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总裁先森,您的太太到货了小说免费试读

2019/01/14 22:49:14 来源:网络
总裁先森,您的太太到货了小说免费试读
小说书名:总裁先森,您的太太到货了
第一章 初见霍先生

  在那街头的偏僻墙角,一个穿着衣衫不整的男人正躺在墙根苟延残喘,衣服早已经变得破破烂烂了,鲜血染红了他的腹部,脸上满是尘土,看起来是那么的狼狈不堪。网站http://www.gao-xiao.com/

  “女人,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帮我。”在他的不远处,站着一个瘦骨嶙峋的女人。

  韩安南看着男人的眼神充满了厌恶,她往后退了一步,摇头:“不要。”

  她今天刚从监狱出来,还居无定所,身无分文,连自己的生活都成问题,怎么帮这个男人?

  没想到她会这么干脆的拒绝,瞿致远捂着伤口,一副进气多出气少的样子:“女人,只要你帮我,你绝对不会吃亏,你想要什么,我都能满足你。”

  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男人,韩安南才发现他身上就算是血腥也掩盖不住的贵气,特别是那张棱角分明的脸,看着就心惊胆战。

  这个男人看上去不好惹,如果没救死了就算了,如果没死……这个男人看上去像个睚眦必报的主。

  想着自己口袋里面为数不多的钱,韩安南叹了口气,转身离开。版权gao-xiao.com

  眼睁睁的看着韩安南离开,瞿致远无力的扯了扯嘴角。今天不小心疏忽大意了,没想到就是把自己送上了绝路,哼!

  不过那群家伙肯定不想他活着回去,那群背叛他的家伙,他要他们生不如死……还有这个女人,他发誓下辈子一定不会放过她。

  在瞿致远的意志力慢慢变模糊的时候,一双冰冷的手把他从地上扶起来。勉强睁开眼睛,瞿致远冷笑:“刚刚不是走了吗?会什么还会来救我?”

  “你想死我也不介意现在就把你放下。”但是我怕你之后跑过来报复我。后面一句话韩安南没说出来,只是默默地把人扛到最近的车站,熟练的扯开衣服上药绑绷带。

  她也想直接走人,但是就在她去药店的时候,这个男人在她背后盯着她的那个眼神,让她知道这次走了肯定以后不会头好果子吃。总裁先森,您的太太到货了小说免费试读

  恶趣味的在瞿致远身上绑了一个蝴蝶结,韩安南在他身上摸索一番,拿出钱包还有手机:“你还挺有钱,全部是名牌。”

  不过看起来品味不怎么样,除了全是名牌之外,都是黑色的,单调的让人审美疲劳。

  还有这张脸,明明长得很帅,但是总是摆着张脸,凶神恶煞的。

  看这个女人拿东西动作麻利,瞿致远好像知道自己为什么能被获救了,眼中闪过一丝厌恶。

  他把头瞥到一边,声音中透露着延误:“那又怎样?”

  从钱包里面拿了刚刚买药的钱,把小票塞进去,韩安南把手机和钱包丢到瞿致远手里:“看你现在应该是死不了了,自己打电话叫人接你吧。”

  就这样?只是拿个买药的钱?

  瞿致远喊住韩安南:“站住,女人,你应该告诉我你的名字,我信守承诺,肯定会满足你的愿望。”

  “你是阿拉丁神灯吗?实现人的愿望?今天要是没有我,你早死了。网站gao-xiao.com

  只见韩安南转身离开没有丝毫犹豫的离开,瞿致远拿出手机拨通了熟悉的号码,很快就有人过来接他了。

  陆芷匆忙赶来,看见瞿致远一身的伤口已经被包扎好了,松了口气,连忙把人架起来开车去医院:“这次是我们疏忽大意了,没想到他们还有后手,不过你是怎么看出来那是一个亏空公司的?。”

  知道自己手下人的能力,瞿致远点头:“动脑子。老头呢?”

  “老先生没事,先送你去医院吧,好好谈个生意突然受伤,你也是够倒霉了。”

  “不用。”瞿致远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玉佩丢给陆芷,脸上带着淡笑,“查查这个玉佩的来历。”

  刚刚韩安南扶着瞿致远来到公交车站的时候,偷偷从她脖子上拽下来的。推荐gao-xiao.com想到那个丫头狂妄的样子,瞿致远心里不由一阵爽快。

  不过……陆芷看着这块玉佩,一下子发现了不对劲。

  俗话说男戴观音女戴佛,这是个佛像啊,怎么会在瞿致远手里?

  很快嗅出来了不对劲的味道,陆芷脸上带着坏笑。

  “你这挨了一顿刀子,立马就有桃花运了,不错嘛。三十好几的人了,是该娶老婆了,放心,为了你的终身幸福,我会以最快的速度调查出来告诉你的。”

  桃花运?

  想起那个女人脸上没有笑容的样子,瞿致远一笑,说不准是个好人选。

  不过一想起那个女人脸上不带一丝笑容的离开,瞿致远又冷笑一声:“最好别再让我看见那个女人。总裁先森,您的太太到货了小说免费试读

  ……

  “伯母……”

  韩安南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钱,脸上带着震惊,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这钱就像是烫手山芋,但是韩安南的心中却是一片冰凉。

  夏夫人坚持将手里面的钱塞到韩安南手里,声音中也带着一丝生硬:“韩小姐,当初你和景澄关系好我不反对,但是现在已经不是十年前了,我先生现在是事业上升期,容不得一丝污点,请你拿了钱就走吧。”

  摸着手里面的卡,韩安南觉得自己的心也像是手里面这张卡一样冰凉,她只是想借个宿,没有想讹诈人的意思。

  见她还不走,夏夫人叹口气,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我已经仁至义尽,也希望韩小姐有自知之明。”

  自知之明……

  紧紧攥着自己手里面这张卡,韩安南很想有骨气的把卡放下,就像电视剧的女主角那样,但她最终只是紧紧握着这张卡,对着夏夫人鞠躬致谢,走了出去。

  以前她还是韩家小姐的时候总是给别人脸色看,现在报复来了,她变成了看人脸色的那个人。

  韩安南走后,夏夫人才舒了口气,像是解决了一个天大的麻烦:“景澄那个孩子,总是招惹些狐朋狗友,特别是这个韩安南,没有一点自知之明,我们这种书香门第,怎么能和她有关系。”

  一边的保姆也连连点头,附和着夏夫人的观点,并且时不时的插上两句话让夏夫人听着舒心。

  “夫人的话说的是,这都过了十年了,韩家小姐还看不清自己的身份,只能说她自己蠢。”

  重新拿起茶杯喝茶看书的夏夫人在静静的听了一会音乐之后,突然想起今天总来的请帖,回头问保姆:“不说这个了,今天送来了一张请帖吧,是干什么的?”

  “是白家少爷还有周家小姐的订婚典礼。”

  白家的小子还有周家那个丫头啊……

  夏夫人点头,把手里的书放一边,转身上楼去了:“记得把景澄也给我叫回来,一个女孩都二十七了还没结婚,怎么不像她哥哥让我省心。”

  夏夫人在这个圈子里其实是出了名的仁慈,但是谁都不知道这个女人背后有多么的势力和冷漠。

  她可以花很多钱做慈善,但是路边遇见乞丐绝对会远远避开。她有一儿一女,全部是人中龙凤,但是表面满意背地对两个孩子要求更高,什么都要和别人一争高下。

  这一次她阻止韩安南和夏景澄见面,其实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夏家可是名门望族,怎么能和一个破落户有一点关系?这会让别人笑话的。

  韩安南擦了一把脸上的水渍,看着自己面前的破房子,犹豫片刻,走了进去。

  找了这么久,总算是找到了。

  

第二章 和故人的恩怨

  躺在松软的床上,韩安南这才真实的感觉到了自己现在已经出了监狱,有了住的地方,还有了工作。

  这几天的时间里,她找到了一份酒店服务员的工作,每天忙忙碌碌,感觉自己就像是还什么都没做,一天就过去了。

  这样挺好,有利于人忘记自己一开始发生的事情。

  下意识的想要伸手去摸自己脖子上的玉佩却只摸到了光滑的皮肤,韩安南无奈一笑,出监狱之后记性怎么变差了,玉佩早就丢了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她身上那块已故母亲留下来的玉佩不见了。她有想过要找,不过始终找不到就是了。

  “韩安南,你真是一个天煞孤星,把身边的人都给克走了。”

  紧紧的抱着枕头,韩安南把脑袋埋进去,整个人缩成一团球,像一只迷路了的小兽,在这间小小的出租屋里,十分不安。

  ……

  瞿致远看着自己手里像是本书的资料微微皱眉:“这就是你查到的?”

  陆芷见他不满的样子,只是老神在在的坐在一边的椅子上,无可奈何的一笑:“这块玉佩是前任市长给女儿买的诞生礼物,剩下的太多我懒得说,你自己看。”

  翻开手里面这本厚厚的资料,第一面就摆着韩安南的脸,瞿致远有些错愕。

  这个女孩原来的照片,还能看见一些婴儿肥,长得极其精致,像是个小娃娃。但是回忆起前几天看见的那个一脸阴郁瘦的像个白骨精的女人,总觉得有点对不上号。

  在瞿致远查阅这些资料的时候,陆芷始终抱着一种看好戏的态度:“跟你遇见那天,这个女人刚从监狱被放出来,根据我所查到的资料,这个女人那天还来了大姨妈。”

  让他查些基本信息,怎么连这种变态一样的东西也给查出来了?

  把手里面的资料甩到陆芷的脸上,瞿致远瞪了他一眼:“让你查正经的,这种狗屁玩意谁让你说的?”

  “这不是看你好不容易有一个能看上的,所以啥都给你查清楚了吗。”陆芷嬉皮笑脸的把自己脸上的资料拿下来,放在桌上,“那个女人现在在白色帝国大酒店上班,你要不要去考察一下?”

  真不知道他一开始为什么要选一个这样的下属跟着自己。又蠢又笨什么事都不会做,看看这德行,要是不是这丫头计算机好,早就卷铺盖走人了。

  一脸嫌弃的站起来拿起自己的大衣,瞿致远走的干脆利落。

  见这种计划没用,陆芷只能坐在自己的老板椅上,一脸无奈,不知道自己的老大什么时候能脱单。

  “等等。”

  还没等陆芷失望,瞿致远回过头:“给我在白色帝国大酒店定一个vip包厢。”

  ……

  陆芷瞪着眼睛,看着瞿致远关上门走了,半天没反应过来。

  刚刚不是还说,没兴趣的吗?

  不对,这不是有没有兴趣的事情。

  陆芷从自己的椅子上蹦起来,整个人的脸上充满了激动:“太好了——瞿魔王要脱单了!”

  ……

  白色帝国大酒店的大厅。

  周瑾瑶觉得今天是她人生之中最幸运的一天。

  她是周家的大小姐,整个A市的名门闺秀,现在……她同样要嫁给这个城市里面最优秀的男人。

  看着这位手上捧着捧花的美丽新娘,白煜祺走上前,在周瑾瑶的手上落下一吻:“美丽的新娘,我保证,今天会是我们一辈子最珍贵的一天。”

  听见新郎这么说,新娘也是满脸通红的笑了笑,两个人携手走在红毯上,整个大厅十分热闹。

  今天来的人非富即贵,让酒店服务员们忙得不可开交,但就算是这样,也没有阻拦他们好奇的心思和八卦的嘴。

  “刚刚看见那个新娘,实在是长得太好看了,家里还有钱。”

  “就是,多亏了他们,今天经理还说能多给点奖金呢。”

  韩安南对他们说的话没兴趣,只是快速的上菜端菜,她低着头,在人群里面像是一只灵活的鱼,迎刃有余的在这人海里面游走。

  这浪漫盛大的婚礼给足了周瑾瑶面子,让她今天能够做一个开心的新娘,身边的人说着吉利话,把她捧得高高的。

  “瑾瑶,恭喜你了,找到了一个金龟婿。”

  “好羡慕你啊,白少爷是整个市最好的金龟婿,恭喜恭喜。”

  “那是当然。”周瑾瑶扬起下巴,整个人脸上的笑容怎么都藏不住,她就是整个A市的模范女人,在这里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比得过她。

  不过还没高兴多久,周瑾瑶就看见一个穿着朴素的女人在人群之中穿梭,一下子整个人就像是被泼了一桶冷水一样冷了脸。

  她为什么会在这里?怎么从监狱出来的?这个贱人!

  “周小姐……”

  在众目睽睽之下,周瑾瑶把身边的人全部推开,脸上带着寒霜一样的笑容,手里面的红酒,直接泼在了韩安南的脸上。

  拿着空着的酒杯,看着韩安南一脸震惊的模样,周瑾瑶双手抱胸冷笑:“果然是你,韩安南,你要不要脸?一个进过监狱的女人,还想肖想白哥哥,也不看看你现在是个什么德行。”

  韩安南没想到自己已经这么低调都能被认出来,她擦了擦下巴上流下来的酒渍:“周小姐,我无意冒犯,我只是在这里打工。”

  “打工?正好在我和白哥哥结婚的地方打工?你韩家大小姐当初多么不要脸皮的追着白哥哥跑这种事情整个市里面谁不知道?你现在在这给我装蒜?”

  从周瑾瑶的言语里,在场的人也纷纷认出韩安南到底是谁,场上的人都开始窃窃私语。

  “这真的是韩家小姐吗,看上去都瘦脱了型了。”

  “监狱出来的能使啥样,不过脸皮这么厚,难怪白少爷看不上。”

  “和周小姐站在一起这画面感更强啊,看着就知道是丑小鸭和天鹅。”

  韩安南低着头不作声,只是任由身边的人肆意评价当初的事情。

  当初她是韩氏的小姐,为人娇纵狂妄,喜欢白家的少爷,整天无所事事一直追着白家少爷屁股后面不放,后面不知道得罪了谁,家里面破产,她和父亲全进了局子。

  这也是韩安南最不想回忆起来的事情。

  擦干净了脸上的酒渍,韩安南弯腰鞠躬,把姿态摆的极低,以前的事情无论怎么评价她都好,但是她不希望自己的父亲跟自己一起受辱:“周小姐,今天是我的错,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出现在你们面前,做完今天我就去辞职。”

  周瑾瑶瞪大眼睛,就算韩安南这么说也没让她解气,反而让她觉得韩安南实在故意让她下不来台:“辞职能证明什么?谁知道你之后还会不会去缠着白哥哥?”

  面对这种人,韩安南也火了,说话也不再那么客气。

  就算之前她追过白煜祺,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凭什么被如此污蔑?

  她抬起头,脸上带着不耐烦:“我对有妇之夫没兴趣,还希望周小姐思想不要这么肮脏,没有任何人想抢你的男人,不要一直保持那副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面对韩安南的突然反抗,周瑾瑶瞪大眼睛,是想都不想一个巴掌就挥了上去:“该死的贱人!谁允许你这么说话?你还以为你是当初那个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韩家大小姐吗?”

  明知道自己这一次说不准会被教训,韩安南还是这么做了。她闭着眼睛,本以为会被狠狠揍一顿的时候,一个人拦下了周瑾瑶的巴掌。

  “我倒是不知道,周家如此厉害。”

  

第三章 瞿先生其人

  瞿致远不敢想象自己要是再晚点过来,韩安南会是什么结局。

  伸手把还傻愣愣的站在周瑾瑶旁边的韩安南拽过来,瞿致远就像是母鸡护小崽一样把人挡在后面,看着周瑾瑶这个样子,身上释放着寒气。

  “是什么人允许你动她的?原来周家白家有这么大的资本,敢动我的人?”

  面对突然出现的瞿致远,在场的来客们议论纷纷,瞿致远是整个A市最有名的黄金单身汉,光是旗下的瞿氏集团就是全国几百强之内,虽然瞿致远优点不少,但因为传言之中他十分凶残,所以很少有大家闺秀把目光放在他身上。

  白煜祺知道这下不好,赶忙上前来替未婚妻道歉:“瞿先生,不好意思,是我太太不小心说错话做错事,但是这到底是我们的婚礼,还希望瞿先生能……”

  看着一个娘娘腔在自己面前装腔作势,瞿致远想都不想一拳头直接打在了面前这人的脸上,一下子把人打在地上动弹不得。

  牵着韩安南的手,瞿致远冷笑一声:“你算什么东西。我的人,是你们能碰的吗?”说着,他就牵着韩安南走了出去,把这一摊狼藉全部丢给了在场这些名门贵族。

  反正在这里面肯定夹杂着媒体之类的人物,只是让他们做几天的笑柄还是便宜他们了。

  本来以为忍忍就过去了,韩安南没想到还能碰到自己前几天救的那个男人。

  她试图甩开瞿致远扯着自己的手,但是这却让瞿致远越走越快,韩安南甚至有些跟不上他的步子。

  “喂……你能不能放开我,你这么扯着我很疼啊……啊!”

  把人丢上自己的车,顺带关上了车门,瞿致远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扑克牌脸小姐,不知道我专程过来表达的谢意,你是否满意?”

  从第一次看见这个家伙的时候,韩安南就觉得这个人有病,现在觉得更害怕了。

  不知道为何,她觉得车厢里面有些冷,莫名抱紧了身上的衣服,眼睛不安的看着瞿致远:“你这是在表达谢意?我觉得经过今天晚上的事情,我很可能会丢掉现在的工作!”

  “丢掉了又怎么样?这种服务生的工作,不适合你这种女孩。”

  抓起韩安南的手,瞿致远明显感觉到这还没有几天,韩安南的手就比前几天粗糙了很多。

  也许是因为不适应被人抓着自己的手,韩安南下意识想抽回来,但是却被瞿致远紧紧抓着,这让她觉得有些气愤。

  使劲甩了几次都没把瞿致远的手甩开,韩安南皱眉:“你这是干什么?放开我的手!”

  “我说了,你的手不适合用来干活,”瞿致远依旧看着韩安南的手,从口袋里面掏出来一枚戒指,套在韩安南的手上,“我们做个交易,你做我的妻子,我满足你的一切愿望。”

  这话说出来怎么有一个中二病的味道?

  韩安南冷笑一声,总算是把自己的手从瞿致远的手中解救了下来:“你以为你能只手遮天吗?”

  “当然。”

  “现在是白天,你回家正好能做个白日梦。”把手里面的戒指扯下来丢到瞿致远身上,韩安南狠狠的擦了几下自己的手,就像瞿致远身上有很多的细菌一样。

  看着瞿致远一脸复杂的模样,韩安南冷笑了两声:“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个什么人物了呢?”

  趁着瞿致远没注意,韩安南已经从车上跳了下去,就像只兔子飞快的跑掉了,像是身后有恶犬在追她一样。

  不知为何,这个男人总是给她一种很危险的感觉,比起跟这个像是恶魔一样的男人做一个交易,不如做一个透明人好好过完这一辈子呢。

  “安南!等一下!”

  ……

  白煜祺觉得自己今天是丢尽了脸,本来两家人联姻一件很开心的事情,被瞿致远突然一搅局,一下就变成了笑话。

  他看了一眼周瑾瑶,脸上带着不满:“好好的日子,你没事找韩安南麻烦干什么,现在我们家都变成整个A市的笑话了!”

  周瑾瑶心里面也生气,没想到韩安南还没出来多久,就有了奸夫:“这个韩安南,我看是在监狱里面的教训还不够,居然一出来就勾搭男人,臭不要脸。”

  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白煜祺也生着气呢,听见周瑾瑶这么说,他眼中闪过一丝不耐烦:“够了,要是不是你今天非要去找她不痛快,我们能被瞿先生教训吗?”

  “那你的意思是全都怪我吗?”

  两个人虽然结婚典礼狼狈收场,但是交往多年,也领了证,现在算是真正的夫妻了。周瑾瑶非常不满意白煜祺现在这个话。

  她可是整个A市最红的艺人,结婚这天发生这种事情,她肯定第一个在网上被笑话。

  想到自己今天受了这么多罪还不被理解,周瑾瑶站在白煜祺面前,那个高分贝就像是要把人的耳膜刺穿一样:“白煜祺你什么意思?现在我才是你老婆,你为了这么个女人,你打算教训我?”

  “谁要教训你了,谁让你喜欢没事找事的?”白煜祺也从沙发上站起来,冰袋一离手,可以明显看见他肿成猪头的脸。

  想想今天下午,他们一家子就因为这个女人所以丢尽了脸,白煜祺还不开心呢,这一天下来公司股票不知道要跌多少。

  而且结婚之前,周瑾瑶可是一个知书达理的姑娘,这一结婚,立刻拿出了泼妇的架势,长此以往不知道会得罪多少人。

  想到这,白煜祺也没有心情继续在家里面坐下去了:“我出去一趟,晚上不回来了,你自己想清楚你到底什么地方错了吧。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

  “你还能去哪里?还不就是去找小三吗?白煜祺!”眼睁睁的看着白煜祺头也不会得走出门,周瑾瑶只觉得气的牙痒痒。

  她坐在床上,绞尽脑汁的想这件事情究竟是哪里出了差错。

  最后归根究底,周瑾瑶觉得这件事情就是韩安南的错,要是不是这个女人,自己今天本来风光的婚礼就不会狼狈收场,现在丈夫又和自己不同心……

  周瑾瑶觉得这口气她根本咽不下去,说再多,还不如把韩安南解决掉。

  就算是瞿先生的女人又能够怎么样?瞿先生身边的女人那么多,还差着这一个吗?过不了几天就会失宠,这样就好办多了。

  ……

  “哈哈哈……瞿老大,你的意思是你求婚失败了?没想到我们堂堂瞿氏集团的总裁还能求婚失败?那姑娘还擦手,哎呦,笑死我了……”

  看着瞿致远面无表情的样子,陆芷脸上的笑容是怎么都止不住。自己的老板自己心里清楚,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妹子,能把瞿致远收拾成这样。

  “笑够了?”

  瞿致远瞥了一眼陆芷,冷笑一声,把手里的戒指揣在口袋里。既然敬酒不喝,那就直接来硬的好了。

  不过这小子到底是那边的?现在还笑个不停?

  知道这话的意思是要自己闭嘴,陆芷乖乖停止住了笑容,站在一边,一脸正经的样子:“嘿嘿,老大,你说接下来要怎么样,就算上刀山下火海,这个事情我也一定给你办好。”

  瞟了一眼桌上的资料,瞿致远冷笑:“明天,我要看见白色帝国股票下跌最少百分之二十,招惹我的女人,怎么都要付出代价。还有,周氏名下的产业,给我抢几个过来。”

  这还不是你的呢,就这么猖狂。

  陆芷撇了撇嘴,到底不敢随便说大实话,只能乖乖点头就走了出去心想着瞿致远有时候确实心狠,做事一点后路都不给人留。

  被他看上的那个小嫂子……以后肯定有的受的。

  

总裁先森,您的太太到货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总裁先森】 或 【您的太太到货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6117054.html
首 发:总裁先森,您的太太到货了小说免费试读
  • 【今日20190320】推荐《情陷替身假妻》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320】推荐《情陷替身假妻》在线阅读小说名:情陷替身假妻目录预览:第1章被卖进国色天香第2章真是只小狐狸第3章这张脸救了她第4章一次悲哀的私奔第5章她赏给你们了第1章被卖进国色天香B市最豪华的夜总会,金黄色的灯牌高高悬挂在气势恢宏的欧式建筑顶端,四个字,国色天香。夜夜笙歌,从来没有人在意这个地方有多喧嚣,他们在意的是这里够不够刺激。“放开我,放开,放开。”苏木楠用力的挣扎着,手腕被禁锢的发红,声音也因为嘶喊越来越沙哑。啪一声耳光,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子一巴掌把苏木楠掀翻在

  • 医手遮天:至尊琴灵师9章(第九章 族会)

    原标题:医手遮天:至尊琴灵师9章(第九章族会)小说名称:医手遮天:至尊琴灵师第九章族会转眼,夜幕降临,凌府的前厅灯火通明,厅内众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按辈分地位从前至后依次而坐,谈笑间好不热闹。直到一人进入顿时全场静默。凌啸海踏入厅内,左侧带着凌子业,右手牵着楚沐颜,直接走向前厅的主位。除了坐于前六位的老者,其余众人皆起身相迎,在凌啸海坐下后这才再次落座。“今日族会,除了往常的例行汇报,我还有一事要宣布。”将楚沐颜推到自己身前,凌啸海扫视众人,气势飙升不容置疑道。“她,楚沐颜。从今以后便是我凌府的

  • 爱恋成婚:宝贝,来叫爹地11章(第11章 你会坐一辈子的牢)

    原标题:爱恋成婚:宝贝,来叫爹地11章(第11章你会坐一辈子的牢)书名:爱恋成婚:宝贝,来叫爹地第11章你会坐一辈子的牢醒宝歪着小脑袋,“可是,小胖和小瘦怎么办?以后是不是再也见不到他们了?”苏澄愣了。是啊,她惹的麻烦,为什么要让儿子跟着自己东躲西藏呢?望着儿子天真的小脸,她慢慢放柔了目光,“妈妈刚才是跟你开玩笑呢。”醒宝眼睛一亮:“那我们不用跑路了是吗?”苏澄笑了,“嗯。”“太好了!”醒宝握着冰淇淋,摇摇晃晃的跑到客厅里,爬上沙发,边看动画片边吃。苏澄脸上的笑一点点消失,抿紧唇,眉头也皱成一团

  • 我还在原地等你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我还在原地等你全文在线阅读小说:我还在原地等你目录预览:第5章那就分手吧,权当我瞎了眼第6章好自为之第7章酒会第8章带钱了没?第9章还不上车第10章还钱才追出来?第5章那就分手吧,权当我瞎了眼车子一直将顾唯一送回到她所租的小区,下车的时候她看向陈深笑道,“陈助理,名片。”陈深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她,“这是我的名片,小姐要是想还衣服的钱可以直接跟我联系。”因为先生对她态度不同,陈深离开的时候特意多看了她几眼。顾唯一将烫金的名片攥在手里。……此刻是午夜时分,夜空漆黑一

  • 总裁别跑,我们聊聊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总裁别跑,我们聊聊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总裁别跑,我们聊聊目录预览:第五章对不起,我不举第六章前男友第七章呵呵,你也有今天第八章无脑女第九章被缠上了第十章叫她怎么办第五章对不起,我不举她这轻轻的一吐气,让柳依依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尴尬地摸了摸鼻子,“那个……我还是比较传统的,咱俩还没结婚,不适合这样……”“讨厌,你什么时候这么假正经了。”苏云晓轻嗔一声,粉拳锤在她的胸口,柳依依又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兼抖了三抖。原本还以为苏云晓会借此放过她,但她却失算了。苏云晓就跟没骨头的毛毛虫一般,一

  • 首长的蜜汁小甜心 首长的蜜汁小甜心 全文免费

    原标题:首长的蜜汁小甜心首长的蜜汁小甜心全文免费小说名字:首长的蜜汁小甜心目录预览:第一章“重生”第二章邵亦泽的骚扰第三章邵允琛出现!第四章那她应该睡哪里?第一章“重生”铁森森的大门打开,一个女人穿着狱服,握着手上那份泛黄的档案。身后是狱警冷漠的声音,“出去后好好做人。”好好做人?她漠然一笑,脑子里逐渐浮现出这具身体主人——叶清欢的记忆。叶清欢出生在燕京的一个名门望族,后父亲喜爱赌博而家道中落,16岁时母亲又因病而死,不到三年父亲便再婚娶妻,还带回了一个比她还小几岁的妹妹,从此她在叶家的地位便一

  • 专宠女友,总裁请靠边 专宠女友,总裁请靠边 全文免费

    原标题:专宠女友,总裁请靠边专宠女友,总裁请靠边全文免费小说名称:专宠女友,总裁请靠边目录预览:第一章:初见第一章:初见第二章:倾城绝色第二章:倾城绝色第一章:初见世间每一次有情的初见,都是前世许下的依约相逢,在时光里久久相忘,今生,终于忆起你的模样。——题记c市。国际机场。鱼羽儿拖着小巧精致的行李箱下了飞机,跟着下机乘客一起走在出口通道里,她刻意放缓了脚步走在了最后,不愿挨挤在行色匆匆的人群中。走在她身旁的夏露却是一脸归心似箭的模样,见鱼羽儿闲庭信步不慌不忙,不由得有些心急,转头对她说道:“羽

  • 【爱你似满纸荒唐】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爱你似满纸荒唐】小说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爱你似满纸荒唐目录预览:第1章我老公把我送给别的男人第2章他的体力惊人第3章找茬的婆婆第1章我老公把我送给别的男人我和我老公徐飞是大学同学,相恋三年,感情一直都很稳定。大学毕业后没多久,我们就结婚了。我们交往的这三年里,徐飞并没有碰我,我那时候以为他是尊重我,还天真的以为自己遇到了一生的良人。可新婚当夜,我才知道原来是他那方面不行。他拿着那玩意儿在我身上蹭来蹭去,可弄了半天都是软的,他整个人也跟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我安慰他不要紧的,肯定可以好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