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吻安,老公大人》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114】

2019/01/14 22:41:03 来源:网络
《吻安,老公大人》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114】

小说名字:吻安,老公大人

第一章 你死了又怎样

“不要让我输血!凌锋,不要让我输血给许妍,我求你了。说明http://www.gao-xiao.com/

姜筱韵的泪水淌过半片面颊,但是她已经在不断克制着,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和平缓。

没人知道,一头乌黑靓丽的发丝和汗水痴缠在一起贴着脖子,她的手握紧了拳头,指甲嵌近肉里,再疼,她也没有表现出来。

她苍白而没有血色的脸上,一双黑色清澈的眸子看着面前那的男人,原本精致的淡容此刻也是一片模糊,写满了狼狈不堪,过去的她,何曾预想过自己会是这副模样。

她想要苦苦地哀求这个男人,而对方却站在那里,视她如垃圾一般,眼里没有任感情甚至带着不屑和厌烦,冷得像一尊雕像。

多么骄傲的她啊,在这里没有任何尊严地希望对方能够理解自己的存在。

而她所有的委曲求全,都是因为肚子里的孩子,孩子就要出生了,她盼了那么久,所有生的希望全寄托于这个即将出世的孩子,所有的欢愉痛苦,她都不去在意。

若是在这个时候输一次血,那后果可想而知。高效新闻网怀着孩子,本来就贫血,输血无疑就是间接地杀了她,到时候肚子里的孩子万一受到什么影响,姜筱韵无法想象……

可是眼前这个男人却对她的哀求熟视无睹,视线也未曾停留在她的身上一秒,冷冰冰地说道:“自作孽不可活!姜筱韵,你自己做的事,就要想到会有承担后果的一天,不用在我面前扮可怜。”

姜筱韵慌乱地抓着莫凌锋的手,激动地想要向他解释一切。

“不是,不是我做的,凌锋,真的不是我做的,我这么大的肚子怎么可能动的了许妍?我自己本来就已经快要临盆了,我怎么可能推她呢?就算我要是真心想要害她,我也根本不会伸手拉她啊……”

听着姜筱韵的解释,没等她说完,莫凌锋只是冷笑一声,用力地抓起她的手,从自己身上甩开。

他看着姜筱韵的眼神就仿佛在看向什么可笑的东西一般,唾弃地说道:“不是你推她,难道是她自己故意摔下去的?收起你没有意义的狡辩,姜筱韵,今天这个血,你无论如何都要输给她。”

“莫凌锋!”姜筱韵的泪水止不住地流着,但是眼前这个男人根本看不起她的眼泪,甚至只能惹来厌烦,她只能努力把所有眼泪忍住,努力不让对方再度察觉。

但是被莫凌锋抓得青筋毕露的手腕传来的疼痛感提醒着她这个男人对他甚至连对待普通人的感情都没有,甚至将她视为死仇。

“我会死的,莫凌锋,我不能输血,我真的会死的!”

她的声音越说越小声,带着哽咽和委屈,她尽力强忍着一切,硬生生地吞进肚子里只等着眼前这个男人能放自己一条生路。《吻安,老公大人》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114】

莫凌锋终于把目光挪到她的身上,可是那目光却像是一把闪着寒光的剑,深深地刺在姜筱韵的心里,“你死了又怎样?”

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利刃,一刀一刀地划伤着姜筱韵,她的心里血流不止。而莫凌锋则只是理了理被姜筱韵弄皱的衣服,阴沉着脸走了出去,丝毫没有任何的放过姜筱韵的意思。

“你死了又怎么样?”死了又怎么样,她所付出的一切,在莫凌锋眼里一文不值,甚至可以随意地踩在脚底,甚至可以连她包括他们的孩子的生死都不顾。

“莫凌锋,你凭什么?凭什么站在上面来指责我?我为了你,这么多年,我放弃了我的一切,我的父母,生我养我的父母,我的朋友,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这一切,因为你,甚至对我最好的堂哥也死了!哈哈哈哈,他说的没错,我遭报应了啊哈哈哈哈……”

她低垂着头,诡异的笑声传来,像是一具失去了生命的鲜活的丧尸,躺在病床上,眼里不再是哀求和委屈,不再是低三下四的乞求怜悯,冷清的看着那个把她的心千刀万剐的男人。

莫凌锋脚步忽然停了下来,看着笑容满面却让人不寒而栗的姜筱韵,那个像疯子一样的女人,牵扯着他心中的一丝慌乱,他无意识地在她脸上重重地扇了一巴掌。

在宽阔而空荡的病房里那巴掌的声音格外清脆响亮,带着回响传入两个人的耳里,血液从姜筱韵的嘴里淌了出来,蜿蜒着留下血的痕迹,滴在她蓝白的的病号服上晕开了明显的一片血迹。

向来有着轻微洁癖的姜筱韵却当作不存在一般,擦也不擦,只是缓缓地抬起头看着没有反应过来的莫凌锋,神色清明,不再是刚才的癫狂。《吻安,老公大人》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114】

这一巴掌的疼痛,哪里比得上她心里的伤,这巴掌不过是忽然落下,痛也不过是一瞬间的,只留的余温火.辣辣地烧灼着,而心里,这么多年来积压着的伤痛,一点一点地混入骨血,一点一点地渗透着,让她不得安宁。

这么多年,为了这个男人,她爱恨交加,最深的爱给了他,最深最痛苦的恨也同样给了他,放弃一切换来了什么?

什么也没有。

这个无情无义的男人眼里根本就没有她,只有那个徐妍,就算是肚子里怀了他的孩子也没有用,她不过是一粒尘埃,无用又碍眼的存在。

“莫凌锋,你会后悔的,一定!”

语气平静,就连同嘴角那抹鲜红一样格外刺眼夺目,姜筱韵努力把自己的笑容弯起完美的弧度,像她往常一样优雅。

她明白了自己的哀求将得不到任何回应,也就不再坚持下去,这么久了,她也受够了,愤怒和悲痛使她开始把一切都当作自己的苦难,她需要做的,就是靠自己跨越过去。

但是在莫凌锋看来,她就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厉鬼,这个笑容让他惊慌失措,盖着半边脸的掌印格外明显,似乎连接着莫凌锋的手心,焦灼的热意传来。

他想要解释什么,可是看着姜筱韵倔强的眼神,一切话语堵在嘴边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他的心里闪过了不安,但很快也烟消云散。推荐http://www.gao-xiao.com/

但尽管如此,莫凌锋也依旧不去想理会姜筱韵的身子是否适合输血,甚至也不再想去理会姜筱韵的存在。

第二章 孩子不重要

“姜筱韵,你没必要在我面前惺惺作态,更不要妄想这样我就会爱上你。”

莫凌锋的话语纵然锋利依旧,但是对于现在的姜筱韵来说已经没有任何的感觉了,这句话她听得已经够多了。永远都是不可能给予她任何的爱,他这般无情无义,早该知道的了。

此刻她的心也已经被撕碎,被摧毁得支离破碎。

就这样麻木地被推入手术室,没有再看莫凌锋一眼。

这是我最后一次放弃自己来满足你了,莫凌锋,再没有第二次了!

手术室的大门被推着关上了,耀眼的红色灯光亮了起来,刺着莫凌锋的眼睛,而他高悬着的心并没有如大石落地,他下意识地伸出右手,向姜筱韵被推进手术室的方向用力地抓了一把,想要握住什么,但是除了空气,他的手里什么也没有!

紧握的拳头青筋分明,他这才反应过来,姜筱韵已经进手术室了,自己这么做是在干什么,就算是再给他一次选择的机会,他不也还是会选择许妍?

会么?就算再来一次,自己也只会选择许妍么?

此刻躺在手术台上的姜筱韵就像是砧板上任人宰割得肉,冰冷,没有温度,也无力反抗。来自http://www.gao-xiao.com/

那些手术用具,扎进肉里,姜筱韵只感受到无边的寒冷,虚弱的身体不断颤抖着,她没有办法不去害怕,自己身上是两条命,那个孩子,还那么小,承受的住吗?

“莫夫人,您不用紧张,只是抽取少量的血,并不会影响到您的身体和肚子里的孩子的。”医生见她如此紧张便安慰道,只以为她是怕疼或者是过分担心肚子里的孩子。

少量的血?就算是对于一般人来说是少量,但是对于从从小就重度贫血的姜筱韵来说,都可能是致命的量,更何况自己肚子里还怀着孩子。

姜筱韵却并没有说一句话去和医生争辩,他也不过是听从莫凌锋的命令,事已至此就没有可能回头的余地了。

她紧紧地闭上自己的眼睛,时间每一秒都想是过去了十年,每一滴血液的抽离都像是生命的慢慢消逝。渐渐地,她感受到自己的身子越来越沉重,原本就没有力气的四肢也慢慢失去感觉,意识,也越飘越远。

或许,就这样离开吧。

而死亡,也不过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不好了!病人生命微弱,马上进行剖腹产手术!”

医生这句话恍惚间传到姜筱韵的耳内,她拼命想要挣扎着起身,想要提起自己的意识去控制自己的身体,但是打了麻醉的她哪儿还有什么起身的力气,再加上本来就虚弱的身体,连动一动手指多费劲,更不用说去阻止任何一件事的发生。

但是,孩子啊,孩子是她的,她辛辛苦苦怀孕八个月细心呵护的孩子,就算是死,也要死在一起,没有人有权利把自己和自己的孩子分开!

她的内心这样呼唤着,不断地想要传达这个想法,不断地想要保住自己的孩子,可是没有人理会,她只能感受着那冰冷的手术刀在自己的腹部横切,一切的希望就像是一列火车,轰鸣着向她无法想象的深渊驶去。再后来她便支撑不下去,昏晕过去了。

“莫先生,病人有贫血症状,再继续抽血的话,剖腹产手术还没有做完就会一尸两命的!”护士从手术室出来,看着莫凌锋,焦急地等着他的抉择。

莫凌锋双手握拳,从座椅上抽身起来,脸色难看地说道:“她们两个都要给我抢救出来!”

捏着病危通知单的护士不知道如何是好,她只能递到莫凌锋面前。

“莫先生,请您签字吧,否则我们谁都救不过来。”

莫凌锋一把抢过护士手中的病危通知单,姜筱韵和许妍的脸在他面前那不断闪现,仿佛姜筱韵的苦苦哀求就在耳边,而许妍的楚楚可怜又把他拉到另一边。

只能选择一个的话……

“许妍。”他咬着牙说出了其中一个名字,他好像听到姜筱韵苦苦哀求的声音也同时越来越远,越来越微弱,渐渐地,哀求变成怒吼,那个女人像疯子一样的指责不断地侵入他的耳内。

而这些并没有让莫凌锋改变任何主意。

“那莫夫人肚子里的孩子……”护士看着他,确认似地问道。

“孩子不要了!”莫凌锋没有片刻犹豫直接冲那个小护士吼了出来,他的眼里有着旁人看不透的纠结,犀利而又带着愤怒。

看着护士惊吓的表情,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平缓地说道:“保住大人就可以了,孩子什么的都不重要。”

就当作是老天爷给姜筱韵的惩罚吧,只是失去一个孩子而已,是她自己不听从自己的警告,擅自跑去找许妍,还让许妍从楼梯上摔下来,而且她明明知道,许妍本来就是白血病患者。

更何况肚子里的孩子,本来就不应该存在,这个孩子,不过是姜筱韵用来作为许妍的骨髓移植库和血库的条件罢了。

姜筱韵答应给许妍作为骨髓移植者,就是想要和他生个孩子,如今也是姜筱韵自己造成的,后果,必然也是由她来承担。

若是姜筱韵听自己的话,许妍也不会提前病发,一个孩子而已,等这件事情过去了,如果姜筱韵没事,他也愿意履行之前的承诺,和她再生一个孩子,莫凌锋这么想着,紧握的双手却没有一丝松懈。

就在这时,手术室里,姜筱韵肚子里的孩子被取了出来,浑身发紫全是鲜血,瘦弱得不行。

而就在医生正准备让护士抱去做一些清理时,就被催促着去隔壁供血。

“莫先生在催了,别管这个孩子了,不要浪费时间。”

“这怎么可以,这孩子……”医生看着怀里的孩子,犹豫道,孩子还这么小,完全有抢救过来的希望。

“别管了,救大人!”

医生只能点了点头,瞟过正躺在病床上生死未卜的女人,眼神里透露着怜悯却也无可奈何。

姜筱韵在一片昏暗中醒了过来,她仿佛跋山涉水终于抵达了生的对岸,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却也是浑身是伤。身上的疼痛感提醒着她在几个小时里发生的一切,但是全然没有理会。

莫凌锋是有多恨她啊,连自己的亲身骨肉都不予理会,想把他们分开就分开。

第三章 生不如死

消毒水的味道渐渐刺.激着呼吸的空气,姜筱韵努力地睁着眼,想要看清眼前的事物,却又因为疼痛的感觉过分强烈,看也看不真切,模糊一片,过了好久才恍惚间看见身边的陈设。

这是,还活着吗?熟悉的病房,和推进手术室之前一模一样,短短几个小时而已,就好像过去了好多年,旁边的花也换了,带着生气,窗外的阳光也很温和,风吹动着窗帘,一点一点地给予姜筱韵活着的证据。

病房的门被轻柔地推开了,进来的人是一直照顾着自己的陈姨。

桌子上的花是陈姨换的吧,那个人,忙着给许妍张罗一切,哪儿还顾得上给自己送花。

陈姨见到姜筱韵醒了,而且正挣扎着要起来,眼看着手上连着的吊瓶也跟着摇摇欲坠,她赶忙惊恐地冲上前去一边扶住吊瓶,一边把姜筱韵安抚回病床上。

“夫人,您可别乱动了,这半条命在这吊着,您要是在有什么动作,那可就危险了。”陈姨扶着姜筱韵的手直打哆嗦,语气里也满是心疼。

一直照顾着她的陈姨自然知道姜筱韵的身体的,本来就瘦弱,而现在又是输血又是生产完的,这身子骨可如何受得了。

姜筱韵刚被扶上了床,想起什么似的,忽然一把抓住陈姨的手臂,说话的声音止不住地颤抖着,手臂也颤颤巍巍,有气无力道:“陈…陈姨,我…我的孩子呢?”她迫切地看着陈姨,寻找着答案,脸上一片发白,双唇也失去了血色样子十分招人心疼。

陈姨咬了咬下唇,实再不忍心把实情告诉她,但是看着姜筱韵恳切急迫的眼神,她也不能回答她或者是欺骗她,只能安慰道:“夫人能活下来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其他事情,就当作没有发生过吧。”

这几句安慰话就如同此刻的姜筱韵一般苍白无力,所有的一切都在那一瞬间突然浮现在她的眼前,她的所有支撑的信念,所有的希望都在那一刻崩塌,什么也无法安慰一个失去孩子的母亲。

绝望,就像是一片乌云,笼罩在姜筱韵整个世界的上空,又像是决了堤的洪水,吞噬着她,她沉溺在里面,无法自拔。

陈姨见她这样也没有任何办法,低声说到:“夫人,您已经昏迷快半个月了,我去叫一下医生,让他给您检查一下,对了,莫先生就在隔壁病房,刚刚还问我您醒了没呢,我这就去告诉莫先生……”

莫先生,莫凌锋?

不要,她不想见莫凌锋,最好是这辈子都不想见到他,更不想让他知道自己醒了!

但是没等姜筱韵反应过来去阻止陈姨,陈姨就已经走了出去,关上了病房的门。

过了不一会儿,莫凌锋走了进来,依旧西装笔挺的他,这小半个月来脸色明显憔悴了许多,而且表情复杂。

是为了许妍吧,毕竟隔壁病房住着的,是莫凌锋心心念念想着的许妍,她的情况估计好多了,比起自己现在这副破败的身体,许妍在莫凌锋的精心照顾下一定好多了。

在姜筱韵眼里,莫凌锋依旧是那个对她冷漠的比普通人还要过分的人,他自私,无情,现在站在她面前,难道还能指望这个人看到自己现在这个样字能够说出什么表达愧疚之了的话语吗?

真是妄想,根本不可能。

而莫凌锋看着姜筱韵纤弱的身体支撑在床头,用最为不屑的目光看着自己,那目光里还有什么?冷漠?淡然?姜筱韵在第二秒就把目光移开,不再在他的身上停留。

什么时候开始,这个曾经事事以他为中心,眼眸里的喜欢都要溢出来的女人,对他再也没有了希望更不用说喜欢?

莫凌锋不愿意看到这个样子的姜筱韵,他下意识地想要回避,没有犹豫也没有说一句话就转身离去了。

姜筱韵听见他的仓皇转身脚步,回过头去只见到他离开的背影。这么着急,是放心不下隔壁的许妍吧。不过是隔了几步远的距离,在自己身边多呆一刻都让他这么受不了吗?

接下来的几天里莫凌锋没有再来,而姜筱韵也一直在接受医生的诊疗,她麻木地,漫无目的地度过着每一天,每分每秒在她眼里流逝的都十分缓慢。

不再去想自己曾经有过的有缘无份的那个孩子,也不再去想曾经和莫凌锋有过的短暂的甜蜜,一切都当作是自己的痴心妄想,一切都是枉然,努力地克制住自己的一切过分的想象。

终究啊,一片深情还是错付了。

医生站在病床前翻看着诊断记录,点了点头,欣慰地说道:“恢复的很好,生命力很顽强,在坚持一段时间,基本上就没什么太大的问题了。”

生命力顽强?坚持?

这么久了,她的忍耐,她的痛苦,她的所有付出和她所有的收获。

她为了什么?都为了什么?老天爷向她开了一个又一个玩笑。姜筱韵惨淡地冷笑了一下,失去了孩子,就像是失去了活着的希望,恨不得死去的她,活着是最大的痛苦有什么好坚强活着的目的,有什么能够支撑证据顽强的生命力?

可是,死又死不了,活着又难受。

她放下所有尊严的卑微乞求,在莫凌锋眼里连许妍稍稍皱一下的眉都不如。

那个男人对许妍有多深情,对她就有多无情。只要是为了许妍,莫凌锋就恨不得把所有的一切都搭上,只要许妍稍微有一丁点不适,莫凌锋就立即把她推向手术台,更恨不得用自己的命来换许妍,甚至包括自己的孩子。

如果我是许妍就好了啊,真让人羡慕。

姜筱韵这样想着。早就应该看清楚自己和莫凌锋中间那条不可逾越的鸿沟,早就应该知道自己和莫凌锋是两个世界的人,如今这个处境,也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也正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害死了自己的堂哥,同时,也害了自己,毁了自己。

姜筱韵痛恨自己的软弱,痛恨自己对一个不可能的人付出的最真切的爱,甚至痛恨着自己的存在。

她在深夜里辗转反侧,像是身处地狱,感受着煎熬,感受着自己曾经犯下的错所带来的惩罚。浑身无力,仿佛灵魂被抽离,肉体被鞭笞,寒冷和炙热交替传来,让她彻夜难眠。

她从未想过,生,比死,更艰难。

死不了,痛就不会停止,苦难就会接踵而至,莫凌锋给她带来的伤痛就会与日俱增。

第四章 哪儿也不许去

莫凌锋颓然地靠在医院走廊的墙上,沉着脸色,路过的人都尽量避开着,走廊尽头的窗外的阳光投射进来,拉长了莫凌锋的影子,只身薄影,把这个在外界形象高大的男人显得更加落寞。

他从烟盒里掏出一根烟,打火机的火焰弱弱地跃着,一点一点地燃烧着烟草。他英气逼人的脸上,仿佛写满了疲惫和难以言述的痛苦。

一边是向来就娇弱的许妍的帮姜筱韵求情,一边是倔强不已不肯承认的姜筱韵,手术室里生死不定,好不容易挺了过来。他这几天两头走来走去,但是还是无法放下心来。

“先生,不好意思,这里是医院,是不能吸烟的……”

例行巡查的护士刚好经过,上前阻止道,走近却看见眼前脸色难看的人,她有些犹豫地向后退了一下。

就在她以为这个在医院里被传的沸沸扬扬的莫凌锋要对她施以暴行的时候,对方只是把烟头往旁边垃圾桶上边的灭烟沙石上用力地按了下去,然后走向了一旁的病房,轻缓地推开了房门。

病床上睡着的姜筱韵额头和面颊上全是冷汗,睡梦中的她并没有因为暂时地与世界分隔而感受到片刻安宁,她不停地翻转着身子,似乎朝向那一边都无法让她觉得舒适。

她这几日,一直都是噩梦缠身,奔跑在深不可测的悬崖边上,只要她一个不慎就会跌落,她焦急地跑着,寻找着出路,可是无论她往哪里跑,黑暗总是试图侵蚀她,无论她往哪里跑,哪里都是尽头,她再也没有了希望,连梦都是全黑色的。

梦境之外的姜筱韵也是眉头紧皱,脸上依旧是没有一丝血色,眼角带着泪珠,顺着下去还是未干的泪痕一只手紧抓着床单,手心也全是虚汗。

面对这样的姜筱韵,莫凌锋也有些看不过眼,内心一瞬闪过些许的愧疚。

他伸出双手,想要把这个饱受折磨的女人像往常一样抱进自己怀里,想要轻声安抚她,想要让她归于平静不再痛苦。

可是就算心里这么想着,他却什么也没有做,也只是伸手抚过她的脸颊,轻轻地拭去她眼角的泪水。

他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一切到了嘴边就仿佛失语一般,动了动双唇,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姜筱韵纤长的睫毛忽然微弱地,轻颤着扫过莫凌锋的手指,温柔而细软,他仿佛触电一般下意识地收回了自己的手。

就在这时,姜筱韵轻哼了一声,向莫凌锋那边翻过身去,缓缓睁开了眼睛,抬头一望,便对上了莫凌锋的视线,熟悉的冷漠感让她立刻厌恶似的别过头去,不再看他。

对于莫凌锋的痛恨在她的身体里翻滚着,像是吃坏了肚子一般还带着生理反应,放在腹部的手也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

她看着窗外的和风吹过树枝,枝丫的叶子颤颤的抖了抖,让自己的语气尽量平淡地说道:“莫先生终于从许小姐身边抽出空来看看我了,是来确定我死了没吗?”

听到这句话,莫凌锋顿时神色阴沉,冷漠地说道:“你可真是命大,这样都没死,这次就算是一个小小的惩罚,这个孩子就不应该存在,我来就是告诉你,现在孩子没了,你和许妍的账就一笔勾销了,如果再发生这种事,你就别想这么简单了事!”

简单了事?

在莫凌锋看来,她失去了自己的孩子只不过一个是小小的惩罚,她差点丢了性命的输血不过是简单了事。

姜筱韵的鼻尖一阵酸楚,她努力抬头看着窗外的天空,看着蓝色的天,尽量让自己冰冷的心感受到阳光的温暖。

不能让眼泪流出来,不能让这个男人再看见她的软弱,他从来没有任何的感情去同情她的眼泪,她只能紧咬双唇控制着。

到底是谁和谁的账需要一笔勾销,到底是谁欠谁的账没有还清,到现在了,莫凌锋还是不接受自己才是被害者的事实吗?

姜筱韵也不再想要去费力地解释,就算解释了莫凌锋也不会听,就算听了他也不会相信。

在莫凌锋眼里,自己就是一个处处是心机,而且斤斤计较的小人,许妍就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受害者,他的天平永远不会偏向她这一边,无论孰是孰非……

真是可笑啊,自己怎么会爱上这个男人呢,为了这个男人毁了自己的一切,越想她就觉得自己可笑,真是瞎了眼啊!

莫凌锋也没有再呆下去,匆匆离开,重重的带上了门,对着迎面走来的陈姨道:“好好看着她,没有我的允许,哪儿也不准去!”

纵然有千句求情的话语在嘴边,面对这样凶狠的莫凌锋,陈姨也只能微微点了点头,她实再不知道是什么能让他对姜筱韵怀着这么大的恨意。

而隔着一堵墙的姜筱韵也听到了,冷笑一声,这句话,也是说来警告她的吧,还怕她去找许妍,去陷害她吗?

果然啊,对自己心里有的人,就是呵护备至,要紧得很,对于心里没有的人,就怎么样都可以吗?就算是曾经有过一个孩子也一样啊。

可是呢,这个男人,真是太天真了。

这种事发生在她面前,孩子没了,自己生死都是靠天,当事的两个人却一副受害者的嘴脸,不断地压榨着她,难道她还会像以前一样,对他说的话言听计从吗,对这个不过她生死的男人?

纵然对莫凌锋有再多的爱意,纵然她心如磐石,也经不起他这样的一次又一次的打击,姜筱韵千疮百孔的心再也装不下这个无情的男人了。

从现在开始,那个对莫凌锋事事顺从的姜筱韵已经死在手术台上了,许妍的移动血库?别妄想了,许妍的生命,在她的心里已经形同草芥,她害死了自己的孩子,自己怎么还可能愿意给她生的希望。

勉强地用手支撑起自己的身体,想要站起来。病了的身体就像是不是自己的一样,做任何动作都显得格外笨拙,脚尖在冰凉的地板上触碰了一下却也无力支持整个身体。

眼见着就要摔倒时,陈姨提着一个保温饭盒走了进来,看见姜筱韵的动作,赶忙上前去帮忙扶着。

吻安,老公大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河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河文学)或者(xiaohewenxue),关注后回复 【吻安】 或 【老公大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6116766.html
首 发:《吻安,老公大人》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114】
  • 余生有幸续前缘小说免费试读

    原标题:余生有幸续前缘小说免费试读小说名:余生有幸续前缘目录预览:第一章和你离婚第二章不是我,我没有!第三章不知检点的贱人第一章和你离婚漆黑的客厅没有开灯,柳安宁独自一人抱着靠垫坐在沙发上发呆。今晚顾铭又不回家了吧,这个情况已经不知道持续了多少日子。这时,门上传来的钥匙开门的声音,是顾铭回来了?柳安宁赶紧站了起来,眼神期待的看向门口。“怎么没有开灯?不在家吗?”门开了,传来了顾铭不悦的声音。啪,灯被打开,明亮的灯光照的柳安宁有些睁不开眼。“你在家啊,在家还不开灯。”顾铭一边抱怨一边小心的扶着身后

  • 豪门通缉令之宝贝别逃小说免费试读

    原标题:豪门通缉令之宝贝别逃小说免费试读小说:豪门通缉令之宝贝别逃目录预览:第1章浑身是血的男人第2章捡了一个男人回家第3章学长被加入黑名单了?第1章浑身是血的男人窗外还是一片鱼肚白的时候,陌予予便被一阵闹铃吵醒,她伸手按掉了闹铃,发出一声低嚎,便揉着朦胧的睡眼从床上滚了下来。她一边刷着牙,一边快速地浏览着父母发过来的信息。“小予,今天我和你妈要过去看你,你记得早点回家,我和你妈在家里等你。”今天是陌予予的生日,以往父母都是在家里帮她庆生,但是今天她刚上了大学,学校离家里有点远,于是陌予予父母便

  • 中国影视演艺娱乐群第二届新春团拜会上演非物质文化视听盛宴

    四川清音、金钱板、舞蹈、小品……2019年1月12日上午,成都市锦江区三圣花乡开心农场洋溢着欢声笑语,掌声欢呼声不绝于耳,中国影视演艺娱乐群第二届新春团拜会在这里热热闹闹地举行。来自成都市内外的二十多支艺术团、舞蹈队、模特队、瑜伽队及个人,为现场700多名文艺爱好者及嘉宾献上了一台以非物质文化为主的视听盛宴。精彩纷呈的节目赢得阵阵掌声,现场气氛热烈,高潮迭起。珠海大卫卫浴科技有限公司四川分公司、成都韩姿美业、成都中医大银海眼科医院、中影联盟民族艺术团、四川博利之家服装有限公司、联合一百军调商贸有

  • 天罗地网,投你怀抱小说免费试读

    原标题:天罗地网,投你怀抱小说免费试读书名:天罗地网,投你怀抱目录预览:第1章遇见第2章分手第3章威胁第1章遇见随风吹动的发丝隐隐浮动,艳阳高照,行人走在这炎热的街上,不时的会看到几把遮阳伞遮挡着带着墨镜的人,匆匆而过,每个人脸上都带着闷热带来的烦躁,像是一个巨大无比的蒸笼,将这个世界包含在其中。宋亚玲正在一旁愣神,也不知是看到了什么东西,还在这炎热的天气里一动不动。身旁的高健朝着她看的方向看了一眼,在她眼前晃了晃手,充满笑意的问:“看什么呢?”宋亚玲这才刚回过神来,急忙摇摇头说了一句没什么,便

  • 超级全能保镖10章

    原标题:超级全能保镖10章小说书名:超级全能保镖第5章朱胖子想到这,沈凌忽然间意识到如果这就是传说中的聚宝盆的话,那应该可以生钱啊。当即没有犹豫,连忙跑到房间里拿出几张百元大钞放在碗里,等着看能不能生钱。然而十几分钟过去了,聚宝盆没有一点变化,里边还是刚才放进去的那几张钱。“不对啊,这也不能生钱啊!”沈凌一阵失望,再次拿着聚宝盆来到了门口,翻来覆去得看着,这时一不小心脱了手,聚宝盆翻滚着掉进了家里的菜园子里。“卧槽,不会摔坏了吧。”沈凌吓了一跳,赶紧起身跑过去刚想把聚宝盆拿起来,忽然发现了一丝异

  • 堕落女友4章

    原标题:堕落女友4章小说名字:堕落女友4压抑作为男人,对这样的痕迹是不会陌生的,虽然只是扫了一眼,但是我感觉我不会看错的。我的心脏在猛烈的颤抖着,之后顿了一下拉住了她,看着姜雪漂亮的容颜,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我想说的话来。我努力的让自己笑出来,但是哪怕是我自己也能感觉到笑容是多么的僵硬,我向她说了一句:“还是你去吧,我想了想,感觉都是你们一个宿舍的,我这个校外人员再去不合适,怕你们玩的放不开。你去了之后不许喝酒,不去回去的太晚啊。等我看看明后天有空了再过来找你。”既然姜雪让我陪她过去,我对今晚她的去

  • 你的爱伤我太深小说免费试读

    原标题:你的爱伤我太深小说免费试读小说名:你的爱伤我太深目录预览:第1章四年的爱,不过如此第2章跟你离婚第3章婆婆找上门第1章四年的爱,不过如此我干了一件永远也无法原谅自己的事情,我和我的婆婆亲手结束了我女儿的生命。我老公叫秦朗,在结婚前,我一直都觉得他是个孝顺,体贴,宽厚的男人,尤其是生活中看见过各种渣男以后,我更觉得能遇上他十分幸运。以至于他说让婆婆从乡下过来住,我都答应了。可我没想到,这个决定竟是让我痛不欲生。自从婆婆住进来,我什么外卖零食都没再碰过,但是很奇怪的是,她的菜总是偏酸的东西,

  • 请以情深共白首最新章节目录

    原标题:请以情深共白首最新章节目录小说名字:请以情深共白首目录预览:第八章委屈第九章大梦初醒第十章辟邪的叔叔第八章委屈五年前她听话的带着家人离开,才知道大哥车祸的那件事还有他家里人的一份力。谢璟的母亲本来就不喜欢她,但没想到她为了让自己离开谢璟,竟会帮着宋子琪制造那场车祸。好在大哥伤势不重,收下两笔巨款,她带着一家人来了这个小镇上,生下女儿后,本以为日子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了,谁晓得他这个罪魁祸首又出现在眼前。时微有些委屈,谈个恋爱而已,这些有钱人怎么就那么多折腾呢?他自顾自的说着,似乎要把这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