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不负余生不负你最新章节目录

2019/01/14 23:35:34 来源:网络
不负余生不负你最新章节目录

书名:不负余生不负你

第8章 像不像母狗

虽然在锦豪呆了这么多天,但这样的场面还是让她镇定不了,看到两个交叠在一起的侧影,肖余面红耳赤地扭头就要走。版权http://www.gao-xiao.com/

男人带着粗喘的声音响了起来,“等等。”

肖余按在门上的手一颤,不是在说她吧。

“站着别动,把门关上,说的就是你,保洁工。”

肖余手心开始冒汗,但她不敢跑,在锦豪忤逆客人是最要命的错误。

这时候按着隔间门的女人扭了起来,一边喘着一边娇嗔道:“郑老板……你讨厌死了……”

肖余这才发现这个中年男人是上次灌她酒的郑老板,而这个被按着的女人是维维。

她立刻把头低得更低了,生怕被认出来。

郑老板牢牢按住女人的腰,动作更大起来,粗声笑道:“小妖精,让你水那么多,不得喊保洁来打扫?”

肖余听着他们嘴里的荤话,面红耳赤地攥紧了手里的拖布,只能盼着他们赶紧结束离开这里。推荐gao-xiao.com

隔板被撞的声音越来越大,直到男人低吼一声才停下。

悉悉索索的声音后,没一会儿,肖余的余光看到维维扶着醉醺醺的郑老板要出去,她松了口气。

就在两人踏出门的时候,维维突然扫向了门口一动不动的肖余。

尽管穿着保洁员的衣服、带着塑胶手套,但那块工牌她记得清清楚楚。

那天这女人惹急郑老板后害得她不仅没有小费,还被宋总把赔罪的酒钱算进她工资里了。

这几天一直没被她逮到这女人,没想到在这里碰上了,真是送上门来了!

她停住脚步,故意诧异地喊道:“哟,这不是不肯喝酒不给郑老板面子的保洁工吗?”

肖余心里暗道不妙,果然还不等她反应过来就被沉着脸的郑老板一把揪住。

醉醺醺的郑老板抬起另一只手,一下下地拍在肖余脸上。原文gao-xiao.com

“不肯喝?在锦豪,就是让保洁工陪睡也得给老子乖乖脱裤子,你算什么东西,进了锦豪,婊子还他妈想要牌坊?”

肖余脸上火辣辣的疼,不仅是被打的痛楚,还有被侮辱的难堪。

但她知道胡乱挣扎反而不能脱身,镇定下来后肖余低头沉下气说道:“老板,我刚打扫完厕所,身上脏。”

郑老板鄙夷地啐了一口,然后甩手推开肖余,“呸!给老子滚!”

肖余巴不得早点滚,她拿起拖布转身就要走。

维维哼了一声,然后勾住郑老板娇嗔道:“别嘛,郑老板,要不然让她当靶子,我们回包厢玩上次的游戏,好不好嘛?”

郑老板一把摸在维维的胸上,笑得肥肉都遮住了眼睛,“好,就你这妖精会玩。”

随后郑老板指着肖余喊道:“滚回来。”

肖余刚要下楼就被喊住了,她心里一窒,但也只能咬牙跟了过去。

跟维维进包厢后,肖余扫了眼,里面还有三个中年男人,都醉醺醺地搂着身边的小姐调笑着上下其手。说明http://www.gao-xiao.com/

维维嗲声道:“我们来玩上次的靶子游戏……”

肖余还没回过神就听到整个房间的人都哄笑起来,她瞬间不安起来,这游戏肯定不是什么好应付的。

维维拿着手掌大的果盘走到肖余面前,不屑地扫了她一眼。

“规则就是你叼着果盘蹲在地上当靶子,要是接住了扔过来的东西你就赢了,要是接不住……就受罚。”

要她叼着盘子学狗一样蹲着?肖余满脸涨得通红,后退了一步。

看肖余不配合,维维揪住了她的衣领,故意回头撒娇道:“她一点都不给人家面子,怎么办嘛?”

哐当一声,郑老板手里的酒杯直接砸在了肖余脚边,“不给面子?活得不耐烦了吧。”

另一个女人笑眯眯地凑到肖余面前,“提醒你哦,这几位老板你可惹不起。”

说着她咧嘴一笑,把果盘强行塞到了肖余嘴里。高效新闻网

顿时包厢里又是一阵哄笑,有人开始往地上扔钱。

几个男人笑得前仰后合,“配得很!”

肖余忍住冲动,死死地攥紧手心,闭着眼睛蹲了下来。

她已经不是那个肖大小姐了,她现在最不值钱的就是尊严,她要学会忍耐。

必须用尽一切办法生存下去,不仅仅是为了自己,更为了她妈妈,还有肚子里的孩子。

“我先来!”维维抓起一块西瓜,喊道:“接好了!”

肖余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就被西瓜砸中了额头,汁水顿时流了下来。

一阵哄笑声后,维维嗲笑道:“没接到哦,罚你叼着盘子爬一圈。”

肖余还没来得及擦脸就被按在了地上。说明http://www.gao-xiao.com/

和活下去相比,这些根本不算什么,肖余咬着牙低下了头。

“往这里爬!”

“这里这里!”

“过来啊!”

……

包厢门口,一双邪魅的桃花眼微微眯起,视线透过玻璃落在被人肆意戏弄的女人身上。

“老板,要不要我去制止……”旁边的谢恒有点看不过去。

宋景城微拧着眉,抬手制止道:“等一等。”

刚进锦豪的没几个能受得了这种屈辱,他倒想看看这个女人的极限在哪里?

包厢里,肖余已经满脸秽物了,数不清的水果或者垃圾砸在她身上、脸上,她嘴角已经酸疼得麻木。

这种游戏规则下她根本就不可能赢,只是任人戏弄而已。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肖余以为折磨要结束的时候,维维娇笑着拿起一块表。

“喂,看好了,郑老板这块表值十万,你要是接不住的话……”

看着维维手里的金表,肖余脸色一白,她要是真没接住,今天就算是交代在这里了。

维维手一甩,肖余下意识地扑向了她指得方向。

可根本就没东西扔过来!肖余扑了个空。

一次又一次地扑空, 看肖余滑稽可笑的动作,包厢里哄笑连连。

维维笑得弯腰靠在郑老板怀里,指着肖余笑道:“你们看她像不像条母狗?”

“像!还真像!”

“让她叫一声!”

“来一个!”

“把音乐关了让她叫!”

瞬间,包厢里安静下来。

肖余嘴里的盘子掉在地上,她咬着牙要站起来。

“母狗怎么能站起来?蹲着叫!”

肖余全身一僵,还是停住了爬起来的动作。

她已经忍了这么久,如果这个时候忍不住,根本没人会救她。

额头的汗混着各种汁水往下掉,狼狈不堪,她低下头,缓缓张开嘴。

就在她要开口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外面的声音。

“顾总,您来了?楼上请!”

顾总?!肖余脸色刷的变得惨白,顾晋生在外面?

第9章 任人鱼肉

包厢没什么隔音效果,关了音乐后肖余甚至能听到外面的嘈杂声。

想到外面顾晋生的存在,她双手颤抖起来。

“叫啊!”郑老板拿出一沓钱砸在肖余面前,“要钱是吧?”

维维吃醋地靠在他怀里,扁着嘴嗲声嗲气道:“郑老板您都不疼人家了。”

郑老板的手探向她臀部,笑得牙都露出来了,“什么时候不疼你了,这点钱算什么,还不够给你买个包。”

肖余手心捏得生疼,只希望门口的脚步声赶紧消失,她不想这种狼狈不堪暴露在顾晋生面前,就算是她最后一点奢望。

短短几十秒她后背已经湿透了,听到外面没了动静,她苦笑一声,抽光力气一般跌坐在地上。

维维不耐烦地拎起了她的衣领,“哑巴了?”

砰地一声,包厢门被蛮横地推开。

谢恒直接撇开了维维,转身看向肖余,简洁地开口道:“收拾干净,跟我去见老板。”

肖余一身狼狈,紧张地抬头却见是跟在宋景城身边的谢恒,她皱了皱眉,宋景城要找她?

这时候维维吓了一跳,那些男人听说宋景城要人也不敢说话了。

肖余缓过神后扶着墙自己爬了起来,然后没说话直接走了出去。

谢恒诧异地看着这个毫不拖泥带水的女人。

如果不是走近能发现她身上的污渍,他根本看不出她是刚刚被欺辱的女人,他开始理解为什么老板高看这个女人了。

很快,肖余洗干净后利落地跟着谢恒上楼。

刚上楼她就吓得脚步一顿,宋景城和顾晋生并肩朝这边走过来,肖余脸色瞬间惨白,下意识地缩到谢恒身后。

顾晋生今天一身剪裁合体的黑色西装,包裹住健硕修长的身材。

轮廓分明的脸因为眉宇间的锋利显得冷冽,周身禁欲的气息让人不敢直视。

肖余没有再抬头,当年那个骄傲面对顾晋生的肖余早就死透了。

想到那份签好字的器官捐赠协议,肖余深吸一口气,她已经一无所有,只要能在手术之前保住孩子,就这么了结也好。

随着脚步越来越近,肖余呼吸都困难起来。

突然,脚步声在她身边停下。

这是,顾晋生低头瞥了肖余一眼,看到肖余躲在谢恒身后,他眼底浮起愠怒,这女人以为逃到锦豪就躲得掉了?做梦!

很快,顾晋生的脚步声越来越远,肖余苦笑了一声,她忘了,对顾晋生来说她只是个随手可丢的垃圾。

跟谢恒进包厢后,肖余没等多久就看到宋景城进来了。

宋景城走到沙发前缓缓坐下,那双桃花眼微眯,看不出喜怒,“知道顾晋生来干什么吗?”

肖余摇摇头,“我只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宋景城垂眸,修长的手指轻摇着酒杯,“一个月前刚来宁城就听说了顾晋生这两年的事迹。”

肖余心底一颤,不知道他要说什么,但“半年”这个字眼让她出了冷汗。

察觉到肖余的不自然,宋景城轻笑道:“半年不到的时间,顾晋生从里外备受压制的境地一跃而起,连自己亲爹的产业都能拆了卖掉。”

肖余捏紧手心,嘴角溢出一丝苦涩,这些她怎会不知道?

顾晋生刚从法国回来的时候,因为在顾家没有任何实权,甚至被逼联姻。

那时候她认为自己是站在顾晋生身边的不二人选,可顾晋生的选择却是肖岚。

爱了顾晋生五年的她怎会甘心,可闹腾了大半年,结果只是让顾晋生对她从冷漠到深恶痛绝。

之后就是订婚宴,以及那场车祸……

看肖余失神,宋景城若有所思地抬起眸,“听说半年前顾晋生结婚了,奇怪的是竟然没有婚礼,连新娘是谁都查不到。”

肖余低头,掩饰了自嘲。

婚礼?她只是被顾晋生从警局丢去顾家最荒僻的房子。

对她来说都是坐牢,只是在顾晋生的手里更受煎熬,连干粗活的佣人都能随意打骂侮辱她。

宋景城站起身,缓缓走到肖余面前,潋滟的桃花眼带着看透人心的笑意。

“奇怪的是,从此以后肖家就没落了,回国没多久的肖家大小姐也一夜之间没了消息。”

肖余重重一晃,然后强迫自己站稳,“宋总,我听不懂,我能去工作了么?”

宋景城修长的手指勾起她的下巴,那双桃花眼微眯,“在宁城抹去一个人的存在其实不容易,但对顾晋生来说好像很简单。”

肖余抿着唇,可轻颤的睫毛还是暴露了她的慌张。

她害怕这些秘密暴露,可宋景城就像握着刀一点一点切碎最后一块遮羞布。

突然,宋景城松开手指,笑意里的试探和威慑也消散了,就像纯粹对肖余在笑,温柔和煦。

但肖余没丝毫松懈,尽管宋景城的气息不像顾晋生那样冷冽锋利,可他的眼睛让她无时无刻不觉得危险。

宋景城伸手,轻轻摩挲着肖余的一缕头发,唇畔贴近了肖余的耳垂。

“肖余,能弯下膝盖是种本事,但要利用机会看清那些绊脚石,手里没刀,就只能任人鱼肉,懂么?”

没想到宋景城会和她说这些,肖余瞳孔一缩,片刻后她咬紧了唇,“我懂了。”

干完活回到宿舍,肖余把口袋里湿乎乎的一叠钱塞在柜子里,然后目光空洞地躺在床上。

很多画面都在脑海里重复回放,旁人的戏弄和哄笑,被砸的痛意和屈辱,但只有宋景城的话让她加重了呼吸。

是,手里没刀就只能任人鱼肉。

她现在就像砧板上任人宰割的肉,她要忍,要生存下去,才能有机会还击……

来不及多想,她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肖余一到锦豪就被几个包厢公主围住了。

“你们看!就是她!昨天晚上为了赚钱居然学母狗爬!还学狗接东西!”

“我去,娇娇姐,就是她啊?我昨天听维维姐说她会叼着盘子学狗!真的假的?”

“还不是因为太丑,这种姿色想张开腿卖也没人有兴趣吧?”

“昨天她拿了八九千!我小费都没这么多,比我们强多了!”

……

听到这些嘲讽讥笑的话,肖余脸上没有丝毫波澜,不过是一些无关痛痒的言语攻击,她早就麻木了。

“麻烦让一下,我要上班了。”

看肖余蹲下拿抹布,娇娇的高跟鞋踩住了椅子上的抹布。

第10章 装什么清纯

“还真小看你了,赚那么多还去扫厕所啊?不会是想去厕所捞钱吧?”

一阵哄笑后,有个女人笑道:“哟,娇娇姐你的鞋怎么脏了,不会是蹭到她身上的脏东西了吧?”

“娇娇姐今天不是要见大人物嘛,让她擦干净!”

“就是!擦干净!”

肖余皱了皱眉,这些人是想戏弄她,擦一下鞋总比被无休止地纠缠要好。

看肖余要拿抹布,娇娇踩着抹布的高跟鞋丝毫没有让开的意思,“我这双鞋可比你学狗叫挣的钱贵,用手擦。”

肖余没想到这些人只会变本加厉,如果她一再退让,她们只会想办法更加狠地践踏她。

看了眼旁边故意想伸脚绊她的女人,肖余看准时机侧身一让,然后趁着人多顺势撞了一把。

“哎哟……”那女人措手不及,整个人都扑向了娇娇,随即娇娇被扑倒,一屁股坐翻了污水桶!

娇娇一身都沾了脏水,发型妆容全都毁了,她哪里还顾得上欺负肖余。

她爬起来就是一个耳光,狠狠甩在了扑过来的那个女人脸上,“找死吧你?!”

“不是我!不是……娇娇姐我是想帮你踢她跪下来!我……”

娇娇亲眼看到这个女人扑过来把她撞进污水桶,于是反手又是一个耳光。

“你是不是知道我今天要陪大人物,故意想毁了我!你给我滚!以后别让我在锦豪看到你!”

旁边的女人都站在娇娇旁边,冲那个女人骂个不停。

然后有人劝道:“娇娇姐,赶紧去换衣服吧,别和这种贱人一般见识!”

娇娇看了看身上,气得直跺脚,转身跑向了休息室。

很快,人都散了。

等她们离开,肖余拿着抹布站了起来,她伸手摸了摸蹲久后酸麻的膝盖,还好今天没被折腾。

看了眼快到上班时间了,肖余面无表情地拿拖布清理了地上的污水,然后走向负一层的保洁工储物室。

拐角处,宋景城欣赏了这一幕,脸色春风和煦地映着笑。

猫儿就是再隐忍,还是只猫儿。

红姐看不出老板的意思,试探地问道:“宋总,那十万块……”

宋景城扫了她一眼,“既然有人给你,就收下。”

“宋总……我……”红姐心底微颤,这十万块像是烫手山芋,让她整肖余,她做不出来。

宋景城微微抬眸,“你又没签字据,肖余现在是锦豪的人,要想对她怎么样要看我的意思。”

红姐心里七上八下,问道:“宋总,那您的意思是……”

宋景城微眯起眸,“看她自己。”

他确定这个女人不是被拔光刺的刺猬,或许是被拔了爪子的猫,猫没了爪子还能咬人,蛰伏在暗处只是暂时的。

这时候,走廊的尽头,肖余刚拖完厕所的地就听到几个包厢公主的高跟鞋声,好像还有人喊“娇娇姐”。

她皱了皱眉,要是被看到又要被纠缠,她干脆进了隔间反锁上门。

“娇娇姐,今天顾总要来,都说宋总让你和维维姐去888包厢,真的啊?”

娇娇刚换好衣服吹干头发,妆还没化好,听到有人八卦这件事才算心情好起来,“行了行了,就是去陪个酒,又不是出台。”

周围一片恭维声。

“娇娇姐这么漂亮,说不定顾总就看上了呢!”

“我听说顾总来锦豪从来都不点女人诶。”

“那是没碰上娇娇姐。”

……

外面叽叽喳喳的声音让肖余头疼得厉害,可是“顾总”两个字直直地砸在她脑子里。

今天顾晋生怎么又来了……

她随即捂着头摒除一切杂念,只要远远躲开楼上的888包厢就好,只要安安分分做保洁工就好。

等到没声音了她才慢吞吞走出去,想到楼上不安全,她皱起眉,打算去找领班商量今晚调去厨房,反正都是干粗活。

可她刚出厕所门就被谢恒逮到了。

谢恒开口道:“宋总让你现在去找红姐。”

肖余愣了下,红姐是负责公关部的,自从她主动干杂活后就没见过红姐。

她转瞬收起诧异,然后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没一会儿,红姐看到肖余进来,着急慌忙地说道:“赶紧换衣服。”

看到红姐手里的吊带黑裙,肖余脸色微变,“红姐……”

“宋总让你一会儿去888包厢服务。”红姐心里叹了口气。

她不忍心再折腾肖余,可她实在摸不清宋总的意思,分明肖余就是因为得罪顾总才这么惨的啊。

听到红姐的话,肖余的脸色一下变得惨白,888包厢?可是顾晋生今晚在!

看肖余脸色不好,红姐把裙子往她手里一塞,语气缓和了些,“宋总也在,你机灵点。”

肖余好不容易缓过神,她听出红姐语气里的提点,感激地看向红姐。

红姐拍了拍她的肩,温和地说道:“我给你弄了点保胎的药,在你柜子里,下班带回去。”

肖余攥紧裙子,躬身感激地说道:“红姐,谢谢。”

现在帮她的人根本得不到任何好处,这种恩情她铭刻于心。

“行了,我只是顺手,你赶紧换衣服。”红姐说完就快步出了门,看到肖余被这么折腾她心里也不舒服。

肖余换好裙子,尽管是最小码但腰那里还很松,她看着镜子里枯黄憔悴的脸,嘲讽地笑了笑。

镜子里的自己和曾经的肖余比似乎已经面目全非,很快,她收起多余的情绪,面无表情地走向门口。

她跟着一个服务生上楼后,刚到888包厢的门口就看到娇娇没好气地走出来。

看到肖余在门口接替她的位置,娇娇嘴都气歪了。

她铁了心要使浑身解数勾引顾总,没想到居然临时被调走,而顶替她的居然是这个保洁工!

她阴狠地扫了眼肖余,然后狠狠撞过肖余的肩膀才离开。

肖余晃了晃,扶住墙站稳,她自嘲地垂下眼,对别人来说这是飞黄腾达的机会,可对她来说是受刑。

宋景城为什么要她过来?她想不到原因,只能低头进了包厢。

一进去,肖余还没回过神就听到一声惊呼,“咦?又是你啊?”

肖余顺着声音看过去,认出来这人是上次拎他的沈二少,他左手边坐着宋景城,右手边更昏暗的角落里也有人……

余光瞄到那个角落,只隐约看到棱角分明的侧脸,肖余白着脸低下了头。

是顾晋生。

旁边站着的还有维维和另一个包厢公主,因为这包厢里的人各个身份尊贵,她们都小心翼翼的等着。

维维看到沈二少认识肖余,她嫉恨地扫了眼旁边畏畏缩缩的肖余,妆都没化,又土又丑,这种女人也配站她旁边?

肖余被维维挤得更贴近角落了,她巴不得被挡着,又往里缩了缩。

“你们都不动手?那我先挑了啊。”沈逸明挑了挑眉,然后直接站起来走向了维维。

就在维维娇笑的时候却被沈逸明嫌弃地推开,她脸上笑意一僵,随后就看到沈逸明搂住了她后面的肖余!

感觉到所有人的视线都扫了过来,肖余全身一僵,双腿像被灌了铅。

沈逸明笑嘻嘻地揽着肖余往沙发上走去,“顾二哥、宋总,你们今天要谈事,不跟我抢了吧。”

肖余僵硬地坐在沈逸明身边,始终没敢抬头,她怕撞上那道让她心悸的视线。

被冷落的维维气得快跳脚了,她颜值身材都数一数二,来了锦豪以后几乎就是头牌,居然被一个保洁挤下去了?

看肖余低头坐在那里好像还很不情愿,维维恨不得撕了她这幅嘴脸,不就是条母狗吗,装什么清纯?!

狠狠地看了眼肖余,维维笑着提高了嗓音,嗲声道:“沈二少,你还不知道她的绝活是什么吧?锦豪怕是没人能比呢。”

不负余生不负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不负余生不负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6118518.html
首 发:不负余生不负你最新章节目录
  • 小说闪婚老公,太给力第1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闪婚老公,太给力第12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闪婚老公,太给力第12章疼的死去活来盛小雪表情一僵,“我……爸爸,我真不知道雨辰哥跟姐姐的事……”盛唐拍拍小女儿的手,恨铁不成钢的看着盛小柒,“你也别怪小雪,先看看自己的样子。整天惹事胡闹,哪有一点女孩子的样子。是个男人都不会喜欢你。“说完,他的视线看向盛小雪,目光宠溺的说,“选太太,当然要小雪这样得体大方的女孩,以后……”得体大方?盛小柒把烟蒂用力捻在茶几上,眼神带了一丝狠劲,“我妈当年也得体大方,还是上流名媛,你为什么跟个不三不四的歌女

  • 小说一纸成婚:晚安,权太太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一纸成婚:晚安,权太太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一纸成婚:晚安,权太太目录预览:第八章在没弄清楚之前谁都不能动她第九章你受伤了?第八章在没弄清楚之前谁都不能动她顾欣儿听闻后以为权西城误会她了,就赶紧解释道,“你误会了!我是觉得爷爷很可爱,再说了,你不觉得爷爷一个人很孤独吗?”“那是你的想法,记住!以后不要随意臆测别人。”权西城说着就俯身,给顾欣儿扣上了安全带,在回身时顾欣儿的唇擦过他的脸,那一瞬间,一种温暖透过他的脸颊,传遍他的全身,这让一向杀伐果断的权西城有些楞神了!而顾欣儿更是吓得停

  • 《我曾爱你如生命》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我曾爱你如生命》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书名:我曾爱你如生命目录预览:第1章证据第1章证据第2章少给我演戏第2章少给我演戏第1章证据深夜,江家别墅。潮湿阴冷的地下室里,顾清欢穿着一件单薄的睡衣,蜷缩在角落中瑟瑟发抖,赤裸的双脚已经被冻得有些麻木,呼出来的空气仿佛都带着冰渣,膈得肺部一阵阵钻心的疼。七天了!她已经被关在地下室整整七天,不见天日。任谁都不会想到,堂堂H市江氏集团的总裁夫人会沦落到如此狼狈凄凉的境地。终于,一串熟悉的脚步声响起,地下室的铁门被打开,一个欣长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

  • 帝国宠婚:高冷老公太撩人7章(第七章 突然出现的男人)

    原标题:帝国宠婚:高冷老公太撩人7章(第七章突然出现的男人)小说名字:帝国宠婚:高冷老公太撩人第七章突然出现的男人“不想开除也行,你在打一巴掌,把她那另外半张脸也给我废了。”言瑾这张脸看着就让人讨厌,如果开除了,她用这张脸再去勾引自己老公怎么办?到时候她根本就防不胜防。现在她就想往这张脸上泼硫酸,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勾引别人。“打人不打脸,王太太,这……”经理平时一直维护言瑾,今天打她也是不得已,不然早就开除她了。门口忽然走进来几个人。但是所有人的视线都被这里面吸引着,并没有人发现,包括公司的前台。

  • 《强宠霸爱:老婆,乖一点》《强宠霸爱:老婆,乖一点》

    原标题:《强宠霸爱:老婆,乖一点》《强宠霸爱:老婆,乖一点》小说:强宠霸爱:老婆,乖一点第一章狼狈初夏的傍晚,仍有些闷热。一场雨迟迟未下,等得人心生焦灼。暮霭早就沉沉压了过来,远远看去,黑漆漆一片。但这并不影响人们寻欢作乐,耀眼的灯光勾引着一个个野兽从人皮中挣脱,显露本色。苏雅围堵江亦约莫也有整一周了,为了手里这份合同,她能试的方法都试了,甚至在**公司门口堵人,可江亦只是淡淡的吩咐保安把她拉走,连个眼神都没分给她。她这次也是拼了,追人追到了夜总会。苏雅抬头看了看“红馆”的牌子,拉开身上裹得严严

  • 婉仪传11章(第六章 走水)

    原标题:婉仪传11章(第六章走水)小说:婉仪传第六章走水凤兰亭恼羞成怒,言语间毫不留情。庄婉仪不怒反笑,对她的讽刺充耳不闻。“对,就凭我,大将军岳连铮的夫人,将军府的三少奶奶,你凤兰亭的三嫂。”那双不点而红的朱唇,轻轻启合,分毫羞恼的神色也无。凤兰亭不禁诧异。这般从容的气度,会是一个小户人家的女儿,应该有的吗?她却不知,庄婉仪是重生而来,面对自己曾经历过的一切,自然从容镇定。“你……你休要拿将军夫人的身份压我!这府里不是只有你一个一品夫人,老夫人还在,你一个新媳妇敢耍什么威风!”庄婉仪拈起桌上的

  • 娇妻养成记(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娇妻养成记(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书名:娇妻养成记目录预览:第一章陶风第二章结亲第三章选拔第四章大小姐驾到第一章陶风“个死狗,天天追我,被你逮着算我输!”一个口里骂骂咧咧的年轻小伙拽了拽破破烂烂的上衣。他一瘸一拐往自己家里走去。他头上还粘着凌乱的狗毛,脸上都是黑漆漆的,像是在污泥里滚了一圈。用手胡乱的拨弄,他打开家门口破破烂烂的栅栏。突然,栅栏内,一阵娇喝传来。“谁让你贱。”一个萌嘟嘟的小女孩,从小伙家鸡窝里钻了出来。她手指上还粘着黑了吧唧的东西。“我真是服了你,你就算把那窝给掏烂都掏

  • 盗魔笔记15章(第8章 石破天惊)

    原标题:盗魔笔记15章(第8章石破天惊)小说:盗魔笔记第8章石破天惊薛碧莲身穿一件几近透明的白色羽衣,像极了仙女下凡。心动不禁想起,在魔都被她强迫的情景,脸上一阵绯红。薛碧莲看着心动嫣然一笑,随后把心动放下,仰头望着石壁上的小木屋说:“邪神,你这样做太过份了。”邪神周达探出头来,眼巴巴的望着薛碧莲说:“首领啊,真是不好意思,我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原以为还能支撑几日,看来已经不行了。所以才劈段绳索放了心动。”“莫非那些药材对你没用?”薛碧莲大惊说。小魔女和茉莉十分意外。心动却是有些幸灾乐祸。他最恨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