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完整版【幸得余生有你】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8/12/09 07:19:08 来源:网络
完整版【幸得余生有你】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小说名:幸得余生有你
第九章 禁锢

“你做什么?”夏瑶迷迷糊糊睁开眼,看到来人后立即警惕起来质问,见慕云辰不答,顿了顿又道,“你喝酒了?”

慕云辰身上传来浓浓的酒味让夏瑶不禁又警觉三分,按照他的前科每次醉酒他都会折腾和不留情地羞辱夏瑶一番。来自http://www.gao-xiao.com/

他确实是刚参加完酒宴回来,不过因为有了孩子这个顾虑并没喝多,浓浓的酒味是沾染上去的。

“我喝酒你怕什么?”慕云辰清晰地看见夏瑶问他以后的变化,那是害怕。

“没什么……”夏瑶快速调整自己的气息,淡淡道。

“我给孩子娶了个名字叫思聆,你觉得怎么样?”慕云辰道,语气很平常,可是在夏瑶的耳中却别有一种讽刺的感觉,给她的孩子叫思聆,用她的孩子思念姐姐,如果放在平常时候没什么,可是以她跟慕云辰之间的复杂关系只有嘲讽侮辱的意思吧。

“挺好的。”夏瑶垂头淡淡一笑,碎发挡在眼前看不出神情。

慕云辰幽深的眸子映着夏瑶的一举一动,记忆里翻出她曾经的样子。阅读gao-xiao.com

夏瑶对着他一直是一种卑微的姿态,看着是那样无辜,此刻也是,给人的感觉永远是脆弱。

他不知道为何夏瑶的戏就这么多呢?想以这种姿态博得他的原谅和喜欢?

他不知道答案,但他知道他讨厌夏瑶的这些姿态表情。

“我也觉得很好。”慕云辰边说边向夏瑶压去,淡淡的酒味营造出一股缱绻的氛围。

夏瑶挣扎起来,她越挣扎慕云辰的手劲就越大。慕云辰把夏瑶禁锢压在身底,不给她丝毫活动的空间,“夏瑶,你知道吗,我好想把你囚禁在这屋里,让你寸步不离开我,你到底对我下了什么迷药,让我对你竟如此不想舍弃?”

夏瑶听闻错愕,她可以认为这是慕云辰对她的表白吗?想法一闪而逝,他又把她当成姐姐了吧!

这次不同于以往的粗暴,慕云辰的动作如春风化雨。

他从夏瑶的耳尖开始舔舐,舔舐品尝间将自己和夏瑶衣服随之褪下,这一次慕云辰前戏十足,一夜云雨之欢,让夏瑶如置身不真实的梦境之中。原文gao-xiao.com

她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慕云辰已经不在了,不过她身上很干净,除了青青紫紫的吻痕。

这让夏瑶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还在做梦,因为以前慕云辰从来不会帮她清洁,以至于第二天夏瑶不是发烧就是肚子疼。

夏瑶从床头柜拿起手机看时间,日头高照,已经是上午九点,刚想关掉手机发现有几个未接通电话,号码是方铭祁的。

她回拨了过去,很快就被接通。

“瑶瑶你没事吧?”电话对面传来急躁的关心声。

“没事。”

“那怎么我打给你你不接,我还以为慕云辰又对你做了什么。原文http://www.gao-xiao.com/

“我刚睡醒而已,困得有些厉害,是我的错。”

“那就好,你现在这身体不适合长途远行,正好我家乡就在这不是很远,我爸妈不住那里,我家的屋子你住正好,只需两个小时的路程,房子什么我也已经托人打扫好,你准备什么时候出发?”方铭祁虽然是在询问夏瑶,但语气里带着丝催促,他自然是希望夏瑶越早离开慕云辰越好。

“今天吧,我去医院旁边的公园找你,今天我整理一下行礼。”夏瑶思考了一下道。

“好,下午一点行吗?”

“行,不见不散。”

第十章 轻度抑郁

走之前夏瑶又去见了一趟孩子,孩子与她没有见过几次,前两次每次都在睡觉。

小思聆正在裹窝里睁着眼睛四处看,她脸侧各有一个小酒窝笑起来一定十分好看。高效新闻网

夏瑶抱起小思聆的时候以为她会哭,毕竟小思聆和她不熟,但出人意料的事没有,很乖。

“思聆,以后妈妈就不在了,是妈妈不好,妈妈只希望你能够健康长大,妈妈回来看你的。”

与小思聆一番道别夏瑶回屋去收拾行礼了。

夏瑶的东西不多,叠叠加加一个行李箱就够了,但是为了避免惹人注意夏瑶不能,便只带了钱和一些重要的东西。

她按时到了约定的公园,方铭祁早就等在那里了。

方铭祁穿得很简便,上身是白色的衬衫,下身是黑色的西裤,下午阳光正好,透过重重枝叶斑驳地落在他的身上,方铭祁看见了夏瑶,摇摆着手对她微微一笑,一时间仿佛时光溯回,回到了学生时代的美好时光。

夏瑶在人群混杂中带上墨镜口罩,跟着方铭祁进了一辆黑色的小轿车。推荐gao-xiao.com

两人一路上走的很顺畅,夏瑶看着窗外快速闪过的风景心里积压三年的压抑渐渐舒缓,只要离开了B市,远离了慕云辰,什么都是好的。

医院

“通过生产时以及一些侧面观察,我们医院发现尊夫人有轻度抑郁的表现,这次通知您过来就是想您注意一下,抑郁症虽有轻重之分但其边界线十分模糊,只要有一丝差错可能就会造成不能挽回的后果。”

慕云辰早上刚到公司不久就接到了医院医生的电话,说一些关于夏瑶的病情需要与他交流,然后医生就告诉他夏瑶患有轻度抑郁。

“患有抑郁症?”慕云辰对抑郁者了解不多,但是也不是不知道,且亲自见过抑郁症患者从高楼跳下自杀的事情,夏瑶为什么会患有?

慕云辰生性多疑,不由得怀疑这医生是不是被夏瑶给收买了。

“是的,根据帮尊夫人动手术接生的医生和护士反应尊夫人有一度意志消沉,如果最后不是剖腹产顺利进行,最后迎来的怕是死亡了。”医生神情严肃,而且说得有理有据,微微打消了慕云辰心中的猜想。

“那怎么办?”

“尊夫人曾做过肾移植手术,轻度抑郁也或多或少都会对身体造成伤害,治疗的话轻度抑郁可以通过自我调节治疗,外界不能给予她太大压力,让她有个放松的环境,生活上则是作息规律饮食健康。”

医生将治疗办法说出来道,“虽然这些听起来很容易,但是做起来却不一定顺利,还请慕先生可以极力配合我们的救治。”

“好。”慕云辰点了点头,准备走,但又感觉医生的话中又有哪里不对,肾移植?

“医生,你说的肾移植是怎么回事?”

慕云辰从医院出来以后没有回公司,直接开车回了家,不管这医生是在做戏还是真的,他不得不承认他们已经让他的心沉浮不定,尤其是最后那不知道移植给谁了的肾!

他将车停在车库,车库里一片昏暗,发酵着那颗躁动不安的心。

他烦躁地在车盘上猛的一敲,这两天他感觉自己如鬼附身了一般,心底总有东西想要破土而出,而那东西是他所不想要的,他努力克制,可总有事情在促使那东西更快地冒出。

第十一章 逃离这个悲伤的地方

方铭祁的乡下路程不远,两个小时的路程。

夏瑶看风景有些累了,本想是躺着睡一会儿,但不知道怎么鬼使神差地从包里拿出了一本笔记本。

她这次出来就带了些钱和这本笔记本,因为这是以后她唯一对慕云辰的念想了。

笔记本是白色的,牛皮,在四周镶有一小段金边,看起来很大气,在本子里夏瑶已经零零散散写了有半个本子,字体娟秀可爱,可以看得出每一个字都是一笔一划认真写出来的,除了一面,夏瑶近乎是疯狂额乱画,密密麻麻的黑色线条体现了夏瑶当时思绪的杂乱烦躁。

那一面是夏瑶被逼替嫁的第五天写的,夏瑶在慕云辰的宠爱下过得很幸福,但是她总感觉自己像个小偷,她期待姐姐回来,却又不敢想象这种生活结束后的茫然,于是纸上充斥着杂乱额线条,和泪水。

这是夏瑶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这么糟蹋这本笔记本。

这本笔记本是慕云辰大一时送给她的,哪怕当时只是慕云辰把她和她姐姐搞错了,夏瑶没有把这个还给姐姐,她当时的想法是姐姐以后肯定会和慕云辰长相厮守,这个笔记本送给她也没什么关系吧,尤其是笔记本翻开第一面的白纸上还写着一句话——“余生想与你执手”

话不是写给她的,她也不可能成为这句话的女主,但夏瑶却总能抱着那一面傻笑许久,遇到坏心情的时候,这句话就像是蜜糖一般。

夏瑶从第一页开始翻,一字一句轻轻默念的嘴边,她没发现的是她的整个人都在为这一字一句所牵动。

当一个人得到以后她就会贪婪的想要得到更多,可是夏瑶没资格得到更多,她就是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只是纸上那么一两句话语便可以让控制她整个人的行为思考。

到了目的地方铭祁停下车,一路上他都没说话,因为透过车内后视镜他清晰地看着夏瑶的一举一动,方铭祁苦涩一笑,他果然永远比不了慕云辰。

方铭祁从窗外敲了敲夏瑶的窗户,夏瑶一惊猛地回神。

眼泪还在从眼角往下滑,夏瑶赶紧擦掉,实在是太丢人了,尤其还是在方铭祁面前。

车库里,慕云辰用十分钟的时间恢复到了高冷状态,但心境有没有平复只有他自己知道。

慕云辰回来的路上在育婴店买了一些小玩具,到了楼上后先看了眼孩子,孩子与他很亲近,咯咯的对他笑个不停,两个小酒窝涌现的两旁两侧,十分可爱。

他很喜欢这个孩子,虽然她的母亲让他痛恨。

在夏瑶怀孕的时候他有想过不要这个孩子,生下来了他也不会对她好,但当看到这个小生命落地的生活慕云辰过往的一切想法都被否决了,他要养这个孩子,他要把她养好,不能和她的母亲一样!

慕云辰哄完孩子了以后去了自己的卧室,慕云辰在夏瑶的门外准备了许多开场白,但打开门的时候却发现屋内空无一人。

他心里有些不快,打电话给夏瑶,这个女人真是的,身体还病着不在家呆着往哪儿跑!

第十二章 发飙

“您好!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核对后再拨……”

慕云辰盯着手机屏幕脸色发黑,空号?这个女人什么时候背着他把手机号码给换了!

他不甘心又接连打了十几遍,但无一例外他所得到的答案都是那么一句话,外加英语翻译。

慕云辰深呼了一口气,转身走出屋子,等那个女人回来了他一定要问清楚这件事情。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到了晚上夏瑶还是没有回家,慕云辰沉不住气了,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他的心里开始生出不安。

他打电话叫助理派人将夏瑶找回来,只要她在B市,就别想违逆他,呵,夜不归宿这种事情也敢干,胆子真是越发大了,还是在考验他什么?

不对,这个女人肯定是故意的,如果他现在找人大肆地找岂不正好中了她的下怀?

他多疑的性格又上线,于是又立即通知助理停止搜索。

这个理由并没有让慕云辰心安理得睡上一场好觉,他几乎是瞪着眼睛度过了一夜,眼下的黑眼圈默默地又重了一层。

慕云辰起来后没有去公司,而是吃完早饭后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夏瑶回来,到了上午十点,夏瑶还是没有回来,慕云辰的鞋有节奏的敲打着地面,鲜明地体现了他内心的躁动不安。

在心里慕云辰已经快把自己底线降到无下限了,只要她不是和别的男人一起回来的,他都能原谅!

手机铃突然响起,慕云辰赶紧拿出手机,发现打来的不是夏瑶面色黑得都能比得上锅底了,“怎么了?”

打来的人是慕云辰的助理小梁,慕云辰交给他的事情已经查明,现在是来汇报的。

小梁完成了任务松了一口气,慕云辰却是越听心越沉。

“你是说夏瑶的另一半肾脏是移植给了夏聆?”慕云辰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言论,这怎么可能?

“是的,信息跟医院再三核对过,没有差错。”小梁摸着自己紧张的心脏又重复一遍。

慕云辰挂断了手机,偌大的别墅里很安静,只有慕云辰深沉压抑的呼吸声,事情怎么会这样。

从在医院差到的信息是夏瑶四年前将自己的一半肾脏移植给了夏聆,夏聆的肾脏天生有问题这是慕云辰后来知道的,但是他知道的时候夏聆的病已经被治好了,深度问题慕云辰没有问,却万万没想到是夏瑶移植给的夏聆。

他像夏聆求婚的时候是三年前,但他和夏聆谈恋爱已经是七年前的事,夏聆曾对他说若不是肾源来得及时,她可能就活不到那个时候了。

如果夏瑶想要害夏聆那一次不是更好的机会?

慕云辰不再阻挡心里那奇怪的情感,是的,他爱夏瑶,他不知道这种感情是从什么时候发芽的,不可否认的是他现在爱夏瑶,他离不开她,也不允许她离开!

慕云辰起身去了夏瑶住的屋子,小小的屋子里充斥着夏瑶的味道,他的心“扑通扑通”乱跳,那是对爱情的悸动。

窗外不知何时开始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带着淡淡的忧伤。

第十三章 余温

走至窗前,将窗户打开,雨丝透过狭小的空间打在慕云辰的身上,很凉。

他的头脑微微清醒,风从缝隙中钻进,一张纸条在风的鼓舞下摇摆,奈何被东西压住。

纸条不大,纸上的字也很娟秀端正,慕云辰拿起纸条,皱着眉头将上面的字读出,“云辰,我走了——夏瑶”。

纸上的字少的可怜,仿佛多写一个字都是多余的。

慕云辰微微松手,纸条得以解脱,在风中乱舞,刚到窗外,便被雨水打下,粘在窗户的玻璃上,不得动弹。

“呵,夏瑶,你好样的!”他咬牙切齿道,而后快速拨给助理小梁,让他赶紧找到夏瑶,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这个女人竟然敢逃走,是,他是爱上她了,那又怎样!

她别忘了她身上的谋杀罪还没有洗清,她有什么资格逃!

慕云辰一拳打在墙壁上,刺痛从手上传来,却远比不上心上的钝痛。

夏瑶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完全找不到她的身影,最后慕云辰打给了警局局长,他要调市里的监控!

夏瑶下了车,在她面前是一个小型乡村公寓,一看就知道很久没有人住了。

“这是我家,两年前刚建起来的,不过没人住,所以就成现在这个样子了。”方铭祁在找钥匙开锁,顺便解释道,外面他还没来得及找人处理打扫,看起来确实惨不忍睹,“不过你不用担心,屋里几天前我就找人打扫好了,家具用品我也买好新的了,你放心住就是了。”

“你不用这么费心的,缺什么我自己会操办,你对我这么好……我实在不知道有时候该怎么面对你。”方铭祁不欠她什么,反过来是她欠方铭祁太多了,他的情感她回应不了,还一直各种麻烦他。

“怎么,就算成不了情侣我们也可以做朋友吗,作为朋友我帮帮你还有错?”方铭祁当做没听懂夏瑶的话中意思,打哈哈道。

夏瑶没在说什么,她若是在说下去,只会将方铭祁置于尴尬的位置。

别墅一共是两层,在楼下有一个小院子,二楼顶也是一片空地,在房子内卧室、书房、厨房、客厅、电视、电脑、空调、天然气等也齐全,总而言之虽比不上慕家的屋子,但在平常人来看也是很不错的了,夏瑶也不是什么金贵小姐,能有这种房子住已经在意料之外。

“很满意,谢谢了。”

“我们之间还用说谢谢吗?”看到夏瑶满意方铭祁也不禁一下,“我在这里也给你找了一份工作,是小学的老师。”

“小学老师?可我没有教师资格证啊。”夏瑶怔了怔道。

“这边教学条件不行,所以进去还是很容易的,咱们先把东西放好我带你去看看。”

夏瑶对这份工作来的很开心,在这里要是无所事事才是无聊,就这么荒废余生吗?

方铭祁带着夏瑶在学校里熟悉了一圈,学校不大,但在他的资助下设备建房都比较好。

“好了,今天我得先走了,慕云辰发现你失踪了以后一定会找到我的,我得回去,免得泄露行踪。”

“好,那你路上慢点。”

夏瑶不知道的是慕云辰已经快要将整个B市给翻过来了,为了找到她可谓无所不用其极。

第十四章 死都是我的人

慕云辰查到夏瑶失踪最后接触的人是方铭祁。

是了,他怎么忘了找方铭祁,夏瑶能力有限,能掩匿行踪逃出B市,肯定有人帮她,而这个人选方铭祁最佳无疑。

方铭祁从大学就开始追求夏瑶,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成功,如果论死皮赖脸,慕云辰再没见过比方铭祁要厉害的人了。

慕云辰气势汹汹地前往方铭祁的事务所,方铭祁是一名律师,在B市名气十分大,所以想找到他十分容易。

“方铭祁在哪儿?”慕云辰一路红灯闯到方铭祁的事务所,冷脸问前台道。

“先生,请问您有预约吗?”前台被慕云辰盯得全身发冷,喉咙里发出的声音都在颤抖。

“我只需要知道他在哪儿,其他的你不用多问。”

“这……这是规矩……”前台磕磕巴巴道。

“你现在打电话给他,说慕云辰找他!”慕云辰发现他急得脑子都在发昏了,现在他必须静下来,不能乱。

前台看事情有缓和的余地赶紧打通电话询问,收到回复后恭敬道,“您好,方先生在十三楼等您,刚才的怠慢请您原谅。”

慕云辰哪有闲情听那些废话,上了电梯就往十三楼去。

一出电梯慕云辰就怒吼:“方铭祁,你给我滚出来!”

方铭祁的事务所是在一栋写字楼,一层里不光有方铭祁在,慕云辰这一声吼惹得众人纷纷看去,八卦是人的本性。

“你声音小点,我想慕大总裁不是这么没有素质的人吧?”方铭祁镇定地从自己的办公室走出,神情淡然道。

“你把夏瑶带哪里去了?”慕云辰随着方铭祁进了他的办公室,方铭祁的办公室虽是玻璃围起,但是是单向玻璃,慕云辰便毫无顾忌地拎着方铭祁的衣领质问道。

“夏瑶?她是你老婆又不是我老婆,什么叫我把她带去哪儿?”方铭祁一脸好笑的神情。

“你别在这里给我装傻,她失踪前最后见得人就是你,在那之后她就不知所踪,除了你不可能有别人!”

“又是这样,你永远只将事情看一半,没有绝对的证据只因自己的想法就将罪行压在别人头上,夏瑶要走也是这样被你逼走的。”方铭祁不知道慕云辰为什么可以永远理直气壮地伤害夏瑶,这种人为什么可以得到夏瑶的爱!

“她是我老婆,我和她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管!”

“呵,原来你知道她是你老婆啊?我还以为她是你仇人呢!”方铭祁扬了扬眉,故作惊讶道。

“你别在这里和我装傻充愣,我再问你最后一遍她人在哪里!”慕云辰的耐心已经到了极点,手上青筋暴起,一把掐住方铭祁的脖子道。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你就是掐死我,我的答案也一样。”方铭祁神情冷淡,他就是死也不会让慕云辰这个人渣再去祸害夏瑶。

方铭祁挣脱慕云辰的手臂,慕云辰知道他是得不到答案的今天,冷哼了一声后往外走。

“慕云辰,如果可以我求你放过她吧,你真的非要把她逼死才开心吗?”这句话方铭祁是在慕云辰走了后才说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幸得余生有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幸得余生有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4670430.html
首 发:完整版【幸得余生有你】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 玩转倚天屠龙记5章(初见神秘人)

    原标题:玩转倚天屠龙记5章(初见神秘人)书名:玩转倚天屠龙记初见神秘人苏德出了府便一路朝西走去,牧仁一路上轻悄悄的远远跟随,他在前世可是经过特别军训的,跟踪,对自己来说还不是小菜。苏德经过一个墓地到了后面的丛林,苏德恭敬的对着一棵大树跪了下来,搞的牧仁很是莫名其妙。“你,今天来晚了。”一个雄厚的男子声音传到了牧仁的耳中,牧仁知道那不是对自己说的,但凭感觉这个声音的主人很危险,再悄悄后退了些许,多在一个草丛中。“使者,我该死,今天,牧仁到我那去了,我擅自做主与他合作,望主人原谅啊!”苏德将自己与牧

  • 无删节美丽人生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美丽人生免费阅读全文书名:美丽人生目录预览:第一章道不尽的屈辱第二章残魂第三章香火第四章周美娜第一章道不尽的屈辱江汉市。“唉,真累!”刘能送完最后一单外卖,来不及擦掉额上的汗珠,急忙返回往公司签到,这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作为业务高峰期的他完全没时间吃晚饭,早已饥肠辘辘的他,恨不得立刻来十碗杂酱面。就在这时,手机响了起来。看到来电显示的号码,刘能微微皱起了眉头,是他的妻子赵雨柔打过来的。妻子?是个熟悉却又很陌生的名词。他结婚了。不,准确地说,他给人当了上门女婿,而他的妻子赵雨柔,就是江

  • 《洗怨录》《洗怨录》

    原标题:《洗怨录》《洗怨录》小说:洗怨录第一章玩具熊序:师父给人洗了半辈子的阴物,他说,自己这辈子洗过的最凶险的阴物,就是我……正文:不管什么事儿,只要跟死人沾边儿了,都挺恶心的。什么杀过人的刀,死过人的床,人自杀时候穿的衣服等等。如果有一天,你突然发现家里倒霉事儿不断,或者每到半夜的时候,客厅厨房会闹出什么动静之类的,就先想想,你最近有没有接触过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我师父的师父,就是因为替人接手洗了一尊染了人血的红眼关公像,结果横死,而紧接着,一家五口,全都死于横祸。这种沾染着死者怨气的东西,

  • 血色辉煌在线阅读

    原标题:血色辉煌在线阅读小说:血色辉煌目录预览:第001章苟石第002章诬陷第001章苟石我叫苟石,十六岁,家住东关镇。我从没见过我爸,不过我听村里人说,我妈年轻的时候被人强暴了所以才有了我,而我那个所谓的“父亲”却消失无踪了,后来我妈就带着我嫁给了我的后爸。我妈怀着我的时候染上了毒品,身体很差,所以我刚出生时不足三斤,皮肤黑乎乎的,特别是脸上那块黑色丑陋的胎记,让我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我的名字一样,跟坨狗屎一样!因为我是个拖油瓶,而且又长得不好看,后爸非常讨厌我,经常打我,骂我是杂种,哑巴……为了

  • 阴阳路8章

    原标题:阴阳路8章小说:阴阳路第八章牵红线窗外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伴随着红皮鞋走路的踢踏声,那个身影站在大门外,轻轻扣着自动门,一下又一下,“帅哥,请帮我开开门。”我顶着一脑门的冷汗,颤颤巍巍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出值班室,每往前跨出一步,心肝都在打颤。我不敢抬头看这个女人,垂着脑袋,把视线定格在她脚下的那双鞋上,“美女……你,物业卡呢?”“帅哥,你能不能别这么迂腐!”女人眨巴着漂亮人的大眼睛,对我露出很无奈的表情,“我都连续敲了这么多天门了,你每次都向我要物业卡,就不问问我是几栋几号的,房主叫什

  • 殺人前规则6章

    原标题:殺人前规则6章书名:殺人前规则第6章市里来的同事最后我跟王涛说,让他在车里等我,我自己去售票大厅看看。王涛不同意,说要先打电话回所里跟方倩汇报一下。我说再等下去的话李林有可能就买票走了,王涛心想也是,便说要和我一起去找。下了车后,我和王涛分头进去大厅寻找李林。虽说这里县城客运总站,可里面并不大,一眼就能看完里面的情况。可就是这样,我和王涛却怎么都找不到李林。“会不会上厕所了。”王涛猜测道。我们现在唯一没找的地方就只剩厕所了。“我去厕所看看,你在这里再找找。”没等我回话,王涛人已经朝厕所跑

  • 超品神医11章(第十一章他到底是谁?)

    原标题:超品神医11章(第十一章他到底是谁?)书名:超品神医第十一章他到底是谁?“小神医,你这是咋了?”陈蜜儿这边话音刚落,徐成志迎面走了过来。刚刚和杨杰‘谈了会心’的徐成志突然想起自己还没有杨杰的电话,这才跑来。远远的就看到这边围着一群人,就连楚院长也到了。在看到杨杰不好看的脸色,让徐成志心中一沉,也顾不得给楚院长打招呼,急忙向杨杰迎上去问道。“徐院长,杨杰和赵亮闹了些误会……”陈蜜儿看到徐院长,像是看到救星似得,急忙将之前的事对徐院长说了一遍。听完陈蜜儿的话,徐院长眼珠一阵转动,接着哈哈一笑

  • 《颠倒西游》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颠倒西游》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书名:颠倒西游目录预览:第1章前奏第2章我是一个发明家第3章送经行动第4章八戒沙僧第5章取个啥名呢?第6章倒霉的老龟第1章前奏西天小雷音寺,如来佛祖的讲经大会即将开始之前……“喂,长眉,金蝉子怎么没来?”,等待时,一位罗汉忍不住偷偷问临坐的另一位眉毛细长垂下的罗汉道。长眉罗汉也很纳闷,“降龙你和金蝉子关系比我好,这事我应该问你吧……”降龙罗汉叹了口气,“别提了,那家伙说要研究一下如何把点金之术变成永恒,让所有人都有钱,来用此普度众生……”长眉罗汉愣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