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流落民间的公主小说免费试读

2019/01/14 22:39:15 来源:网络
流落民间的公主小说免费试读

书名:流落民间的公主

第1章 那样的难忘

 陈家村,这是为于轩国与容国之间的交界,但此刻在这里却显得异常的热闹。说明http://www.gao-xiao.com/

 宁静被大队的兵马给打破了,四处都可以听到士兵的喧闹声和马鸣声音。

 一个小破屋旁的一个小井里,这里漆黑一边,一个身穿黑衣劲装,盘着头发的女子正警惕的看着周围,她有着一双绝美的容颜,雪白皮肤,精致五官,可惜脸上却多了一丝冷漠,她的名字叫韵儿,是容国的公主。

 韵儿身后是一个岁数与其同的女子,只不过她看起来却是狼狈多了,同样穿着黑色的劲装,但脸上却是有些乌黑。

 “姐,对不起。我不应该背叛你。”

 听着后面女孩的声音,韵儿笑了笑,轻轻将她扶了起来,“小草,留霜宫宫主欧阳道的手段你自己也是清楚,若是你继续为他效力的话,你迟早都会死的。“

 “我明白。高效新闻网

 “你明白就好,你将我的情报泄露给欧阳道的事情我不再追究,现在我们两姐妹要同心协力才可以对付法闻和离忧。”

 小草乖巧地点了点头,事实上也只有如此才能保住性命,说起留霜宫的话,那是一个庞大的组织,潜伏在各国之间,为了动摇各国的政权进行取而代之,进行了非法的活动。

 传说,天下若是有能之人可以集齐传说的二玉壁,一玉栓就可以得到传国玉玺,为此,除了欧阳道外,各国的君主也在争夺。

 韵儿所在的容国也是在这一列之中,这一行韵儿与小草出来便是为了这个。

 小草抬头看着韵儿脸色凝重,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开口了,“姐是在等待着轩辕远毅吗?“

 “不,我已经忘了他了。而且我在这里也不想看见他,我名字叫顾容韵韵,已经不再是轩国昔日的韵儿。“

 “姐姐,你果然还是忘记不了轩国的君主轩辕远毅,毕竟你和他曾经有过一段感情。来自http://www.gao-xiao.com/

 韵儿轻轻走过,用手抚摸着小草的头,笑了笑,“不,我已经忘记了。在还没有与父皇相认,还没有成为容国公主的时候就已经忘记了,而且当初也是他逼我跳河,在那一天,我就已经忘记了他了。“

 韵儿像是感慨着,眉宇之间却依旧出现了丝丝的忧愁和烦恼,小草并不聪明,但却也是识人之人。

 她看得出韵儿一直都处在感情的纠结之中,曾经的她和轩国君主轩辕远毅有过一段情,但最后却是被宫中之人所逼迫。

 而南守公,轩辕远毅的弟弟轩辕远荣对于韵儿也是非常的钟爱,她一直都陷入这两段感情之中。

 看着韵儿那张美丽容颜,她不禁叹息,自己的姐姐生来便是命运多桀。

 在陈家村之中,另外一边也是开始打了起来。网站gao-xiao.com

 一个身穿红色长服,披散头发的中年妇女与一名身穿深蓝色白云衣的中年男子对峙在一起。

 男子便是欧阳道的得力手下,法闻,这一次带着留霜宫大批的人一起前来寻找传国玉玺,而离忧就是这一次很明显的关键任务。

 离忧也是留霜宫的人,更是韵儿,小草,冷风等人的师傅,她所带过的徒弟一共有九个,分别以一一,二二,三三这代号称呼,韵儿便是以七七的代号称呼。

 而如今,法闻,离忧两人场面对峙却是让这一个事件都显得很是迷惑。

 只看见法闻一双冷漠的眼睛扫向离忧,用着尖细的嗓子开口,“我说你就不要挣扎了,你原本就是为主公效力的,但却是忽然背叛。”

 “你,你!你和欧阳道一样都不是好人!他抓了我的儿子要挟我,逼迫我与其合作,但是却将我的儿子杀了!我的冉儿被他害死的。”

 “即便如此又如何,如果你不帮主公的话,你便也要死!”

 说罢,两人便是战在一起,刀剑相交,火花四溢,碰撞声接连不断,在黑夜之中如闪烁的莹火虫,可惜,离忧终究是不敌法闻,一不留神便是被她用一把小匕首给刺中了。网站http://www.gao-xiao.com/

 离忧忍着剧痛,一双眸子慌乱睃巡,逮住她擦匕首的当口,拔腿便逃命开。

 法闻依旧不慌不忙地擦着匕首,视线纠缠着慌乱逃窜的背影,唇角浮起一丝残忍苦笑。

 嗖。嗖。草丛里黑压压地急窜出几十个黑影。

 “法闻,茅屋窜出三个白衣女子,分别朝东西南三个方向逃去。”

 法闻把匕首插入刀鞘,眉角紧拧:“留两个人随我。流落民间的公主小说免费试读 其他的兵分四路,东西南各一路,茅屋尤其不能放过!”

 “是!”

 井下,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焦味混着霉味无比熏鼻,韵儿不禁呛得轻咳,井低空气稀薄,好在昨夜已悄悄命人点了把火烧井,否则这陈年枯井的沼气非闷死人不可。

 呜。呜。”小草闻声死命挣扎。

 韵儿急忙摸索着捂住她的嘴,压着嗓子:“想保命就别出声。听我说!我不再是留霜宫的七七,我是顾容。”三言两语道明身世,分明觉到怀翼里捆绑的人止住了挣扎,韵儿松开手,紧紧揽住小草,夹着三分愧意七分感伤:“小拐,你我情同姐妹。我不想害你,我想帮你,如今,有了父皇,有了容国,你我终于可以冲出生天。你可还愿跟着我?”怀里的人僵住片刻,忽的,却是狠命地点头。

 “好!小草,听我说。成败就在今夜,我们静下来等,信我。”韵儿搂紧小草,两姐妹偎依着靠着井壁屏息静候。

 不多时,茅屋果然起了动静,数着脚步声,至少有八九个人,这群人杀气腾腾地翻遍了整个院落。韵儿分明听得见柴堆倒落,门框卸下,继而是火势熊熊噼里啪啦的声音。

 “这么大火都逼不出人,撤!”

 脚步声渐远,忽的,却传来铿铿锵锵的打斗声。

 “呜。”小草出不得声,只得捉急地用头顶了顶韵儿的脖颈。

 “嘘。该是援兵到了,别急。”韵儿强作镇定,扣在小草肩头的手却禁不住颤了起来,自己哪里是运筹帷幄的材料?既无胆识,更无狠心。若可以,多望能平平静静地窝在一处茅舍,种桑养蚕、相夫教子,为何这粗茶淡饭的平常生活都是奢望?

 片刻,刀戟之音停了下来。

 “韵韵。韵韵。”

 熟悉却又陌生的声音,韵儿直了直身子,小草亦动了动。二人警惕地竖起耳朵,贴着井壁,只望能听得更真切些。

 “你在哪儿?我是轩辕远荣,你不是要借兵吗?我来了。”轩辕远荣瞅着漫天的火光,焦虑在院落腾来腾去。

 心重重的落了下来,韵儿拢着双手捂在唇边,呼呼。吹响两记马哨。

 “主子,人在井里!”随从执着火把便奔下枯井。

 轩辕远荣惊地腾空跃起,嗖地一脚踢落随从手中的火把,爆了粗口:“猪脑子吗?井底恐有沼气!”说罢,一把夺过随从腰间的缰绳。

 吊出枯井,韵儿禁不住抚腰大喘粗气,此时,先出井的小草已被松了绑。二人相视一眼,韵儿愧得红了脸,小草却是噙着泪,那眼神道不清是委屈还是希冀。

 瞥一眼蓬头垢面的人儿,轩辕远荣微蹙眉角,却是不假思索地从袖口掏出锦帕递了过去。

 “谢谢。”韵儿愣了愣,盈盈一笑,接过帕子却是递给小草,“救命之恩,他日当涌泉相报。”

 轩辕远荣见帕子被递给了小丫头,本有几分不快,闻声倒没了脾气:“我就欠了你的,如此,也算两清了。”

 韵儿却是一副置若罔闻的模样,踮着脚扫望四下,难掩忧色,却又强装镇定。

 “怎么?有什么我帮得上的,只管开口。”

 韵儿对着轩辕远荣清然一笑:“有劳南守公陪我在此等候片刻。”

 南守公?轩辕远荣不由沉下脸来,心底涌起一丝莫名失落。眼前的她,虽顶着个大花脸,却依旧明丽似颗夜明珠。心虚得紧,轩辕远荣急急移眸,失落愈甚,却强挤一丝笑意:“你千叮万嘱不得惊动哥哥,我。还是食言了。他最晚明日黄昏该能折回来。”

 韵儿到底惊到,怔怔回眸,定定地凝着他,眉间分明簇起一抹不快。顷刻,眸光一敛,韵儿懒于计较,行至院门口,拢着双手朝着夜空吹响了马哨。

 时间流逝,一炷香时辰过去了。

 马哨吹得越来越急,韵儿直累得抚腰弓了下来,却尤是不死心地扬声喊道:“可足浑毅。浑毅。”

 见她歇斯底里地唤着陌生男子的姓名,轩辕远荣莫名地动了气,腾上前便要阻拦。小草一把拦在了前头。

 “你让开!”轩辕远荣不耐地拂开小草。哪料这丫头马步扎实,纹丝不动,轩辕远荣愕地俯视,头一回打量这丫头,这主仆俩,一颗夜明珠,一颗黑珍珠,黑白分明倒真是一绝,一样的倔强。

 “呼。”远远地,马哨声和着马蹄声越来越近。

 待两匹马冲入院落,两抹黑影跳下马来。那瓣铁甲依旧冷冰冰的。而可足浑毅拖着步子,紧捂着腰,指缝还渗着血。

 “你。没事吧?”韵儿迎上前,俯身为他查看伤口,一道长长的剑伤几乎横腰划过。

 “公主放心,事办妥了。我死不了,已洒了止血粉。”可足浑毅别了别身子,脸色煞白,却指了指后面马背,“她快不行了,若有想问的,得赶紧。”

 韵儿这才注意到马背上还驮着一人,心绷得一紧,眼见冷风把那人扛下马,那靥苍白面颊映入眼帘那瞬,嗓际一哽,人僵住了。

 冷风扛着奄奄一息的离忧,甩开众人径直去了院落隐蔽一角。韵儿由小草搀扶着,碎紧着步子,随了上去。

 腰间的伤口血迹斑斑,止血粉的浓烈药味刺鼻,血似止住了。韵儿急急托起虚弱无骨的手,把起脉来,虚弱游丝。

 “师。父。”哽咽,韵儿搂着离忧,闷声抽泣,“怎。么?”

 紧阖的眼吃力地睁了开,眼神空洞涣散,离忧偏倚在韵儿肩头,苦苦一笑:“料不到为我送终的人竟是你。”

 紧着怀翼,韵儿猛一抬头,那眸子似要噬人,颤颤地冲着冷风低吼:“谁。干的?我几时说过要动她!”

 “若不是我们,她哪里逃得过法闻?我赶到时,可足浑毅以一敌三,不支受伤。我们顾不得替她止血。”

 “是。法闻。”离忧揪着韵儿,凑近脸,急切道,“我快不行了,听我说。”

 “对不起,我骗了你。”离忧仰着头,面色皑皑如雪,苍白的唇映着火光浮起一抹诡异寒光。扫一眼黑压压满院的人,离忧笑得欣慰:“果然冰雪聪明,想来我今日所托该不会落空。我以。两桩报酬换你两句承诺。”

 韵儿只觉悲从心来,托在她手腕上的纤细五指搐了搐,那脉息渐褪,恐是无力回天之兆,急急阖目却止不住泪水涟涟:“师父放心,我会替你报仇,杀了欧阳道。”

 

 

 

 

第2章 还记得吗

 “呵。”离忧微微点头,唇角绽起一缕凄清笑意,“此为其一,其二,帮我找回女儿。”

 微怔,她女儿不是死了吗?顷刻,却是恍然,若非被人要挟,哪个女子会心甘情愿做细作?韵儿笃定地点头:“好!”

 笑意渐浓,离忧虚弱无声:“当年,我被冉闵嫡妻追杀,只得把冉儿寄养在洛阳郊外的樵夫家,哪知。一个月后,我折回去,人便没了。”颤颤地伸手抚向韵儿的脸,离忧满目慈爱:“我的冉儿。与你年纪相仿。她腕子上有块豆大的朱红胎记。右腕。”

 “嗯。嗯。”韵儿唯是一个劲点头,一个劲落泪,一个劲紧着怀翼。

 离忧觉到丝丝冰冷袭来,不由朝徒儿怀里拱了拱:“我从不欠人,这两桩事。你帮我办,我给你两件报酬。其一,我早给你了,雍水。我用传国玉玺保了你的命。”

 韵儿哽得心搐,愧疚、感激、哀伤拧得娥眉蹙作千千结:“师父,对。不起。”

 “傻!”离忧扬指顺着徒儿的眉尖轻抚,唏嘘若呓,“从一到九,我都当你们是。冉儿。六儿我救下了,也不知我这一走,没了玉玺,何离能否保她平安。一一。我实在是无能为力。”

 凑着脸贴上那冰冷的额,韵儿痴痴地蹭了蹭:“我会找六儿姐姐,我会,您放心。”

 “嗯。”离忧点头,忽的,双眸染了一丝柔情,“九年前,他来陈家村找我,许诺立我为后,为表诚意,以。玉璧为聘。我知。他恐怕只是利用我,去寻金元的墓,找那枚玉栓,哼。还是为了玉玺。”

 韵儿怔地低眸,泪顺着下巴滑落,滴答落在了那苍白如纸的额头。

 离忧伸手替韵儿拭泪,笑得苦涩:“我却。还是动心了。可,这时欧阳道找到我,他抓走了冉儿。我别无选择,只能上留霜山。为免除祸害,我随手把玉璧扔进了后院的水井里。”

 离忧垂睑,泪落了下来,眸子忽的簇了恨:“我没想到。他这般狠心,为了玉璧,竟杀了我的家人!抛尸井底!九年了。我才知!”她拧着空拳,手背煞白骇人:“井枯了,玉璧。也寻不到。”

 离忧一把揪住韵儿的袖口,急切得下巴轻颤:“可,丢不了!你只管在陈家村寻,定能寻得到!有了这块玉璧,顾容月便能取得传国玉玺。我用玉玺。换冉儿!换冉儿!咳咳。”

 “好!您别急。别急。”韵儿急急为离忧抚背,怀里的身躯柔若棉絮,凄凄如一片即将飘零的秋叶。

 一阵狂咳涨得苍白的脸顿染潮红,映着茅屋渐熄的火光,泛起诡异莫名的红光。离忧长吁一气,双手慌乱地去扯韵儿的裙襟:“布。给我布,我记得他的模样,到死。我也记得他的模样。”

 嗤啦。韵儿急急撕下襟角,平铺在离忧的腿上,一时,慌乱地四下找寻,“快,去找笔墨。木炭也行。”小草闻声撒腿奔开。

 “不。忙。”离忧苦苦一笑,气息已然不畅,颤颤地扬指伸向腰部的伤口。

 “不。不要。”韵儿泣不成声,她这是要以血为书吗?死死箍住她的腕子,哪料那纤细的指尖早已蘸上了乌红。

 “松。手。我快。不行了。”离忧也不知哪里来的气力,竟挣脱了韵儿的手,蘸着伤口的血迹,便在白布上画了起来。

 离忧一边颤颤地画,一边喘着粗气:“剿山。无用,一定得。杀了。欧阳道。”

 白布上,窄窄细细的一双眼,看着好不恨人。离忧眯缝着眼,忿恨地瞅着,指尖蘸向伤口,便落笔画鼻:“他的老巢。该在。轩。”鼻如鹰钩,钩得指尖一抖,手嗖地滑落,离忧脖颈一歪,连着那半句未出口的话,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

 怀里的温度正渐渐褪散,任凭自己如何用力都再捂不暖了,韵儿咬唇,止不住泪,亦止不住呜咽,那凄冷的呜呜声顺着唇角溢了出来,浇熄了茅屋的火星,浇灭了如泻的月光,四下黑漆漆一片,再无半点光亮。

 再度睁开眼,已是翌日早晨。韵儿翻侧身子,眯缝着惺忪睡眼望向窗外,迎面撞见的却是那双清澄的乌眸,漂浮在汾水折磨了自己月余的乌眸。

 离别半年,相隔千里,原本料想此生都将缘悭一面,凝着她几近一个时辰,深篆在心的娥眉黛玉如何看得厌?盼着她醒,盼着她顾盼流兮,盼着她银铃笑语,可,此刻。轩辕远毅惊觉往昔如风,被自己挥霍殆尽,她的眼眸簇着惊、疑、忧、愁,却独独没了欢喜。思绪禁不住飘回旧年仲夏,病榻上,她睁开眼瞧见自己那刻,竟是那般欢喜,俏皮地抚自己的眉,嬉笑着讨债。清润眸光顷刻黯淡下来,轩辕远毅竭力振了振,却依旧笑得勉强:“醒了,好些了吗?渴吗?”

 韵儿听得见噗噗的心跳,不是心动,没有甜蜜,没有雀跃,嘴里、心里唯剩酸涩苦楚。佯装中计折走汾水,固然是为引蛇出洞,可心里到底是担心他的安危,此刻见他安好,却彻底无措了。当初立下绝誓永生不见,不过半年,自己竟。羞耻驱得韵儿急急敛眸,双手局促地揪扯着锦衾往肩头掖了又掖,可,即便裹得严严实实,却还似困在轩龙泉里。一丝不挂。再华服美妆,再自诩高贵,于他,都再抬不起头来,自己只是那夜熏着迷香、投怀送抱的低贱女子,一个成就他坐怀不乱之名的可怜女子。眼眶酸涩,韵儿分明觉到丝丝缕缕的睫皆沾了清露,在凝露成珠之前,唯想逃开,“小草!”

 贴在门外的小草惊地一弹,转身便要入屋,却被方平一把拦了下来。“小草姑娘,稍安勿躁。难得。见着了,不如。”方平推着小草,微微摇头。

 “小草!”听得声音在颤抖,韵儿更觉丢脸,摁着睡榻半撑着身子,伸手急切地撂下了帐帱绦子。

 纱帘嗖地滑落,阻了视线,那双眉眼顷刻变得迷蒙缥缈,轩辕远毅这才缓过神来,料到她会冷口冷面,却不曾料到她会如此惊恐,竟是逃避瘟神般驱逐自己。古铜眉宇腾起一抹紫晕,轩辕远毅钉在了榻前的木枰上,想起身却动弹不得,心似剜空,空得竟无法启齿。

 嘎吱。小草闻声哪里还顾方平,推门入了来:“公主,您有何吩咐?”

 落在帘后,稍稍心静,韵儿自觉失礼,涤了涤语气:“轩王陛下何等尊贵,你竟如此怠慢。不在外室奉茶不说,竟把陛下孤身撂在内室。你视礼数为何物?”

 话音凛冽,小草噗通跪了下来:“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轩辕远毅的脸色莫说有多难看,可那双眸依旧死死纠缠着纱帘后的那瓣靥,如何不知起身离去方可保全颜面,可偏偏挪不得步,仿似挪开半步,便又要天各一方:“是我要进来的,怪不得小草。”

 小草怯怯地抬眸瞥了眼睡榻,那抹身影一动不动。

 “呵。”听得出是婉转一笑,继而便连逐客令都满溢着笑“原是。故人,本该早些拜帖觐见陛下。可,陛下忙于关中战事,我实在不敢叨扰,加之家事缠身,连拖了下来。请陛下移步,待我焚香洗漱,再觐见陛下。”

 笑语蚀骨陌生,她口中的“陛下”亦是蚀骨陌生,她几时称过自己陛下?轩辕远毅痴痴地凝着纱帘,眸波似水,溢溢的满是伤怀,颀长五指不听使唤地探向轻纱,指尖隔帘似抚到了她的眼:“韵儿,我在院外等你。”

 玄青袍角卷起的脚风拂得纱帘轻漾,韵儿瞅着他的背影,心嗖地坠了下来,似树梢枯落的木槿,惴惴飘零无所依傍。

 等待从来凄苦,轩辕远毅背手立在院外,茫然望向如洗的碧空,云朵也似簇着那枚笑靥,离得那般近,仿佛触手可及,却又离得那般远,此去何止万千里?若是沙漏在此,不知翻来覆去该漏空了几多回,她迟迟不见出现。直到日落西山,方平按捺不住偷偷猫入院,才知那主仆二人早从后门走了。

 “公主,您就这么撂下轩王不好吧?说不准他还在等着呢。”

 不耐地瞥一眼小草,韵儿面无表情:“爱等不等,莫说有天大的事等着我,便是我闲来无事,也断然不会再招惹他。”

 打头阵的冷风顿下脚步,回眸望一眼韵儿,又抬眸瞟一眼天色:“人手不够,藏得隐蔽。你若有事,大可交给我来处理。”

 韵儿撂开手中的登山拐,大迈几步赶上冷风,拍拍他的肩,娇俏道:“昊天叔叔,多谢你往南守公府送信,否则。”脸色沉了下来,一瞬尽是哀戚,韵儿叹道:“可惜。师父她。”

 “逝者已矣。”冷风淡淡应了这么一句,朝韵儿伸了伸左臂。

 韵儿顺势覆了上去,由着他引着自己攀着崎岖的山路。七拐八弯,又走了一炷香光景,总算抵达一处隐蔽洞穴。洞口守望的侍卫急急行礼。

 韵儿紧了紧空拳,镇了镇气,才钻入洞穴。

 哧。火折子燃起火把,点亮了山洞一角,洞中央的木架上五花大绑着一抹黑影。

 “法闻?”小草惊呼出声,愕然望向韵儿。

 韵儿本是一脸漠然,瞅见那张黑漆漆的脸,星眸顷刻簇了丝丝恨意:“仇深法闻,果然人如其名,不单心狠,嘴还硬得很。”

 

 

 

 

第3章 利用而已

 口中的布团被抽了开,法闻甩了甩脖颈,啐了口唾沫星子,鬓发半遮着脸,宛若一抹鬼魅:“哼,想打我的主意,趁早死了这条心!”

 韵儿从袖口抽出一把匕首,幽幽扬手,朝侍卫使了个眼色:“你给了师父一刀,不还一刀,哪里公平?”

 小草又是惊到,怯怯地望向身侧,那双眸几时这般冰冷过?

 侍卫铿地拔开刀鞘,亮着刀锋在法闻眼前晃了晃。法闻瞧都不瞧一眼,满脸蔑意:“尽管杀了我!想要我引路剿山,想也休想!”

 “胳膊。”冷冷吐出这二字,韵儿冷冷地别了别身子。

 哧。一声钝响,“嗯。”一声闷哼。

 韵儿再度回眸时,法闻的胳膊已水嗒嗒的,连缰绳都渗满了乌红。韵儿移眸,探手从袖口抽出一个纸包,又递了递。

 顷刻,止血粉的药味刺鼻。

 “谁说我要你引路?”韵儿踱近一步,定定地凝着法闻,眼神分毫不让,“我不单不杀你,还给你机会。”

 法闻的脸色嗖地变了,竟现了一丝惊恐,仿若活命便是生不如死般。

 “你不是对欧阳道情深法闻吗?”那丝惊恐落在眼底,到底激起心底一丝不忍,韵儿急急转身,却是冲着洞口冷厉道,“誓死不肯说出他的下落。我不逼你,倒给你机会。让你瞧瞧这个男人爱你几许。”

 法闻哪里只是惊恐,唇角都颤了起来,吼道:“你想怎样?”

 “我不稀罕什么玉玺!”韵儿猛地回眸,直直剜向那人,“我要什么,你清楚得很!用你来换,他不赔本。”

 “哈哈哈。”法闻仰头大笑,笑得泪都渗了出来,“被你逮住,我原料想你有些见识。不料。啧啧。真笨,君王如何会任人要挟?便是我死了,你也休想夺回你娘的骨灰!”

 嘭。迎面一拳,继而拳打脚踢,此刻,哪有什么好男不跟女斗?冷风癫狂般朝法闻狠甩拳头,几个侍卫合力才把她拉扯来。

 冷冷地看着侍卫整好木箱,扛抬着下山,韵儿拖拽着身子,虚脱般迈不动步子。

 “放心,顾容月可不是省油的灯。你心软,自是逼问不出个所以然来,送回容国,她逃不过顾容月的手心。”

 冷风的话丝毫未予一丝宽慰,韵儿木然地挪着步子,望着冥色下凄冷的山木,苦苦一笑:“看来,我一时半会回不了邺城。”

 冷风怔地回眸。

 “昊天叔叔,你回不得留霜宫了。人由可足浑毅带回邺城。你陪我留在轩国,留霜宫丢了。掌事娘娘,总该有些动静,守株待兔也好,姑且听师父所言,在轩国寻一寻欧阳道的老巢。”

 临晋县城楼近在咫尺,小草掀帘瞟了一眼,长舒一气:“吓死我了,若是影子杀手半路杀出来,我们可——”

 “怎会?”韵儿淡漠一笑,气定神闲模样,“后头三个大木箱子,他们搞不清楚该抢哪个。再说,我们的救兵近在咫尺,他们拖个箱子如何跑得远?”

 “嗯,七。七,我觉得。你变了。”

 变了?如何能不变?静婉玉靥淡若轻雾,韵儿低眸瞥一眼掌心的小白石,天地间恒古不变的恐怕唯有此石,犹如一枚无意坠入松油的琥珀,凝固在时光的长河里。旁的,都变了,人变了,心变了。

 吭。车轱辘嘎地一止,直抛得车里的二人颠倾了身子。呼哧。车帘被撩了开,又是那双眸,不再澄若清泉,却宛若深卷寒潭的漩涡,泛着吸食精魄的鬼魅光芒。

 小草一惊,愣地贴上了车壁,视线在这二人之间睃巡。

 猝不及防,心神皆迷失在了那抹魅惑光芒里,韵儿簌地觉得周身一激灵,手已被他拉了起来,身子更是被拽得一倾,这人便已探出了车厢。眼前是陌生的他,依旧俊朗出尘,偏却冷毅莫名,更有些蛮横霸道。本能地甩手,韵儿瞟一眼城门口,乌压压地簇满侍卫,瞬即羞恼:“放——”

 周身一颠一倒,这“手”字便闷声倒落泥土,韵儿只觉脑仁儿砰地倒涌着淤积于心的湃然血液,耳畔嗡地瞳眸昏眩,下颌贴上了他的背,轩龙泉里伸手攀附却无从落手,由得自己滑落万丈深渊的峭壁。忿恼,韵儿挪肘,死命地摁住他的背,想撑起倒挂的身子,偏偏挣扎亦是徒劳。

 轩辕远毅把韵儿扛上肩头,旁若无人地朝城门迈去,面色看似云淡风轻,却着实有几分暴风骤雨前夕的过分平静。

 冷风显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怔住了,半晌,才缓过神,急跳下马来阻拦,却被暗涌上去的侍卫推搡了回去。

 “放手,你这是做什么?”韵儿愤愤不平地挣扎,却是刻意几分压低了嗓音,众目睽睽下如何会不难为情?

 轩辕远毅仿若未闻,却是紧了紧步子径直穿过城门。

 “滚开!挡道者死!”冷风一声怒吼,推得迎面的侍卫一个趔趄,仰倒在地。

 韵儿闻声急了,止住挣扎,扭头见他丝毫没有住步的意思,只怕冷风冲动惹出祸端,便故作镇定地冲马车道:“退下,不得无礼。先去打点。行装,我片刻就回!”

 话未落音,嘎吱。城门竟闭了起来,竟不允他们入城吗?韵儿再按捺不住羞恼,双手握拳一顿捶打,责怨之音愈甚:“放开我!这便是轩国的待客之道吗?放开!”

 肩头挣得厉害,轩辕远毅紧紧箍住她的腿,静若平湖的面色终因微蹙的眉角牵起一晕涟漪:“我今生都不会再放手!你哪里是客,你是我轩辕远毅的女人!”

 他这一吼低沉浑浊,却撼得天地一震。韵儿懵了,唇边的话生生噎了回去,命门被人锁住地心慌意乱。一颠一颠,韵儿瞧见石阶倒扣着直逼面门,他扛自己上城楼做什么?

 “你要做什么?放我下来。”

 轩辕远毅便又是仿若未闻,自顾自地拾阶而上,唯是双手依旧紧紧箍着。

 城楼下的火把,熊熊烈火越晃越远,渐渐缩成点点迷离火光。韵儿只觉眼帘越来越暗,瞳孔收缩着,睃巡着,却依旧还是黑,清凉的夜风袭面,该是攀上楼顶了。身子毫无征兆地滑落,足尖探直着踮向地面,隐隐地分明快够到了,却。额头暖暖的,酥酥痒痒的,韵儿抬眸,正撞上那双灼热的眸,暖风原是他的鼻息,熟悉的味道夹着一丝陌生的淡淡龙涎。双颊滚烫,韵儿逃也般垂睑,却愈发吓了一跳,自己竟悬空着纹丝合缝地被他箍在怀里,双手滑落时竟顺势覆在他胸前,不晓内情的,只怕看着倒觉是自己勾着他的颈。雷击般抽手,却无处安放,韵儿只觉碳烤般难耐,嗓音都沙了:“放。”

 “韵儿。”轻轻把她落在自己的足尖,轩辕远毅揽着柳腰往怀翼贴了贴,下巴蹭上夜幕里泛着白皙柔光的粉靥,紧了紧臂弯,再紧了紧,却似如何都嫌抱得不够紧。清早第一眼见她,心口涌动的皆是揽她入怀的冲动,那枚睡靥带着致命诱惑,此刻无法复抑。

 踮着的脚翼翼地落了下来,韵儿暗舒一气,顷刻,却嗖地心悬至嗓子眼,自己踩着的分明是那双缎锦长靴,尚不及挪脚,周身窒息地一紧。想挣开他,却动弹不得,更要命的是,沉入雍水寒潭的心竟有几分贪恋包裹周身的暖意。

 轩辕远毅松开怀翼,微微颔首,扣着柔弱的肩轻轻扳向凭栏,顺势从身后环住她,脸贴着她的额,声魅惑至极:“有些话我说不出口,也。不能说出口。韵儿,城下。便是我想说的。”

 韵儿自觉气力抽空,沦作了木偶,中了降头般,心湖波涛汹涌,却怎也泅游不到理智的彼岸。低眸望城下,黑漆漆一片零星缀着火点,韵儿眨着睫,定睛又瞅了瞅,城下的亲卫执着火把站好了队形,登高俯瞰,火点分明书成了一个“错”字。

 轩辕远毅凑着脸贴上她的靥,呼吸浑浊,浊得喉结滞住,鼻音微颤:“我认,我确有想过。放下你,我以为我可以。可不行,韵儿,我即便放得下天地,也独独放不下你。没你,分分秒秒都是煎熬。你可知我有多想你?”

 本是最动听的情话,韵儿却是一凛,竟冷冷一个激灵,丝丝毛孔都竖了起来,分明窝在他温暖的怀里,心却沉落冰冷的深潭:“你可知。雍水。有多冷?”

 一哽,轩辕远毅惊觉牙床隐隐搐了起来,愧疚噬心:“我不想伤你。这世上我最不想伤的人便是你。听芸儿说,我。”言语此刻尽显苍白,轩辕远毅噤了声。

 楼底浮光摇曳,冰冷丝丝寸寸地袭来,清明丝丝回复,韵儿抽手去掰环在腰上的臂弯,当下何止哀戚:“韵韵。死了,葬在雍水。轩龙泉,她说过,她活不了。”稍稍偏头,韵儿望着那双氤氲深幽的眸,分明无泪却悲过啜泣:“陛下是如何对她的?坐怀不乱的君子美名。是她赠与陛下的诀别之礼。”

 轩辕远毅周身一僵,万箭穿心恐怕都敌不过当下的痛楚:“我不是为沽名钓誉而舍你。”

 苦涩一笑,韵儿趁着腰间刹那的松动掰开了他的臂:“我不是韵韵。我改的不止是姓是名,我已踏过了奈何桥饮下了孟婆汤,前尘往事我全忘了。此来轩国,多有叨扰,明日一早我便启程回容。若陛下念及友邦之谊,遣一队亲兵护送我回国,父皇与我都感激不尽。”说罢,韵儿敛衽为礼,抽身便走,唯恐多留片刻理智便会决堤,他轻而易举便能揪死自己的命门,此地不宜久留,便是为了铲除留霜宫也再留不得。

 

 

 

 

 

流落民间的公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流落民间的公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6116694.html
首 发:流落民间的公主小说免费试读
  • 只婚不爱:萧少追妻100次13章(第7章 玩火自焚)

    原标题:只婚不爱:萧少追妻100次13章(第7章玩火自焚)小说名字:只婚不爱:萧少追妻100次第7章玩火自焚而男人却全然不知,看着向自己伸来的手恐慌的向后退去,颤抖的手指指向他的衣摆,脸色惨白。“喂!你的衣服着火了!”男人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只是一瞬间,火焰已经在床上乱窜,瞬间将江渺逼向角落,红着眼眶看着眼前的一切,险些就要哭了出来。一直大手突然扯住江渺的衣领,猛一用力,将她从大火中救了下来。正当江渺不知所措的时候,只见他已经去到卫生间抱了一大盆手猛地向火焰泼去。江渺呆呆的瘫坐在地上,看着眼前的

  • 狼性总裁撩妻有道最新章节目录

    原标题:狼性总裁撩妻有道最新章节目录小说:狼性总裁撩妻有道目录预览:第八章只要她跟我领证第九章去求霍祈尊!第十章帮我拿一盒套套第八章只要她跟我领证夏安好用尽全身力气狠狠的将秦崇左推开,愠怒地喘着气狠狠瞪着他。秦崇左的薄唇上竟然沾染了刺目的血迹,分不清是谁的。“秦崇左,你真让我恶心!”“夏安好,你为了这些钱出卖自己,还不如来当我的情人。”男人冷笑着拭去唇角的血,“我绝对不会缺你吃穿,怎么样?”以前秦崇左也曾亲吻过夏安好,却是极尽温柔,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残暴,几乎带着凌虐的意味,像是生气了。正也就是

  • 杀手狂后:腹黑皇帝欺上瘾小说免费试读

    原标题:杀手狂后:腹黑皇帝欺上瘾小说免费试读小说:杀手狂后:腹黑皇帝欺上瘾目录预览:第一章穿越第二章夜行刺杀第三章初给教训第一章穿越好吵…耳边传来一阵阵凄厉的哀怨哭喊声,硬是把熟睡中的风若兮给吵醒。“奴婢求求您了!贵妃娘娘!求您救娘娘吧…”“淑妃娘娘!奴婢知道您心善!求您出手救救娘娘吧!”风若兮不由得睁开了眼,一双妙目茫然的看着四周,周围乱哄哄的吵闹不已,本就有起床气的她烦躁得很,美丽的小脸顿时沉下来,撩开床幔冷道:“吵够了没有?”她这一声吼不要紧,可她的出现把众人给吓坏了。“啊!诈尸了!”一个

  • 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小说免费试读

    原标题: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小说免费试读小说名字: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目录预览:第1章落入血人怀抱第2章红眼君第3章他的止疼药第1章落入血人怀抱##正文狂风呼啸着,卷起了巨大的浪,漫天的厚重乌云黑漆漆压了下来,乌云之上,轰隆的雷声炸响,霹雳一声,如同扭曲的光蛇一样的闪电恶狠狠地撕裂了昏暗的天空。轰隆!哗啦!吼嚎!这是死亡交响曲!大自然的威力在这一刻毫无保留地展现。海面上,一个巨大的旋涡像一只怪兽的嘴,就那么张着要把所有一切都吞没。狂风暴浪,撕扯着那架无力飞离的小型飞机。坐在驾驶舱,看似娇小的少女

  • 《我的26岁女上司》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116】

    原标题:《我的26岁女上司》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116】小说名字:我的26岁女上司目录预览:第一章廉价的爱情第二章再见蓝欣第三章赌局第四章富二代第一章廉价的爱情上海,夜里总是看不到漫天繁星,但我还是很喜欢这座城市,因为在这里有光怪陆离的爱与恨,欢笑与悲伤。那一天下班,我像往常一样,拖着工作一天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到租住的家,看到美丽温柔的蓝欣之后,身上的疲惫也像往常那样一扫而光。蓝欣不像往常一样雀跃地朝我跑过来,而是静静地坐着,甚至没有回头看我。沙发旁边立着她的行李箱。“蓝欣,怎么了?”我有

  • 危险男神VS呆萌甜心最新章节目录

    原标题:危险男神VS呆萌甜心最新章节目录小说名字:危险男神VS呆萌甜心目录预览:第八章包子皮有多厚?第九章我的心都是BOSS的!第十章被潜规则了第八章包子皮有多厚?“总裁,是去集团吗?”后排的雷铭意味深长的瞥了眼刚刚坐上公交的钱小沫,鹰隼般锐利冷静的眸子微眯着,忽然改变了主意,“跟着这个女孩。”司机不敢多问,时速400公里的跑车只能像蜗牛一样跟在公交车的后面,还和公交车一样逢站必停,引来了不少好奇的目光。而公交车上的钱小沫却毫不知情,她站在拥挤的人群里,东摇西晃,愤愤在心里咒骂着BOSS的坏话。

  • 热门小说《大牌霸总来暖婚》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大牌霸总来暖婚》第20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大牌霸总来暖婚《大牌霸总来暖婚》“啪”的一声,叶霏霏的手重重地打在了肖尘抓她的那只爪子上。“肖大影帝,我真的累了,没工夫陪你们玩啊。”肖尘回头看一眼身后的秦歌,双手交叉,跃跃欲试地说道:“叶霏霏,可是你逼我们的。”“妹的,你们想干啥!”叶霏霏看情况不对,那是一个转身拔腿就要跑。然而,她跑不过秦歌,最终还是给这两个家伙逮住。……紫荆名门七号别墅,叶霏霏生无可恋地坐在沙发上。“我说,你们两个人够了!老娘真的累了,要睡觉。打游戏是不可能的,今

  • 斯蒂芬·霍金:人生如戏,活着就有希望!

    斯蒂芬·霍金,1942年出生,在牛津大学学习物理学,后来去剑桥大学攻读宇宙学硕士学位。22岁时,他被诊断出患有一种罕见的运动神经元疾病。当他准备娶他的第一任妻子简时,医生预测他活不长了。他们结婚26年,育有3个孩子。他坐着轮椅,除了通过语音合成器,基本上不能说话。1988年,他的伟大著作《时间简史》一举成名,全球销量超过1000万册。1992年,这位物理学家和SueLawley一起出现在荒岛唱片上。他选择的奢侈品是焦糖布丁。1995年,霍金与他的一位护士伊莱恩·梅森结婚。他们结婚11年后离婚。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