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冷男之境最新章节目录

2019/01/15 00:04:19 来源:网络
冷男之境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名:冷男之境

第8章 我的新娘,我的新郎

东皓焱和韩怡光进去之后,看了婚礼的规格,两个人都没有说什么。原文http://www.gao-xiao.com/

介绍的小姐说:“东先生,韩小姐,你们看看婚纱和礼服吧,现在就试一试。”

东皓焱和韩怡光到了换衣室,东皓焱选了一件白色的礼服,在试衣间看着自己样子,心中便是快要到达目的的快感,东皓焱心里想,我们结婚之后兰雅集团就会是我的了,韩怡光,你谁都不要怪,要怪的话,就怪你为什么有一个这样的父亲,一个伤害别人来维护自己的父亲吧。

韩怡光在另外一件换衣间,看着自己穿着这样的婚纱,自己修长的手臂,细细的脖子,姣好的面容,再穿着这身婚纱,自己都觉得自己好美,东皓焱,我该相信你吗,和你在一起是最好的选择吗?可是,脑海中出现了林玄俊穿着礼服和自己在教堂举行婚礼的样子,恍惚间,脸上出现了笑容,嫁给自己最喜欢的男人,不是所有的女孩子最想要的吗,以后,我会和你在一起了,玄俊,猛然想起,原来,自己要嫁给的人叫做东皓焱。

东皓焱早已换好了衣服再外面等着,等着韩怡光出来,韩怡光将一身清新的黄色裙子换下来,穿着长到拖地的婚纱从试衣间出来,东皓焱看着她,似乎,这就是自己的新娘了。

韩怡静围着韩怡光走了一圈,嘴里哼着婚礼进行曲,韩怡光终于觉得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是自己的丈夫了,韩怡光听着自己的妹妹嘴里哼着的曲子,婚礼就像正在进行。

这时候韩章国突然倒地。

“爸,你怎么了。高效新闻网”瞬间的幸福感都被韩章国的突然发病打乱,韩怡光跑向韩章国。

东皓焱看着这个场面,又多了一丝快感。

东皓焱装作负责男人的样子,对韩怡光和韩怡静说:“你们别慌,我马上叫救护车。”

东皓焱给救护车打着电话,救护车很快的赶来了,韩章国被送到了医院的急救室,韩怡光安慰着一直在哭的韩怡静,“怡静,别担心,咱爸没事的。”韩怡光始终再跟自己说,自己的爸爸没事的,一定没事的。

东皓焱只在一边,面无表情的坐着,心里想,韩章国,你最好今天就死在这里,这样我们的恩怨就能快些了结,也不用你的女儿这样的痛苦等待了。

过一会儿,医生从病房出来,东皓焱抢先到了医生的身边,小声对医生说:“你只说这个病人没事,我会给你一大笔的钱。说明gao-xiao.com

这个医生愣住看着东皓焱,沉了沉气,点点头。

韩怡光和韩怡静过去,问道:“大夫,我爸爸他怎么样了。”韩怡光问道。

大夫说:“病人没事,马上就会醒过来。”

韩怡光和韩怡静听医生这么说,安心了不少。她们非常相信这个医生的话,“谢谢您,医生。”韩怡光感谢的说道。冷男之境最新章节目录

韩章国在医院期间,东皓焱都在身边照顾着,韩怡光都看在眼里,早上东皓焱带着早饭来了,韩怡光趴在韩章国的床边睡着。

听到有声音,看见了东皓焱,“你来了,真是麻烦你了。”韩怡光客气的说道。

东皓焱把饭放下,说:“没事,马上就是一家人了。”东皓焱看来很厚道和负责。

韩怡光看着东皓焱细心的把饭盛到小碗里,也给她盛了一碗,说:“吃点东西,都呆了一个晚上了。”东皓焱的眼神还是那么的冷漠。高效新闻网

韩怡光将饭接过来,一口一口的吃着,韩章国这时候醒了,看见东皓焱,“皓焱,你来了。”东皓焱扶着韩章国坐起来。

“董事长,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东皓焱问道。

“你怎么又叫我董事长了。”韩章国笑着说。

东皓焱说:“是,我一时间忘了。推荐http://www.gao-xiao.com/”东皓焱心里不想和这个人有任何的关系,除了仇人。

韩章国说:“我看等我出院之后,你们就赶紧把婚事办了吧。”韩章国真的很想看见自己的女儿有个好归宿。

东皓焱正是等不及了,说:“都听您的。”东皓焱看着是那么的懂事和真诚。

韩章国出院之后,第三天,韩怡光和东皓焱的婚礼开始举办了。

早晨,韩怡光醒来,韩章国就将早就预定好的化妆师叫来,到了韩怡光的房间,敲了敲门,“怡光,起来了没有,化妆师来了。”韩章国隔着门说道。

韩怡光心里扑通扑通的一直在跳,好久才说:“起来了。”

“那你开门,让人家来给你化妆吧。”韩章国说。

韩怡光头发散乱的给韩章国开了门,韩章国看着韩怡光,第一句话就是:“我的怡光要出嫁了,我真是高兴啊。”

韩怡光看着自己的父亲,头发上已经半白,身体也变得不好,拉着韩章国坐在自己的床上,自己坐在梳妆台前,任由这些化妆师去摆弄自己的脸和头发,一层一层的粉底在自己的脸上抹着,眼影,腮红,口红,还有一身美丽的婚纱。

韩章国就这样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韩怡光画好了装,在楼下的沙发上等待着接亲的车队。

韩怡静在自己的房间挑选当伴娘的衣服。

韩章国拉着韩怡光的手,说:“女儿,今天之后,你就是别的男人的妻子了,不再是我的没长大的女儿了,你可要好好的生活,凡事不能任性,要多考虑别人,要会为别人着想。”韩章国说道这里咳嗽了两声。

韩怡光坚强着没有让眼泪掉落,直到迎亲的车队接走了他们一家人。

韩怡光由韩章国领着走进了礼堂,韩怡静穿着淡紫色的婚纱,走在姐姐的后面,所有到来的客人都在为他们鼓掌,为韩怡光和东皓焱的婚礼祝福。婚礼进行曲想起,韩怡光觉得好幸福,自己要嫁人了,即使自己才刚刚认识这个男人,从前对这个人一无所知。但是,这个男人关心自己的家人,尊重自己,爱护自己,关心自己,所以没有什么不愿意的,对林玄俊的深情,就到这里吧,林玄俊,我真的要放弃你了。

韩怡光站在自己的丈夫东皓焱的面前,看着这个男人,东皓焱一样看着韩怡光,韩怡光看着这个男人,他的眼神还是和第一次相见的样子,但是,韩怡光已经没有了对那种眼神的偏见,现在,韩怡光完全的接受了这个眼神。这个男人的全部。

证婚人在韩怡光和东皓焱的中间,“东皓焱先生,你愿意和你眼前的韩怡光小姐,相亲相爱,恩爱到老,无论她是丑陋,是贫穷,亦或是美丽,是富有,都和她携手走过人生的旅途吗?”东皓焱缓缓地说出了三个字:“我愿意。”在东皓焱的心中,这三个字没有任何温度,只是复仇的工具。

证婚人有一样的问题问了韩怡光,韩怡光愣住,怎样都说不出那三个字,那三个字被卡在喉咙,证婚人又一次宣读了誓词,韩怡光才低声说出,“愿意。”却没有说出一个我字。

东皓焱轻轻的给韩怡光带上结婚戒指,这个戒指在韩怡光的手上熠熠生辉,是这样的适合。

韩怡光一样的给东皓焱带上戒指,东皓焱温柔的笑着,这温柔就是毒药。

婚礼开始,韩怡光和东皓焱到了酒席,两个人共同的举着一瓶香槟,在摞得很高的高脚杯上面倒着香槟。

之后东皓焱这个懂事的姑爷在客人间敬酒,“东董事真是年轻有为,一表人才,和韩小姐真是天作之合啊。”这样的祝贺之词在东皓焱和韩怡光的耳边听了无数遍,两人依旧要一起在这些客人的面前敬酒,而韩章国的感觉更加的不好了,他确信自己的身体没有问题,两个大夫都来看过,不可能有什么问题的,但是韩章国现在的体力虚弱到了极点,只坐在一边看着东皓焱这个好女婿在这些客人中间周旋,看着自己如花似玉的女儿在东皓焱身边。

看到韩怡光的美貌的还有欧式集团的少爷欧明轩,兰雅集团一直是欧氏集团的劲敌,欧明轩是个热衷于做生意的生意人,这样的婚礼,他当然要来参见了,他拿着酒杯到了东皓焱的面前。“东董事,今天是你的大喜日子,我在这里祝贺你了。”欧明轩说道。

东皓焱和韩怡光向欧明轩道谢,“多谢欧明少爷。”三人的酒一饮而尽。

韩章国终于支持不住了,韩怡静注意到了韩章国的脸色不好,便到韩章国的身边去了,“爸,你是不是不舒服啊。”

“我有点儿喘不过气来,可能是这里太热了,人太多,你扶我,咱们先回家去吧。”韩章国说道。

韩怡静扶着韩章国悄悄的离席,没有人注意到。

终于所有的客人都走了,韩怡光坐在高高的台阶上,看着这个空落落的婚礼现场。

东皓焱喝了很多的酒,韩怡光的酒大部分都被他挡下,东皓焱有些醉意了,自己在这里走着,他为什么喝那么多的酒,是为了自己的复仇计划就要成功了吗?

东皓焱突然跌坐在地上,韩怡光看见到他的身边扶他,“你没事吧。”两人的关系还是那么的陌生。

东皓焱靠着韩怡光的肩膀,突然流泪了,韩怡光砍价东皓焱的眼泪,伸出手替他抹去,“你是喝多了吧,怎么哭了。”

东皓焱自语叫着:“爸,我好想你,爸我好想你啊,我好久都没见到你了,你好不好啊。”

韩怡光早就将她在监狱的门口见到东皓焱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说:“你是想你的嫁人了吗,对了,今天怎么没见到你的家人来啊。”韩怡光的怀中靠着一个男人,韩怡光却觉得很安心,即使,这个人不是那个自己心里的人。

东皓焱说着醉话,“我也想让他来啊,想让他看看我今天做成的事情,想让他开心一次。”东皓焱说这个话的时候突然清醒了,从韩怡光的身上移开。

“对不起,我喝多了。”韩怡光看着东皓焱的样子,有些关心。

“你的家人是不是不在本地,所以才没有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东皓焱撒谎说:“是啊,我自己在这个地方,我的父母都在国外,这不是给你省了尴尬吗?”东皓焱说的这些话好像是为了韩怡光好一样,他要去什么地方去找一个根本不能从监狱出来的人呢,心里的恨意瞬间涌出,你以为世界上的人都像你一样的家庭美满吗?以为你不能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很惨吗,你有我的生活无助吗,竟然为了一个本不相干,自认为是爱的人想要伤害自己,结果还要伤到我,我怎么会这么的傻,竟然可怜一个仇人的女儿。东皓焱在心里想着。

第9章 洞房花烛夜

韩怡光说:“我觉得我们还是太陌生了,我,一时间还是不能接受你。”

东皓焱大方的说道:“没关系的,咱们以后的时间还长,只要你不说接受我,我不会碰你一个手指头。”东皓焱喝了这么多的酒,胃里不舒服,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总是吃泡面,胃本身就有毛病。脸上的难受的表情难以隐藏。

韩怡光看着好他的样子,问:“你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东皓焱说:“没事,小毛病,你已经和我结婚了,就到我的家里住吧,能不能送我回去。”东皓焱这时候笑笑,这笑容又是什么意思,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

“好。”韩怡光到外面开车,带着东皓焱到了他的家。

东皓焱被放在沙发上,韩怡光去接了杯水给他,东皓焱喝了口温水,之后闭上眼睛睡着了。

韩怡光看着屋子里的装潢,很简单和大方,与东皓焱这个人非常相合。

韩怡光到了东皓焱的卧室,里面只放着一张床和一个床头柜子,床的被子是白色的,柜子是梨花黄色的,床边放着一张他们家的一张全家福,那时的东皓焱看起来只有七八岁,他的妈妈长的很漂亮,爸爸很高大,他的家庭一定很幸福。

东皓焱在睡中梦语,叫的是韩怡光的名字,韩怡光听到心里说不出的滋味,也许这就是被人惦记和想念的滋味吧。

韩怡光到东皓焱的身边,推推他,说:“你到床上去睡吧,在床上睡舒服一点儿。”韩怡光拽着东皓焱到了床上。

东皓焱抓着韩怡光的手,直直的看着韩怡光。

韩怡光的心跳加速,“你,你干什么。”韩怡光有些十几岁的少女的惊悸。

东皓焱用力地拽了一把,韩怡光被东皓焱抱在怀里,韩怡光想要挣脱,“你不是说,在我没有接受你之前,你不会动我一下吗?”

东皓焱说道:“你不接受我,为什么答应和我结婚。”

韩怡光反驳说:“我,我是为了我爸爸。”

“我对你说的每一句话,你敢说你没有记在心里?”东皓焱的脸贴近韩怡光的脸,近到可以透过粉底看到韩怡光粉嫩的皮肤。

韩怡光嘴硬说:“没有。”

东皓焱又问:“那你为什么关心我。”东皓焱的眼睛看着躲闪的韩怡光。

“我,我是出于感激。”韩怡光找着各种理由来躲避东皓焱的追问。

韩怡光有力的在东皓焱的怀里挣扎,“你快点松开。”韩怡光生气的攥着拳头。

东皓焱死死的把韩怡光锁在自己的怀中,说:“怎么了,我又没说要动你一下,我只是想抱着你睡而已,不行吗?”

韩怡光的双乳挤压在东皓焱的胸口,东皓焱就是不放手,最后韩怡光放弃了挣扎,在东皓焱的怀中睡去。

早上醒来时,东皓焱已经不在自己的身边,而自己是好好的躺在床上,盖着被子。东皓焱真的没有碰韩怡光一下,他,真的没有食言。

韩怡光换下了婚纱,却发现这里没有自己的衣服,只能穿着内衣裹在被子里,东皓焱洗完澡进来看见韩怡光,就知道她是没有换洗的衣服,拿出了自己的白衬衫,“你先穿我的吧。”东皓焱把婚纱递给韩怡光,韩怡光接过衬衫,说:“谢谢你,还是一样的客气。”

东皓焱没有说话,转身换着自己的衣服,韩怡光看着东皓焱的身材,东皓焱不仅个子很高,身材也是顶好的。

韩怡光自己也换上了东皓焱的白衬衫。

东皓焱换好了衣服,准备出门了,对韩怡光说:“桌子上有早餐,我要去上班了,你自己吃,中午我回来,给你做饭。”之后就是一声关门的声音。

韩怡光自己在家里,穿着东皓焱的白衬衫,打扫着卫生,收拾屋子。

东皓焱今天上班的时候心不在焉,脑子里一直在想,自己为什么会想要抱着韩怡光呢,韩怡光熟睡的样子真的很迷人。东皓焱早上醒来的时候韩怡光还在睡着,两只手攥着拳头,东皓焱小心地把她抱起来,盖好被子,就这样默默地做着一些事情。

东皓焱也是有爱慕者的,比如说远在国外的金沐雪,金沐雪的父母都是商界和政界的要人,家里的地位非常之高,所以,金沐雪的性格跋扈,做事不择手段。

东皓焱的秘书眼看着东皓焱把水碰倒了,一声破碎的声音才让东皓焱清醒过来。

就这样一直到了中午,东皓焱先去了商场。

商场的导购员问他:“先生你是要买衣服吗?”

东皓焱说:“想给我太太选几件衣服。”东皓焱已经开始称呼韩怡光太太了,大包小包买回了十几件衣服。

东皓焱开门的时候,却看见了一桌子丰盛的午饭,关上门愣住。

“不是说了,回来我做饭吗?”东皓焱故作镇定的说,因为他惊讶于韩怡光的手艺,比在韩怡光的家里的那顿饭看起来更加的好。

韩怡光说:“我是饿了,所以自己做了一些,正好你回来了,咱们一起吃吧。”

东皓焱把这些衣服放在一边说:“你没有换洗的衣服,我给你买了一些,你凑合这穿吧,看看合适不合适。”东皓焱说道。

韩怡光和东皓焱都感受到了对方的关心。

东皓焱匆匆的吃完了饭,之后又赶到公司去了。

韩怡静下午的时候给韩怡光打来了电话,“姐,咱爸好像情况很不好。”韩怡静带着韩章国回了家之后,韩章国就一直在昏睡,韩怡静才感觉的不对,于是给韩怡光打了电话。

韩怡光回答说:“你等着,我马上就回去,别着急。”

韩怡静在家里焦急的等着韩怡光回来终于门铃响了。

韩怡静一见到韩怡光就掉下了眼泪,“姐,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爸他······”

韩怡光看到妹妹的这个反应,立刻冲到韩章国的房间,看见韩章国气息奄奄的躺在床上,试探的叫了几声,韩章国根本就没有反应。

韩怡光问韩怡静说:“你叫了大夫来看过了吗?”

韩怡静哭着说:“请了,可是那个大夫和之前的两个大夫说的不一样,他说咱爸的情况很危险,但是不知道是什么毛病。”

韩怡光一时也没了主意,只好给东皓焱打了电话,“皓焱,我是韩怡光。”韩怡光说话的声音很低沉。

东皓焱问:“什么事情。”东皓焱听到韩怡光的声音反而有一点的欣喜。

“我爸,他的情况很不好,我现在很害怕。”韩怡光在东皓焱的面前出现了恐惧的情绪,对于韩怡光这样的女孩子来说,这样在别人的面前示弱的表现是从来没有过的,即使是在林玄俊的面前。

“医生不是看过了吗?说没有什么事情吗?你不要担心好好的。”东皓焱安慰着说,似乎自己入戏太深。

韩怡光恩了一声,挂了电话,对韩怡静说:“咱爸一定没事,一定没事的。”

韩怡静还是不放心,于是又找来了一个大夫,那个大夫来看过了,说:“你父亲的身体已经虚弱到了极点了。”

韩怡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可能,之前看过医生,他们都说没事。”

“不可能的,他的心跳已经不稳定了,气息也很弱了,看这个样子,该是很久的病了,一定是长时间拖延才导致这个问题。”大夫说。

韩怡光一样不相信他,“你是不是一个合格的医生,我爸爸到正规医院去看的时候也说没事。”

那个大夫说:“我当医生也有几十年了,这样吧,我们不说谁对谁错,现在这种情况,我看就是谁来看都会这样诊断,你父亲没有多长时间了,我给你开点药,你每天给他按时喝药,看看情况如何。”

那个大夫走后,韩怡光依然坚信东皓焱的说法,但是韩怡静便就坚持着给韩章国按时的吃药,过了两天,韩章国的明显的清醒了一点儿。已经可以说话了。

韩怡静和韩怡光守在韩章国的床边,韩章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行了,说:“怡光,怡静,你们给我请个律师来吧。”

韩怡光看着父亲的样子,便也相信了韩章国真的没有多长时间了。“好,爸,我马上去请。”

韩章国又说:“我会把公司交给你和皓焱,你们一定要好好的保护我的公司,好好的做这个公司,这是我一生的心血啊。”

韩怡静在一边哭着,韩章国对韩怡静说:“怡静,你是个善良的女孩子,不适合生意场,我只留给你一部分的财产,不是爸爸偏向这是为了你好。”

韩怡静说道:“不,爸,你会没事的,你不要说这样的话。”一切都变得这样的灰暗,韩章国跟律师交代了财产的分配问题,不到几天的时间,便就去世了。

第10章 葬礼

韩怡光和韩怡静穿着黑色的裙子,胸前别着白色的花,韩怡静哭的梨花带雨,韩怡光手里拿着韩章国的遗像,接待着来看望的客人,从韩章国离开的那天开始,整个兰雅集团就交到了韩怡光的手里,韩怡光虽然伤心但是始终控制着自己的眼泪。“爸爸,我会好好的照顾怡静,努力的经营公司的。”韩怡光心里想着。

东皓焱一样的穿着黑色的西服,身上带着白花,现在他是韩家的人,要将这个戏好好的演完。不久之后,兰雅集团就要更姓了,要改回姓东了,这个兰雅集团本来就是属于他的,是东皓焱的父亲一手办起来的,十年前被韩章国一朝夺去,让东皓焱在少年时代就吃尽了苦头,东皓焱怎么能忍,最不可原谅的就是东皓焱的父亲背负着本就不存在的罪名在监狱里度过了十年的时间,让东皓焱的身边再没有亲人。

一天的时间,东皓焱做足了样子,为的就是等着韩怡光到法院去做公证的那一天,为的就是让韩怡光把兰雅集团亲自交到他的手里。

“怡光,该回去了。”东皓焱送走了所有的客人,到韩怡光的身边,温柔的说。韩怡静依然在哭泣。

东皓焱拥抱了韩怡静一下,说:“怡静,你先到我家里住吧,你自己一个人,我和怡光照顾你。”

韩怡静的身边有东皓焱,感觉到了温暖和安全,点点头。

这时候一身黑衣的男人到了这里,他是最后的一个客人,欧明轩。

韩怡静的眼中看到欧明轩的俊朗样子,羡慕自己的姐姐,也想找到一个可以爱护自己,托付一生的人。

欧明轩缓缓走进来,举了三个躬,彬彬有礼,欧明轩的样子深深地刻在韩怡静的心里,这个就是自己想托付一生的人了。韩怡静的眼泪止住,欧明轩却走到了韩怡光的身边,说:“你才结婚就遇上这种事,不要太伤心了,逝者已矣,凡事要放开坚强起来。”欧明轩的心里有了韩怡光那天结婚的样子,真的很美,美的像一个天使,有着白色透明的翅膀,飞进了欧明轩的心里。

韩怡光在整个葬礼期间没有掉一滴眼泪,现在依旧是这样,安宁的说:“谢谢你了,欧少。”韩怡光自小就在这些生意人的身边长大,欧明轩在她小的时候也见过一面,但是那是很小的时候了。

欧明轩说:“韩小姐涉手生意多年了,我也早有耳闻,期待我们之后能有合作,今天这个时候确实不该说这些,但是韩小姐当年到我欧氏集团谈生意的一幕,让我记到现在,实在情不自禁,对韩小姐非常敬佩。”欧明轩说完,转身离去,对韩怡静只是淡淡的点点头。

韩怡静没有让欧明轩有任何的瞩目,韩怡静和东皓焱说:“姐夫,我想回自己的家。”仿佛全世界的光芒都不会在自己的周边出现,韩怡静一个被宠爱的小公主被所有人遗忘,她是一个在关了灯关的舞台上旋转的芭蕾舞者,无人注目,无人为她鼓掌,整个生活,变得昏暗无光。

“你自己回去?行吗?”东皓焱不放心的说道。

韩怡光听韩怡静说要自己回家,说:“怡静,跟姐姐去住吧,姐姐照顾你,你要是不愿意,我回去陪你。”

韩怡静拒绝了,说:“没事,姐,我自己可以。”

韩怡静回了家,韩怡光和东皓焱还留在葬礼。

东皓焱对韩怡光说:“怡光,咱们回家吧。”东皓焱觉得自己还没有完全的取得韩怡光的信任,所以还是关心为主。

东皓焱带着韩怡光在车上,试探着问道:“你这几天有什么事情要办吗,你的情绪不好,你说我来帮你去办。”

韩怡光只顾着伤心,并没有对东皓焱起什么疑心,说:“该去法院去做个公证了,我爸爸交代律师的一些事情,公证了就生效了。”韩怡光终于忍不住掉下了眼泪,说:“皓焱,我爸爸那么的器重你,你以后要帮我好好的管理公司。”

东皓焱心想,“本来就是我的公司,我当然尽心了。”对韩怡光说:“你放心,我会帮你的,也是为了我自己。”完全都是为了我自己。

东皓焱早就买通了法院的公证人,只要韩怡光签了字,整个兰雅集团就会归到自己的名下了。“怡光,你什么时候去,我陪你。”

韩怡光吸了吸鼻子说:“明天吧,我想快一点儿接手。”手抹去了那两滴眼泪,坚强自信的韩怡光就是这个样子的。

东皓焱和韩怡光回了家里,东皓焱细心的帮韩怡光拿出脱鞋,韩怡光见到东皓焱的举动有种被照顾的幸福感。

晚上,两个人各自背对着躺在床的两边。韩怡光很害怕,害怕自己会完全爱上这个男人,会把林玄俊完全忘记,可是,自己最该做的事情不就是将林玄俊忘记吗。

屋子里没有开灯,就在安静黑暗的房间里,韩怡光回国短短几天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和最爱的人分手,父亲病重,和一个只见过一面的男人结了婚,之后自己又动了心,现在父亲去世了,是这个男人在照顾着自己,一切来的太突然,来的让韩怡光措手不及。

韩怡光突然说话了,“皓焱,以后,我们就在一起了,是吗?”

东皓焱正在想着接受兰雅集团之后的事情,却被韩怡光突然的问话打断了,说“是啊,我们已经结婚了啊,你就是我的妻子,我就是你的丈夫了。”东皓焱充满温情的说道。

韩怡光听着东皓焱说的话,确认了自己已经是他的妻子并不是一场梦,说:“我会做到一个妻子的责任,你会是我······合格的丈夫吗?”

韩怡光的问话之后,是久久的沉默,清晰的听到表针的声音,当,当,当······韩怡光焦急的等着东皓焱的回答,焦急的等着这个让自己完全托付的男人作出承诺。

东皓焱却不敢在韩怡光的面前说任何有关承诺的一个字,说:“快睡吧,我困了。”东皓焱闭上眼睛却辗转难眠。

韩怡光的梦中一定是非常难过的回忆,东皓焱听到韩怡光痛苦的梦语,“不要,不要。”东皓焱的心里像被揪起来一样,想叫醒这个倔强的女孩子,不让他在痛苦中沉沦。

第二天,东皓焱早早起来帮韩怡光准备早餐,不知道自己是处于什么样的心态,竟然会对仇人的女儿这样的无微不至。

韩怡光自从到了东皓焱的家里那天,就喜欢上了穿着东皓焱的那件白色的衬衫,韩怡光穿着那件白色的衬衫从房间里出来,看见东皓焱正在煎蛋,韩怡光静静的走到东皓焱的身后,环抱着他,“谢谢你照顾我。”此时这是不是爱情的感觉呢,可是与和林玄俊在一起的感受如此的不同,没有了那种安全感,取而代之的是东皓焱身上带来的特有的感觉,一种平静,一种安宁。

东皓焱瞬间的出神,却很享受这样的瞬间,总该将这个人从自己的身边推开吧,总不该让她在自己的身边吧,如果不是作戏的话,那么永远不要出现这样的画面。

东皓焱半天才说:“这里的油烟大,你去外面等着我。”语气冷漠,韩怡光是习惯了这样的态度,所以没有觉得不对。

“好。”韩怡光答应着,到外面的餐桌上等着。

东皓焱拿着两份煎蛋一份放在韩怡光的面前,两个人共同的享用早餐,这是结婚的第一次,是属于两个人共同的记忆。

吃过饭,东皓焱开车带着韩怡光去接韩怡静。

开了门,看见韩怡静穿着昨天的那件黑色的长裙,躺在地上,身边是一瓶已经空了的红酒,韩怡光和东皓焱把韩怡静扶到床上,韩怡静睡的很沉,自己喝了一瓶的红酒,韩怡光心疼妹妹,说:“皓焱,咱们改天再去办手续吧,怡静这样不能去。”

东皓焱知道自己不能表现的太过急迫,就答应了,说:“好,咱们现在这里陪着怡静等她好了,再去。”东皓焱去帮韩怡光打了一盆的水。

韩怡光在韩怡静的床边,帮韩怡静擦洗着身上,韩怡静醒了过来,眼睛里含着泪花的叫了声,“姐姐。”

韩怡光摸着韩怡静的脸,“难受是吗,好好的睡一觉。”

韩怡静说:“姐,我头疼。”韩怡静的眼泪不断的流着,不知道是心疼还是头疼。

韩怡光把两只手放在韩怡静头的两侧,慢慢的按摩着,“怡静,没事,姐姐以后会在你身边,以后,不许自己喝酒了,知道吗?”

韩怡静恍恍惚惚的睡着了,韩怡光从韩怡静的房间出来,把房间的门关上,和东皓焱到楼下坐着,韩怡光始终觉得韩章国病发的突然,问东皓焱说:“皓焱,你帮我爸爸请的大夫,是怎么说我爸的病情的?”韩怡光只是想不起来具体是怎么说的了。

东皓焱陈着气,说:“大夫说,你爸的身体没什么事,怎么了?”东皓焱问道。

韩怡光说:“在医院的时候大夫也说我爸的身体没事,可是前几天,我爸爸突然不舒服,我跟怡静又请了两个大夫,他们和之前的大夫说的完全不一样,我爸的身体怎么可能在几天之内就成了这样,我觉得很奇怪。”韩怡光信任的看着东皓焱,把自己的疑惑说出来。

东皓焱拍拍韩怡光的手说:“可能是突发的病,不要想了,事情已经到了今天,追究没有什么意义,你只要和怡静好好的生活下去,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冷男之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冷男之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6119334.html
首 发:冷男之境最新章节目录
  • 【萌宝天降:爹地请接招】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萌宝天降:爹地请接招】小说在线阅读小说:萌宝天降:爹地请接招目录预览:第一章噩梦第二章发烧了第三章为了你好第一章噩梦第一章噩梦夜。暗的伸手不见十指的房间内,奢华的圆床上,一对男女交叠在一起,暧,昧缠,绵。连月光都被厚重的窗帘挡住,甚至看不清对方的面孔。“这样,你们满意了吗?”低沉磁性的声音在耳侧响起,仿佛压抑着极端愤怒的情绪。林盛夏紧紧地抓住身下的床单,咬着牙承受着身上男人泄愤般的猛烈进攻。男人用力的捏着女孩儿的肩膀,力道大的像是要把她揉碎。黑暗里他的汗一滴一滴的滚落下来,滚烫,一路灼

  • 只为下一次离别19章(第十九章 你差不多得了)

    原标题:只为下一次离别19章(第十九章你差不多得了)小说:只为下一次离别第十九章你差不多得了洛清颜的沾湿的双眸因惊讶而放大。“你在说什么?孩子还在这里!”“既然孩子在,那就让他走好了!”唐慕安轻飘飘的说,“把小少爷送回去。”唐思清顿时皱起精致的包子小脸,“我不走,妈咪,我不想离开你。”洛清颜刚跟儿子相认,血脉相连的感觉让她难以割舍,她求助似的望向唐慕安,“唐慕安……”“五年没见,你倒是越来越学不乖了,五年前你可不是这样叫我的。”洛清颜身形一怔,还是改口,“慕安……”“真听话,不过你得更听话才行,

  • 情有独钟:娇妻枕边宠3章(第三章 捉奸在床)

    原标题:情有独钟:娇妻枕边宠3章(第三章捉奸在床)小说名称:情有独钟:娇妻枕边宠第三章捉奸在床敲诈失败的白念苏很是挫败,神思游走的间隙间,已经到了家门口。沈清然说得对,自己确实不爱肖怀安,当初会和他结婚完全是为了还人情,那时候小天的身体刚刚出现问题,初入职场的白念苏工资不高,小天的住院费和医药费都是肖怀安出的。那时候白念苏刚和江暮渊分手,面对对自己展开疯狂追求又把小天当做自己亲弟弟对待的肖怀安,白念苏没有拒绝,一直到后来的结婚,一切都是那么水到渠成。可是结婚后的肖怀安,或许真是应了那句话:家里的

  • 捞尸笔录完结版免费阅读

    原标题:捞尸笔录完结版免费阅读书名:捞尸笔录目录预览:第二章找死第三章隐瞒第二章找死这个事让我有些措手不及,好好的张大炮怎么会中邪的?望着二蛋紧张的脸颊,我顿时明白他为什么来找我,很可能他是以为之前帮我打捞刘小玉的尸体,这才导致张大炮中邪的!但是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打捞过程中,二蛋也参与了,虽然二蛋如今眼圈黑,但是最多就是失眠,体征明显还是正常的,没有可能张大炮现在出了事而二蛋还是好好的道理。“带我去看看!”我对着二蛋说。家里面我老爹也是起了床,和老爹打了声招呼,接着跟着二蛋出了门,一路径直来到

  • 情迷冰山总裁 大结局

    原标题:情迷冰山总裁大结局书名:情迷冰山总裁目录预览:第一章与虎谋皮第二章初露端倪第三章残忍真相第一章与虎谋皮天边接连掠过数道厉闪,明明灭灭间将闭塞的车厢内照了个通透。我望着后视镜里那张忽明忽暗的自己的脸,心内的隐忍与不甘轮番的上演着。我知道,我已然再无它路可选!收音机里报着整点的时间,我龟缩在这车里已经踌躇了足足半个小时。如果我能再明智一点,那我此时必须马上下车。没有人敢叫任傲然等这么久,更何况是我有求与他。推开车门,我裹了裹身上的大衣,高跟鞋踩在昂贵的花岗石甬道上,‘嗒~嗒~嗒~’的声音在这

  • 爱我请别急6章

    原标题:爱我请别急6章小说名:爱我请别急第3章交易结束豪华的大床上,被男人死死的压在身下,叶云荞连呼吸都快要凝滞了!她没有想到,她,曾经被捧在掌心里有爸妈疼爱的叶云荞,也会有一天,沦落到出来卖的地步。呼吸里尽是这个男人陌生的气息,叶云荞在心底不停的安慰着自己。叶云荞,只要一次,爸爸就有救了!爸爸就有救了!“名字?”又是那种低沉暗哑的男音,像是漩涡,让叶云荞一下子就陷了进去。“叶……叶云荞。”“你在害怕?”感受到身下人的颤抖,陆司辰的墨瞳染上一丝不悦。“我……我……”陆司辰突然没有了兴趣,起身就要

  • 小说:冰冷总裁追爱路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冰冷总裁追爱路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冰冷总裁追爱路目录预览:《冰冷总裁追爱路》《冰冷总裁追爱路》《冰冷总裁追爱路》《冰冷总裁追爱路》《冰冷总裁追爱路》《冰冷总裁追爱路》“怎么会不重要呢?那是我的救命恩人!”她伸出手拉住顾席城的衣角,轻轻的晃了晃,带着撒娇的意味。“你就告诉我吧,我要去谢谢她……”一边的江父江母对视了一眼,江父道,“好了,静萱。席城也累了,这件事稍后再说吧。”“是啊,静萱。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养好身体,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江母也附和道。江静萱这才点了点头,放开顾席城的衣角

  • 【今日20190320】推荐《我曾爱你比云深》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320】推荐《我曾爱你比云深》在线阅读书名:我曾爱你比云深目录预览:第1章离婚协议,我签字了第2章就是要侮辱你第3章你别碰我第4章流产了第5章我一定要报仇第1章离婚协议,我签字了“疼……”她很疼,被慕南霆浇了满身冷水,现在浑身又软又冷,不住的颤抖着。这场酷刑的情爱,已经持续了半夜。顾沐青抬眸,看着镜子里发头发凌乱,满脸惨白的自己,只觉得狼狈又可笑。两年前,她用威胁的办法,逼迫了慕南霆娶她。没有日久生情,只有两相生厌。慕南霆,一天比一天,厌恶顾沐青。现在,她也累了。一切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