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绝美冥王夫》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1209】

2018/12/09 05:40:57 来源:网络
《绝美冥王夫》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1209】

小说名称:绝美冥王夫

第1章 冥夫凶猛(1)

午夜一点,我醒来了,这已经是连续第七天了。说明gao-xiao.com

在梦里,总有一双手在轻抚我的身体,那双冰凉的大手顺着滑腻的肌肤一寸寸的抚摸,拂过脖颈和肩头、流连在胸前、慢慢的滑下小腹。

一丝丝冰冷暧昧的气息在耳边拂过,那双手在摸到我的私密时,身体泛起可怕的酥麻……

不管我多么害怕,身体都无法动弹,只能一遍遍的在黑暗中感受着这种异样的恐惧。

那双手极尽挑逗、一次次的或轻或重的按压揉捏,让我忍不住发出声音时,唇角滑入了一点冰凉的湿软,一点点的纠缠、一点点的侵入。

朦胧中,一个低沉的声音在耳畔说道:“别怕,一会儿就好。”

那种撕裂的痛、好似凌迟一般一刀刀磨过柔嫩的血肉。

用鲜血做润滑,一寸寸、一次次的撕扯,漫长的折磨让我痛得快要晕过去。

在我意识陷入混沌之前,我隐隐听到耳畔的一声叹息。高效新闻网

这只是个开始,远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

我叫小乔,慕小乔,慕家的女儿,以及——

祭品。

从那天开始,我经常会在梦中重复那一夜的恐惧,那种疼痛就算在我醒来之后也无法消散。

父亲说那是血盟,以处子之血与阴人缔结的盟誓,所谓阴人,其实就是阴间的鬼。

我们家和寻常人家不一样,是一个游离在常人社会边缘的家族。

家里有人做先生、有人做相师、还有法医、殡葬等等行业,都有人。

而我父亲是长子长孙,自然继承了祖业——经营一家不大不小的古玩店。

有些上了年岁、沾了阴气的东西,父亲会去处理、收购、再转卖到有需要的人手中。推荐gao-xiao.com

慕家,墓家。

我甚至怀疑我太爷爷是从墓里爬出来的,才会让整个家族都被这个姓氏拖累。

而我,就是被拖累得最惨的那个。

我出生的那年,家里发生异变、不少人莫名其妙的惨死、大部分是我家各个行业比较有出息的中坚分子。

太爷爷说我们家常年沾染阴物,难免会扰乱阴间秩序,这是人家秋后算账来了。

我出生的那天,电闪雷鸣、阴阳紊乱,我妈大半夜的在家突然破了羊水,老家距离县城的医院不远,然而那天的狂风暴雨引发山洪,冲垮了一座几百年的桥,于是我只能听天由命的在家出生。

幸好奶奶经验丰富,在我啼哭后,我太爷爷就在祠堂案台上捡到了一只血玉戒指。高效新闻网

那戒指暗红流光、看起来像凝固的鲜血,没有人知道是从哪里来的。

太爷爷摇头叹气,什么也没说。

后来,我十六岁的时候,就被送到了我家祖宅地窖里的那张“床”上。

说是地窖,其实家族里的人都知道,那是一座被掏空的王侯墓。

冰冷的石椁木棺,就是我的喜床。

那场如同噩梦一般的“白喜事”后,家里突然就风平浪静、再无意外。

而我祭品的身份,就一直延续至今。原文gao-xiao.com

因为那一夜的经历,我在整个家族中都被视为异类,好像我是鬼怪一般、人人都怕我、厌恶我,而我胸前挂了十八年的那颗戒指,据说就是那个与我发生关系的阴人留下的聘礼。

冥婚是两个阴人的事,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我会在那一晚死去。

然而我却活下来了,虽然大病一场,但我确实还有心跳、有体温、有影子。

那之后,我爸将我从老家接到身边,我跟我爸、我哥一起生活,表面上风平浪静,而夜里却常常被梦魇惊醒。

我哥是学医的,他总缠着我问那一夜到底怎么回事,跟一个鬼做让他难以想象。

最近这梦魇越演越烈,每次都让我惊醒过来,对着一室的黑暗不知所措。

因为夜晚的梦,我头痛欲裂,白天总是走神、夜晚却依然春梦无边。来自http://www.gao-xiao.com/

而今天,那双手触感尤其清晰。

这种触感不再是梦中,而是与两年前那一夜无异,冰冷且真实。

“小乔,我的妻……”

他一遍遍的抚过我的身体,那双手轻车熟路。

那双冰冷的手在胸口和小腹反复流连,冰冷的压迫感铺天盖地,让我浑身颤抖的回忆起那一夜的疼痛和恐惧。

这种艰涩的结合似乎让他很不满,一个低沉冰冷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你很怕我?”

第2章 冥夫凶猛(2)

怕、当然怕。

他丝毫没有撤出去的打算,而是冷冷的等着我的回答。

我紧闭着眼,因为疼痛溢出的眼泪顺着眼角落入发间,我咬牙点了点头,尽量的蜷起身体想从他的身下逃离。

我一动,他就紧紧的掐着我的腰,不能动弹。

“啊--!”屈辱、恐惧、不甘,我也不知道那一瞬间为什么胆子这么大,我拼命的挣扎、反手拉开了床头的抽屉。

抽屉里是我哥给我的五帝钱、桃木剑这些东西,这都是真货,然而对他却一点用都没有!

他轻笑了几声,大手扣住我两只手腕压在我的头顶。

“两年不见,你长大了……胆子也变大了,敢反抗了……”

他的每句话都带着艰涩的动作,他没有停下,而是将我的身体最大限度的剖开。

我不知道他做了多久,那种冰冷的艰涩逐渐被润泽的感觉淹没。

或许是身体动了情,亦或许,是鲜血在做润滑。

》》》

我醒来的时候,房间里没有人。

只剩满室情欲过后的旖旎气氛,而我却连他的脸都没见过。

我懵然了半响,撑坐起来,稍微一动就感觉腰部以下酸胀难忍,某个部位还火辣辣的痛。

这些都提醒这我,他来了,这不是梦,是两年前那一夜的延续。

床头的手机响起,我忙划过接听,那头是我哥的声音:“小乔,把车库打开!爸受伤了!”

我心里猛地一惊,我爸和我哥去外地处理一个棘手的东西,这两天都不在家,怎么会受伤了?!

跌跌撞撞的跳下床,酸软的腿根猛地一颤,我重重的摔在地上。

冰冷黏腻的东西从火辣辣的痛处涌出,大股大股的滴在睡裙上,我低头一看,果然带着血丝。

羞恼的感受铺天盖地,五脏六腑都泛起一股酸涩。

我含着眼泪匆匆擦拭干净,跑下楼去按下车库的开关。

我家是位于商业文化街的一栋三层带院的小楼,这是统一规划的商业圈,一栋这样的小楼要好几百万。

不过我爸不差这点钱,我们家族都从事“见不得光”的事业,不差钱。

只是折寿。

我哥开着灰扑扑的越野车进来,我看他和我爸一身的泥土和干涸的血迹,忍不住害怕起来。

“小乔,别怕,快去准备热水,越热越好。”哥哥一边吩咐我,一边将我爸扛上楼。

这种情况很少见,也不知道他们遇到什么意外了。

我站在厨房里烧热水,因为身体极度疲倦、心思也纷乱繁杂,不小心烫到了手,右手上起了一个燎泡。

可我顾不上这些,赶紧拎着热水上楼去看我爸。

我爸情况很不好,他紧闭双唇,眼睛布满红血丝,一言不发的对我摇了摇头。

我哥明白我爸的意思,将我赶出了房间。

我坐在门口,听到里面传来凄厉的嘶鸣,好像什么动物被割喉放血时的惨叫。

我抱着头,别人的十八岁,正是青春自由、肆意叛逆的岁月。

为什么我要忍受着一个恶鬼的侵犯、要整天与恐怖晦暗为伍……

那天夜里,他又来了。

恐惧反抗都没有用,不管我弄出多么大的动静,楼下的父兄也听不见。

而他似乎以打消我所有抗拒为乐,不只是床上,书桌、窗台都成为他驯服我的战场。

我能感受到痛、能感受到无能为力。

也能感受到他冰冷的胸膛和坚实的双臂。

可我却不敢睁眼。

他俯身在我耳畔,我躲避的时候,脸颊碰触到一个冰冷坚硬的面具,就是道观寺庙里那种,怒目圆睁、青面獠牙的恶鬼。

“……你的手怎么了?”那清冷的声音响起,同时冰凉的手捏着我的下巴,逼着我回答。

“烫、烫到了……”我闭着眼,瑟缩在他的身下。

那种铺天盖地的冰冷包裹着我,逃无可逃、退无可退。

他没有再说话,只是在我承受不住快要晕过去之前,用冰凉的湿软轻轻舔过了我手上的伤口。

次日,我爸坐在院里晒着太阳,他昨晚之所以不能说话是因为嘴里含了一块铜符。

一见到我,他就笑着说:“总算能说话了,差点没憋死我。”

这老头,说话比命还重要吗?

我勉强的笑了笑,可是眼睛酸涩无比,一笑就会流泪。

“小乔,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我爸发现我脸色异常,

我心想那冥夫这么凶猛,每次我都以为自己要被折磨致死了,说不定他就是来弄死我的。

只是弄死我的方式比较特别。

冥婚有了血盟、有了聘礼、那接下来的,应该就是让我死去,变成阴人完成婚礼吧?

想着自己要死了,我有些自暴自弃的说道:“爸,他来了……”

第3章 生人勿近(1)

我爸愣了愣,随即紧张的问道:“你说谁?”

还能有谁?

我脖子上挂着的那颗血玉戒指这两天越来越明亮温润,似乎汲取了营养变得“活”起来。

“小乔,你跟他谈谈……看看他到底想要什么。”

想要什么?

我觉得他是想要我死。

第三天的夜里,我实在忍受不了这种折磨,我咬牙推着他的肩,颤巍巍的说道:“我们、我们能谈谈吗?”

“谈?”他冷笑了一声:“你想跟我谈什么?”

他就算说着话,也没有停下动作,我的话语被他冲撞得支离破碎。

“你、你到底想怎样……啊……”我鼓起勇气说道:“我们家、是不是、是不是……得罪过你?或者……你有什么心愿未了?”

他轻笑了一声,暂时停下了动作,让我喘了口气。

“冥婚是两个阴人的事……我们……不适合。”我示意自己还是活人:“你应该找个适合你的对象。”

找个女鬼吧,别缠着我了。

“你死了就适合了。”他轻笑着吐出凉薄的话语。

我太爷爷说过,像我这样的情况结局都是死亡,或者是莫名其妙的意外、或者是自杀。

真的只能死了达成冥婚,才能结束吗?

“我……”我眼泪冒了出来。

他笑了笑,说道:“很委屈是吧?你没做错什么,却成为还债的筹码。”

他伸手捏了捏我的下巴,那手指很凉。

“……谁叫你生在慕家。”他的语气陡然变冷,没有同情、反而带着一丝嘲讽。

除了哭,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

父亲叫我跟他谈谈,可这怎么谈?

出生就是原罪,我无法改变。

“别哭了!”他不耐烦的低吼道:“我若是要你死,你两年前就该死了,别不知好歹!”

这是什么意思?那一夜荒唐的白喜事、还有夜夜的梦魇、夜夜无止尽的折磨,都是拜他所赐,难道我还要感谢他的“恩赐”?

“那你到底要怎样?”我忍受不了的捶打他的肩膀,然而那点力气,就像挠痒痒。

我已经没有力气反抗了。

“是不是死了就能结束?!”我吼道:“那我自己动手就好,你可以放过我了吗!”

我伸手掏出枕头下藏着的剪刀,据说在枕头下压剪刀是辟邪的,可是对他完全没用。

我用剪刀扎自己的举动激怒了他,他在我手肘一弹,我肘筋麻痛,剪刀跌落床下。

“你敢伤害自己试试!!”他冰冷的怒意如冰似刃,那气息刺痛了我的肌肤。

“慕小乔,别说我没警告你——你要是敢自残、或者求死,你试试看,我会让你和你们慕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伸手捏着我的脖颈,那力道不轻不重,却让我有一种窒息的错觉。

“冥婚不是希望对方快点死去吗?你……别再折磨我了……”我试着求饶。

“折磨?”他冷笑了一声,说道:“你觉得这是折磨?那也没办法,你是我冥婚的妻子,到死也不会变,折磨你也要忍着!七日期满之后,你就是求我、我也不想碰你!你这僵硬的身体真让人扫兴!”

七日?

那还有四天……

他恼怒的扣紧了我的腰,将怒气体现在行动上。

我绝望的瘫在床上,我会死在他身下吧?

意识脱离身体,我感觉自己在混混沌沌的欲浪里沉浮。

几近溺亡。

》》》

肾虚是什么感觉?

我下床的时候认真考虑喝点补肾的汤药,否则我熬不到第七天。

整个腰部酸胀难忍,那种难以言说的酸、麻、涨、痛,简直要了我命,而且小腹里面火烧火燎,全身每一个骨节都在抗议。

这几天,他都留下不少东西在我身体里,我……要不要吃点药以防万一啊?

思绪纷乱,我看了一眼手机的时间,胡乱洗漱一下就出门了。

我今年刚上大学,今天是开学的日子,如果我第一天就迟到的话,班导会肯定会趁机为难我。

我们班导是个在职研究生,似乎是某个校领导的侄子,在大学里,在职研究生来当本科生的辅导员是常事。

自从迎新晚会我参加班里的走秀表演后,他总是借机找我的茬、有事没事就叫我去教师办公室,问我有没有兴趣担任班干什么的。

我一直很小心的跟他拉开距离,但是今天我实在跑不动,匆匆忙忙赶到课室的时候,还是迟到了。

班导笑了笑,对全班同学说道:“我很开明的呀,迟到早退旷课挂科的,都给我干苦力……慕小乔,等下到我办公室来。”

班里同学嘘了他一阵,我低着头坐到了宋薇旁边。

宋薇白了班导一眼,悄声说道:“蛇精病,他那点心思谁看不出来啊!让你胸大屁屁翘、中间一段小蛮腰,活该!你自己小心点吧!”

班会很快就结束,宋薇打算陪我去办公室干活儿,可是临时被学生会的人叫走,结果还是我自己去。

办公室里居然只有他一个人,其他的老师都没回来,他这么早就结束班会,难道是别有用心?

他叫我坐在他电脑前整理学生通讯录,然后紧贴着我时不时的弯腰靠近。

我不是无知少女了,两年前那个阴人就教会我两性之间的关系是怎么回事。

我站起来说道:“看来老师你不打算让我专心干活,我先走了,你找别的同学做吧。”

他突然扯着我的胳膊,坏笑道:“慕小乔,我观察你很久了,还以为你是什么纯洁女孩了,看看,你这一身的痕迹,昨晚做得多激烈啊?”

他伸手猛地一扯,我的T恤被扯到肩头。

锁骨、胸口、甚至胸部上缘都有青紫的痕迹。

那不是吻痕,那是他用力捏我留下的淡淡红印和淤青。

“……看你这样子!大胸翘臀,就他妈是个浪货!这是玩SM了吧?很激烈啊!”他的呼吸有些急促,整个人贴了上来——

第4章 生人勿近(2)

他言语粗俗下流,一边胡言乱语,一边将我堵在文件柜的角落。

“当我女朋友怎么样?嗯?我给你运作运作,让你保送咱们学校的研究生,怎样?!”

怎样你个大头鬼!我顺手抓起窗台上放的小仙人掌就砸到他脸上!

他叫了一声偏头躲开,我赶紧朝大门跑去。

可我根本跑不动,被折腾得快要散架的身体一跤扑倒在门边,这简直是给他一个扑上来的机会。

“你是老师!”我吼道。

“那又怎样?!大不了不干了!老子不缺钱!眼看着你这小妖精在我面前晃、我也没上了你,真是浪费!老子还没见过比你身材更好的女人——”

他作势就要扑上来,我那一瞬间的尖叫都提到喉咙口。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他像一只待宰的鸡,突然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掐住脖颈,脖颈上出现了扭曲的凹痕,而他的脸色青紫、双眼暴突、舌头也被掐得吐了出来——

我后背发凉,这是那个阴人吗?他跟在我身边吗?

他、他这是给我解围?

我回过神来的时候,班导被拖着倒退,他拼命伸手往自己脖颈那里抓,却抓不住那只手,反而抓得自己脖颈血肉模糊。

我拼命往外逃,连电梯都忘了,一口气从六楼跑了下去。

冲出了教学楼,我才发现全身如坠冰窖般寒冷,就在我搓着双臂跑到阳光下时,身旁几个女生突然尖叫了起来。

她们指着教学楼,焦急的大声呼救,我回头一看,心凉了半截——

六楼一扇窗户碎裂,班导以一种诡异的姿势蹲在窗棂上。

他背对着外面,一手拼命的抓破碎的窗户,可是窗户碎了,窗棂上的碎玻璃扎得他的手血肉模糊——

就这么几秒钟,他突然往后一扬,以头朝下的姿势从六楼砸了下来。

一声闷响,地上爆开一团血花,随即白色的脑浆流了出来……

“啊啊啊——”耳畔响起女生的尖叫,有两个直接昏倒在地。

我浑身发抖,一定是他干的、一定是他!

他杀人了、他果然是恶鬼!

我在原地抖若筛糠,猛然间一个声音在耳畔响起:“你哭什么?”

哭?我抬手抹了一把脸,果然被吓得流泪了。

“你、你……你果然是恶鬼……害了人命的恶鬼,都要被拖入冥府受罚的。”我哑着嗓子说道。

他悠然的抱着双臂,戴着那狰狞面具居高临下的站在我旁边。

“规矩是我定的,何况,我不是鬼。”

他有些不悦的抬手蒙住我的眼睛:“好好看清楚,鬼是什么样。”

冰凉的手拂过眼睑,我茫然的看了看那边的“事故”现场。

一个高高的白色帽子吸引了我的目光,那帽子又高又尖,我顺着看下去--

一张惨白的脸正对着我笑。

“小娘娘,别不识好歹唷,我们帝君可不是有耐心的人。”那张惨白的脸冲我一笑,血一般的嘴唇诡异的向上弯起。

这是无常啊!白无常啊!

“啊--!!”我吓得尖叫着往后躲!

周围的人、周围的人都看不到吗?!

“你、你、你到底是——”我转头想问他。

可是他消失了。

白无常牵着好几条绳索,将一条空链子往班导鬼魂的脖子上一套,慢悠悠的说道:“唉,老八也不来帮帮忙,忙死我了……”

我拍了拍自己的脸,这不是梦、这不是梦、这是光天化日之下见了鬼!!

白无常笑起来非常可怕,一双邪气的三白眼挤眉弄眼、嘴唇血红,微微吐出的舌尖仿佛舔着血一般鲜艳。

他到底是什么人,如果是恶鬼,他为什么不怕白无常?

我疯了一般的跑回家,把自己关在房里,我一定要问清楚、他到底是什么人!

午夜一到,他几乎是准时出现在我的房里。

还是那冰冷的面具、还是那么……简单粗暴。

“今天那个女人说什么?嗯?”他的语气带笑,动作却十分的无情。

“胸大屁股翘、中间一段小蛮腰?”他复述着宋薇调侃我的话。

他语气轻嘲,动作却一点没有停顿,完全不顾及我的感受。

“你最好学会保护自己,如果让别的男人碰了你,我会让你生不如死。”他淡淡的发出警告。

我咬牙忍过最初艰涩的疼痛,颤抖着声音问道:“你、你到底是谁?就算要弄死我,也让我死个明白好吗。”

“你想明白什么?”他冷笑道:“你们慕家不是游走于阴阳的家族吗?怎么会有你这样一无所知的女儿?”

“是……”我苦笑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从出生开始就是为了向你献祭!我怎么知道、自己被养大了是为了跟一个鬼做——”

这算吗?疼痛、流血、浑身的青紫和屈辱,这算爱吗?

我咬着唇,实在说不出这个词。

他冷漠无情的动作稍微停顿了,冰冷的手指拨开我脸侧的一缕发丝:“你只要记得,你是我冥婚的妻子,只能跟我到死,就行了……”

到死。

死。

今天结束的时候,他没有立即消失,而是伸手勾起我脖颈上血玉戒指。

“虽然这颜色在你胸脯上跳跃很好看,但我还是希望你乖乖戴在手指上……别让我说第二次。”

绝美冥王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绝美冥王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4668942.html
首 发:《绝美冥王夫》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1209】
  • 医妃冲天:重生废后不侍寝16章

    原标题:医妃冲天:重生废后不侍寝16章小说书名:医妃冲天:重生废后不侍寝《医妃冲天:重生废后不侍寝》自从给太后看病开始,慕容潋就思考着太后什么时候问这个问题,她以为太后会装作不知道,彼此都蒙混过去,但刚才太后让玉楼出去,她心中便有数了。只是有数是一回事,怎么回答却是另一回事,一个不好,这就是没命的事。所以,慕容潋认真地思考过。小产这种事,与怀孕是等同的,难道太后还真不知道自己怀孕了?也不知道自己小产?真的以为她自己是月事不顺?若是当真是这么认为的,又怎么会将她锁在小佛堂里,不许她回芳清轩呢?但是

  • 《烟雨故人来》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1216】

    原标题:《烟雨故人来》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1216】小说:烟雨故人来目录预览:《烟雨故人来》《烟雨故人来》《烟雨故人来》《烟雨故人来》《烟雨故人来》“你今天穿包裙很好看,屁.股又圆又翘,让我很心动。”晚上睡觉前,秦薇忽然收到了这么一条露骨的骚扰短信,而她白天上班时恰好穿着白衬衫和包臀裙,可见这条来自陌生号码的短信不是发错的。“有病。”秦薇皱了皱眉,没放在心上,随手把短信删了。快要睡过去时,手机再次传来一阵信息提示音。她被烦得不行,打开信息一看,竟然又是不堪入目的骚扰短信。“我想看你穿睡衣的

  • 热门小说《特战强御》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特战强御》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特战强御第2章:内内漏了林浩歪嗒嗒的叼着个烟卷,向前走了一步,眼前的几个小弟顿时如临大敌,浑身上下一哆嗦,脚底下赶紧向后退了一步。“咋了,这就怂了?”林浩轻佻的一笑,目光从眼前的几个小弟脸上扫过,最终落在了人群最后的山鼠的脸上,“我说哥们,你手下的这些兄弟不给力啊,要不你这做老大的给打个样儿?咱们好歹也是七八个大老爷们,手里头又是刀枪棍棒的,还怕我一个手无寸铁的愣头青?这要是传出去了以后还怎么在道上混?”“都特么给我上,废了这小子,今天晚上

  • 神运小神医2章

    原标题:神运小神医2章书名:神运小神医第二章孟飞可不管这个,他直接对老牛说道:“行了,现在赶紧传给我传承吧。”老牛也不再矫情,点了点硕大的牛首之后说道:“你把手按在我头上。”孟飞依言照做,在把手放在老牛的头上的瞬间,孟飞顿时感觉到自己整个人都被一团暖洋洋的气流包围了起来,浑身说不出的舒畅。脑海之中更是在这一刻多了好多的知识……那些知识仿佛有无穷无尽的吸引力似的,直接把孟飞的注意力给吸附了进去,彻底沉浸到了那些各种各样的知识之中。也不知道多长时间过去了,反正等孟飞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过了中午了

  • 《我的美女特工老婆》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1216】

    原标题:《我的美女特工老婆》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1216】小说:我的美女特工老婆目录预览:第一章低调一点都不行第二章史上最快的闪婚!第三章老婆身手不错!第四章我也想摸摸你的胸肌第一章低调一点都不行“请问,你有房有车吗?”“我才回国,暂时没有。”“你有存款?”“我才回国,暂时没有。”“你说你是海归?那你在哪家世界五百强的公司工作呢?”“我才回国,暂时没有工作……”“你好,我想我们可以结束相亲了。”“……”午后两点的太阳很毒,树上吱哇乱叫的知了让人心烦气躁。林晨抬头望了望这人山人海的相亲公园,

  • 你是我心头的星10章

    原标题:你是我心头的星10章小说名:你是我心头的星《你是我心头的星》一股燃烧之后的气味弥漫在空气中,顾以勋的脑袋里一片空白,车还没关火,他就一步跳下去往别墅里冲。穿着橙色工作服的消防员还在忙忙碌碌清理现场,大火已经被熄灭,只剩下零星几点黑烟从湿漉漉的残垣断壁上冒出来,入眼一片狼藉。有一些附近的居民在外面围观,一边看一边感叹:“瞧这么大的别墅,就这么烧了,多可惜啊!”“唉,那个女孩太可怜了,年纪轻轻的,人就没了。”“听说都烧成炭了,这傻姑娘,怎么不知道跑。”“唉,可怜!”……不知道为什么,顾以勋感

  • 余光未见心惶恐12章

    原标题:余光未见心惶恐12章小说名:余光未见心惶恐第6章请别找位置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这两姐妹感情得有多深。她是得要变得有多虚伪才能装得那么像?昨晚她哭着在他身下求饶的脸梨花带雨的销魂,今天半掩娇颜装可怜。那带泪的眼睛同样都很让人讨厌。况雷霆阴冷的眼睛像吃人,停滞在戴依涵身上的那双冰箭随时准备射穿她娇小的身体。这是心虚吗是么是么?戴依涵生来就不是怕事的主,勇敢对上况雷霆的目光。看到况雷霆的反应戴丹丹很是满意,温柔地安慰道:“很抱歉啊依依,你看雷霆不喜欢与别的女人同桌,不如下次我单独请你吃饭吧。”不喜

  • 热门小说《重生八零带着红包群》第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重生八零带着红包群》第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重生八零带着红包群第二章村长说亲叶素身子僵了僵,虽然有原身的记忆加持,但叶素还是无法做到立即将两人视若亲生父母来看待,面对王美玲的亲密动作深感负担。就在这时,瑶姬发出一个指定给她的专享红包。叶素假借挣脱的动作,让自己从王美玲的怀中出来,同时将红包点开,下一秒她的手中就出现了一颗拇指般大小的圆润丹药。眼下是最好的契机,否则她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一个让自己完好恢复的借口。【天上】瑶姬:将洗髓丹咬破就行,二郎神从太上老君那边得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