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情途艰辛也要爱你小说免费试读

2019/01/14 22:36:02 来源:网络
情途艰辛也要爱你小说免费试读

小说名:情途艰辛也要爱你

第001章无痛人流

躺在手术台上,护士将她的两腿分开固定好时,阮舒仿佛回到了一个月前的那个晚上。网站gao-xiao.com

她被蒙住眼睛,绑在床上,覆在身、下,任由对方急切而滚燙地狠狠进出。

所幸麻醉针打进手臂没几秒,她就毫无知觉地睡过去了,甩掉了回忆,更不用眼睁睁看着冰冷的器械钻进自己的身体里,无情地清理掉无意间得来的小生命。

噩梦结束,阮舒在休息间里躺了一个小时,疲乏地拖着身体准备回家好好睡一觉。

从手术室里新出来的一个女人,娇弱无力地对陪在她身边的男人哭怨:“都怪你!”

男人充满歉意地紧紧握住女人的手:“对不起,是我的错。”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面孔,却是极其陌生的画面。

阮舒蹙眉站住了,搜索枯肠,自己的未婚夫和自己的妹妹,是什么时候背着她搞在一起的?还搞到医院里来无痛人流了?

两人“深情对视”了好一会儿,林妙芙才注意到她的身影,脸上的表情瞬间僵住:“姐……”

唐显扬闻言微怔,循着方向看过来,对上阮舒乌乌的瞳眸:“舒……”

阮舒一句话也没说,径直掠过他们朝外走。

“姐,你听我解释!”林妙芙焦急地追上来。高效新闻网

阮舒弯了弯唇角,狭长的凤眸无波无澜地注视林妙芙,轻声道:“别着急,慢慢解释。”

似乎没想到她会如此平静,林妙芙一愣,咬咬发白的唇:“只是意外,真的只是意外。你的工作太忙了,姐夫那天感冒发高烧没人照顾,所以我——”

“所以你就体贴地把他照顾到床上去了?”阮舒淡淡地笑着,笑意谙着嘲弄。

林妙芙的神色一阵青白,泫然Yu泣地颤抖着嘴唇,说不出话来。

“舒,你别针对妙芙。这不是她的错,是我对不起你。”唐显扬挪步到林妙芙身边,皱着眉将林妙芙护到身后。高效新闻网

阮舒不觉有些好笑。嘴上说着对不起她,身体却诚实地把另一个女人保护住,好像她会对她怎么样似的。

垂眸略一忖,阮舒勾了勾唇,将中指的戒指摘了下来,拉过唐显扬的手,放到他的掌心,曼声道:“显扬,我们解除婚约吧。”

说完,她干脆利落地就要走,被唐显扬攥住了手腕。

“舒,你不要冲动,我知道你心里头不痛快,我们回家再好好谈!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是啊!姐!你不要冲动!咱们家现在这副光景,你如果再和姐夫解除婚约就——”林妙芙搭腔到一半,才似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失言,戛然止住,偷瞄唐显扬的表情。

阮舒的凤眸微微地眯起。林妙芙的视线从唐显扬的脸上转回来时,正撞个着,有种被阮舒看透心思的心虚。情途艰辛也要爱你小说免费试读 转瞬,阮舒的唇畔噙了笑意:“没关系,你不是比我体贴嘛,姐姐不行,妹妹顶上,一样的。”

“舒,你胡说什么!我爱的一直都只有你!”唐显扬神色微变。

林妙芙因为唐显扬的这一句话煞白了脸。

阮舒扫了一眼周围些许看热闹的目光,捋开唐显扬的手,低声提醒:“小心上新闻,别到时候一起丢人。”

“唔,我的肚子……”林妙芙突然捂住小腹,抓住唐显扬的手臂。

唐显扬急忙揽住林妙芙:“你怎样?哪里不舒服?”

林妙芙虚弱地往唐显扬怀里靠,表情满是疼痛。

“舒,妙芙刚做完手术需要休息,我先送她进去,你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出来。说明http://www.gao-xiao.com/”唐显扬打横抱起林妙芙,脚步匆匆。

阮舒的眸光微微闪了闪,一秒钟也不多加逗留,转身朝相反的方向离开。

电梯“叮”地一声打开门,里面已经站了两个男人。

阮舒没仔细看,眼皮略略一抬复而重新垂下,迈步进去,稍稍往边上站,肩膀虚虚地倚在轿厢壁上,半阖起眼——肚子还是有些不舒服。

电梯在三人的沉默中降了一层,进来不少人,狭仄的电梯顿时接踵摩肩,阮舒往后退了好几步,前头依旧有人嚷声:“还有两个人没上来,劳烦大家再挤挤!电梯不好等!”

阮舒被迫继续往后退,当即察觉脚跟不慎踩到了身后的人。

“对不——”

“起”字未出口,小腹处被身前人的手肘无意间撞了一下。

阮舒忍痛蹙眉,手心不由搭上肚子,一旁的人偏生又往她这边推搡,推得她的身体一时失衡,即将倾倒之际,腰上扶上来一只男人的大手。来自gao-xiao.com

腕间很有力量,虽使了劲,但礼貌地有所克制,昭显出他并非趁机揩油。

“谢谢……”因为离得近,阮舒闻得到他身、上的气息,清冽中透着淡淡的烟味,比周围其他混杂的味道要好受得多。

对方没有回应。约莫觉得仅是举手之劳,不必小题大做。

很快,电梯门再次打开,出去了好几个人,轿厢内宽松了不少。阮舒站稳身形,不着痕迹地从男人的臂弯脱离,这才下意识地看了对方一眼。

白衬衫,黑西裤,衬衫的袖子挽起了一些,精致的钻石袖扣在明亮的灯光下熠熠生辉。领口的第一颗扣子是解开的,露出脖颈上喉结性感的弧度,西服挎在其中一只臂弯里,尽显恣意。

而他轮廓分明的五官中,湛黑的眸子温温凉凉,少了轻狂年少的桀骜,多了岁月沉淀的稳重。

阮舒怔忡了片刻,有些讶然地弯了弯唇角,不太确定地轻唤:“傅…三哥?”

第002章这样的女人玩玩就好

这声“三哥”一出来,傅令元安静数秒,才笑了笑:“好久不见。”“是啊,好久不见。”阮舒的笑意更浓了些,嘴里兜着一句“你什么时候出狱的”,及时咽下了喉咙,顺溜地换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很多年没见了,险些认不出。海城军政第一把手傅家的老三,鼎鼎大名的很,只因三代为官的肃正家门,独独出了他这么个乖谬不正的异类,十六开始结团聚伙,打架斗殴,惹事生非,二十岁那年吸粉进了局子,简直是傅家的奇耻大辱。当然,他这样红背景的爷儿,自是没蹲几天就被家人偷偷送去了国外。近十年没有音讯了吧?如今这是昔日霸王卷土归来了?

“没两天。”傅令元简单地回应,不动声色睇了眼她虚搭在小腹的动作,看回她的脸,“你没事吧?面色不是特别好看。”

“是吗?”阮舒不甚在意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咕哝着解释,“电梯里太闷了点。”

说完,她指着缓缓打开的电梯门,“我到了,先走一步。改天让显扬联系一起出来,我们给三哥你接风。”

傅令元轻扯嘴角:“好啊。”

电梯门重新关上后,他身边的单明寒抬起手肘撞了撞他的肩:“这一口一个‘三哥’,叫得可真亲热。你不是离开了十年,啥时候和林家的丫头勾搭上的?”

傅令元睨了睨单明寒:“你没听她提到我表弟唐显扬吗?她和我表弟青梅竹马,小时候和我表弟一起跟在我屁股后头闹过。”

“你表弟?”单明寒愣了一下才想起来什么,一拍脑袋,“对了,我怎么给忘记你还有唐家这层关系。最近确实有听说唐显扬要娶她,你可得好好劝劝你表弟,这样的女人玩玩就好,可别真结婚了。”

“这样的女人?”傅令元好整以暇的模样,迈出电梯,和单明寒往停车场里走,状似十分好奇地问,“怎样的女人?”

“你这十年应该都没再见过她吧?是不是感觉以前的小丫头片子出落得越发美丽动人礼貌大方了?”单明寒嗤笑,“千万别被她的外表欺骗。”

傅令元不语,听着单明寒继续道:“害残堂姐,害死养父,亲手将哥哥送进监狱。要论海城最蛇蝎心肠的女人,非林家的继女阮舒莫属。不过因为她漂亮,对她趋之若鹜的男人还是不少。最近林家的公司财务出了点状况,这女人和她大伯父斗得正狠,四处求援,有传言说她现在是谁能帮她就跟谁。你没瞧见她刚刚从哪一层进的电梯吗?妇科大楼啊。再瞧她那脸色,我敢保证,不是堕胎就是染病,也不知道给你表弟戴了多少顶绿帽子。”

单明寒的话越说越充满八卦味儿,语气也越来越不屑,闲聊间,两人坐上了车,启动车子,最后收起唾沫星子前,他揶揄了一句:“说起来,你以前的劣迹斑斑,和她现在的声名狼籍,倒是有得一拼。”

傅令元坐在副驾座上,“咔哒-咔哒”地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饶有兴味儿地微勾起唇:“是嘛……”

***

路上,唐显扬打来了好几通电话,又好多条语音讯息,手机震得她烦,到后来阮舒干脆关了机。回到家,一进门,首先入耳的是满厅的欢笑声。

阮舒扫了一圈,心里明白又是大伯母给自己女儿安排的相亲。她本不欲打扰他们的相聊甚欢,偏偏其中一个男人主动站起身,遥遥地和她熟络地打招呼:“林二小姐,好啊。”

客厅里瞬间安静。

第003章洗不清的罪孽深重

“谭少爷,你好。”阮舒淡淡地点头致意便不再多搭理,将不远处的佣人庆嫂唤过来低声询问,“夫人呢?”

“从早上开始就在佛堂里。”

答案不出所料,常年未变。明知如此,阮舒还是每天都问一次,仿佛等着哪一天能有所不同。

“三小姐最近好像有些不对劲。”庆嫂欲言又止,“我瞧着她胃口不好,还不时干呕……”

阮舒的眸底闪过一丝的冷意,看回庆嫂时已恢复平淡:“这件事你不用管,我已经知道了。”旋即吩咐庆嫂,“麻烦你帮我炖点鸡汤,晚上送我房里。”

略一忖,她又补了一句,“多炖点,等三小姐回来也给她送一碗。”

庆嫂瞅了瞅阮舒有点苍白的脸色,捺下狐疑没有多问。

阮舒举步打算上楼,顿了顿,她又改变了主意,转身往佛堂去。

所谓佛堂,其实就是一楼最尽头的一个房间。

阮舒轻轻叩了叩两下门。

里面没有给出回应。

阮舒转动把手推门而入,霎时扑面的浓重檀香。

房内的布局古香古色,精致的佛龛柜前,一身青衣的中年女人脊背挺直地跪在蒲团上,捻着手里的一大串佛珠,阖着双目,嘴唇嚅动,念念有词,似丝毫未察觉阮舒的到来。

阮舒倚在门边,看了她有一会儿,少顷,兀自踱步到佛龛前,顺起三支香,并拢香头凑到烛火上点着,然后微低脑袋,恭恭敬敬地双手持香抵于额上,心里想的是手术室里流掉的那个孩子。

三秒后,她重新站直身体,把香插进香鼎里。旋即,她转回身,正面注视青衣女人,浅浅地笑了笑,“我今天又添了两件罪孽。”

青衣女人不做回应。

阮舒走近了她两步:“十年了,你不累吗?”

青衣女人没有吭声。

“其实你这样做的全是无用功。那些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怎样都抹灭不掉。”阮舒的语调十分地温柔,唇边泛起笑意,“你念一辈子的经,我造一辈子的孽。而我活得会比你长。更有效的解决办法,不如你直接杀了我,怎样?”

青衣女人不为所动。

阮舒舔舔干涩的唇,似也觉得没多大意思了,不再继续说,将散落耳畔的头发搭回耳朵后,掠过她,打开门走出去之前,道:“你放心,我一定不会把公司让给大伯父的。我还没玩够。”

门关上,恢复安静的室内,青衣女人睁了睁眼,盯一下香鼎新插上的三炷香,复而重新阖上,更加快速地捻动佛珠。

室外,阮舒立于门边停留了两三秒,才沿着长廊往回走,经过洗手间时,蓦然一只手臂伸出来拽住她的手臂将她拉进去,压在墙上。

阮舒眼明手快地按住对方即将压下来的脸,皮笑肉不笑:“谭少爷,你不是应该在客厅和我堂姐相亲?”

“吃醋了?”谭飞轻佻地挑起她的一绺头发嗅了嗅,“刚刚见你对我那么冷淡,我以为林二小姐你记性不好,已经忘了我。”

阮舒的手臂始终横亘在两人之间,掩下眸底的真实情绪,笑了笑:“我以为把我忘记的是谭少爷你,一个月杳无音讯。一出现,就是在和我堂姐相亲。你该知道我和我大伯父一家人关系敏感,既然如此,我们之前的谈判,算是彻底破裂。”

“谁说破裂了?”谭飞的表情痞里痞气的,随即解释道:“那天我是家里有事,临时被我老子召去英国,就今天的相亲,也是我妈的安排,我哪里会瞧得上那个瘸子?我给你的条件依旧有效。”

谭飞抓起阮舒的手,在她的手背上轻轻吻了吻,别有意味地说:“今晚有空?我可以再帮你把人约出来,咱俩之间一切好商量。”

阮舒嫌恶地抽回自己的手,冷笑:“谭少爷,你把我阮舒当傻子吗?记性不好的人是你吧?那天晚上你在我酒里下药的这笔账,我还没跟你算!”

若非谭飞下的药,她那晚也不至于……

“你要是肯乖乖就范,我用得着那样吗?”谭飞丝毫不感到自己做的有何不对,嬉皮笑脸道,“最后我还不是来不及碰你就走了吗?”

他是没来得及,可其他人却趁机占了便宜!听谭飞的口气,他是果真一点儿都不知情了?那么那晚的男人究竟是……

心中烦闷,阮舒推开谭飞:“是嘛……那我真该谢谢谭少爷。希望下次能再有和你合作的机会。客厅里的人怕是等久了,你该出去了。”

“你什么意思?什么叫下次再合作?”谭飞当即拽过阮舒的手腕,“你们家的资金问题不是还没解决吗?”

手腕不适,阮舒极轻地蹙了蹙眉,平和地说:“是还没解决。但我另外有办法了。”

“勾搭上新欢了?”谭飞的表情难看。

阮舒唇畔笑意嫣然:“这就不劳谭少爷操心了吧?不过,我们买卖不成仁义在,以后还是朋友,何况你可能马上就要和我成为亲戚了。”

“你——”

“谭少爷,你在里面吗?”洗手间的门忽然被佣人从外面敲响,“大小姐让我来问问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谭飞阴着脸,很没好气地回答:“我没事。我马上就出去。”

阮舒默不作声地靠在门后的墙壁上,始终保持着礼貌而疏离的笑意,就和他第一次见到她时一样,像极了一朵带刺的玫瑰。

虚与委蛇了一个多月,肉都还没吃进嘴里,他怎么可能甘心?谭飞冷冷一哼:“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能耐!”

撂完话,他开门走了出去,“砰”地把门也给带上了。

阮舒走到洗手池前,抹了厚厚的洗手液,仔仔细细地把手洗了两遍,尤其手背上特意多搓了几下。冲洗干净后,她抽了两三张纸巾,又慢条斯理地擦干水渍,继而抬头,注视着镜子里自己的姣好面容,嘲弄地勾了勾唇,才打开洗手间的门。

刚跨出去,毫无防备地,一记重重的耳光携着凌厉的掌风打到她的脸上来。

情途艰辛也要爱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情途艰辛也要爱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6116622.html
首 发:情途艰辛也要爱你小说免费试读
  • 【萌宝天降:爹地请接招】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萌宝天降:爹地请接招】小说在线阅读小说:萌宝天降:爹地请接招目录预览:第一章噩梦第二章发烧了第三章为了你好第一章噩梦第一章噩梦夜。暗的伸手不见十指的房间内,奢华的圆床上,一对男女交叠在一起,暧,昧缠,绵。连月光都被厚重的窗帘挡住,甚至看不清对方的面孔。“这样,你们满意了吗?”低沉磁性的声音在耳侧响起,仿佛压抑着极端愤怒的情绪。林盛夏紧紧地抓住身下的床单,咬着牙承受着身上男人泄愤般的猛烈进攻。男人用力的捏着女孩儿的肩膀,力道大的像是要把她揉碎。黑暗里他的汗一滴一滴的滚落下来,滚烫,一路灼

  • 只为下一次离别19章(第十九章 你差不多得了)

    原标题:只为下一次离别19章(第十九章你差不多得了)小说:只为下一次离别第十九章你差不多得了洛清颜的沾湿的双眸因惊讶而放大。“你在说什么?孩子还在这里!”“既然孩子在,那就让他走好了!”唐慕安轻飘飘的说,“把小少爷送回去。”唐思清顿时皱起精致的包子小脸,“我不走,妈咪,我不想离开你。”洛清颜刚跟儿子相认,血脉相连的感觉让她难以割舍,她求助似的望向唐慕安,“唐慕安……”“五年没见,你倒是越来越学不乖了,五年前你可不是这样叫我的。”洛清颜身形一怔,还是改口,“慕安……”“真听话,不过你得更听话才行,

  • 情有独钟:娇妻枕边宠3章(第三章 捉奸在床)

    原标题:情有独钟:娇妻枕边宠3章(第三章捉奸在床)小说名称:情有独钟:娇妻枕边宠第三章捉奸在床敲诈失败的白念苏很是挫败,神思游走的间隙间,已经到了家门口。沈清然说得对,自己确实不爱肖怀安,当初会和他结婚完全是为了还人情,那时候小天的身体刚刚出现问题,初入职场的白念苏工资不高,小天的住院费和医药费都是肖怀安出的。那时候白念苏刚和江暮渊分手,面对对自己展开疯狂追求又把小天当做自己亲弟弟对待的肖怀安,白念苏没有拒绝,一直到后来的结婚,一切都是那么水到渠成。可是结婚后的肖怀安,或许真是应了那句话:家里的

  • 捞尸笔录完结版免费阅读

    原标题:捞尸笔录完结版免费阅读书名:捞尸笔录目录预览:第二章找死第三章隐瞒第二章找死这个事让我有些措手不及,好好的张大炮怎么会中邪的?望着二蛋紧张的脸颊,我顿时明白他为什么来找我,很可能他是以为之前帮我打捞刘小玉的尸体,这才导致张大炮中邪的!但是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打捞过程中,二蛋也参与了,虽然二蛋如今眼圈黑,但是最多就是失眠,体征明显还是正常的,没有可能张大炮现在出了事而二蛋还是好好的道理。“带我去看看!”我对着二蛋说。家里面我老爹也是起了床,和老爹打了声招呼,接着跟着二蛋出了门,一路径直来到

  • 情迷冰山总裁 大结局

    原标题:情迷冰山总裁大结局书名:情迷冰山总裁目录预览:第一章与虎谋皮第二章初露端倪第三章残忍真相第一章与虎谋皮天边接连掠过数道厉闪,明明灭灭间将闭塞的车厢内照了个通透。我望着后视镜里那张忽明忽暗的自己的脸,心内的隐忍与不甘轮番的上演着。我知道,我已然再无它路可选!收音机里报着整点的时间,我龟缩在这车里已经踌躇了足足半个小时。如果我能再明智一点,那我此时必须马上下车。没有人敢叫任傲然等这么久,更何况是我有求与他。推开车门,我裹了裹身上的大衣,高跟鞋踩在昂贵的花岗石甬道上,‘嗒~嗒~嗒~’的声音在这

  • 爱我请别急6章

    原标题:爱我请别急6章小说名:爱我请别急第3章交易结束豪华的大床上,被男人死死的压在身下,叶云荞连呼吸都快要凝滞了!她没有想到,她,曾经被捧在掌心里有爸妈疼爱的叶云荞,也会有一天,沦落到出来卖的地步。呼吸里尽是这个男人陌生的气息,叶云荞在心底不停的安慰着自己。叶云荞,只要一次,爸爸就有救了!爸爸就有救了!“名字?”又是那种低沉暗哑的男音,像是漩涡,让叶云荞一下子就陷了进去。“叶……叶云荞。”“你在害怕?”感受到身下人的颤抖,陆司辰的墨瞳染上一丝不悦。“我……我……”陆司辰突然没有了兴趣,起身就要

  • 小说:冰冷总裁追爱路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冰冷总裁追爱路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冰冷总裁追爱路目录预览:《冰冷总裁追爱路》《冰冷总裁追爱路》《冰冷总裁追爱路》《冰冷总裁追爱路》《冰冷总裁追爱路》《冰冷总裁追爱路》“怎么会不重要呢?那是我的救命恩人!”她伸出手拉住顾席城的衣角,轻轻的晃了晃,带着撒娇的意味。“你就告诉我吧,我要去谢谢她……”一边的江父江母对视了一眼,江父道,“好了,静萱。席城也累了,这件事稍后再说吧。”“是啊,静萱。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养好身体,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江母也附和道。江静萱这才点了点头,放开顾席城的衣角

  • 【今日20190320】推荐《我曾爱你比云深》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320】推荐《我曾爱你比云深》在线阅读书名:我曾爱你比云深目录预览:第1章离婚协议,我签字了第2章就是要侮辱你第3章你别碰我第4章流产了第5章我一定要报仇第1章离婚协议,我签字了“疼……”她很疼,被慕南霆浇了满身冷水,现在浑身又软又冷,不住的颤抖着。这场酷刑的情爱,已经持续了半夜。顾沐青抬眸,看着镜子里发头发凌乱,满脸惨白的自己,只觉得狼狈又可笑。两年前,她用威胁的办法,逼迫了慕南霆娶她。没有日久生情,只有两相生厌。慕南霆,一天比一天,厌恶顾沐青。现在,她也累了。一切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