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今日20181209】推荐《最强神医》在线阅读

2018/12/09 07:42:17 来源:网络
【今日20181209】推荐《最强神医》在线阅读

小说名字:最强神医

第一章 上门看病

“路哥~你看看我这里这么大,是不是有肿块?”嗲声嗲气的身影传入路正道的耳中。网站gao-xiao.com

  “爱爱,我不是说了你只是口腔溃疡吗?”路正道抬头看着眼前低胸吊带中呼之欲出的山峦,满脸痛苦地说道。

  “可是人家最近这里总是不舒服,路哥不信你摸摸,是不是长了肿瘤?”傲人的36D向路正道的面前贴了贴。

  “这……”

  看着面前衣着暴露,妆容妖艳的红发女子,路正道又是一阵无奈。不过相比女子娇小的身材,那36D看上去还真如长了肿瘤一样突出。

  “路哥~你看看到底是不是肿瘤,人家真的好害怕。”红发女子娇滴滴说着,就伸出白净的双手准备将那对峰峦完全施放出来。

  “停!不用这么大尺度。推荐http://www.gao-xiao.com/”路正道连忙喊停,忍不住他又抹了抹额头的汗水,暗叹这煎熬的日子何时才是个头。

  路正道25岁,原本是三甲医院的妇科医生,但是因为一起医疗事故被医院辞退,闲置在家,也是为了生计,在朋友的帮助下贷款在中海顺河街自立门户开了一家诊所。

  这小诊所挣不了大钱也饿不死人,不过顺河街这地方最多的外来租房的人,路正道门市楼上就住了七八个坐台小姐,也算是邻居,久而久之大家都熟悉了。那些坐台小姐听说路正道以前是大医院的妇科大夫,就图便宜找路正道看看什么妇科病。

  路正道这也算是专业,对于常见的妇科病那是不在话下。那些坐台小姐基本上都有一些妇科疾病,在“好”邻居们的介绍下,越来越多的坐台小姐、楼凤都纷纷来找路正道看病。

  对于一家小诊所而言,病人当然是越多越好,可是由于经常有妖里妖气的女子上门,却把路正道这诊所搞得乌烟瘴气,周围的人都说这个路医生不正干,整天和那些小姐泡在一起,反而让路正道的诊所生意冷清了许多。阅读gao-xiao.com

  “爱爱姐求你了,我这诊所都三天没开张了。”

  路正道眼前的女子叫左爱爱,至于是不是真名他就不知道了。不过这个左爱爱就是他的“好”邻居之一,年纪虽然也就二十出头,不过娇小的身材却格外火辣,加上平时总是穿的那么暴露,还有事没事的勾引下路正道,搞得路医生那是隔三差五的流鼻血。

  “真没情趣,这个给你。”爱爱见路正道对自己无动于衷,装出一副生气的模样,将一张纸片扔在了路正道的面前。

  “这是什么意思?”路正道看着面前的纸片一阵疑惑。

  面前的纸片上复印着一位身材丰腴,仅仅穿了鱼网衣的翘臀大妞,若隐若现的私密之处还有几行小字;丰韵少妇、知性白领、清纯学妹、兼职良家,在最下面还有详细的联系地址。来自gao-xiao.com这分明就是一张楼凤的宣传名片。

  “当然不是让你去干那事了,这个郭姐以前是和我一起在夜总会坐台的,现在单干了,最近身体不太好,路哥你帮忙过去看看吧。”

  “这个行,爱爱谢谢你了。”路正道见来生意了顿时就来了兴致。

  “人家都帮你拉了那么多病人了,你说要怎么感谢人家。”爱爱说着又把充满诱惑的身子向路正道靠了靠。

  浓烈的香水味冲入路正道的鼻息,看着爱爱故意走光的山峦,他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心跳也随之加快。高效新闻网

  “爱爱,你个小浪蹄子又在勾引路哥,赶紧走了,上班的时间到了。”就在爱爱诱人的双峰要贴在路正道的身上时,突来的声音打断了好戏。

  “莹莹姐你是不是故意的。”爱爱悻悻地从路正道身旁离开,回头看着自己的好姐妹莹莹,有些气恼地说道。

  “路哥这是给人看病的地方,以后不许在这里倒乱。快点吧,这都快六点了,迟到了妈咪又要骂你。”莹莹笑骂着对爱爱说道。来自gao-xiao.com

  “路哥再见!”终于,路正道的“好”邻居们要去上夜班了。

  “再见。”路正道看着那些袒胸露背黑丝翘臀的诱人背影,总算是又松了一口气。

  毕竟是私人小诊所,所以路正道不同于傲娇的大医院医生,对待病人那是经常上门服务的。记下了纸片上的地址,路正道拎起自己的药箱就准备去给那个郭姐看看病去。

  按照纸片上的地址,路正道跟来就来到了北苑小区的一处出租楼。

  敲了几下门,紧闭的防盗门随之打开。一位身穿薄纱睡裙,身材略略丰满的女子看着路正道的药箱,连忙问了一句:“您就是爱爱说的那个路医生吧。”

  “对,你叫我小路就行,你就是郭姐?”

  虽然眼前的女子最少也三十多岁了,腰间也有一层赘肉,不过那身薄如蝉翼的黑色睡裙,加上爱爱之前的那番挑逗,还是让路正道有点口干舌燥。

  “我叫郭兰花,路医生快请进。”

  女子在门口四下打量了一下,便热情地伸手将路正道拉进房间中。

  进入房间,路正道就嗅到一股浓烈的劣质香水味,这是一套只有五十多个平方的屋子,由于拉着窗帘光线有些昏暗,粉红色的墙壁上贴着几副极具诱惑的妹子图片,散乱的女性衣服、丝袜与简装的套套混杂在一起。

  “我听爱爱说,你看那方面的病挺好的,就想让你帮忙给看看。”

  虽然岁月的侵蚀和生活的沧桑让刚过三十的郭兰花身材有点走样,肥臀粗腰加下垂,但是从那张抹了粉底的脸上还或多或少带着几分韵味。

  “郭姐你太客气了。”路正道谦虚地说了一句。

  “路医生,你说我是不是得了那种病,有几次客人加了20块钱,没带套……”和许多病人一样,郭兰花对于自己的情况也是充满了担心。

  “嗯,先检查一下再说吧,我听爱爱说了你说的这情况应该是妇科炎症,如果真是那种病,这个我也看不出来,你最好还是去医院做个检查。”路正道看着满脸担忧的患者,尽量地说了一些安慰的话,这是一位医者的必要准则。

第二章人渣

女性特别是已婚女性患有妇科疾病的比例非常高,但是都因为害羞或者自己不重视,最后小病变成了大病,以至于最后因为为病情严重造成家庭破裂和事业受阻。如果您有小腹、腰背疼痛或者瘙痒、分泌物增多的现象,请尽快就医。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请不要有非分之想!

  作为一个专业的妇科医生就要有专业的工具,路正道戴着一副橡胶手套,将脑袋探入郭兰花两腿之间仔细地观察了起来。

  对于路正道这样的专业妇科大夫而言,女人穿着衣服远比脱了衣服更有诱惑力,眼前的情况不过是司空见惯了的,所以路正道面对真正赤果果的诱惑时,表现的那是绝对从容淡定。

  “我要把器具伸进去检查一下,可能有些不适,你忍一下。”路正道正大光明地说道。

  就算是靠出卖肉体生活的小姐那也是有耻辱心的,久经沙场的郭兰花此时就如同一个良家妇女,用鼻音轻声“嗯”了一下。

  路正道的动作很专业,加上郭兰花已经被开发的不能再开发了,所以一切非常顺利,很快路正道就将带着血迹的器具拿了出来。

  “路医生,怎么样了?”郭兰花急切想知道结果。

  “重度的糜烂,这个需要输液治疗了。这样吧,你明天来我诊所输液吧。”

  “不是那种病吗?”郭兰花一直忐忑的心总算平静了一些。

  “不是,但是你这种情况最少一个月不能同房,不然后果很严重。”路正道从一个医生的角度上告诫患者。

  “这样啊……可是……”郭兰花有些纠结,这是自己的生活来源,一个月不开张那吃什么喝什么?

  “没有可是,现在你这种情况治疗还来得及,如果你继续从事你的工作,恐怕你赚的钱都不够看病的。”路正道知道没有多少患者会乖乖听医嘱的,所以为了患者着想,这事情必须要说的严重一些才行。

  果然郭兰花听路正道这么一说,脸色不由变了一下,显然她也不想被重病缠身,“谢谢你路医生,多少钱?”

  “这个……你就给20块吧,药钱等你的病好了一块结,不着急。”路正道看着人老珠黄的郭兰花犹豫了一会儿,决定这次收了路费钱就算了,毕竟都不容易。

  “20?路大夫这是不是少了点?”

  郭兰花听说路正道看病便宜,却也没有想到竟然这么便宜。这你去大医院挂个号办个卡下来也不值20了,特别是这种妇科病,还没看病光是检查费就要好几百甚至上千了。

  “不少了,只是检查而已。”路正道很良心地说道。

  “50吧,我就当接你一个活了。”郭兰花直接摸出一张绿票子。

  有这么说话的吗?什么叫当接我一个活?路正道看着举止有些粗鲁的郭兰花,心中一阵纠结,自己是医生好不好!

  “砰!”

  就在这时,紧闭的防盗门被突然打开了,这一幕令路正道和郭兰花都不由一惊,这好好的门怎么突然开了。

  “吆喝,有客人啊。”一个满身酒气的秃头男子,手中拎着一个黑色塑料袋,晃悠着身子走了进来。

  “这位是……”

  路正道看着眼前醉眼惺忪,脖子上都是肉褶子的光头男子,有些疑惑地询问郭兰花。这位老哥是自己开门进来的,看起来应该和郭兰花有些关系。

  “臭骚货挣钱了啊!”光头男子不理会路正道,一双醉眼却是死死地盯着郭兰花手中的50块钱。突然上前几步,就去抓郭兰花手中的钱。

  “你给我滚出去,这是我看病的钱!”

  郭兰花见那男子要抢自己的钱,连忙就准备把钱收起来,可是她的动作还是慢了一步,那光头男子直接就拧住了郭兰花的胳膊。

  路正道搞不懂这是怎么回事,入室抢劫?可是这看着也不像啊。虽然路正道不想惹事生非,但是见那光头男子拧着郭兰花的胳膊,另一只手却在暴打郭兰花,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你干什么,怎么随便打人。”路正道说着就准备去拉开那个男人。

  “嘿嘿……我媳妇的滋味怎么样,欢迎以后常来光临。”光头男子这会儿已经把郭兰花手中的50块钱抢到了手中,回头满脸贱笑地看着路正道。

  什么意思?路正道被光头男子这话说的有些迷糊了。

  “你个龟孙子,把老娘的钱还给我。”披头散发的郭兰花突然张牙舞爪地扑向了光头男。

  “臭骚货,我看不打你,你是不长心啊!”

  光头男子抬脚就踹在了郭兰花的肚子上,但是却还不甘心,拎起手中的黑色塑料袋又向郭兰花的脑袋砸了过去。

  路正道虽然不知道光头男子手中黑色塑料袋里装的什么东西,但是隔着袋子却能看出那东西有棱有角的,这要砸在脑袋上那还有好?连忙探手就抓住了光头男子的黑色袋子。

  本来就不算结实的黑色袋子被路正道一抓,顿时就破了一个口子,一块巴掌大小黑石头从破开的袋子里“咚”地一声落在地上,竟把地面上的方瓷砖都给砸出了裂纹。

  次奥!看到那棱角分明的黑石头,路正道不由心颤了一下,这幸亏没有砸在郭兰花的脑袋上,这搞不好就能出人命了。

  “怎么地还心疼这骚货了?”光头男子见路正道竟然阻拦自己,将满是横肉的脸扭向了路正道。

  “你知不知道这样做会出人命的?”路正道见光头男子竟然毫无顾忌,终于忍不住发火了。作为一名合格的医生,他是不允许这种藐视生命的事情发生的。

  “出了人命又不让你偿命,难不成是觉得没爽够?行,给我一万块钱,我就把这骚货送给你!”光头男子面色狰狞地看着路正道,同时伸手抓住郭兰花的头发。

  剧痛令郭兰花凄厉地惨叫起来,但是光头男子却因为郭兰花的惨叫而露出得意的笑容。

  “人渣!”

  路正道骂了一句,终于一拳砸向了那光头男子的面门。

  措不及防的光头男子着实挨了路正道一拳,整个人不由趔趄地后仰了一下,路正道趁机将郭兰花拉到了自己的身边。

  “麻痹的你敢打我?”光头男子见吃了亏,直接欺身而至。

  虽然光头男子一身肥肉,论块头比路正道不知壮实了多少,但是由于喝多了酒,走路都晃晃悠悠,更别提要打架了。一个脚滑,那光头男子竟然摔到在了地上,随即就哇地吐出一堆污秽之物。

  路正道见那光头男子竟然自己醉倒了,也懒得去理会了,而且看着在自己身边痛哭流涕的郭兰花问了一句;“郭姐,这是怎么回事?”

  郭兰花一番哭诉,路正道才知道那光头男子叫冯大可,竟然是郭兰花的名义上的丈夫。冯大可整日游手好闲,吃喝嫖赌抽样样精通,而且还暴力强迫郭兰花从事性工作,并将郭兰花所赚的钱占为己有,实在是一个败类中的败类。

  “这种人你还和他在一起干什么?我看你还是换个地方去住,离他远远的。”路正道虽然同情郭兰花,但是也是爱莫能助。

  一顿狂吐后的冯大可渐渐醒了酒劲,想到刚才自己被打的情景,伸手就摸起地上的黑石头,猛然起身,一石头就砸在了路正道的脑袋上。

  “敢打我?看老子不砸死你……”

  冯大可看着被自己一石头砸翻在地的路正道,得意地狂笑起来。可是当他看到躺在地上的人后脑浸出一泊暗红的血液后,酒顿时全醒了,手中的石头也随之落地。

  “杀人啦!冯大可杀人啦!”郭兰花看到血泊中的路正道,连忙大叫了起来。

  谁也没注意,那毫不起眼的黑色石头突然闪耀出淡淡的金光,金光沿着路正道后脑浸出的血液丝丝缕缕地流入了路正道的脑袋中。

第三章艳福难消

淡淡的消毒液味道冲入鼻息,这个味道对于路正道来说实在再熟悉不过了,这是医院的味道。连忙睁开眼睛,眼前熟悉的布局竟然是自己曾经工作过的中海大学附属医院,随后路正道就看到了身穿白色衣裙的沈慕然。

  “沈姐?”看到熟悉的身影,路正道顿时就感觉暖融融的。

  “小路你醒了?”沈慕然看到清醒过来的路正道,有些疲倦的脸上露出喜悦的笑容。

  “我怎么跑到医院来了?”路正道说着就习惯性地摸自己的脑袋,可是却感觉自己头上似乎包着什么东西。

  “不要乱动,你的头部受了重伤,都昏迷一夜了。”沈慕然见状连忙阻止道。

  头部受伤?路正道突然想起昨晚的情景,他隐约还记得那个冯大可用什么东西砸了自己一下,然后自己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可是让路正道奇怪的是自己怎么一点儿也感觉不到脑袋有什么不适,反而还比以往更清醒了。

  “沈姐,你守了我一晚上吗?”路正道看着沈慕然发红的眼睛,忍不住又问。

  “急诊的王医生发现你被人送到了医院,就给我打电话了。”沈慕然轻轻地点了点头。

  “谢谢你沈姐。”看着沈慕然优雅的面容,路正道心里又是一甜。

  “你跟我还客气什么。”沈慕然淡淡地笑了笑,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无奈。

  路正道和沈慕然可以说是亦师亦友,以前路正道被调到妇科,开始时就是沈慕然带的,可以说没有沈慕然的指导,路正道也不可能那么全面地掌握妇科这个非专业的科目。

  后来路正道被医院辞退,又是沈慕然帮忙出钱开的诊所,那钱说是贷款,其实是沈慕然自己的积蓄。

  沈慕然今年27岁,虽然不是青春少女,但是岁月却并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反而由于年龄的关系更让她有一种少女所没有的魅力和韵味,特别是那张安静优雅的脸更是让人忍不住想去亲近。

  无论是自身还是事业,沈慕然都是绝佳,可是她至今却没有结婚更没有男朋友。路正道听人说沈慕然在20岁时有一位男朋友,但是那男的去了美国,这一去就再也没回来,而沈慕然就这样默默地等了七年。

  在医院上班的时候,路正道心中就暗恋这个比自己大两岁的女人,可是每次看到沈慕然那优雅的容貌,他就失去了表白的勇气。在近乎完美的沈慕然面前,路正道很是自卑。

  沈慕然也很喜欢路正道到这个很有上进心的小伙子,私底下两人的关系也非常不错,平时更是以姐弟相称。在路正道最低谷的那些日子,也一直是沈慕然在默默地支持着他。

  “小路你刚刚醒,就不要吃东西了,先好好休息一下。”沈慕然是医生,自然知道脑部重创后如果吃东西会出现呕吐的现象。

  “我感觉没有什么不适的地方。”路正道此时就感觉自己比正常人还要正常。

  “刚才给你做了检查,你现在的情况还不清楚,等一会儿我去给你拿检查结果,先看看再说。”

  就在这时候,病房的房门被推开了,人还没有进来,路正道就嗅到一股浓烈的香水味道。随着叽叽喳喳的声音,一群衣着轻凉暴露,妆容妖艳的年轻女子就走进了病房。

  “我就是路哥没事吧,你们看这不是好好的吗?”

  一位身穿白花小肚兜,低腰短裤的红发女子看到倚坐在病床上的路正道,妩媚的小脸上就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路哥~”

  那群或是抹胸短裤或是低胸吊带的女人看到路正道,都不由露出喜悦的神情,各自拎着水果和补养品就向路正道围了上来。

  “你们是……”沈慕然看着眼前这十多个衣着性感的女人,安静的脸庞上露出几分惊讶。

  “啊……你好,我们都是路哥的病人。”那位仅仅穿了一件肚兜的红发女子看到沈慕然,犹豫了一下又说道。

  “咳咳……以前我给她们看过病。”看着沈慕然疑惑的眼神,路正道很不自然地说道。

  明眼人一看这十多个女人妖艳的面孔,刻意露出的大腿以及呼之欲出的山峦,就能猜到这些女人的职业了。不错,这是一群坐台小姐,同时也是路正道的“好”邻居以及病人。

  “你们先聊吧,我去看看检查结果出来没有。”沈慕然和声对路正道说了一句,又对一群性感的女子礼貌地点了点头,就起身离开了。

  “路哥,那女人是你女朋友吗?不会是吃我们的醋了吧。”

  先前的红发女子坏坏地看着路正道,然后就直接坐到了病床上,将仅用几根布条裹起来的肚兜贴在了路正道的胳膊上。

  “爱爱你说什么哪?那是我姐好不好。”路正道的脸色微微泛红。

  “那肯定不是亲姐姐了,你们看路哥都脸红了。”一位勉强不露点的吊带裙女子更是大胆地将两团软肉贴在了路正道身上。

  如果此时有人走进病房,那肯定是对路正道羡慕嫉妒恨。就在路正道的那单人病床上,围坐着十多个妖艳性感的年轻女子,而且那一双双纤纤玉手手还在路正道身上乱摸。

  “哼,上次是谁说路哥性无能来的?你们看看路哥这不是有反应吗?”一个短发妹子指着凸起的被单说道。

  “啊……真的啊,路哥竟然有反应了!”一群女子就如同发现了奇迹一样,纷纷将目光落在那凸起的位置上。

  “看什么看,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被一群女人如此围观,路正道满脸的尴尬。

  这些坐台小姐的年纪虽然都不大,却都是久经风月,所以性格也颇为开放,加上和路正道经常交往,所以时常各种挑逗引诱路正道。对于这些事情路正道也是颇为无奈,本着为病人负责的心态,他只能默默地承受着那些赤果果的勾引,你说当个男妇科医生容易吗?

  “好了,你们别和路哥闹了,路哥现在可是病人。”年纪略大点的莹莹终于开始帮路正道解围了。

  “我看路哥好好的,一点都不像有病的样子,莹莹姐你是不是心疼路哥了?”爱爱在一旁坏笑道。

  “小浪蹄子,上次是不是你说要倒贴钱陪路哥的。”莹莹毫不客气地反击道。

  这一群特殊职业的女子白天基本都没事干,磨磨蹭蹭地到了中午才依依不舍地和路正道告别。

  “路哥,郭姐上午去了警局所以没过来,她让我带她谢谢你,有空再来看你。”莹莹磨蹭到最后,又对路正道说道。

  “我没事,不用来看我了。”路正道很客气地说道。

  “路哥,你真是个好人。”

  莹莹低声说了一句,突然就将欲滴的红唇贴在了路正道的脸上。还不等路正道反应过来,莹莹扭头就小跑着出了病房,那羞涩的模样怎么看也不像个小姐。

第四章死亡倒计时

爱爱、莹莹一群风尘女子刚走不久,沈慕然就又推门进了病房。

  “沈姐,我的检查结果出来了吗?”路正道看到沈慕然忍不住就问了一句。

  “出来了……没有什么大碍。”

  沈慕然的眼睛中带着慌乱,刚才她看了路正道的脑CT片子后伤心了很久。通过CT检查发现路正道的脑部全是阴影,很显然那是严重的脑出血,这说明路正道随时都有可能会挂掉……

  “我就说没事吧,在医院里躺着真难受,我下午就出院吧。”路正道还没有注意到沈慕然的异样,此时他就想早早的离开医院。

  “不行,你现在还不能出院。”沈慕然连忙抬头说道。

  “为什么?我已经没事了啊?”路正道有些疑惑地看着沈慕然。

  “小路……你感觉那里有不适的地方吗?”沈慕然的眼中不由噙出了泪水。

  “没有啊?我感觉挺好的……沈姐你怎么哭了?”路正道见沈慕然突然落泪,连忙又问道。

  “我没事,可能是熬夜的原因吧。”沈慕然拭去脸上的泪水,强颜露出笑容:“小路,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沈姐,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路正道看出了沈慕然好像有心事。

  “没有啊,我挺好的。”

  沈慕然尽量让自己淡定下来,虽然她和路正道是姐弟相称,但是她对于路正道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情愫。

  “沈医生,妇二305病房的患者突然大出血了,主治医生都下班了,你快去看看吧。”病房门被一个火急火燎的护士推开。

  “好,我马上去。”

  沈慕然一听患者出了状况连忙就应了一声,回头再看还不知道自己状况的路正道,她叹了一口气说道:“小路你先等一下,我一会儿就回来。”

  “沈姐你去忙吧,我没事的。”路正道也是医生,自然知道医生的职责是什么。

  看着沈慕然跟着护士匆忙地离开,路正道不由又想起自己在医院上班的日子。

  “唉……”

  路正道莫名地叹息了一声,伸手又摸到了头上的纱布。试探着四下按了按,完全感觉不到有什么疼痛感,索性他就自己把头上包的纱布解了下来。

  “沈姐也太大惊小怪了,这根本就什么事也没有,还在这里观察什么?”路正道摇了摇头,感觉自己出奇地神清气爽。

  自己身体什么异状也没有,路正道也不想在病房里憋着了,索性就出了病房,围着自己工作了两年的医院转了起来。毕竟是自己曾经工作过的地方,或多或少还会有一些值得回忆的。

  “骨碌碌……”

  移动病床车轮摩擦地面的声音从路正道身后响起,听到急促的声音,路正道连忙闪到过道的一旁。就在几个身穿深蓝色衣服的医务人员推着一辆病床车,快速地向急诊手术室而去。

  这种情况在医院每天都会上演,路正道忍不住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人,从满是血迹的脸上依旧能看出那是一个年轻的女子。

  “锐物穿入心脏二公分,小腿骨折,头部、四肢有多处擦伤。”

  竟然被东西穿在心脏上,这可真够危险的了……等等,路正道突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自己是怎么知道患者的情况的?而且还这么详细?

  “立即采取手术取出心脏处的异物,将心脏创口缝合,使用接骨术接好断裂的腿骨。”

  不等路正道从先前的惊讶中走出来,脑海之中竟又出现了一段信息。不过这心脏创口也能缝合吗?路正道摇摇头暗道:“难怪沈姐让我多观察两天,看来这脑袋还真是出现了问题。”

  “病人最多还能活五分钟!”

  相比前两次的信息,这一次的信息来的更强烈。路正道忍不住再去看那重伤的患者,发现还患者已经被推进了急诊手术室,不由也就放下心来。

  “孙院长怎么还没来?”

  “刚才已经打过电话了,孙院长说最快十分钟就能到了。”

  几个准备手术的副手医生站在急诊手术室门口焦急地议论着。

  十分钟?病人只能活五分钟好不好,等主刀的医生来了,这病人早去阎王爷那里报道了!路正道听到这里不由就有些着急,现在时间就是生命啊!

  病人已经不行了,要赶紧手术才行!脑海中再次出现那种强烈的信息,终于路正道忍不住了,虽然自己已经不是医院的医生了,但是这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闪开!”

  路正道推开几个还在等待的副手医生,直接就推开了手术室的门。

  “你要干什么?”几个医生见一身病号服的路正道竟然闯入了手术室,连忙高声阻止。

  “砰!”

  路正道将手术室的门反锁了,任由外面的医生怎么叫喊,也是进不来了。

  几个在准备手术的医生助理见竟然有病号闯进了手术室也是不由惊讶,路正道也不理会那些助理医生,直接就说道:“准备手术!”

  看着手术台上的患者,病人的情况已经是命悬一线。时间来不及了,路正道也来不及穿消毒服戴口罩,直接戴上一副手术手套,拿起一把手术刀和手术剪就准备下刀了。

  “你干什么,快点出去!”终于几位医生到反应了过来,上来就准备拉走路正道。

  “病人还有一分多钟就要死了,你们给我闪开!”路正道突然怒喝一声,这一声却还真把几个医生给吓到了。

  锋利的柳叶刀直接就切开了患者的胸腔,这一刀没有任何犹豫,而且刀口恰当好处,正好将微弱跳动的心脏露了出来。

  “锐物已经移动的心房的位置,割开心脏取出锐物。”

  脑海里的信息让路正道不由愣了一下,切开心脏那成吗?不过这会儿路正道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又是一刀,跳动的心房被切开了,终于路正道看到了那指甲大小锋利金属片。

  快点!病人马上就要不行了!路正道脑海中的另一条信息却是要连接起两千条心脏脉络组织才能救活病人,这来得及缝合心脏吗?

  不敢继续多想,路正道就拿着一个小小的手术针在那颗几乎停止跳动的心脏上来回地勾连了起来,那些需要用显微镜才能观察到的心脏组织,如今在路正道眼中却是清晰无比。

  “病人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

  脑海中的信息让路正道不由就松了一口气,在大约三十秒钟修补一个心脏,这挑战实在太刺激了。不过此时路正道浑身也如同水洗一般,虽然只是短短三十秒,但是那感觉就如同在工地搬了三天三夜的砖一样。

  不过路正道还不能休息,他还要用无痕缝合术缝合病人的伤口。

  手术室里的几个助理医生都看呆了,这是在做手术吗?那小刀速度看的人是眼花缭乱,这转眼功夫再看那病人胸口,除了还有一些血迹外,竟然看不到丝毫的伤口。如果不是托盘中的金属锐物,这都没人相信病人刚刚做过手术。

第五章精神分裂

“这是什么地方?”夏雪儿睁开眼睛,看着头顶的无影灯充满了疑惑。

  “手术室,你现在感觉怎样?”路正道刚刚帮助病人接合了腿骨,就看到病人清醒了过来,脸上不由露出几分成就感。

  “感觉手有些疼……你是医生吗?”夏雪儿看着路正道一身白蓝条纹病号服,苍白的脸上更是疑惑。

  “额……算是吧,你手掌和脚上有一些擦伤,不过都是皮外伤没关系的。”路正道这才意识到自己根本不是医院的医生。

  手术室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了,几个医生和保安气势汹汹地冲进了手术室。有人擅闯急诊手术室这个不是小事,这病人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擅闯者将负主要刑事责任!

  路正道此时的精神有些恍惚,浑身更是没有一点力气,那感觉就好像喝酒喝醉了一样,不用医生和保安动手他就晃悠着身子瘫倒在了地上。

  “小路……小路……”熟悉的声音在路正道的耳边响起。

  “沈姐……”路正道睁开眼睛就看到了沈慕然那张优雅的面孔。

  “你刚才可是太吓人了。”沈慕然看到路正道清醒了过来,不由就松了一口气。

  原来沈慕然忙完手中的工作,回来找路正道,却发现昏迷不醒的路正道被几个保安拖着,连忙将其拦了下来。

  沈慕然在中海大学附属医院还是很有知名度的,而且事实证明路正道也没有闯祸,加上路正道还是重症患者,就把路正道重新送回了病房。

  “神经性头痛,失眠,轻度咽喉肿痛,身体疲劳状态。”

  路正道看着沈慕然,脑海中突然再次出来一段信息,而这段信息的症状却来自沈慕然。

  “选择性治疗方法,可以使用针灸或者推拿按摩,不建议药物治疗。”

  “沈姐,你嗓子是不是有点不舒服?”路正道忍不住就问沈慕然。

  “可能是没休息好吧,一会儿我去来点药就行。”沈慕然不经意地说道。

  “那你是不是还头痛和失眠啊。”路正道继续问道。

  “嗯,最近工作太忙了……小路,你怎么知道的?”沈慕然突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额……沈姐要不我给你治疗一下,不用吃药的。”路正道想起之前的种种,就觉得这事实在太神奇了,忍不住就还想再试试效果。

  “你的专业不是外科和妇科吗?”

  沈慕然皱眉看着路正道,心想路正道是不是真的如别人所说的那样,因为脑部重创而精神失常了?

  “这个我开诊所嘛,所以各方面的医学知识都有所涉及的,现在内科也比较专业了。”路正道大言不惭地说道。

  “好,那你就给我看看吧。”想到路正道现在的情况不能受刺激,沈慕然只能微笑着答应了。

  “那个……沈姐你平躺在床上吧。”

  “这……”沈慕然犹豫了一下便点头同意了,对于路正道,沈慕然根本就没有任何不放心的。

  沈慕然拥有一副让青春少女为之嫉妒的成熟身材,虽然是穿着一身白大褂平躺下,但是挺拔的峰峦和平坦的小腹却依旧是充满了诱惑。

  作为一名妇科医生,这一幕对路正道来说完全就是司空见惯,但是怀着对沈慕然暗恋之情,路正道的心跳还是有些加快。

  “按揉太阳、百会、风池、安眠。摩腹,用手掌大鱼际或掌根处按摩胃脘部。”脑海里的这些信息就如同路正道原有的记忆一样,不仅深刻,而且受到擒来。

  手指触碰到了沈慕然光滑柔嫩的两额处,路正道的心跳又加快了几分,而沈慕然却轻轻地阖上眼睛,优雅的脸上带出淡淡的红晕。

  路正道两手中食二指分别在沈慕然的头部按揉,手法娴熟至极,如同专业推拿按摩三十年的老技师。

  沈慕然对于路正道可是非常了解的,所以对于路正道的按摩也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可是很快沈慕然就感觉出异样的感觉,似乎有两股暖流随着那灵活移动的手指钻入了自己的脑袋里,整个人就如同沐浴于假日的阳光下,舒适的感觉让沈慕然不由娇吟了一声。

  “沈姐,你感觉怎么样?”完成了头部的按揉,路正道迫不及待地想知道效果。

  “小路,你这是从什么地方学来的,我的头一点也不疼了,而且感觉精力也充沛了。”

  身体的微妙变化让沈慕然很是惊喜,开始她以为最多只是能缓解自己的头痛,可是当路正道按揉完毕后,她却发现自己整个人都变了。

  “这个……我看书上自学的。”路正道能怎么说,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就学会了这本事。

  病房门再次被打开,这次竟然进来了四五个身材比较魁梧的男性医生。

  “你们是干什么的?”沈慕然看着如同土匪一样的白大褂医生,连忙问了一句。

  “沈医生是这样的,目前病人有可能存在严重的精神分裂,所以孙院长建议强制病人转入大青山医院。”外科的一位主治医生随后跟进来解释道。

  大青山医院!路正道对于这个中海非常有名气的医院非常了解,因为那是一家精神病专科医院。

  “谁说小路有精神分裂了?”

  沈慕然一听这个就不干了,路正道有没有精神病她最清楚不过了,这样就把人强制送到精神病医院,实在是太武断。而且路正道现在有严重的脑出血,虽然现在看不出什么,但是这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的。

  “沈医生,这个是孙院长的决定。”外科主治医生很为难地说道。

  孙国良,我次奥你大爷!你才有精神分裂!你全家都有精神分裂!路正道听到主治医生说是孙院长的决定,不由就火了。

  附属医院的孙院长孙国良其实是一位副院长,但是平常大家称呼时都把这个副字给去掉了。

  孙国良在附属医院很有名气,是外科第一主刀,不过私下的人品却不怎么样。路正道被医院辞退,也和这个孙国良有莫大的关系,当初的医疗事故就是孙国良大意造成的,结果责任全推到了路正道这个副手身上。

  虽然大家对那起医疗事故心知肚明,但是却没有人为路正道一个普通医生说话,结果路正道被医院辞退,而孙国良却依旧安稳地当他的副院长。

最强神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最强神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4670886.html
首 发:【今日20181209】推荐《最强神医》在线阅读
  • 爱似一往情深9章(《 爱似一往情深 》)

    原标题:爱似一往情深9章(《爱似一往情深》)小说名:爱似一往情深《爱似一往情深》那天晚上他打电话过去叫莫夏,莫夏以为只是正常的工作应酬,谁知道刚进屋子,就被人按倒在桌子上。当时他也忍不住在一旁围观了一会,莫夏的尖叫声到还犹在耳边。要不是当时她砸碎酒瓶抵在自己的脖颈以死相威胁,只怕逃不过那群色狼之手。毕竟,虽然她的脸上有一道伤疤,可是除了这个之外,莫夏真的是十足的美女。这样的女人,有机会,谁都不会放过。他倒是一直有色心,就是没色胆。现在想想,还好胆子小,不然就萧亦儒现在这反应,只怕自己离阎王爷也不

  • 【今日20190221】推荐《老公大人,领证吧》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221】推荐《老公大人,领证吧》在线阅读小说名字:老公大人,领证吧目录预览:第1章捉奸在床第2章回归第3章再见傅晟第4章味道还记得第5章找人讨债第1章捉奸在床痛……清晨,文若曦就被嘈杂的敲门声惊醒。双眼所看见的地方,是一个陌生的套房,再往下,是散落了一地的衣服。双腿酸痛的让文若曦想杀人。不对,文若曦猛地坐起了身,回想起昨晚。她昨晚是被文茹静下药了,本来以为会被小混混脏了身。可在最后一刻,文若曦好像看到傅晟了,她让傅晟带走自己。来不及细想的文若曦连忙穿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害

  • 《一见成婚:大叔求放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一见成婚:大叔求放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名字:一见成婚:大叔求放过目录预览:《一见成婚:大叔求放过》《一见成婚:大叔求放过》《一见成婚:大叔求放过》《一见成婚:大叔求放过》《一见成婚:大叔求放过》《一见成婚:大叔求放过》《一见成婚:大叔求放过》任瑄瑄幻想过自己的新婚夜的无数种浪漫样子,唯独没有想到过会在自己的新房里看一场香艳的直播。主角是她的新郎陈戈和堂妹任玉玉,她忽然发现自己的头纱不是红色的,成了百分百的纯绿。瑄瑄不禁好奇:这是为了给今晚的洞房花烛夜预演,要上阵了先擦擦枪?心

  • 《奇怪的他》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奇怪的他》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字:奇怪的他目录预览:001情动001情动002挑逗002挑逗001情动“今天全体留下加班。”随着经理一声令下,办公室里一片哀嚎。刚刚从洗手间补完妆回来的谭云云听到这个消息,苦丧着脸转过身,向正埋头于一堆报表当中专心核算的施楠抱怨:“经理怎么这样!好端端的就要人家加班,我都和男朋友约好了,下了班去看电影,票都订好了。”施楠茫然地抬起头,扶了扶三百多度的眼镜:“阜丰公司的审计案子本来就催得紧,经理也是为了抓紧交报告。云云,你手里的都完成了么?”谭云云

  • 完整版【神秘老公难伺候】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神秘老公难伺候】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称:神秘老公难伺候目录预览:《神秘老公难伺候》《神秘老公难伺候》《神秘老公难伺候》《神秘老公难伺候》《神秘老公难伺候》《神秘老公难伺候》《神秘老公难伺候》“二少,有什么吩咐?”尤染半垂着脑袋,小声的开口。“你是没吃饭吗?头都抬不起来!”宴凌绝可不觉得眼前忍心吞声,做小伏低的女人有多么的吸引人,自己能对这样的女人有欲-望?简直是荒天下之大谬!尤染咬了咬唇,抬起了脑袋,娇小的脸上带着几分楚楚之色,清丽的眉宇间染着少女的纯真和女人的妩媚,凤眼深处

  • 小说最痛不过爱上你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最痛不过爱上你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最痛不过爱上你《最痛不过爱上你》跟财团公子相亲的事情是任姿雪告诉萧启赫的。萧氏出事的时候,萧启赫猜到齐沛可能会为了他回家找齐久安求情,找上门后却得知她回家是因为萧氏即将破产,要另觅高枝。如果不是因为担心米乐儿真的误会,萧启赫并不打算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米乐儿也没想到,当初任姿雪一句故意奚落的话,在萧启赫心里种了这么大一根毒刺,真是天都在帮她。“启赫你放心,我不会像她一样,我永远都不会背叛你。”萧启赫搂紧了她的身子,“睡吧。”看他闭上眼睛,米

  • 【如玉公子乱浮生】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如玉公子乱浮生】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如玉公子乱浮生目录预览:《如玉公子乱浮生》《如玉公子乱浮生》《如玉公子乱浮生》《如玉公子乱浮生》嘀嘀——浴室洗漱台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闪亮的屏幕出现一条短信。“三分钟后到,准备好。”我摁熄手机抬起头,伸手擦去了梳妆镜上的水雾。刚洗过澡,我脸有些红,可我的心像是泡进了冰水一样,冷得发痛。谁能想得到,我一个有夫之妇会在宾馆里,洗干净了等着一个陌生人的疼爱?我恨!恨背叛了我的丈夫姜岩,更恨被爱情蒙蔽双眼,保不住父母遗物的自己!可是,只要那个人真的能够帮我要回

  • 惑世太子妃小说完本+阅读

    原标题:惑世太子妃小说完本+阅读小说:惑世太子妃目录预览:第一回魂归之处第二回心在滴血第一回魂归之处东宫。苏浅雪正要出去,却被一道明黄身影给拦了下来,“太子妃这是要去哪儿?”四目相对时,一道是躲闪,一道是冰冷。“妾身……妾身想要出宫,去……大司马府。”苏浅雪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目光也有些闪烁,她根本不敢直视东方清恒,甚至于可以说,她害怕东方清恒。自从被带回了这东宫,她就像是被断去翅膀的鸟儿,她真的想要逃离这里,可偏偏她这辈子都要被束缚在这金丝牢笼里了。东方清恒的眸光一沉,冰冷无情的脸上顿时涌上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