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先婚后爱:厉少,放肆宠 最新章节

2018/12/09 07:25:24 来源:网络
先婚后爱:厉少,放肆宠 最新章节

小说名称:先婚后爱:厉少,放肆宠

第1章 怀着别人的种

慕城,中心医院。版权http://www.gao-xiao.com/

“你是病人家属吗?这是病危通知书,请你签字。”

抢救室走廊外,一名身着白衣大褂的医生将病危通知书递给了苏晓。

苏晓哆哆嗦嗦的伸出双手捧着那张通知单,忍不住眼泪涌出眼眶,这已经是医院第二次下达病危通知书了,如果还筹不到钱给妈妈治病,就只有死路一条!

她缓缓转身,目光定格在走廊上那位身着西装革履,气质卓尔不凡的男人。他的老公,慕城首富,跨国集团年轻有为的总裁——厉铭寒。

迈着灌了铅似的沉重的步伐走到厉铭寒面前,颤抖的伸出双手看着他,乞求道:“厉铭寒,救救我妈妈,我求你救救我妈妈好不好?”她眼泪止不住的涌出眼眶,似断了线的珠子似的。

厉铭寒一双黑曜石般的眼眸眯了眯,宛如高高在上裁决众生的神邸一般俯视着她,抬手捏住她的下巴,微微抬起,沉声道:“救?呵呵,苏晓你打算以什么身份求我?”

“我……我们……我们有结婚证,是合法夫妻……”她洁白贝齿紧要唇瓣,吞吞吐吐的说着。

厉铭寒眸光微眯,眼底尽是讽刺之色,“你还知道我们是夫妻?可现在你肚子怀着的是别人的野种!”

苏晓心头一颤,身子虚浮无力往后踉跄几步,撞在了墙壁上,勉强撑住了身子。推荐gao-xiao.com忍不住泪水夺眶而出,“对不起,对不起……”

一个多月前,苏氏集团遇上金融危机,父亲为了缓解金融危机便要主动跟厉氏家族联姻。

虽然厉氏家族家大业大,但人尽皆知厉铭寒是个不折不扣的断袖,更有SM的倾向,所以从没有任何人愿意牺牲自己女儿的幸福来高攀厉铭寒。

但父亲苏少华为了公司利益,竟主动联姻。而那时,妈妈跟苏少华离婚已有十年之久,妈妈跟她两人离开苏家之后便相依为命,可在厉、苏两家联姻之前,妈妈得了白血病,急需救命钱,她试图找苏少华要钱,但屡次被拒绝。

直到有一天,苏少华主动找她,说可以拿钱给妈妈治病,但先决条件是她必须答应嫁给厉铭寒!

苏晓本不想同意,但为了妈妈,她不得不同意。

所以那天晚上,她喝了很多酒,便阴差阳错的跟陆逸景发生了关系,却没想到仅仅只是一次而已,就怀了他的孩子。

更可恶的是,她都已经嫁给了厉铭寒,可苏少华却再也没出现过,更遑论拿钱为妈妈治病!

“到底……要怎样,你……你才愿意救我妈妈?”苏晓泪如泉涌,胆怯的看着厉铭寒,战战兢兢。网站http://www.gao-xiao.com/

厉铭寒垂在身侧的双手握了握,眸光微眯,“把孩子拿掉!”阴鸷的声音不含任何情绪,末了却又补充一句,“我可以当做任何事都没发生。”

“不,不要,能不能……能不能留下孩子……就当我求求你,好不好?”苏晓鼓起勇气走到厉铭寒面前,双手抓住他手腕的衣袖,晃了晃,可怜兮兮的乞怜着。

脑海里医生的声音盘旋着:你子宫壁薄,又是寒性体质,若是流产便永远不可能在怀孕!

厉铭寒眸光微眯,反手紧握住她的手腕,力道大的似乎要将她骨头给捏碎了似的,面容狰狞,咬牙切齿道:“到底是放不下你旧情人,还是借口?”

该死的女人,跟他厉铭寒结婚,竟然怀了她旧情人陆逸景的孩子。

“苏晓,最好记住你的身份。”他话音一顿,又道:“你只是交易的附属品而已!”说完,目光瞟了一眼抢救室,嘴角噙着一抹邪狞弧度,“想救你妈妈,就必须做掉孩子,二选一。”

紧接着,不待苏晓回答,他便转身离去。

见着厉铭寒当真要离开, 苏晓心急如焚,转身朝着他追了过去,拦住了他,“别走,我求你,求求你了好么。先婚后爱:厉少,放肆宠 最新章节

遂即,她双膝‘噗嗵’一下子跪在地上,膝盖重重的砸在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现在的厉铭寒是她唯一依仗,若他真的决然离去,妈妈就真的性命堪忧。

她的执著宛如一把钢刀般深深刺进了厉铭寒的心口,锋利刀锋只觉得一阵轻微刺痛,可心却在滴血。

厉铭寒原地站定,长指勾起她的下巴,冷声道:“苏晓,你可真够下贱的。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还有什么资格来求我?”

“我……”苏晓蓦然一怔,竟不知该如何辩驳。

男人阴鸷目光眯缝着,最终甩开了苏晓,冷哼一声,迈着流星大步离去。

接下来的时间里,苏晓没时间沉浸在悲伤情愫中,而是掏出手机翻开联系人电话簿,找到了熟识的人一个个的打电话借钱。原文gao-xiao.com

可电话里只要她提出‘借钱’二字,要么直接被挂断电话,要么便说没有。

总之半个小时内,她打遍了所有人的电话,却始终没有一个人愿意借钱给她,哪怕只是几千块钱。

最终,目光定格在手机上的最后一个电话号码——苏雪,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苏……苏雪,我妈妈病重,你能不能借我点钱救救我妈妈?”电话拨通后,苏晓伤心落泪的问着。

电话那头,短暂的沉默,便道:“苏晓,你我本就是姐妹,说话何必那么客气?嗯……要不,你来雪居,我给你支票。”

苏晓微微一怔,根本没料到她竟会如此好说话。可妈妈性命堪忧,她没时间多想。推荐http://www.gao-xiao.com/

“好,我来,我这就来了。”她点头如捣蒜,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

出了医院,苏晓打的去了苏雪的私人别墅,雪居。

雪居门敞开着,她寻思着应该是苏雪知道她来,所以给她留了个门。

进了客厅,见苏雪不在,便直接上了二楼,她知道苏雪平日里喜欢写写剧本,应该在楼上。

“嗯……唔……”

刚刚走到二楼的苏晓突兀的听见楼上传出低沉轻吟的声音,她小脸一红,没想到苏雪竟在家里做那种事儿。

她下意识的想要逃走时,便听见房间里传出声音,“快……逸景哥,快点,逸景哥你太厉害了……”

第2章 捉奸再床

逸景?陆逸景?!

苏晓心脏嘭地一下子悬了起来,情不自禁的挪动步子走到了苏雪房间门口。

房门没关严实,留了一条缝,通过缝隙可以清楚的看见偌大的床铺上两人正一丝不挂的翻云覆雨。

女人自然是苏雪无疑,可男人却真真的是陆逸景!

她腹中孩子的亲生父亲!

“你……你们……”心碎欲裂的苏晓战战兢兢的推开门,怔怔地盯着陆逸景,“景哥,你们……你们怎么可以……”

“啊!”一间苏晓走进来,苏雪吓得小脸苍白无色,立马抓住被褥裹着自己,慌张不已,“你怎么会来这儿?”

陆逸景也略显惊慌,连忙穿上浴袍,系上带子,起身看着她,“你怎么来了?”

“景哥,你……你们怎么可以……”苏晓痛心疾首,却一直瞪大双眸压抑着心头酸楚,努力不使眼泪落下。

“呵呵,苏晓,你都嫁给了厉铭寒那个喜欢男人的,还不允许我跟逸景哥在一起吗?”苏雪嗤之以鼻,毫不留情的讽刺着。

她穿上浴袍系上腰带,走了过来,说道:“逸景哥太善良,一直没告诉你。你肚子里的孩子啊,根本就不是他的。那天你喝醉了酒,陪你睡的只是个不知名的野男人,根本就不是逸景哥。”

“小雪!”陆逸景面露为难之色,呵斥着苏雪。

“什么……什么?你说什么?”突如其来的噩耗惊得苏晓身子一颤,踉跄一步险些栽倒。

陆逸景立马上前,伸手扶住了她的腰肢,“小心。”

“别,别碰我!”她猛然一声呵斥,看着他问道:“苏雪说的是真的吗?”

陆逸景深知事情无法隐瞒,便如实说道:“晓晓,我本不想告诉你的,但……“他沉默一瞬,又道:“小雪说的是真的,并且,一直以来我只是把你当做妹妹看待,并没有男女之情。”

“呵呵……是这样,竟然是这样。”苏晓讽刺一笑,踉跄着转身走出了房间,身后陆逸景再说什么她都没听见,只想尽快离开这儿。

一时间,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个笑话,自作多情以为陆逸景喜欢她,还怀了不知道是谁的孩子,竟然又嫁给了厉铭寒那个gay!

所以,苏雪答应借钱给她,实则是引诱她来,让她知道陆逸景一直喜欢的是她,从而让她死心,并借机羞辱。

漫无目的走在街头,苏晓顿觉生无可恋,就连妈妈的救命钱都借不到,她该如何是好?

叮铃铃——

就在此时,她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苏晓木讷的接了电话,“喂?”

“苏晓,我是厉少的助理。厉少说,如果你想让他借钱给你,就现在带着记者去希尔顿酒店808号房。记住,一定要开启直播。”

“去酒店做什么?”她狐疑的问。

“你身为记者还不明白吗?当然是他商业劲敌在酒店!”那头吼了一句,然后啪地一声挂了电话。

苏晓瞬间了然,像商业劲敌互相算计之事不在少数,恐怕厉铭寒的对手又在酒店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被他察觉,所以才会让她带记者过去。

走投无路时,一则电话给了她一缕生机。

苏晓立马打电话叫来了多家媒体记者,齐聚希尔顿酒店外。

在此之前她早已利用记者纯熟的套路从前台套取了808的房卡,然后带着一群记者直接上了顶层的包房。

包房外,她说道:“都记住,一定要连接电台,现场直播。”

一行十余人纷纷点头,然后蹑手蹑脚的走进了808号包房外,刷了房间推开了门。

房间内开着暗黄色的灯,苏晓跟着记者们走了进去。

套房内的客厅与卧房门敞开,苏晓一挥手,示意她们开启直播,然后走了进去……

刚开一进卧房,记者们便对着卧房里香艳的一幕开始噼里啪啦的拍摄着,镁光灯闪烁刺眼。

“你们是谁?”

偌大床上一名男人光着背躺在床上,一旁则跪着一名穿着四角裤的男人在他背脊上……轻抚着?!

画面尤为辣眼睛,两人不由得无限YY.

正在此时,床上趴着的男人抬起头来,露出那一张冷峻帅气而又流露出浓浓杀意的眼神。

苏晓瞬间怔楞原地,是……厉铭寒?!

竟然,竟然是他?!

无暇顾及自己是否再次被人算计,而是目光在他和身边男人身上不停地打量,忍不住一阵作呕,想吐。

原来传言并非空穴来风,怪不得结婚那么久从来都不碰她。

“厉少?请问他是你的新宠吗?”

“厉少,对于你妻子的捉‘奸’在床,你是怎么想的?”

“你既然性取向有问题,为什么还要跟慕小姐结婚?”

“你们看,那男人不就是天上人间的当红牛郎吗?”

……

厉铭寒从床上站了起来,随手抄起浴袍行云流水的套在身上,脚踩地板站了起来。

敞怀而穿的浴袍下,他麦色肌肤肌理分明,线条流畅,无形中散发着一股子逼人威压,宛如君临天下的帝王一般睥睨着苏晓,锐利如锋的眼眸闪过一抹肃杀。

转而看着坐在床上瑟瑟发抖的男人,眸光越发的深沉。

“谁让你来的?”记者们还在叽叽喳喳的追问着,他却只字不言的站在原地,目光始终落在苏晓的身上。

就在此时,一行西装革履的保镖闯进了房间内,为首的厉铭寒特助安子皓一看情况便明白些许。一挥手,“东西都收了!”

七八名身材魁梧的练家子走上前,毫不客气的从她们手里夺下了器材当场砸的稀碎。

“看看都是哪些报社,一个小时后永远消失在慕城!”厉铭寒霸道而狂妄的说着。

“你凭什么?凭什么砸我东西?”

“怎么会这样?”

“都怪苏晓,骗我们来抓奸,利用我们。”

“有权有势了不起啊。”

……

一群记者怨声载道,但最终还是被保镖们像拎小鸡似的拎了出去。

特助安子皓瞟了一眼苏晓,然后又命令报名把那位众人熟知的天上人间头牌牛郎被带走了。

第3章 鬼面修罗

一时间,偌大的卧室里,除了一地的狼藉拍摄器材,就只剩下苏晓和厉铭寒!

气氛越发的宁静,空气骤然降至冰点,冰冷的令苏晓都有些无法呼吸。

她惶惶不安望着厉铭寒,步步后退,垂在身侧的双手不由自主的扯了扯衣角,害怕的要死。

“怎么,刚才不是带着记者来捉奸么,怎么这会儿怕了?”

厉铭寒步步逼近,英俊帅气的面庞带着嗜血气息,宛如阿鼻地狱里的鬼面罗刹。

“不,我……我没有,不是的……”苏晓面色苍白如纸,身形抖若筛糠的解释着。可当她开口时却发现早已被厉铭寒吓得心惊胆战,就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完整。

他邪狞一笑,伸手挑起苏晓下巴……

然而,就在他手指触碰到苏晓的那一刻,她一巴掌甩在了厉铭寒的脸上,“走开,别碰我……”

纵使她犯错在先,但也无法容忍厉铭寒是个gay的事实,当亲眼目睹的那一刻,她真的觉得自己要崩溃了。

尽管早已知道他是个gay,可当她亲眼目睹时,那种震惊无法言喻。

一巴掌用尽了十足的力道,狠狠地扇在了他的脸庞,使得俊颜侧向一边,也就是片刻钟的功夫已经浮出五道绯红色指痕。

厉铭寒舌尖鼓了鼓腮帮,伸手摸了摸被打的脸,眸光微眯转向苏晓,森冷一笑,“呵呵,怎么,嫌我脏?”

他又靠近一步,将苏晓逼到了墙角处,双手撑在墙面上禁锢着她,“别忘了,你是我厉铭寒的女人!”

“不,混蛋……放开我,放开我!”如临深渊般的恐惧感包裹着苏晓,她咽了咽口水,语无伦次,“能不能让我静一静?我只想安静一会儿。”

“混蛋,呵呵,好一个混蛋,我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混蛋!”说时迟那时快,厉铭寒大掌扣住她的后脑,俯身吻上了她的唇。

当他微凉的唇瓣触碰到苏晓唇瓣的那一刻,好似一阵电流席卷全身酥酥麻麻,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儿。

可蓦然,她脑子里又浮现出刚才厉铭寒跟那位天上人间头牌牛郎在一起的一幕,只觉得无比恶心。

使劲挣扎着,可挣扎了好半晌也挣脱不开他的束缚。他坚实的臂腕犹如铜墙铁壁浇筑一般,无法撼动分毫。

被他啃啮般的吻深深恶心的苏晓只感觉胸腔一阵翻滚,“唔……唔……唔……”止不住呕吐起来。

厉铭寒浓墨剑眉死死的颦蹙而起,一把松开了她,却见着苏晓一手捂着嘴巴,一手捂着胸口跑到了浴室里狂吐不止。

“呕……呕……”

趴在马桶上呕了半天,愣是将隔夜饭都给吐了出来,难受的简直生不如死。

冲了冲马桶,她走到洗脸台上漱了漱口,洗了一把脸,抬眸看着镜子时却蓦然见到厉铭寒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她的身后。

苏晓心头一惊,吓得肝胆俱裂,立马转身防备的看着他,“你……你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他流露出锐利锋芒的眼眸微眯,倏地伸出手死死地卡住苏晓的脖颈,冷声质问道:“是陆逸景?”

听着他的话,苏晓一脸蒙圈,“什么?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跟陆逸景有什么关系?

“装的挺像。”他大掌力道越发的用力,发出咔嚓咔嚓的骨节声响,似乎只要再用力一些便能把苏晓给生生的掐死似的。“可你把我厉铭寒当傻子了吗?”

就在她刚才在浴室呕吐时,他接到了医院的电话,说陆逸景拿了一百万为她母亲做手术。

鸿宇集团与轩辰国际在慕城是商业劲敌,此时正在竞标一处旅游度假村的项目。

而苏晓喜欢陆逸景众所周知,并且还怀了他孩子,此时陆逸景无偿拿出一百万,只能说明他买通了苏晓带着记者来曝光他,从而使得公司备受波及和影响,那么旅游度假村项目的胜者只会是鸿宇集团!

“咳咳……咳……”苏晓呼吸不顺畅,憋得小脸通红一片 ,不停地咳嗽着,伸手欲掰开他的手指,然而几乎窒息的身体根本软绵无力,再怎么做都是徒劳。

见她眼眸猩红,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厉铭寒终究收回了手。

“哈……哈……”脖颈得到释放,浑身无力的苏晓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仿佛再不呼吸马上就要死掉。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好半晌才缓过劲儿来的苏晓摇了摇头,忍不住泪水涌出眼眶。

“哼,你倒是嘴硬。”厉铭寒,半蹲着俯视着她,“陆逸景给了你一百万,所以你就带来记者来曝光我。嗯?”他拉长了尾音,看似神色淡然,实则瞳眸中暗藏着狂风暴雨。

“你说什么?景哥,景哥为我妈付了手术费?”为什么会这样,他都已经跟苏雪在一起了,怎么还愿意帮她?

厉铭寒脸色尤为难看,捏着她下巴的手猛然用力,“苏晓,我告诉你,你是我厉铭寒的女人,再敢……”

“厉铭寒,对不……起……放了我,放我走吧。”苏晓泛着莹莹泪光的水眸迎上他犀利目光,抖若筛糠,但又畏惧他那一双深如寒潭的眼眸,便立马垂下了脑袋。

被突兀打断话语的厉铭寒身子一怔,眼眸越发的深邃,眉心紧缩,却忽而一笑,“放你走?呵,放你走好成全你跟陆逸景吗?”

砰,哗啦啦——

随着厉铭寒声音落下,浴室里便响起了玻璃破碎的声音,显得尤为清晰。

苏晓身子一颤,陡然睁开了眼眸,眸光微撇间,看见了他紧握成拳的右手上扎满了镜子碎渣,鲜血早已染红了他的拳头,顺着手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地板上,血液四溅,形成一朵妖艳红梅。

“哼,苏晓,这辈子,你休想离开!”他转身愤然离去,随着一道关门声,苏晓悬着的心才缓缓落下。

身体似被抽空了似的,虚浮无力的险些跌倒,幸而扶着洗脸池才能撑住软绵无力的身体。

不一会儿,房间里又出现了一人。

第4章 无情背叛

厉铭寒特助——安子皓。

“少夫人,boss命令,让我带你去医院。”安子皓一腔愤怒的看着苏晓,话音生硬冰冷。

“什么?”她愣了愣,僵硬的面容渐渐舒缓,化为一缕清浅笑意,“也对,他那么自诩高贵的男人怎么会容忍我腹中的孩子呢。呵呵呵……”

冷漠一笑,没在说些什么,拖着虚弱的身体跟着安子皓一同出了酒店,坐上了车直奔医院。

轿车上,苏晓靠在座以上,目视窗外,生无可恋。

一夕之间,经历生死离别,经历无情背叛,经历阴谋算计,最终却连腹中胎儿都保不住。苏晓觉得,大抵她一天时间已经经历过所有人一辈子都不曾经历过的事儿。

可她能做什么呢?

或许厉铭寒绕她一命便是最大的幸运。

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被带到了医院,做了B超检验和心电图以及各种流产前要做的检查,她都始终面无表情,像是一只被操控甚至的木偶。

“你确定要流了孩子吗?都已经有胎心了。如果确定的话,就在这儿签字同意。”医生将流产同意书递给苏晓,让她签字。

苏晓怔怔的望着流产签字书,眼泪止不住涌出眼眶,啪地一下滴落在了签字书上。

犹豫,犹豫,再三的犹豫。

她终究开始摇头,摇头,然后丢掉了签字书,起身跑到了安子皓的面前,“厉铭寒呢?他在哪儿?我要见他,我要见他!”

不管怎么说都是一条小生命,怎么可以还来不及看看缤纷世界就那样被扼杀了呢?

面对苏晓泪如雨下苦苦哀求,安子皓宛如冰雕一般站着,没有回应他,但终究耐不住她的苦苦纠缠还是带着她去了院长办公室。

“喏,进去吧,boss就在里面。”他说道。

苏晓深吸一口气擦了擦脸颊上的泪水,打算最后在搏一把。

推开了办公室的门,便看见厉铭寒一手插在裤兜里,一手包扎着纱布临窗而立,陷入深思之中。

“厉铭寒,我们能谈谈吗?”她语气平和。

院长慕子枫是厉铭寒的兄弟,自然认识苏晓,见着她进来了,他径直起身走了出去,并关上了门。

“你来做什么?”他依旧背对着苏晓,冷漠的问着。

苏晓贝齿紧咬红唇,生硬的挪着步子走到她的背后,小声道:“我想跟你商量商量……”

“商量什么”他开口打断了苏晓的话,转身看着她,“商量留下你肚子里的孽种?”

“我……我,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但是孩子是无辜的,能不能……能不能放过孩子?”她鼓起勇气抬眸对上他那双嗜血的眼眸,战战兢兢的问着。

厉铭寒绕开她,淡然的走到一旁办公桌的前的转移上悠然坐下,目光薄凉,“我凭什么要放了你跟别的男人的孽种?”

从兜里掏出烟盒,叼着一支烟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薄厚适中的唇瓣吞云吐雾。嗤之以鼻,“苏晓,你真别把自己当回事。”

他的一番话似乎在苏晓的预料之中,深感无望的闭上了眼眸,眼睫上染上丝丝莹润泪渍,“医生说,说我如果孩子没了,就……就永远无法在怀孕……”无奈之下,她只能全盘托出,可因为过分害怕竟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

厉铭寒夹着烟的动作微微一滞,波澜不惊的眼眸闪过一许流光,却只是冷冷一哼,“就算如此,跟我有什么关系?”

苏晓一愣,没想到他竟然会如此薄情而又绝情。眨了眨眼眸淡化了眼眶里的泪水,走到了厉铭寒的面前,赫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瑞士军刀,摁出刀刃握在手中。

厉铭寒轻蔑的瞟了她一眼,唇角笑意更浓,“怎么,商量不成威胁?你觉得你能对我造成什么威……”

他话还没有说完,只见着苏晓一把紧握匕首架在了自己白皙的脖颈上,哽咽道:“对于女人来说,一辈子不能做母亲便不算是个完整的女人,那样跟杀了我有什么区别?”

厉铭寒夹着烟蒂的手指紧了紧,收回目光看向窗外,薄凉道:“想死?我不拦你。只要你不怕我对你母亲动手,不怕我让你生父的苏氏集团陪葬,尽管去死好了。”

有生以来,厉铭寒第一次被一个女人给威胁,而那个人还是他厉铭寒明媒正娶回来的妻子,该死!

“我若真死了,他们的生死与我又有何干?与现在相比,我倒觉得像是一种解脱。”苏晓神色从容,一双澄澈好看的杏眸黯淡无光,似早已看破红尘。

良久,不见厉铭寒有任何反应,她颤颤巍巍的握着匕首摁了下去,匕首压在肌肤上深深下陷,闪着寒光的匕首轻易划破肌肤表层,溢出了猩红血渍,顺着匕首尖端缓缓滑落,滴在了苏晓的衣襟领口处。

见她那般决然,转过头看着她的厉铭寒紧握着手里的香烟,却没发现烟蒂早已被捏的变形,泛着幽光的烟头忽明忽灭的星火烧在了他手指肌肤上却仍旧毫无察觉。

须臾,他丢掉了香烟,猛然起身一把从苏晓手里抢下了瑞士军刀扔到了地上,怅然道:“苏晓,你赢了!”

兴许就连厉铭寒自己都没发现,在说完那句话时他忍不住一声轻叹。

可谁又能知道,当他看见苏晓决绝的握着匕首架在自己脖颈上,他心口仿若被大锤重重一击似的,五脏六腑一阵痉挛,疼得他险些无法呼吸。

其实,早在苏晓进来之前,慕子枫就告诉了他,说苏晓身体特殊,若是流产了便不可能会在怀孕。

他当时几乎想也没想便准备告知安子皓,不必在逼着苏晓做流产。可怎奈还没来得及通知安子皓,苏晓就闯进了办公室。

方才,只不过是想要试探她的态度而已,没想到她性子会那么的刚烈。

脑子一片混沌的苏晓痴痴的看着地上的那把瑞士军刀,然后不可思议的看向厉铭寒,“你……你是答应我了吗?”

“哼,我是怕你死了,平白的辱没了我厉铭寒的名声。”他倨傲的冷哼一声,转身背对着苏晓,“想要让我放过你腹中的孩子也无不可,但……你应该知道我是商人,讲究的是利益,所以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第5章 退步认输

退步?服输?

从他厉铭寒执掌轩辰国际,今天应该第一次的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无奈,竟然会对一个女人束手无策,以至于连她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也无可奈何。

苏晓心中大喜,万万没想到他竟然会同意了。

原本被逼到眼前的地步早已走投无路,但是为了腹中的孩子她还是选择赌一把,哪怕只有一线生机也要尝试一番。

可没想到她真的赌赢了。

原来,厉铭寒也不想外界所传闻那般,心狠手辣不择手段。

“什么条件?”她直截了当的问着。

厉铭寒迟疑一瞬,转过身来看着她,伸出左手食指挑起她的下巴,逼迫着她直视着自己,薄唇轻启,“你不是觉得我恶心吗?从今天开始,跟我同塌而眠,做到身为妻子该有的本分,该尽的义务,我便会对孩子视如己出。”

“什么……”苏晓面容一僵,万万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么的条件。

其意不言而喻,无疑是指让她跟她同床同房。

可只要一想起在酒店里他跟天上人间的当红头牌牛郎做那种令人发指令人恶心的事儿就觉得几乎崩溃,根本做不到!

“你……你不是,不是只对男……男人感兴趣吗?”她面露混沌之色,支支吾吾的说着,声音低弱蚊蝇。

“谁说我只对男人有兴趣?”他邪魅一笑,伸手挑起她的下巴,“现在,我对你似乎更加有兴趣。”

“你……”被他那么一说,苏晓脸颊一热,只觉得小脸火烧火燎似的,紧张的咬了咬唇,羞赧不已,“我,我还没准备好。”她垂下了脑袋,不敢直视厉铭寒。

“嗯,我知道。所以,你还有五个小时的准备时间。”厉铭寒思虑一瞬,一本正经的说着。

苏晓眸光微闪,抬眸看了一眼墙壁上挂着的钟表,正是下午三点钟,五个小时的准备时间,那岂不是就是晚上八点么?

即便是内心百般抗拒,可事已至此,她根本毫无退路,抿了抿唇,似做了什么莫大的决定一般,深吸一口气,微微颌首,“我尽量……”

见她答应的那般没底气,厉铭寒眸光眯得更深,棱角分明的唇瓣扬起一抹意味不明的浅笑。上前一步,靠近她,居高临下的说道:“苏晓,你没有后悔的机会。”

他凌厉的气息,不怒自威,压迫的苏晓心头一颤,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叮铃铃——

就在这时,苏晓手机突然响起的两声打断了办公室了的一阵趁机。

她掏出手机一看,是陆逸景的电话。

不由得想起了他拿了一百万给妈妈治病的事儿,便立马接听了电话,“景……”一个‘景’字的尾音还没落下,便突然意识到厉铭寒在场,便改口问道:“有什么事儿吗?”

虽然说腹中孩子不是他的,但不管怎么说他施以援手的救命之恩理当感谢。

苏晓仅仅只发出了一个字的咬音,厉铭寒便知道对面人是陆逸景,可她态度与神色骤然转变的一幕落在了厉铭寒的眼中,他真的恨不得上前狠狠地掐死她才好。

不由得后悔,刚才怎么就回心转意饶恕了她?

“好,我知道了。”

苏晓挂断了电话,转身看着他,眸光淡淡,“没事儿的话我就走了。”

“你去哪儿?”厉铭寒阴沉着脸质问着。

“我……我跟闺蜜约了逛街。”她眼神闪躲,闪烁其词。

厉铭寒拳头紧握,却道:“苏晓,最好别让我看见你做出背叛我但事情,否则不仅仅是你腹中孩子丧命的代价!”

她心头一颤,立马垂下了脑袋,呢喃道:“我知道了,我会早点回来的。”说完,转身就走,可走到房门前突然停下了脚步,又回头看向厉铭寒,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个……你能不能,借我……一百万?”她试探性的问着。

“要钱做什么?”厉铭寒目光犀利的盯着她,质问着。

“我想,把钱还给陆逸景。”她思虑再三,还是决定要跟陆逸景断绝关系,从此不必再有任何往来,毕竟已经结婚了,过得好也好,过得坏也罢,都不该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

听他一说,厉铭寒突然响起了那会儿接到消息,说陆逸景拿出了一百万为她妈妈做手术的事儿。不由得眉心微颦,若有所思,“所以说,你是去找陆逸景,并非逛街?”

这蠢女人还能在蠢一点吗?说话前言不搭后语,做事瞻前不顾后,真不知道这些年是怎么长大的。

“啊?”苏晓一愣,又恍然大悟的红了脸颊,“我……我只是不想,不想你误会。”

厉铭寒那双宛如黑曜石般的眼眸泛着星火,走上前一步,一伸手搂住了她的腰,往怀中一带,俯身看着她,“我厉铭寒最讨厌的就是撒谎,你给我记住了!”

话音落下,从兜里掏出一张支票和一张黑色镶着金边的卡递给了她,“卡你拿着用,我不希望我厉铭寒的女人穿的太寒酸,落人口实。”末了又补充道:“还有,以后别让我发现你跟陆逸景有任何联系,否则,后果自负。”

“……好,我知道了。”她点了点头,从他怀中挣扎着出来了,至今尚未从酒店套房里那一幕的阴影中走出来。

就算厉铭寒不说,他也会跟陆逸景保持距离的。更何况,从一开始人家都没喜欢过她,都是在自作多情而已。

从他手里抽出那张支票,“这一百万,我借的,以后会还给你的。”

“你说什么?”听着她的话,厉铭寒寒眸微凛,“有必要提醒你,你现在的身份是我厉铭寒的女人,而且……”拉长了音符,上前一步,流露着危险气息的眼眸盯着她,警告着,“永远不要想着离开我!”

苏晓抿了抿唇,没有再说什么,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低头看着手里的支票,突然有一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豁然开朗,似乎上午的悲伤情绪早已经随风烟消云散。

她真的希望,以后的日子也能平安无事就好。

先婚后爱:厉少,放肆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先婚后爱】 或 【厉少】 或 【放肆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4670526.html
首 发:先婚后爱:厉少,放肆宠 最新章节
  • 与鬼为邻 最新章节

    原标题:与鬼为邻最新章节书名:与鬼为邻目录预览:第1章:珠宝店第2章:噩梦第3章:佛牌有鬼第4章:孕妇灵第5章:欠债第1章:珠宝店鬼这东西,很多人信,也有很多人不信。在去泰国之前,我是完全不信鬼神。但俗话说万事无绝对,做梦都没想到,一个黑心泰国旅游团竟然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从那以后,我不但接触鬼,还做起卖鬼的生意来。你没看错,不是买是卖,而且还在淘宝上卖。那阵子确实赚了不少钱,当然也得罪过很多人,甚至鬼。虽然已经是几年前的旧事,但每次回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悸。这段当牌商的经历,之前我也提起过一些,

  • 八仙饭店 大结局

    原标题:八仙饭店大结局小说:八仙饭店目录预览:引子第1章第2章引子【】民国七年。七月十七。城西。夜。城西郊外周家墓园的看坟人小屋当中,两个二十几岁的的精壮汉子正一脸惊恐的盯着被大风吹得“咯吱咯吱”直响的大门。外面凄厉的风声好像鬼叫一样,除了风声之外,还有其他更瘆人的声音,好像有几十个说不明白的‘东西’破土而出,拖拖拉拉的向小木屋这边行进。配合着风声,还能听到一阵一阵‘鬼喘’的声音。“广友哥……。不行了,要不咱们跑吧……。兴许还能留条活命……。”年纪轻一点的汉子哆哆嗦嗦拉着那个叫做广友哥的衣袖,带

  • 超级劫匪闯仙界17章(第十七章 我是饭桶)

    原标题:超级劫匪闯仙界17章(第十七章我是饭桶)书名:超级劫匪闯仙界第十七章我是饭桶这里是一处山谷,雾气缭绕之间,上百间房屋不规则的分布在那里,丝毫没有一点紧迫感。远处古树参天,都有三人合抱多余,落叶纷飞。近处有一片翠竹摇曳,哗哗作响,衬着一条明晃晃的小溪,倒是风景优美。楚云站在一间房子面前,看着里面的陈设,倒还算满意,虽然简单,不过,对于楚云来说,一张床,一副桌椅,就足够了。“嘿嘿,楚师弟,这里以后就是你住的地方了,咳,虽然简陋了点,不过,对于咱们外门弟子,也就没有这么多的讲究了。”王大富生怕

  • 谁的青春不迷茫1章(第一章——跟着老师学做菜)

    原标题:谁的青春不迷茫1章(第一章——跟着老师学做菜)小说:谁的青春不迷茫第一章——跟着老师学做菜初三下半学期,一个厨师职业高中来我们学校招生,我是我们班倒数后三名,自然被班主任仍了过去。我本来还有抵触心里,可一看到招生老师,我顿时就兴奋起来。那是个小巧的美女,叫陈萌。瓜子脸,小手小脚,身材纤瘦,今天天气不错,她穿着一个粉红色的职业装,显得秀气万分,让人禁不住被她吸引。我几乎没有丝毫犹豫,就第一个报名,成为了这个职业高中的学生。让我欣喜的是,陈萌成为了我的班主任,这个时候,我已经在为微信上跟她聊

  • 猥琐道士11章(第十一章又见张梦)

    原标题:猥琐道士11章(第十一章又见张梦)小说书名:猥琐道士第十一章又见张梦孤独的夜色显得特别的凄凉,冷风肆虐的击打在人身上,让人不知不觉中打了个冷颤。“你看见过他吗?”一个衣衫褴褛,浑身上下都是土,头发不仅脏,还打上了几个小结,好像都长虱子了,弯着个腰,一双眼睛明亮的就像黑夜中的两盏灯笼,大长脸,加上造型给人的感觉就是猥琐无比,他拿着一张黑白色的照片,向路边脚步匆匆的路人的问照片里的人他们认识吗?“去去,上一边去,臭要饭的,我不认识,快走,快走,真埋汰。”一位贵妇人用左手捂住了鼻子,右手来回扇

  • 傲魂之巅18章

    原标题:傲魂之巅18章小说:傲魂之巅第十七章杨家宅院(下)袁踏星吃惊地合不拢嘴,半晌才不住地摇头,“杨家人热情好客,杨昭又是个正人君子,我们怎么能这样做!”白衣男子摇摇头,“所谓的正人君子,不过是想利用你对付侯家的阵法师!杨昭不仅算不上正人君子,还是个满眼势利的小人!”袁踏星想了一下,还是摇摇头,“世上的普通人都希望过得好一点,这无可厚非,何况人家又没有得罪我,何必打他们的主意!小白,这件事不要再说了,我绝不会同意!”白衣男子不再说话,要是自己能够帮袁踏星得到魂技,实战的实力必然再次提升!但自己

  • 桃园农场主10章

    原标题:桃园农场主10章小说书名:桃园农场主第十章王文跑了陈虎来者不拒,大口喝酒,霸道的一匹,震撼了桌上所有的人。旁边桌上的人,听说吴县长的弟弟陈虎千杯不倒,闻风而来,也开始向陈虎敬酒。大家还就不信了,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千杯不倒的人。见到陈虎不断的豪饮,吴云有些担心,好几次劝阻陈虎算了,但陈虎只是朝她眨眼睛,还是一个劲儿的猛喝。到了最后,吴云索性也不管了,她算是看出来了,陈虎的的确确是海量,怎么喝都喝不醉。酒过三巡,宴会基本上也到了要散场的时候了,但主桌上面依旧热闹非凡,只不过主角不再是吴云这位

  • 1200688章

    原标题:1200688章小说名字:120068第008章三个女人一台戏但现在是在办公室里,随时都会其他同事闯进来,我不能这样做。再说,光天化日之下,我没这份勇气和魄力。一旦被其他同事撞到了,其后果不堪设想。孙美琪见我痴痴地呆在原地,似乎猜到了我的心思。不过,她依然装出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冲我妩媚一笑,道:“张哥,想什么呢?你看,都想出汗了,我帮你擦!”边说边从坤包里取出散发着香气的纸巾,身子随即贴在我的身上,挺起胸脯就要给我擦汗。纸巾散发出来的香气和孙美琪身上散发出来的少女特有的那种青春诱人的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