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驭兽医娇最新章节目录

2019/01/14 23:27:40 来源:网络
驭兽医娇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名字:驭兽医娇

第八章 护她

李家的突然发难让巫家人知道,此事无法善了。来自gao-xiao.com

巫家只能仓促应战,巫老爷子一跃上前,圈住战力最好的李键仁。

李键仁桀桀怪笑一声:“来得好,正好送你这老匹夫上西天。”

“砰!”

凝实的战力碰撞,震出层层能量波。卷起风沙阵阵,巨石假山轰然崩塌。

“老匹夫,你深藏不露!”

李键仁被震出三米远,心中讶异。

不是说他疾病缠身多年,离死不远了吗?那枚护身宝玉还在自己身上呢。可这是怎么回事?

“老匹夫你什么等级?”李键仁警惕地问道。驭兽医娇最新章节目录

战力等级分为一至九星锻体、战徒、战者、战士、战师、战王、战皇、战圣、战帝、战神等级别。李键仁属于战者七阶,在雪城可以说是出类拔萃了。

可是却被巫老爷子一拳击退?

“老夫战力几何,与你何干?要战便战。”

巫老爷子把对击后发颤的右手遮掩在身后,心中暗暗叫苦,战力还没有恢复,现在完全是虚张声势,要是再战上十个回合,败相必露。

李键仁摸不透巫老爷子的战力,不敢再托大,他决定拿出杀手锏。

他双手十指在胸前翻转结印,吟唱着:“至高契约法则在上,聆听吾的祈祷,以血为契,神魂为引,出来吧,吾的伙伴——呖天鹫!”

呖天鹫,五阶战兽。最厉害的是它的喙,以及铁爪。驭兽医娇最新章节目录 它可以像捏豆腐块一样瞬间捏碎一块千斤重的巨石。必杀技为魔音,它的叫声对敌人有声波攻击的功效,会让人反应迟钝,因而得名呖天鹫。

‘呖——’

呖天鹫出现在巫家上空,缓缓盘旋着。体型硕大的它张开翅膀足足有七八米宽,瞬间遮挡住上院的光线,上院徒然暗了下来。

一如巫家众人的心情,蒙上了一层阴影。

呖天鹫?李家什么时候又契约一头战兽了?

巫毅和杜佳净匆匆逼退对手,神情凝重地跑去和巫老爷子汇合。

“爹?”

巫老爷子心情异常沉重,巫家恐怕……

“你们带孩子们走。网站http://www.gao-xiao.com/”他果决的下令。

“想走?呵——死了就可以永远走了。”李键仁猖狂地大笑。

李美姿也跟着兴奋的叫嚣:“杀死巫家这群废物!爹,你先让呖天鹫把丑蛤蟆撕碎!”她恨毒了巫巧嫣,恨不得饮其血,啖其肉。

李键仁听到女儿的话后,当即对呖天鹫下令:“去!”

此时的他心中很是期待,期待眼前这个老匹夫看到他最心疼的血脉,在他眼前被一点点撕碎,那该有多么美妙的锥心刺骨啊!

呖天鹫黑色的身影急速地从半空中俯冲下来,尖锐的,泛着冷芒的尖喙直冲巫巧嫣的眼珠而去。

“巧嫣——”

巫老爷子惊呼出声。

可是巫家众人都被李家人堵住了去路,台阶上巫巧嫣只能孤立无援地后退着。驭兽医娇最新章节目录

“呖——!”

巨大的黑影把她笼罩住,巫巧嫣甚至感觉到了迎面扑来的腐肉恶臭。

巫家人都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有胆小的,甚至不敢再看下去,纷纷别开头。

巫巧嫣的脑子里一片乱麻。

现在怎么办?要死了么?但是她不甘心啊。

就在她束手无策的时候,突然,一声狼嗥声逼近。混身是血的风刃狼用极快的速度冲了过来,它狂躁地用身子撞向呖天鹫。

“嘭——”两个庞大的身躯相碰,发出一声巨响。驭兽医娇最新章节目录

五阶战兽呖天鹫斜着倒飞出去,它抖抖翅膀卸掉力道,在空中轻巧地翻转,稳稳落在地上,嘲笑着强弩之末的风刃狼。

“白痴——”

呖天鹫轻蔑地看了风刃狼一眼。鸟喙一张,尖锐的一声‘呖——’冲破天际,听在别人的耳里,就像万根绵密的小针刺进耳膜一样让人疼得失神。

不仅是巫家,就是李家的人,只要战力在呖天鹫之下的,都忍受不住疼痛捂上了耳朵。

巫巧嫣现在很难受。

没有战力的她,五脏六腑仿佛被一把钝器搅碎一样。

风刃狼也好不到哪去,二阶战兽和五阶战兽对上,尽管是撞击,也不是它可以承受的。

一人一狼相依偎在台阶上。

“风刃狼,你为什么救我?”巫巧嫣虚弱的问。

“谁救你了?我是看那秃头不顺眼。”风刃狼冷傲地咧咧嘴,疼的。谁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狼脑一发热,就不管不顾的冲过来了。

耳聪目明的呖天鹫听到风刃狼说它‘秃头’的时候,整个鸟脸都快气歪了。它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叫它秃头了。难道秃头不愿意头上长毛吗?那是天生的!你当秃头乐意?

“呖——”,呖天魔音再次袭来,这一次它要速战速决。

“唔。”巫巧嫣觉得喉间一甜,吐出一口血,瞬间染红了衣襟。

风刃狼担忧地看了巫巧嫣一眼,咬咬牙站起身来,它开始用燃烧生命力的方法来提升战力。试图拉近二阶战兽和五阶战兽的差距,尽管希望很渺茫。

风刃狼动了,它一边奔跑着,一边释放着风刃,当靠近呖天鹫时,便冲上去用坚硬的肉身撞击。

“嘭、嘭、嘭——!”

一声一声又一声。

风刃狼牛皮糖似的顽强让呖天鹫非常烦躁,它的翅膀已经有了淤血。

“嘭——!”

风刃狼又一次被呖天鹫大力的煽飞。这一次,胸骨塌陷的风刃狼努力了很多次,却没能再站起来。

没了风刃狼的阻拦,巫巧嫣在呖天鹫眼里不过是块等待它朵颐的餐点而已。

这一次,看谁能拦它?呖天鹫兴奋得咽了咽口腔内分泌出的唾液,好久没吃到新鲜的人肉了,尽管它以腐肉为主食,但是偶尔打打牙祭也是不错的。

呖天鹫一口叨住避无可避的巫巧嫣,钳着她细嫩的胳膊,揪起来使劲在半空中甩了甩。

巫巧嫣这一次真的吓得尖叫起来,她被呖天鹫左右摇摆甩得头晕脑胀,钳住手臂的地方也火辣辣的疼。

尽管她试图用手去掰呖天鹫的喙,可是一切只是徒劳而已。

突然呖天鹫吃痛地嘴一张,怒极地把巫巧嫣甩了出去。

被抛出三丈有余高度的巫巧嫣把整个巫家上院都收纳在眼底。

她看见了平时柔柔弱弱,说两句就能抹眼泪的大伯娘现在为了救她,竟然毫不畏惧五阶战兽用一把利剑刺进了呖天鹫的腹部。

她看见了巫毅大伯不顾自身安危,拚命往她这边冲时,焦灼的神情。

她看见了即使负伤了,也依旧气势凌人的二伯娘杜佳净。

……

李家人只留意了在场的巫家人,却疏忽了一直晕在屋内的巫家大媳方可柔。

而呖天鹫完全是大意的,它早已发现方可柔和偷偷跑回来的巫胖子偷偷躲在南墙角的大水缸后。

可是让它想不到的是,一个从头到尾一直哆嗦个不停的女人,竟然会有勇气跑出来刺它一剑!

呖天鹫看了一眼鲜血汩汩的腹部,凶相毕露,它暴躁地用它尖锐的喙,以雷霆之击的速度洞穿了来不及闪躲的方可柔腹部。

“娘——!”

“可柔——!”

一直躲在水缸后的巫胖子,一脸苍白的跑了过来。他害怕的用手压在方可柔淌着血的腹部上。无助地看向被李家纠缠住的父亲,心中第一次有了变强的念头。

鲜血的味道让呖天鹫兴奋得引颈长鸣,它煽动翅膀,飞起。对着将要落地的巫巧嫣啄去。

“孽畜——”

骤然一个黑影从远处急速掠来,当苍老的声音落下,黑影已经近到了呖天鹫一丈之内。老者衣袍鼓鼓,战王六阶的战力狂飙,握拳,聚力,出拳!‘催雷暴’‘嘭——’

第九章 助力

呖天鹫还来不及思考就已经被这迅猛的拳砸得五脏六腑移了位,痛苦地发出一声悲啼,身子像流星一样坠落。

老者击退呖天鹫后,枯瘦的手有力地攥住巫巧嫣的胳膊,提着她缓缓落地。

“老掌柜?”巫巧嫣怔怔地看着和蔼的鉴宝阁掌柜。

他上下打量一会巫巧嫣,发现没什么大碍后,顿觉松了一口气。解释道:“老朽正瞌睡的时候突然听见主子传话,让老朽来护你。”

他看了一眼因重伤晕死过去的方可柔,腹部上那道触目惊心的伤口后,惋惜的说:“可惜还是来晚了一步。”

巫巧嫣心中无比的愧疚,她走到方可柔身边的时候,细细地喊了一声:“大伯娘!”泪水已经决堤。

巫胖子眼神复杂地看着巫巧嫣,他心中既生气母亲连命都不要也要对堂妹维护,又难过得自责和无助。

老掌柜叹息一声走了过来,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递给巫巧嫣:“给你大伯娘用药吧,能救回一命,以后好好养着,只是身体终归虚了,只能慢慢想办法吧。”

李家人看到老掌柜一出手就是一瓶五星魔药剂,顿时惊住了,鉴宝阁的掌柜怎么会出手帮巫家?

再者,鉴宝阁掌柜的战力在战王阶,若是一意孤行的帮巫家,那除非等李家老祖出关才能压制他了。

李键仁阴鸷的眉眼跳跳:“付掌柜,李家可是一直对您恭敬有礼的,每年李家在鉴宝阁购得的东西难道不算最大的客户吗?”

付掌柜捋着长须摇头:“老朽也是受主子之令护住巫家。李家的情谊,老朽是一直记在心上的。但是巫家,老朽今日是护定了,抱歉。”

李家人有点懵,鉴宝阁的主子?这,巫家什么时候抱上了这么大的粗腿了?一时间,李键仁不确定了。

他憋气地对付掌柜拱拱手,把倒地呻吟不停的呖天鹫收回契约空间后,对李家众人下令:“走。”

李键仁的心腹不甘心地问:“二哥?”

“走。”李键仁咬咬牙,他阴仄仄地小声道:“付掌柜所说不知真假,咱们且等等,若是过几日没动静,等老祖出关。巫家一个也跑不了!”

吃了定心丸的李家众人皆是阴狠地看了眼狼藉遍地的巫家,嚣张地离去。

等李家人走后,巫老爷子领着巫家人走到付掌柜面前,特别是看到已经止住血,缓过气来的方可柔后,巫老爷子带着巫家人深深地给付掌柜鞠了个躬。

“巫族谢谢付掌柜援手之恩。免巫族毁于一旦,此恩巫族定当铭记在心,此后但凡有差遣……”

付掌柜往边上避了避不肯受礼,摆摆手道:“巫老爷子严重了,老朽也是接了令的。”

看到付掌柜不欲多说鉴宝阁主子的事,巫老爷子有眼力见地不再提起。

转而客气地询问:“此地狼藉,付掌柜能否移个步,上房内有珍藏已久的上好翠舌香,还望付掌柜赏个脸?”

付掌柜确实有些事情要交代一下,便点了点头。

当巫巧嫣要跟着方可柔离开上院的时候,却被付掌柜叫住,他和颜悦色地说:“巫丫头,你也跟进来吧,主子有话要跟你说的。”

司空封玄?

巫巧嫣想起为了那个给爷爷治旧疾,而吐血被冰封的男子,心情越发的沉甸甸了。

临进屋前,她回头看了一眼风刃狼所在的位置,却不知它竟然已经不告而别,原地只留下一滩殷红的血迹。

众人眼看着巫巧嫣跟着巫老爷子和付掌柜进了屋,顿时心里五味陈杂起来。

她闯了那么大的祸,现在还被这么重视?更气人的是,她竟然搭上了鉴宝阁!

鉴宝阁在失落大陆是什么地位?

其中巫胖子的眼底也有着他不知道的羡慕和渴望,他渴望着去改变,变得更强一些,强到能支撑起保护伞,让家人不受伤害。

上房屋内。

巫老爷子和付掌柜面对面落座,翠舌香在沸水中翻滚着,片片碧绿的叶芽慢慢舒卷开,弥漫出清奇的香气填满一室。

巫巧嫣乖巧地坐在下首,目光发直的盯着水晶壶内茶汤绿如翡,茶叶翠如玉的翠舌香茶。

巫老爷子慈爱地笑笑,从茶盘中取出一盏瓷胎细薄如脂的小杯子,倒出一杯推到巫巧嫣面前。

“别想太多,喝点翠舌香吧。”

巫巧嫣顺从地端起轻啜。

第一口,甘中带涩。

第二口,香甜在口腔中炸开。

最后一口,一股暖洋洋的气流迅速地从口舌尖蔓延至四肢百骸,舒服得让她想叹息。

好神奇!

巫老爷子见孙女喝得顺口,忍不住想再给她填点,却被一旁笑眯眯的付掌柜拦下:“她体质与人不同,一杯已是极限。”

巫老爷子看了眼瘦小的巫巧嫣,视线在她的左脸上停留了一会,叹息一声。安慰道:“等你长大了就能多喝点了,爷爷给你留着。”

长大?巫巧嫣想起司空封玄跟她说过她活不长的话。她垂下长睫毛掩盖住眼底的情绪,鼻音厚重地‘嗯’了一声。她想,为了爷爷,还有对司空封玄的承诺,也要努力的活下去吧。

室内徒然变得安静下来。

付掌柜清咳两声打破气氛,开口:“老朽今日能把李家镇住,不过是因为搬出了主子,但是主子传讯说他最近都不会出现了。所以老朽唯恐李家观望一阵子后,会按耐不住重新动作。

比较麻烦的是,还未出关的李家老祖和老朽同属于战王境界,但是他的小境界要比老朽高出不少。”

巫老爷子听后叹息一声,可他还没说话就被付掌柜接下来的话怔住了。

付掌柜拍拍巫老爷子的肩,提议道:“我有一个想法,付某有位兄长在坠落之森附近的佣兵城内做鉴宝阁分部掌柜。你们可以前往佣兵城去请他过来,只要我们兄弟俩联手,还是不惧李家的。”

想不到付掌柜会为巫家设想到这个地步。这世道落井下石的有,雪中送炭的却是少之又少。

巫老爷子郑重地起身,对付掌柜拱手:“大恩不言谢,付掌柜的情谊,巫族将铭记五内。”

付掌柜倒是不在意这些,既然主子让他护着巫家丫头,那么他想尽办法也要护着的,再说这丫头还给了他捕捉血银鱼的方法,这对鉴宝阁来说可是件长远的好事。

两人寒暄一阵,说了佣兵城和付掌柜兄长的情况后,付掌柜就要离开了。临走前,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盒子,打开盒子,雪蚕丝的内衬上静静卧着一条细绳项链,他把项链拿出来递给巫巧嫣。

巫巧嫣疑惑地接过,入手触感沁凉如水,紫红的圆形吊坠形似宝石泛着迷人、神秘、诡异的荧光,仔细看,才发现荧光是从剔透的内里,那些有着规律流动的紫红色液体传出来的。

她的眼眸忍不住跟随液体流转的轨迹移动,可是两息过后,脑子便隐隐混沌起来。

巫巧嫣狠狠眨了眨眼,让自己清醒后,双手托着项链不解地问:“这是什么?”

付掌柜讶异巫巧嫣能这么快清醒过来,他郑重地解释:“是主子给你的。老朽也不知道是什么。只知道这条吊坠项链,从前主子从没离过身,现在老朽只不过代为转交而已。”

第十章 启程

巫巧嫣不明白为什么司空封玄会送礼物给她,而且这条吊坠项链看起来高大上得不似凡物,想来也只有等以后有机会再见到他的时候问问了。

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再出现,巫巧嫣叹息一身,把吊坠项链挂在脖颈上,隔着亵衣贴在胸口的吊坠依旧能让她透身清凉,通身清爽,灵台越发的通透起来。

付掌柜离开后,巫老爷子开始斟酌要派谁前往佣兵城。

巫族虽然人很多,但是嫡系的人确寥寥无几。

现在老大一房,老大媳妇被呖天鹫伤得不轻,要好好将养,而且是为了救巧嫣受的伤,现在支走老大有点不近人情。

老二一房,老二媳妇杜佳净里外里都是一把好手,巫宅缺了她还真不行。老二又在外地赶不回来。

看来只有自己跑一趟了。巫老爷子衡量之下做了决定。

可是他还没有启程,却发现了巫家附近时不时有李家的人在盯梢。这显然李家人仍旧想要对巫家人出手呢。

想要启程的巫老爷子犹豫了,若是自己走了,万一李家按耐不住,真的出手,那巫家还有谁能够挡一挡?

“爷爷,让我去吧。”巫巧嫣打断巫老叶子的沉思。

“不行,不行。”巫老爷子看着巫巧嫣小小的身板,头摇得像拨浪鼓。

坚决反对道:“你还这么小,而且没有战力护身,雪城到佣兵城路途不近,越往坠落之森走,民风就越彪悍,爷爷怎能放心让你独自出门?”

“爷爷,现在李家盯上我们巫家了,哪怕巫家任何一大人出城,李家都会警觉,没准还会激起他们无所顾忌的卷土重来,只有像我这样没有战力的废材,他们才不会留意,不是吗?”

听巫巧嫣说自己是废材,巫老爷子的心中一疼,他怜惜地摸摸巫巧嫣的头问:“你可知道,外面的世道凶险,或许你还没走到佣兵城就出事了。”

“我不怕的,爷爷。这是救巫家唯一的路了。”巫巧嫣坚毅地望着巫老爷子。

“嘭——”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撞开,身形圆滚滚的巫胖子神情忐忑地看着面容严肃的巫老爷子。

“你怎么进来了?”莽撞的巫胖子惹得巫老爷子不悦。

巫胖子一直怵不苟言笑的巫老爷子,只要巫老爷子一沉脸,他就开始结巴了。

“爷,爷。我我,我也想,想去。”

“你这是胡闹!”巫老爷子一看巫胖子吞吞吐吐的模样就来火,猛地拍了桌子,烦闷地挥手要撵人出去。

但是让他意外的是,这个永远在他面前唯唯诺诺的孙子竟然‘噗通’一声跪在他面前,恳求道:“爷爷,让,让我去吧。巫家的存亡,身为巫家人,都,都有责任的。”

巫老爷子狐疑地看着巫胖子,这孩子什么时候觉悟这么高了?以前不是跟着李陈两家的小崽们后面欺负巧嫣吗?

不过对于两个孩子的请求,他还是严词拒绝了。

“此事休要再提,你们的肩膀还稚嫩着,这些烦心事自然由我们这些做长辈的处理,你们都出去吧。”

巫巧嫣看懂了巫老爷子态度里的决绝。她只能扯着不情不愿的巫胖子退了出去。

回到三房的巫巧嫣看了眼仍旧跟在后面一直没有说话的巫胖子,蹙了蹙眉:“巫胖子,你怎么还跟着?”

“我,我知道你要偷摸着自己去,所以我要跟着。”

巫巧嫣被巫胖子的话吓得一个激灵。

看来猜对了,巫胖子圆乎乎的脸上露出喜悦的笑,自顾说着:“就这么说定了,明早卯时三刻我来寻你,我们一起出城。”

“行,知道了。明早我们一起启程,你可不能再告诉别人了。”巫巧嫣警告道。

巫巧嫣把巫胖子忽悠走后,就开始收拾东西,包上两套衣裳,翻遍卧室,找出原主没来得及贡献给李陈两家的五十枚金币放进包裹里。

但是巫巧嫣知道,在失落大陆,金币就是最不值钱的玩意儿。

这里的通用货币为金币和魔晶。十金币等于一枚杂质魔晶;一百枚杂质魔晶等于一枚提纯魔晶;一千枚提纯魔晶等于一枚纯净魔晶。

一穷二白的巫巧嫣为了防止自己出门行乞,只能好好规划了。

她从书房内找出通往佣兵城的地图后,一切打点妥当,只待明日天色微亮便可偷偷启程。

卯时正。

三房的小侧门偷偷开了一条缝。

一个瘦小的身影背着一个大大的包裹,猫在门缝处往外扫了一眼确定没人后,她笨拙的身子才偷偷溜了出来。

出了三房,她专挑小径走,未明的天很好的遮掩了她的身形。很快她抵达后厨角门,并从那里溜出了巫宅。

朦胧的街道上还没有行人,她紧了紧背上的包裹,拍了拍被冽冽寒风吹疼的脸,给自己打气道:“巫巧嫣,你行的!”

骤然,她身后传来巫胖子愤怒的声音,让她吓了一大跳。

“我就知道你会偷偷溜走。”

巫巧嫣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她以为自己早起半个时辰,一定会甩开这个胖子,谁知他竟然会在这里蹲守?正想怎么开溜时,巫胖子又开口了。

“你要是敢甩下我,我现在就大喊,把爷爷他们都喊起来,看你还能走成不?”

看着得意的巫胖子,巫巧嫣气得直瞪眼:“行,带你就带你。不过路上你要听我的。”

“可以。”巫胖子应得干脆。

两人达成协定,趁着天色未明,一起匆匆出了城。

他们倒是走得潇洒,等到天色大亮时,巫宅内因为他们的不告而别,乱成了一锅粥。

巫老爷子面色焦虑地捏着巫巧嫣留下来的信,忧心不已。

“这孩子,哎!”杜佳净不安地在屋子里踱步,方可柔一脸苍白低低啜泣着,巫毅面色铁青一言不发坐在椅子上。

突然,巫毅站起身来:“爹,我去找他们。找到他们,看我不打断他们的腿!”

“啪!”巫老爷子把桌子拍得脆响:“我打断你的腿!传信给老二,让老二去找。”

巫老爷子一发火,基本就是一言堂了。杜佳净匆匆去写信,一刻钟后,巫宅飞出一只送信的鹰隼。

可是一直盯梢巫宅的李家人怎会放过这只鹰隼呢?一支利箭‘嗖——’地射出,还没飞出雪城的鹰隼便已经一箭毙命,信笺落在了李家人手里。

一刻钟后,李宅内,李键仁父女看完信后,皆是阴狠地笑出声来。

“爹。”

这两天都都不愿说话的李美姿急迫地开口。

“放心,爹不会让他们活着回到雪城的。”李键仁慈爱地安抚着爱女。

驭兽医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驭兽医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6118326.html
首 发:驭兽医娇最新章节目录
  • 小说:都市之近身强秘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都市之近身强秘在线阅读小说名:都市之近身强秘目录预览:第2章不寻常!第2章不寻常!第3章开除!第3章开除!第4章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第2章不寻常!在他问话的时候,不管是倪馨儿还是陶梓莹,面色尽皆都是一变,但这个时候在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老王要跳楼了!”这话一说出口,路飞情不自禁的暗叹口气,麻烦了!而就在这个时候,调查队为首的人却面色猛地肃然,说道:“老乡,麻烦你带我过去。”那农工连忙点了点头,接着快速的往最高的那座建筑楼跑去。而调查队的五人一声招呼都没跟倪馨儿打就连忙跟了上去。这时

  • 【帝王倾:凰图霸业】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帝王倾:凰图霸业】小说在线阅读书名:帝王倾:凰图霸业目录预览:第001章与君初相遇第002章深巷密探第003章留意姬氏姐妹第001章与君初相遇大周慕帝十四年春。帝都华京,香雪阁,此时已经被围的里三层外三层,水泄不通。个个踮着脚,伸长脖子向里张望,口中大声的叫嚷。若不是周围有威武的皇城卫兵把守,这群老百姓早就把香雪阁的门墙给拆了。人群中两个乞丐装扮的小姑娘跳着脚想看里面的情况,奈何个头不够,还是被前面黑压压的人头遮挡。“姐姐,这到处都是人,还有官兵,我们铁定是进不去的。”秀气的妹妹拧着眉

  • 装修效果怎么样?:疏而不空 满而不溢

    幸运与否,看天。幸福与否,看心。幸福有时是需要发现“城市里的居民是不能常常看见山的,但是,住在首都的人便会有这种幸福,倘你路过西郊,猛然向西一望,你便会经历一种奇异的喜悦,好像地平线上突地涌现了一带蓝烟,浮在上面的绿树,也几乎是历历可数。”-端木蕻良《香山碧云寺漫记》山,是一座城市的灵气高级灰-蓝对于北京而言,西山是京城的根脉所系。当中国的古都仍在西安、洛阳时,西山仅是“太行之尾”;建都京城后,对西山的表述才更为“府西三十里太行山首”。数千年的沧海桑田,早已令西山与北京城彼此血浓于水。山,是品行

  • 小说:古剑异录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古剑异录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古剑异录目录预览:第一章比试第一章比试第二章神秘的旅行者第二章神秘的旅行者第三章汉莫第一章比试两辆大型越野车的轰鸣,打破了这片沙海一贯的寂静。显然,这两辆经过改装的车具备了一切可能在车上出现的现代化装备,例如雷达,GPS等,强大的马力,使其几乎可以在任何恶劣的路面上奔驰,相信除了少数专业车队,民间能有这样配备的车辆,少之又少。如此现代化的机械出现在这种原始而神秘的领域,多少让人觉得有些不协调,但相比起车内的乘客,就有些逊色了。领头的一辆车内,驾驶和副驾上坐

  • 《狠人经》《狠人经》

    原标题:《狠人经》《狠人经》小说名:狠人经第一章诡异事件20世纪90年代,安徽省合肥东部,三里庵街道。“据天文学家发现,近期我国中东部地区或有流星体降落......””又想骗我去许愿?“郑道蹲坐在一台老旧的黑白电视机前,轻嗤一声,伸手拧了一下换台键,七寸大小的屏幕上闪现出一片雪花,且伴随着刺耳的”呲呲“声,他似乎习以为常,面无表情继续往后拧,最后一个频道终于闪现了画面。“自十月份以来,迄今为止,安徽境内发生多起连环杀人案,目前确认死亡人数高达七人,失踪人口也在逐渐增加。有目击者称,曾亲眼目睹有蛇

  • 深夜情贼6章

    原标题:深夜情贼6章小说名称:深夜情贼三她一直在耍我知道沈梦蝶的生日之后,我从三天之前就开始准备了,先去花店订了一束玫瑰,又在一家四星级酒店订了一个桌子,甚至还邪恶的预订了一个房间,因为我想要在沈梦蝶生日那天,和她来个浪漫的晚餐,我幻想着,沈梦蝶感动之下,说不定会和我一起去我订好的房间。订餐花光了我几乎所有的积蓄,但我却不后悔,因为我爱沈梦蝶,爱她,自然就要给她我能力范围之内最好的。精心设计了晚上的节目以后,我拨通了沈梦蝶的电话,约她晚上吃饭,沈梦蝶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和我约定了见面的时间以后

  • 萌妻嫁到:总裁宠入骨4章

    原标题:萌妻嫁到:总裁宠入骨4章小说名:萌妻嫁到:总裁宠入骨第2章遇见了传说的三儿?约莫半个小时后,门铃响起,杨瑞瑞轰轰隆隆地下楼,但没能赶上女佣小若的脚步,等她看到时,她的外卖已经躺在了垃圾桶里。杨瑞瑞肚子一饿就容易委屈,眉头一拧,走到餐桌前,扫了一眼饭菜的分量。“顾子彦,那是我的外卖。”顾子彦无视她,往莫晓栎碗里舔菜,“吃点养胃温和的食物。”下一秒,杨瑞瑞的肚子就发出了又长又响“咕咕”声,让她莫名焦躁。莫晓栎看了她一眼,虚弱地道:“小若习惯了只做三个人份量的饭菜,实在不行,姐姐坐下来吃点菜?

  • 总裁豪门小说《时光荏苒,依然爱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总裁豪门小说《时光荏苒,依然爱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时光荏苒,依然爱你目录预览:第一章妓,标准姿势第二章心渐冷第三章陷害第四章你不配第一章妓,标准姿势“宇霆,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苏浅眼眸染红,朦胧的水雾凝聚成珠子,缓缓流下。“苏浅,这是你欠我的。”顾宇霆冷冷言道。他俊逸的脸上没有丝毫暖意,冰冷的眸中尽是彻骨的严寒。一只手抓在她的胸前,肆意妄为,另一只手伸进了她的裙摆,沿着缝隙,他狠狠的挤了进去。后入,他说这是妓的标准姿势……没有温柔,没有怜惜,没有爱。有的只是无止无休的索取,肆意的摧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