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依恋情别云穿阳最新章节目录

2019/01/14 23:02:10 来源:网络
依恋情别云穿阳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名:依恋情别云穿阳

第4章 怎么样才肯放我离开?

穆景阳眉毛一挑,薄唇贴着杭云若的耳际,死皮赖脸的笑笑,“你说我是什么我就是什么好了。版权gao-xiao.com

杭云若咬牙切齿的抬起腿,朝着穆景阳漆黑锃亮的皮鞋踩去。

穆景阳反应巨快,修长的腿拉开步子,跳出来老远。

“可以说了吗?”杭云若正了正身子,冷着一张脸,优雅淡定的坐在沙发里,眼睛看着穆景阳,质问再一次从她口中溢出。

“还不行。”穆景阳转身坐到杭云若身边的沙发上,修长的腿优雅的交叠着,他慵懒的靠在沙发里。食指蜷起,揉着额角,勾唇浅笑,剑眉一挑,低沉的嗓音里带着些许的无赖:“你和我复婚我就告诉你。”

杭云若冷笑一声,斩钉截铁的拒绝他,“不可能。原文gao-xiao.com

“想都不想一下就拒绝我,真让人伤心啊!”穆景阳揉着额角,语调上扬,那模样简直欠抽。

杭云若脸色一黑,转身要走,懒得和他纠缠,以他对这个男人的理解,穆景阳说一不二,既然他不想说,再问也是没有结果的,她不想浪费自己的时间。

“站住!!”穆景阳长腿一迈,闪电一样冲到门口,笔直的背脊贴着门,颀长高大的身影将整个门严丝合缝的挡住,不留一丝一毫的去路给杭云若。

穆景阳霸气的挡住了杭云若,薄唇勾着浅笑,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她,一副不让她离开的无赖模样。

杭云若气结:“你还是这么霸道不讲道理。”

穆景阳低声笑笑,微微躬身附耳在杭云若耳边低语:“你也还是这么可爱。”

说这话时,穆景阳如薄而优美的唇故意在杭云若耳垂上蹭过,咬着她耳边的绒毛,引得杭云若脖颈一缩。依恋情别云穿阳最新章节目录

她大大的后退一步,穆景阳成功的把她拦在了屋里。

两个人对峙着。

良久,杭云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我离开?”

“复婚!”

“休想!”

“那没什么好谈的,今晚就在这待着吧!直到你愿意复婚为止。”穆景阳挡在门口,黑眸朝着雪白的大床上一瞥,深邃的目光里满满的意味深长。

杭云若阖了阖眸子,咬牙切齿:“你做梦,你拦着我没有用的,一会儿我不下去,自然有人找上来。”

“是吗?谁来我揍谁!”穆景阳无赖般的嗓音像是孩子在掷气一般,然而嗓音深处透着冷厉白起,眼眸深处的寒光,都弥漫着危险的味道。

杭云若知道,这家伙是认真的,明知道跟他独处危险,却不得不走到卫生间打电话给方永琛,她撒谎了,她告诉方永琛,自己走了,坐了穆景阳的车,到家给他发信息。高效新闻网

电话那头,方永琛很是担心,却也无可奈何,只好叮嘱杭云若当心安全。

杭云若打电话的时候,穆景阳帅气英俊的脸特别猥琐的贴在卫生间的门上,听着杭云若的电话内容,嘴角勾起一抹漂亮的弧度。

等到杭云若出来的时候,他又闪电一般的跳走了,若无其事的堵着房门。

杭云若坐在角落的沙发里,望着外面的风景,气氛陷入寂静。

穆景阳眉眼弯弯的看着杭云若,静静的欣赏着她美丽的背影,完全不知道脸皮为何物,“云若,你答应我留下来,是不是证明你决定给我个机会了?”

杭云若脸上升起三道黑线,阖了阖眸子,嘴角直抽抽,很肯定的告诉穆景阳:“你想太多了。”

“可我都听见了。”

“你怎么那么不要脸,偷听别人打电话?!”杭云若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像是一只炸了毛的小狮子。高效新闻网

穆景阳指节分明的小手指掏了掏了耳朵,满脸的不以为意,一脸吊儿郎当的模样,他薄唇勾着浅浅的笑意,狡辩着:“没有,是你打电话声音太大了。你真的不是故意说给我听的吗?”

杭云若气得直瞪眼:“真是够了!穆景阳,你不要让我看不起你!当初你做的那么绝,现在又一副嬉皮笑脸无所谓的样子,想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吗?你做的到,可我做不到!我不知道你又想玩什么花样,但我奉陪不起!我是不可能和你复婚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穆景阳神色微变,收敛了脸上的嬉笑表情,眸色微暗,眼中的情绪满溢几乎要将她淹没,又变成了那个神秘莫测,性情难以捉摸的他。

他正欲开口解释,杭云若看着他这个样子,却更觉心痛到了极点,就怕他开口再说什么,她会再次无脑的沉沦,当即冷冷道:“够了,我什么都不想听,我只想你离我远一点,既然已经过去了,就请你放过我吧,不要再来打扰我了。”

怒气冲冲的抓起沙发上的包包,杭云若大步流星的走到门口。

穆景阳眸中的心痛一闪而逝,看着杭云若离开的身影,赶紧调整了自己的表情,臭不要脸的朝着杭云若打开了抱怀,健美的手臂大大的张开,迎接着杭云若的身影。

杭云若走到穆景阳身前,一低头钻过穆景阳的胳膊下,白皙修长的手指一扬,朝着穆景阳的咯吱窝挠去。

穆景阳痒痒的直缩手,杭云若嗖的一下把门打开,啪的一声,门拍在了穆景阳的后背上,门被打开了一个小缝,杭云若纤细窈窕的身子,钻过这个缝隙跑了出去。依恋情别云穿阳最新章节目录

杭云若的动作那叫一个快,动若脱兔。

穆景阳怔楞的捂着后背,被门板拍的够呛。

穆景阳勾唇浅笑了一声,嘴角的苦涩一闪而逝,而后饶有兴致的探头出去,盯着女人的奔跑的背影,目光里满满的意味深长,长腿旋即拉开步子,快步追了出去。

走廊里,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赖皮似的响起:“云若,等等我~!”

前面杭云若疾步匆匆,像是后面有狼在追她。

她现在只想甩开这个男人,甩的远远的。

然而,事与愿违,人家一米二的大长腿也不是盖的。

穆景阳一路压着步子,不疾不徐的跟着杭云若,直到别墅门口,他一个箭步冲了上来,拦在了杭云若的身前。

别墅的大门口,黑色的卡宴边上,穆景阳抓着杭云若的手腕,两个人纠缠挣扎着。

“穆景阳,你放开我!!!”杭云若几乎是在低吼,清悦好听的嗓音徘徊在夜色里,随着夜风刮的老远。

穆景阳摇摇头,英俊冷酷的面庞染着笑意:“是你说我送你回家的,你现在怎么能不让我送?你这不是耍无赖吗?”

“咱们两个到底谁无赖?!”杭云若简直无语了。

穆景阳眯眸笑笑,唇畔勾起一抹漂亮的弧度,低沉的嗓音轻轻的回响着:“都无赖,你无赖我也无赖,无赖最配无赖。所以,老婆,跟我复婚吧。”

“滚!!谁是你老婆?说绕口令呢?”

杭云若眉心蹙蹙,怒骂一声。

不想和穆景阳继续纠缠,很识时务的打开了车门,坐到了车里。

她知道,不让穆景阳送,他是不会放弃的,她不想一晚上都陪这个男人在这吹冷风。

第5章 你这不是耍无赖吗?

穆景阳剑眉一挑,满意的笑笑,女人“听话”的模样,似乎愉悦到了他,颀长的身影掠过漂亮的车身,绕过车头,穆景阳长腿一迈,利落的上车。

上车以后,穆景阳漆黑的眸子扫向副驾驶的女人,杭云若漂亮的眼眸一缩,“嗖”的一下系上了自己的安全带,生怕穆景阳扑过来替她系安全带。

还真的是丝毫亲近的机会都不给。

穆景阳脸色一黑,嘴角抽抽了两下,一脚油门踩了下去,黑色的卡宴车飞驰而去。

一路上杭云若都拒绝和穆景阳交流,穆景阳每每打开话题,都会被一句“专心开车,看路”打发回去。

穆景阳索性放弃和她说话,只是时不时的偷偷看看她。

车子开到小区楼下,杭云若白皙的手扶上车把手,却打不开门,显然锁的控制权在穆景阳手里。

杭云若侧眸去看驾驶座的那位,穆景阳剑眉微挑,薄唇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弧度:“不请我上去坐坐?!”

“不用了,你把门打开!!”杭云若无情的决绝了穆景阳的请求,她阖了阖眸子,似是已经忍耐到了极限,实在懒得和穆景阳交流了。

穆景阳勾勾唇,浅笑一声,嗓音低低的:“好,不过我想让你知道,我是很认真的。”

“啪”的一声,车门被打开,杭云若用力的甩上车门,几乎是咬牙切齿的从牙缝里挤出了每个字:“不可能,我也是很认真的!!”

杭云若窈窕美丽的背影在穆景阳的视线里渐行渐远。

穆景阳盯着杭云若的背影,目光深邃,他一直看着她,直到她房间的灯亮起,才开车离开。

她就像是他的空气,只有她回到他的身边,他才觉得自己能够正常呼吸,所以,怎么能放手。

杭云若站在楼上的落地窗前,修长白皙的手指将暗红色的窗帘掀开一个小缝,看着车子驶离,眼眸略暗了一下,几不可察的叹息了一声,缓缓将窗帘撂下,转身蜷缩在沙发里。

她望着空荡荡的屋子,脑海里的回忆翻涌而来,交汇成一幅幅惨痛的画面,让她痛不欲生,指尖微凉,她扯扯领子,几乎不能呼吸。

那种回忆的痛苦,穆景阳带给她的伤害,让她记忆犹新。

她手心攥得紧紧的,脸色微白,她绝不重蹈覆辙,绝不!!!

翌日。

穆景阳的别墅内,穆景阳早早的离开,一位不速之客却出现在别墅内,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架势,向心慈对着佣人颐气指使,这里那里的要求着。

佣人们敢怒不敢言,只好服从命令。

向心慈脸上满是笑意,婚期将近,虽然还是以“红颜知己”的身份待在穆景阳的身边,但她早就是外界公然认定的穆家总裁夫人。

眼看着婚期将近,向心慈开始考虑亲手布置婚房,这样也可以借机拉近和穆景阳的关系。

毕竟她不是只想做一个名义上的穆太太,她要的不仅仅是名分,还有穆景阳这个人。

“我看这里还缺几幅画,这些画基调太灰暗了,你们说呢?”向心慈抱着手臂,打量着整栋别墅,点点头,向着身边的佣人寻求意见。

佣人们附和着点点头:“向小姐说的是,说的是。”

“听说最近有位新晋画家的画展十分成功,我去看看挑几幅画,景阳一定会喜欢的。”向心慈抿唇笑笑,扬着下巴转身就走。

佣人们一脸黑线,其实他们想说,只要是你选的,少爷都不喜欢,但是没敢。

向心慈一向喜欢自说自话,也没谁了。

画廊。

某个帅气的流氓拦住某个漂亮的画家。

“美丽的小姐,我会否有荣幸请你共进午餐?”穆景阳绅士的朝着杭云若伸出手。

杭云若一脸嫌弃的看着他,坚定的摇摇头,语气有点疏离:“没有。”

“不要这么不近人情嘛!”

“作为被告,我没有人情,穆先生作为原告,有什么事情也不该来和我私下见面。”杭云若语气冷淡,看见穆景阳,脸上就写了三个字:你很烦!

穆景阳跟没看见似的,依旧围着杭云若,杭云若往左,他就往左,杭云若往右,他就往右。

修长健美的手臂一撑,穆景阳整个人的身影压在杭云若身上,将她结结实实的箍在了墙角里。

杭云若无语的阖了阖眸子,语气里多了几分叹息的无奈:“穆景阳,一年不见,脸皮见长。”

“那你要不要摸一摸,体验一下,看看长没长?!”穆景阳剑眉一挑,俯首压下,凑着脸靠的杭云若更近。

杭云若背脊笔直,紧紧的贴着冰凉的墙壁,漂亮精致的面庞微微侧着,企图和眼前的男人保持距离。

穆景阳薄唇勾起一抹弯弯的弧度,浅笑了一声,骨骼分明的大掌掰过女人的下巴,黑眸专注的看着杭云若闪躲的眼神,他低沉的嗓音暧昧蛊惑似的回荡在杭云若的耳边:“为什么不看我?你的脸皮倒是和以前一样薄,而且一样光滑……”

杭云若漆黑的眼眸一缩,使劲一推穆景阳的汹涌,眉心蹙的紧紧的,瞪着眼前的无赖,骂了一句:“流氓!!”

穆景阳捂着胸口后退,微微咳嗽了两声,不怒反笑:“一点都不疼!!”

“无聊!走开!”杭云若几乎咬牙切齿,抬脚就走,。

穆景阳薄唇抿抿,不恼也不怒,只是低低的笑着,一直挡在杭云若身旁,不让她走开。

穆景阳在在杭云若面前全然没有丝毫的羞耻心,穆景阳变了模样,完全不再是那个冰冷无情,甚至有点冷血,叱咤风云的大总裁。

门外不远处,一双怨毒的眸子闪着嫉妒的光芒,她恶狠狠的看着穆景阳和杭云若,这两个的人举动落在她眼里和打情骂俏没有区别。

向心慈的手心攥的紧紧的,来画廊想要挑选几幅画作,没想到看到了新晋画家和自己的未婚夫打情骂俏。

向心慈仔仔细细的看着杭云若的脸,忽的想起来,穆景阳的前妻似乎就是一个会画画的女人。

穆景阳曾经为了个那个女人与穆家大起争执。

第5章 你这不是耍无赖吗?

穆景阳剑眉一挑,满意的笑笑,女人“听话”的模样,似乎愉悦到了他,颀长的身影掠过漂亮的车身,绕过车头,穆景阳长腿一迈,利落的上车。

上车以后,穆景阳漆黑的眸子扫向副驾驶的女人,杭云若漂亮的眼眸一缩,“嗖”的一下系上了自己的安全带,生怕穆景阳扑过来替她系安全带。

还真的是丝毫亲近的机会都不给。

穆景阳脸色一黑,嘴角抽抽了两下,一脚油门踩了下去,黑色的卡宴车飞驰而去。

一路上杭云若都拒绝和穆景阳交流,穆景阳每每打开话题,都会被一句“专心开车,看路”打发回去。

穆景阳索性放弃和她说话,只是时不时的偷偷看看她。

车子开到小区楼下,杭云若白皙的手扶上车把手,却打不开门,显然锁的控制权在穆景阳手里。

杭云若侧眸去看驾驶座的那位,穆景阳剑眉微挑,薄唇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弧度:“不请我上去坐坐?!”

“不用了,你把门打开!!”杭云若无情的决绝了穆景阳的请求,她阖了阖眸子,似是已经忍耐到了极限,实在懒得和穆景阳交流了。

穆景阳勾勾唇,浅笑一声,嗓音低低的:“好,不过我想让你知道,我是很认真的。”

“啪”的一声,车门被打开,杭云若用力的甩上车门,几乎是咬牙切齿的从牙缝里挤出了每个字:“不可能,我也是很认真的!!”

杭云若窈窕美丽的背影在穆景阳的视线里渐行渐远。

穆景阳盯着杭云若的背影,目光深邃,他一直看着她,直到她房间的灯亮起,才开车离开。

她就像是他的空气,只有她回到他的身边,他才觉得自己能够正常呼吸,所以,怎么能放手。

杭云若站在楼上的落地窗前,修长白皙的手指将暗红色的窗帘掀开一个小缝,看着车子驶离,眼眸略暗了一下,几不可察的叹息了一声,缓缓将窗帘撂下,转身蜷缩在沙发里。

她望着空荡荡的屋子,脑海里的回忆翻涌而来,交汇成一幅幅惨痛的画面,让她痛不欲生,指尖微凉,她扯扯领子,几乎不能呼吸。

那种回忆的痛苦,穆景阳带给她的伤害,让她记忆犹新。

她手心攥得紧紧的,脸色微白,她绝不重蹈覆辙,绝不!!!

翌日。

穆景阳的别墅内,穆景阳早早的离开,一位不速之客却出现在别墅内,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架势,向心慈对着佣人颐气指使,这里那里的要求着。

佣人们敢怒不敢言,只好服从命令。

向心慈脸上满是笑意,婚期将近,虽然还是以“红颜知己”的身份待在穆景阳的身边,但她早就是外界公然认定的穆家总裁夫人。

眼看着婚期将近,向心慈开始考虑亲手布置婚房,这样也可以借机拉近和穆景阳的关系。

毕竟她不是只想做一个名义上的穆太太,她要的不仅仅是名分,还有穆景阳这个人。

“我看这里还缺几幅画,这些画基调太灰暗了,你们说呢?”向心慈抱着手臂,打量着整栋别墅,点点头,向着身边的佣人寻求意见。

佣人们附和着点点头:“向小姐说的是,说的是。”

“听说最近有位新晋画家的画展十分成功,我去看看挑几幅画,景阳一定会喜欢的。”向心慈抿唇笑笑,扬着下巴转身就走。

佣人们一脸黑线,其实他们想说,只要是你选的,少爷都不喜欢,但是没敢。

向心慈一向喜欢自说自话,也没谁了。

画廊。

某个帅气的流氓拦住某个漂亮的画家。

“美丽的小姐,我会否有荣幸请你共进午餐?”穆景阳绅士的朝着杭云若伸出手。

杭云若一脸嫌弃的看着他,坚定的摇摇头,语气有点疏离:“没有。”

“不要这么不近人情嘛!”

“作为被告,我没有人情,穆先生作为原告,有什么事情也不该来和我私下见面。”杭云若语气冷淡,看见穆景阳,脸上就写了三个字:你很烦!

穆景阳跟没看见似的,依旧围着杭云若,杭云若往左,他就往左,杭云若往右,他就往右。

修长健美的手臂一撑,穆景阳整个人的身影压在杭云若身上,将她结结实实的箍在了墙角里。

杭云若无语的阖了阖眸子,语气里多了几分叹息的无奈:“穆景阳,一年不见,脸皮见长。”

“那你要不要摸一摸,体验一下,看看长没长?!”穆景阳剑眉一挑,俯首压下,凑着脸靠的杭云若更近。

杭云若背脊笔直,紧紧的贴着冰凉的墙壁,漂亮精致的面庞微微侧着,企图和眼前的男人保持距离。

穆景阳薄唇勾起一抹弯弯的弧度,浅笑了一声,骨骼分明的大掌掰过女人的下巴,黑眸专注的看着杭云若闪躲的眼神,他低沉的嗓音暧昧蛊惑似的回荡在杭云若的耳边:“为什么不看我?你的脸皮倒是和以前一样薄,而且一样光滑……”

杭云若漆黑的眼眸一缩,使劲一推穆景阳的汹涌,眉心蹙的紧紧的,瞪着眼前的无赖,骂了一句:“流氓!!”

穆景阳捂着胸口后退,微微咳嗽了两声,不怒反笑:“一点都不疼!!”

“无聊!走开!”杭云若几乎咬牙切齿,抬脚就走,。

穆景阳薄唇抿抿,不恼也不怒,只是低低的笑着,一直挡在杭云若身旁,不让她走开。

穆景阳在在杭云若面前全然没有丝毫的羞耻心,穆景阳变了模样,完全不再是那个冰冷无情,甚至有点冷血,叱咤风云的大总裁。

门外不远处,一双怨毒的眸子闪着嫉妒的光芒,她恶狠狠的看着穆景阳和杭云若,这两个的人举动落在她眼里和打情骂俏没有区别。

向心慈的手心攥的紧紧的,来画廊想要挑选几幅画作,没想到看到了新晋画家和自己的未婚夫打情骂俏。

向心慈仔仔细细的看着杭云若的脸,忽的想起来,穆景阳的前妻似乎就是一个会画画的女人。

穆景阳曾经为了个那个女人与穆家大起争执。

依恋情别云穿阳》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依恋情别云穿阳】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6117534.html
首 发:依恋情别云穿阳最新章节目录
  • 只婚不爱:萧少追妻100次13章(第7章 玩火自焚)

    原标题:只婚不爱:萧少追妻100次13章(第7章玩火自焚)小说名字:只婚不爱:萧少追妻100次第7章玩火自焚而男人却全然不知,看着向自己伸来的手恐慌的向后退去,颤抖的手指指向他的衣摆,脸色惨白。“喂!你的衣服着火了!”男人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只是一瞬间,火焰已经在床上乱窜,瞬间将江渺逼向角落,红着眼眶看着眼前的一切,险些就要哭了出来。一直大手突然扯住江渺的衣领,猛一用力,将她从大火中救了下来。正当江渺不知所措的时候,只见他已经去到卫生间抱了一大盆手猛地向火焰泼去。江渺呆呆的瘫坐在地上,看着眼前的

  • 狼性总裁撩妻有道最新章节目录

    原标题:狼性总裁撩妻有道最新章节目录小说:狼性总裁撩妻有道目录预览:第八章只要她跟我领证第九章去求霍祈尊!第十章帮我拿一盒套套第八章只要她跟我领证夏安好用尽全身力气狠狠的将秦崇左推开,愠怒地喘着气狠狠瞪着他。秦崇左的薄唇上竟然沾染了刺目的血迹,分不清是谁的。“秦崇左,你真让我恶心!”“夏安好,你为了这些钱出卖自己,还不如来当我的情人。”男人冷笑着拭去唇角的血,“我绝对不会缺你吃穿,怎么样?”以前秦崇左也曾亲吻过夏安好,却是极尽温柔,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残暴,几乎带着凌虐的意味,像是生气了。正也就是

  • 杀手狂后:腹黑皇帝欺上瘾小说免费试读

    原标题:杀手狂后:腹黑皇帝欺上瘾小说免费试读小说:杀手狂后:腹黑皇帝欺上瘾目录预览:第一章穿越第二章夜行刺杀第三章初给教训第一章穿越好吵…耳边传来一阵阵凄厉的哀怨哭喊声,硬是把熟睡中的风若兮给吵醒。“奴婢求求您了!贵妃娘娘!求您救娘娘吧…”“淑妃娘娘!奴婢知道您心善!求您出手救救娘娘吧!”风若兮不由得睁开了眼,一双妙目茫然的看着四周,周围乱哄哄的吵闹不已,本就有起床气的她烦躁得很,美丽的小脸顿时沉下来,撩开床幔冷道:“吵够了没有?”她这一声吼不要紧,可她的出现把众人给吓坏了。“啊!诈尸了!”一个

  • 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小说免费试读

    原标题: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小说免费试读小说名字: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目录预览:第1章落入血人怀抱第2章红眼君第3章他的止疼药第1章落入血人怀抱##正文狂风呼啸着,卷起了巨大的浪,漫天的厚重乌云黑漆漆压了下来,乌云之上,轰隆的雷声炸响,霹雳一声,如同扭曲的光蛇一样的闪电恶狠狠地撕裂了昏暗的天空。轰隆!哗啦!吼嚎!这是死亡交响曲!大自然的威力在这一刻毫无保留地展现。海面上,一个巨大的旋涡像一只怪兽的嘴,就那么张着要把所有一切都吞没。狂风暴浪,撕扯着那架无力飞离的小型飞机。坐在驾驶舱,看似娇小的少女

  • 《我的26岁女上司》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116】

    原标题:《我的26岁女上司》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116】小说名字:我的26岁女上司目录预览:第一章廉价的爱情第二章再见蓝欣第三章赌局第四章富二代第一章廉价的爱情上海,夜里总是看不到漫天繁星,但我还是很喜欢这座城市,因为在这里有光怪陆离的爱与恨,欢笑与悲伤。那一天下班,我像往常一样,拖着工作一天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到租住的家,看到美丽温柔的蓝欣之后,身上的疲惫也像往常那样一扫而光。蓝欣不像往常一样雀跃地朝我跑过来,而是静静地坐着,甚至没有回头看我。沙发旁边立着她的行李箱。“蓝欣,怎么了?”我有

  • 危险男神VS呆萌甜心最新章节目录

    原标题:危险男神VS呆萌甜心最新章节目录小说名字:危险男神VS呆萌甜心目录预览:第八章包子皮有多厚?第九章我的心都是BOSS的!第十章被潜规则了第八章包子皮有多厚?“总裁,是去集团吗?”后排的雷铭意味深长的瞥了眼刚刚坐上公交的钱小沫,鹰隼般锐利冷静的眸子微眯着,忽然改变了主意,“跟着这个女孩。”司机不敢多问,时速400公里的跑车只能像蜗牛一样跟在公交车的后面,还和公交车一样逢站必停,引来了不少好奇的目光。而公交车上的钱小沫却毫不知情,她站在拥挤的人群里,东摇西晃,愤愤在心里咒骂着BOSS的坏话。

  • 热门小说《大牌霸总来暖婚》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大牌霸总来暖婚》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大牌霸总来暖婚《大牌霸总来暖婚》“啪”的一声,叶霏霏的手重重地打在了肖尘抓她的那只爪子上。“肖大影帝,我真的累了,没工夫陪你们玩啊。”肖尘回头看一眼身后的秦歌,双手交叉,跃跃欲试地说道:“叶霏霏,可是你逼我们的。”“妹的,你们想干啥!”叶霏霏看情况不对,那是一个转身拔腿就要跑。然而,她跑不过秦歌,最终还是给这两个家伙逮住。……紫荆名门七号别墅,叶霏霏生无可恋地坐在沙发上。“我说,你们两个人够了!老娘真的累了,要睡觉。打游戏是不可能的,今

  • 斯蒂芬·霍金:人生如戏,活着就有希望!

    斯蒂芬·霍金,1942年出生,在牛津大学学习物理学,后来去剑桥大学攻读宇宙学硕士学位。22岁时,他被诊断出患有一种罕见的运动神经元疾病。当他准备娶他的第一任妻子简时,医生预测他活不长了。他们结婚26年,育有3个孩子。他坐着轮椅,除了通过语音合成器,基本上不能说话。1988年,他的伟大著作《时间简史》一举成名,全球销量超过1000万册。1992年,这位物理学家和SueLawley一起出现在荒岛唱片上。他选择的奢侈品是焦糖布丁。1995年,霍金与他的一位护士伊莱恩·梅森结婚。他们结婚11年后离婚。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