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浮生余爱小说免费试读

2019/01/14 22:06:49 来源:网络
浮生余爱小说免费试读

小说名:浮生余爱

第一章 再一次被愚弄

夜幕早已降临,这座繁华的城市里却依旧车水马龙,暧昧的酒吧一条街里,到处都是闪烁着的霓虹和寻欢作乐的人们。高效新闻网

喻子楹穿着简单的白T和牛仔裤在一家酒吧门口站定,身上的气质和这格格不入。

她低头看了看手机上的消息,那是十分钟之前程瞻的朋友给她发来的,告诉她程瞻在这间酒吧被人强迫消费了,身上还偏偏没带够钱,交不出钱,就要废了他。

喻子楹叹了口气,迈步走了进去。

酒吧里的灯光色彩迷幻,映的周围的环境妖异又放纵。她紧紧抓着钱包,警惕地看着周围,却没有察觉,在身后有几双眼睛,正不怀好意地盯着她。

她找到消息里所说的包房号,推开了门,视线在包房内暧昧的男男女女中来回环视着,寻找着程瞻的身影。

此时,程瞻正窝在角落里,一手端着酒杯,一手环着一个身材火辣的女人笑的恣意。浮生余爱小说免费试读

程瞻在房门被推开的一瞬间就朝着她的方向看了过来,看见她时,心里有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只不过转瞬即逝,很快就被强烈的厌恶所替代。

喻子楹看到了程瞻,但是看着包房里乱成这样,没有进去,站在门口,遥遥地冲着程瞻喊:“阿瞻!你没事吧?”

程瞻这副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有事。

喻子楹苦笑着,知道自己又一次被耍了。她转过身,正想离开,却被一个陌生男人一把拽住手腕。

“你还真是关心阿瞻啊,嫂子。”男人轻浮地笑着,虽然叫着嫂子,其实根本就没有把喻子楹放在眼里,“我们打赌你能不能在十分钟内赶到这。你还真给阿瞻争气!你要是十分钟赶不到,阿瞻二十万可就输给我们了!现在倒好,我们要给阿瞻二十万。网站gao-xiao.com

喻子楹面无表情地听着,手上微微使力挣脱了。

她何尝不知道程瞻是耍她?可是被一个外人揭穿,她的心里实在是难受。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他程瞻是什么人?年纪轻轻就管理整个程氏财团,能力和财力都毋庸置疑,他会被强迫消费?他会掏不起钱?!

可是即便如此,喻子楹还是心甘情愿上当。她怕程瞻是真的出了事……

哪怕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程瞻怀里的女人也回过头来上下打量着喻子楹,故作惊讶地说:“原来是阿瞻的夫人?阿瞻……咱们这样,不好吧?你先放开我嘛……”

程瞻看都没看喻子楹,勾着女人的下巴,笑着说:“不放。她算个什么东西?管不了我的。来自http://www.gao-xiao.com/

说罢,他转头看向喻子楹,方才脸上的笑意转瞬间就褪去,眉目冷淡,“还不快滚?留在这碍眼吗?”

喻子楹仰着头,眸中隐隐有泪光闪动,转身就冲了出去。出了包房,才任由自己落下泪来,觉得胸口的位置,一阵疼。

程瞻眼看着喻子楹跑了出去。

由于包房里光线昏暗,喻子楹算是逆着光的。程瞻看不清她的面孔,自然也就不知道她落了泪,只是隐约看见她的肩膀颤动。

程瞻的心头忽然就蔓延起一种不安的情绪。

三更半夜,酒吧里鱼龙混杂,喻子楹一个女人……

第二章 你死了,我才舒服

程瞻越想越觉得不耐,就连怀里温香软玉的女人也觉得厌了起来,皱着眉头推开。来自http://www.gao-xiao.com/

女人还以为程瞻是在和她调情,又娇滴滴地贴上去。程瞻索性站了起来,直接走了出去,身后是那帮狐朋狗友起哄的声音:“哟!阿瞻是不是放不下糟糠之妻了?”

程瞻理都没理。就算心里有一点担心,他也绝对不会去管喻子楹的死活的。

他靠在走廊的墙上点了支烟。宿醉,烟酒,震耳欲聋的音乐……还有这个赌约。

这一切都让他的脑袋越来越疼。他正犹豫着是不是应该直接回家了,兜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说明http://www.gao-xiao.com/

他拿出一看,屏幕上写着喻子楹三个字。

他干脆地挂断。

无非就是质问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听够了。可是在他挂断之后,喻子楹又打来了,一遍一遍,似乎他不接就不肯罢休。

程瞻接起电话,没等喻子楹开口,就不耐烦地说道:“没死就别来找我。”

那头沉默了一会儿,程瞻刚准备挂断,喻子楹虚弱的声音响了起来:“我遇到了劫匪……”

程瞻心下一惊,不自觉担心起喻子楹来。明明讨厌极了喻子楹,为什么会这么紧张她的安危呢……他很想不管她让她自生自灭,但是实在是做不到。

“喻子楹!你现在在哪?!”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他的语气变得焦急了起来。

电话那头,喻子楹虚弱地回答:“酒吧对面的巷子……我走不了了。”

“你在那别动!等我!”程瞻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急急跑出了酒吧。在漆黑阴暗的巷子里,他看见了倒在地上的喻子楹。

他本能地伸手想把喻子楹扶起来,却迟疑了,最终还是收回了手,冷冷地询问道:“怎么回事?”

“刚出门就被人强拽了过来……被抢走了钱包。”喻子楹说话时,始终捂着肚子。

程瞻这才发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血腥味。在漆黑的环境下仔细地看了看喻子楹,才发现她好像是受伤了。

程瞻不得已,把喻子楹扶了起来,把她的手臂架在自己的肩膀上,却牵动了喻子楹的伤口。

喻子楹呻吟了一声,弯下身子。

程瞻冷着脸,把喻子楹打横抱了起来,只不过动作实在算不上轻柔。

喻子楹手捂着伤口,闭着眼睛,眉头紧皱。

程瞻看着她这副样子,没来由地烦躁起来:“你做出这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给谁看?以前逼我娶你的时候多张扬啊?嗯?怎么?改策略了?以为你这样我就会喜欢上你?”

“不是这样的……我没有逼你……”喻子楹有气无力地辩解着。

“不是这样的?那是怎么样?如果你没有让你父亲给我们家施压,你以为你能做程太太?你就是死在这,我也不会心软的。要不是顾忌着老爷子,你以为我会过来找你?”程瞻毫不留情地说道。

喻子楹惨白的脸上挤出一抹苦涩的笑:“阿瞻……你就那么讨厌我吗……讨厌到恨不得我去死?”

“对。”程瞻冷哼一声,嘲讽地笑着,“你死了我才舒服,老爷子也不会再每天追问我对你好不好,也不用在外人面前演戏。我现在,看见你就恶心。”

喻子楹眼角有泪滑落,落在程瞻手臂上,程瞻感觉到自己的衬衫湿了一块。他已经走到了车旁,打开车门,把喻子楹扔进后座,把袖子卷了起来:“卖惨也别在我身上掉眼泪。令人作呕。”

第三章 无可挽回的心

程瞻的话像刀子一样,刀刀扎在喻子楹心上。她绝望地躺在后座上,失血过多加上心里的难过,在生理和心理的双重作用下晕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喻子楹悠悠醒转。

睁开双眼,入目是医院雪白的天花板。刺鼻的消毒水味刺激着她。她的父母和程瞻的父母,还有程瞻,都围在病床前。

她想坐起来,却是一阵晕眩。

她的母亲坐在她旁边,看见她醒了,长舒了一口气,抓着她的手说道:“子楹,你可算是醒了!你先别动,你昨天失血过多,医生说还需要输液。想吃什么?妈妈炖了鸡汤。”

喻子楹沉默地摇摇头。

程瞻的父亲打从进了病房,就没说过一句话,就是在等着喻子楹醒过来,好表明自己的态度。

现在喻子楹醒了,程瞻的父亲当着喻子楹的面训斥起程瞻:“子楹好好的女孩子嫁给了你,你就是这么照顾她的吗?还好子楹没出大事,要是出了事,你让咱们程家怎么和子楹的父母交代?!我告诉你,程瞻,只要有我在一天,你就别想着为所欲为!再有一次这样的事,你给子楹陪葬!”

程瞻沉默着,没有搭话,垂着眸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倒是喻子楹开口了:“没事的爸,不怪阿瞻。是我自己不小心。”

“子楹还在为你开脱!你……”程瞻的父亲没有要停下的意思,喻子楹的父亲拉住了程瞻,“走吧,子楹刚刚醒过来,阿瞻也在这陪了一夜了,让孩子们单独相处一会儿。”

说完,喻父就拉着程父往外走,妈妈们也跟着往外走。病房里只剩下喻子楹和程瞻。

气氛诡异地沉默下来。

喻子楹率先开口,打破沉默:“阿瞻……”

“够了!”程瞻面容憔悴,看上去很累,抬起头直直地盯着喻子楹,“喻子楹,你是不是觉得你受伤了,出事了,我就会心疼你?这是什么?苦肉计吗?还在我父亲面前装的那么贤惠,看起来像是在护着我,实际上呢?你心里打的是什么算盘?”

程瞻心里也有些不忍,更多的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但是他从来不承认自己会对喻子楹有感情,也不觉得自己会对她有感情。

他看着喻子楹,面目冷漠,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别再想着耍各种手段留住我。如果你死了,我倒是会在你的葬礼上好好看你一眼。”

喻子楹微微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最后却还是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地看着天花板。

程瞻看着喻子楹这副样子,莫名地烦躁起来,暴躁地冲喻子楹吼着,仿佛完全忘记了她还是个病人:“你说话啊!你觉得你沉默你不说话你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我就会心软了吗?!我告诉你喻子楹,你永远都别想打动我!”

喻子楹闭上眼,尽量不把难过的情绪表现在脸上。反正不管怎么样,都会被程瞻认为是她在耍手段。似乎在程瞻的心里,她就是心机的代名词。

她越想,越觉得又绝望又失望。

对程瞻的失望。对这段婚姻的绝望。

可是她却忽略了,那个一直把她当做透明人的程瞻,什么时候这么失态过?

浮生余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浮生余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6115710.html
首 发:浮生余爱小说免费试读
  • 今日20190221推荐小说之《妻御》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221推荐小说之《妻御》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称:妻御目录预览:第1章妻子的迟到第2章罗森的猜忌第3章婚纱事件第1章妻子的迟到今天是罗森和妻子的结婚一周年纪念日,妻子林舒音年轻漂亮,性格温柔。就职精英教育集团公司下属的第四中学。这家教育机构是全国连锁。全国共有数十家分校,学校的老师待遇都很好。罗森白天奔波忙碌了一天,下班后他不顾辛苦,系上围裙下厨做了几个拿手菜,然后准备好香槟,打算和妻子共度一个温馨而又浪漫的夜晚。看看时间,妻子应该马上就能到家,可是手机突然响起来,竟然是妻子微

  • 情有独钟:娇妻枕边宠最新章节目录

    原标题:情有独钟:娇妻枕边宠最新章节目录小说名字:情有独钟:娇妻枕边宠目录预览:《情有独钟:娇妻枕边宠》《情有独钟:娇妻枕边宠》《情有独钟:娇妻枕边宠》《情有独钟:娇妻枕边宠》屋外月光幽幽,平静的和屋内人们的缠绵婉转似乎是两个世界,分明是两个世界了。江暮渊刚平静了不久,一个翻身就又将白念苏揽在了怀里:“今天我不回去了好不好。”低沉的声线里还满是情欲过后的懒懒声调,只是白念苏突然醒转了,现在他们的亲密关系让她无所适从,毕竟她是被戴绿帽的那个,那她们现在又在做什么。一个转身,白念苏避开了江暮渊的熊抱

  • 小说婚后缠绵:老公,爱太深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婚后缠绵:老公,爱太深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婚后缠绵:老公,爱太深《婚后缠绵:老公,爱太深》说着,她还过来拥抱着自己。苏若希笑了起来,不过她的笑容是那么的意味深长。陆子轩回来的时候,苏若颖赶紧就是拉住了她,完全是不在意苏若希到现在还是正室的事实,甚至是还在她的面前,跟陆子轩很是亲密的说道:“子轩,我刚刚都是已经跟姐说好了,她同意跟你离婚了。”陆子轩听到了这样的话,脸色顿时就是很难看,说道:“你说什么?”“我姐她同意跟你离婚了啊。”“不行,我不同意。”苏若颖不敢相信的看着他,说道:

  • 关于流量王“咪蒙”多个账号被永久关停的思考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三节课(ID:sanjieke01),作者:黄有璨(三节课联合创始人),钛媒体获授权转载。今日,铡刀落下,咪蒙旗下在多个平台的多个新媒体账号被封或主动注销,其中也包括她那个粉丝超千万的微信公号主号“咪蒙”。若以“凤凰网”发布的声明来看,或可推断咪蒙此次的多个账户关停,必然来自于相关监管部门的雷霆打击和凌厉手段。以下,或许可以简单分享一些我对此事的思考。1.其实,本次咪蒙的关停,早有一些线索可循,也算不上是太意外的事情。比方讲,下面几个观点,其实都是

  • 总裁豪门小说《朝花夕月》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总裁豪门小说《朝花夕月》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朝花夕月目录预览:第一章胆子真是不小!第一章胆子真是不小!第二章不可以?晚了第二章不可以?晚了第一章胆子真是不小!C市,岳立酒店。63层,电梯门“叮”地打开,十几名身着黑色制服的人齐步走出,大厅内璀璨的水晶灯光映射出中央之人的傲岸身形。剑眉英挺,星目有神,眉心一点清冷眼角一点邪魅,轮廓分明,神态从容,好一张帅到人神共愤的脸。这男人看起来很年轻,举手投足却散发王者气息,那般耀眼,他所到之处,恐怕连钻石都要逊色几分。几近一米九挺拔的身材包裹在黑色

  • 《捡栋别墅当房东》《捡栋别墅当房东》

    原标题:《捡栋别墅当房东》《捡栋别墅当房东》小说名称:捡栋别墅当房东第1章天上掉馅饼的坏事尚品雅居,这种价格贵到令人发指的别墅区,对于陈哲而言,也只不过是趁着送快递的时候进来观光一下而已。万万没想到,他居然也能够有机会住进这么高档的地方。就在几分钟前,他送快递到这里,就被一个男人客气的请入了别墅里,本以为只是验个货,哪知道,这个自称律师的男人,给他讲了一大堆转让规定。迷糊的他只听懂了一句,这一套别墅,归他所有了!要不是那律师留下来的合同还在面前的梨花木茶几上放着,他几乎都要以为自己在做梦。嗡嗡嗡

  • 今日20190221推荐小说之《爱你已过万重山》宋斯曼顾少霆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221推荐小说之《爱你已过万重山》宋斯曼顾少霆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字:爱你已过万重山主角:宋斯曼、顾少霆目录预览:第1章接受不了第2章泄密第3章控告第4章认罪第5章释放第1章接受不了“别,别在我爸面前做!不要!”宋斯曼无数在顾少霆的身下承欢,卫生间,办公室,楼道间,野外,每次她都浪着声求顾少霆给她。可这一次,她同样被压在顾少霆身下,却声嘶力竭的哭着喊“不要!”顾少霆往日里那双揉遍身下女人全身的手原本多情*,此时却一下比一下重,好像这个女人从来没有跟她有过欢欲之好。“不要?呵!

  • 小说盛宠娇妻:狼性总裁太凶猛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盛宠娇妻:狼性总裁太凶猛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盛宠娇妻:狼性总裁太凶猛《盛宠娇妻:狼性总裁太凶猛》这个钟少铭,简直自负自大到了极点。顾念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的纠缠,只想着尽快离开,眼看着天色开始变暗,顾念眉头微蹙,今晚上住的地方倒是成了一个头疼的问题。与此同时,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顾念将手里的箱子放在一旁,掏出了手机,看着上面的短信内容。“念念,听说你跟苏景冉出事了,你现在在哪里?”顾念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终于有一个人在关心着自己,发短信的是她大学时期的闺蜜许曼,从大学毕业开始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