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绝境逢生》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1209】

2018/12/09 09:03:37 来源:网络
《绝境逢生》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1209】

小说:绝境逢生

第1章 ? 我爹的梦

我出身的时候只有五斤缺一两,还脐带绕颈,瘦得根个没长毛的小猴儿似的,全身泛紫,这是因为致息所致,所有人都认为我活不下来。《绝境逢生》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1209】

  我爹是村里的赤脚医生,一把注射器,二两干草药便是他全身的本事,看着瘦猴儿似的我欲哭无泪。

  镇卫生所的医生看着我对我爸妈说,趁年轻,再怀一个吧!

  我爹不甘心,将我一把抱起塞在怀里,伴风伴雪的将我搂着带回了家。

  他说,他要救我!

  所有人都说他疯了,说我这明显是个“化生子”(未成年便夭折的孩子),镇里的医生都说我活不了了,难道他这个赤脚医生还能翻了天不成?

  我爹不理会他们,愣是使尽浑身解数,又是人口呼吸,又是强心剂的鼓捣起来。

  那个时候奶奶还在,她不懂医术,便坐在一旁一个劲儿的吹她那个古里古怪的小石头,虽然没能发出半点儿声音,但她愣是坐在那里一天一夜都没歇上半会儿。

  我娘那个时候还没“出窝”(没满月份的产妇),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含着泪看着奶奶和爹一个劲个的鼓捣着我,她心里也疼得慌。

  不管怎么说,我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啊!

  奇迹真出现了,在我出生之后的第三天,我终于两手一张,两腿一蹬,终于发出了我出生之后的第一道哭声。

  “娘,你看,他活了,这小崽子活了”,我爹喜极而泣,颤颤巍巍的搂着张牙舞爪的我连连呼唤我奶奶。推荐gao-xiao.com

  可惜的是,我奶奶却是一言未发,连看都未看上我一眼便转身回了她自己的小屋里。

  我爹没有法子,只好将我交给了虚弱得连手都抬不起来娘,让她用干瘪得没有半点乳汁的乳/房喂养我,而我爹则转身回了厨房,又是米糊又是鱼汤的鼓捣起来。

  在我爹娘的悉心照料之下,本身能够活下来就算是个奇迹的我还真就磕磕绊绊的长大了。

  但是,从那之后,奶奶却一至未露面,因为她病了,病得非常的重,好像随时就要撒手人寰似的。

  而且,那个时候奶奶还订下了一个古怪的规矩,那就是坚决不让我或者我娘出现在她的屋子里。

  我爹无奈,于是一面照顾这边还没出窝的娘儿两,一面又抽出身来照看自己的母亲,这样一直持续了整整一年的时间,直到我周岁那天,奶奶竟然奇迹般的好了。

  大病初愈后的奶奶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娃儿呢,让我看看。网站http://www.gao-xiao.com/

  我爹连忙应声,搀扶着奶奶第一次看到了我。

  那个时候我还小,并没有什么记忆,但是据我爹说,看到我第一眼的时候,奶奶乐得不行,将那从来都不让任何人碰一下的小石头儿取下来放到我的手里,任我在那瞎玩闹,嘴里不住的说:“好,好,我家娃儿有出息!”

  我爹虽不明白她老人家这倒底是什么意思,但是,看到自己母亲这样高兴,他也跟着高兴。

  好在的是,从一岁之后,我虽然一直体弱,但却没遭什么大病,和村里的皮孩子们一样,都悠悠长大了。

  从小我就跟奶奶特别的亲,甚至亲过悉心照料我的爹妈,几乎没什么事我就会一直赖在奶奶屋里,不到我爹拿着棍子撵我我是绝对不会出来的。

  忘了说了,我奶奶是村里的“灵姑”,“三尺魂幡招魂来,把米掷地请灵去”便是奶奶这个职业的真实写照。

  但凡村里有人频频梦到死去的亲人或者有什么话想问问死去的亲人便会用草纸包着红糖,拎着鸡蛋急冲冲的来到奶奶这里,央着她帮忙打听打听亲人近况如何,是否有什么未了心愿什么的。

  而这个时候,奶奶总会收下对方拎来的东西微微点头答应。《绝境逢生》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1209】

  不过,奶奶问灵的方法和别的灵姑有些不同,她甚至都不允许那前来问灵的人进入到她那小厢房里边,只是拿出一张纸来,让对方将所有想问的问题都写在这纸上,等到问灵之后便将这纸连同答案一道告诉来人,从始至终,绝不与那前来问灵之人说上只言片语。

  所以,有的人说,奶奶是骗子,是神婆,所有得到的答案都是骗人的。

  因为人既然已死,那便死无对证了,结果如何那还不由得奶奶一人说了算,谁知道是真是假呀?

  但是,我却不这么认为。

  我知道,奶奶是真有本事。

  我记得在我十岁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爹总会梦到死去的爷爷,在梦里,爷爷满身湿漉漉的,像是从河里爬出来的一般,苦着张脸对我爹说:“建国啊,你什么时候帮我把房子修修啊,我屋里都漏水了!”

  我爹是学医的,是搞科学的,他根本不相信这套,认为只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而已,于是便没太过担真,只是跑到爷爷坟上转了一圈,然后挖来新土绕着爷爷的坟填了一圈土后便算了事。

  但是,即便是这样,我爹这个怪梦依然没有消失,每一睡着就会再次梦到爷爷,甚至到了最后,他还梦到爷爷被人死掐着脖子对他哭诉说:“建国啊,你再不管我的话,我都要被人给掐死了!”

  我爹登时被吓醒,连夜赶到奶奶那里对奶奶说了这事。

  奶奶听后气得直跺脚,指着我爹的鼻子直骂我爹是逆子,出了这么大事都不吭声。原文http://www.gao-xiao.com/

  我爹无奈,只得苦笑着问我奶奶这事该怎么办。

  “你且等哈儿”,奶奶余怒未消,转身便回了自己那专门用来问灵的屋里,要不了多大一会便出了屋来告诉我爹两个字:“开坟!”

  听到这话我爹当时就惊呆了,要知道擅开先人坟堆是要倒大霉的,需得选好良辰吉日,请来有道之士前来镇棺才行,可不能胡来,于是连连摇头说要不咱再缓两天,等我请来高人再说?

  奶奶听后登时怒了,对我爹破口大骂起来说:“你个短阳寿的小兔崽子晓得个屁,你爹那是外邪破棺,阴魂侵扰,弄得好还好些,弄得不好你爹可是鬼都做不成了!”

  我爹被奶奶骂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同时又是吃惊又是怀疑,但架不住奶奶汹汹气势,只得摇头叹气的答应了奶奶的要求,选在第二天中午开棺。

  由于我爹是乡村医生而奶奶又是村里有些名望的灵姑的缘故,所以村里人都愿给上几分薄面,听说我家里有事,于是有好多都主动提出要来帮忙,乌泱乌泱近二十人,都是清一色的胆大好奇心重的后生,将我爷爷的坟生生围了两三圈。

  但是,奶奶却又站出来发话了:“属蛇,属鼠的都必须离坟九米九,一分不能多,一分不能少。”

  我爹无奈的苦笑一番,可能又怕在这公众场合被我奶奶指着鼻子骂,只好苦笑一声取来皮尺,绕着我爷爷的坟转了一圈,将这九米九的范围都给精确的圈了出来。

  等我爹鼓捣完这之后,奶奶再次开口发话道:“时辰已到,动土!”

  我家隔壁王大壮最是胆大,在奶奶一声令下之后第率先动了第一揪。

  只是,就在他这一锹刚下土的时候,只听得他呀的一声, 好似触了电般将那铁锹扔到了一边。高效新闻网然后他转过头,张大了嘴,喉咙发出刺耳的嘶哑声,像是想说话却被扼住了脖颈一般。

  似乎承受了难以想象的痛苦,脸上变得狰狞。

  蓦地,他腿一软,跪在了坟土上,身体不断地抽搐着。

  正当其余人从震惊中缓和过来想要将王大壮拉起来时,奶奶却喝道“别过去!”。

  众人定睛看去,这才发现,那一锹落土的地方,竟然渗出了一股殷红的鲜血!

  鲜血汩汩,蔓延到王大壮跪着的那片土上,浸湿了他的膝盖……

 

第2章 挖坟

眼见这一幕,霎时间惊得周围众人大气都没敢喘上一声,无一不苍白着脸围在旁边,所有人目光的焦点都放在了好似正上演一幕无声电影的王大壮身上。

  奶奶脸色也难看得紧,干瘪的嘴唇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我爹沉不住气了,惊悸不定的问我奶奶:“娘,您看……。”

  “再等一会”,奶奶面色冷厉,一把打断了我爹的话,透着一股子毋庸置疑的意味。

  我爹打了个哆嗦,讪讪的退到一边,一面对已然满身大汗的王大壮担忧不已,一面又是心惊爷爷坟头这骇人的异变。

  呼的一阵阴风刮过,好似某人无声的叹息一般。

  许久之后,那层染了血的坟土才一阵起伏,好似有什么东西随时要破土而出一般。

  也直到这个时候,奶奶才冷喝一声,一把走上前去,蓦然掏出一把大米,朝着王大壮劈头盖脸的洒落下去,嘴里破口大骂起来:“个挨千刀的,竟还敢赖在这里,再个不走,就别怪老婆子我不讲情面了。”

  说来也是怪了,奶奶这一把大米洒下,王大壮登时一声闷哼,长长叹了口气,脸上浮现一抹诡异笑意,壮硕的身子如同一截烂木头般猛然栽倒下去。

  “快,来帮忙”,我爹见机连忙奔过去,一把扶着王大壮对周围的喊了起来。

  只是,还没等到这些人有任何动作,奶奶再次冷喝一声道:“滚开!”

  众人皆是一惊,目前站在奶奶跟前的人除了父亲之外再没别人,难道,她是让我爹滚开么?

  我爹一愣,扶着王大壮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让你滚开,你听到了没有?”奶奶冷厉的声音再次传来,瘦弱佝偻的身子如同一张弓一般。

  我爹再次一惊,抬头看去,这才发现奶奶的目光根本就没放在他的身上,而是死死的盯着我爹的背后。

  坟地周围虽然围了十几二十人,但是,此时竟然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定格在了奶奶身上。

  却见奶奶冷冷笑了一声,蓦然出手,瞬间再次抓起一把大米朝我爹身后洒落出去,随后淅淅沥沥落下,均匀的洒在爷爷的坟头之上。

  而与此同时,只听得“吱啦”一声轻响传来,之前王大壮下锹地方的坟土终于翻开,竟然从里面钻出一条小孩手臂粗细,通体灰白的蛇来!

  只见这蛇刚一出土,便二话不说调头仓惶逃窜,向着人少的地方蜿蜒而去,有几个胆大的人其至扬起铁锹就要出手将它打死,可就在这个时候却被奶奶再次叫住。

  “让它走”,奶奶两眼死死的盯着那仓惶逃窜的怪蛇,目光阴霾,脸色古怪,沉默了好半天后才再次开口道:“开坟!”

  众人兴许是压抑太久,也兴许是想着早点完事,于是等得奶奶一声令下之后便一窝蜂的围了上来,才不消一会功夫,便听得“咔”的一声闷响传来,铁锹已然挖到了那装着爷爷遗体的棺材。

  “小心点”,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声,随即所有人都收敛了动作,非常小心的以锹刮开那层裹在爷爷棺材上面的泥土,随后爷爷的棺材便完完全全的露了出来。

  “年二十四、三十六、四十八的退下”,棺材一出,奶奶便又立马喝停众人,再次发声道。

  此言一出,动手挖坟的人顿时少了四五个。

  “六月、十二月的退下”,奶奶再次喊道,同时转过身去取之前备好的青香,取出三支点燃后插在爷爷棺材前边。

  到了这个时候,围在爷爷棺材旁边的已只剩下五个人,但是,因为我爹和爷爷是骨肉血亲的缘故,他不能亲自动手开棺,所以,事实上真正可以动手的只有四个人了。

  见奶奶没有出声,这四人也都没动,已经拿起了撬棍,只等着奶奶发话。

  只见奶奶一声未吭,聚精会神的看着正冒着寥寥青烟的长香,面色严肃得出奇。

  可是,也就在这个时候,隆隆一声雷鸣响起,原本还是骄阳似火的正午竟然突然下起了暴雨,霎时间豆大的雨滴倾斜而下,劈里啪嗒打落下来,敲得爷爷的棺材一阵嘭嘭直响,好似棺材里头的爷爷已然憋不住就要出来一般。

  “娘,咱要不……”,我爹倒是急了,担心下雨不能顺利完成眼前这事,俯身探头过去就要问奶奶,但是,他话还没说完便听得“啪”的一声轻响传来,那原本插在爷爷坟前的长香非旦灭了不说,其中有两根甚至生生被雨点给打断了!

  “两短一长?”我爹嘴快,见此顿时倒吸了口凉气,要知道,人忌三长两短,鬼忌两短一长,眼前这长香才刚点着便出现这种异变,虽然是因下雨的原因,但是,那也太不吉利了!

  奶奶没有吭声,依然佝偻着身子死死的盯着这仅剩的一根长香,脸色已然阴沉得似乎就要滴下水来,看她样子,竟然是像在等什么一样。

  雨下得陡,也下得急,来得快,去得也快,最多不过十多分钟的时间,沉沉叠叠的乌云霎时间散去,一缕阳光照射下来,那仅剩的一支长香再次冒起了烟,竟然悠悠的烧了起来。

  也直到这个时候,奶奶那凝结似冰的脸才缓缓复苏过来,松了一大口气的样子喊道:“开棺!”

  一声令下,众人撬棍齐上,二话不说探进了爷爷那桐木制成的棺材板中,稍一用力,嘎吱嘎吱声音响起,刺耳得紧。

  这些未曾梦到我爷爷的人倒还罢了,全身肌肉裘结,膀子两侧高高鼓起,几乎卯足了劲。

  但是,我爹却不同时,他看着这一丝一缕似乎就要裂开的缝隙,一颗心却是悬到了极点,两眼死死的盯着里头,想知道为什么爷爷会说自己屋子漏水了,又那么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说自己要被人掐死了的原因。

  可惜的是,四个精壮汗子用尽了吃奶的劲撬了半天,那盛载着爷爷遗体的棺材愣是半点缝隙也没扩大,好似这棺材不是由多块木块拼接制成而是浑然一体的实心木头一般。

  一看如此,我奶奶又是吃了一惊,两眼死死的盯着爷爷的棺材看了半天,示意众人停下了手。

  天,不知道什么时候阴沉下来,如同奶奶的脸色一般,所有人都意识到了不正常,拿着撬棍的手也不自觉的轻微颤抖起来。

  为首的陈伯看向奶奶,脸色有些沮丧的说:“三婶,您看这是怎么回事啊?”

  奶奶没有回他,而是绕着棺材转了一圈,最后又在棺材西北角落蹲了下来,一把抓了一点棺材底下的泥土拿在手里轻轻碾了碾,脸色变得越发难看,嘀咕说:“泥结而燥,既似火烤,又像水淹,奇了怪了!”

  说到这里,她又看向这四个拿着撬棍的人沉声道:“每人选一角,挖!”

  奶奶口令一出,四个当即动起手来,不消片刻功夫,便都同时惊呼一声,手中铁锹差点拿捏不稳,连连后退了几步,几乎就要站力不住,惊骇的看着从棺材四个角落突然出现的四只癞蛤蟆。

  这四只癞蛤蟆也太怪了些,背上白得出奇,好似洒了层石灰似的,但肚子却黑得渗人,像煤炭一般,两相对比,更是让人心惊。

  “白蟾托棺?”奶奶惊呼一声,再也淡定不起来了,冷汗霎时间自额头滴落,声音些微有些颤抖的对这四个再次喊道:“开棺!”

  众人明显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寻常,但还是冷着脸绕开那四只肆无忌惮的癞蛤蟆,再次将撬棍探进了爷爷棺材的缝隙之中,一声大吼,只听得“嘣”的一声猛然想起,爷爷那棺材盖竟然没费一丝力气的突然弹了开来。

  也直到这个时候,我爹才终于看清棺材里头情形,霎时之间脸色一白,两腿一软,几呼带着哭腔的喊了一声:“娘!”

 

第3章 棺材里的绣花鞋

我爹这一声惊呼好似炸雷一般响在众人头顶,霎时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以陈伯为首的四人靠棺材近些,一眼便看清了棺材里头情形,也是脸色一白,全身一个哆嗦,态度明显显得有些摇摆不定起来,相互之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相互之间絮絮叨叨的低语着,像是在讨论爷爷棺材里头的情形一样。

  而看到棺材里头情形的我爹也是脸色大变,一声哀嚎之后猛然跪在了湿润的坟土之中,两手使劲的揉捏着自己乱糟糟的头发,显得痛苦不已,沉闷的哽咽声断断续续传开,让我心头一阵发闷,不由得两眼泛酸,于是走上前去就要安慰他来着。

  奶奶一看我这样,连忙急促的大喊让我停下。

  可是,她这终究喊得太晚了些,她话音一落时我已然来到了爷爷的棺材旁边,一眼看到了棺材里头的情形,顿时头皮一麻,惊骇得说出不话来。

  只见这棺材黑皮红漆,如同猛兽巨嘴一般,里头原本整齐铺下的白布已然泛黄,好似脆纸一般贴在那里,微微卷曲起来裹着爷爷那已然化为白骨的遗体,两只森森泛白的手骨高高举起,勾成爪状,好似想要抓住什么一般。

  不过,也正因为这白布裹着的原因,我并不能清楚的看到爷爷遗体具体的情形,只觉得他的姿势有些古怪,不过,我又不敢伸手去拔开那白布,只得愣愣的跪在那里,呆呆的看着埋头哽咽的父亲,一颗心忐忑不安到了极点。

  而与此同时,奶奶也是一声冷哼传来,我侧脸看去,发现她正蹲在棺材盖旁,低头怔怔的看着棺材盖,好半天没吭一声,脸色凝重得似乎要滴下水来一般。

  我探头看去,仅仅只是瞄了一眼便全身再次一麻,鸡皮疙瘩顿时嗖嗖的爬满了全身。

  由于隔得并不远,那棺材盖上的情形我看得非常的清楚,一道道暗红泛黑的痕迹好似蛛网一般布满了棺材盖,不少地方还有木屑飞起,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有某种猛兽在里头拼命挠抓而成一般。

  我又看了看被白布裹着的爷爷,看了看他那两只高举的手,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差点没当场吓哭。

  原来,这满棺材盖的抓痕,竟然是爷爷所留!

  只是,爷爷不是过世了之后才放进棺材的么?一个死了的人又怎么能挠这棺材盖呢?

  我哆哆嗦嗦的看向奶奶,只见她佝偻着身子,伸出手来悠悠摸着那一道道抓痕,两行浑浊的老泪顺着脸上沟壑滴落下来,沿着棺材盖上的抓痕缓缓溢散。

  “各位乡亲,你们先回去吧,这里有我和建国就够了”,奶奶没有抬头,低沉的声音缓缓传开,透着股子异常的意味,冷得出奇,压抑得过份,感觉心里直发堵,同时也让正窃窃私语的众人脸色又是一变,一把扶起瘫倒在地上的大壮哥,客套几声之后便迅速离去。

  眨眼之间,喏大的坟地里便只剩下我们三人。

  一股凉风袭来,让正处六月天里阳光照射之下的我不觉得打了个哆嗦,好似瞬间掉进了冰窟窿一般。

  而与此同时,这阵凉风同时打了个旋,绕着爷爷的棺材悠悠转了一圈,卷得那已然如同蝉翼一般脆弱的白布霎时间崩分离析,好似柳絮一般飘飞,七零八落的洒得到处都是。

  也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真真正正的看清楚了躺棺材里头爷爷的情形,终于再也忍不住一声惊呼出来!

  原先在有白布裹着的时候,我看不清棺材底部的情形,但是,等到这白布散了之后,我这才发现,爷爷的棺材里头,竟然蒙上了薄薄一层漆黑似墨的水,将他整个脑袋泡了一小半,一只脚竟然高高翘起搭在另一条腿上,而且,在这翘起的脚上,竟然套了只颜色鲜红,绣有金色凤凰的绣花鞋。

  因为爷爷脚上血肉已经完全消弭了的缘故,那只绣花鞋虽小,但却依然显得空荡荡的,如同一只风铃般挂在他的脚上,清风一吹,便随着风的走势悠悠摇摆,如同一只带着嘲讽的眼睛一般,亮得刺眼,晃得人心头直发凉,不觉之间我已然一身冷汗,终于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村里头有老人去世我曾见过,都是身体笔直平躺,两手合十交织放在肚子上,脚穿白袜,身着黑色寿衣,据说只有这样,老人才能安然离去,平安转世。

  怎么,眼前爷爷的这种情况,完完全全的超出了我的认知了呢?

  我爹被我这哭声惊起,红着双眼抬头看去,顿时全身一颤,将牙咬得咯咯直响,怒骂了一声之后问奶奶这是怎么回事。

  而奶奶也是直到这个时候才看到棺材里头的情形,脸色再次垮塌下来,伸出手去轻轻摸着爷爷那高高举起的双手,老泪纵横,干瘪的嘴唇直哆嗦,最终将目光放在了爷爷脚上那只红灿灿的绣花鞋上,捶胸顿足的大骂起来。

  奶奶发泄了一通之后,兴许是累了,长叹口气坐在了坟地里,痴痴的看着爷爷的棺材,如同失了魂一般。

  看奶奶这样,我也心痛不已,又轻轻扯了扯奶奶衣袖,听她喃喃的念叨着什么,细细一听,发现她在不住的说着“冤孽”这两个字。

  我爹见奶奶这样,也是满脸凄然,不住的问她这是怎么回事,好似絮絮叨叨的孩子一般。

  我看两人这情形,顿时吃惊不已,心想着爷爷只有我爹这么个儿子,爷爷下葬应该是他一手操办的啊,怎么现在爷爷这样他不知道?

  我又看了看那灼得我两眼生疼的血红绣花鞋,顿时一惊,这才明白过来。

  我自打出生起就没见过爷爷,也就是说,爷爷最少已经过世了十年了,怎么那绣花鞋还这么新呢?

  难道,是有人挖了爷爷的坟,偷偷将这绣花鞋给爷爷穿上了?

  “娘,我爹这样是谁弄的?”我爹死死咬着牙关,泪水涟漪而下,两手狠狠的抓进了坟土之中,凶狠的目光像是要吃人一般。

  “建国,给你爹把那鞋子拿下来”,奶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吩咐我爹道。

  我爹点了点头,从奶奶那随身带来的包中取出几支长香,点上之后插在爷爷的棺材前面,恭恭敬敬的磕了几个响头,随后才伸出双手,一只手轻轻扶住爷爷那穿着绣花鞋的脚,一只手托在那鞋子上面,眼看就要取下来了似的。

  只不过,或许是我爹担心弄坏爷爷的遗骸,所以动作相当的轻,一连试了好几次都没能成功。

  我虽不明白那该死的家伙为什么要弄这么个绣花鞋套在爷爷脚上,但是我知道这东西绝对不是好事,又看我爹这一边好几次都没成功,不由得也是心头一阵焦急,跪在旁边都差点没出手帮我爹了。

  不难看出,为了这事我爹也是急得不行,脸色变了变,最后索性一咬牙,一把捏着我爷爷的脚后跟猛的一扯,只听得“咔擦”一声轻响,我爷爷那只脚顿时耷拉下去,竟然我爹扯得脱了臼。

  “爹,对不起了”,我爹满脸泪水,终于将那绣花鞋给脱了下来,同时再次连磕了几个头。

  “呼!”

  我爹这举动爷爷好似感觉到了一般,竟然突兀的刮起一阵怪风,再次绕着爷爷的棺材打了个旋后才消失不见。

  也就在这个时候,“咕咚”一声轻响传来,一个牛眼大小水泡在爷爷棺材里头浮起,猛然爆开,虽然声音极小,但此时安静得紧,一下子传到了我的耳中,我顿时又是一惊,定睛看去,才看上一眼便感觉全身一麻,猛然张大了嘴,一口气瞬间堵起了嗓子眼,完完全全的说不出话来。

  只听得“咔”的一声轻响,我看见爷爷脑袋微微一摇,那原本紧闭的嘴,竟然悠悠的张了开来,两只空洞的眼眶直直的看向了我……

 

第4章 棺材惊变

“咔咔!”

  爷爷那灰白的骷髅头不停的摇晃着,没有半点皮肉的下颌不住的张合,好似在对我说着什么一般。

  看着爷爷那空洞的双眼,我害怕到了极点。

  “咕嘟!”

  突然,一串细小好似黄豆般的水泡突然自爷爷嘴间冒出,一个接一个,让我感觉好像有某种特别了不得的东西要从这里头探出头来一般。

  蓦的,在我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一条通体黝黑,手臂粗细,两眼腥红似火的怪蛇突的一下从爷爷嘴中钻了出来,蜿蜒着诡异的蛇身“嗤”的吐出了条像血般的舌信,原来爷爷脑袋这么动都是这东西在作怪。

  我怕得要命,想大声呼喊奶奶,但是,也不知道是怎么的,我张了张嘴,愣是半天没吐出半点声音来。

  这种感觉非常难受,就像被人生生掐住了脖子一样,不大一会功夫,我便眼前发黑,脑袋一歪就倒了下去。

  也直到这个时候,我耳畔才传来奶奶那焦急的声音,好似在催促我爹救我一般。

  恍惚间,我感觉鼻下一阵剧痛,顿时闷哼一声,悠悠回过神来,“哇”的一声大哭之后,这才看清原来是我爹焦急不已的掐着我的人中才让我醒了过来。

  “娃儿别怕,奶奶在这里呢”,奶奶一把搂住了我,一面轻轻拍着我的脊背,一面低声安慰,还没说上两声我便感觉脸上一凉,抬头看去,发现奶奶已然两眼通红,浑浊的老泪顺着下颌滴落在我脸上。

  “该死的畜生”,一旁传来我爹气急败坏的声音,我明显感觉奶奶身体一颤,张了张嘴刚要说些什么,但是才一抬头便又垂落下来,全身像泄了气似的。

  我侧脸看去,却见这时我爹拿起一把铁锹,猛的一把将那怪蛇高高扬起,哪知我爹这一个不小心竟然将那怪蛇给掀到了自己身上,气急败坏之下的他也不管不顾,竟然直接伸手将这蛇给扒了下来狠狠摔在地上,没有半点迟疑猛的一锹铲了下去,那咬牙切齿的模样,就好像是跟这东西有深仇大恨似的。

  我知道我爹是气这怪蛇吓晕了我,不由得心头一暖,看着我爹僵着身子站在那里,心想他平常虽然不苟言笑,但还是关心我的。

  也直到这个时候,奶奶才重重的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又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佝偻着身子悠悠站了起来向我爹那边走去。

  我虽然怕,但同时也非常的好奇。

  那怪蛇我之前从来没有见过,根本就不认识,于是也越发的好奇这是什么,微眯着眼从奶奶衣襟缝隙中间看了过去,这一看不打紧,才看一眼我登时再次全身一寒,又哇哇的哭了起来。

  这东西也太古怪了些,像蛇,但全身没有半片鳞甲,像泥鳅,但却比泥鳅长上一少,只怕有两尺来长的样子,在我爹这一锹铲断之后,这东西稍稍挣扎了两下便完全断气,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不过,这东西体内流出的东西未免也太恶心了些,竟是些类似脓包一样的黄绿色东西,哪怕是在这通风极好的露天环境之中都远远传来一股子类似臭鸡蛋样的味道,让我一阵干呕的同时又非常好奇,于是哽咽了几下之后问奶奶这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在爷爷的嘴里。

  奶奶连连叹气摇头,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怎么的,看了看我爹后突然脸色大变,抬起手来指了指我爹,像是要发火的样子。

  我看奶奶这样更是奇怪,心想这事好像跟我爹没关系呀,她发这么大火干什么?

  可是,更让我没想到的是,看奶奶这样,我爹竟然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全身不住的颤抖,像村口的二傻子一样,嘴角涎水直流,嘴里叽里咕噜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一看我爹这样,我顿时又惊又怕,心想我爹该不会是疯了吧?

  于是我一把搂住了奶奶,却见她满脸怒容的指着我爹破口大骂起来:“你个背时砍脑壳的还不快滚,不然的话,别怪老太婆我不客气了。”

  我爹像是没听到奶奶的话一样,嘴里含含糊糊的哼着什么,一面走一面将手上的铁锹拖得哗哗直响,看他样子,竟像是要对奶奶动手一样。

  “爹”,一看我爹这样,我顿时急了,心想着奶奶终究是长辈,你怎么动起了手来呢?

  想到这里,于是我二话不说直冲过去,就要将他给拦住。

  但是我才迈出半步,就被奶奶给拉住,厉声呵斥我让我别动。

  我看了一愣,正要问为什么的时候,就看到奶奶突然一伸手,一把从她身上的布包里拿出一根长香并迅速点燃。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我爹已经距离我和奶奶非常的近了。

  只见他脸上带着邪异的笑容,面皮拼命的抖动,竟然真就扬起了手里的铁锹,看他样子,竟然是来打我的。

  “我要你断了绝孙!”

  也直到这个时候,我爹才清清楚楚的说出了一句话来。

  他的声音非常的怪,显得很尖锐,像捏着了嗓子的公鸡一样。

  我顿时一惊,连忙本能的后退几步想要躲开,同时心里也是疑惑得要命。

  怎么回事?

  他让谁断子绝孙?

  我登时就愣了,看着已经表情狰狞的我爹完全没了主意。

  “你个砍脑壳的你敢!”

  奶奶一声怒吼传来,苍老的身体动作快得出奇,我甚至都没看到她是怎么出手的,在她这句话才一出口的时候那支被她点燃的长香就准确无误的插到了我爹的嘴里。

  这根长香香柄粗糙,奶奶出手得又非常快,肯定是将我爹嘴皮给划伤了,登时鲜血就顺着我爹的嘴角流了下来。

  不过,好在的是,我爹那高高扬起的铁锹也僵在了半空,像木偶一样的站在我的面前。

  “呼啦!”

  奶奶再次抓起一把纸钱照着我爹的脸砸了过去,“啪”的一声登时纸钱漫飞,像下雪一样。

  也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看清,竟然有一张纸钱不偏不倚的挂在了长香上面,那样子,还真有些滑稽。

  不过,惊魂未定的我根本笑不出声来,偷偷的躲到了奶奶的背后,探出头来朝我爹看了过去,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要用铁锹打我。

  与此同时,奶奶又开始嘀嘀咕咕的低声念叨起来,声音又快又低沉,像念经似的,听得我脑袋发昏。

  而在奶奶念经的同时,那根插在我爹嘴里的长香香火猛的变得格外的明亮,竟然剧烈燃烧起来,那样子,竟然像是我爹在拼命抽着一支烟般。

  我张大了嘴,惊讶得不行,反倒是将刚才的恐惧给忘了。

  眼见这长香剧烈燃烧,阵阵烟火同时升腾而起,打了个旋之后无一而落的灌进了我爹的鼻子里面,让他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同时身体也同时剧烈的颤抖起来,沽沽白沫顺着嘴角溢出滴落在了衣襟上面。

  我看了看我爹,又看了看奶奶,心里怕得要命,又担心我爹有事,于是轻轻扯了扯奶奶的衣袖。

  但是奶奶却没有理会我,嘴里依然不停的念叨着。

  这一过程一连持续了好久,等到那根一尺来长的长香烧得只剩一截香柄的时候,奶奶才长长叹了口气,满脸的大汗,转过脸来冲我慈祥一笑,摸了摸我的头却没多说什么。

  也直到这个时候,我爹也终于平静下来,两眼一泛白,“噗通”一声直直的倒了下去。

  “爹!”

  我爹个子太大,我根本扶不起他,不由得抱着我爹的脑袋哭了起来。

  “娃儿,你爹没事,一会就好了”,奶奶摸了摸我的头,一面伸出手来重重的掐了掐我爹的人中,一面又低声安慰我起来。

  天,霎时间阴了,凉风阵阵,我满身的冷汗瞬间被吹干,反倒是觉得冷了起来,牙关直颤。

  本来,在这大热天里感到凉爽应该是件非常惬意的事情,但是,此时的我非旦没感到半点舒服,反而说不出的难受,只觉身子冰凉冰凉的像是掉进了冰窟窿一般,两腿软棉棉的使不上半点劲,扶着奶奶的手悠悠直打晃。

  过了一会儿,我爹还真悠悠的醒了过来,脸上一阵恍惚之后坐了起来,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铁锹,脸色突然一变,挣扎着想要站起来。

  但是,或许是因为他刚才发病了的原因脚上有些无力,一个踉跄后又再次栽倒在地,摸了摸脑袋问奶奶是怎么回事。

  奶奶没有多说什么,轻叹口气摸了摸我的脑袋,满脸心疼的撩起衣襟擦了擦我脸上的汗珠,叹了口气吩咐我爹快点把爷爷的坟复原。

  我爹点了点头,摸了摸脑袋问奶奶刚才那蛇呢?

  听我爹这一问,我本能的看向刚才那怪蛇所在的地方看去,这才发现此时那里仅剩一滩水渍,之前那被一分为二的怪蛇哪里还剩半点踪迹啊!

  但是,奶奶似乎没了再追究这东西的意思,紧紧的搂着我一言不发。

  “娘,你快来看!”

  我爹经过这番折腾之后显然也是累得不轻,拄着铁锹悠悠的站了起来走到爷爷的棺材旁边,刚要搬起棺材盖盖上去,就再次脸色一变,惊声大喊起来,稍显壮硕的身躯竟然以肉眼可见的幅度打起了摆子。

  一看我爹这样我又是一阵害怕,跟在奶奶后面一路小跑着跟了过去,可是还没奔出两步,便听得一阵咕咕嘟嘟好似鞭炮般的怪响传来,跑到棺材旁一看,顿时倒吸了口冷气,惊骇得再也说不出半句话来。

  只见爷爷棺材之中那层黑水竟然泛起了无数水泡,好像一锅烧得滚沸的水样,淅淅沥沥的爆响炸开,让爷爷的骇骨都微微颤抖起来,好像躺在这不住冒泡的水上他特别的不舒服一般。

  这阵水泡稍稍冒了几分钟之后,才慢慢的减少,与此同时暗红的棺材底部便露了出来。

  也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终于看清,整个棺材底部竟然密密麻麻布满了或大或小的圆孔,和刚挖开的蚂蚁洞一样。

  “唉呀!”

  我吓了一大跳,感觉鸡皮疙瘩嗖嗖窜满了全身,不自觉的抓紧了奶奶的手再次朝棺材里头看去,却发现那无数幽深好似黑洞般的小孔之中猛然冒出无数细小红点。

  “是蛇!”

  我再次一惊,还没等我回过神来,那无数细小红点便几乎同时蜂涌而出,蜿蜒扭曲的黝黑蛇身如同潮水般瞬间吞没了爷爷的骸骨……

 

绝境逢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绝境逢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4672950.html
首 发:《绝境逢生》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1209】
  • 【今日20181216】推荐《魅惑老公找上门》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1216】推荐《魅惑老公找上门》在线阅读小说:魅惑老公找上门目录预览:第一章一夜代孕第二章绝色宝宝第三章相见不如偶遇第四章三个宝宝一台戏第五章做了别人的小秘第一章一夜代孕入夜三分。天色阴沉。一片黑云压过,黑暗瞬间笼罩了整个天空。焦娅晴全身裸体的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周围是漫无边际的黑暗,她是被人送进来的,她不知道这是哪里,更不知道一会儿要她的会是什么人?虽然她已经镇定了好一会儿,但是心还是不由的控制的狂跳着。突然间一阵强有力的脚步声在楼道里响了起来,越来越近……,震撼着焦娅晴的

  • 予你深情,换我薄情16章

    原标题:予你深情,换我薄情16章小说书名:予你深情,换我薄情《予你深情,换我薄情》“现在还不知道,还在手术室里。”老爷子吓的双腿都软了。“您别着急,快来坐!”莫小白赶忙上前将自己的公公扶着坐在了一边。此时,手术室的门被“吱呀”一声推开了,里面走出来的医生看着萧子羽,道:“子羽,你过来一下。”“小舅?”萧子羽显然没有想到母亲的主治医生居然是自己小舅王怀远。莫小白看着二人的模样,就感觉婆婆的病情恐怕比较严重。“现在病人需要手术,你们快去交钱吧。”王怀远将一张单子递给了二人,这才轻声的开口道。这话让萧

  • 御夫有道,萌妻太难缠10章

    原标题:御夫有道,萌妻太难缠10章小说名字:御夫有道,萌妻太难缠第10章疑惑“我也希望能够,可是,现在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回到他们身边……”玄清遥自己也没觉得,她在慕风清面前毫不掩饰地表露自己的随性、喜悦和伤悲。也许从看到慕风清那一双阔达包容、犹如晴天碧海的眼睛的时候,她的直觉就选择了信任这个人。慕风清看着她像是在回答他的话,又像是在喃喃自语,此时的她不同于刚至水轩时的潇洒飞扬,虽然笼着厚厚的悲伤,却让他觉得他和她又近了一步。两个人就这样静立着,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直到玄清逸找来。而此时太阳已经西斜

  • 宠妻无度:冷血总裁的心上人 最新章节

    原标题:宠妻无度:冷血总裁的心上人最新章节小说:宠妻无度:冷血总裁的心上人目录预览:第一章莫名其妙的男人第二章有素质的神经病第三章拒绝第四章逃离第五章拐走第一章莫名其妙的男人豪华总统套房的房间里,传出一阵阵少女的喘息呻吟声。“好冷……好痛啊。”昏暗的灯光下,一个肤白如雪,身材火辣地女人躺在一个洁白的床上。女人身上的衣服大都被撕裂,只剩下几块遮羞布。但即便如此,女人还是不停地扭动着她那水蛇腰,让人看了心里痒痒的。韩小馨强忍着身上传来的痛感,撕心裂肺,但这痛,让她莫名有种熟悉感,像是以前经历过似的。

  • 校草且慢,会长有请14章

    原标题:校草且慢,会长有请14章书名:校草且慢,会长有请第十四章:会长好英勇!“你们几个,把厕所打扫干净,别像上次一样,垃圾没倒干净,听到没有?!”纱蜜在学校里四处游荡,监督着他们一个个打扫卫生。“是,会长。”众人点头领命。“啧啧啧………”不远处时越他们几个拿着望远镜,正偷窥着纱蜜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一边看着,一边啧嘴。“以前还真没发现哈,咱们会长竟然还有这么迷人的时候,怪不得拓海会被迷的神魂颠倒………”时越说着,还忍不住咽了一下喉咙。“喂!时越那可是拓海的小娇妻,你可不能打什么歪主意!”白宇

  • 小说爱尽余生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尽余生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爱尽余生目录预览:第4章污蔑第5章伤害第4章污蔑“这叶小姐也过分了,她伤害大秘书的时候,我们可都看见了。”“是啊,要是我,我管她是什么身份呢,肯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就是,就是,不就是生来比我们娇贵一点,有什么可神气的,简直太欺负人了。”大厅里,那群众议论纷纷的声音一下子就让叶涵愣住了。她刚才明明什么都没有做,这些人人为什么要污蔑她。她抬头看着莫宇,希望他能相信自己。可是莫宇的冰冷眼神却告诉她,那只是她不切实际的幻想罢了。“大庭广众之下你都敢动手

  • 《婚过了了》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婚过了了》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名称:婚过了了目录预览:《婚过了了》《婚过了了》《婚过了了》《婚过了了》《婚过了了》《婚过了了》《婚过了了》产房外:衣着朴素的一对夫妻,一脸焦急,眼中布满血丝,站在医院走廊坐立难安。他们紧绷着脸,时不时盯着产房紧闭的两扇大门,眼里透露着担忧。不远处,同样一对中年夫妇,衣着高档,气质华贵,处处透露着不菲的身价。女人身上穿着深灰色貂皮大衣,旁边放着限量版爱马仕提包,从头到脚,都是顶级大牌,与这个地方格格不入的是,她眼神淡漠,唇边始终挂着一抹淡淡嘲弄。旁边

  • 爱你成殇终不悔6章

    原标题:爱你成殇终不悔6章小说名:爱你成殇终不悔《爱你成殇终不悔》不远处,杜沁正坐在车里看着陆家的房子,让她猜猜,她姐姐一定非常高兴吧,妹妹没死,还这么活蹦乱跳的。停留在楼下的跑车待了不久,便飞速行驶出去了。跑车在暗夜里疾驰,此时的速度恰好符合杜沁的内心,她设计那么些情节,又在昏暗里躲了那么久,想要看到的好戏可远远不止这些。她想让亲爱的姐姐尝尝从高空坠落的滋味,在阴暗之地匍匐前行的艰难。此时的杜沁,早已不是原来那个杜沁,她和姐姐的相貌也已发生了天壤之别。她缓缓地抽出了一根烟,吸了几口后立即掐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