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娇养甜妻:顾先生,消停点小说免费试读

2019/01/14 22:18:43 来源:网络
娇养甜妻:顾先生,消停点小说免费试读
小说书名:娇养甜妻:顾先生,消停点
第1章 跳楼

沈那瑶站在金武医院顶楼的天台边上,闭着眼睛,微微仰起头,感受着来自太阳的温暖。高效新闻网

她的孩子,已经三十八周的健康孩子,因为顾司琰一个荒唐的决定,好好的孩子就这样没了,她连一眼都没有看到,那个孩子还没看这个世界一眼就这样夭折了。

身子前倾,沈那瑶轻抚腹部:宝贝,等着妈妈,妈妈来陪你,不会让你一个人孤单的。

“砰!”

天台的门突然被踹开,满面焦急的顾司琰冲向沈那瑶,下意识张开双臂,“阿瑶,你下来!”

沈那瑶听到他的声音,眼眶一红,她却没有哭,反而是灿烂的笑了,“顾司琰,弄死自己的孩子,你会心痛么?”

顾司琰的心都跳到了喉咙口,他往前了一步,沈那瑶突然厉声道:“站住,不要靠近我!”

生怕刺激了她,顾司往后退了两步,小心地、焦急地放轻了语调,略带了一些哄骗,“好,好,我不靠近你。阿瑶,你往后退,你先下来,我们慢慢聊,好不好?”

沈那瑶却是摇了摇头,一脸迷茫地说:“聊?你杀死了我的孩子,我不要和你聊!我要去陪我的宝宝,他一个人肯定很孤单。”

说着,她转身,利落的跨出了一只脚,悬在半空,她挺直了腰背,突然大喊道:“顾司琰,我恨你!”

六个字,嘶声力竭,字字泣血。

说完,沈那瑶一脚踩空,整个人快速的呈下坠的趋势,顾司琰想都不想的扑了过去,纵身一跃,跟着她跳了下去。

沈那瑶和顾司琰落在气垫上,顾司琰全程护着沈那瑶,她还是晕倒在他的怀里。版权http://www.gao-xiao.com/

落地的刹那,医护人员一拥而上,顾司琰顾不上自己的疼痛,催促:“快送阿瑶去医院!快!快!”

医院,顾司琰检查结束,走到四楼安全门后的楼梯口。

“顾总,阿瑶怎么样?”站在楼梯口微胖的男子眼中带着焦急,双手互相摩擦着,坐立难安。

“她没事。”顾司琰掏出香烟点燃了一根,深吸了口气靠着墙壁,说,“我给你们夫妻一个任务。”

“顾总直说。”沈锻安推了推眼镜看向顾司琰,他的心中有着些许不安。

顾司琰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说:“我和金武两家都打了招呼,阿瑶这两天你们夫妇来照顾,我只有一个要求。高效新闻网

说着,顾司琰站直了身子,目光锐利,压低了声音,带着些许威胁,道:“让阿瑶忘记现在的一切。”

沈锻安闻言,一下子就明白了,他喘了口气,拉松了自己的领口,踌躇道:“可是……阿瑶终究是我们的女儿。”

如果阿瑶忘记了,他们之间不就什么都没了么?

顾司琰见他犹豫不定,冷哼了一声,“现在就不要来装父女情深了,当年你们夫妇将她卖给顾家的时候,可是一点犹豫都没有的。现在顾家为你们夫妇投入这么多,你有拒绝的余地吗?”

听到当年,想到这些年女儿受到的对待,沈锻安的眸中满是后悔。

顾司琰微侧了侧身,深吸了口气,说:“按照我说的去做,给阿瑶准备好了一份干净没有破绽的身份和记忆。阿瑶最喜欢平凡普通的生活,借着这个机会,让她如愿吧。”

沈锻安听到这话,心里一震,顾司琰还是为了沈那瑶考虑的,他叹了口气,说:“就算阿瑶换干净的身份和家庭,只怕那些人也不会放过她。来自http://www.gao-xiao.com/

“放心吧,你们只需要将阿瑶这边的记忆做好手脚就行了,其他的我来安排。”

第2章 声音难听的色狼

五年后。

“为什么!为什么你从来不肯多看我一眼!”

凌晨两点半,A市花生大厦的地下停车场内,尖锐的声音在空旷的空间内嗡嗡的回响着,平白的自带了恐怖效应。

靠着保姆车打盹的沈那瑶在这声尖叫下清醒了过来,揉了揉眼睛,就着昏暗的灯光看向声音来源处。

大明星韶诗,帽子眼镜丢在一边,头发有些散乱,手舞足蹈的比划着,绕着身形修长的男人转着圈圈。

沈那瑶看着摇了摇头,女追男隔层纱,也要对方有意啊,可惜了韶诗根本看不清。

“你是不是还在想着那个死掉的女人?她已经死了五年了!五年了!”

韶诗咬了咬手指,突然疯狂地大喊。高效新闻网

话音刚落,一直微低着头的男人抬头看她,眼神凌厉带着杀气,大手一伸,毫不留情的箍住了女人细长的脖子。

“闭嘴!”

男人开口了,自韶诗站在男人面前到现在差不多半个小时了,这是他第一次开口,只是这声音嘶哑难听,如同锯子锯过一样。

沈那瑶见状,倒抽了一口冷气,眼看着韶诗呼吸越来越困难,她着急地快步上前,说:“韶姐,该回去了,明天还有通告呢。”

沈那瑶清脆的声音传入男人耳中,男人抬眸看她,双眸有一瞬间的失神,箍着韶诗脖子的手也松了开来,眼中继而浮现出一抹狂喜。

韶诗重获空气,身子一软就要跌下去,沈那瑶下意识上前一把搂住了她,然而还没等她扶稳,就被男人一把抓了手臂,手下用力圈在了双臂之间。

“阿瑶……”顾司琰搂着沈那瑶,语气之中是一种如获至宝的感觉,声音轻得好似怕惊扰了她一样。

沈那瑶吓呆了,随着韶诗一声声咳嗽这才反应了过来,随后开始奋力挣扎。网站http://www.gao-xiao.com/

“放开我!色狼!流氓!放开我。”

两个人凑得很近,沈那瑶清晰地闻到来自男人身上那浓重的酒味,有些刺鼻,不知道喝了多少。

她的挣扎和逃脱,让不怎么清醒的顾司琰心中升起了一个疯狂的念头:你又要离开我,那我就禁锢你,让你永远都跑不掉!

想着,顾司琰半搂着她,强迫的拉着她往花生大厦走去。

跌坐一旁的韶诗回过神来,起身追了过去,“顾二哥!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你答应我爸爸会对我好的!”

“滚!”

顾司琰头也不回,拉着挣扎的沈那瑶往电梯里走去。

“你放开我!我要报警了!我要告你!”沈那瑶挣扎不开,这个男人透露出来的气息带着一股危险的感觉,沈那瑶下意识的吼道。

顾司琰回头看了她一眼,正在此刻,电梯门开了,沈那瑶看了电梯门一眼,觉得头顶乌黑一片,危险将至啊。

果然,下一秒,顾司琰手下用力,毫不客气地将她拉进了电梯里,不等沈那瑶站定,顾司琰一手搂腰一手扶着她的后脑勺,低头准确地找到了她的唇瓣。

第3章 我不会放过你的

沈那瑶瞪大了眼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他非礼我,接下来我是不是该给他一巴掌了?

意外的,这个男人混合着酒气的吻,沈那瑶并不反感,双唇只是那么贴着,她还有心思胡思乱想。

这个初次见面的男人,居然给她稍纵即逝的熟悉感。

顾司琰微微睁开眼,看到她眼珠子咕噜噜地转,立刻就明白这个小丫头肯定在乱想,似是报复一般,他张了嘴,将她的下唇吸入口中,上下牙齿一合。

沈那瑶立刻感觉到了疼痛,虽然不是尖锐,可也让人吃了一惊吓了一跳。

她抬手推开了男人,反手就是一巴掌,骂道:“你个瓜娃子,咬我做啥子哎。”

气急了沈那瑶四川话都冒了出来。

顾司琰此刻酒劲上来了,脑袋晕乎乎的,迷蒙的眼盯着沈那瑶,低喃道:“阿瑶……我好想你……”

说着,顾司琰再次上前,一把抱住了沈那瑶,手下用力,不让沈那瑶挣脱。

沈那瑶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她今天是走了桃花运还是走了霉运,怎么遇到那么个人?

虽然身材很好,长相俊俏,但是这男人是韶诗看上的啊,她可真不敢招惹韶诗,她是要靠着韶诗工作的人啊。

“叮咚……”

电梯门再次打开,沈那瑶随意的瞥了一眼,天啊,二十一层。

花生大厦二十一层,可不是人人都能来的地方,整个楼层不过五间房,住一晚都够她一个月的工资了。

顾不得欣赏二十一楼的繁华,男人急切的拉着她来到了贴着花生酥三个大字的房门前。

沈那瑶还没吐槽一下这个名字,就被男人拉到了屋中,灯都不开,男人急切的抱着她上下其手,好似想要努力证明什么。

男女悬殊,沈那瑶挣扎的气喘吁吁发现敌不过他,状似认命地叹了口气翻了个白眼,顺着男人的动作躺在大床上。

先顺从着,待会找到机会,给他来一脚断子绝孙腿!姑奶奶可不是好惹的!

沈那瑶紧闭着双眼,这样安慰自己。

本趴在她身上充当小狗四处舔吻的男人,随着动作的放肆,呼吸也加重了,隔着薄薄的衣服,沈那瑶清晰的感觉到男人的变化。

紧闭着双眼,紧张到心脏狂跳,一条腿微微弯曲,他准备趁着男人起身脱衣服的时候,在他身上来那么一脚。

她害怕啊,她可不想在这样的情况下被嘿咻,她要的是浪漫的洞房花烛,不是和一个喝醉了的陌生人!

顾司琰撑起身子,看着沈那瑶的脸半晌,嘴角微微扬起,眼睛一闭,就这样倒在了沈那瑶的身上。

沈那瑶呆了一下,动了动自由的双手,戳了男人一下,开口道:“喂……喂……”

戳了两下男人没反应,沈那瑶长长的舒了口气,嘟囔道:“还好,还好,吓死我了。”

说完,她手脚利落的把男人掀翻,给自己整理了一下衣服,逃跑一般的跑了出去。

乘坐电梯来到地下停车场,沈那瑶心惊胆战的走出电梯,希望韶诗还在,要不然她就只能走回去了。

还好,韶诗还在。

沈那瑶松了口气,小跑着跑到了韶诗面前,微笑还在脸上,要出口的话都在舌尖了,被韶诗利落的一巴掌给打得僵在了原地。

“啪!”

韶诗双手怀胸,气的胸口起伏波动极大,狠狠地又给了她一巴掌,咬牙切齿地说:“贱人!我不会放过你的!”

娇养甜妻:顾先生,消停点》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娇养甜妻】 或 【顾先生】 或 【消停点】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6115998.html
首 发:娇养甜妻:顾先生,消停点小说免费试读
  • 小说:都市之近身强秘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都市之近身强秘在线阅读小说名:都市之近身强秘目录预览:第2章不寻常!第2章不寻常!第3章开除!第3章开除!第4章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第2章不寻常!在他问话的时候,不管是倪馨儿还是陶梓莹,面色尽皆都是一变,但这个时候在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老王要跳楼了!”这话一说出口,路飞情不自禁的暗叹口气,麻烦了!而就在这个时候,调查队为首的人却面色猛地肃然,说道:“老乡,麻烦你带我过去。”那农工连忙点了点头,接着快速的往最高的那座建筑楼跑去。而调查队的五人一声招呼都没跟倪馨儿打就连忙跟了上去。这时

  • 【帝王倾:凰图霸业】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帝王倾:凰图霸业】小说在线阅读书名:帝王倾:凰图霸业目录预览:第001章与君初相遇第002章深巷密探第003章留意姬氏姐妹第001章与君初相遇大周慕帝十四年春。帝都华京,香雪阁,此时已经被围的里三层外三层,水泄不通。个个踮着脚,伸长脖子向里张望,口中大声的叫嚷。若不是周围有威武的皇城卫兵把守,这群老百姓早就把香雪阁的门墙给拆了。人群中两个乞丐装扮的小姑娘跳着脚想看里面的情况,奈何个头不够,还是被前面黑压压的人头遮挡。“姐姐,这到处都是人,还有官兵,我们铁定是进不去的。”秀气的妹妹拧着眉

  • 装修效果怎么样?:疏而不空 满而不溢

    幸运与否,看天。幸福与否,看心。幸福有时是需要发现“城市里的居民是不能常常看见山的,但是,住在首都的人便会有这种幸福,倘你路过西郊,猛然向西一望,你便会经历一种奇异的喜悦,好像地平线上突地涌现了一带蓝烟,浮在上面的绿树,也几乎是历历可数。”-端木蕻良《香山碧云寺漫记》山,是一座城市的灵气高级灰-蓝对于北京而言,西山是京城的根脉所系。当中国的古都仍在西安、洛阳时,西山仅是“太行之尾”;建都京城后,对西山的表述才更为“府西三十里太行山首”。数千年的沧海桑田,早已令西山与北京城彼此血浓于水。山,是品行

  • 小说:古剑异录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古剑异录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古剑异录目录预览:第一章比试第一章比试第二章神秘的旅行者第二章神秘的旅行者第三章汉莫第一章比试两辆大型越野车的轰鸣,打破了这片沙海一贯的寂静。显然,这两辆经过改装的车具备了一切可能在车上出现的现代化装备,例如雷达,GPS等,强大的马力,使其几乎可以在任何恶劣的路面上奔驰,相信除了少数专业车队,民间能有这样配备的车辆,少之又少。如此现代化的机械出现在这种原始而神秘的领域,多少让人觉得有些不协调,但相比起车内的乘客,就有些逊色了。领头的一辆车内,驾驶和副驾上坐

  • 《狠人经》《狠人经》

    原标题:《狠人经》《狠人经》小说名:狠人经第一章诡异事件20世纪90年代,安徽省合肥东部,三里庵街道。“据天文学家发现,近期我国中东部地区或有流星体降落......””又想骗我去许愿?“郑道蹲坐在一台老旧的黑白电视机前,轻嗤一声,伸手拧了一下换台键,七寸大小的屏幕上闪现出一片雪花,且伴随着刺耳的”呲呲“声,他似乎习以为常,面无表情继续往后拧,最后一个频道终于闪现了画面。“自十月份以来,迄今为止,安徽境内发生多起连环杀人案,目前确认死亡人数高达七人,失踪人口也在逐渐增加。有目击者称,曾亲眼目睹有蛇

  • 深夜情贼6章

    原标题:深夜情贼6章小说名称:深夜情贼三她一直在耍我知道沈梦蝶的生日之后,我从三天之前就开始准备了,先去花店订了一束玫瑰,又在一家四星级酒店订了一个桌子,甚至还邪恶的预订了一个房间,因为我想要在沈梦蝶生日那天,和她来个浪漫的晚餐,我幻想着,沈梦蝶感动之下,说不定会和我一起去我订好的房间。订餐花光了我几乎所有的积蓄,但我却不后悔,因为我爱沈梦蝶,爱她,自然就要给她我能力范围之内最好的。精心设计了晚上的节目以后,我拨通了沈梦蝶的电话,约她晚上吃饭,沈梦蝶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和我约定了见面的时间以后

  • 萌妻嫁到:总裁宠入骨4章

    原标题:萌妻嫁到:总裁宠入骨4章小说名:萌妻嫁到:总裁宠入骨第2章遇见了传说的三儿?约莫半个小时后,门铃响起,杨瑞瑞轰轰隆隆地下楼,但没能赶上女佣小若的脚步,等她看到时,她的外卖已经躺在了垃圾桶里。杨瑞瑞肚子一饿就容易委屈,眉头一拧,走到餐桌前,扫了一眼饭菜的分量。“顾子彦,那是我的外卖。”顾子彦无视她,往莫晓栎碗里舔菜,“吃点养胃温和的食物。”下一秒,杨瑞瑞的肚子就发出了又长又响“咕咕”声,让她莫名焦躁。莫晓栎看了她一眼,虚弱地道:“小若习惯了只做三个人份量的饭菜,实在不行,姐姐坐下来吃点菜?

  • 总裁豪门小说《时光荏苒,依然爱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总裁豪门小说《时光荏苒,依然爱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时光荏苒,依然爱你目录预览:第一章妓,标准姿势第二章心渐冷第三章陷害第四章你不配第一章妓,标准姿势“宇霆,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苏浅眼眸染红,朦胧的水雾凝聚成珠子,缓缓流下。“苏浅,这是你欠我的。”顾宇霆冷冷言道。他俊逸的脸上没有丝毫暖意,冰冷的眸中尽是彻骨的严寒。一只手抓在她的胸前,肆意妄为,另一只手伸进了她的裙摆,沿着缝隙,他狠狠的挤了进去。后入,他说这是妓的标准姿势……没有温柔,没有怜惜,没有爱。有的只是无止无休的索取,肆意的摧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