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国民男神宠妻成瘾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8/12/09 08:36:23 来源:网络
国民男神宠妻成瘾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名:国民男神宠妻成瘾

第一章 破釜沉舟

酒店别墅的套房里,落地窗的窗帘被拉上,窗外,是万家灯火辉煌,窗内,却只有床头灯亮着,洒下点点晕黄的暧昧微光。网站http://www.gao-xiao.com/

“多大了?”

“十八。”

“自愿的?”

“……嗯。”

男人坐在窗边的沙发上,掏出定制烟盒,取一支香烟点燃,只吸了一口便将烟头摁在了烟灰缸里。

女孩儿站在他面前一米的地方,背挺得很直,垂在两侧的手微微扯着裙角,脸上却没有表情。

男人的视线从女孩儿有些发黄的运动鞋往上移,包裙遮住了大腿却露出了肚脐,再往上,一件黑色抹胸被上下牵拉到了极致。他挑眉,有些不耐烦。

“直接来吧。阅读gao-xiao.com

“……”

“怎么,不会?”

“……会!”

女孩儿一咬牙,上前两步,在男人的面前跪了下来,手指搭在他的皮带扣上,动作一顿,又重新抬头,“第一次有些生疏,要是什么地方做的不好,请您指导。”

男人冷笑,一手捏住她的下巴,力道很大,“台词想得不错,新鲜。”

长夜开始,深沉涟漪,并不美好。

*

起风了,风吹起少女的短裙,裙角扬起的一瞬间,划过一道绚丽的弧线。

顾潇站在阳台上,看着花园里盛开的娇艳花朵,眉眼间一片冷冽。

一切……都结束了。

经过昨夜,她和楚奕之间便再也回不了头了。来自gao-xiao.com

后悔吗?

顾潇冷笑,她连后悔的资格都没有,后悔和眼泪,都是留给那些被人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的,她这样的人,后悔给谁看,眼泪……给谁看?

她走回房间,扫了一眼仍旧在睡梦中的陌生男人,男人的面容是她从未见过的俊美,只可惜,除了楚奕,再好看的男人在她的眼中都引不起任何波澜。

床头柜上摆放着男人的香烟和金属制打火机,顾潇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学着男人们的模样,点燃,深吸,再吐出一口浓郁的白雾。

烟雾消散,她一抬眸,就对上了床上男人深沉阴霾的脸。

“你是谁?”

男人一开口,嗓音沙哑,声音里流露出的霸道和冷酷没有丝毫遮掩。

一夜风流之后,他问她是谁?

顾潇想笑,却终究没有笑出口,而是又仰头吸了一口烟,一副不良少女放浪的模样。

“老板,昨晚上才睡过,你不会想赖账吧?”

说着,她抬起手臂,露出手臂上的青青紫紫,这些,就是昨晚男人在她身上疯狂肆虐的时候留下的痕迹。

清晰、狰狞、暧昧,却又任谁都无法磨灭。来自http://www.gao-xiao.com/

男人的目光落在她的手臂上一秒,眼神变幻,最终却只剩下满满的鄙夷和厌恶。

“滚!”

一个字,让顾潇的处境卑微到了极致。

她和他是陌生人,所以风流过后,他可以毫不犹豫的叫她滚,而这一切,都是她自己选择的!

顾潇的鼻头有些发酸,捏着香烟的左手有些微微的颤,可她没有露出丝毫的怯懦,而是摊开右手手掌在男人的面前。

“我可以滚,不过……老板请先给钱。”

直到很多年以后,顾潇都能想起当时的画面,不管是佯装坚强的自己,还是男人眼中的厌恶不耻,她都记得清清楚楚,像是一生挥之不去的梦魇,每每午夜梦回便能将她拉入无尽深渊。

为了钱,她将自己卖给了一个陌生男人,在一个陌生男人的身下,苟且承欢。

她和楚奕相爱三年,连手都不好意思让他摸一下的她,竟然为了钱让一个陌生男人在身上留下淫靡不堪的痕迹。原文gao-xiao.com

男人没有说话,只是脸色阴冷的盯着她的脸,像是高高在上的王者俯视地上的蝼蚁一般。

“知道我是谁吗?”

“不管是谁,都得给钱。”顾潇摇头,没有被他的气势吓到。

男人一声轻笑,像是听了什么了不得的笑话,“想爬上我的床的女人,可以绕赤道一圈,各种各样为了引起我注意的手段,我也见到厌烦,所以,收起你的小手段,在我还没控制不住杀了你之前,给我……滚!”

他开口一个滚,闭口一个滚,让本就心中悲凉的顾潇再多了一种对天道不公的愤怒。

她将烟头仍在地上,一脚踩灭星火,咬牙道:“不管其他女人对你用什么手段,我只要钱!”

“只要钱?”男人依旧一脸不相信的冷笑。

“老板……除了钱,你身上还有什么地方值得我贪图的?是你那五分钟的速度,还是牙签一样的大小?”

顾潇脸上带着凄然的笑,心中却庆幸从小有陈齐安那个混子在身边,倒听惯了一口荤话,没想到现在竟然有了用武之地。

短暂的安静之后,是男人眼中一闪而逝的不可思议。国民男神宠妻成瘾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老板,你给钱我走人,大家好聚好散。”

顾潇见他一直没有反应,忍不住再一次开口。

天知道她是用了多大的勇气才将自尊心丢在地上,不顾廉耻的做了昨晚的选择,可这男人,竟然还要吃干抹净,将她的自尊心揉捏成渣!

男人回过神,瞳孔瑟缩到了极致,猛地伸出手掐住了顾潇的咽喉,“你信不信,你敢再说一个字,我就让你死在这里?”

顾潇呛得难受,连咳几声之后,哑着声音说:“就算你杀了我,我也要……拿到钱!”

男人的手劲不小,掐得顾潇喘不过气来,当顾潇以为自己真的会死在这个男人手中的时候,他却突然松了手。

“要多少?”视线从她的脸上移开,伸手去拿床头上的支票。

顾潇的身体一阵发凉,趁着男人低头的时候悄然抬手擦干了眼角的泪,“两万。”

“两万?”男人拿写支票的手一顿,有些诧异的抬头,两万块,不够他买瓶红酒。

“如果你觉得太多的话……一万八也行?”顾潇小心翼翼的开口。

男人冷哼一声,写好支票扔在了顾潇的身上,“拿了钱,就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否则,我会让你死。”

他的语气虽然平淡,可强大的气场却偏偏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

让顾潇清楚的感觉到,他不是在开玩笑,如果冒犯了这个男人,就真的有可能会死!

“你放心,从此以后后,各不相干。”

顾潇捡起地上的支票,顺手拿了一旁的背包,正准备转身离开,余光却看见男人嫌弃的将床头柜上的香烟和打火机丢进了垃圾桶。

见她看过来,男人嘴角一抹厌恶的笑,“你这种人碰过的东西,恶心。”

捏着支票的手紧了又紧,顾潇压下眼中的水汽,她抬手指了指盖着被子的男人下半身,冷笑:“老板,你那里昨晚我也碰过了,有本事你把那里也切掉,我顾潇,就敬你一条英雄好汉!”

说完之后,顾潇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

房间门哐当一声被关上,男人却好一会儿都没回过神,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一张脸也阴沉到了极致!

第二章 诡异的巧合

拉开落地窗帘,阳光有些刺眼。

傅御诚将浴巾随意的裹在腰间,露出八块腹肌和人鱼线,在冰箱里拿了一罐速溶咖啡,拔掉拉环,喝一口又嫌弃的吐了出来。

将咖啡罐扔进垃圾桶,急促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御城,你昨晚真的开荤了?”

电话里,龚俊宁戏虐的声音响了起来,“不得了啊,一向守身如玉的傅大少居然也被女人睡了!感觉怎么样,爽不爽?”

“滚!”

听了好友的荤话,傅御城回了一个字。

“我说傅大少,你这是欲求不满吗?昨晚那娇滴滴的小姑娘一看就是个处,不会是没把大少爷你伺候好吧?”

“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傅御城烦躁的打断了他的话。

“……御城,你喝断片了?”

电话里的龚俊宁声音提高了八度,“昨晚上你喝的太多了,酒吧门口扯着一个小姑娘问人卖不卖,我正想把耍流氓的你拖走,谁知道那小姑娘竟然说卖!然后……你傅大少要做的事,我怎么敢拦。”

“该死!”傅御城低咒了一声。

“唉,事已至此,御城你就想开点儿,男人逢场作戏而已,没什么大不了,再说了,你这么久都不碰女人,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暗恋我……”

“闭嘴!”眼看龚俊宁越扯越远,傅御城直接挂断了电话。

世界终于安静了下来,傅御城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

昨夜,怎么就冲动了呢?

看来,他还是小看了那件事对他的影响力。

*

上午十点,破落的巷子里,光线被两侧几十年的青砖墙挡了大半,让本就破落的巷子多了一份阴森冷然。

顾潇从银行取了钱之后就急匆匆的跑进了巷子,顺着右侧的拐角,她闪身进了一间残破的民房。

客厅里,几个穿着痞里痞气的青年正围着四方桌打牌,手边还摆着三把亮晃晃的长砍刀,角落里,一个佝偻的老人坐在一把掉了漆的木凳上,正焦急的往门口的方向望。

“潇潇!”看见顾潇进门,老人立刻就站了起来。

顾潇也跑到顾老的面前,上下打量一番,“爷爷,你没事吧,他们有没有欺负你?”

“没事,没事,你呀,还回来做什么,我以为……”顾老说着就眼泪花花,抓着顾潇的手不停的颤抖。

“我当然会回来的。”

顾潇抬手替顾老擦眼泪,却知道为什么顾老为什么会这么想,因为她的父亲当年欠了赌债,就是一跑了之,留下了她和爷爷相依为命。

所以这一次,有了麻烦,爷爷也以为她会一声不响的丢下这烂摊子离开,可……她已经尝过那种被人丢弃的滋味了,又怎么会让爷爷也再经历一次?

“我说你们爷孙俩说够了没有?钱呢?”几个青年放下手中的牌走了过来。

顾潇从背包里取出两万块钱,在手中扬了扬,见那青年伸手来拿,她又将手缩了回来,“欠条呢?”

“你这丫头,年纪虽小,做事还挺谨慎。”

那青年勾着嘴笑,从裤兜里套了一张纸出来。

顾潇拿了纸仔细看了看,这才将那两万块钱给了他们,“我们的债还完了,不要再来找麻烦了!”

那青年嬉皮笑脸的扬扬手,“你放心吧,你们这屋子四面透风,蚊子又多,哥儿几个在这守了一夜可真是遭罪,你当我们想来呢。”

顾潇一怔,眼中闪过一丝意味深长,见几个青年要走,她冷声叫住,“等等,你刚才的话什么意思?”

当年父亲离开的时候欠了十五万高利贷,可是她和他们大哥达成了协议,每个月按时还,这些年已经还得差不多了,所以这些年他们也没来找过麻烦,可昨天,这些人又突然找上门来,还让她们立刻就还钱,而且,必须是在今天中午之前还钱!

今天中午,是楚奕从帝京回来的时间!

会是巧合吗?

几个青年见她目光犀利,有一瞬间的诧异,几人互看了一眼,那为首的青年才说:“看在我们这么多年打交道的份儿上,我就给你提个醒,我们啊,都是穷人,连我这小学没毕业的都知道,穷不与富斗的道理,你说你一个小姑娘家,去惹那些麻烦做什么。”

几个青年打着哈欠离开了民房,拿了钱,他们身上已经看不见昨天那种喊打喊杀的气势。

“潇潇……那人刚才说的什么意思,是你惹了什么麻烦吗?”顾老担心的抓住了顾潇的手。

顾潇这才收敛了思绪,拍了拍古老的手安慰道:“没事,他们就是吓唬吓唬我们而已。”

“对了,潇潇,那些钱你是哪儿来的呢?”

“呃……”

顾潇身体瞬间僵硬,心虚的不知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看她这模样,顾老便试探着问:“是不是前些天送你回来的那个小伙子给的?我看那小伙子穿着打扮,家庭条件好像很好的样子,对了,他叫楚什么来着……楚奕,我想起来了。是不是你找他去了?”

家徒四壁又惹上高利贷,这些年下来连亲戚都不和他们来往了,所以要借到钱根本就不可能,也难怪顾老会有此猜测。

“呃……对,就是找他借的。”顾潇挤出一抹笑,推着顾老往内屋走,“爷爷,你肯定一晚上没睡,赶紧去睡会儿吧,我去给你熬点儿粥。”

“上次那小伙子来的时候,我就觉得人不错,没想到这种时候他还能帮我们。不过借钱这回事,潇潇,你回头一定得给他说清楚了,我们会按月还他,不然将来你和他相处,连说话的底气都没有。”

“好了爷爷,我都是成年人了,知道的,你赶紧去休息吧。”

一整天的心惊胆战,上了年纪的顾老早就有些坚持不住,所以也就没有推辞,回屋休息去了。

顾潇替顾老关了房门,整个人便无力的顺着门板滑落在地,再抬眸,眼泪便再也控制不住汹涌而出。

楚奕!

楚奕!

此刻这两个字就像是心中的刺,每一次提及,都能让她鲜血淋漓!

是她……背叛了他!

第三章 分手

接连几天的高温橙色预警,让整个湘城在烈日下都隐约有些扭曲,就连路上的车辆,都不知不觉间多了一股子烦躁,呼啸着就从人行横道通过,似乎受不了在这样的烈日下多呆 一秒。

湘城东郊别墅区。

顾潇蹲在小区门口的树荫下,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出入的车辆,目光时而空洞,时而哀伤。

也不知等了多久,一辆熟悉拍照的黑色汽车在小区门口停下,后排的车门打开,一个挺拔的身影就跑了过来。

阳光,落在男生的脸上,让他的眉眼跟着一样灿烂,他在笑,露出一拍洁白绚丽的牙齿,生活的苦难在他的身上看不见分毫。

这就是她相恋三年的男朋友,完美而不染尘埃的,楚奕!

一瞬间,顾潇的眼泪就湿了眼眶。

“潇潇,你怎么哭了?”楚奕停在她面前,看见她落泪,有些慌张。

“没事……”顾潇哽咽着,仰起头,咬牙问:“这两天,为什么不接电话?”

闻言,楚奕一怔,“原来,你是想我了?我去帝京看外婆,昨晚在外婆家遇见了上门拜访的柳溪雨,柳溪雨你知道吧,就是隔壁班的那个害羞的女生,原来她外婆和我外婆是朋友来着。她手机没电借我手机,结果失手把我手机摔了。”

他顿了顿,伸手刮了刮顾潇的鼻头,笑道:“这才不到一天没联系,你就生我气了?”

生气?

顾潇只觉得凄凉,从头到脚,凉了个彻底。

昨晚,那些人找上门来逼她们还钱,这么巧,他的手机就让柳溪雨给摔了?如果她没记错的话,那个柳溪雨曾经红着脸给楚奕递过情书。

不过给楚奕送情书的女生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见得多了,也就不觉得多大回事了,她了解楚奕,知道他对她的心意,所以从未将这些事情放在心上。

只是不到一天的时间,却让她和他的感情走到了陌路。

她到底还是小看了人心的险恶。

不过,哪怕知道了原因,却也改变不了现实,有些事情,是不配得到原谅的。

“楚奕,我们分手吧。”

冷静的开口,顾潇仰着头,看见楚奕的笑容慢慢僵硬在脸上。

他似不相信,伸手宠溺的揉了揉顾潇的头发,“傻丫头,你说什么气话呢,一晚上不联系,你就不要我了啊,别吓我,会把我吓哭的,到时候你怎么哄我都没用……”

“楚奕,我们分手吧,我认真的。”

顾潇的眼泪落下,她却毫不在乎,只是抬手抓住了她的手腕,将他的手从自己头发上扯了下来。

“就因为一天没联系你?”楚奕看见她认真的模样,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相处三年,他知道,她从来不会像其他女生一样来拿分手来撒娇。

顾潇喉咙干涩得厉害,却还是固执的说:“因为,我昨晚和别人睡了。”

她不想用任何借口来欺骗他,从开始到现在,她也从没有欺骗过她。

说完这句话,她突然像是轻松了很多。

世界仿佛寂静,只有树荫下的两人彼此哀伤的神情落在对方的眼眸里,谁也没有开口,谁也不敢开口。

车上,楚奕的母亲等得有些不耐烦,拉开车门也走了下来,看见顾潇的时候脸色有些难看,“我说你这小姑娘,真是得寸进尺,平时你们俩的事情我们做家长的也就睁只眼闭只眼,反正我们家楚奕大学不再国内念,你们那点儿小孩子家家玩的游戏也就到此算了,没想到你还找上门来了,你就死了心吧,我家楚奕,也是你这种丫头配得上的?”

出国?

顾潇也有些惊讶,楚奕明明说会和她一起念帝京大学的。

“小奕啊,妈妈知道你心思单纯,可这种小姑娘真不是值得你认真交往的对象,高中三年,还没玩够啊。”

楚奕妈妈说话的时候扯了一把他的胳膊,等到楚奕转头,她才看清楚奕脸上的表情。

痛苦、愤怒、绝望!

楚奕妈妈吓了一跳,松开楚奕的胳膊,还不等她说些什么,就看见楚奕整个人直挺挺的往后倒了下去。

“啊!”楚奕妈妈的尖叫,引起了周围所有人的注意,楚家的司机也跟着下来帮忙。

阳光很刺眼,周围很乱。

顾潇像是傻了一般,恍恍惚惚中,她记得楚家司机将晕倒的楚奕背走,记得楚奕妈妈回头仇恨的看了她一眼,也记得路边另一辆黑色轿车曾摇下车窗,露出了昨晚那个陌生男人的脸。

可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所有的人和车都离开了,整个世界,仿佛就只剩下她一个人而已。

一辆黑色的轿车行驶过转角,车内,男人的目光里有些让人看不懂的意味深长。

坐在他旁边的龚俊宁却一阵唏嘘,“没想到今天一出门就看见这种棒打鸳鸯的闹剧,不过刚才和楚家小公子说话的女孩儿倒是有点儿眼熟,我肯定在什么地方见过?”

“楚家?”傅御城回过神,随意的点了一支烟看向龚俊宁。

“对啊,湘城三大家族之一的楚家,刚才那个女人是楚齐的老婆,我见过几次,那个男孩儿应该就是楚齐的独子了。那楚齐最宝贝的就是他这个独子,所以向来把人保护得很好,也极少在圈子里露面,不过也真是因为被保护得太好了,我私下里听几个朋友说过,那孩子心思单纯得……呵呵,你懂的。”

龚俊宁洋洋洒洒一席话,完全没有注意到一旁的傅御城脸上的嘲讽表情。

“是挺单纯的。”

被那种廉价的女孩儿玩弄在股掌之间,可不就是单纯吗?

“呀!”龚俊宁一拍脑门儿,瞪大了眼睛转头看傅御城,“我想起来了,那小姑娘不就是昨天晚上酒吧门口那个小丫头?”

傅御城淡笑,冷酷又鄙夷的点了点头。

“我艹!”龚俊宁爆了一句粗口,“这年头的小姑娘真是不简单!一边出来卖,一边还要勾搭富二代,连我这个久经花场的高手都差点儿被骗了,要不是亲眼看见,我真以为那就是一个不韵世事的失足少女而已……这样看来,楚家那小子真是可怜啊,栽在这种丫头的手里,楚家的未来啊……”

“得了,你有空替楚家操心,倒是先想办法把南郊度假村开发项目给我谈下来!”

傅御城扫了他一眼,又将视线移到了车窗外,窗外,阳光依旧刺眼,想起昨晚的荒唐,他有些烦躁的将烟头摁在了烟灰缸里。

第四章 两勒插刀

这一个月的时间,对于顾潇来说比一个世纪更加漫长。

她想忘记的事情很多,可越是想忘记,却越是将那些点点滴滴记了个清楚,她就在这种浑浑噩噩、忘却又回忆的反复之中挣扎着。

高考成绩出来了,成绩没有意外,顾潇以七百二十九分的成绩成为了湘城三中理科第二名。

班主任李老师打电话给她报喜的时候,在电话里还颇有些惋惜,当初文理分科的时候,以顾潇的情况,应该去学文科才对的,可偏偏她选了稍微偏弱的理科,要是她往自己的优势学科发展,没准儿今年文科状元就是她了。

对此,顾潇一笑置之,只有她自己清楚,从就业前景来看,理科生的优势比文科大得多,要养活自己,学理科比学文科现实。

谁又能想到,在学校里乖巧听话的超级学霸,在学校外,竟然是一个会抽烟喝酒,会为了钱而出卖了自己的不良少女呢?

连顾潇自己都不相信!

中午一点,世纪商城后门口。

几个穿着玩偶服发传单的暑期工停下手上的工作,由小组长分派了商场提供的免费盒饭后,便三三两两坐在一起吃午饭。

顾潇领了一盒,独自坐在了靠边的花坛上,一声不吭,埋头扒饭。

“哇,快看,是傅御城也!”

一群暑期工围着玻璃窗叫嚷了起来。

顾潇抬头看了一眼,正好可以看见商场的家电销售部。

一排尺寸不一的液晶电视上,正在播放财经新闻,隔着落地玻璃,听不见电视上的声音,可电视上出现的画面倒是能看得清楚。

画面上,西装笔挺的男人站在海边指指点点,身后跟着的十几个人对他毕恭毕敬,那十几个人中,有几个似乎是湘城的富商,顾潇不认得,可却经常在本地电视台上看到。

“他好帅啊,简直是颜值爆表!”

“那当然啦,好歹也有国民男神的称号,不说他富可敌国的家世,就这盛世美颜,也能分分钟让人跪舔啊!”

“唉,此等男神,我等凡人,只可膜拜,不可亵玩!~”

傅御城?

国民男神?

顾潇抬起头,目光落在了电视画面的特写上,脑海里,不自觉的想到了那一晚。

心中有些不是滋味,她没有特意去打听过那晚的男人是谁,只是,却也没有想到,他竟然是这样一个站在云端,遥不可及的存在。

不过,又怎么样呢?

她是地上肮脏的泥,和他们这些上流圈子里的贵公子们,永远都无法生活在同一个世界里。

傅御城是如此,楚奕……也是如此!

*

天色渐暗,夜晚来得无声无息。

院子里的小石桌上摆着清粥小菜,顾潇坐在院子里的长椅上,等卖油炸小吃的爷爷回家吃饭。

她的视线落在漆黑的天空,思绪却不知何时已经飘远。

“潇潇,江湖救急!”

院门口突然跑进一个人来,二十出头的年纪,正是顾潇的发小,陈齐安。

“你慌慌张张的做什么,又要和人约架了?”顾潇收回思绪,起身替陈齐安倒了一杯水放在桌上。

陈齐安比顾潇大三岁,初中还没毕业就辍了学,因为海拔很高,外貌又很出众,所以就在夜场里当服务生,几年干下来,也混到了一个小经理的位置。

“今天会所里的歌手临时请假,我实在找不到人唱现场,实在没办法了,哥们儿就只能来求你了。”

陈齐安喝了一口水,又忘顾潇跟前凑,“潇潇,这次你可得帮帮我,今天晚上是个大场子,要是搞砸了,我这饭碗也就别想要了!”

“……可我爷爷不准我在夜场那种地方唱歌的。”顾潇闻言就犹豫了,除了学习以外,她能拿得出手的就只有一把好嗓子了。

“你不说我不说,顾爷爷怎么知道你在哪里唱歌?”陈齐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还有半个月你就要开学了,你不是说你的学费还没攒够吗?谁还和钱过不去啊,唱一晚上一千块,其他地方有这么多吗?放心吧,有哥们儿在,不会让人欺负你的,只是唱歌,保证不让别人动你一根毫毛!就这一次,成么……”

陈齐安眼巴巴的望着她,看得顾潇头皮有些发麻。

“好吧,就一次。”

顾潇叹了一口气,和陈齐安从小一起长大,她也知道,陈齐安要不是没办法了,绝对不会来找她这个顾爷爷眼中的乖乖女。

在这个城市里,贫富差距很大,有钱的人夜夜笙歌、挥金如土,贫穷的人奔波劳碌、苟且偷生。

金壁娱乐会所,就像它的名字一样,在湘城的夜色里显得尤其的金碧辉煌,大厦顶楼闪烁的霓虹灯刺破了黑暗的天空,似乎是想让整个湘城都无法忽略它的存在。

陈齐安带着顾潇往场子里走,路上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会所的情况。

“今天会所里这局可大了,做东的是湘城首富周家,包下了整个会所,宴请的据说是来自帝都的大人物,所以你要好好唱,这些富豪们给小费是很大方的,没准儿消费比你今晚上的工资还要多。”

“哦。”

顾潇应了一声,四下打量着,发现来来往往的会所工作人员们都是美女帅哥,也难怪这金壁娱乐会所能在湘城有一席之地,就这工作人员看着都养眼。

陈齐安领着顾潇来到了一个开阔的大厅,略微暗淡的灯光下,满是觥筹交错。

“对了……”陈齐安将顾潇转交给负责乐队那块儿的领班,临走的时候欲言又止。

“嗯?”

“就是……”

陈齐安硬着头皮在她耳边小声说:“有时候有些有钱人会玩得比较疯,就算你看见什么,也不要觉得大惊小怪,更不要多管闲事。”

起初,顾潇还不知道陈齐安说的是什么意思,不过在台上唱了几首歌之后,突然发现大厅角落里,有一个中年男人的手伸进了一个年轻女孩儿的裙子,她才知道,陈齐安是怕她没见过这种场面会不舒服。

不过,陈齐安是小看顾潇了。

收回视线,顾潇继续唱歌,脸上的表情都没有丝毫改变。

也许是因为那个京都的大人物迟迟没来,所以厅里的富豪们都显得有些烦躁和忐忑,喝酒的时候,许多人都忍不住往门口的方向看。

国民男神宠妻成瘾》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国民男神宠妻成瘾】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4672230.html
首 发:国民男神宠妻成瘾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 帝尊狂宠:神医特工废材妃19章(第十九章 蓬莱学院招生)

    原标题:帝尊狂宠:神医特工废材妃19章(第十九章蓬莱学院招生)书名:帝尊狂宠:神医特工废材妃第十九章蓬莱学院招生佟颜走在回去的路上,只见某处围满了人。她好奇的凑了过去:“这是在做什么?”“报名啊?你没看到那上面写着的蓬莱两字吗?”“蓬莱?仙地啊,这地方真有神仙啊?”佟颜有些诧异的瞪大眼往前凑着。“噗,你这人可真逗。武仙那只是传闻,谁也没有见过。更别说武神了。你报不报名啊,不报名让开点,我可要报。”那人挤开佟颜,这才看清了佟颜的模样,这下诧异万分了。“你是……佟家那废物?天下第一废物龙国最丑的女人

  • 小说半生飘零为一人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半生飘零为一人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半生飘零为一人《半生飘零为一人》我和律师刚进去的时候,就看到田远和婆婆,甚至连林思都整整齐齐的坐在沙发上。这架势,颇有些三堂会审的意思。还没有等我开口,律师先开口:“田远先生,我代表当事人来和你谈判离婚,条件是你净身出户。”田远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样,根本没有当回事。我承认我还在想着刚才李泽言的事情,他说等我出去,那一刻我的心神有些恍惚。他是一个优秀到极致的男人!我想在这样一个男人面前,没有一个女人能够有很强的防御能力吧。当时有些慌乱的点头,我紧了

  • 宠婚无度10章

    原标题:宠婚无度10章小说:宠婚无度第10章被她咬安颜猛的回过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套浅灰色的西装,随着她视线渐渐上移,一张堪称完美的俊脸出现在她的眼前。封辰!安颜瞪大了双眸,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可那的的确确是封辰的脸,她又怎么会认错?空气仿佛被凝固了一般,让安颜觉得就连呼吸都变成了一种奢望。封辰的脸上依然是她曾经熟悉的冷漠,而双眸中若隐若现的狠戾却是让她感到了一丝陌生。“你到底是谁!”他伸出手,修长的手指准确的捏住了安颜的下巴,眼神中透出一片阴霾。安颜完全没有想到,封辰竟然会对她说出这样

  • 完整版【那年秋千微扬时】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那年秋千微扬时】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称:那年秋千微扬时目录预览:《那年秋千微扬时》《那年秋千微扬时》《那年秋千微扬时》《那年秋千微扬时》《那年秋千微扬时》《那年秋千微扬时》《那年秋千微扬时》在没有走出沈从安的视野时,我脚步轻缓。在走出沈从安的视野后,我脚步飞快的向田芯的病房走去,我不知道自己是在忧心田墨,还是自己的内心在躲避着什么。或许,两者都有。我推开田芯的病房门,里面的她正躺在病床上焦急的等待着。“几点的手术?”我问。田芯苍白的脸摇了摇,她眼睛周围都是青影,看来这些天的确

  • 蚀骨错婚4章

    原标题:蚀骨错婚4章小说书名:蚀骨错婚第4章说好的一辈子等一切都结束之后,何慎行也兑现了自己的承诺,将许雅带上了车。一路上,两人沉默不语,车子一直开到了一个医院。当下了车,许雅清楚再过一会儿就可以见到心心念念的人了,心情变得有些复杂起来,她是恨不得一直陪在穆谨言身边,可是想起自己背叛了对方,许雅又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穆谨言。“你不是一直想见他么?怎么现在还不走。”说完,何慎行似乎想起了什么,笑了一声,“怎么,现在才意识到自己不是处了?”被何慎行这么刺激,许雅瞪了对方一眼,径直向前走去。许雅知道,她

  • 小说愿你情深不负我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愿你情深不负我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愿你情深不负我《愿你情深不负我》……昨天哭的太厉害,米奕一个晚上都没出来。第二天清晨当她拉开门的时候,在厨房里的武安安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这个穿着利落的女人哪里还有昨天被打击时的样子!?“看什么?眼睛都直了?”对武安安眼底的震惊,米奕径直做到餐桌边,端起牛奶就喝了一口。武安安将煎好的单面蛋端出来放在桌子上,“你好点了吗?”千万不要告诉她哭过一场之后刺激更大发了。对武安安的紧张,米奕却是无所谓的笑了笑,“一点小事而已,没什么的。”“嗯,没错

  • 《头牌》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1216】

    原标题:《头牌》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1216】小说名字:头牌目录预览:001我想要好妈妈002我妈不要我了003那时候我不懂004忐忑的新生活001我想要好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经常听人喊我妈是婊子,还称呼我为小婊子,而我生活的地方,被叫做红灯区。我每天都会看着我妈穿着清凉艳俗的衣服,抓着一把瓜子,边嗑边对着街上来来往往的男人们挑逗、媚笑,有男人上来的时候,我妈就把瓜子塞进我手里,蛇一样缠上男人的身体,嘴里嗯嗯啊啊的发出舒服的叫声,男人的大手开始在我接客妈屁股上揉搓着,两人最后相拥着走进挂

  • 余生有你风不凉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余生有你风不凉小说txt全文阅读书名:余生有你风不凉目录预览:《余生有你风不凉》《余生有你风不凉》《余生有你风不凉》《余生有你风不凉》江小茶裹着男人的外套,回到冷清清的家中,似乎能感觉到他外套上的余温。“大小姐,老爷在书房等你。”佣人过来通报说。江小茶一愣,出差父亲这么快就回来了?她小跑到书房,动作鲁莽,踢开门,坐在藤椅上的中年男人蹙眉,语气严厉:“多大人了还冒冒失失。”“爸。”她叫了声。“这么晚还在外面鬼混。”江小茶只觉得委屈,把继母和管家的事情说了一遍,因为她发现这个秘密,所以被狗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