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纨绔小狂妃 纨绔小狂妃 全文免费

2018/12/09 08:37:44 来源:网络
纨绔小狂妃 纨绔小狂妃 全文免费

小说:纨绔小狂妃

《 纨绔小狂妃 》

“季传风,我又失恋了啦!你在哪里?过来接我去兜风,立刻马上!”廖子萱醉醺醺冲手机里狂喊。原文gao-xiao.com

“大姐,姑奶奶!我现在被患者举报涉嫌姓sao扰院长正开会批斗我呢!你就别跟着凑热闹了成吗?”季传风吊儿郎当的语气,让人听了就不爽。

“限你十分钟赶过来,不然你就等着给老娘收尸吧。”廖子萱关上手机,“咚咚咚”又灌了一罐啤酒。

九分钟后。

“叮咚叮咚!”门铃响了,廖子萱看看表,算他准时。

“风少,您可来啦!小姐在楼上喝酒呢,我怎么劝都不听啊!”女仆语带担忧的喊着,好像季传风耳聋似的。

廖子萱,二十四岁,是廖氏集团总裁廖亦宁的独女。原文http://www.gao-xiao.com/她的口头禅是“千万不要羡慕姐,姐可是很苦滴。”没错,对于她这个千金来说,千金的代价确实很苦。从小接受魔鬼式训练,琴棋书画、歌舞功夫、商业理财、十六国语言样样要精通。

子萱恨哪,为什么给了她千金的身份,却活得不如一只猪享福?是的,猪。吃饱睡,睡饱吃的猪。

季传风也是富二代,但他却是一只好命的猪。每天睡到自然醒,想干嘛干嘛。阅读http://www.gao-xiao.com/季伯伯说过一句雷死人不偿命的话,只要我们小风不杀人放火,干什么都行。年轻人嘛,总得给他点自由的空间不是?子萱晕死,心道:您那堆家底迟早被他败光。

结果人家季伯伯说的更雷!

“不还有你这个能干的准儿媳吗?”

子萱彻底无语了。

她们两家是世交,在子萱年满十八岁,季传风二十岁的时候,双方父母便为他们定下了婚约。不过,他们彼此知道,自己并不是对方的菜。他们有的,是如亲兄妹一样的亲情。所以,在明他们亲密无间,恩爱异常;在暗他们却各走各道,自寻属于自个儿的良人。高效新闻网

“老婆,你不乖哦!竟然喝这么多酒?”季传风双手环胸,一脸邪魅的色相。

子萱伸出因袭武而变形的手,“老公,心情糟透了,带我去枫叶山兜风儿吧!”

季传风十分配合的紧紧握着子萱的手,用力将她拉起来。

一路上,子萱大倒苦水,骂他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全都不正经。

季传风死命的挖苦她假正经,“你多向哥那些女朋友学学,哥十七个女朋友,光主动邀哥与其欢好的就十五个。嘻嘻,还有两个太小我没好意思下口去吃。”他不以自己的烂情为耻,反到满脸兴奋。“哎哎,别用那种痴迷的眼神看哥,哥也只不过是个传说。来自http://www.gao-xiao.com/

“靠,你是猪啊?见过自恋的没见过你这么自恋的。我哪是在痴迷你?我是在鄙视你,猪头!”子萱白了他一眼,这个色胚,祸害多少无知女人才肯罢休?上到四十美妇女,下到十四小少女,老少通杀,全不放过。为了方便接触更多美女,他不惜下血本速学中医妇科理论及xue位按摩,在一家妇科医院谋得一职。欺骗广大无知女子ru腺增生,得配合他的按摩才能消除。不可思议的是,真的有人相信他的鬼话。子萱那叫一个汗颜哪!!!

他继续碎碎念:“你说你这人长的不是很美,皮肤黑,肌rou多。看着没感觉,摸着没想法。网站gao-xiao.com好不容易有人追你吧?你又固执,不肯跟人好。大姐,现在什么年代啦?到处都是一ye情,你还指望洞房花烛为老公守身如玉?我要是你男朋友,会以为你有病呢!x冷淡啊!拜托你别那么死板OK?把你陪客户唱情歌跳艳舞的本事拿出来呀!那会儿你可是最迷人啦!哎呦,一想起你上次为了签下韩国饮食集团合同,不惜大跳钢管舞我就喷鼻血!太刺激眼球啦!哈哈……”

子萱简直要抓狂了。这个家伙,哪壶不开提哪壶!

“你去死吧,猪头!”子萱扬起拳头,毫不客气冲季传风挥了过去。季传风见状,急忙躲避却也中了半拳之力。吃痛之下,连忙扔下方向盘,全力进攻子萱的——胳肢窝。那是子萱的致命弱点,她最怕痒的!

死死抓着季传风犯罪的手,两人扭成一团。前方有车拼命按起喇叭,子萱抬头看去。

“老天!我真是喝糊涂了,竟然在跟猪疯闹!”还有半句她没说,这只笨猪蠢到极点,竟然扔下方向盘挠她痒痒?她醉了他也醉了吗?真是……猪!!!

慌乱中,季传风已完全呆滞。子萱一把抓住方向盘,用力向右侧打弯,却终究没能躲过与大卡车接吻的厄运。嘭!两车相撞,季传风这辆保时捷与大卡车相比,简直就是蚂蚁跟大象。

挡风玻璃已经尽数破碎,子萱惊恐地发现车在向山坡下滚落。来不及思考,只知道自己满身玻璃碎片。季传风更甚,整个人都晕厥过去。

“啊,不要……”子萱明显感觉车在坠落,除了尖叫,她做不出任何反应。

《 纨绔小狂妃 》

唔,好痛,全身都痛呢!死了么?

廖子萱努力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大红的床幔,木质雕花床,以及红木的梳妆台。天哪……那那那……那面镜子是铜的吧?这地府也忒赶不上潮流啦?这么不入眼的东西扔掉算了!

子萱心中这么喊,已经低头看着自己这身装扮。呵,不知道还以为是乞丐呢?破衣烂布,连她家抹布都比这好十倍。

“这地府不是一般的穷!!!一会儿跟阎王爷打个商量,若他肯让我还魂我就给他烧一座金山来。”子萱嘀嘀咕咕说着。哎,不知道季传风是不是也死了呢?想起季传风,子萱立刻大叫起来:“季传风,季传风!”

没人回答!

子萱踉跄着下地,走到屋中央的桌子前,抓起青瓷茶壶牛饮起来。大袖一甩来到铜镜前,好奇呀!这铜镜照人,不对,是照魂,不知真不真亮呢?一抬头,子萱瞬间石化。

“鬼呀!”尖叫着跳到一旁的椅子上全身发抖。都说好奇吓死猫,原来是真的。我的妈妈咪呀,吓死偶滴小心肝儿了。子萱抚摸着狂窜的心脏,努力吞咽口水。

镜中的家伙,蓬头垢面,惨不忍睹,那叫一个恐怖呀!

“王妃,您终于醒啦?”一声惊呼,彻底把子萱吓得跌坐在地上。

揉揉可怜的PP,看着眼前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子萱费了驴大的劲儿才挤出一句话,“妹儿啊,你走路都没声音的吗?”想想也是,都是魂魄了走路哪来的声音?等等,倒带,倒回她刚说的话。她叫自己——王妃?

小姑娘眼泪汪汪的哽咽道:“王妃,奴婢以为您再也醒不过来了,奴婢好怕您会丢下小然一个人哪!”

小然?原来她叫小然。不过,妹儿呀,你先别哭行吗?你这又哭又叫,是招魂儿呢还是咋的?子萱心里想着,手已经狠狠拧了把自己的大腿。靠,真疼!是真正的肉疼噻?那就是说她——没死?怎么可能?

完全有可能,看着一室古典的装潢,子萱瞬间想到了一个不可能的词儿——穿越!!!

努力吞了口口水,她低头再次看向自己的衣服。“小然妹儿,你确定肯定我是王妃?我怎么看着你更像王妃?瞧我这衣服好像丐帮帮主似的。”子萱将心中疑问提出来。

但见小然瞳孔放大N倍,不可置信的捂住嘴巴。半晌,竟失声痛哭。“王妃您怎么了?您不要吓奴婢呀?”

哦?看来自己真是娘娘!靠,不会像穿越文中写的那样,她廖子萱穿到不受宠的冷宫妃子身上了吧?好像很多桥段都这样。女主不受宠,被男主虐。时间久了,男主发现此女非彼女,深深爱上女主,两人结秦晋之好。STOP!子萱可不能让老套的戏码在自己身上重演。

她是连哄带骗,好话说尽,装疯卖傻。终于——从已经吓得六神无主的小然口中得知了此刻状况。她廖大小姐——现在光荣的穿越到柳南国(没听过)——丞相之独女潘金莲之身。呕,好狗血的名字哦!现年十七芳龄,已嫁与王爷柳独月为妃。

据说先皇有两子。一个是当今皇上柳逐日,另一个则是平南王柳独月。前者是贵妃庶出的长子;后者则是已故皇后嫡出的幼子。三个月前,先皇突然驾崩未留任何遗言。朝中为立新皇分成两派,一派是立长不立幼派;一派则是立嫡不立庶派。

最后,以丞相潘文为首的前者胜出。柳独月因潘文的关系,与皇位失之交臂。愤恨中,他得知潘文有意让柳逐日纳潘金莲为妃。于是,他处心积虑接近潘金莲,直到令其爱他无法自拔非君不嫁。两人跪在殿前,苦苦请求新皇成全。

柳逐日已然坐拥天下,所谓人到无求品自高。他想要什么样的女人不行,何必对一个心有他人的潘金莲死巴着不放?索性圣笔一挥,亲自下旨为二人赐婚。并且,大度的允二人在京城完婚之后前往藩王封地。

成婚当天丞相便猝死家中,想必是气的。柳独月有够缺德,竟然不准潘金莲回府送父亲最后一程,还连夜启程赶往封地——月城。到了月城,他就露出了真面目,要潘金莲滚蛋走人。潘金莲得知自己是他报复父亲的棋子后,伤心在所难免。但——父亲已死,她希望柳独月能既往不咎,留下她和小然。嫁夫从夫,即使柳独月间接害死她父亲,她依然爱着他。

于是乎,这个蠢女人自愿当柳独月小妾的使唤丫头,任打任骂毫无怨言。只为——有一天柳独月能回头看看她。而柳独月对这一切不理不睬,他巴不得她死了才好吧?最后,他如愿了。那个叫丽娘的狠女人,果真将潘金莲折磨致死。而她前脚死,子萱就屁颠颠儿来了。

哎呀,悲哀!怎么会有这么蠢的女人嘛?子萱直摇头,为她不值。

《 纨绔小狂妃 》

舒服的泡了个澡,这是子萱威胁王府管家得到的。靠,堂堂廖家大小姐竟然连洗澡的权利都没有?子萱当时就差把那老头生吞了!

小然为子萱梳上发髻,再次坐于铜镜前,子萱细细端量镜中的少女。呵,这张看了二十四年的脸,原来也可以不只是妖娆,可以如此清丽脱俗!是的,这张的脸庞与她前世如出一辙。所不同的是,潘金莲的皮肤比较娇嫩细致。

她的手很美,十指纤细柔若无骨。赞哪,子萱那丑爪子简直没法跟她比。天知道,子萱以前多想拥有这样一双漂亮的玉手。“从今以后,这就是属于我廖子萱的啦,哈哈……”想想就莫名的兴奋哪!子萱得意忘形中……

“王妃,您自打醒来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刚才您凶管家时,把奴婢都吓一跳呢!”小然语气中竟带着——崇拜?好像子萱是英雄似的。

子萱得意的炫耀:“那是必须地!我廖子萱谁呀?商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大姐大!我以前,不是吹,一拳能打倒二百斤的猛男,两脚能踹死一头驴。我……”

“呜呜呜,王妃,可怜的王妃!”子萱还没把光辉历史吹完,一边的小然已经哭成了泪人。

子萱忙惊慌失措的询问:“小然你哭啥?”

“王妃您放心,就算您被他们折腾疯了,您也仍是小然的主子。小然一定会好好照顾您的,呜呜呜。”妈呀,敢情她把自己当疯子啦?子萱无语中……

正当子萱唾沫星子横飞,绞尽脑细胞跟她解释自己的身份时,门被人一脚踹开。定睛一看,竟是个十八九岁的妖娆女子。媚惑天成,眉眼含笑,唇角微扬,身材窈窕,浑身散发着刺鼻的香气。如果少抹点胭脂香粉就好了,那会更动人。

正想问她是谁,她却已经开口。“小贱人,还以为你死了呢!既然没死,为何还不来伺候我?”

难道她就是打死潘金莲的罪魁祸首——丽娘?看小然哆哆嗦嗦的样子,子萱可以断定是了。潘金莲,姑娘我本想抬脚走人的。不过,看你死那么惨先帮你教训了她再走吧!子萱觉得自己跟救世主似的。

她轻笑着不紧不慢问道:“小贱人说谁呢?”看她这蠢样儿,别是这种小儿科都反应不过来吧?那她可就注定死自己手里了。子萱心中已然乐开了花。

果然,她真的很蠢。“小贱人说你呢!”

“丽妃娘娘,您怎的骂自己呢?”她身边的小丫鬟反应过来,忙出声提醒她。

丽娘的脸一会红一会紫,最后直接升级成黑色。“你……你找死!小青拿鞭子来,给我狠狠抽这贱人!”

话落,她身边的小丫鬟当真从后腰取出一根马鞭。呵,随身携带时刻要置潘金莲于死地呢!可惜她廖子萱不是潘金莲。那个叫小青的婢女手握马鞭,用力向子萱身上甩来。子萱轻蔑一笑,右手快速伸出,将空中的鞭子反握手中。只轻轻一拽,鞭子就落到她手中。执过鞭把,子萱毫不留情扬起鞭子,狠狠抽中丽娘的左肩。

啪!鞭子将她衣服抽破,她的左肩上有一道清晰地鞭痕。

“好痛!”惊天地泣鬼神的哀嚎,丽娘顿时面无血色痛苦的蹙眉。

子萱面无表情的将鞭子扔在地上,凌厉的嚷道:“还不快滚!再不滚就抽死你,叫你得瑟!”

丽娘不敢相信似的看着子萱,终于撂下一句“你等着”离去。

她一走,小然就开嚎上了。说子萱惹祸了,丽娘一定会去王爷那里告状,王爷不会轻饶她怎样怎样的。

告状么?有什么大不了,我又不是他柳独月的妃子。他的小妾凭什么打我?他来了还正好,我跟他说明白然后拍拍PP走人!子萱心中这样想,并未当回事。

片刻后,王爷果真来审讯她了。看着那并肩而走的翩翩两俊男,子萱短时刻有点眩晕,而后又恢复正常。笑话,我廖子萱什么样的帅哥美男没见过,会对这俩个ru臭未干的小毛孩儿发花痴?看年纪也不过二十岁上下吧?哦,可是……他们两个哪位才是王爷呢?

轻倚在门框上,子萱蹙眉看着缓缓走近的俩人,陷入沉思中……

《 纨绔小狂妃 》

近了,一青一蓝衣着的两个男子全都紧绷着脸眉头紧锁。他们是亲兄弟么?长得有六七分像呢?小然都没说详细些。

同样宽阔的脸庞,浓密的鹰眉,高。挺的鼻翼。倒是眼睛和嘴。唇略有不同。青者眼睛大些,眸如灿烂繁星,炯炯有神,一眨一眨好像会说话似的。不过,眼角透着轻佻;蓝者眼睛稍小些,却深邃冷毅,如寒冰般让人看着发麻。

看样子青衣服的是柳独月了,子萱个人是这样认为的。一,小然说过,柳独月当初追潘金莲时煞费苦心,那他一定轻佻喽。二嘛,这个青衣男子眼睛一刻都没离开过自己,所以子萱更加确定他是柳独月。他一定是想不通一向逆来顺受的妻子,为何会对他的爱妾施以狠手吧?所以一直在看她。

子萱昂头挺。胸,直直走到他面前。双手背后,头微微抬高。(没办法,他至少一八几的身高,而子萱这身主儿才一六出头)“柳独月,你来得正好,我有话跟你说。”

两人均是一愣,子萱不给他们说话的机会,继续说道:“你听仔细了,话不说二遍。我呢,不是你老婆潘金莲。我叫做廖子萱,是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魂魄。说你也不懂,就是很远的地方啦!你老婆她死了,我就借她的身复生了。刚才你小老婆来找我晦气,我出于自卫伤的她,在此向你说声抱歉。你大人大量不会跟我这个小女子计较的哦?还有,我说这么清楚你应该懂得吧?所以,我现在要离开这里,但是走之前我想跟你要个丫头。喏,就是小然。她主子都死了,留在这没前途,跟了我不说飞黄腾达也是坐拥富贵。喂,我说这么多你听懂了没?”纳闷儿,咋没反应的说呢?子萱眨眨眼。

青衣男子低声呢喃:“老婆,小老婆?”然后盯着子萱问:“是妻子的意思么?”

子萱夸张的上前握住他的手,兴奋的说:“恭喜你,自问自答正确。那么我说的所有话你也都明白了么?”

青衣男子错愕的看着子萱,又转头看向一旁同样呆滞的蓝衣男子。半晌,爆笑出声:“月你的女人真是有趣的紧。几天不见人变漂亮了,脾气也大了,还敢直呼你名讳了,就连话也比以前多了呢?

轰!子萱的脑袋短路了。搞虾米东东,认错人啦?看着一旁身着蓝衣的正主儿柳独月,子萱小心翼翼的吞着口水。这人绝非善类!!!这是他冷冰冰的眼神和铁青的脸庞告诉子萱的。缩回手,子萱冲柳独月灿烂一笑,口气也放柔了许多:“王爷,我说的句句属实,您会相信吧?”

柳独月眉头微挑,冷冷的看着子萱,终于吐出一句话:“你以为你说这种愚蠢的鬼话,本王就会相信你,然后饶过你吗?”

哎呀,他不相信我?子萱一时愣住,为什么不相信我?也是,听起来的确荒唐至极。子萱点点头,心道:若是别人说与我听,我也不信。

“月,我相信她···”青衣男子简直就是大神下凡,他他他……说他相信耶!

缩回的手再次抓住他的手,子萱更加兴奋的冲他狂叫:“你相信我?呵呵,孺子可教也呀。大兄弟你太有眼光啦!叫什么名字,有老婆没?看姐咋样儿?姐就喜欢你这种有慧根的天才!”

哪知,子萱高兴太早了,他说话大喘气。“我相信她一定是患了极其严重的失心疯,才会性格大变举止异常。”

唉呀妈呀,救命呀!闪死我的小蛮腰了,这人还真是语不惊人不罢休!子萱扶住腰,心中那个恨呀!

“潘金莲,以前本王倒是小看你了,你装疯卖傻的本事足以以假乱真呢!看来本王得清理门户了。”柳独月死死盯着子萱,好像子萱杀他全家了似的。

清理门户?这个词好像……天哪,他要杀自己?子萱诧异的看向他,但见他右手一伸就掐住自己纤细的脖颈。子萱用力冲他挥拳踢脚,可惜……这潘金莲的身子太弱啦!现在子萱突然怀念自己的强壮体魄了,要是换成自己那结识的骨架,铁锤似的拳头,不砸扁他自己就不姓廖。

罢了,死就死吧。掐吧掐吧,掐死我更好,这地儿我一秒钟都不想呆了。掐死我吧,我穿回去继续做我的大姐大。子萱心中呐喊着,眼睛紧闭。脖子上的力道有增无减,呼吸也愈加困难,耳边只剩下小然呜呜的哭声。

“想死吗?本王偏不成全你!”一声怒吼,子萱被丢到了地上。看着满脸嗜血因子的柳独月,子萱大力的咳嗽着,怎么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纨绔小狂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纨绔小狂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4672278.html
首 发:纨绔小狂妃 纨绔小狂妃 全文免费
  • 【深夜私语】把握好每天的生活,就是最好的珍惜

    •遇见更好的自己•18星期一2019年2月每日一签人生如天气,可预料,但往往出乎意料。不管是阳光灿烂,还是聚散无常,一份好心情,是人生唯一不能被剥夺的财富。把握好每天的生活,照顾好独一无二的身体,就是最好的珍惜。——晚安

  • 阴阳师与妖怪在线阅读

    原标题:阴阳师与妖怪在线阅读小说名字:阴阳师与妖怪目录预览:第1章妖怪与污秽-妖怪と汚れ第1章妖怪与污秽-妖怪と汚れ第1章妖怪与污秽-妖怪と汚れ——「この世界では見えないところに、彼らはずっと存在している。」西立成中学高中部,15:40。‘叮咚叮咚——’‘叮咚叮咚——’西敏寺钟声一响起,立刻传遍了校园的每个角落。“呃……放学了?”夕阳步入西下之时,整整一天都趴在课桌上、沉睡如尸体一般的土御门杏里终于活了过来。“杏里今天也睡了一天呢。”“土御门同学醒着的时候只有上学,和放学。”在后后桌细江绘美和隔

  • 今日20190218推荐小说之《我的总裁老公超给力》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218推荐小说之《我的总裁老公超给力》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书名:我的总裁老公超给力目录预览:抓‘奸’在‘床’净身出户得知真相抓‘奸’在‘床’热……浑身难受如同被架在火炙烤。!程漓月眼昏昏沉沉,眸光‘迷’离的抓住一个人的手臂。她想要求救,鼻间传来浓郁的男‘性’气息,扑天盖地的涌来,她微微轻启的‘唇’被强势堵住。她本能的想要反抗,可是,男人不给她任何机会,长驱直入,挑开她的齿,吞卷她的一切。明明该是对这个陌生男人的‘吻’感到排斥和抗拒的……可是,为什么她的身体里却涌起了亢奋?下一秒

  • 《许你风光大嫁》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218】

    原标题:《许你风光大嫁》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218】小说名:许你风光大嫁目录预览:第一章我诅咒你生不如死许你风光大嫁第二章疑是故人来许你风光大嫁第一章我诅咒你生不如死泽海医院。“苏太太,恭喜您,已经成功怀孕五周了……”金丝边眼镜后面的两双黑色眸子泛着精锐光泽,稍显苍老的手把B超报告往前一推。“医生,这个孩子……”林危言纠缠在一起的手又紧了紧,像豁出去一般,语气异常坚定,“这个孩子,我暂时不想要。”屋内的气温也异常的冷,冷到让人心底发寒。“苏太太,您知道的这个孩子对您来说,意味非凡……”医

  • 爱若灿烂星辰11章(第十一章 被鉴定为重伤二级)

    原标题:爱若灿烂星辰11章(第十一章被鉴定为重伤二级)小说名称:爱若灿烂星辰第十一章被鉴定为重伤二级周晴的伤口潺潺流血。霍绍谦让管家备车,撂下一句“等我回来再惩罚你!”匆匆送周晴去了医院。伤口极深,周晴疼得不停地哭泣,抽噎着帮穆芊芊求情。霍绍谦心中烦躁不已,他无法忘记,刚才离开前,穆芊芊眼中那伤痛的眼神。那是这么多天来,他第一次看到她眼中有了激烈的情绪。按捺住心中的火,他轻声道:“你别担心,医生肯定会有办法救你的。”“绍谦,别因为我影响了你们的关系,我……”周晴掩面,似乎说不下去。霍绍谦叹了口气

  • 那一撇的温柔1章(第001章酒壮怂人胆)

    原标题:那一撇的温柔1章(第001章酒壮怂人胆)小说书名:那一撇的温柔第001章酒壮怂人胆G市。夜魅酒吧。“今天我要是不把秦昊学长扑倒,我唐橙的十八岁成年礼就不过了!”唐橙把酒瓶往桌上那么一砸,特别的豪言壮志,她已经喝了至少十多瓶啤酒了。“你当真要扑倒秦昊学长啊?”旁边女孩杵杵她,“我看还是算了吧,谁都知道昊学长有喜欢的人。”“你懂毛线!”唐橙喝太多,舌头有点打结,“俗,俗话说,女追男隔层纱,我今天要是不把秦昊学长拿下,我,我,我就不姓唐!”“你厉害!那你还不赶紧去。刚才我看到昊学长从那边包房出

  • 今日20190218推荐小说之《何以念情深》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218推荐小说之《何以念情深》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何以念情深目录预览:第1章屈辱第2章你会遭报应的第3章你不得好死第1章屈辱“放开……放开我……嗯……啊……”帝国大厦前,林依突然间被人拉住,拖行了几步后丢进了一辆神秘的黑色兰博基尼房车内。“嘶拉……嘶拉……”不等林依爬起,就被一个男人摁在了冰凉的黑色案台上,三两下扯下了她身上的衣物,一片白皙就这样展现在空气中。车窗没有任何的遮蔽物,车外走过路过的人影透过车窗打在她的身上,她就有种被人参观的感觉,只觉得羞耻极了。身形狂颤,林依惊

  • 《驭妖》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驭妖》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书名:驭妖目录预览:第一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二章第一章纪云禾从神态倨傲的太监手中接过“货”的时候,是人间最美的三月天里。驭妖谷外遍野山花浪漫,花香怡人,而面前的太监,夹着嗓子滔滔不绝的叮咛却让纪云禾觉得心烦。“这是咱们主子花大工夫弄来的鲛人,给你三个月的时间,你可得把这妖怪给训练好咯。别回头让咱家再来接的时候,还这么又是大箱子又是满篇符咒的贴着,运着走麻烦,看着也心烦。”负责与这傲慢太监打交道的是纪云禾的助手瞿晓星,瞿晓星还是少年,可一嘴跟抹了油一般麻利。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