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传奇再现小说免费试读

2019/01/14 22:19:50 来源:网络
传奇再现小说免费试读

小说名称:传奇再现

001 荣耀归来

夏季的八月份,东北H市空气闷热,宛若火炉。推荐http://www.gao-xiao.com/

  下午四点左右,太平区富力名苑小区旁边的市场内,一周以前刚从外地回来的林军,此刻嘴上叼着中南海香烟,双手套着白色的绒线手套,正弯腰收拾着烤羊肉串的炉子。

  林军身材很壮,大概1米8左右的身高,上身穿着一件很脏的白色跨栏背心,腿上套着满是油渍的绿色军裤,脚上蹬着一双骆驼运动鞋。头发虽然很短,但全是油烟子味,脸上也是胡子拉碴,显得很颓废,旁人冷眼一看,都觉得他好像是三十多岁的汉子,但其实林军今年才二十三。

  收拾完烧烤炉子以后,林军拿着打火器点燃了煤炭,随后又将两箱子羊肉串和腰子等烧烤物品摆好。最后他拿出了二十个羊肉串,五个腰子,开始用胶皮板子煽火预热。

  “哎,来的挺早啊?正好我没吃饭呢,赶紧给你腰子给我整一个,饿了。”旁边彩钢房里卖盒饭的张小乐,也是刚刚到了市场准备干活,但他从屋内看见林军以后,就笑呵呵的过来搭句话。高效新闻网

  这张小乐也二十出头,人长的浓眉大眼,脸盘端正,除了身材瘦弱一点,也算挺精神个小伙,离远了一瞅,有点钟汉良的味道。

  “你会说话吗?还要我腰子,我他妈想给你烤个袜子,你要吗?”林军瞥了他一眼,咧嘴笑着回道。

  他刚来市场不久,平时也不爱吱声,所以目前就认识了张小乐这么一个人,两人没事儿聊聊天,喝喝酒,也算是朋友。

  “别墨迹了,饿死我了,你快点的吧!”

  “你一个卖盒饭的还能饿着?”

  “我现在一闻到盒饭的味儿就想吐!”

  “呵呵!”林军一笑,随即单独拿出个腰子放在旺火上烤了起来,并且随意的冲张小乐问道:“哎,我让你帮我打听那个事儿,你打听了吗?”

  “昨晚我给你问了,你别说,我有个朋友手里还真有一台福田欧曼的自卸车!手续齐全,保险齐全,开了六万公里,去年上的牌子,他要价二十七万,你觉得行吗?”张小乐穿着油滋滋的蓝色工作服,一边喝着矿泉水,一边回道。

  “有点贵啊!”林军听到这个价格,顿时一皱眉头。

  “大哥,人家这车是带活儿的。你买下来以后,根本不用自己找活干,直接就跟着车队去工地拉货了。原文http://www.gao-xiao.com/要不是这车主的弟弟是我好哥们,你花三十万都买不到。”张小乐认真的解释了一句。

  “那我考虑考虑吧!”林军舔了舔嘴唇,心里觉得这个价格还是有点难以接受,因为他短时间内筹不出来这么多钱。

  “行,你要买就尽快!现在跑运输,都是车多,活儿少。”张小乐点了点头。

  “恩。”林军应了一声,但心里也为钱的事儿犯起了愁。版权http://www.gao-xiao.com/

  烧烤摊这个行业,在林军心里根本不是个长久之计,他之所以先干这个,是因为自己刚刚从外地回来,身体,精神都在疲惫期,所以,他想要自我调节,自我放空一下。

  而运输行业,则是林军近期比较感兴趣的。它投入少,来钱快,虽然干的活辛苦一点,但对于个人的先期积累和打开社交圈子,是有一定优势的。

  二人又简单的聊了几句,林军就把烤好的腰子递给了张小乐。

  “你给我刷点糖!”张小乐指着腰子说道。

  “卧槽,吃腰子还刷糖?”林军惊愕。

  “我喜欢拔丝的!”

  “……吃的真他妈有样!”

  林军拜服,随后拿着刷子就给他刷糖。版权gao-xiao.com

  “你先整着,我回去把水烧上,把桌子擦了!”张小乐扔下一句,随后扭头走进了自家的移动彩钢房

  林军把张小乐的腰子放到一旁,随后继续预热其它的羊肉串,同时脑子里也想着资金的问题。

  而就在这时,林军摊位后面的酱骨馆里,走出来三个中年。领头一人能有三十五六岁,他左腋下夹着一个人造革的皮包,身上穿着劣质运动服,走路时步伐趔趄,右胳膊搂着一个朋友说道:“明儿你们找我,咱接着喝。”

  “大壮,你结账了么?”朋友喝的五迷三道,舌头梆硬的问道。

  “结他妈了个B,在这个市场,我吃饭还用花钱吗?操!”叫大壮的中年语气霸气无比,随即拍着朋友的肩膀继续说道:“明儿你过来吧,跟我一起卖羊肉!”

  “妥了!”两个朋友连连点头。

  “行,你们先走,我回仓库再眯瞪一觉。”大壮扭头吐了口痰,随后自己一个人奔着街道走去。传奇再现小说免费试读

  大壮的两个朋友离去,而酱骨馆的老板娘站在门口,目光看着大壮的背影,也吐了一口痰骂道:“操你玛的,你是个神马玩应啊?七十多块钱都赖了,还能不能活得起了?”

  老板娘骂完以后就走进了自家饭店,而林军拿着鼓风机电线,就准备回头去旁边超市有偿借一下插座。但他一回头,身体嘭的一声就撞到了步伐趔趄,完全不按直线走的大壮。

  “你他妈瞎啊?”大壮身体摇摇晃晃的后退了两步,随即目光发直,言语粗鄙的骂道。

  “不好意思。”林军扫了他一眼,随后迈步就要继续往前走。

  “哎,你他妈等一会!”大壮左手插兜夹着包,脖子歪着,右手推了推林军,随后继续说道:“我给你送过两次货,你都不要,你他妈啥意思啊?”

  林军看着大壮,眉头紧皱着说道:“你喝多了,早点回去吧!”

  “我喝多你妈了个B!我就问你,货,你能不能要?”大壮眯着无知的小眼睛,伸出右手再次推了一下林军。

  大壮是帮人家在市场里面卖“羊肉”的,他曾经找过林军两次,并且让林军卖他的羊肉。但由于他的肉跟羊不沾边,全他妈是“小动物”合成的,所以,林军就没要。

  但凡事不过三,大壮连续两次送货,林军都没给面儿,所以,他整林军这事儿,已经在心里提上日程了。

  “滚蛋!”林军被骂了一句后,沉默了足足三秒,随即他无视大壮,迈步就往前走。

  “让我滚蛋?你他妈比谁多点啥咋地?”大壮满嘴酒气的骂了一句,随即身体踉跄着往前走了一步,抬腿一脚踹在了烧烤炉子上。

  “咣当!”

  烧烤炉子应声而翻,上面预热的羊肉串和煤炭瞬间散落一地,有两块带着火的煤块,还砸在了林军脚背上。

  “我看你他妈的是不想干了!”大壮踹翻烧烤炉子以后,脚丫子又冲货箱踩了几脚,随即指着林军骂道:“我告诉你,今天晚上,我他妈要看不见,你去我仓库里拿货!你看我,能不能在五分钟之内把你清出市场就完了!”

  林军看了一眼地上的货,又看了看大壮,脸上没什么表情。

  “操!”

  大壮骂了一句,随后转身就要走。

  “啪!”

  林军突然往前迈了一步,左手抓住大壮肩膀,随后说道:“来,壮哥,你站住,我现在就给你结账,拿货!”

  “你这个B养的,就是不打不成才……”大壮迷迷糊糊的就转过了身。

  “嗖!”

  林军左手突然薅住大壮衣领,右臂明显往后一拉,随即拳头蓄力,在空中停顿0.1秒后,闪电般冲着大壮砸了下去。

  “嘭!”

  “嗷!”

  大壮一声惨叫,身体直接飞出半米远砸在了地上,左腋下夹着的人造革皮包落在煤炭上,直接烧的冒起了烟。

  林军面无表情的迈步上前,一走一过的功夫,右手抓起地上可乐箱子中的一块钱汽水,并且用拇指单指弹飞没开启的瓶盖,随即将瓶嘴冲下,倒出里面的可乐。

  林军走到大壮身前之时,可乐瓶子已经被倒空!

  “我他妈包呢?”大壮被林军一拳打蒙,伸手在地上划拉着,想拽出包里面的弹簧刀。

  “啪!”

  林军弯腰抓住大壮的头发,随后用瓶底指着他,面无表情的说道:“来,张嘴,让我教教你咋说人话!”

  “我……!”大壮抬起头一瞅。

  “嘭!”

  林军没等他把脏话骂出,粗壮的大手攥着瓶子猛然往下一抡,可乐瓶子直接灌到大壮嘴上,并且当场迸溅出无数玻璃碎片!

  “嗷!”大壮双手捂住嘴唇子,再次发出一声惨嚎。

  “壮哥,会说人话了吗?”林军双手根本没动,身体站在大壮旁边,只用左腿一脚接一脚的奔着大壮脑袋踹去。

  “军,你干啥呢?”张小乐听见外面的动静,立马跑了出来,要伸手拉架。

  “没事儿,我俩正常沟通有问题,换个方式聊聊!”林军面无表情的挥手,但脚下的动作依旧没停。

  “都给我住手!”

  远处一声清脆的呵斥声响起,林军一抬头,看见两个穿着警服的人跑了过来,而领头一人还是个女警。

  林军看见他们以后,立马收住了脚。

  “怎么回事儿啊?大白天的,拿这儿当擂台呢?”女警旁边的那个男警跑过来,随即皱眉扫了一眼现场情况,立马拉着脸问道。

  “王警官啊!这B养的太狠了,拿我当点球踢啊!你看给我嘴干的,牙都整鼻子上了……!”大壮捂着嘴唇子,含糊不清的坐在地上喊道。

  “你打的啊?”女警挑着眉毛冲林军问道。

  “他先踹的我炉子!”林军抬头看向女警,语气平淡的回道。

  “走吧,换个地方,让你醒醒酒!”男警指着大壮说了一句,随即冲林军继续说道:“你也跟着!”

  三分钟以后,大壮和林军一块被带走。

002 埋伏在太平后道

林军和大壮从侧门,被两个警察带进了市场旁边的一个大院内,随即直接进了办公楼里。

  “这派出所挺大啊?”林军看着狭长的走廊,表情有些惊愕的说了一句。

  “大哥,这是市局七处!”男警察斜眼回了一句。

  市公安局第七刑侦大队,俗称七处,部门职责是主抓特大重点案件。

  “咋给我们带这儿来了?”林军听后一愣。

  “来,左边一个,右边一个,靠着暖气站好!”女警冲着林军和大壮,俏脸面无表情的说道。

  二人听到这话,也没争辩,随后各自靠着暖气站了下来。而女警走进办公室取了两幅手铐,随即将二人分别铐在暖气管子上说道:“等着吧,一会派出所过来取你们俩。”

  林军右手被铐上时,正好与女警脸对脸,随即他双眼本能的打量了女警一下。

  她的长相有些特别,长发披肩,五官精致,但鼻梁很高,眼窝较深,一双灵动的大眼睛非常夺目。看着有点不像汉人五官,而是有点像史密斯夫妇中的安吉丽娜.茱莉!

  女警身段挺直,个子起码一米七左右,上半身套着一件紧身的半袖警服衬衫,领口扣子系的一丝不苟。她下半身穿着黑蓝色宽松的长裤,脚上蹬着一双平底的黑色瓢鞋,整个人的气质给人一种充满活力,英姿飒爽的感觉。

  “哎,郑警官,我俩这就是喝多了瞎闹腾,犯不上在你这儿占地方。你给我俩松开,我俩一块去派出所和解了得了。”大壮此刻已经有点被揍的醒酒了,他左手捂着还在淌血的嘴唇,随即含糊不清的喊道。

  “闭上你的嘴,呆着!”女警厌恶的扫了他一眼,随后冲收发室喊道:“李叔,帮忙看一下,一会把他们交给派出所就行。”

  “好叻!” 收发室的大爷回了一句。

  随后女警踩着平底鞋就上了楼,而跟他一起的那个男警察转身再次去了市场,继续去给加班的同事买盒饭。

  走廊内,工作人员来回穿梭,而林军和大壮相互对视了一眼。

  “操你玛,你等出去的!我让你知道,你打我的那一酒瓶子有多无知!”大壮看着林军小声骂道。

  林军将头扭过去,根本没回话。

  ......

  四十分钟以后,派出所一个民警,带着一个二十六七的青年,并肩走进了走廊。民警进来以后,就直接走进了办公室,而青年腋下夹着包,脖子上挂着佛牌,手里搓着珠子冲大壮骂道:“一天净他妈给我惹事儿!”

  “涛,你看他给我干的,嘴唇子都整豁豁了。”大壮指着自己的嘴唇子说道。

  “你闭嘴吧!”青年回了一句,随后朝着民警走进的办公室走去。

  二十分钟以后,民警和青年走了出来。

  “王涛,谁是你朋友啊?”民警虎着脸,背手问道。

  “就他!”叫王涛的青年指了指大壮。

  民警扫了一眼林军和大壮,随即皱眉问道:“就这点破事儿,还用我调解啊?用验伤吗?”

  “我不用!”大壮思考了一下,干脆的回道。

  “我也不用!”林军扫了一眼三人,也面无表情的回道。

  “真不用啊?”民警冲着林军再次问道。

  “不用。”林军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

  “打开,走吧!”民警随手拿着钥匙交给了王涛。

  王涛接过钥匙,将大壮的铐子打开,然后又将钥匙扔给了林军。

  “谭哥,麻烦了,明儿请你吃饭啊。”王涛笑着冲民警说道。

  “轻点嘚瑟比啥都强,走吧,走吧。”民警淡然的摆了摆手。

  “那我走了,谭哥!”

  王涛冲民警打了个招呼,随后带着大壮扬长而去。林军摘下手铐以后,竖起大拇指冲民警说道:“这案子办的真利索!”

  “你还有事儿啊?”民警回头,面无表情的问道。

  “呵呵,没事儿。”林军放下手铐,随即头也不回的走出了七处。

  .......

  一个半小时以后,时间接近晚上七点多。

  林军刚刚收拾完自己的小摊,并将烧烤用具放在了张小乐的三轮子上。

  “今天不出了?”

  张小乐站在一旁,张嘴问道。

  “还出啥出,货都让他踩了。”林军有点心烦的回道。

  “行,那我跟你把东西送回去。”张小乐穿着工作服,挺仗义的回了一句。

  “不用了,你卖货吧,车借我用用就行。”林军骑上三轮子,咧嘴一笑说道。

  “要不今天你别送了,东西直接扔我这儿得了。”张小乐明显有点担心的说道。

  “呵呵。”林军一笑,也没多说,骑车就走了。

  .......

  市场后方的小路上,林军健硕有力的双腿蹬着人力三轮车,顺着灯光昏暗的街道一路前行。

  “咚咚咚!”

  距离存放烧烤用具的车棚,还有一半路程时,小路对面突然泛起一阵农用三轮子的声响。

  “吱嘎!”

  林军踩了一脚刹车,右脚点地,眯着眼睛向前方望去。

  “就那个傻B,一会给我往死怼他!”骑在三轮子上的大壮,满嘴漏风的大吼了一句。

  大壮喊完,对方三轮车距离林军不超过二十米远后停滞,几乎同时,一副极为震撼的画面出现在林军眼中!

  农用三轮子是摩托式的,马力很小,具体大小也就跟路边拉黑活的那种“摩的”差不多,而这车的车斗载重量,估计也就能拉几袋百斤重的大米。

  但今天这个农用三轮子却突破了极限,就不足一米半长的车斗,竟然宛若春运火车车厢一般,拥挤得往下跳人!

  一个,两个,三个.......

  数秒过后,车斗之上竟然跳下来七个成年人!七个啊!天知道他们是怎么挤上去的,此场景即使跟印度三哥PK一下,那他妈也不差啥了!

  “我操!”林军数着对方跳下来的人,脸色被雷的有点惊愕。

  “呼啦啦!”

  大壮跳下摩托车,右手从车斗中抽出一把片刀,随即带着七个人,手里拿着铁棍子,镐把子,镰刀,还有街头斗殴中百年难得一见的炉钩子等异样凶器,蜂拥着冲向林军。

  “咣当当!”

  林军下车,在自知无法躲避这场斗殴之时,立马回手从三轮车上抽出一根半米长的空心钢管,随后眉头都没皱一下,迈步就冲向人群。

  双方碰见,基本没有废话,直接就开怼。

  对方一个老农,抡着镰刀直接刨向林军,而林军侧身一闪,右臂摆动幅度很小,但右手攥着的钢管却闪电般的抽在了老农的手腕上。

  当的一声,老农本能一缩手,林军手持钢管对着他脑袋,眨眼间就抽了三下,直接将其放倒。

  其余众人冲上,林军左手抓过一人的脖领子,宛若拎着鸡崽子一般,直接将其摆在身前,随即他身体晃了一下,右手攥着钢管,对着旁边的大壮,反手就抽了过去!

  “嘭!”

  钢管抽在大壮嘴上,他疼的一蹦半米高。

  “噼里啪啦!”

  对方砸下来的武器,根本无处躲避的干在林军和对方那人的身上。

  “往他手上砍!就照一万块钱干他了!”大壮捂着嘴,跳脚吼道。

  林军额头,胳膊开始冒血,他左胳膊一甩,右腿一扫,直接将抓着的汉子绊倒。

  “操你玛,我拿枪说话,拿刀吃饭的时候,你们还蹲地沟垄里唱东方红呢!”林军根本没管其他人,双手攥着钢管,胳膊卯足劲的往抡了数下。

  “嘭!”

  “嘭!”

  “嘭!”

  三声脆响,在林军身下这人的脑袋上,脖子上,后背上接连响起!

  “呼啦啦!”

  林军心黑手狠的干完这三下,人群顿时散开,众人看着他稍微有那么点犯怵!

  “唰唰!”

  与此同时,街口处有四台出租车匆忙赶来,这些车支着远光灯,停在路边。

  “咣当!”

  车门推开,张小乐扯脖子喊道:“军,谁他妈要干你啊?”

  大壮团伙一看街口停了四台出租车,同时双眼又被大灯晃的看不清楚张小斌带来多少人,所以,他们第一时间掉头就跑,连能拉七个人的神奇农用三轮子都扔下了。

  “咣当!”

  林军脸不红气不喘的将钢管扔进自己的三轮车,随后伸手熟练的摸了一下后背。手指碰触皮肤,他感觉出后背没有刀伤,但回头再看右臂的时候,一个不足半指长的刀口,流着血,而皮肉已经翻开了。

  “没事儿吧?”张小乐呼哧带喘的跑过来问道。

  “没事儿,胳膊上划了一下。”林军拿起车上的餐巾纸,一下抽出了半盒的厚度堵在了伤口上,随即扭头冲着张小乐问道:“你都带谁过来的?”

  “带个屁,四台出租车全是空的,现在的人,能借给你钱,就算好哥们了,哪有还能帮忙干仗的?”张小乐随口回了一句。

  “谢了,乐乐!”林军愣了一下,随即认真的说道。

  “谢的事儿回头再说,走吧,上医院看看!”张小乐拉着林军,继续说道:“他们这帮人,全是周边农村的,相互都认识,一会说不定叫来多少人!”

  “他们跟谁玩的?”林军思考一下,直接问道。

  “你要干啥啊?”张小乐一愣。

  “这点破事儿不整明白了,我看是没完没了了。”林军低头回道。

  “军,犯得上吗?”张小乐一听这话,顿时沉默几秒后皱眉问道。

  “干都干了,你说咋整?今天要是没个结果,那明天我还能不能干活了?”林军简洁明了的回了一句,随即再次问道:“他们是跟谁玩的?”

  “王涛。”张小乐思考了一下,随后还是如实相告。

  “二十多岁,脖子上挂着佛牌儿,没事儿手里还愿意搓着珠子,是他吗?”林军脑中瞬间想起在七处走廊碰见的那个青年。

  “对!”

  “他不行,段位太低,他上面还有人吗?”林军摇头再问。

  “大哥,你太狂点了吧?”张小乐愣了一下,随即惊愕的问道。

  “这事儿跟你说不明白,一个段位,一个谈法!”林军干脆的回道。

  “……王涛是跟满北伐玩的!”

  “他在哪儿?”

  “满北伐是整建筑的,手里有车队,人好像在江北望江别苑的三期工地里呢!”张小乐回了一句。

  “谢了,你帮我把东西送回去,回来请你吃饭!”林军听完以后拍了拍张小乐的肩膀,随即转身就走。

  两分钟以后,林军单人单骑,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江北望江别苑。

003 哥,我和你谈谈

江北,晚上九点半,望江别苑工地旁边的“北伐建材运输队”分配站门口。

  林军下了出租车,上半身穿着出租车司机的夹克衫,随即低头就走向了分配站门口。

  门口处,一把破旧的遮阳伞下面挂着晃眼的灯泡,一群密密麻麻的蚊子围着灯泡打转。而蚊子下面坐着七八个壮汉,众人围坐在一张长方形桌子旁,翘着二郎腿,一边聊天,一边喝茶。

  “哎,大哥,我打听一下,满北伐,北哥在这儿吗?”林军上前问道。

  “你谁啊?”座位核心处一个中年,抬头问道。

  “我是北哥一个小朋友,找他有点事儿!”林军简明扼要。

  “他不在!”

  “去哪儿了?”林军追问。

  “轰隆!”

  二人说话间,远处开来一辆欧曼自卸车,而司机坐在车里探出头,并冲着与林军说话的中年问道:“ 周哥,水泥卸哪儿啊?”

  “我跟你进去!”与林军说话的中年站起身,随后他指着林军说道:“北哥在澳门豆捞吃饭呢,你要找他谈事儿,就在这儿等会吧,他一会就回来!”

  “那就不等了,我去澳门豆捞找他。”林军一笑,随即扭头就走,但脑中却本能记住了与自己说话的这个中年。

  中年没再搭理林军,而是上了自卸车进了工地。

  .......

  半个小时以后,江北澳门豆捞酒店门口处。

  “哎,你好,我问一下,满北伐,你认识吗?他在哪个包房呢?”林军冲服务员问道。

  “哦,北哥,在309!”服务员显然对满北伐的名声很熟悉,几乎没有任何思索就回了一句。

  “他车停哪儿了,你知道吗?”林军一看满北伐名儿还挺响,随即紧跟着问道。

  “外面停车场,黑A07777的奔驰!”服务员答道。

  “谢了。”林军扔一下句,迈步就往酒店外面走。

  “哥们,309从那边走!”服务员喊了一句。

  “没事儿,我在外面等他!”林军头也不回的扔下一句,随即推门就走了出去。

  .......

  澳门豆捞外面停车场,乌黑锃亮的奔驰六百,挂着黑A07777的车牌,规整的停在不起眼的角落里。

  林军走到奔驰六百旁边,随后低头点了根烟,并且脱掉了从出租车司机那里花五十块钱买来的夹克衫,漏出两条带伤的胳膊,随后撕下来夹克衫的内衬,熟练的勒在了伤口上。

  足足一个多小时以后,酒店门口一个人影步伐稳健的走了过来,他就是满北伐,今年33岁。五年前他就是一个包工头,后来据说是因为拆迁起家,但这个“家”具体怎么起来的,却没人能说清楚。

  满北伐有专职司机,但今天请假没上班,所以,他喝完酒以后,就让项目经理带着客户出去玩了,而自己找一个借口准备回家休息,因为他的生活作息很有规律,很少熬夜。

  但今天的事儿,其实有没有司机都一样,因为林军既然敢来,那多一个,少一个人,对他来说意义不大。

  满北伐不管喝多少酒,脸色都一点不红,而是发白,并且白的有点吓人。他中等身材,个子也就一米七五左右,皮肤白皙,头发很短,看着有点文静,并不像外面传言的那么具有江湖气。

  “滴滴!”

  满北伐走到距离奔驰600还有七八米左右的距离时,就抬手按了一下车钥匙。

  “哎呦,北哥,你可算出来了。”林军面带笑意,步伐迅速的走了过去。

  “你谁啊?”满北伐眯着眼睛打量林军,随后一愣。

  “哦,我是工地的,车队周哥怕你喝多了,让我过来接接!”林军说话间已经到了满北伐身边,随后左手扶住他,右手直接拿过车钥匙说道:“上车吧,我送你回去!”

  “工地的?我没见过你啊?”满北伐被林军扶住, 身体站在原地没动。

  “啪!”林军左手死死抓住满北伐肘关节,随即笑着说道:“上车说,行吗,北哥?”

  满北伐一愣,只短暂沉默了数秒后,直接张嘴说道:“那就走吧!”

  两分钟以后,二人上了车。

  林军坐在正驾驶,满北伐坐在后座。

  “北哥,咱去哪儿啊?”林军熟练的启动奔驰六百,随后头也不回的问道。

  “我回家,蒙科国际。”满北伐有些疲倦的躺在后座上,脸上表情轻松无比,而语气也宛若跟自家司机对话一样的说道:“脑袋疼,手扣里有去痛片和矿泉水,你帮我拿过来。”

  “哎,好叻。”林军点头,伸手就将手扣里放的矿泉水和止痛片递给了过去,并且调侃着说道:“这好几年没在家里晃荡了,蒙科国际我还真有点记不清楚在哪儿了,给你拉丢了,你可别骂我,呵呵!”

  “恩恩,你看着开吧,到哪儿都行!”满北伐一边往嘴里倒着去痛片,一边连连点头回道。

  “嗡!”

  林军踩了一脚油门,随后开车就走了。

  夜晚,江北的公路上车少路宽,昏黄的灯光射进车里,能映出满北伐的半张脸颊。他插着双手,脑袋靠在真皮座椅上,闭目养神的问道:“小哥们,哪儿回来的啊?”

  “缅甸!”林军单手驾驶着方向盘,体态放松,语气平缓的回道。

  “缅甸?”满北伐听到这话,短暂一愣,随后又睁开了眼睛,目光从后方扫向了林军。

  “我在那儿打过四年工,一周前刚回家!”林军一直很平稳的开着奔驰。

  “那为啥来这儿白给我开一回车啊?缺钱,还是缺活啊?呵呵!”满北伐笑着问道。

  “哈哈,没有,没有!”林军摇头一笑,张嘴说道:“北哥,我不吃讹人这口饭!”

  “那是我差事儿了呗?”满北伐直接问道。

  “呵呵,这回来也没啥干的,我在后道市场弄了个羊肉串的摊子。”林军像是聊着家常一样的说道。

  满北伐听到这话一愣,心里足足思考了十几秒,随后才恍然大悟的点头说道:“啊,你这么说,我就明白了。”

  “北哥,跟着你的人,现在都吃饱喝足了。他们不存在生活问题了,但我就指着这个烧烤摊糊口呢,你说,他们掐着我脖子不让我吃饭,那让我咋整?要不,我给你哭一个吧?”林军语气调侃着说道。

  “呵呵,这两年,认识我的人太多了,但我认识的太少了!”满北伐一笑,随后继续说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好好开车吧,别真给我拉跑了,我困了!”

  “哎,好叻!”林军点头,随后依旧匀速踩着油门,不急不慢的奔着江南蒙科国际赶去。

  .......

  四十分钟以后,满北伐住所楼下,林军规整的停好车,随后伸出右手说道:“那我走了,北哥?”

  满北伐伸手跟林军握了一下,并且注意到他的手臂上,有一处明显的枪伤,随后调侃着说道:“你有点故事啊!”

  “不算故事,顶多算安徒生童话!”林军低调的装着B。

  “调皮!”满北伐一笑,随后拍了拍林军的肩膀,指着他说道:“我记住你了!”

  “再见!”

  “恩,走吧!”

  说完,二人各自分开,满北伐没躲没藏,而是直接奔着自家电梯走去。同样,林军也没偷偷摸摸的观察对方,而是大步流星的出了地下停车场。

  回家以后,满北伐动作轻缓,怕打扰到媳妇和孩子休息,并且拿起桌上摆好的解酒茶,咧嘴一笑,随后拨通了王涛手机。

  “喂,大哥?”王涛的声音响起。

  “我给你的活,一年至少赚三十万,你怎么还攥着市场那点破买卖不撒手呢?吃惯了屎,给你吃点海鲜,你有点拉稀,是不?”满北伐坐在沙发上,低头喝着茶水问道。

  “……!”王涛在电话另一头想了半天,随即才明白过来,并且解释道“大哥,我知道你说的是哪个事儿了。但市场那边我已经打过招呼了,都让他们开始收了,可底下的人,吃咱的饭,没听咱的话啊!”

  “小涛,公司越来越好,接触的面也越来越广,而人员要随着公司的步伐往上拔。能适应的,留下!跟不上的,滚蛋!明白吗?”满北伐声音平淡的问道。

  “我明白了,哥!”

  王涛说完这句,电话中已经泛起了忙音。

  .......

  后道市场,大壮找了三四十个农村乡邻,开了数台拉货的三轮车,开始满哪儿掏林军。他们携带着刀枪棍棒,并且喊出口号要卸林军一条腿。

  “嘀铃铃!”

  大壮手机响起。

  “喂,涛?我他妈打听出林军住哪儿了,你放心,今天晚上,我肯定掏住他!”大壮接通电话,咬牙切齿的回道。

  “掏尼玛了个B!一天天喝点B酒,就不知道自己姓啥!因为你这点破事儿,我他妈还挨顿骂!赶紧带着你的人滚犊子!”王涛破口大骂。

  “……我嘴都让他干豁豁了,这就白干了?”大壮不可思议的问道。

  “你再BB,嘴我给你按屁股上,你信吗?”

  “那我找这三十多人的车费和出场费呢?”大壮赶紧问道。

  “自己解决。”王涛没好气的扔下一句,直接挂断了电话。

  .......

  市三院外科。

  “军,你别告诉我,你真给满北伐干了?”张小乐激动的冲正在缝针的林军问道。

  “呵呵,干啥干,我俩唠了会磕!”林军无奈一笑,同时感觉兜里的电话震动起来。他伸手掏出来一看,见到电话号码却是家里的,随即顿时眉头一皱。

传奇再现》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传奇再现】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6116022.html
首 发:传奇再现小说免费试读
  • 余生有幸续前缘小说免费试读

    原标题:余生有幸续前缘小说免费试读小说名:余生有幸续前缘目录预览:第一章和你离婚第二章不是我,我没有!第三章不知检点的贱人第一章和你离婚漆黑的客厅没有开灯,柳安宁独自一人抱着靠垫坐在沙发上发呆。今晚顾铭又不回家了吧,这个情况已经不知道持续了多少日子。这时,门上传来的钥匙开门的声音,是顾铭回来了?柳安宁赶紧站了起来,眼神期待的看向门口。“怎么没有开灯?不在家吗?”门开了,传来了顾铭不悦的声音。啪,灯被打开,明亮的灯光照的柳安宁有些睁不开眼。“你在家啊,在家还不开灯。”顾铭一边抱怨一边小心的扶着身后

  • 豪门通缉令之宝贝别逃小说免费试读

    原标题:豪门通缉令之宝贝别逃小说免费试读小说:豪门通缉令之宝贝别逃目录预览:第1章浑身是血的男人第2章捡了一个男人回家第3章学长被加入黑名单了?第1章浑身是血的男人窗外还是一片鱼肚白的时候,陌予予便被一阵闹铃吵醒,她伸手按掉了闹铃,发出一声低嚎,便揉着朦胧的睡眼从床上滚了下来。她一边刷着牙,一边快速地浏览着父母发过来的信息。“小予,今天我和你妈要过去看你,你记得早点回家,我和你妈在家里等你。”今天是陌予予的生日,以往父母都是在家里帮她庆生,但是今天她刚上了大学,学校离家里有点远,于是陌予予父母便

  • 中国影视演艺娱乐群第二届新春团拜会上演非物质文化视听盛宴

    四川清音、金钱板、舞蹈、小品……2019年1月12日上午,成都市锦江区三圣花乡开心农场洋溢着欢声笑语,掌声欢呼声不绝于耳,中国影视演艺娱乐群第二届新春团拜会在这里热热闹闹地举行。来自成都市内外的二十多支艺术团、舞蹈队、模特队、瑜伽队及个人,为现场700多名文艺爱好者及嘉宾献上了一台以非物质文化为主的视听盛宴。精彩纷呈的节目赢得阵阵掌声,现场气氛热烈,高潮迭起。珠海大卫卫浴科技有限公司四川分公司、成都韩姿美业、成都中医大银海眼科医院、中影联盟民族艺术团、四川博利之家服装有限公司、联合一百军调商贸有

  • 天罗地网,投你怀抱小说免费试读

    原标题:天罗地网,投你怀抱小说免费试读书名:天罗地网,投你怀抱目录预览:第1章遇见第2章分手第3章威胁第1章遇见随风吹动的发丝隐隐浮动,艳阳高照,行人走在这炎热的街上,不时的会看到几把遮阳伞遮挡着带着墨镜的人,匆匆而过,每个人脸上都带着闷热带来的烦躁,像是一个巨大无比的蒸笼,将这个世界包含在其中。宋亚玲正在一旁愣神,也不知是看到了什么东西,还在这炎热的天气里一动不动。身旁的高健朝着她看的方向看了一眼,在她眼前晃了晃手,充满笑意的问:“看什么呢?”宋亚玲这才刚回过神来,急忙摇摇头说了一句没什么,便

  • 超级全能保镖10章

    原标题:超级全能保镖10章小说书名:超级全能保镖第5章朱胖子想到这,沈凌忽然间意识到如果这就是传说中的聚宝盆的话,那应该可以生钱啊。当即没有犹豫,连忙跑到房间里拿出几张百元大钞放在碗里,等着看能不能生钱。然而十几分钟过去了,聚宝盆没有一点变化,里边还是刚才放进去的那几张钱。“不对啊,这也不能生钱啊!”沈凌一阵失望,再次拿着聚宝盆来到了门口,翻来覆去得看着,这时一不小心脱了手,聚宝盆翻滚着掉进了家里的菜园子里。“卧槽,不会摔坏了吧。”沈凌吓了一跳,赶紧起身跑过去刚想把聚宝盆拿起来,忽然发现了一丝异

  • 堕落女友4章

    原标题:堕落女友4章小说名字:堕落女友4压抑作为男人,对这样的痕迹是不会陌生的,虽然只是扫了一眼,但是我感觉我不会看错的。我的心脏在猛烈的颤抖着,之后顿了一下拉住了她,看着姜雪漂亮的容颜,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我想说的话来。我努力的让自己笑出来,但是哪怕是我自己也能感觉到笑容是多么的僵硬,我向她说了一句:“还是你去吧,我想了想,感觉都是你们一个宿舍的,我这个校外人员再去不合适,怕你们玩的放不开。你去了之后不许喝酒,不去回去的太晚啊。等我看看明后天有空了再过来找你。”既然姜雪让我陪她过去,我对今晚她的去

  • 你的爱伤我太深小说免费试读

    原标题:你的爱伤我太深小说免费试读小说名:你的爱伤我太深目录预览:第1章四年的爱,不过如此第2章跟你离婚第3章婆婆找上门第1章四年的爱,不过如此我干了一件永远也无法原谅自己的事情,我和我的婆婆亲手结束了我女儿的生命。我老公叫秦朗,在结婚前,我一直都觉得他是个孝顺,体贴,宽厚的男人,尤其是生活中看见过各种渣男以后,我更觉得能遇上他十分幸运。以至于他说让婆婆从乡下过来住,我都答应了。可我没想到,这个决定竟是让我痛不欲生。自从婆婆住进来,我什么外卖零食都没再碰过,但是很奇怪的是,她的菜总是偏酸的东西,

  • 请以情深共白首最新章节目录

    原标题:请以情深共白首最新章节目录小说名字:请以情深共白首目录预览:第八章委屈第九章大梦初醒第十章辟邪的叔叔第八章委屈五年前她听话的带着家人离开,才知道大哥车祸的那件事还有他家里人的一份力。谢璟的母亲本来就不喜欢她,但没想到她为了让自己离开谢璟,竟会帮着宋子琪制造那场车祸。好在大哥伤势不重,收下两笔巨款,她带着一家人来了这个小镇上,生下女儿后,本以为日子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了,谁晓得他这个罪魁祸首又出现在眼前。时微有些委屈,谈个恋爱而已,这些有钱人怎么就那么多折腾呢?他自顾自的说着,似乎要把这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