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凤魂:江玥传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8/12/09 07:08:22 来源:网络
《凤魂:江玥传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小说名称:凤魂:江玥传奇

第一章 重生归来

“啊……”

江玥受了夹指之刑,十指连心,直要痛晕过去,却被迎头浇上一盆冰水。《凤魂:江玥传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寒意瞬间侵入四肢百骸,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天璃国今年的冬天格外冷,她是役宫的宫女,何况还是贬下来的,吃穿用度自然连最低等的杂使都不如。外头的雪已下了三天,她却依然只着一件深秋的袄子,暗绿色的棉布料洗得泛白,内里只缝了一层薄得不能再薄的棉花。

这一桶冰水下来,内外衣物都浸透了贴在身上,一层一层传来彻骨的冰凉。

江玥本就染了风寒,这一下更觉得全身都僵住了,隆起的小腹已经有些微微不适,稍稍带着点余温的液体染红了她身后的衣裙。

“你倒是快些说说,究竟把娴妃娘娘的金锁藏到哪里去了?”一个中年的宫女,带着满脸的横气和不耐,“夜都这么深了,你还不肯招认?”

“呵。”江玥挤出一个冷笑,“她那东西,我也看得上么。《凤魂:江玥传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还有什么都快使出来吧,反正这役宫的刑,我也快受遍了。”

“哟,你还以为你是当初的惠妃不成?”中年宫女鄙夷地瞥了一眼江玥微微隆起的小腹,“下作的贱胚子。”

一阵冷风刮过,吹起一层层雪粒子,小巷的风声阵阵,发出呜呜咽咽的怪声。江玥就这么被扔在门外的雪地里,身上的水结了一层薄薄的冰,衣服全都冻住了,硬邦邦冷冰冰地硌着皮肉。

她的头发也结了冰,脸上蒙着一层白霜。

“啧啧,真是可怜啊。”暗夜里走出来一个女子,黑狐裘皮的大氅与夜色融为一体,清泠泠的雪光映着她红艳的唇。网站gao-xiao.com那女子蹲下身子来看着江玥,那张原本与她别无二致的脸,因为连日的折磨,已经瘦削变形,留下了一片血污。

“你瞧瞧你这副模样,还怎么招皇上和子卿的喜欢?嗯?”女子的手轻轻触碰到江玥的脸颊,却因为如冰的寒冷而缩了回来。

她轻轻一笑,在暗夜之中妖艳得如同一朵盛放的曼珠沙华。

“哦,我错了,子卿他根本不喜欢你。”

听到墨子卿的名字,江玥的瞳孔极具收缩,忍着小腹的疼痛而对眼前的女子怨恨地怒视起来:“你胡说。”

“哦?”江蓠的脸上洋溢着报复的快感,“我有没有胡说,你自己还不知道么?你不知道自己这些年在子卿眼里究竟是什么位置,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落得这般田地么?”

不知道么?

江玥将头缓缓偏了偏,避开了江蓠嘲讽的视线。

记忆的洪水从打开的匣子里倾泄出来,她迷迷糊糊地想起自己十三岁那年,自宫宴上第一次看见墨子卿的时候。来自http://www.gao-xiao.com/

那个少年一身锦蓝的骑装,眉宇间仍带青雉,英姿俊朗,笑着追在她的身后……

“阿蓠,阿蓠,你怎么在这里!”

一场误识结成的缘分,她却在很久很久以后,才知道那“阿蓠”二字,唤的是谁的名字,那误识,又是将她识做何人。

她芳心暗许,月夜剖白,却换来他一句:“你说愿为我做任何事,可愿为我博得天恩,正位东宫?”

她如遭雷击,却还是在一个月以后,递上了遴选秀女的名册。

一步一步,为他笼络帝王,助他登位太子,而自己亦成了宠冠后宫的惠妃,成为了他父皇的女人。

可是,于宫中缠绵欢好的时候,他唤的“阿蓠”,却是谁的名字?

忽然有一股热流从江玥的眼眶里涌下来,给了她雪夜里一点微弱的暖。她原以为自己的眼泪早就流干了,却原来无止无境,远没有干涸的时候。

“若他果真喜欢你,怎会见你已成皇妃,还惑你让你怀孕。你肚子大起来,他怎会毫无动作。推荐http://www.gao-xiao.com/你被宫人揭穿私通贬到这里,他又怎会不暗中帮帮你呢?”江蓠精致的五官因诡异的笑容而扭曲,唇上的胭脂在这暗夜里,像抹上了一层血。

江玥气血翻涌,恨不得起身将眼前的人撕裂:“你当我不知道?是你给我们下合欢散,你找人出卖我,你口口声声爱慕他却将他置于险境……”

“咚……”的一声,江玥因激动而支起的上半身被江蓠重踹回雪地里。

“是,这又如何?你独占了我的父母,我的身份,还想抢走我的男人?做梦!”江蓠的冷笑挂在嘴角,忽然颤抖起来,发出“咯咯”的声音,不知是笑是哭。

“凭什么被丢弃的是我?你知道我是怎么长大的么?而你,金枝玉叶,万千宠爱,不过是嫁了一个能当自己父亲的老皇帝,就委屈得好像全天下都亏欠了你似的?”江蓠从袖里掏出一把匕首,寒光一现,照在江玥的脸上。

“我真是恨透了你这张脸,这张和我一模一样的脸!”江蓠疯狂地倾身下去,在江玥的脸上一刀又一刀地扎下去。

江玥早已对疼痛麻木,她伸出手想阻挡江蓠,却施不出任何力气。强烈的痛意侵占她的意识,可又在一瞬间清明。说明gao-xiao.com

“不要!”

江玥用力地护住小腹,想阻止那把匕首。

然而已经晚了,匕首狠狠地扎进去,刺破她的腹部。

“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求你……”

意识涣散,眼泪涌下来。

这孩子是她唯一活下来的动力。

她从前是那样明亮的人,却被踩碎所有骄傲,甚至学会了乞求。

本该被赐死,她以从前皇上许给她的一个愿望相求,希望能够生下孩子。

在役宫的百般凌辱,她都忍了下来,只希望可以生下他。

她二十年的生命里,倾心所爱的,除了墨子卿,就只剩下这个孩子了。

却怎么能够……

血从她的身体里涌出来,染红了地上的白雪。

江玥动弹不得的躺在雪地之上,眼神散落在江蓠的腰间,隐隐约约在腰间闪动的东西,那般熟悉。

“想看?子卿的东西岂是你可以觊觎的。”

江蓠蹲下,手掌用力的捏住江玥的下巴,她腰间的玉佩露在月光之下,那是象征着墨子卿太子身份的东西,可以随意出入宫禁。

原来,今夜的一切,竟然是墨子卿的授意;

原来,他对她竟是如此的避之不及,甚至连自己的亲生骨肉也未曾怜惜。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她睁大眼睛,怀着满腔的怨念在雪夜中香消玉殒,无人察觉……

宫里早就换上了厚厚的帘子,里头灌了棉絮,挡住外头的寒风。

帘子一掀,便能听见外头的呜咽的风声。

“今年的冬天真冷啊!”小宫女从外头进来,忍不住往手心里呵了几口热气。

“嘘……别说话,公主还睡着呢。”素心眼风一瞟床上的人,小宫女便噤了声。

永乐宫里的红萝炭永远是整个天璃皇宫里最多的,因着永乐公主体弱多病,每年冬天都是最难挨的时候。常年弥漫的药味,在这个季节更加浓重,和空气交缠在一起,凝结在这个富丽却失去一些生机的寝殿里。

前两日下了天璃的第一场雪,墨云娴高兴的拖着病体去了庆和宫想邀东泽皇萧逸赏雪,然而那日萧逸出宫,墨云娴便执拗的在阁楼的观景台等了一个下午,入夜之后便高烧昏迷不醒。

进进出出的太医脸上都带着郁色,皇上已经发话,若治不好这他最疼宠的女儿,他们统统都要陪葬!

江玥醒过来的时候,头昏昏沉沉似有千斤重。头顶的帐幔上绣着繁复的合欢花图案,层层叠叠,精致的刺绣,一看就是云州绣娘的手笔。

她从前的寝宫里也是这样的帐幔,只是被贬役宫之后,连棉被都只有薄薄的一条。

“这是哪里……我是死了……还是活着?”她心里钝钝地想着,手下意识地抚向小腹,那里平坦一片,让她心里突的一惊。

“我的孩子,终究还是死了!”

悲哀漫过心头,她忍不住湿润了眼角,却又麻木得滴不下泪来。

“公主,你醒了么!”那小宫女看见江玥睁开了眼睛,惊喜得奔过来,“素心姐姐,公主醒了!”

公主?

江玥偏头看过去,认出那小宫女是永乐公主身边的阿环,那素心便是这永乐宫的头等宫女。

被浓重的药味呛的咳嗽了几声,她扫了一眼殿里的布置,的确是永乐宫无疑。

那么自己莫非是重生成了永乐公主墨云娴?

江玥心里凄凉地冷笑一声,看来老天爷真是怜惜她,都不肯让她就那么凄惨地死去,又让自己在一个病秧子身上活了过来。

江蓠机关算尽,恐怕也想不到这一着吧?

前世的利用、阴谋、陷害和折磨,以及死去之前的痛苦,都清晰得映在江玥的脑子里。她的脸,她的身,她的心,她的孩子,在最后,没有一个是完整的。

她看似曾拥有一切,却一直忍受着内心残忍的凌迟。她最后失去一切,又失去得干干净净痛彻心扉。

现在,她又可以重新来过了么?

无边的怨恨包裹着她,她只恨不得立刻让江蓠,让那些折磨她的人都尝尝这滋味。

阿环和素心见江玥愣愣地不理会她们,以为是刚醒转还没有缓过神来,便到外头准备去唤太医。

忽然,阿环掀开帘子的时候,惊喜地叫了一声。

“呀!公主,太子殿下来了!”

江玥听见阿环的通报,不自觉的手指紧握成拳,脑中闪过江蓠腰间的那枚玉佩,眼神紧紧的盯着门外,心中的那股恨意更甚。

墨子卿,江玥回来了。

第一章 重生归来

“啊……”

江玥受了夹指之刑,十指连心,直要痛晕过去,却被迎头浇上一盆冰水。寒意瞬间侵入四肢百骸,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天璃国今年的冬天格外冷,她是役宫的宫女,何况还是贬下来的,吃穿用度自然连最低等的杂使都不如。外头的雪已下了三天,她却依然只着一件深秋的袄子,暗绿色的棉布料洗得泛白,内里只缝了一层薄得不能再薄的棉花。

这一桶冰水下来,内外衣物都浸透了贴在身上,一层一层传来彻骨的冰凉。

江玥本就染了风寒,这一下更觉得全身都僵住了,隆起的小腹已经有些微微不适,稍稍带着点余温的液体染红了她身后的衣裙。

“你倒是快些说说,究竟把娴妃娘娘的金锁藏到哪里去了?”一个中年的宫女,带着满脸的横气和不耐,“夜都这么深了,你还不肯招认?”

“呵。”江玥挤出一个冷笑,“她那东西,我也看得上么。还有什么都快使出来吧,反正这役宫的刑,我也快受遍了。”

“哟,你还以为你是当初的惠妃不成?”中年宫女鄙夷地瞥了一眼江玥微微隆起的小腹,“下作的贱胚子。”

一阵冷风刮过,吹起一层层雪粒子,小巷的风声阵阵,发出呜呜咽咽的怪声。江玥就这么被扔在门外的雪地里,身上的水结了一层薄薄的冰,衣服全都冻住了,硬邦邦冷冰冰地硌着皮肉。

她的头发也结了冰,脸上蒙着一层白霜。

“啧啧,真是可怜啊。”暗夜里走出来一个女子,黑狐裘皮的大氅与夜色融为一体,清泠泠的雪光映着她红艳的唇。那女子蹲下身子来看着江玥,那张原本与她别无二致的脸,因为连日的折磨,已经瘦削变形,留下了一片血污。

“你瞧瞧你这副模样,还怎么招皇上和子卿的喜欢?嗯?”女子的手轻轻触碰到江玥的脸颊,却因为如冰的寒冷而缩了回来。

她轻轻一笑,在暗夜之中妖艳得如同一朵盛放的曼珠沙华。

“哦,我错了,子卿他根本不喜欢你。”

听到墨子卿的名字,江玥的瞳孔极具收缩,忍着小腹的疼痛而对眼前的女子怨恨地怒视起来:“你胡说。”

“哦?”江蓠的脸上洋溢着报复的快感,“我有没有胡说,你自己还不知道么?你不知道自己这些年在子卿眼里究竟是什么位置,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落得这般田地么?”

不知道么?

江玥将头缓缓偏了偏,避开了江蓠嘲讽的视线。

记忆的洪水从打开的匣子里倾泄出来,她迷迷糊糊地想起自己十三岁那年,自宫宴上第一次看见墨子卿的时候。

那个少年一身锦蓝的骑装,眉宇间仍带青雉,英姿俊朗,笑着追在她的身后……

“阿蓠,阿蓠,你怎么在这里!”

一场误识结成的缘分,她却在很久很久以后,才知道那“阿蓠”二字,唤的是谁的名字,那误识,又是将她识做何人。

她芳心暗许,月夜剖白,却换来他一句:“你说愿为我做任何事,可愿为我博得天恩,正位东宫?”

她如遭雷击,却还是在一个月以后,递上了遴选秀女的名册。

一步一步,为他笼络帝王,助他登位太子,而自己亦成了宠冠后宫的惠妃,成为了他父皇的女人。

可是,于宫中缠绵欢好的时候,他唤的“阿蓠”,却是谁的名字?

忽然有一股热流从江玥的眼眶里涌下来,给了她雪夜里一点微弱的暖。她原以为自己的眼泪早就流干了,却原来无止无境,远没有干涸的时候。

“若他果真喜欢你,怎会见你已成皇妃,还惑你让你怀孕。你肚子大起来,他怎会毫无动作。你被宫人揭穿私通贬到这里,他又怎会不暗中帮帮你呢?”江蓠精致的五官因诡异的笑容而扭曲,唇上的胭脂在这暗夜里,像抹上了一层血。

江玥气血翻涌,恨不得起身将眼前的人撕裂:“你当我不知道?是你给我们下合欢散,你找人出卖我,你口口声声爱慕他却将他置于险境……”

“咚……”的一声,江玥因激动而支起的上半身被江蓠重踹回雪地里。

“是,这又如何?你独占了我的父母,我的身份,还想抢走我的男人?做梦!”江蓠的冷笑挂在嘴角,忽然颤抖起来,发出“咯咯”的声音,不知是笑是哭。

“凭什么被丢弃的是我?你知道我是怎么长大的么?而你,金枝玉叶,万千宠爱,不过是嫁了一个能当自己父亲的老皇帝,就委屈得好像全天下都亏欠了你似的?”江蓠从袖里掏出一把匕首,寒光一现,照在江玥的脸上。

“我真是恨透了你这张脸,这张和我一模一样的脸!”江蓠疯狂地倾身下去,在江玥的脸上一刀又一刀地扎下去。

江玥早已对疼痛麻木,她伸出手想阻挡江蓠,却施不出任何力气。强烈的痛意侵占她的意识,可又在一瞬间清明。

“不要!”

江玥用力地护住小腹,想阻止那把匕首。

然而已经晚了,匕首狠狠地扎进去,刺破她的腹部。

“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求你……”

意识涣散,眼泪涌下来。

这孩子是她唯一活下来的动力。

她从前是那样明亮的人,却被踩碎所有骄傲,甚至学会了乞求。

本该被赐死,她以从前皇上许给她的一个愿望相求,希望能够生下孩子。

在役宫的百般凌辱,她都忍了下来,只希望可以生下他。

她二十年的生命里,倾心所爱的,除了墨子卿,就只剩下这个孩子了。

却怎么能够……

血从她的身体里涌出来,染红了地上的白雪。

江玥动弹不得的躺在雪地之上,眼神散落在江蓠的腰间,隐隐约约在腰间闪动的东西,那般熟悉。

“想看?子卿的东西岂是你可以觊觎的。”

江蓠蹲下,手掌用力的捏住江玥的下巴,她腰间的玉佩露在月光之下,那是象征着墨子卿太子身份的东西,可以随意出入宫禁。

原来,今夜的一切,竟然是墨子卿的授意;

原来,他对她竟是如此的避之不及,甚至连自己的亲生骨肉也未曾怜惜。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她睁大眼睛,怀着满腔的怨念在雪夜中香消玉殒,无人察觉……

宫里早就换上了厚厚的帘子,里头灌了棉絮,挡住外头的寒风。

帘子一掀,便能听见外头的呜咽的风声。

“今年的冬天真冷啊!”小宫女从外头进来,忍不住往手心里呵了几口热气。

“嘘……别说话,公主还睡着呢。”素心眼风一瞟床上的人,小宫女便噤了声。

永乐宫里的红萝炭永远是整个天璃皇宫里最多的,因着永乐公主体弱多病,每年冬天都是最难挨的时候。常年弥漫的药味,在这个季节更加浓重,和空气交缠在一起,凝结在这个富丽却失去一些生机的寝殿里。

前两日下了天璃的第一场雪,墨云娴高兴的拖着病体去了庆和宫想邀东泽皇萧逸赏雪,然而那日萧逸出宫,墨云娴便执拗的在阁楼的观景台等了一个下午,入夜之后便高烧昏迷不醒。

进进出出的太医脸上都带着郁色,皇上已经发话,若治不好这他最疼宠的女儿,他们统统都要陪葬!

江玥醒过来的时候,头昏昏沉沉似有千斤重。头顶的帐幔上绣着繁复的合欢花图案,层层叠叠,精致的刺绣,一看就是云州绣娘的手笔。

她从前的寝宫里也是这样的帐幔,只是被贬役宫之后,连棉被都只有薄薄的一条。

“这是哪里……我是死了……还是活着?”她心里钝钝地想着,手下意识地抚向小腹,那里平坦一片,让她心里突的一惊。

“我的孩子,终究还是死了!”

悲哀漫过心头,她忍不住湿润了眼角,却又麻木得滴不下泪来。

“公主,你醒了么!”那小宫女看见江玥睁开了眼睛,惊喜得奔过来,“素心姐姐,公主醒了!”

公主?

江玥偏头看过去,认出那小宫女是永乐公主身边的阿环,那素心便是这永乐宫的头等宫女。

被浓重的药味呛的咳嗽了几声,她扫了一眼殿里的布置,的确是永乐宫无疑。

那么自己莫非是重生成了永乐公主墨云娴?

江玥心里凄凉地冷笑一声,看来老天爷真是怜惜她,都不肯让她就那么凄惨地死去,又让自己在一个病秧子身上活了过来。

江蓠机关算尽,恐怕也想不到这一着吧?

前世的利用、阴谋、陷害和折磨,以及死去之前的痛苦,都清晰得映在江玥的脑子里。她的脸,她的身,她的心,她的孩子,在最后,没有一个是完整的。

她看似曾拥有一切,却一直忍受着内心残忍的凌迟。她最后失去一切,又失去得干干净净痛彻心扉。

现在,她又可以重新来过了么?

无边的怨恨包裹着她,她只恨不得立刻让江蓠,让那些折磨她的人都尝尝这滋味。

阿环和素心见江玥愣愣地不理会她们,以为是刚醒转还没有缓过神来,便到外头准备去唤太医。

忽然,阿环掀开帘子的时候,惊喜地叫了一声。

“呀!公主,太子殿下来了!”

江玥听见阿环的通报,不自觉的手指紧握成拳,脑中闪过江蓠腰间的那枚玉佩,眼神紧紧的盯着门外,心中的那股恨意更甚。

墨子卿,江玥回来了。

第二章 万福之躯

殿内铺着波斯绒的地毡,踩在上头绵软无声。墨子卿皱着眉头,有些不习惯这大殿里,熏香和药香混杂在一起的沉闷气味。

墨子卿的母妃出身不高,原先不过是太后赏赐给皇帝的宫女。偶然得幸怀了墨子卿,也风光过一阵子,而后便和许多妃嫔一样昙花一现地沉寂在这后宫里。到后来被封为贵妃,也是因着子卿的优秀,母凭子贵了。

他在上位的道路上,不知付出多少艰辛,才爬到现在的位置。

而墨云娴不同,尽管她是女儿身,却自出生起,便集万千荣宠于一身。

墨云娴乃皇后之女,上头原本还有一个哥哥。只是那皇子早夭,皇后便将所有感情倾注在这独女身上。

只可惜墨云娴自幼身子不好,皇上常为她花重金请来名医,才保全到十六岁上。

墨子卿原本与这个妹妹没有什么交集,无奈她得皇上皇后喜欢,只得笼络着,为自己挣一分筹码。

已快走到床边,墨子卿忽然有些疑惑。这个妹妹向来是很喜欢自己的,往常一进门她便高兴地唤自己,怎的今儿一点动静没有?

莫不是刚刚醒转,身子还不大好受。

想到这里,他探询出声:“云娴,今日好些了么?”

听到墨子卿的声音,江玥涌起一股强烈的愤恨。往事历历在目,一夜重生,却与前世纠缠最深的男子成了兄妹。

多可笑,多讽刺。

“嗯。”

她低低地应了一声,指甲死死地掐进皮肉里,来克制自己身体里翻涌的怒气。

若是旁人知道他们眼里温润贤良的太子殿下是这般狠毒无情,不知会作何想?

江玥紧紧闭着眼睛,她能感受到面前投来的一片阴影,是他的身形遮挡住窗纸里透出的日光。

“云娴?”

看见江玥紧锁眉头,眼睛也闭着,墨子卿心里有些担忧:“不是说好些了么,怎么还这么严重。太医呢,我去传来给你看看。”

一如往常清润的声音,如同三月里的春风,漫过山谷,所过的地方,都开出烂漫的花来。

江玥如今却对这声音深恶痛绝,听见远去的脚步声,就像掐着的脖子忽然被释放了一样,连呼吸都变得顺畅多了。

一道杏子红镂空细织纱的帘子相隔,素心将江玥扶坐起来,手腕下放一个白绢小软枕,腕上绕三道丝线。那线极长,帘子外的太医执起丝线,便可为江玥诊脉。

今日看诊的是从前江玥做惠妃时的把脉太医何甄,他的绝学便是这悬丝诊脉,且资历和医术在太医院里都排得上数,因此极受后宫的推崇。

何甄细细诊过一遍之后喜上眉梢:“公主真是吉人自有天相!昨日的脉相还很是凶险,今日竟已与常人无异,只是郁气内结,只需开几个方子细细调理,便无大碍了。”

素心和阿环俱是欣喜。

昨日偷听那些御医说话,还唉声叹气说恐怕熬不过冬天,怎么过了一夜就好了!

素心眼里蓄了眼泪,偷偷转过去用帕子拭了:“公主自是万福之躯,自然都能逢凶化吉。”

墨子卿在一旁听了也很欣慰,他今日一身蓝色夹金绣蝠纹长袍,玉冠高束,腰间垂一条白玉麒麟佩。站在那里,身形颀长,露出一个侧脸,轮廓分明而不失柔美。

江玥只看了一眼就转过目光,墨子卿却带着笑意转身,抚下身来去摸她的头发。

这动作极其熟悉,在前世两人独处的时候,他便喜欢这么轻轻抚过她的发,脸上笑容宠溺。想到那些曾以为专属于她的温柔只是一场计算精心的利用,想到自己不过是他的棋子和江蓠的替身,江玥心里泛起一阵恶心。

她厌恶地偏头躲过他的动作,墨子卿的手僵在半空,而后有些尴尬地收回去。

“云娴福泽深厚,又有太医医术高超,怎么会有事呢。只是看起来精神还不大好,还是让她好好休息吧。”

太医闻言退下,墨子卿又对素心耳语几句,她便和阿环一起出去了。

“怎么了,云娴?”看出女子的异常,墨子卿在床榻上坐下,轻声询问。

即使是兄妹,也要注意男女之防,何况还是在宫里。殿里无人,墨子卿便这样肆意,可见他和墨云娴倒算亲厚。

越是亲厚的人越是利用,倒的确是墨子卿的风格。

见江玥不答,墨子卿焦急地拔高了音量:“云娴,你和萧逸的联姻在即,既然如今你的病好了,便是再好不过的事,还是早早将婚事……”

此刻的江玥已经稍稍能够平复下心情,如今她以墨云娴的身份重生,若要大仇得报还须忍耐些,切不可让墨子卿察觉到有异,只是若真是嫁到他国,她又该如何向墨子卿与江蓠复仇。

“皇兄……”江玥忍着所有情绪,娇滴滴的对墨子卿唤出声,“我可不可以不要嫁到东泽去,我舍不得父皇,也舍不得离开皇兄。”

看着江玥一脸委屈的模样,墨子卿心中刚刚升起的一丝疑虑打消,只当刚才是她大病初醒精神不济。

墨子卿温和的笑着,手掌抚着江玥的发丝,“云娴一向懂事,皇兄也是万般不舍,只是婚约已定岂能随意更改,况且东泽皇萧逸你也见过,若不是为了见他你又何至于大病这一场险些丢了性命。”

“可是……”江玥还想再说,但是却被墨子卿打断。

“好了云娴,你安心静养,若是当真舍不得父皇与皇兄,我会请旨暂缓婚约,待你痊愈再亲自送你去东泽国可好。”

墨子卿嘴角那熟悉的笑意,浅浅的如三月春风轻拂,温和而暖心,若不是她已经看清楚墨子卿的嘴脸,只怕会如当初一样被他这笑意迷惑了心神,只是她再也不是当年的江玥了。虽然心中压抑着巨大的仇恨,但江玥却一点都没有表露出来,她学着让自己尽量更像墨云娴。

她偏着头,对着墨子卿笑得天真烂漫,“皇兄要做和亲使么?”

“有何不可?”墨子卿反问。

在旁人看来那是一幅多么温馨的画面,然而江玥却只能强忍着内心的恶心回应,“那皇兄可要说算数哦!”

“那是自然。不过现在你应该好好的休息,这样才能快点好起来,不让父皇和皇兄担心。”

“知道啦,知道啦,皇兄真啰嗦。”

江玥表现出嫌弃的眼神,墨子卿将江玥的所有反应都尽收眼底,眼前的人分明还是那个单纯的墨云娴。

墨子卿轻叹一声,果真是自己多虑了。

若她不是云娴,她又能是谁呢!江玥已经死了,死在雪夜中,再回不来了。

“那你好好休息,皇兄明天再来看你。”

“嗯。”

见着江玥乖巧的点头,墨子卿转身出了内间,借着嘱咐丫头好好伺候把素心叫了出去,江玥将一切看在眼中。

只怕墨云娴的贴身丫头早已经是墨子卿的眼线,可笑墨云娴傻乎乎的以为这位同父异母的皇兄是真心待她。

果真这皇宫能够信任的人只有自己。

在经历了上一世的背叛之后的江玥现在已经不会再相信任何人,她要凭借自己的力量去报复那些曾经背叛过她的人。

如今她在墨云娴之身重生,然而自己的尸身却不知被丢弃在何处,有无人收敛,念及此江玥的心中又是一阵绞痛,她挣扎着起身,随意披了一件大衣便要出去寻觅她的尸骨。

听见动静的阿环连忙跑进来,“公主这是要外出么?大雪的天气寒风刺骨,您的身子可受不住啊!”

阿环赶忙来拦,墨云娴这娇弱的病骨哪里有力气和阿环较劲,只得被阿环又搀到床上。

“公主可是想见东泽皇了?这会儿他估计还在大殿陪陛下饮酒呢。”

江玥暗笑阿环这丫头想法天马行空,但是作为墨云娴大病之中也实在没有出门的理由,也就随着阿环的话继续聊道:“他可曾在我病中前来探望过?”

阿环见江玥如此发问,一脸坏笑,“公主可希望东泽皇过来探病?”

“死丫头,少拿我打趣,快说。”

……

第二章 万福之躯

殿内铺着波斯绒的地毡,踩在上头绵软无声。墨子卿皱着眉头,有些不习惯这大殿里,熏香和药香混杂在一起的沉闷气味。

墨子卿的母妃出身不高,原先不过是太后赏赐给皇帝的宫女。偶然得幸怀了墨子卿,也风光过一阵子,而后便和许多妃嫔一样昙花一现地沉寂在这后宫里。到后来被封为贵妃,也是因着子卿的优秀,母凭子贵了。

他在上位的道路上,不知付出多少艰辛,才爬到现在的位置。

而墨云娴不同,尽管她是女儿身,却自出生起,便集万千荣宠于一身。

墨云娴乃皇后之女,上头原本还有一个哥哥。只是那皇子早夭,皇后便将所有感情倾注在这独女身上。

只可惜墨云娴自幼身子不好,皇上常为她花重金请来名医,才保全到十六岁上。

墨子卿原本与这个妹妹没有什么交集,无奈她得皇上皇后喜欢,只得笼络着,为自己挣一分筹码。

已快走到床边,墨子卿忽然有些疑惑。这个妹妹向来是很喜欢自己的,往常一进门她便高兴地唤自己,怎的今儿一点动静没有?

莫不是刚刚醒转,身子还不大好受。

想到这里,他探询出声:“云娴,今日好些了么?”

听到墨子卿的声音,江玥涌起一股强烈的愤恨。往事历历在目,一夜重生,却与前世纠缠最深的男子成了兄妹。

多可笑,多讽刺。

“嗯。”

她低低地应了一声,指甲死死地掐进皮肉里,来克制自己身体里翻涌的怒气。

若是旁人知道他们眼里温润贤良的太子殿下是这般狠毒无情,不知会作何想?

江玥紧紧闭着眼睛,她能感受到面前投来的一片阴影,是他的身形遮挡住窗纸里透出的日光。

“云娴?”

看见江玥紧锁眉头,眼睛也闭着,墨子卿心里有些担忧:“不是说好些了么,怎么还这么严重。太医呢,我去传来给你看看。”

一如往常清润的声音,如同三月里的春风,漫过山谷,所过的地方,都开出烂漫的花来。

江玥如今却对这声音深恶痛绝,听见远去的脚步声,就像掐着的脖子忽然被释放了一样,连呼吸都变得顺畅多了。

一道杏子红镂空细织纱的帘子相隔,素心将江玥扶坐起来,手腕下放一个白绢小软枕,腕上绕三道丝线。那线极长,帘子外的太医执起丝线,便可为江玥诊脉。

今日看诊的是从前江玥做惠妃时的把脉太医何甄,他的绝学便是这悬丝诊脉,且资历和医术在太医院里都排得上数,因此极受后宫的推崇。

何甄细细诊过一遍之后喜上眉梢:“公主真是吉人自有天相!昨日的脉相还很是凶险,今日竟已与常人无异,只是郁气内结,只需开几个方子细细调理,便无大碍了。”

素心和阿环俱是欣喜。

昨日偷听那些御医说话,还唉声叹气说恐怕熬不过冬天,怎么过了一夜就好了!

素心眼里蓄了眼泪,偷偷转过去用帕子拭了:“公主自是万福之躯,自然都能逢凶化吉。”

墨子卿在一旁听了也很欣慰,他今日一身蓝色夹金绣蝠纹长袍,玉冠高束,腰间垂一条白玉麒麟佩。站在那里,身形颀长,露出一个侧脸,轮廓分明而不失柔美。

江玥只看了一眼就转过目光,墨子卿却带着笑意转身,抚下身来去摸她的头发。

这动作极其熟悉,在前世两人独处的时候,他便喜欢这么轻轻抚过她的发,脸上笑容宠溺。想到那些曾以为专属于她的温柔只是一场计算精心的利用,想到自己不过是他的棋子和江蓠的替身,江玥心里泛起一阵恶心。

她厌恶地偏头躲过他的动作,墨子卿的手僵在半空,而后有些尴尬地收回去。

“云娴福泽深厚,又有太医医术高超,怎么会有事呢。只是看起来精神还不大好,还是让她好好休息吧。”

太医闻言退下,墨子卿又对素心耳语几句,她便和阿环一起出去了。

“怎么了,云娴?”看出女子的异常,墨子卿在床榻上坐下,轻声询问。

即使是兄妹,也要注意男女之防,何况还是在宫里。殿里无人,墨子卿便这样肆意,可见他和墨云娴倒算亲厚。

越是亲厚的人越是利用,倒的确是墨子卿的风格。

见江玥不答,墨子卿焦急地拔高了音量:“云娴,你和萧逸的联姻在即,既然如今你的病好了,便是再好不过的事,还是早早将婚事……”

此刻的江玥已经稍稍能够平复下心情,如今她以墨云娴的身份重生,若要大仇得报还须忍耐些,切不可让墨子卿察觉到有异,只是若真是嫁到他国,她又该如何向墨子卿与江蓠复仇。

“皇兄……”江玥忍着所有情绪,娇滴滴的对墨子卿唤出声,“我可不可以不要嫁到东泽去,我舍不得父皇,也舍不得离开皇兄。”

看着江玥一脸委屈的模样,墨子卿心中刚刚升起的一丝疑虑打消,只当刚才是她大病初醒精神不济。

墨子卿温和的笑着,手掌抚着江玥的发丝,“云娴一向懂事,皇兄也是万般不舍,只是婚约已定岂能随意更改,况且东泽皇萧逸你也见过,若不是为了见他你又何至于大病这一场险些丢了性命。”

“可是……”江玥还想再说,但是却被墨子卿打断。

“好了云娴,你安心静养,若是当真舍不得父皇与皇兄,我会请旨暂缓婚约,待你痊愈再亲自送你去东泽国可好。”

墨子卿嘴角那熟悉的笑意,浅浅的如三月春风轻拂,温和而暖心,若不是她已经看清楚墨子卿的嘴脸,只怕会如当初一样被他这笑意迷惑了心神,只是她再也不是当年的江玥了。虽然心中压抑着巨大的仇恨,但江玥却一点都没有表露出来,她学着让自己尽量更像墨云娴。

她偏着头,对着墨子卿笑得天真烂漫,“皇兄要做和亲使么?”

“有何不可?”墨子卿反问。

在旁人看来那是一幅多么温馨的画面,然而江玥却只能强忍着内心的恶心回应,“那皇兄可要说算数哦!”

“那是自然。不过现在你应该好好的休息,这样才能快点好起来,不让父皇和皇兄担心。”

“知道啦,知道啦,皇兄真啰嗦。”

江玥表现出嫌弃的眼神,墨子卿将江玥的所有反应都尽收眼底,眼前的人分明还是那个单纯的墨云娴。

墨子卿轻叹一声,果真是自己多虑了。

若她不是云娴,她又能是谁呢!江玥已经死了,死在雪夜中,再回不来了。

“那你好好休息,皇兄明天再来看你。”

“嗯。”

见着江玥乖巧的点头,墨子卿转身出了内间,借着嘱咐丫头好好伺候把素心叫了出去,江玥将一切看在眼中。

只怕墨云娴的贴身丫头早已经是墨子卿的眼线,可笑墨云娴傻乎乎的以为这位同父异母的皇兄是真心待她。

果真这皇宫能够信任的人只有自己。

在经历了上一世的背叛之后的江玥现在已经不会再相信任何人,她要凭借自己的力量去报复那些曾经背叛过她的人。

如今她在墨云娴之身重生,然而自己的尸身却不知被丢弃在何处,有无人收敛,念及此江玥的心中又是一阵绞痛,她挣扎着起身,随意披了一件大衣便要出去寻觅她的尸骨。

听见动静的阿环连忙跑进来,“公主这是要外出么?大雪的天气寒风刺骨,您的身子可受不住啊!”

阿环赶忙来拦,墨云娴这娇弱的病骨哪里有力气和阿环较劲,只得被阿环又搀到床上。

“公主可是想见东泽皇了?这会儿他估计还在大殿陪陛下饮酒呢。”

江玥暗笑阿环这丫头想法天马行空,但是作为墨云娴大病之中也实在没有出门的理由,也就随着阿环的话继续聊道:“他可曾在我病中前来探望过?”

阿环见江玥如此发问,一脸坏笑,“公主可希望东泽皇过来探病?”

“死丫头,少拿我打趣,快说。”

……

第三章  盛宠

晌午过后,连下了几天的大雪终于停了,天璃皇宫里一片白茫。几个年纪小的宫女,做活做得累了,跑到这里堆起雪人来,笑声脆得银铃一般,一串一串飘到萧逸的耳朵里。

亭子里的男子执起杯盏饮了一口酒,动作缓慢而优雅,浓烈的酒气呛到鼻喉里,往胃腹钻去,驱散了一些化雪的寒气。

林麒站在一侧有些头痛,他这主子兴致倒好,天寒地冻地,跑到这里来喝酒。

虽裹着黑狐大氅,身体也强健,但就这么站着受冷风吹,铁打的身子也不舒服。

“你就该放去军营里历练历练,来了趟天璃,天天叫冷。”萧逸斟了一杯酒递给林麒,林麒接过去一把倒进嘴里,嘿嘿干笑。

“我哪比得了主上,十岁就去了军营。”

萧逸眸子一暗,他的眼睛极深邃,呈出一种清透的棕褐色,睫毛长而卷,男子中鲜有这样好看的眼睛。只是他的五官本就极俊美,因此这承了他母亲风韵的眼睛,反倒不那么鲜明了。

“听说那丫头病好了?”

他说这话时带着点笑意,鲜红的薄唇微微上扬,面部极其柔和。

林麒觉得这点上萧逸和天璃的墨子卿有些像,说起话来都叫人如沐春风,却又有着本质的区别。萧逸虽带笑,内里是冷淡还是亲近,旁人总能明显感觉出来。墨子卿虽是一副和气的样子,可心里的真实意思却叫人捉摸不透。

“听说是,天璃太子还去探望过了。”

萧逸转头看向远处嬉笑的宫人,那点笑意一点点收起来:“那丫头不如他哥哥讨厌,只是近来的天象颇有些古怪了。”

“是啊。”林麒附和,“来天璃这么久了,偏偏昨晚出了这天象,而且啊……”

林麒的声音小下去,凑到萧逸跟前:“那公主昨日还病得凶险,就是今早忽然就听说好了。”

雪地里,一个素色披风的宫人低着头急急地从小道上穿行。萧逸所居的庆阳宫虽是宫里极好的位置,从后门出来绕个弯,却可以到此偏僻之所。

庆阳宫里不知有多少天璃的眼线,萧逸反喜欢和林麒躲到这里来,聊天畅饮,落个清净。

看见那宫人从一扇小门穿过去,萧逸的眼神一暗。

“是永乐宫的宫人?”林麒也认了出来,“那里能通到什么地方去?”

萧逸指腹缓缓摩挲着杯盏上的凸出的盘龙图案,林麒灵机一动,便“嗖”的一下窜出亭子,追着那宫人过去了。

江玥站在窗前,冬天的窗纸多增了几层,糊的很是厚重。她将窗户推开,一股寒气扑面而来,瞬间起了一层湿意。

外头院子里走动的兵卫,穿深冷颜色的铠甲,紧握刀剑伫立着,更添了几分冷意。

看见江玥把窗户打开,阿环吃了一惊,赶忙过来关上:“公主可不能受风,快回床上歇着。”

“他们是什么人?”江玥眉头一皱。

从装束来看,绝不是永乐宫的人。

“这……”阿环一愣,“自是陛下担忧公主的安危。”

“因为近来永乐宫……有些怪异……陛下担心永乐宫里混进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怕扰了公主休养。”

阿环吞吞吐吐,她得了吩咐,不许将凤魂、贪狼星这类东西告诉公主。若凤魂真与公主沾上关系,与东泽的婚事定是成不了的。公主贪恋萧逸,若因此忧虑,旧疾发作,可就不得了了。

“公主安心养着就是了,大婚在即,陛下也是为了让公主能够平平安安地嫁给萧皇。”

想到公主的婚事,阿环喜上眉梢,将刚刚熬好的山药薏米粥放在桌上:“公主不是要吃些清淡的去去药味,来尝尝这一道。”

江玥心有疑惑,也就不再询问。

喝了半碗粥,帘子被掀起。

素心亲自往役宫跑了一趟,回来以后换了身衣裳,以免将路上沾染的寒气带给江玥。

江玥见她虽换了衣裳,头发上却还有些湿气。也就搁了勺子,对阿环道:“你出去叫他们小声点走路,吵得我耳朵疼。”

这些精兵都是专门训练过的,虽穿着厚重的靴子却能行走无声,自然吵不到人。阿环心知这是江玥支开自己的由头,也就乖乖退出去在门口守着了。

“公主,役宫里的嬷嬷说,江庶人是昨儿夜里没的,今天早上在枯井里看见了,还没人下去捞呢。”

素心低着头回秉。

公主让她去役宫看看,果然惠妃就殁了。虽好奇公主为何料事如神,又忽然对没什么往来的惠妃感起兴趣,但她久在宫中,自然知道什么事该问,什么事不该。

“嗯。”江玥又喝了几口粥,“这事,你可回过太子殿下没有?”

素心本来疑惑自己该回太子什么,心思一转想到江玥话里的意思,立刻慌的跪倒下来:“奴婢是公主的人,怎会回太子的话。”

江玥捏着勺子搅了搅碗里的粥,眼里的笑意叫人摸不着意思,“那可曾报给皇上?”

不呼“父皇”,却唤“皇上”。

素心心里有些泛起了迷糊,直了直身子:“自是报了,不过陛下似乎没有说什么。”

“知道了,下去吧。”

薏米粥再热乎,江玥也觉得自己忽然陷进了一个冰窖里。越陷越深,越陷越深,心都要给冻住了。

曾经的万千繁华转眼成空,红颜已逝,香销枯井。她早没有资格乞求皇帝的一点怜惜。

前世,她爱的人将她推进死亡之狱;而宠爱她的,也被她的背叛伤得心冷如斯。

桌上的粥凉了,她走出宫殿,听见廊上的小宫女聚在一起谈笑。

“知道么,陛下新得了一个美人,宠爱得很呢。”

“怎么着?”

“便住在万福宫里,乾明宫的后头。”

“那的确是盛宠了。”

江玥压低了黑鹅绒斗篷的帽檐,缓缓从廊下花草的夹道里走过去。

即使是冬天,也有如春的景致盛开在这富丽的宫殿里。

不过是万花之中的一朵,偶有两日开得盛了点,枯萎之后,却会有旁的开得更盛的花儿替上来。

谁还会在意之前的那朵呢?

江玥无奈地扯出一个笑来,她实在想得太多,高估自己了。

夜色渐深,整个皇城归于寂静,只听见寒风呼啸的声音。

江玥换了一身简单的便装,趁着他们都熟睡了从永乐宫里偷偷出来,从小道拐进役宫。

雪白日便停了,路上的雪化了一些,走在上头有些冻冰,一脚下去,“吱吱嘎嘎”的。江玥险些滑倒,只得老实地走在铺设的草垫上。

去见自己的尸体,听来的确匪夷所思。

她强按下心内的迫切与恐慌,急急地走着。却不知道夜色里的前行,引起了另一个人的注意。

亭里的男子,身形隐在树木的阴影里。他炯炯的目光锐利地随着黑袍的女子移动,疑惑漫上心头,看见江玥走进白天的宫人进入的小门,便放下手里的杯盏起身了。

江玥“死”在役宫的西北角,这里仅靠后门,有一排庑房,常作为宫里施暗刑的地方。宫人若被打死了,直接从后门拖出去,扔到宫外的乱葬岗上。

因此,平常,尤其是这样的夜里,是没有什么人敢过来的。院子里有一口枯井,听说有不少宫女的孤魂在里头。

江玥原先也害怕这些,但想到自己也是死过一次的人,原也该是只野鬼,也就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了。

一阵风过,江玥紧了紧身上的斗篷,便凑到了枯井的跟前。

“是谁把你扔进去的?”

她颤着声,一开口,冷风就灌进喉咙里,什么声音也没有发出来。

昨日的一切还历历在目,那些刑罚,那些扑在脸上的刀子,那些狠毒的目光,那些疼痛,都清清楚楚。

最痛的是她肚子里的孩子,跟着她受尽磨难,还是夭折在了腹里,不见天日。

其实何止是昨日,这几年,日日痛着。

江玥的眼泪忍不住掉下来,夜里黑漆漆的,枯井里也黑漆漆,她什么也看不清。

“放心,那些我所受过的疼痛与屈辱迟早有一天我会加倍还回来的。”

她蹲下身来,手指攀着冰凉的井壁,眼泪凝结在脸上。

“从前的江玥已经死了,被弃在这枯井里。如今的我,自不能和从前一样。”

“我背负的何止是我一个人的,还有我整个江家的,都在我身上了。”

她伸手从地上抓起一把土扔进井里,落下的尘土便和黑暗融为一体,什么也看不清。

“好好去吧,不必受欺负,也不必再忍耐。”

她絮絮念叨着,忽然听见后头一声笑。

“公主好兴致呀。”

第三章  盛宠

晌午过后,连下了几天的大雪终于停了,天璃皇宫里一片白茫。几个年纪小的宫女,做活做得累了,跑到这里堆起雪人来,笑声脆得银铃一般,一串一串飘到萧逸的耳朵里。

亭子里的男子执起杯盏饮了一口酒,动作缓慢而优雅,浓烈的酒气呛到鼻喉里,往胃腹钻去,驱散了一些化雪的寒气。

林麒站在一侧有些头痛,他这主子兴致倒好,天寒地冻地,跑到这里来喝酒。

虽裹着黑狐大氅,身体也强健,但就这么站着受冷风吹,铁打的身子也不舒服。

“你就该放去军营里历练历练,来了趟天璃,天天叫冷。”萧逸斟了一杯酒递给林麒,林麒接过去一把倒进嘴里,嘿嘿干笑。

“我哪比得了主上,十岁就去了军营。”

萧逸眸子一暗,他的眼睛极深邃,呈出一种清透的棕褐色,睫毛长而卷,男子中鲜有这样好看的眼睛。只是他的五官本就极俊美,因此这承了他母亲风韵的眼睛,反倒不那么鲜明了。

“听说那丫头病好了?”

他说这话时带着点笑意,鲜红的薄唇微微上扬,面部极其柔和。

林麒觉得这点上萧逸和天璃的墨子卿有些像,说起话来都叫人如沐春风,却又有着本质的区别。萧逸虽带笑,内里是冷淡还是亲近,旁人总能明显感觉出来。墨子卿虽是一副和气的样子,可心里的真实意思却叫人捉摸不透。

“听说是,天璃太子还去探望过了。”

萧逸转头看向远处嬉笑的宫人,那点笑意一点点收起来:“那丫头不如他哥哥讨厌,只是近来的天象颇有些古怪了。”

“是啊。”林麒附和,“来天璃这么久了,偏偏昨晚出了这天象,而且啊……”

林麒的声音小下去,凑到萧逸跟前:“那公主昨日还病得凶险,就是今早忽然就听说好了。”

雪地里,一个素色披风的宫人低着头急急地从小道上穿行。萧逸所居的庆阳宫虽是宫里极好的位置,从后门出来绕个弯,却可以到此偏僻之所。

庆阳宫里不知有多少天璃的眼线,萧逸反喜欢和林麒躲到这里来,聊天畅饮,落个清净。

看见那宫人从一扇小门穿过去,萧逸的眼神一暗。

“是永乐宫的宫人?”林麒也认了出来,“那里能通到什么地方去?”

萧逸指腹缓缓摩挲着杯盏上的凸出的盘龙图案,林麒灵机一动,便“嗖”的一下窜出亭子,追着那宫人过去了。

江玥站在窗前,冬天的窗纸多增了几层,糊的很是厚重。她将窗户推开,一股寒气扑面而来,瞬间起了一层湿意。

外头院子里走动的兵卫,穿深冷颜色的铠甲,紧握刀剑伫立着,更添了几分冷意。

看见江玥把窗户打开,阿环吃了一惊,赶忙过来关上:“公主可不能受风,快回床上歇着。”

“他们是什么人?”江玥眉头一皱。

从装束来看,绝不是永乐宫的人。

“这……”阿环一愣,“自是陛下担忧公主的安危。”

“因为近来永乐宫……有些怪异……陛下担心永乐宫里混进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怕扰了公主休养。”

阿环吞吞吐吐,她得了吩咐,不许将凤魂、贪狼星这类东西告诉公主。若凤魂真与公主沾上关系,与东泽的婚事定是成不了的。公主贪恋萧逸,若因此忧虑,旧疾发作,可就不得了了。

“公主安心养着就是了,大婚在即,陛下也是为了让公主能够平平安安地嫁给萧皇。”

想到公主的婚事,阿环喜上眉梢,将刚刚熬好的山药薏米粥放在桌上:“公主不是要吃些清淡的去去药味,来尝尝这一道。”

江玥心有疑惑,也就不再询问。

喝了半碗粥,帘子被掀起。

素心亲自往役宫跑了一趟,回来以后换了身衣裳,以免将路上沾染的寒气带给江玥。

江玥见她虽换了衣裳,头发上却还有些湿气。也就搁了勺子,对阿环道:“你出去叫他们小声点走路,吵得我耳朵疼。”

这些精兵都是专门训练过的,虽穿着厚重的靴子却能行走无声,自然吵不到人。阿环心知这是江玥支开自己的由头,也就乖乖退出去在门口守着了。

“公主,役宫里的嬷嬷说,江庶人是昨儿夜里没的,今天早上在枯井里看见了,还没人下去捞呢。”

素心低着头回秉。

公主让她去役宫看看,果然惠妃就殁了。虽好奇公主为何料事如神,又忽然对没什么往来的惠妃感起兴趣,但她久在宫中,自然知道什么事该问,什么事不该。

“嗯。”江玥又喝了几口粥,“这事,你可回过太子殿下没有?”

素心本来疑惑自己该回太子什么,心思一转想到江玥话里的意思,立刻慌的跪倒下来:“奴婢是公主的人,怎会回太子的话。”

江玥捏着勺子搅了搅碗里的粥,眼里的笑意叫人摸不着意思,“那可曾报给皇上?”

不呼“父皇”,却唤“皇上”。

素心心里有些泛起了迷糊,直了直身子:“自是报了,不过陛下似乎没有说什么。”

“知道了,下去吧。”

薏米粥再热乎,江玥也觉得自己忽然陷进了一个冰窖里。越陷越深,越陷越深,心都要给冻住了。

曾经的万千繁华转眼成空,红颜已逝,香销枯井。她早没有资格乞求皇帝的一点怜惜。

前世,她爱的人将她推进死亡之狱;而宠爱她的,也被她的背叛伤得心冷如斯。

桌上的粥凉了,她走出宫殿,听见廊上的小宫女聚在一起谈笑。

“知道么,陛下新得了一个美人,宠爱得很呢。”

“怎么着?”

“便住在万福宫里,乾明宫的后头。”

“那的确是盛宠了。”

江玥压低了黑鹅绒斗篷的帽檐,缓缓从廊下花草的夹道里走过去。

即使是冬天,也有如春的景致盛开在这富丽的宫殿里。

不过是万花之中的一朵,偶有两日开得盛了点,枯萎之后,却会有旁的开得更盛的花儿替上来。

谁还会在意之前的那朵呢?

江玥无奈地扯出一个笑来,她实在想得太多,高估自己了。

夜色渐深,整个皇城归于寂静,只听见寒风呼啸的声音。

江玥换了一身简单的便装,趁着他们都熟睡了从永乐宫里偷偷出来,从小道拐进役宫。

雪白日便停了,路上的雪化了一些,走在上头有些冻冰,一脚下去,“吱吱嘎嘎”的。江玥险些滑倒,只得老实地走在铺设的草垫上。

去见自己的尸体,听来的确匪夷所思。

她强按下心内的迫切与恐慌,急急地走着。却不知道夜色里的前行,引起了另一个人的注意。

亭里的男子,身形隐在树木的阴影里。他炯炯的目光锐利地随着黑袍的女子移动,疑惑漫上心头,看见江玥走进白天的宫人进入的小门,便放下手里的杯盏起身了。

江玥“死”在役宫的西北角,这里仅靠后门,有一排庑房,常作为宫里施暗刑的地方。宫人若被打死了,直接从后门拖出去,扔到宫外的乱葬岗上。

因此,平常,尤其是这样的夜里,是没有什么人敢过来的。院子里有一口枯井,听说有不少宫女的孤魂在里头。

江玥原先也害怕这些,但想到自己也是死过一次的人,原也该是只野鬼,也就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了。

一阵风过,江玥紧了紧身上的斗篷,便凑到了枯井的跟前。

“是谁把你扔进去的?”

她颤着声,一开口,冷风就灌进喉咙里,什么声音也没有发出来。

昨日的一切还历历在目,那些刑罚,那些扑在脸上的刀子,那些狠毒的目光,那些疼痛,都清清楚楚。

最痛的是她肚子里的孩子,跟着她受尽磨难,还是夭折在了腹里,不见天日。

其实何止是昨日,这几年,日日痛着。

江玥的眼泪忍不住掉下来,夜里黑漆漆的,枯井里也黑漆漆,她什么也看不清。

“放心,那些我所受过的疼痛与屈辱迟早有一天我会加倍还回来的。”

她蹲下身来,手指攀着冰凉的井壁,眼泪凝结在脸上。

“从前的江玥已经死了,被弃在这枯井里。如今的我,自不能和从前一样。”

“我背负的何止是我一个人的,还有我整个江家的,都在我身上了。”

她伸手从地上抓起一把土扔进井里,落下的尘土便和黑暗融为一体,什么也看不清。

“好好去吧,不必受欺负,也不必再忍耐。”

她絮絮念叨着,忽然听见后头一声笑。

“公主好兴致呀。”

凤魂:江玥传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凤魂】 或 【江玥传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4670262.html
首 发:《凤魂:江玥传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 腹黑萌宝:齐少的心尖宠 腹黑萌宝:齐少的心尖宠 全文免费

    原标题:腹黑萌宝:齐少的心尖宠腹黑萌宝:齐少的心尖宠全文免费小说:腹黑萌宝:齐少的心尖宠目录预览:《腹黑萌宝:齐少的心尖宠》《腹黑萌宝:齐少的心尖宠》《腹黑萌宝:齐少的心尖宠》《腹黑萌宝:齐少的心尖宠》《腹黑萌宝:齐少的心尖宠》荔城第一人民医院急诊室。“性别。”“男。”咔嚓,在病历本上的笔,突然划破一张纸。“有哪里不舒服?”“不举。”咔,这回是笔直接被弄断了。身披白大褂的女子,把头抬起,这是个脸蛋干净,不算特别出挑,但五官出众的女医生,她有一双特别的眼睛,看着的人的时候,有种安抚人心的神奇效果。

  • 透视仙瞳 大结局

    原标题:透视仙瞳大结局小说:透视仙瞳目录预览:第001章苍天有眼第001章苍天有眼第002章我能透视第001章苍天有眼“韦曼你这个贱女人,你就不怕报应吗?”田树新双目通红的看着面前的女子,深情激动,无比的愤怒。站在他面前的女人叫着韦曼,本来是田树新的女朋友,可现在她居然和撞了他父亲的富二代勾搭在一起,并且还替对方做伪证,冤枉他父亲是自己撞上了富二代的车,目的是想碰瓷。“报应?田树新别天真了,孙少已经赔偿了你三万华夏币,你应该知足了。”韦曼无比冷漠,仿佛田树新是一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知足?田树新真

  • 拾光几许忧伤1章(第1章 孩子打掉了)

    原标题:拾光几许忧伤1章(第1章孩子打掉了)小说名:拾光几许忧伤第1章孩子打掉了“寒霄……”林盛夏跪在晏寒霄的脚边,抓着他的裤腿,痛哭哀求,“我求你,不要打掉我们的孩子……”可晏寒霄俊美的脸上,却只有厌恶和冰冷,抬腿将林盛夏用力甩开,她摔在医院的凉椅上,后背撞到椅腿,疼得她瞬间掉出眼泪。腹部也跟着涌出疼痛,是孩子感觉到危险,也在难受和恐惧吗?林盛夏泪水汹涌,不顾疼痛又坐起身,喃喃哀求:“寒霄,我真的求你,不然……我……我给你跪下!”“林盛夏,你害死我父亲、我哥哥还有我妹妹三条人命,算起来,你还得

  • 虐爱无休3章(第二章 致命一脚)

    原标题:虐爱无休3章(第二章致命一脚)小说名字:虐爱无休第二章致命一脚但是当乔志恒的眼神落在她胸前的单反数码相机上时,不禁又皱了皱眉,从牙缝里挤出几句话,“你是哪家杂志社的?你的主编是谁?你是新人?居然连我的八卦都敢跟!”“啊?”白优璇被他突然的问话搞的一头雾水,清澈的眸子也浮上了一层迷茫。杂志社?主编?他……什么意思!难道他把她当成了狗仔队?原来是这样!不禁觉得好笑,也就放松了警惕,连忙对着他解释道,“先生,我想你误会了,我不是狗仔队,我是美术学院广告系的学生,今天我和同学一起来山上摄影寻找灵

  • 《我与女领导那些事》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221】

    原标题:《我与女领导那些事》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221】小说名称:我与女领导那些事目录预览:第1章初次的邂逅第2章五星酒店的羞辱第3章出租屋里第4章美女加才女第1章初次的邂逅美丽的边境城市丹东,鸭绿江游轮甲板上。对面的陌生美女怒视着我,气得浑身发颤,突然冲过来夺我手里的相机。我早有防备,身体一闪,美女刹不住脚,带着惯性径直向江里去……“啊……”美女发出尖叫。我眼疾手快,一把伸出胳膊,将她捞了回来。美女脸色惨白,惊魂未定地靠住我的身体。我的心猛跳,除了女友冬儿,还从没跟别人有过这么近的接触

  •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免费阅读

    原标题: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免费阅读书名:念念不忘,必有回响目录预览:001那个人回来了002无休止的折磨003很快会见面001那个人回来了这是第三天了,婆婆给她灌的最后一天打胎药。“乔夏沫,你这个不知廉耻的贱女人,如果不是因为你沉舟会死吗,还有,你竟然敢背着沉舟和别的男人搞到了一块儿还怀上了野种,你真以为我会让你把孩子给好好的生下来吗!”乌黑苦涩的中药汁顺着乔夏沫的嘴角流了下来,王彩凤看着乔夏沫脸上痛苦的神色露出了满意的笑。胃里头四处翻涌,肚子也疼痛难忍,最终乔夏沫再也扛不住,她挣开按住她的两个

  • 你的爱伤我太深4章

    原标题:你的爱伤我太深4章小说:你的爱伤我太深第4章别的女人“你这要是回去了,她绝对能把你剥皮抽筋,月月你不能回去。”我看着窗外已经全黑下来,要是再耽误,婆婆怕是又要不依不饶了,可是子淇就是不肯让我走。一想到秦朗到时候又要为难,只能又来委屈我,我不能就这样让她们得逞。我向子淇发誓,我回去一定会保护自己,她自知没办法劝我留下,只好送我到我家楼下。我着楼上还亮着灯,本应觉得安心的地方,现在却找不到一点归属感。婆婆和秦朗根本没有在意我回来,在沙发上有说有笑,聊得很起劲儿。我觉得周身就像是处在寒潭里,心

  • 人生若只如初遇在线阅读

    原标题:人生若只如初遇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人生若只如初遇目录预览:1,冥婚也是婚2.公认的杀人犯1,冥婚也是婚“啊!”顾宅,肃穆冰冷的灵堂内,南初尖叫出声,她疼的瑟瑟发抖,不住的向身后的男人求饶:“求你放了我……”“放了你?”顾时谦一把扯起她的头发,低沉嗓音夹着浓浓的恨意,“时言求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放过他?!”头皮的疼痛让她被迫仰头,视线正好对上黑白相框中年轻男子含笑的眼眸。顾时谦的弟弟,顾时言……那个疼她爱她,却被她推下悬崖的顾时言……可是那天明明……有画面在脑子里一闪而过,南初似乎想起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