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完整版【逆天萌宝:总裁宠妻上瘾】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9/01/09 22:49:02 来源:网络
完整版【逆天萌宝:总裁宠妻上瘾】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小说名字:逆天萌宝:总裁宠妻上瘾
第9章 帮了倒忙

霍庭深揽着她的腰,走到楼梯口。网站http://www.gao-xiao.com/

“可以松开了么?”宋璃轻声道,面色迥异,抬头看了霍庭深一眼。

“没心没肺。”男人低沉的嗓音在耳边萦绕,他勾唇笑了一下,“我替你解了围,你就是这么谢我的?”

“那还得多谢霍先生,帮我坐实三儿的名声。”宋璃咬牙,这男人还好意思邀功。

他这一下出头,所有人的视线都会被带偏,尤其他订婚在即,别人会怎么看她?

不过宋璃不介意,她本就名声狼藉,也不在乎这点。

霍庭深伸手,往前一步,将她拢在怀里:“做我的女人,很委屈?”

维扬的尾音,一瞬迷惑了宋璃。

她愣了一下,心底某处有些异动,理智提醒她不能被霍庭深带偏,宋璃深呼吸一口气:“是呢,霍先生易招桃花,做你的女人麻烦。说明gao-xiao.com

她伸手,拍掉那只不安分的爪子,匆忙往楼上去,近乎逃跑。

宋璃本也不是个保守的人,可在这方面她并不洒脱,三年前的一夜依旧在她的脑海之中,久久徘徊,那是她至今都抹不掉的记忆。

如果他不是霍庭深,宋璃可能会试着跟他相处,可奈何他是霍庭深。

“妈咪?”

宋沅探出小脑袋,看着失魂落魄的宋璃。

她伸手抱起小家伙,陪他回了房间:“怎么了,想妈咪了是吗?”

“妈咪之前穿得也不是小短裙,是不是出事了?”小家伙抓着她的手,揉了揉,试探性地问了一下。

他可都看见了,尤其是那个叫做“霍庭深”的男人。

“不小心弄脏了,小沅儿有乖乖听话吗?”宋璃抱着他,伸手在咯吱窝里挠了一下,逗得他咯咯咯地笑。推荐gao-xiao.com

之前的阴霾一扫而光,宋沅笑得累了,他点头:“我很乖的,妈咪不让我下楼我都没有离开过这里半步。”

他嘟囔着,有些委屈。

宋璃听闻湿了眼眶,她也不是故意要这样关着他,只是今天的宴会来了太多的人,尤其是霍庭深,她是害怕。

“妈咪你又哭了。”宋沅深处小手,替她擦了眼泪,“是不是有人欺负你,是爹地么?”

“不,妈咪这是开心,沅儿这么乖,妈咪很开心。”宋璃抵着他的小脑袋,鼻尖酸涩地很。

就因为那一夜,改变了她往后的人生,她也不想这样东躲西藏,可她没有办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高效新闻网

……

从江家离开之后,温诗晴憋了一肚子火,她回到家中气得不行。

“你看看你,这算什么样子!”张润越把手机丢过去,今儿在江家别苑发生的事情已经有人报道了,关于霍庭深那个隐藏已久的小情人,三年前在酒店里拍到的那抹魅影,众说纷纭,有人说那就是宋璃。

“我怎么知道宋璃那么贱,居然这么明目张胆勾搭庭深,妈,你说我该怎么办嘛。”温诗晴直跺脚,现在整个鹿城都知道霍庭深外头有女人。

这不是存心给她难堪么?

“宋家我熟,她继母以前常跟我一起喝茶,我倒是要看看宋家怎么收场,倒是你,连个男人都抓不住!”

张润越冷哼一声,瞪了温诗晴一眼,后者委屈得不行。

“温厉是不是又找你了?”张润越沉下脸来,面色不好看,“你跟庭深马上就要订婚了,别再给我整出那些幺蛾子,联系医生去补个膜吧,省得被人嫌弃。”

“妈……”温诗晴心底一股屈辱感瞬间腾起,她声音有些颤抖,“温厉好歹是我哥哥,你也用不着这样赶尽杀绝。高效新闻网

啪……

张润越一个巴掌扇了过去,她声调颇高:“哥哥?你们厮混的时候怎么不知道他是你哥哥,我告诉你,但凡这件事有半点风声传出去,你给我等着!”

温诗晴张合了嘴巴,半晌没有说出什么,嘴里火辣辣的。

从小就这样,她该习惯了才是。

“宋璃的事情,找几个人教训她一顿,她要是还不听话,弄几个混混半夜堵她。”张润越低声道。

温诗晴应了一句:“不用你说我都知道,庭深是我的,谁都别想抢走。”

张润越没再说话转身上了楼。

门外响起一阵剧烈的敲门声,男人醉醺醺地踹开门,温诗晴身子一颤,赶忙逃到楼上去了,她没敢招惹回来的温厉。阅读gao-xiao.com

……

盛庭大厦落地窗前,男人一身灰色的西装笔挺,衬地整个人越发修长。

“喏,你要的。”

顾锦年眼底笑意颇深,一股探八卦的意味,他端了咖啡喝了一口:“宋家千金,你怎么突然这么感兴趣了,听说你替她出头了?”

“还不是你干得好事。”霍庭深冷哼一声,脑子里全是那个蠢女人的样子。

到底自己这样做,把她完全置于众人面前,会不会击溃她。

明知道这样会让宋璃成为众矢之的,可他还是做了。

大概私心里也想借着这个机会,让霍家那几个人做好准备。

“我?我可不认识宋璃,等等。”顾锦年一个激灵,猛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难不成三年前你睡得那个女人?我凑,我就说呢你怎么转了性子。”

霍庭深转身,视线落在男人身上。

顾锦年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三年前某人“失身”那晚,因为这件事情可折磨了他好一阵子。

如今难不成是秋后算账。

“至于这么小气么,再说宋璃虽然家道中落也好歹是个美女,你睡了也不吃亏。”

“三年前,她从鹿城好不挣扎地逃了,我整整找了她三年。”霍庭深冷声道,一副吃瘪的样子。

顾锦年愣了一下:“你该不会缠着要她负责吧,霍庭深,没想到你还这么纯情。”

“滚!”

男人冷声斥责,顾锦年一个闪躲,躲开那人手里的攻击,他抖了抖腿,痞笑着:“难不成是宋小姐床上功夫太厉害,这三年你都念念不忘。”

“我怀疑她瞒了我什么,不过不着急,如今都在眼皮子底下,看她还怎么逃?”

霍庭深交错了腿,倚靠在那儿,眼底的玩味越发深了。

“霍庭深,你该不会动心了吧?”

男人微微一怔,他抿着唇,动心还不至于,只是觉着这蠢女人挺适合做他妻子帮着糊弄霍家那帮子人。

第10章 心机败露

顾锦年乐得跟傻子似的。

活了那么多年,他可从来没见过那个女人能被霍庭深这么记挂着。

霍庭深懒得理他,手机震动了一下,他低头瞄了一眼,是宋离发来的设计样稿,整体以蓝白色调为基础,看着倒是小清新得很。

男人嘴角不自觉勾起一抹笑。

“哟,是宋家那位小甜心?笑得这么银荡也是没谁了。”顾锦年调侃了一句,话音刚落下,脑门被砸了一下,他疼得直揉脑袋。

这人被说中之后恼羞成怒就是这样子!

“还有多久下班?”霍庭深抬头看了顾锦年一眼,修长的手指在手机上按了几下,给宋璃回了一条短信。

要她亲自来盛庭,他有些意见要给。

“收拾东西滚吧。”霍庭深大手一挥,提前让他们都下班了,顾锦年心里明白,这人要以权谋私,展开攻势!

这腹黑的大灰狼,他真替宋璃捏一把汗,可怜的小兔砸,马上就要被某人生吞活剥了!

……

宋璃加完班从公司里飞奔出来,她心底直咒骂那个男人。

什么时候不好,偏偏要挑这么个时间。

她驱车到了盛庭地下车库,突然四周的灯闪了一下,吓得她心跳漏了一拍,宋璃强装镇定,可她刚从车里出来,四周陷入一片漆黑。

她刚摁下拨号键,头被人重重地打了一下,屏幕当即黑掉。

宋璃整个人沉沉地倒了下去。

她还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身子软软的倒了下去,黑暗中那道人影出来。

温诗晴狠狠的踩着她的手背,把她的手机踢到一旁:“愣着做什么,把她锁进车里,有没有命活着就看她造化了。”

本来只是打算教训教训她,没打算闹出人命,可今晚这女人不要脸地送上门,温诗晴咽不下这口气。

她看着那几个人把宋璃抬进车里,把车门锁上,钥匙丢到一侧,温诗晴冷哼一声:“走吧,事情处理干净一点。”

女人眼底一闪而过地阴狠,盛庭的人都下班了,公司里只剩下一个霍庭深,她只要找个由头把霍庭深也喊走,那么宋璃只有在这里等死的份。

没有人能跟她争霍庭深,没有人能把她的男人抢走。

“妈,给爷爷打个电话就说我今晚跟他一起去霍家,要庭深也回去。”温诗晴轻声笑道,他们两家是世交,碍于爷爷的面子,霍老爷子肯定会要霍庭深回老宅。

尤其是订婚在即,霍老爷子怎么都抹不开面。

女人消失在黑暗的夜色之中。

而此时,盛庭高层的男人疯了一样去拨宋璃的电话,可回应的只有那冰冷的暂时无法接通。

霍庭深有些着急,刚才电话亮了一下,是宋璃拨号过来,可没等他接起,手机就暗了。

他心跳地很快,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霍庭深拿起外套往门外去,手机冷不防响了起来,他面色欣喜可拿起一看是老宅来的电话。

“嗯,我知道了。”霍庭深低声应了一句便往楼下去。

电梯到了地下车库的时候,四周静谧的很,他往前面走了一步忽而钝足,拿起手机又给宋璃拿了个电话,很轻很浅的震动声,好像从地下车库某个地方传来。

男人神色骤变,慌忙开始搜寻。

他的视线,直直地扫了过去。

灯光微弱,可他一眼便看到SUV驾驶座那个侧头靠在那里的女人,是宋璃!

“该死的!”霍庭深狠狠的啐了一口,丢下手里的西装朝那边跑去,他焦灼地拍打车窗,“宋璃,宋璃你醒醒,听得到我说话么?”

可回答他的只有死一般的沉寂,男人试图拽了一下车门,他急得很。

霍庭深的视线触及那个双眼紧闭的女人,心跳漏了一块,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慌张,心口某处算账地很。

就像是害怕失去一个人似的。

男人面容焦灼,沉着地蹙着眉头,他从旁边抄起一个尖锐的钝器,就着拳头的力气,狠狠的砸了下去。

车窗碎裂的瞬间,玻璃刺入他的手掌。

可霍庭深压根不在意这些,他慌忙打开车门抱起那个昏迷依旧的女人,他伸手拍了拍宋璃的脸:“醒醒,宋璃。”

没有人回应他,宋璃浅浅的呼气在他的手上,霍庭深稍稍松了口气,他抱起宋璃上了车,一颗悬着的心还没有放下。

“帮我查查今夜盛庭是谁值班,为什么保安室的电话打不通,另外去调整座大厦还有附近所有的监控!”霍庭深隐隐喊着的怒气,在电话那头的顾锦年都能感受得到。

他从温柔乡里被叫醒,听到霍庭深这样的口气自然知道出了大事。

“怎么了?”顾锦年问了一句。

“有人在我眼皮子底下对宋璃动手,替我查清楚,我倒是要看看谁这么有本事!”男人冷哼一声,顾不上手掌裂开的伤。

血迹留在方向盘上,他微微侧目,看着身侧躺着的女人,低声道:“你这女人最好不要出事,平时不是叫嚣地厉害么,其实蠢得很!”

他伸手,抚摸过宋璃的脸颊,指腹落在她的睫毛上。

从什么时候这张脸入了他的心,大概是从那晚迷迷糊糊攀上他的身上,又故作嚣张地离开,让霍庭深意识到一点。

她是个有趣的人。

车子猛地在医院门口停下,来不及多想,霍庭深将人抱进了医院。

顾锦年来的时候,看到满手是血,在急诊室外等着的男人,一瞬间觉着有些陌生。

“你去包扎一下,玻璃刺地很深伤口可能会感染。”顾锦年提醒一句。

“没事。”

他放心不下宋璃,手掌只是擦破几道伤口,他抬头盯着顾锦年看:“你觉得会是谁,胆子这么大?”

“你心里已经有人选了吧?”

霍庭深从裤袋里拿出手机,上头闪烁着的来电显示,从霍家老宅打出十几个电话都在催促他回去。

如果不是这么明显要将他从公司带走,他兴许还不会那么快察觉。

“是温家。”

“她倒是胆子挺大,还真以为坐稳了霍太太的位子。”顾锦年嗤笑一声,看着霍庭深摁掉电话。

男人长长的松了口气,点了一支烟:“老爷子以为拿霍氏来压我就能逼着我娶她,正好借着这个机会釜底抽薪,要他看看是我倚靠霍氏,还是霍氏依靠我。”

第11章 心有余悸

宋璃醒来的时候浑身酸痛,尤其脖子后面疼得很。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你醒了?”小护士喜出望外,过来扶起宋璃,“你老公真好,守了你一夜这会才去包扎伤口。”

“老公?”

宋璃愣了一下,她只记得霍庭深要她去盛庭亲自商讨怎么修改,车开到了地下室她好像被人打了,之后的记忆就没了。

两人说话间,门外进来一道人影,霍庭深进门的时候恰好对上宋璃的视线。

“醒了?”

“嗯,昨晚是你送我来的?”宋璃狐疑,探寻的视线落在男人身上。

霍庭深径自走过来,示意小护士可以出去了,他应了一声说得倒是轻松,半点没有将昨夜的惊心动魄描绘出来。

那样云淡风轻的架势。

“是啊,要不是我,你早没命了,是不是特感动?”霍庭深挑眉,打趣道。

宋璃咬牙才不信这男人说得,肯定是添油加醋,只是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感动什么,要不是你没事找事,要我去什么盛庭我会出这事儿么,那么大公司安保措施做得也太差了!”

“宋璃,你就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霍庭深俯身,撑着手凑过去,双眼死死的盯着她。

两人离得很近,宋璃能看到男人长长的睫毛,还有脸上那明显的胡茬,透着深深的疲倦。

“我……我请你吃饭……”宋璃有些不自在,这男人凑得太近,老脸一阵羞红,热地喘不过起来。

“不够。”霍庭深冷声,板着一张脸,好像多大恩情似的。

“那你想怎么样?”宋璃现在就是砧板上的鱼,任由霍庭深宰割,他一口一个救命恩人彻底绑着宋璃,他知道这小东西就是嘴硬,其实脸皮薄的很。

“我委屈一些,不如以身相许好了。”霍庭深眼角的笑意越发深了,他伸手攥着宋璃的下巴,要她正视自己。

却不想反被宋璃打了一下:“做梦呢,没准昨晚就是你的阴谋!”

嘶……

男人疼得直皱眉,刚好打在那只满是伤口的手上。

宋璃眸色一沉,视线盯着那些被玻璃渣刺破的伤口,她猛地拽过霍庭深的手腕:“这是昨晚弄破的?”

“嗯。”男人应了一声不以为意,反倒是宋璃一时半会不知道该说什么,心底某处暖流涌动,一瞬间眼眶便湿润了。

她总觉得这个男人很奇怪,莫名缠上她招惹她,明明已经有订婚对象了,可却还是要这样做。

宋璃有的时候很讨厌霍庭深,可他对她,倒也是挺别致的。

“谢了。”

微颤的尾音,宋璃近乎忍着哭说出口的,霍庭深身子一僵,瞥见她眼角落下的眼泪,一瞬间他神情有些恍惚。

明明只想逗弄宋璃一番,甚至有意要她做他明面上的妻子,可从来没觉得自己在意过她。

难得找到肉体可以契合的女人,霍庭深莫名一阵烦躁,他从来都不想去思考更多。

“还疼么?”宋璃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霍庭深坐直身子:“早不疼了,只是伤口看着明显了点,这件事情我会负责毕竟是在盛庭出得事,你先在医院休养着。”

“好。”

明明刚才还那么暧昧,这会儿又彻底成了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甚至言语当中还有些疏离,霍庭深转身离去,望着那笔挺的背影。

宋璃再一次湿润了眼眶,鼻尖酸酸的,她拍了拍自己的脑门。

“这是在乱想什么。”

这个男人压根不是她能招惹的起,传说霍庭深之前有三任未婚妻,都在嫁入霍家之前离奇死亡,霍庭深虽说是鹿城最金贵的男人,可这些年谣言缠身,说他不近女色,更有甚者说他虐女成瘾。

她靠着发呆的时候,江淮带着宋沅过来了。

“怎么这么不小心,打了你一晚上的电话都没打通。”

小沅儿一下地,就朝着宋璃这边过来,他爬上病床扑入母亲怀里:“妈咪,你昨天去哪里了,怎么回事?”

“妈咪没事呢。”宋璃安慰一句,见小家伙在怀里泣不成声,也知道让他担忧了。

可连她自己都弄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昨晚去了霍庭深那里?”

“嗯,在盛庭地下室被人打昏了,是他救了我。”宋璃轻描淡写几句,江淮微微蹙着眉头。

听说霍庭深徒手破了车窗,那么紧张宋璃,江淮都觉得有些奇怪,他沉声:“难不成他发现小沅儿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

宋璃之前还平白无故地感动,这会儿突然有了危机感,兴许那个男人这样死缠烂打是为了从她嘴里套出小沅儿的下落,自己差点笨的中计。

她深呼吸一口气:“应该没有吧,他如果知道了,肯定会强硬地把人带走。”

而不是现在这样,糖衣炮弹,宋璃的心跳跳的奇快,她刚才居然还感动了,简直就是白痴!

“妈咪,谁发现我了?”宋沅奶声奶气地问道。

“你别听舅舅乱说,妈咪昨晚是跟客户商量方案去了,不小心出了车祸。”宋璃轻声宽慰,所幸没什么大事,好糊弄过去。

见小沅儿撒口,没有追着问,宋璃暗自松了口气,可她哪里知道小家伙心底通透的很。

一家人出院之后,霍庭深的手机上多了一个未接电话,他蹙着眉头,下意识地回拨了过去。

“喂……”

对方稚嫩的嗓音让霍庭深有些措手不及。

“昨晚是你救了宋璃吗?”小家伙人小鬼大,打电话的时候叉着腰,完全一副架势十足的样子。

“是,请问你是?”霍庭深有些懵逼,听声音是个小孩儿,也或者是娃娃音,他等着宋沅继续往下说。

“我要当面谢谢你,今天下午在陆氏集团门前见。”小家伙在霍庭深发问之前摁掉电话,深深地松了口气。

一抹自己的手心,居然流汗了。

明明已经知道他就是爹地,没什么好怕的,可他还是有些紧张,毕竟小家伙在网上搜寻过霍庭深全部资料。

是个狼人。

莫名其妙被挂了电话的男人眉头深锁,嘱咐助理去查这通电话,可是对方用的是太空卡,压根找不到踪迹。

男人微微一怔,不知道是宋璃的恶作剧,还是什么?

第12章 吃醋了呐

霍家老宅,霍老爷子拄着拐杖,气得直哆嗦,他抬起拐杖就要朝霍庭深的身上招呼。

“你是要气死我才肯罢休么?”霍老爷子愤愤。

站在一旁的霍青山缄默不语,身侧站着的是继母杨芸,她脸上堆着幸灾乐祸的笑,一副看热闹的神色。

“跪下!”

霍庭深站在那儿不动摇,他凝声:“公司有事,昨天已经说得很清楚,赶不回来。”

“庭深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订婚在即也得注意些。”杨芸轻哼一声,霍青山拽了她一下,示意她不要插嘴。

霍老爷子抓起茶几上的报纸往霍庭深身上甩,手里的拐杖毫不犹豫地打了下去。

“这就是你说的公司有事?!”

霍老爷子寒声,气得整个人都在抖。

男人视线落在那张还未见刊的报纸上,眼底越发深邃,上面赫然是他抱起宋璃,很亲昵的角度,一看就知道有什么猫腻儿!

“眼看着订婚在即,你也得收敛些,昨儿诗晴在这里哭得多伤心,你是不在意这些花边新闻,可诗晴好歹是个女人家。”杨芸添油加醋说了一句,霍青山低声呵斥。

“少说一句!”

“怎么,我哪里说错了,昨儿爸给人赔不是,还不都因为。”

“你闭嘴!”霍老爷子冷声呵斥,气得整个人都涨红了脸,“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庭深,你就心疼心疼我老命,好歹遮掩些。”

“我跟她不是你想象之中那种关系。”霍庭深难得解释了一句,他不耐烦地扯了扯领带,“我不知道这报纸是谁给你的,但背后做这些小动作不就是为了将我从霍氏总裁拽下来么?”

他话音落下,杨芸面色骤变,青一块白一块。

她是霍庭深的继母,平常明着关系还可以,可她见不得老爷子这般偏宠,都是霍家的孙儿,凭什么霍庭深是霍氏总裁,她儿子就半点好处捞不着。

杨芸气的很,总想着帮自家儿子谋划,更何况现在霍庭深要娶温诗晴,与温家联手,日后她儿子更加没有出头之日。

“你别瞎说。”杨芸的嗓音有些抖,拽着自己的衣角,“爷爷也是因为关心你。”

“从今往后我的事情,你最好少掺和,还有订婚宴我会出席,也不用拿那些下三滥的手段来威胁我。”

霍庭深径自出了霍家,该说的,都已经说了,他相信爷爷会有所定夺。

……

陆氏集团,宋沅站在陆氏顶楼看着监控器里那个款款而来的男人,他给霍庭深发了一条短信,说是在陆氏集团八楼等他。

霍庭深站在八楼办公室门前,看里面一眼,神色骤然变了。

办公室内两人气氛融洽地很,有说有笑,宋璃毫无顾虑,她在吐槽霍庭深。

“是有钱,可脾气怪的很,要不是看在他是主顾的面子上我早巴掌甩过去了。”

“你似乎很在意他?”陆纡拿着杯子,笑意颇深地看向宋璃,她是陆纡的学妹,同样都是画家童谣的弟子,两人很早就认识,也是陆纡游说宋璃回国开始接手珠宝设计工作。

“哪……哪有……”

“昨晚你们两个人,孤男寡女就没发生点什么?”陆纡轻声道,宋璃慌忙摆手,撇清跟霍庭深的关系。

“哪有,昨晚平白无故挨了顿打,差点没命回来。”宋璃气得牙痒痒,实在不乐意回想昨天的事情,霍庭深说会给她一个交代,她就在这里等着他回应。

不过他似乎很忙,一点头绪都没有查到。

“怎么回事,你之前也没跟我说……”陆纡有些急,坐起身来要往宋璃那边去,冷不防看到门外那道人影吓了一跳。

霍庭深?

他没看错吧,这是陆氏,可不是霍家集团。

“霍总好清闲。”陆纡咬牙,一字一句崩出来。

吓得沙发上坐着的女人身子一僵,后背一阵冷汗,难怪觉得后背凉飕飕的,宋璃僵硬地回头也因为脖子实在疼得很。

她笑了笑:“你来干什么?”

“怎么,宋小姐就这么不欢迎我么?”霍庭深径自入了办公室,那气场着实要把宋璃吃了一样。

男人阴沉着一张脸,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吃醋了。

宋璃感受到了低气压,她不小心咬了舌头,疼得直皱眉,连话也说不利索了:“不,欢迎,怎么敢不欢迎呢。”

“宋小姐似乎对我很有怨言?”霍庭深坐在沙发上,长腿架着,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

陆纡愣了一下,示意秘书去准备咖啡,他忙赔笑:“宋璃听说回国第一单跟你合作,实乃荣幸之至,高兴还来不及呢。”

“是吗?”男人挑眉,看了一眼杵在身侧的女人,“就这么怕我,连坐都不敢坐下?”

“没,没有。”宋璃深呼吸一口气,猛地在他身旁坐了下去。

办公室气氛诡异地很。

而此时将一切看在眼底的宋沅,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他就是故意要霍庭深吃醋,看着自己的女人跟别人亲密的样子。

活该他这样!谁让他先抛弃妈咪的。

宋沅收拾好装备,趁机给宋璃打了个电话,女人兜里的手机一阵震动,吓得她急忙拽过手机生怕被霍庭深发现似的。

她逃也似的从办公室里出来。

“怎么了,想我了吗?”宋璃轻声道。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坏笑,宋沅盯着屏幕上做贼心虚的妈咪笑得越发畅快:“妈咪,舅舅带我往你公司这边来了,我来接你下班。”

一听宋沅要来,宋璃又出了一身冷汗,她慌忙拒绝:“不了,不用了,妈咪今晚要加班呢。”

“那我就看你一眼,看一眼我就回家好吗?”宋沅死缠烂打,却不知道此刻宋璃多害怕他会出现。

小家伙不再继续开涮自己妈咪,草草地聊了几句就挂了,那笑声总让宋璃产生错觉,好似小家伙知道她的窘境一样。

宋璃一转身,身后一阵阴影,吓得她尖叫出声。

“你走路没声音么,怎么在这里!”

“你做贼心虚啊,宋璃,说吧,背着我藏了什么?”霍庭深俯身,凑在她的面前,两人离得很近,眼看着就要亲上了。

宋璃心虚,撇过头想逃:“哪有什么,你想多了,修改的样稿也已经给你发过去了,霍先生抽空可以看看,是不是你想要的。”

“我说过了,就照着你梦想中的去打造,我都可以接受。”霍庭深低声抿唇,掏出手机实现落在那个约他来这里的号码上,一瞬间,心底起了疑窦。

第13章 发现端倪

站在身后的陆纡被吓了一跳。

这样貌似暧昧的话,听着实在不太舒服,尤其对方还是霍庭深。

他蹙眉,看了过去。

两人靠得很近,能看得很清楚,宋璃很不自然。

心跳都快漏出来了。

“好。”

明明跟她没关系,可是这男人偏偏要说得这么暧昧,就仗着三年前睡了他一夜,一直纠缠不休。

“辛苦陆总了,下次再请你们吃饭。”霍庭深站直身子,收了那只手,迈开长腿从办公室离开。

宋璃沉沉地松了口气,这一切都看在陆纡眼中。

“就这么害怕吗?”陆纡调笑着开口,“要是实在为难,我找人替你。”

宋璃无奈地摇头:“怕是不行,没事,咬咬牙反正他订婚在即,我就不信他还能闹翻天。”

陆纡愣了一下:“要不然赔偿他违约金,这点钱我还是拿的出来的。”

他的视线落在宋璃身上,女人猛地一愣,调笑道:“小陆总果然出手阔绰,可我还不起,我不想再欠你了。”

陆纡眼神微沉,也不强迫宋璃,两人谈了一会儿,宋璃便下班回去了。

小家伙早早地就在玄关处等着她,好像知道她今天的窘境似的。

“妈咪撒谎,不是要加班吗?”小家伙探头探脑的,过来接了她的包包,看到里面几张设计稿,他抽出来的时候恰好掉出霍庭深的照片,“咦,这是谁?”

宋璃吓了一跳,赶忙把照片夺了过来。

“一个客户而已。”

“是个帅哥耶,妈咪这么紧张干什么?”宋沅走过去,也不说太多,他很清楚宋璃的性格。

“帅什么,乖,自己先去玩。”

宋璃上了二楼,给自己放了一浴缸热水,她泡了个热水澡,心里实在烦躁地很。

从昨晚到现在,她一直处于精神高度集中的状态下,脑子里全是霍庭深那个男人,她承认自己的确有些动摇了,在看到他出现之后,心里会有些小窃喜。

宋璃乱的很,整颗心都被那男人搅得乱七八糟,明明告诫过自己不要沾上他,可还是坠入他的网。

宋璃翻找着母亲江岚留下的遗物,指尖触摸到那根还没有完工的蓝色珠宝,心头便是一沉。

她拿起日记本,看母亲最后那几日精神状态崩溃胡乱写下的东西,江岚明明知道宋如海外面有女人,而且还有私生女,可一直忍气吞声,为了所谓的爱情,母亲已经付出了生命。

在宋璃看来,这是最荒诞的,她抵触爱情,更不想被喜欢这种感情所动摇。

她忽而一愣,翻页的手僵在那里,这里被谁撕掉了,宋璃紧接着又翻了几页,诡异地很,间或几页都有被撕掉的痕迹。

她的心像是被人揪着一样。

江岚写字很用力,第二页会留下一些痕迹,什么吃药,王怡君找她谈话,究竟是什么?

在母亲临死之前,王怡君去找过她?

像是发现一个巨大的阴谋一样,宋璃全身血液都在沸腾,江岚之前是在青山医院就诊,用的也都是自己最信任的医生,难道说母亲的死,跟王怡君有关系?

宋璃死都忘不掉,母亲尸骨未寒,宋如海就急不可耐地想把那对母女接回宋家。

她身子僵地很,抓着日记本。

宋沅站在门外好久,可屋里的人没有反应:“妈咪,我可以进来吗?”

宋璃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把那些东西藏起来,她不可能让宋沅知道,自己这也是才萌芽一个念头而已。

“进来吧。”

“妈咪你想外婆了啊?”宋沅轻声道,伸出小肉手替她擦掉眼角的泪水,“妈咪心里苦,为什么不找个男人陪着你?”

“别瞎说,妈咪这辈子只要陪着你,乖,收拾收拾去休息吧。”

宋璃叹了口气,她给江淮发了条短信,说是明天要去青山医院见阮医生,让他帮忙先预约一下。

她躺在床上久久不曾入眠,一直以来都没有怀疑过母亲的病情,她也跟其他人一样觉得母亲是精神崩溃才自杀的,如今看来,最后那段日子,母亲多么的痛苦,她一个人承受了那么多。

可偏偏自己还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

越想鼻尖越是酸涩,宋璃没忍住,在漆黑的房间里哭了出来。

“妈咪?”

小小的声音,生怕惊扰了她。

宋沅伸手抱住她,给予她力量。

“乖,睡吧。”

“妈咪你累不累,我给你捏捏吧,我睡不着。”宋沅轻声道,侧过身子,有模有样给她捏了起来。

一瞬间,宋璃的心口更是难受了,她不能让小家伙替自己分担这些痛苦,不管她再苦再累,她的世界如何崩塌,她还有小沅儿呢。

……

第二天青山医院三楼,江淮陪她一起来的,夏悠悠已经提前都打好招呼了,这个医院是夏家的产业。

“到底怎么了?”

昨晚在短信里说不清楚,他没多问,今天宋璃急急忙忙地要来青山医院。

“我怀疑我妈的死跟王怡君有关系,她有个日记本,里面好几页都被撕掉了,而且我妈自杀前精神的确很不正常。”

宋璃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她要找阮檀阮医生问问清楚。

江淮怔在原地,他愣了一下:“你的意思是有人给姑妈下药?”

“王怡君当年逼我爸逼得很紧,她想转正,也不排除约我妈出去刺激她。”

总之不管是什么,宋璃都怀疑江岚的死,跟王怡君母女有关系。

阮檀看到宋璃的时候愣了一下,她这张脸长得太像江岚了。

“你们怎么来了?”

“阮阿姨,你跟我妈是同学,我妈当年的情况。”

宋璃还没说完,阮檀就去架子上取了一些东西,递了过去:“江岚之前的病案都在这里,她的精神的确不正常,也一直由我负责治疗,不过江岚有很长一段时间抵触吃药,不排除她背着我把药倒了。”

阮檀叹了口气,她说当年跟江岚住上下铺,也没想到这女人这么傻,硬生生地了断了自己的余生。

“阮阿姨,你觉得有没有可能有人给我妈下药?”宋璃也不知道该怎么去问。

阮檀眼底一闪而过的惊讶,她面上依旧冷静沉着:“宋璃,我跟你说实话,江岚的死没准是个解脱,她自己亲口对我说,不想再被这份情折磨下去,你别多想了。”

“可是……”

“没什么可是,你有自己的生活,我想江岚在天有灵,也希望你能过得幸福,而不是步她的后尘。”

阮檀拍拍她的肩膀,轻声道。

第14章 权当报恩

从青山医院出来,宋璃依旧笃定她母亲的死另有隐情。

“你最近是不是压力太大了?”

江淮双手插兜,站在台阶上看着宋璃。

她叹了口气,从包里把日记本递了过去:“没证据我会乱说吗?你自己看吧。”

江淮翻了几页,眉头深锁,目光慢慢凝聚。

“姑妈去世之后,宋如海就迫不及待地把人接回宋家,因为这件事情爷爷差点上门去闹……”江淮回忆起那些事情,依旧历历在目。

王怡君本就不是什么善茬,她是陪酒女出身,机缘巧合之下傍了大款,被宋如海看上,一直养在外面。

这几年她一直逼得很紧,宋玥慢慢长大,她可不想女儿跟着她一起吃苦。

江淮的手机响个不停,他不耐烦地摁了电话:“这女人,没完了。”

“谁啊,有了悠悠还不安分点。”宋璃鄙夷地很,看到宋玥那两个字的时候差点炸毛,她不觉得江淮口味这么重,“宋玥?你也真够可以的。”

“还不是我那哥们,你之前见过的,项斯,前晚去喝酒把人睡了,这会闹死闹活要我负责,项家怎么可能看得上宋玥。”江淮说他头发都快愁掉了。

宋璃狐疑,就那么盯着他看。

好端端地宋玥怎么会那么想不开,她虽然讨厌王怡君母女,但在这方面宋玥还是很有心机的,总想着留着完璧之身找个豪门一脚踹进去。

“说吧,她最近是不是缠着你?”宋璃问了一句。

“嗯,我订婚那晚她喝得烂醉出现在我房门口,因为这样悠悠还跟我吵了一架,这女人不要脸,前晚我在帝色她也过来了,索性就送项大公子一个人情呗,省得以后烦。”

江淮无所谓地耸耸肩,宋玥什么心思,他会不清楚么?

宋璃无奈地很:“当心玩出火。”

“你还是担心你自个儿吧,霍庭深那厮似乎对你很感兴趣?”江淮眼底的笑意越发深了,“怎么,打算来个旧情复燃,也好,毕竟是小沅儿亲爹,以后日子也好过些。”

“乱说什么!”宋璃呵斥一声,懒得去管他,江淮本就是这样招蜂引蝶的性子,哪怕是订婚也不可能收敛得了。

……

温家,温诗晴刚换了一身衣服,她气的很,差点就把那女的弄死了,谁知道她居然这么福大命大,霍庭深亲手送她去医院的。

越看报纸,温诗晴越是气得可以。

“你要真想用除后患,把她做掉不就行了,你温大小姐可不是什么善茬。”

一道戏谑的声音,温厉从门外进来,随手把门锁上了。

温诗晴下意识地坐起身子,她有些抵触这个名义上的哥哥。

温厉逼迫过去,可不管她愿不愿意,拽着她就往床上丢去:“怎么,有了新欢就忘了旧爱了?”

男人伸手,一把扯下她的外衣。

温诗晴一急:“你别乱来,妈在家里!”

“放心吧,我不会在这里要你,多无趣。给我五十万,我帮你废了宋璃怎么样?”温厉眼底一闪而过的阴狠。

身下的女人抵着他,在用力反抗,被压得有些难受,温诗晴死死的咬牙:“我哪有五十万给你!再说了我自己可以对付得了。”

“是吗?”温厉的手探入裙底,“霍庭深已经怀疑你了,给我五十万我帮你扛了,不然的话就算你嫁去霍家。”

“你……”

被撩地浑身酥麻的温诗晴,猛地夹住双腿。

一股羞辱席卷而来,以前跟温厉厮混在一起倒不觉得什么,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她马上就要成为霍太太。

“好,五十万我给你,最好帮我处理干净,还有宋璃那个小贱人也一起弄掉!”

“这不就乖了吗,小晴儿。”温厉嗤笑一声,手上越发地不老实。

温诗晴哼咛一声,被他吻住唇瓣,她起初还抵抗了一下,可两人滚了一会,温诗晴便也没管,任由男人折腾。

喂饱了,这男人才会替她卖命!

……

半山别墅,霍庭深看着照片上那几个人,神色阴沉。

“她胆子倒是大得很。”

顾锦年站在阳台上,点了一支烟,修长白皙的手指弹了一下烟灰,站在外面看霍庭深,这一次似乎真的不一样,温诗晴出于嫉妒对宋璃对手,这男人居然这么上心。

明明是他把宋璃置于这样的地步,让她成为枪靶子被人瞄准。

“你不是早就想到了么?你就不怕宋家那小甜心出事?”

顾锦年有些看不明白这男人的操作。

“让她长点记性也好,别一天到晚犟地很。”霍庭深嘴角不自觉扬起的笑,尽管心有余悸,可能让宋璃长点心倒也不错。

顾锦年愣了一下:“看不出老霍你居然喜欢养成,可惜宋璃这年纪不适合了吧,你要喜欢我可以帮你找个年纪再小点的。”

一个枕头稳稳地砸了过来。

“滚!”

“别生气啊,我开玩笑。”

楼下门开的声音,男人眼眸越发深邃,笑意颇深。

“我是真叫你滚。”

顾锦年一个踉跄看到楼梯口出现的女人,他哼了一声,掐灭手里的烟:“以权谋私啊你,啧啧,这小可怜。”

顾锦年从宋璃身边走过的时候,露出一个怜悯的眼神,他笑笑也没多说什么。

宋璃赶得有些急,上气不接下气喘地厉害,霍庭深要她半个小时之内赶过来,她从城西一路上到半山连歇都没歇一下。

“有什么意见不能在电话里说吗?”

她气得直叉腰,有些不耐烦。

霍庭深抬眸,神色清冽,眼底含笑却不说话。

宋璃被盯得有些难受,她走过去拿出设计稿:“你最好说出点什么实际意义,不然的话……”

她紧了紧拳头,不然的话,她不保证会不会打死这个男人。

霍庭深接过那几张纸,猛地丢在桌子上,满不在意地说道:“我说过照着你的意愿来,我没意见。”

这一句彻底惹毛了宋璃,她猛地上前:“霍庭深,折腾我好玩么?”

“我饿了。”霍庭深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作为乙方,该无条件满足客户的需求,宋璃难不成你想毁约?”

宋璃死死地咬牙,她风尘仆仆地赶过来,可不是为了帮霍大少爷做饭的。

“我救了你一命,权当报恩替我做顿饭,很为难吗?还是说,宋小姐打算用别的方式来偿还,我不介意肉偿的。”

逆天萌宝:总裁宠妻上瘾》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逆天萌宝】 或 【总裁宠妻上瘾】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5942690.html
首 发:完整版【逆天萌宝:总裁宠妻上瘾】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 今日20190221推荐小说之《妻御》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221推荐小说之《妻御》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称:妻御目录预览:第1章妻子的迟到第2章罗森的猜忌第3章婚纱事件第1章妻子的迟到今天是罗森和妻子的结婚一周年纪念日,妻子林舒音年轻漂亮,性格温柔。就职精英教育集团公司下属的第四中学。这家教育机构是全国连锁。全国共有数十家分校,学校的老师待遇都很好。罗森白天奔波忙碌了一天,下班后他不顾辛苦,系上围裙下厨做了几个拿手菜,然后准备好香槟,打算和妻子共度一个温馨而又浪漫的夜晚。看看时间,妻子应该马上就能到家,可是手机突然响起来,竟然是妻子微

  • 情有独钟:娇妻枕边宠最新章节目录

    原标题:情有独钟:娇妻枕边宠最新章节目录小说名字:情有独钟:娇妻枕边宠目录预览:《情有独钟:娇妻枕边宠》《情有独钟:娇妻枕边宠》《情有独钟:娇妻枕边宠》《情有独钟:娇妻枕边宠》屋外月光幽幽,平静的和屋内人们的缠绵婉转似乎是两个世界,分明是两个世界了。江暮渊刚平静了不久,一个翻身就又将白念苏揽在了怀里:“今天我不回去了好不好。”低沉的声线里还满是情欲过后的懒懒声调,只是白念苏突然醒转了,现在他们的亲密关系让她无所适从,毕竟她是被戴绿帽的那个,那她们现在又在做什么。一个转身,白念苏避开了江暮渊的熊抱

  • 小说婚后缠绵:老公,爱太深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婚后缠绵:老公,爱太深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婚后缠绵:老公,爱太深《婚后缠绵:老公,爱太深》说着,她还过来拥抱着自己。苏若希笑了起来,不过她的笑容是那么的意味深长。陆子轩回来的时候,苏若颖赶紧就是拉住了她,完全是不在意苏若希到现在还是正室的事实,甚至是还在她的面前,跟陆子轩很是亲密的说道:“子轩,我刚刚都是已经跟姐说好了,她同意跟你离婚了。”陆子轩听到了这样的话,脸色顿时就是很难看,说道:“你说什么?”“我姐她同意跟你离婚了啊。”“不行,我不同意。”苏若颖不敢相信的看着他,说道:

  • 关于流量王“咪蒙”多个账号被永久关停的思考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三节课(ID:sanjieke01),作者:黄有璨(三节课联合创始人),钛媒体获授权转载。今日,铡刀落下,咪蒙旗下在多个平台的多个新媒体账号被封或主动注销,其中也包括她那个粉丝超千万的微信公号主号“咪蒙”。若以“凤凰网”发布的声明来看,或可推断咪蒙此次的多个账户关停,必然来自于相关监管部门的雷霆打击和凌厉手段。以下,或许可以简单分享一些我对此事的思考。1.其实,本次咪蒙的关停,早有一些线索可循,也算不上是太意外的事情。比方讲,下面几个观点,其实都是

  • 总裁豪门小说《朝花夕月》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总裁豪门小说《朝花夕月》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朝花夕月目录预览:第一章胆子真是不小!第一章胆子真是不小!第二章不可以?晚了第二章不可以?晚了第一章胆子真是不小!C市,岳立酒店。63层,电梯门“叮”地打开,十几名身着黑色制服的人齐步走出,大厅内璀璨的水晶灯光映射出中央之人的傲岸身形。剑眉英挺,星目有神,眉心一点清冷眼角一点邪魅,轮廓分明,神态从容,好一张帅到人神共愤的脸。这男人看起来很年轻,举手投足却散发王者气息,那般耀眼,他所到之处,恐怕连钻石都要逊色几分。几近一米九挺拔的身材包裹在黑色

  • 《捡栋别墅当房东》《捡栋别墅当房东》

    原标题:《捡栋别墅当房东》《捡栋别墅当房东》小说名称:捡栋别墅当房东第1章天上掉馅饼的坏事尚品雅居,这种价格贵到令人发指的别墅区,对于陈哲而言,也只不过是趁着送快递的时候进来观光一下而已。万万没想到,他居然也能够有机会住进这么高档的地方。就在几分钟前,他送快递到这里,就被一个男人客气的请入了别墅里,本以为只是验个货,哪知道,这个自称律师的男人,给他讲了一大堆转让规定。迷糊的他只听懂了一句,这一套别墅,归他所有了!要不是那律师留下来的合同还在面前的梨花木茶几上放着,他几乎都要以为自己在做梦。嗡嗡嗡

  • 今日20190221推荐小说之《爱你已过万重山》宋斯曼顾少霆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221推荐小说之《爱你已过万重山》宋斯曼顾少霆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字:爱你已过万重山主角:宋斯曼、顾少霆目录预览:第1章接受不了第2章泄密第3章控告第4章认罪第5章释放第1章接受不了“别,别在我爸面前做!不要!”宋斯曼无数在顾少霆的身下承欢,卫生间,办公室,楼道间,野外,每次她都浪着声求顾少霆给她。可这一次,她同样被压在顾少霆身下,却声嘶力竭的哭着喊“不要!”顾少霆往日里那双揉遍身下女人全身的手原本多情*,此时却一下比一下重,好像这个女人从来没有跟她有过欢欲之好。“不要?呵!

  • 小说盛宠娇妻:狼性总裁太凶猛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盛宠娇妻:狼性总裁太凶猛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盛宠娇妻:狼性总裁太凶猛《盛宠娇妻:狼性总裁太凶猛》这个钟少铭,简直自负自大到了极点。顾念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的纠缠,只想着尽快离开,眼看着天色开始变暗,顾念眉头微蹙,今晚上住的地方倒是成了一个头疼的问题。与此同时,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顾念将手里的箱子放在一旁,掏出了手机,看着上面的短信内容。“念念,听说你跟苏景冉出事了,你现在在哪里?”顾念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终于有一个人在关心着自己,发短信的是她大学时期的闺蜜许曼,从大学毕业开始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