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一剑孤行小说免费试读

2019/01/14 23:12:40 来源:网络
一剑孤行小说免费试读

书名:一剑孤行

第一章 除老行动

西风紧,秋雨急,天地之间充塞着一股浓浓的肃杀之意。来自http://www.gao-xiao.com/长江之水浩浩荡荡,宛如从九天流下,一泻千里,奔流到海不复归。

长龙帮帮主高无杀率领帮中数十名青年高手将一苍发老者逼至了江岸边,老者身上血迹斑斑,手执残剑,剑身猩红,兀自滴着血水。

老者在敌人的步步进逼之下,他缓缓倒退,步伐踉跄,双眼射将出怨恨的火光。

他的身后乃是暗流激越,水声轰轰,他扭头看了一眼,顿觉周身血脉愤张,忍不住仰天叫啸,激愤道:“为什么?为什么?高帮主,你告诉我,你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何要将我们这帮老兄弟赶尽杀绝?为什么?为什么呀?高无杀,你如此这般残暴凶狠,终有一日必遭天谴……”

高无杀并不立即回话,而是一阵哈哈大笑,他身后的一名青年高手则脸露出不屑,讥讽道:“有道是,人老如灯枯,活着无用处……哼!老掉牙的家伙,行将就木,还有什么利用价值?与其留在世上白白糟蹋粮食?倒不如一刀宰了!”

高无杀阴恻恻道:“鸟尽弓藏,兔死狗烹,卸磨杀驴,此理自古已然,天下称王霸世者莫不如是。哼!你们这些老家伙总喜欢倚老卖老,年长我几岁,便自恃资历高,总在我面前指手画脚,说这不能做,道那不该做……试问,在你们的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位帮主的存在?叫你们牵着鼻子走,我威何存?不杀了你们,这帮主之位,我实在坐着不舒坦呀……哼,我容忍你们的时日已是太久太久了,再也无法忍受,今日当把你们一个个杀光诛尽……哈哈哈,史长老,现在只剩下你一个人了,独木难支,还想作无谓的困兽之斗吗?识相的,当场自刎,留你一个全尸,不然,嘿嘿……”

史长老彻底绝望了,嘶声道:“高无杀,但愿你将来不要后悔!”说罢,他并没有横剑自裁,而是转身一跃,投进了滚滚激流中,咕咚一声,江面激起了一朵水花,猩红色的,散发出一股刺鼻的腥臭之味,众人触目心颤。

高无杀终于如愿斩杀光了左右自己的绊脚石,他的内心感到无比兴奋,振臂大呼:“从今往后,长龙帮之中,唯我独尊!哈哈哈……”

秋夜,秋风依旧,细雨绵绵。

长龙帮设在汉阳的总坛气势恢宏,屋宇森森,栉次邻比。高效新闻网是夜,上上下下,张灯结彩,一派喜庆的气氛,然而却怎么也冲不淡秋风愁杀之意,反显浓烈。

现在除了帮主高无杀之外,长龙帮之中尽是青年。年轻之人血气方刚,好动不喜静,难得碰上如此盛宴,众人皆是欢喜跃雀,都打定不醉不归的计划。

宴会已开始,歌舞升平,众人把酒言欢,好不惬意。不须多久,众人都已酩酊大醉,忘却今夕是何年。

高无杀更是有些飘飘然,仿佛身在云端,当了神仙一般快活。他已豪饮数十杯,身上酒气冲天,却意犹未尽,端起酒杯,语邀四座道:“诸位弟兄,为了热烈庆祝本帮‘除老行动’的圆满成功,大伙须当痛饮三百杯,一醉方休。网站http://www.gao-xiao.com/来,干啦!”脖子一仰,酒杯见底。

其余人高声应是,纷纷举杯,但都停而不饮,脸上怪笑连连。

众人此举,分明有拂高无杀的面子,他眉头一皱,一股无名怒火自心头升起,待要发作,正当他要出声叱喝之时,忽然一名满腮胡子的汉子霍然起座,高声叫道:“除老除老!是老当除,除而务尽,这才叫圆满成功。可是,姓高的老匹夫,你年已花甲,难道还不算老吗?为何不连自己也除了去?”

高无杀勃然大怒,大喝道:“可恶!蒋三刀,你说这话,是想造反吗?当杀!”呛啷一声,他掣出了悬在腰间的宝剑,蒋三刀与他之间隔着一张桌子,相隔六七步之远,剑长不及,他于是使一式怒鹤冲天,跃向半空,同时宝剑向前一挺,直取蒋三刀的眉心。

高无杀这一剑去势奇疾,招式凌厉,杀气惊人。观架势,即便一根铁柱,中了这一剑,只怕也要被洞穿,留下一个窟窿。

只见蒋三刀神情镇定自若,他却是临危不惧,对于高无杀这一招凌厉的杀招,他恍若未见,他的眼神中忽然闪过一丝狡猾的阴狠之笑,只见他蓦然吹出一声唿哨,霎时之间,嗤嗤之声蓦然大作,陡见无数暗青子犹如漫天花雨般朝高无杀激射过来。版权http://www.gao-xiao.com/

高无杀身在半空中,避无可避,剑招用老,回剑格挡更是已来不及,顿时便被射成了一只刺猬,砰然倒地。

蒋三刀忽然大笑:“哈哈哈!除老行动至此总算真正圆满结束了。自今而后,长龙帮便是我们年青人的天下了。来!大伙干了这一杯!”众人齐声高呼,各自饮下刚才端起的那一杯酒水。

偌大厅堂又恢复了热烈的气氛,沸反盈天,众人继续吃喝行乐,对倒在地上痛苦挣扎的高无杀不曾看上一眼,任由他自生自灭。

高无杀一时气息未绝,看众人推杯置盏,共举蒋三刀坐上长龙帮帮主之位,气得他胡须颤抖,肌肉一阵阵抽搐,众人的欢声笑语落在他的耳朵之中,顿时就变成了犀利的嘲讽之音。他的心宛如遭到一把钝刀的凌迟切割,难受异常。一剑孤行小说免费试读

忽然,史长老临死之前留下的那一句话又回荡在他的耳边,一股悔意不争气地涌上心头,他悔不该发动什么除老行动,以至于作茧自缚……为时已晚,后悔何益?他虽不愿更无颜去面对那一帮被自己害死的老兄弟,但牛头马面哪管他这许多?拉着他一步一步强行朝阎罗殿走去……

第二章 斩幼行动

已是深秋季节,万木萧条,百草枯黄。但在黄河瑶山一带,却有一大片连绵数百里的杏子林仍枝繁叶茂,郁郁葱葱。只见树荫掩映之间矗立着一间寺庙,庙宇年久失修,破败不堪。

这一带地处偏僻,人烟罕至,平时至多也就是偶尔之间出现三两个猎人罢了。但今天,却不知为何,暮色已降临了,但在破庙里却聚集了一大帮人马,为数不下于两百人。

这些人都是黄沙帮的帮众,年纪都不老,都在三十岁上下。他们因何聚集于此?所谋又是何事呢?

三天前,盘踞长江一带的长龙帮开展了一项除老行动,对帮中年逾五十的老者施行残酷的屠戮,无一人幸免,枉死者数百人。来自http://www.gao-xiao.com/此事在江湖中造成了极大的影响,黄沙帮的帮主吴须鱼对此尤感震惊。

吴须鱼年过半百,再捱多两个多月,便是六十大寿了。他虽已年老,身板却是异常硬朗,身手依旧敏捷,一套“龙须掌法”使将出来,虎虎生威,鲜有敌手。

持平而论,吴须鱼算得上是一名为人不错的小老头,只是生性嫌多疑了一些,他总是担心帮中年轻一辈的手下不安分,效仿长龙帮也来实施一次除老行动。

他的忧心,其实也并非全无来由,平时就有一些年青的帮众不甚钦服听命于他,倒是对副帮主“九须纹龙”韦一剑言听计从。

这韦一剑年仅二十三,一身本领却是非常了得,十八般兵器样样精通,一套“十绵斩”的剑法更是使得出神入化,为人且足智多谋……吴须鱼越想越惊心,先发制人,后发制于人,他决定先下手为强了。于是他秘密召集一干年老的帮众,商议来一次“斩幼行动”,决定将帮中年龄下于四十者驱逐出黄沙帮。

年轻帮众之中不乏耳目灵通之辈,有人将窃得的信息传到了韦一剑之耳。韦一剑忖度一场内战不可避免,他年纪尚轻,前途似锦,怎甘束手待毙?他也是一样的想法,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于是在这天晚上,他纠集了一帮年轻的手下来到这僻静隐蔽的寺庙,共商对策。

庙宇的屋顶有好几个大破洞,月光似乳漏了下来,照亮了每个的人的脸膛。也不必点灯烛,众人围成一个大圈坐定下来。

只见韦一剑首先发话道:“诸位弟兄,不必张某多舌,想必你们都清楚吴须鱼的性格为人吧?”众人高声回应:“自然!虽不是他肚里的虫子,却也十分清楚。此公生性多疑,并且还是一个老顽固,对于决定的事情从不更改,即便稍后明明知道是错误,也要厚着脸皮做下去……”

韦一剑说道:“如此看来,那老家伙是铁了心要将我等一网斩尽了?那么,大伙甘不甘心坐以待毙呢?”其实他这最后一句问话是多余的,众人若肯束手就戮,便不会来此聚会了。不过众人还是群情激愤地回应他道:“不能!”

韦一剑又道:“甚好!有道是先下手为强,兵贵神速,那么我们就在今晚丑时之后摸回总坛,把那些老家伙杀个措手不及如何?”众人高呼:“大好!”韦一剑又道:“草率行事不足取,接下来咱们得商量一个法子,如何才能神不知鬼不觉潜回总坛,如何才能把老家伙一网打尽?”

便在这时,原本寂静的夜空忽然被一阵大笑声给打破了:“哈哈哈!好个一网打尽。点火,放箭,烧死这帮不识好歹的兔崽子。”

一听这笑声,庙内众人神色一变,一颗心仿佛沉了冰水之中,哇凉哇凉。这声音苍老又霸道,分明是吴须鱼的,似是发自十八层地狱,如同催命符一般令人惊恐害怕。

风声紧起,夹着毕剥之音。

众人透过庙停的破洞可以看见无数支箭头带火的飞箭如流星划过。

忽然有人惊恐大叫:“不好了!寺庙着火了,大伙快逃命呀!”顿时人群乱做一团,纷纷朝门外抢夺奔去。

好歹毒的吴须鱼,无声无息便想把众人都烧死。

临危不乱,智慧才能更好地发挥;心平气静,才能找出更好的脱身之法。韦一剑不慌不忙,泰然自若,只见他犹如钉子般稳稳当当立于原地不动,任凭潮水一般的慌乱人群怎么冲击也撞不倒他。

他见众人一窝蜂似的齐涌向唯一的大门口,急叫道:“大伙休慌,火势还小,这破庙一时半会还不会倒塌,你们都镇定一些,一个接一个鱼贯逃出,莫要争夺,否则窄小的门口势必教你们挤垮,到时大伙都得丧命!”

寺庙年代久远,门窗柱子都腐烂枯朽,极易养火,不大一忽儿,火势便已大盛,火光冲天之中呼呼之声大作,并且夹着惨烈的嚎叫之声。

寺庙摇摇欲坠,眼看支撑不了多久便会倒塌,窄小的出口已被熊熊大火吞没掉。寺庙之中尚有数十人不及逃出,乱作一团,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四处乱撞乱闯。

火已烧到了眉毛,到了这等地步,韦一剑想要镇定已难,他甚是着急,他抬头看见屋顶火势小一些,当下毫无迟疑地叫道:“大伙随我来!”腾空一跃,穿过破洞飞上了屋顶,还未站稳阵脚,呼啸声响中,只见蝗虫一般的飞箭朝他激射而来。

常人历此境地,定会闹个手忙脚乱,非当场变成死刺猬不可,幸好韦一剑并非一般常人,而是身手卓绝的武林高手,但见他冷哼一声,双手抬起,衣袖连挥,来箭便都被他一一击飞,倒射而回,嗤嗤数声,躲在暗处放冷箭的人顷刻之间就死了好几名。

第三章 箭雨如蝗

数名轻功了得的帮众紧跟在韦一剑的后面也蹿上了屋顶。韦一剑震飞乱箭之后,不多作逗留,赶紧领着他们跃落到一处空地上,免得站在高处沦为箭靶子。

他们刚一落地,脚跟都还没有站稳,忽然轰大的一声大响,寺庙终于还是倒塌了,尘土飞扬,烟灰漫天,火星四处激射,殃及周围草木,顿时杏子林就遭了火灾。

来不及逃生的人便被活埋,瓦砾堆里传出几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十分悲惨,令人毛骨悚然。韦一剑暗自神伤,深深自责,恨自己无能,让那些弟兄无端枉死。

正当韦一剑懊恼自责时,四下里喊杀之声忽然大作:“杀呀!狠狠屠杀,灭了这帮小兔崽子,一个都不能漏网……”

韦一剑又气又急,情知让老家伙抢夺了先机,这下自己只有挨宰的份儿了,不禁有些灰心丧气。但他不愧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物,很快稳定了心绪,呼哨一声,召集慌乱四散的部属,带领他们往东首方向逃逸而去。

一路上,遇到的伏击自是不少,敌人凶狠毒辣,但都让他们同心协力给解决掉了。出得杏子林,以为柳暗花明又一村,那知却是早有一大队人马设下了天罗地网在等待着他们。

敌人手里持着火把,黑夜被照亮得如同白昼。韦一剑环视一眼,发现吴须鱼赫然在列,心头不由自主咯噔颤了一下,但很快便平复下来。

吴须鱼也看见了他,得意地狂笑道:“姜还是老的辣!韦一剑小子,你以为你们年纪轻就一定耳聪目明了吗?那消息只不过是老夫故意放出来让你们得知的,老夫算准你收到信息之后必会聚众议策,好久教我能够一网打尽,免得你们星散四处,收拾起来费时费力。嘿,果不出所料。四周八方老夫都已布下了天罗地网,即便你们插翅也难飞了,乖乖地束手待毙吧!哈哈哈……”

韦一剑视死如归,不为他的言语所恫吓,冷冷一笑,不屑道:“休想!老匹夫少在做梦了,即便是死也要杀你们几个来垫背。”

吴须鱼冷声道:“是么?想拉几个做垫背,有那个本事自管来杀吧,不过还是先在箭雨之中觅得一线生机再说!弓箭手,准备!”随着他一声喝令,一排弓箭手越众而出,手中都拿着一张牛筋巨力弓,弦张弓满,寒光流转的箭簇对准韦一剑一干人等,便如同恶魔的眼睛死死盯着它的猎物,怎教人心底能不冒寒气?

韦一剑等人心神揪紧,将手中的兵刃紧了紧,准备作殊死顽战。

折腾了大半夜,吴须鱼那是身体有些熬不住,欲速战速决,不想玩那猫玩耗子的把戏,只见他冷冷一笑,喝令道:“放箭!”顿时破空之音不绝如缕,箭矢急如狂风暴雨,狠狠地朝韦一剑等人劲射而去。

箭势如雨,十分凶猛,饶是韦一剑武艺高强,却也不敢小觑怠慢,急忙挥剑格挡。乱箭穿射,势如蝗群,形势危急之下,韦一剑也仅仅自保而已,无暇分心照顾旁人。

箭雨越发而急,惨叫之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令人毛骨悚然。发出惨叫之声不单只是韦一剑一方的人,更有一些弓箭手因为倒射而回的利箭穿身而发。但相形之下,还是韦一剑这一方的人马损伤惨重。

没过多久,韦一剑一方便只剩下七八个人而已了。韦一剑思忖道:好汉不吃眼前亏,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眼下敌人声势浩大,我方寡不敌众,顽抗下去,徒劳无益,白白送死而已,但愿此次能安然逃得性命去,他日必会卷土重来,到时候一定要将这帮老家伙杀个片甲不留,挫骨扬灰,方能泄我心头之恨。

就在他转念的短短一瞬间,身旁惨叫连片响起,又有数人中箭毙命,如今就只剩下他孤单一人了。如此一来,他便无所牵挂顾虑,施展出八步赶蝉的绝世轻功快速逃离。

他的身法诡异,奔跑之快绝不亚于骏马夜豹,敌人一时竟莫奈他何,很快,他的身影就消失于杏子林间。吴须鱼高声喊道:“不能教这兔崽子给跑了,快追!”当先拍马紧追上去。

杏子林间火势非小,隐匿的敌人竟也不少,韦一剑所遇截杀不弱,他且退且战,且战且退,杀得兴起,双眼变成猩红色,自腰间掣出“酥骨”软剑,施展出赖以成名的绝技——十绵斩,剑光霍霍,寒芒砭骨,招式狠辣,杀气纵横,所向无敌,挡者披靡,一时之间竟无人敢再拦截阻击他。

他顺利地退到了黄河岸畔。他极目在茫茫河面上搜寻了几遍,竟看不见任何一艘可供他逃命的小舟,顿时心生凄惘。

马蹄声急促响起,吴须鱼率领一大帮高手又围了上来。看着神情惘然的韦一剑,吴须鱼心下别提有多得意了,他哈哈大笑道:“韦一剑,这下走投无路了吧?看来老天都要亡你,哈哈哈……”

韦一剑凄然大吼:“吴须鱼,你少在得意张狂,我韦一剑与你势不两立,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这帮老匹夫的。”眼中射出冰冷的仇恨之光,狠狠地将敌对之人一一扫了一眼,众人与他目光相接,无不凛然。

韦一剑怒啸一声,充满了穷途末路的悲凉,之后他义无反顾地纵身投进滚滚黄河之中……

一剑孤行》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一剑孤行】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6117918.html
首 发:一剑孤行小说免费试读
  • 只婚不爱:萧少追妻100次13章(第7章 玩火自焚)

    原标题:只婚不爱:萧少追妻100次13章(第7章玩火自焚)小说名字:只婚不爱:萧少追妻100次第7章玩火自焚而男人却全然不知,看着向自己伸来的手恐慌的向后退去,颤抖的手指指向他的衣摆,脸色惨白。“喂!你的衣服着火了!”男人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只是一瞬间,火焰已经在床上乱窜,瞬间将江渺逼向角落,红着眼眶看着眼前的一切,险些就要哭了出来。一直大手突然扯住江渺的衣领,猛一用力,将她从大火中救了下来。正当江渺不知所措的时候,只见他已经去到卫生间抱了一大盆手猛地向火焰泼去。江渺呆呆的瘫坐在地上,看着眼前的

  • 狼性总裁撩妻有道最新章节目录

    原标题:狼性总裁撩妻有道最新章节目录小说:狼性总裁撩妻有道目录预览:第八章只要她跟我领证第九章去求霍祈尊!第十章帮我拿一盒套套第八章只要她跟我领证夏安好用尽全身力气狠狠的将秦崇左推开,愠怒地喘着气狠狠瞪着他。秦崇左的薄唇上竟然沾染了刺目的血迹,分不清是谁的。“秦崇左,你真让我恶心!”“夏安好,你为了这些钱出卖自己,还不如来当我的情人。”男人冷笑着拭去唇角的血,“我绝对不会缺你吃穿,怎么样?”以前秦崇左也曾亲吻过夏安好,却是极尽温柔,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残暴,几乎带着凌虐的意味,像是生气了。正也就是

  • 杀手狂后:腹黑皇帝欺上瘾小说免费试读

    原标题:杀手狂后:腹黑皇帝欺上瘾小说免费试读小说:杀手狂后:腹黑皇帝欺上瘾目录预览:第一章穿越第二章夜行刺杀第三章初给教训第一章穿越好吵…耳边传来一阵阵凄厉的哀怨哭喊声,硬是把熟睡中的风若兮给吵醒。“奴婢求求您了!贵妃娘娘!求您救娘娘吧…”“淑妃娘娘!奴婢知道您心善!求您出手救救娘娘吧!”风若兮不由得睁开了眼,一双妙目茫然的看着四周,周围乱哄哄的吵闹不已,本就有起床气的她烦躁得很,美丽的小脸顿时沉下来,撩开床幔冷道:“吵够了没有?”她这一声吼不要紧,可她的出现把众人给吓坏了。“啊!诈尸了!”一个

  • 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小说免费试读

    原标题: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小说免费试读小说名字: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目录预览:第1章落入血人怀抱第2章红眼君第3章他的止疼药第1章落入血人怀抱##正文狂风呼啸着,卷起了巨大的浪,漫天的厚重乌云黑漆漆压了下来,乌云之上,轰隆的雷声炸响,霹雳一声,如同扭曲的光蛇一样的闪电恶狠狠地撕裂了昏暗的天空。轰隆!哗啦!吼嚎!这是死亡交响曲!大自然的威力在这一刻毫无保留地展现。海面上,一个巨大的旋涡像一只怪兽的嘴,就那么张着要把所有一切都吞没。狂风暴浪,撕扯着那架无力飞离的小型飞机。坐在驾驶舱,看似娇小的少女

  • 《我的26岁女上司》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116】

    原标题:《我的26岁女上司》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116】小说名字:我的26岁女上司目录预览:第一章廉价的爱情第二章再见蓝欣第三章赌局第四章富二代第一章廉价的爱情上海,夜里总是看不到漫天繁星,但我还是很喜欢这座城市,因为在这里有光怪陆离的爱与恨,欢笑与悲伤。那一天下班,我像往常一样,拖着工作一天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到租住的家,看到美丽温柔的蓝欣之后,身上的疲惫也像往常那样一扫而光。蓝欣不像往常一样雀跃地朝我跑过来,而是静静地坐着,甚至没有回头看我。沙发旁边立着她的行李箱。“蓝欣,怎么了?”我有

  • 危险男神VS呆萌甜心最新章节目录

    原标题:危险男神VS呆萌甜心最新章节目录小说名字:危险男神VS呆萌甜心目录预览:第八章包子皮有多厚?第九章我的心都是BOSS的!第十章被潜规则了第八章包子皮有多厚?“总裁,是去集团吗?”后排的雷铭意味深长的瞥了眼刚刚坐上公交的钱小沫,鹰隼般锐利冷静的眸子微眯着,忽然改变了主意,“跟着这个女孩。”司机不敢多问,时速400公里的跑车只能像蜗牛一样跟在公交车的后面,还和公交车一样逢站必停,引来了不少好奇的目光。而公交车上的钱小沫却毫不知情,她站在拥挤的人群里,东摇西晃,愤愤在心里咒骂着BOSS的坏话。

  • 热门小说《大牌霸总来暖婚》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大牌霸总来暖婚》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大牌霸总来暖婚《大牌霸总来暖婚》“啪”的一声,叶霏霏的手重重地打在了肖尘抓她的那只爪子上。“肖大影帝,我真的累了,没工夫陪你们玩啊。”肖尘回头看一眼身后的秦歌,双手交叉,跃跃欲试地说道:“叶霏霏,可是你逼我们的。”“妹的,你们想干啥!”叶霏霏看情况不对,那是一个转身拔腿就要跑。然而,她跑不过秦歌,最终还是给这两个家伙逮住。……紫荆名门七号别墅,叶霏霏生无可恋地坐在沙发上。“我说,你们两个人够了!老娘真的累了,要睡觉。打游戏是不可能的,今

  • 斯蒂芬·霍金:人生如戏,活着就有希望!

    斯蒂芬·霍金,1942年出生,在牛津大学学习物理学,后来去剑桥大学攻读宇宙学硕士学位。22岁时,他被诊断出患有一种罕见的运动神经元疾病。当他准备娶他的第一任妻子简时,医生预测他活不长了。他们结婚26年,育有3个孩子。他坐着轮椅,除了通过语音合成器,基本上不能说话。1988年,他的伟大著作《时间简史》一举成名,全球销量超过1000万册。1992年,这位物理学家和SueLawley一起出现在荒岛唱片上。他选择的奢侈品是焦糖布丁。1995年,霍金与他的一位护士伊莱恩·梅森结婚。他们结婚11年后离婚。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