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国民男神宠妻成瘾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8/12/09 08:36:23 来源:网络
国民男神宠妻成瘾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名:国民男神宠妻成瘾

第一章 破釜沉舟

酒店别墅的套房里,落地窗的窗帘被拉上,窗外,是万家灯火辉煌,窗内,却只有床头灯亮着,洒下点点晕黄的暧昧微光。国民男神宠妻成瘾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多大了?”

“十八。”

“自愿的?”

“……嗯。”

男人坐在窗边的沙发上,掏出定制烟盒,取一支香烟点燃,只吸了一口便将烟头摁在了烟灰缸里。

女孩儿站在他面前一米的地方,背挺得很直,垂在两侧的手微微扯着裙角,脸上却没有表情。

男人的视线从女孩儿有些发黄的运动鞋往上移,包裙遮住了大腿却露出了肚脐,再往上,一件黑色抹胸被上下牵拉到了极致。他挑眉,有些不耐烦。

“直接来吧。高效新闻网

“……”

“怎么,不会?”

“……会!”

女孩儿一咬牙,上前两步,在男人的面前跪了下来,手指搭在他的皮带扣上,动作一顿,又重新抬头,“第一次有些生疏,要是什么地方做的不好,请您指导。”

男人冷笑,一手捏住她的下巴,力道很大,“台词想得不错,新鲜。”

长夜开始,深沉涟漪,并不美好。

*

起风了,风吹起少女的短裙,裙角扬起的一瞬间,划过一道绚丽的弧线。

顾潇站在阳台上,看着花园里盛开的娇艳花朵,眉眼间一片冷冽。

一切……都结束了。

经过昨夜,她和楚奕之间便再也回不了头了。原文gao-xiao.com

后悔吗?

顾潇冷笑,她连后悔的资格都没有,后悔和眼泪,都是留给那些被人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的,她这样的人,后悔给谁看,眼泪……给谁看?

她走回房间,扫了一眼仍旧在睡梦中的陌生男人,男人的面容是她从未见过的俊美,只可惜,除了楚奕,再好看的男人在她的眼中都引不起任何波澜。

床头柜上摆放着男人的香烟和金属制打火机,顾潇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学着男人们的模样,点燃,深吸,再吐出一口浓郁的白雾。

烟雾消散,她一抬眸,就对上了床上男人深沉阴霾的脸。

“你是谁?”

男人一开口,嗓音沙哑,声音里流露出的霸道和冷酷没有丝毫遮掩。

一夜风流之后,他问她是谁?

顾潇想笑,却终究没有笑出口,而是又仰头吸了一口烟,一副不良少女放浪的模样。

“老板,昨晚上才睡过,你不会想赖账吧?”

说着,她抬起手臂,露出手臂上的青青紫紫,这些,就是昨晚男人在她身上疯狂肆虐的时候留下的痕迹。

清晰、狰狞、暧昧,却又任谁都无法磨灭。高效新闻网

男人的目光落在她的手臂上一秒,眼神变幻,最终却只剩下满满的鄙夷和厌恶。

“滚!”

一个字,让顾潇的处境卑微到了极致。

她和他是陌生人,所以风流过后,他可以毫不犹豫的叫她滚,而这一切,都是她自己选择的!

顾潇的鼻头有些发酸,捏着香烟的左手有些微微的颤,可她没有露出丝毫的怯懦,而是摊开右手手掌在男人的面前。

“我可以滚,不过……老板请先给钱。”

直到很多年以后,顾潇都能想起当时的画面,不管是佯装坚强的自己,还是男人眼中的厌恶不耻,她都记得清清楚楚,像是一生挥之不去的梦魇,每每午夜梦回便能将她拉入无尽深渊。

为了钱,她将自己卖给了一个陌生男人,在一个陌生男人的身下,苟且承欢。

她和楚奕相爱三年,连手都不好意思让他摸一下的她,竟然为了钱让一个陌生男人在身上留下淫靡不堪的痕迹。版权http://www.gao-xiao.com/

男人没有说话,只是脸色阴冷的盯着她的脸,像是高高在上的王者俯视地上的蝼蚁一般。

“知道我是谁吗?”

“不管是谁,都得给钱。”顾潇摇头,没有被他的气势吓到。

男人一声轻笑,像是听了什么了不得的笑话,“想爬上我的床的女人,可以绕赤道一圈,各种各样为了引起我注意的手段,我也见到厌烦,所以,收起你的小手段,在我还没控制不住杀了你之前,给我……滚!”

他开口一个滚,闭口一个滚,让本就心中悲凉的顾潇再多了一种对天道不公的愤怒。

她将烟头仍在地上,一脚踩灭星火,咬牙道:“不管其他女人对你用什么手段,我只要钱!”

“只要钱?”男人依旧一脸不相信的冷笑。

“老板……除了钱,你身上还有什么地方值得我贪图的?是你那五分钟的速度,还是牙签一样的大小?”

顾潇脸上带着凄然的笑,心中却庆幸从小有陈齐安那个混子在身边,倒听惯了一口荤话,没想到现在竟然有了用武之地。

短暂的安静之后,是男人眼中一闪而逝的不可思议。来自http://www.gao-xiao.com/

“老板,你给钱我走人,大家好聚好散。”

顾潇见他一直没有反应,忍不住再一次开口。

天知道她是用了多大的勇气才将自尊心丢在地上,不顾廉耻的做了昨晚的选择,可这男人,竟然还要吃干抹净,将她的自尊心揉捏成渣!

男人回过神,瞳孔瑟缩到了极致,猛地伸出手掐住了顾潇的咽喉,“你信不信,你敢再说一个字,我就让你死在这里?”

顾潇呛得难受,连咳几声之后,哑着声音说:“就算你杀了我,我也要……拿到钱!”

男人的手劲不小,掐得顾潇喘不过气来,当顾潇以为自己真的会死在这个男人手中的时候,他却突然松了手。

“要多少?”视线从她的脸上移开,伸手去拿床头上的支票。

顾潇的身体一阵发凉,趁着男人低头的时候悄然抬手擦干了眼角的泪,“两万。”

“两万?”男人拿写支票的手一顿,有些诧异的抬头,两万块,不够他买瓶红酒。

“如果你觉得太多的话……一万八也行?”顾潇小心翼翼的开口。

男人冷哼一声,写好支票扔在了顾潇的身上,“拿了钱,就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否则,我会让你死。”

他的语气虽然平淡,可强大的气场却偏偏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

让顾潇清楚的感觉到,他不是在开玩笑,如果冒犯了这个男人,就真的有可能会死!

“你放心,从此以后后,各不相干。”

顾潇捡起地上的支票,顺手拿了一旁的背包,正准备转身离开,余光却看见男人嫌弃的将床头柜上的香烟和打火机丢进了垃圾桶。

见她看过来,男人嘴角一抹厌恶的笑,“你这种人碰过的东西,恶心。”

捏着支票的手紧了又紧,顾潇压下眼中的水汽,她抬手指了指盖着被子的男人下半身,冷笑:“老板,你那里昨晚我也碰过了,有本事你把那里也切掉,我顾潇,就敬你一条英雄好汉!”

说完之后,顾潇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

房间门哐当一声被关上,男人却好一会儿都没回过神,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一张脸也阴沉到了极致!

第二章 诡异的巧合

拉开落地窗帘,阳光有些刺眼。

傅御诚将浴巾随意的裹在腰间,露出八块腹肌和人鱼线,在冰箱里拿了一罐速溶咖啡,拔掉拉环,喝一口又嫌弃的吐了出来。

将咖啡罐扔进垃圾桶,急促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御城,你昨晚真的开荤了?”

电话里,龚俊宁戏虐的声音响了起来,“不得了啊,一向守身如玉的傅大少居然也被女人睡了!感觉怎么样,爽不爽?”

“滚!”

听了好友的荤话,傅御城回了一个字。

“我说傅大少,你这是欲求不满吗?昨晚那娇滴滴的小姑娘一看就是个处,不会是没把大少爷你伺候好吧?”

“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傅御城烦躁的打断了他的话。

“……御城,你喝断片了?”

电话里的龚俊宁声音提高了八度,“昨晚上你喝的太多了,酒吧门口扯着一个小姑娘问人卖不卖,我正想把耍流氓的你拖走,谁知道那小姑娘竟然说卖!然后……你傅大少要做的事,我怎么敢拦。”

“该死!”傅御城低咒了一声。

“唉,事已至此,御城你就想开点儿,男人逢场作戏而已,没什么大不了,再说了,你这么久都不碰女人,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暗恋我……”

“闭嘴!”眼看龚俊宁越扯越远,傅御城直接挂断了电话。

世界终于安静了下来,傅御城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

昨夜,怎么就冲动了呢?

看来,他还是小看了那件事对他的影响力。

*

上午十点,破落的巷子里,光线被两侧几十年的青砖墙挡了大半,让本就破落的巷子多了一份阴森冷然。

顾潇从银行取了钱之后就急匆匆的跑进了巷子,顺着右侧的拐角,她闪身进了一间残破的民房。

客厅里,几个穿着痞里痞气的青年正围着四方桌打牌,手边还摆着三把亮晃晃的长砍刀,角落里,一个佝偻的老人坐在一把掉了漆的木凳上,正焦急的往门口的方向望。

“潇潇!”看见顾潇进门,老人立刻就站了起来。

顾潇也跑到顾老的面前,上下打量一番,“爷爷,你没事吧,他们有没有欺负你?”

“没事,没事,你呀,还回来做什么,我以为……”顾老说着就眼泪花花,抓着顾潇的手不停的颤抖。

“我当然会回来的。”

顾潇抬手替顾老擦眼泪,却知道为什么顾老为什么会这么想,因为她的父亲当年欠了赌债,就是一跑了之,留下了她和爷爷相依为命。

所以这一次,有了麻烦,爷爷也以为她会一声不响的丢下这烂摊子离开,可……她已经尝过那种被人丢弃的滋味了,又怎么会让爷爷也再经历一次?

“我说你们爷孙俩说够了没有?钱呢?”几个青年放下手中的牌走了过来。

顾潇从背包里取出两万块钱,在手中扬了扬,见那青年伸手来拿,她又将手缩了回来,“欠条呢?”

“你这丫头,年纪虽小,做事还挺谨慎。”

那青年勾着嘴笑,从裤兜里套了一张纸出来。

顾潇拿了纸仔细看了看,这才将那两万块钱给了他们,“我们的债还完了,不要再来找麻烦了!”

那青年嬉皮笑脸的扬扬手,“你放心吧,你们这屋子四面透风,蚊子又多,哥儿几个在这守了一夜可真是遭罪,你当我们想来呢。”

顾潇一怔,眼中闪过一丝意味深长,见几个青年要走,她冷声叫住,“等等,你刚才的话什么意思?”

当年父亲离开的时候欠了十五万高利贷,可是她和他们大哥达成了协议,每个月按时还,这些年已经还得差不多了,所以这些年他们也没来找过麻烦,可昨天,这些人又突然找上门来,还让她们立刻就还钱,而且,必须是在今天中午之前还钱!

今天中午,是楚奕从帝京回来的时间!

会是巧合吗?

几个青年见她目光犀利,有一瞬间的诧异,几人互看了一眼,那为首的青年才说:“看在我们这么多年打交道的份儿上,我就给你提个醒,我们啊,都是穷人,连我这小学没毕业的都知道,穷不与富斗的道理,你说你一个小姑娘家,去惹那些麻烦做什么。”

几个青年打着哈欠离开了民房,拿了钱,他们身上已经看不见昨天那种喊打喊杀的气势。

“潇潇……那人刚才说的什么意思,是你惹了什么麻烦吗?”顾老担心的抓住了顾潇的手。

顾潇这才收敛了思绪,拍了拍古老的手安慰道:“没事,他们就是吓唬吓唬我们而已。”

“对了,潇潇,那些钱你是哪儿来的呢?”

“呃……”

顾潇身体瞬间僵硬,心虚的不知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看她这模样,顾老便试探着问:“是不是前些天送你回来的那个小伙子给的?我看那小伙子穿着打扮,家庭条件好像很好的样子,对了,他叫楚什么来着……楚奕,我想起来了。是不是你找他去了?”

家徒四壁又惹上高利贷,这些年下来连亲戚都不和他们来往了,所以要借到钱根本就不可能,也难怪顾老会有此猜测。

“呃……对,就是找他借的。”顾潇挤出一抹笑,推着顾老往内屋走,“爷爷,你肯定一晚上没睡,赶紧去睡会儿吧,我去给你熬点儿粥。”

“上次那小伙子来的时候,我就觉得人不错,没想到这种时候他还能帮我们。不过借钱这回事,潇潇,你回头一定得给他说清楚了,我们会按月还他,不然将来你和他相处,连说话的底气都没有。”

“好了爷爷,我都是成年人了,知道的,你赶紧去休息吧。”

一整天的心惊胆战,上了年纪的顾老早就有些坚持不住,所以也就没有推辞,回屋休息去了。

顾潇替顾老关了房门,整个人便无力的顺着门板滑落在地,再抬眸,眼泪便再也控制不住汹涌而出。

楚奕!

楚奕!

此刻这两个字就像是心中的刺,每一次提及,都能让她鲜血淋漓!

是她……背叛了他!

第三章 分手

接连几天的高温橙色预警,让整个湘城在烈日下都隐约有些扭曲,就连路上的车辆,都不知不觉间多了一股子烦躁,呼啸着就从人行横道通过,似乎受不了在这样的烈日下多呆 一秒。

湘城东郊别墅区。

顾潇蹲在小区门口的树荫下,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出入的车辆,目光时而空洞,时而哀伤。

也不知等了多久,一辆熟悉拍照的黑色汽车在小区门口停下,后排的车门打开,一个挺拔的身影就跑了过来。

阳光,落在男生的脸上,让他的眉眼跟着一样灿烂,他在笑,露出一拍洁白绚丽的牙齿,生活的苦难在他的身上看不见分毫。

这就是她相恋三年的男朋友,完美而不染尘埃的,楚奕!

一瞬间,顾潇的眼泪就湿了眼眶。

“潇潇,你怎么哭了?”楚奕停在她面前,看见她落泪,有些慌张。

“没事……”顾潇哽咽着,仰起头,咬牙问:“这两天,为什么不接电话?”

闻言,楚奕一怔,“原来,你是想我了?我去帝京看外婆,昨晚在外婆家遇见了上门拜访的柳溪雨,柳溪雨你知道吧,就是隔壁班的那个害羞的女生,原来她外婆和我外婆是朋友来着。她手机没电借我手机,结果失手把我手机摔了。”

他顿了顿,伸手刮了刮顾潇的鼻头,笑道:“这才不到一天没联系,你就生我气了?”

生气?

顾潇只觉得凄凉,从头到脚,凉了个彻底。

昨晚,那些人找上门来逼她们还钱,这么巧,他的手机就让柳溪雨给摔了?如果她没记错的话,那个柳溪雨曾经红着脸给楚奕递过情书。

不过给楚奕送情书的女生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见得多了,也就不觉得多大回事了,她了解楚奕,知道他对她的心意,所以从未将这些事情放在心上。

只是不到一天的时间,却让她和他的感情走到了陌路。

她到底还是小看了人心的险恶。

不过,哪怕知道了原因,却也改变不了现实,有些事情,是不配得到原谅的。

“楚奕,我们分手吧。”

冷静的开口,顾潇仰着头,看见楚奕的笑容慢慢僵硬在脸上。

他似不相信,伸手宠溺的揉了揉顾潇的头发,“傻丫头,你说什么气话呢,一晚上不联系,你就不要我了啊,别吓我,会把我吓哭的,到时候你怎么哄我都没用……”

“楚奕,我们分手吧,我认真的。”

顾潇的眼泪落下,她却毫不在乎,只是抬手抓住了她的手腕,将他的手从自己头发上扯了下来。

“就因为一天没联系你?”楚奕看见她认真的模样,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相处三年,他知道,她从来不会像其他女生一样来拿分手来撒娇。

顾潇喉咙干涩得厉害,却还是固执的说:“因为,我昨晚和别人睡了。”

她不想用任何借口来欺骗他,从开始到现在,她也从没有欺骗过她。

说完这句话,她突然像是轻松了很多。

世界仿佛寂静,只有树荫下的两人彼此哀伤的神情落在对方的眼眸里,谁也没有开口,谁也不敢开口。

车上,楚奕的母亲等得有些不耐烦,拉开车门也走了下来,看见顾潇的时候脸色有些难看,“我说你这小姑娘,真是得寸进尺,平时你们俩的事情我们做家长的也就睁只眼闭只眼,反正我们家楚奕大学不再国内念,你们那点儿小孩子家家玩的游戏也就到此算了,没想到你还找上门来了,你就死了心吧,我家楚奕,也是你这种丫头配得上的?”

出国?

顾潇也有些惊讶,楚奕明明说会和她一起念帝京大学的。

“小奕啊,妈妈知道你心思单纯,可这种小姑娘真不是值得你认真交往的对象,高中三年,还没玩够啊。”

楚奕妈妈说话的时候扯了一把他的胳膊,等到楚奕转头,她才看清楚奕脸上的表情。

痛苦、愤怒、绝望!

楚奕妈妈吓了一跳,松开楚奕的胳膊,还不等她说些什么,就看见楚奕整个人直挺挺的往后倒了下去。

“啊!”楚奕妈妈的尖叫,引起了周围所有人的注意,楚家的司机也跟着下来帮忙。

阳光很刺眼,周围很乱。

顾潇像是傻了一般,恍恍惚惚中,她记得楚家司机将晕倒的楚奕背走,记得楚奕妈妈回头仇恨的看了她一眼,也记得路边另一辆黑色轿车曾摇下车窗,露出了昨晚那个陌生男人的脸。

可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所有的人和车都离开了,整个世界,仿佛就只剩下她一个人而已。

一辆黑色的轿车行驶过转角,车内,男人的目光里有些让人看不懂的意味深长。

坐在他旁边的龚俊宁却一阵唏嘘,“没想到今天一出门就看见这种棒打鸳鸯的闹剧,不过刚才和楚家小公子说话的女孩儿倒是有点儿眼熟,我肯定在什么地方见过?”

“楚家?”傅御城回过神,随意的点了一支烟看向龚俊宁。

“对啊,湘城三大家族之一的楚家,刚才那个女人是楚齐的老婆,我见过几次,那个男孩儿应该就是楚齐的独子了。那楚齐最宝贝的就是他这个独子,所以向来把人保护得很好,也极少在圈子里露面,不过也真是因为被保护得太好了,我私下里听几个朋友说过,那孩子心思单纯得……呵呵,你懂的。”

龚俊宁洋洋洒洒一席话,完全没有注意到一旁的傅御城脸上的嘲讽表情。

“是挺单纯的。”

被那种廉价的女孩儿玩弄在股掌之间,可不就是单纯吗?

“呀!”龚俊宁一拍脑门儿,瞪大了眼睛转头看傅御城,“我想起来了,那小姑娘不就是昨天晚上酒吧门口那个小丫头?”

傅御城淡笑,冷酷又鄙夷的点了点头。

“我艹!”龚俊宁爆了一句粗口,“这年头的小姑娘真是不简单!一边出来卖,一边还要勾搭富二代,连我这个久经花场的高手都差点儿被骗了,要不是亲眼看见,我真以为那就是一个不韵世事的失足少女而已……这样看来,楚家那小子真是可怜啊,栽在这种丫头的手里,楚家的未来啊……”

“得了,你有空替楚家操心,倒是先想办法把南郊度假村开发项目给我谈下来!”

傅御城扫了他一眼,又将视线移到了车窗外,窗外,阳光依旧刺眼,想起昨晚的荒唐,他有些烦躁的将烟头摁在了烟灰缸里。

第四章 两勒插刀

这一个月的时间,对于顾潇来说比一个世纪更加漫长。

她想忘记的事情很多,可越是想忘记,却越是将那些点点滴滴记了个清楚,她就在这种浑浑噩噩、忘却又回忆的反复之中挣扎着。

高考成绩出来了,成绩没有意外,顾潇以七百二十九分的成绩成为了湘城三中理科第二名。

班主任李老师打电话给她报喜的时候,在电话里还颇有些惋惜,当初文理分科的时候,以顾潇的情况,应该去学文科才对的,可偏偏她选了稍微偏弱的理科,要是她往自己的优势学科发展,没准儿今年文科状元就是她了。

对此,顾潇一笑置之,只有她自己清楚,从就业前景来看,理科生的优势比文科大得多,要养活自己,学理科比学文科现实。

谁又能想到,在学校里乖巧听话的超级学霸,在学校外,竟然是一个会抽烟喝酒,会为了钱而出卖了自己的不良少女呢?

连顾潇自己都不相信!

中午一点,世纪商城后门口。

几个穿着玩偶服发传单的暑期工停下手上的工作,由小组长分派了商场提供的免费盒饭后,便三三两两坐在一起吃午饭。

顾潇领了一盒,独自坐在了靠边的花坛上,一声不吭,埋头扒饭。

“哇,快看,是傅御城也!”

一群暑期工围着玻璃窗叫嚷了起来。

顾潇抬头看了一眼,正好可以看见商场的家电销售部。

一排尺寸不一的液晶电视上,正在播放财经新闻,隔着落地玻璃,听不见电视上的声音,可电视上出现的画面倒是能看得清楚。

画面上,西装笔挺的男人站在海边指指点点,身后跟着的十几个人对他毕恭毕敬,那十几个人中,有几个似乎是湘城的富商,顾潇不认得,可却经常在本地电视台上看到。

“他好帅啊,简直是颜值爆表!”

“那当然啦,好歹也有国民男神的称号,不说他富可敌国的家世,就这盛世美颜,也能分分钟让人跪舔啊!”

“唉,此等男神,我等凡人,只可膜拜,不可亵玩!~”

傅御城?

国民男神?

顾潇抬起头,目光落在了电视画面的特写上,脑海里,不自觉的想到了那一晚。

心中有些不是滋味,她没有特意去打听过那晚的男人是谁,只是,却也没有想到,他竟然是这样一个站在云端,遥不可及的存在。

不过,又怎么样呢?

她是地上肮脏的泥,和他们这些上流圈子里的贵公子们,永远都无法生活在同一个世界里。

傅御城是如此,楚奕……也是如此!

*

天色渐暗,夜晚来得无声无息。

院子里的小石桌上摆着清粥小菜,顾潇坐在院子里的长椅上,等卖油炸小吃的爷爷回家吃饭。

她的视线落在漆黑的天空,思绪却不知何时已经飘远。

“潇潇,江湖救急!”

院门口突然跑进一个人来,二十出头的年纪,正是顾潇的发小,陈齐安。

“你慌慌张张的做什么,又要和人约架了?”顾潇收回思绪,起身替陈齐安倒了一杯水放在桌上。

陈齐安比顾潇大三岁,初中还没毕业就辍了学,因为海拔很高,外貌又很出众,所以就在夜场里当服务生,几年干下来,也混到了一个小经理的位置。

“今天会所里的歌手临时请假,我实在找不到人唱现场,实在没办法了,哥们儿就只能来求你了。”

陈齐安喝了一口水,又忘顾潇跟前凑,“潇潇,这次你可得帮帮我,今天晚上是个大场子,要是搞砸了,我这饭碗也就别想要了!”

“……可我爷爷不准我在夜场那种地方唱歌的。”顾潇闻言就犹豫了,除了学习以外,她能拿得出手的就只有一把好嗓子了。

“你不说我不说,顾爷爷怎么知道你在哪里唱歌?”陈齐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还有半个月你就要开学了,你不是说你的学费还没攒够吗?谁还和钱过不去啊,唱一晚上一千块,其他地方有这么多吗?放心吧,有哥们儿在,不会让人欺负你的,只是唱歌,保证不让别人动你一根毫毛!就这一次,成么……”

陈齐安眼巴巴的望着她,看得顾潇头皮有些发麻。

“好吧,就一次。”

顾潇叹了一口气,和陈齐安从小一起长大,她也知道,陈齐安要不是没办法了,绝对不会来找她这个顾爷爷眼中的乖乖女。

在这个城市里,贫富差距很大,有钱的人夜夜笙歌、挥金如土,贫穷的人奔波劳碌、苟且偷生。

金壁娱乐会所,就像它的名字一样,在湘城的夜色里显得尤其的金碧辉煌,大厦顶楼闪烁的霓虹灯刺破了黑暗的天空,似乎是想让整个湘城都无法忽略它的存在。

陈齐安带着顾潇往场子里走,路上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会所的情况。

“今天会所里这局可大了,做东的是湘城首富周家,包下了整个会所,宴请的据说是来自帝都的大人物,所以你要好好唱,这些富豪们给小费是很大方的,没准儿消费比你今晚上的工资还要多。”

“哦。”

顾潇应了一声,四下打量着,发现来来往往的会所工作人员们都是美女帅哥,也难怪这金壁娱乐会所能在湘城有一席之地,就这工作人员看着都养眼。

陈齐安领着顾潇来到了一个开阔的大厅,略微暗淡的灯光下,满是觥筹交错。

“对了……”陈齐安将顾潇转交给负责乐队那块儿的领班,临走的时候欲言又止。

“嗯?”

“就是……”

陈齐安硬着头皮在她耳边小声说:“有时候有些有钱人会玩得比较疯,就算你看见什么,也不要觉得大惊小怪,更不要多管闲事。”

起初,顾潇还不知道陈齐安说的是什么意思,不过在台上唱了几首歌之后,突然发现大厅角落里,有一个中年男人的手伸进了一个年轻女孩儿的裙子,她才知道,陈齐安是怕她没见过这种场面会不舒服。

不过,陈齐安是小看顾潇了。

收回视线,顾潇继续唱歌,脸上的表情都没有丝毫改变。

也许是因为那个京都的大人物迟迟没来,所以厅里的富豪们都显得有些烦躁和忐忑,喝酒的时候,许多人都忍不住往门口的方向看。

国民男神宠妻成瘾》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国民男神宠妻成瘾】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4672230.html
首 发:国民男神宠妻成瘾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 小说依旧中意你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依旧中意你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依旧中意你目录预览:《依旧中意你》《依旧中意你》《依旧中意你》《依旧中意你》急救车终于来了,将昏迷不醒的奶奶送到了医院。南未溪衣衫凌乱,脸色惨白,失魂落魄的守在抢救室门口。时间,一分一秒的艰难渡过,抢救室的门,也终于在这个时候,打开了。医生一脸遗憾的走出来,对着南未溪摇摇头说:“很抱歉……”南未溪眼前一黑,几乎晕倒,嗫嚅着嘴唇,逃避道:“医生,你在跟我开玩笑吧?我奶奶怎么可能就那么死了?是不是晏霆霄叫你这样骗我的?”医生叹了口气,说道:“真的很抱歉南小姐,

  • 废后归来:王爷请自重完结版免费阅读

    原标题:废后归来:王爷请自重完结版免费阅读小说名:废后归来:王爷请自重目录预览:第一章兔死狗烹第二章扭转乾坤第一章兔死狗烹昏暗的烛光在温定宜眼边闪烁,颠簸的马车让她身上的伤口撕裂的更大,她侧卧在马车侧壁,血水打湿了单薄的衣衫和身下破旧的褥垫,如坐针毡的痛楚让她更加清醒的感知,她还活着!失去了双眼的温定宜,只能用一条破旧的布条护住双目,再不见当年的儿女情眸,眼波流转,可她失去的,又何止是这些。在冷宫里的这一年,温定宜尝尽了人间能够尝到的所有苦楚。犹记那年,漠北国君病重,楚言离与皇子之间的争斗不断。

  • 驭妖5章(第三章)

    原标题:驭妖5章(第三章)小说名:驭妖第三章驭妖谷大殿名为厉风堂,纪云禾一入大殿门口,待得看见老谷主身边站着的垂眸静立的林昊青,她便觉得今日来得不妙。“谷主。”纪云禾行了个礼,老谷主林沧澜已是古稀之年,满面褶皱,可那双皱纹之间的眼睛,却依旧如鹰般犀利且慑人。“咳咳……云禾来了。”林沧澜咳了两声,招了招手,将纪云禾招上前来,“云禾最近在忙些什么啊?”纪云禾规规矩矩上前,站到林沧澜右侧,躬身细语答道:“前段时间驯了几个小妖送走了,这两天正忙着教手下的驯妖师一些驯妖的技能。”林沧澜点了点头:“好孩子,

  • 小说爱若灿烂星辰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若灿烂星辰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爱若灿烂星辰第三章活着比死还难受忽然闻到一股很浓的消毒水味,穆芊芊疼得咬起牙来。吴嫂走进病房,看到穆芊芊醒了,那双吊着点滴的手正在乱动,顿时被穆芊芊的举动吓到了。“夫人!您可千万别乱动!你如今就剩下半条命了!再乱动折腾一下,就危险了!”吴嫂一副想扶着穆芊芊又不敢触碰她的样子,手直打哆嗦。穆芊芊面色一片灰白,声音发抖的开口问吴嫂:“我、我的、我的孩子呢?”吴嫂欲言又止:“夫人,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您还活着,就好了。”似乎是想起什么,一时之间,各

  • 血誓——此生不换完结版免费阅读

    原标题:血誓——此生不换完结版免费阅读小说名字:血誓——此生不换目录预览:《血誓——此生不换》《血誓——此生不换》《血誓——此生不换》灰暗的天空突然飘起雪花,世界很快变得明亮,被干燥的空气充盈着。那些洁白的、绽放过的残骸一片片从灰色的云端里跌落下来,将暴露在外面的浑浊通通埋葬,只留下一片寂静和汽车发动机单调的嗡嗡声。维珈把自己这边的窗户稍稍打开一点,让外面的冷风刚好可以吹到脸。车里的暖气太强,让人不禁觉得有点恶心。“姐!姐!快停车!快!”小蔓突然兴奋的叫起来,“就在这里,有条路你看见没有?!”维

  • 重生之嫡妻二嫁12章

    原标题:重生之嫡妻二嫁12章书名:重生之嫡妻二嫁006姐姐妹妹1虽是纳妾,但高家摆出排场却是极大,只比当初娶妻之时减了两分。然而上门的宾客、现场热闹祥和的氛围却比当初有过之而无不及。细论起来,大都是冲着的便是高相爷和罗太尉的名头去的。再回想当初罗秋容和高长元大婚之时,她虽是顶着罗家嫡女的名头嫁进来的,但以庶女之身在罗家养了十多年,稍稍对京城有些了解的人谁不知道其中的门道--不过是罗太尉为了面子上好看,才将她的名字写在正室名下而已!一个并非正室嫡妻亲出的女儿,就连高家都不甚上心,操持婚事大都敷衍了

  • 小说《流氓仙厨》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流氓仙厨》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字:流氓仙厨目录预览:第一章绝处重生探子记忆第一章绝处重生探子记忆第二章废柴身体逆天改命第二章废柴身体逆天改命第三章仙灵食物继承双亲第三章仙灵食物继承双亲第四章盘龙之山三盘暮雨第一章绝处重生探子记忆羽化山,梦幻宗。“杨青这一次获得的情报非常之重要,太上仙府的出世,必然要在修道界掀起一番血雨腥风。不过我们梦幻宗是超级大派,情报组织又是最出色的,掌握了先机!一个时辰后,你们几人随我出发,争夺太上仙府的宝藏!”说话的是梦幻宗的一位副掌门,地位很高,话语中

  • 《先孕后婚,总裁强势爱》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先孕后婚,总裁强势爱》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字:先孕后婚,总裁强势爱目录预览:第一章:醉生梦死第一章:醉生梦死第二章:签订契约第二章:签订契约第一章:醉生梦死医院到处弥漫着一股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连城夏皱了皱眉,这医院真不是个好地方。顺着走廊一直走,走到尽头的位置,连城夏推开病房的门走了进去。没错,躺在床上的是连城夏的亲生哥哥——连耀辉。不久前,连耀辉得了白血病,在连城夏的极力要求之下,才肯过来住院。“城夏。”连耀辉无力地伸出手,想拍拍连城夏的肩膀,只是够不到,只能作罢,“城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