话。

  后来张小品才发现,tony老师并非是少言寡语又态度高冷,只不过他堂堂一个留法回来的海归理发师,性格比较怕生罢了。高效新闻网

  怕生又不办卡的理发师,不得不说,tony老师简直可以称得上是理发行业的一股清流。

  而剪头发的次数多了,张小品才发现了tony老师的另一个属性,那就是耿直的实在有些过分。

  这一点,张小品就曾经在剪头的时候亲眼见证过tony老师的那张嘴到底是多么的狠毒。

  当时张小品百年难得一次的心血来潮,来理发店洗头顺带护理一下自己的那头长发,可是正当张小品润丝完毕,老实的坐在一旁被某种神秘的仪器用红外线烤着脑袋的时候,正在帮另外一个熟客剪头发的tony老师却忽然叹了口气。

  被剪头发的是位约莫三十岁左右,一脸精明能干,资深白领模样的女士,她听到tony老师忽然没来由的叹了口气之后,忍不住对自己的理发师问道:“tony,怎么了?难道我想要的发型有什么问题么?”

  其实她不问就好了,这一问之下,tony老师的话匣子便彻底打开:“都什么年代了,为什么你还要剪这种如丧考妣一样的波波头,波波头虽然那些欧美的名模剪起来会让人觉得十分精致时尚,但是你的脸这么大,脖子这么短,腮帮子又宽,剪起来只会像青蛙好么,并且你的眼睛也小,再留一个不符合年纪的齐刘海,看起来真的很像东欧生意不好年老色衰的色情行业从事者唉。”

  张小品是不知道那位被tony老师剪头的客人是什么感觉,她只觉得虽然只是身为旁观者,但自己的后背就已经从尾椎一直麻到了百会穴。阅读gao-xiao.com

  听完tony老师的一席话,张小品忽然默默的将脑袋往那个发出红外线光芒的罩子深处探去——实在是眼前的场面实在太过血腥尴尬,若是换了自己被人这么一通说,恐怕张小品真的会大哭着的狂奔而去。

  而那位客人显然和tony老师颇有交情,所以沉默了半天,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好一阵子之后,才终于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气愤无比的对tony吼道:“要死了你!”

  tony老师则一脸无辜的看着突然就发了脾气的熟客:“是你问我的啊,我实话实说,你怎么就生气了?”

  张小品默默的咋舌,他还敢问人家为什么生气,若是换了个脾气不好的,恐怕早就抓过理发剪刀直接插他身上了。

  从那次起张小品才发现,tony老师虽然剪发功力一流,但是情商却十分堪忧,并且还是标准的直男一个,不然的话,也不会句句都让女客人瞬间炸毛。

  虽然后来那位女士听从tony的安排,任他自由发挥,剪了一个时髦又能遮掩脸型缺点的发型,可是自那之后,每次被tony剪头发,张小品都会时刻警惕,不敢轻撄其锋——莫说是问题了,张小品连屁都不敢乱放一个。

  而今天,张小品再次来到了这家熟悉的理发店,这种早上十点的时间里,理发店里倒是没什么生意,而tony老师也正坐在沙发上看书,听到店门的迎客铃响了一声后,他才抬起头来,看到了一脸憔悴,满头乱发的张小品。

  tony老师虽然嘴巴比较毒,可是他有一点好处就是,若是客人没有主动提问,或者要求他给予意见,他一般都是沉默寡言的状态,可是今天当他看到张小品后,却忍不住对张小品问道:“你……你是不是遇上什么不测了?”

  张小品满脸困惑的摇了摇头:“没有啊?”

  “那你怎么会以这么一种刚被人施.虐完的造型出现?”

  在国外虽然有惊无险的逃过了流氓的戏弄,可是张小品的精神,却依旧饱受某个男人的虐待,张小品忍不住叹了口气:“少罗嗦,快来给我剪头发啦。网站http://www.gao-xiao.com/

  “今天想修几公分的刘海啊?”tony将书放下,站起身来,习惯性的对张小品问道。

  “全部剪光!我要出家!”张小品望着镜子里的那个顶着一头乱发的疯女人,瘪着嘴,气呼呼的说道。

  

总裁的佛系翻译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总裁的佛系翻译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6119646.html
首 发:总裁的佛系翻译官11章(第十一章 tony老师)
  • 无删节与你情意浓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与你情意浓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字:与你情意浓目录预览:第1章:我不签第2章:噩梦第3章:没给钱吗第4章:找乐子第1章:我不签苏亦琛从外面回来的时候,时间刚好过午夜12点。顾惜披上外套去给他开门,一股浓烈的酒气顿时扑鼻而来。“解酒药跟蜂蜜水都放在桌子上,你吃完了就赶紧洗个澡早点睡觉吧!”应酬是苏亦琛的生活常态,顾惜对此早已习以为常。她叮嘱完准备回房间休息,一双大手就在这个时候缓缓搂住了她细软的腰。带着几分灼烈的热度,几乎让她站不稳当。苏亦琛同样灼热的呼吸在她耳边骤然响起:“已经有三个月

  • 大总裁,小宠妻15章(第15章 头发剃掉)

    原标题:大总裁,小宠妻15章(第15章头发剃掉)小说:大总裁,小宠妻第15章头发剃掉白悠然皱眉道:“我承认弄错剧本是我不对,可你这样故意刁难我,就不怕耽搁大家的时间吗?”周思思环起手臂,剧组里的人都得了顾锦苒吩咐的,谁要是对白悠然好,那就是和整个泰娱,顾家,还有霍家过不去。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想把白悠然往死里整,好去顾锦苒面前邀功。“那好。”周思思说,“那你就问问大家,看他们怎么要求你。”白悠然心里一阵不安,还未等她反应过来,就听见下面的人说:“白悠然,是你害我们整个剧组的人陪你一起误工!耽搁我们

  • 无删节情深几许绕青丝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情深几许绕青丝免费阅读全文书名:情深几许绕青丝目录预览:第一章墓室美人第一章墓室美人第二章给她面子第二章给她面子第一章墓室美人“大人?”一道带着几分颤音和惧意的声音在内室响起来。冬歌紧紧的低着自己的头,不敢去看坐在上位的那个人。尽管此刻屋子里不断漫出的浓厚熏香让他眼睛直冒酸水。“恩。”坐于高座上那人似乎是应了一声,平时再清冷不过的一个人,此刻的声音却莫名的有些媚意!媚意?冬歌吓的抬了一下头。只一眼,眼睛便直了,微微长大了嘴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那人一头墨黑的长发散开来,眼眸地下留了

  • 薄情游戏7章(第四章 童年的美好回忆)

    原标题:薄情游戏7章(第四章童年的美好回忆)小说:薄情游戏第四章童年的美好回忆“你赶紧进去吧,别上人家等着你,要是伺候不好,今天有你好受的。”洛依琳终于忍不住了,“沈姐,我一直此后的都是车辰希啊,是车辰希卖的我,他不是说我只能伺候他一个人吗?”“哦,这事啊,车少爷说了,从今天以后,你就是大家的人了,你不仅限于接待车少爷一个人了,开心吗?如果你伺候好了别人,没准哪天你就可以离开我这地方了。快进去吧。”开心?自己怎么可能开心的起来?她可以接待车辰希是因为自己喜欢他,可是接待别的男人,她真的做不到。自

  • 秦淮风月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秦淮风月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秦淮风月目录预览:第六章救救我第六章救救我第七章枪声第七章枪声第八章冯家少爷第八章冯家少爷第九章你逼我的第九章你逼我的第六章救救我撞到人了?靳少寒却紧拧着眉,“怎么回事?”这么唐突,不像是陆风一般的行事风格。陆风也没想到,这选择半夜比较隐秘的时候出行,居然也会出事。靳少寒也着实闷得紧,稍微打开了车门,却在开门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刚才被撞到的苏清影,从这旁边跌跌撞撞了过来,一双手从车门处伸了进来,靳少寒骤然紧压住自己贴身的手枪,以防遇刺。下一刻,沈清影

  • 《壹号保镖》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217】

    原标题:《壹号保镖》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217】小说书名:壹号保镖目录预览:第一章:以一敌五第二章:妹妹叶霜第三章:李雨欣(一)第四章:李雨欣(二)第一章:以一敌五“你就是安达保安公司派过来的保镖?”李先元看着面前站着的这个穿着保安服高高大大的年轻男人皱着眉头问道。“是的”这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六七岁模样的男人点点说道。“你们保安公司有没有告诉你应该要怎么做?”李先元继续问道。“保护雇主的安全,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如果存在必要的话,要为雇主挡子弹”男人依旧是淡淡地语气,脸上没有太多其它的表情

  • 重生之医女妙音18章

    原标题:重生之医女妙音18章书名:重生之医女妙音第九章姨娘本分第九章七月流火,成药坊的生意越发的红火,只可惜她没有充足的时间用以制药,小桃又一直没能学会调配药丸的精要,无法将此重任交付于她,故而成药坊常常断货闭门,如此也算给了其它药铺一条生路,故而众药铺与成药坊一直相安无事的并存着。八月,府中开始张灯结彩,杨素云是最后一个得知李成继要娶妻的,她一哭二闹三上吊,搞得府中上下不得安宁,一派的乌烟瘴气。直至此时李成继才知,只因他平时的疏散管理,才造成了今天的局面。他与杨素云之间确有感情,又有三个孩子做

  • 情逢对手,神秘妻子买一送一小说免费试读

    原标题:情逢对手,神秘妻子买一送一小说免费试读小说名称:情逢对手,神秘妻子买一送一目录预览:第一章:我看先生也是内行人第一章:我看先生也是内行人第二章:偷个人第一章:我看先生也是内行人“先生这是您的焦糖玛奇朵,请慢用。”远处穿着制服的女人身材妖娆前凸后翘,声音甜美不失清澈。上身微倾着,柔软眼看着呼之欲出却恰到好处不至于走光。而纤细的腰肢则轻抵着桌面,动作恭敬十分礼貌。覃沅珣收回漫不经心的打量目光。“先生您好,这是您点的蓝山咖啡。”那个甜美的声音很快就来到他身侧,柔软的身子无意间蹭了一下他胳膊。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