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无删节盛世凰谋:半负浮生半轻尘免费阅读全文

2018/12/09 05:27:33 来源:网络
无删节盛世凰谋:半负浮生半轻尘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名字:盛世凰谋:半负浮生半轻尘

《 盛世凰谋:半负浮生半轻尘 》

乌云聚拢,一场毫无预兆的暴雨倾泻而下,冲散了血腥味,还有火药味。网站http://www.gao-xiao.com/

电闪雷鸣之间,能看见双方的对峙处于胶着状态,都是以守居多。

庄黎抵在树后,手上握着枪,身上处处都有血渍,神情冷凝而沉重。

对讲机因为下雨的原因只能听见断断续续的声音,也是因为这场雨,自己和其他人走散。

这次的任务十分重要,容不得出半点儿差错,只希望自己能顺利躲开敌军的追查。

可是有句老话说得好,怕什么来什么。

庄黎眼尖的看见雨幕中往这边逼近的人影,直觉告诉她一定不会是友军。

更是警惕的握紧手枪,枪内的子弹已然只有一颗,如果自己被敌军发现,以自己现在的状态,只有将枪口对准自己。版权gao-xiao.com

狂风夹杂着海水扑面而来,庄黎站在悬崖边,身后是追赶而来的敌军,正拿着枪对准了她。

庄黎见此,眼神微闪,刚刚那枪中唯一的子弹,杀掉了两人中的一个,现在庄黎就和敌军一人对峙,她完全有能力一瞬间结束他。

可是手臂上的枪伤恶化,已然是没法动弹半分,就连脚,刚刚在逃跑中也被打中两枪,庄黎很清楚,自己已经丧失了战斗能力。

即使如此,庄黎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始终是一副冷静的模样。

脸色有些苍白的看了敌军一眼,终是嘴角上勾,毫不犹豫的纵身跃下悬崖,子弹划破空气的声音被厚重的海水的声音淹没。

庄黎闭上眼,嘴角勾起一个弧度,丝毫没有注意到,身下的万千深的海水缓缓汇集一处,形成一个无底洞般的漩涡。

庄黎是被刺鼻的硝烟的味道刺激的再次睁开了眼睛,面前毅然是一副硝烟弥漫,生灵涂炭的场景。原文http://www.gao-xiao.com/

各种各样死去的尸体,还有最为原始的争斗,一时间让她脑袋里一片空白。

面前冲来一个拿着长矛的将士装扮的人,庄黎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已经下意识的做出一连串动作,侧头,下踢,直拳中胸口,倒下。

反应过来的时候,庄黎已经解决了四五个想要杀掉她的人。

庄黎看了看四周,手上动作不停,几乎一下来,身上没有沾到一点儿的血迹。

“还真是哪里都不安生……”庄黎喃喃说了一句,大抵是分清了敌友,一时间解决士兵的速度又快了几分。

在庄黎看来,这种没有火器的战场,杀人,简单极了。

微微侧头,躲过身后破空而来的箭矢,随意捡起地上的武器,转身精准的对着三百米以内的射手扔去,正中脑袋。说明http://www.gao-xiao.com/

不远处的男子身着一身银色的铠甲,此刻身上也和庄黎一样,没沾上半点儿血渍,面对敌军,脸上没有半分表情,以一敌百也不为过。

洛行止自然是注意到了庄黎的行动,脸色不变,眼神中却是闪过一丝光亮。

只见庄黎的身手灵敏,所用的招式皆不是层看过的,一时间有些好奇。

蓦地看见她身后蓄势待发的弓箭手,洛行止心紧了一下,扔出随手带着的小刀,打在了已然放出去的弓箭上,随即打落在地。

庄黎自然感觉到了后面的危机,眼神一凌,转头看着箭矢往自己飞来的途中像是受到了什么外力,“啪叽——”一声掉了下去。

抬眸蓦地对上一双深邃的眸子,庄黎不由得愣了一下,手上动作一顿,被长刀削掉了几缕头发。

庄黎皱了皱眉,不再去看,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帮她,但看那模样是个将领,还是不管了,专心对敌。无删节盛世凰谋:半负浮生半轻尘免费阅读全文

洛行止看着庄黎脸色冷静,丝毫没有半分女子应有的胆怯,一时间心中更是有几分惊讶。

但看着她身手灵敏,招式诡异,普通人也伤不到她半分,也没怎么过于保护着她。

庄黎却是边打边往洛行止身旁靠着,两人背对彼此,庄黎脸色平淡,语气清冷,“你是这支军队的将领?”

洛行止听言愣了一下,虽不知为何故问他这个问题,还是点头冷冷的应了声。

“我有个计划,指挥权给我,我会带你们突围。”庄黎冷冷的说着,语气是不容置疑的命令。

不待洛行止开口,又道:“现在的局面对我方不利,如果再这样下去,全军覆没。”

洛行止闻言皱了皱眉,这些事情他当然也知道,但对方明显是针对他布的局,根本没法突破。无删节盛世凰谋:半负浮生半轻尘免费阅读全文

听到一个女子这样张狂而胸有成竹的说出这样的话,庄黎还是他见到的第一个,一时间心里也有些莫名的期待,“行!你有什么计划。”

庄黎听言,脸上终是变了变,嘴角轻勾,“不用管,只管听我吩咐就好。”

洛行止一下子被庄黎这张狂的话激的嘴角微微上勾,竟然有些笑意。

如果是以往的将士在这里,一定会大呼冷面将军笑了,这仗没法打了!

将剩余的残兵聚在一起,庄黎冷下脸色,冷静而又快速的交代下去,士兵们虽然不怎么看好女人领战。

但也都亲眼看到了庄黎的身手如何,一时间也是全心全意的听着,随后和洛行止一干士兵四处杀敌。

不一会儿,庄黎就找到了包围最薄弱的地方,脸色有些满意,示意身后的一干士兵,后者自然是知道。

庄黎和洛行止两人负责吸引敌军的视线和兵力,其余的将士便趁着这机会一举突破。

庄黎见此,和洛行止两人相视一眼,皆快速突破,还不待敌方反应过来,转而从外围打了个措手不及。

原来是将士突破后便分散兵力,将原本就削弱到一万的祺军为主,一时间战势转变,一鼓作气打败了祺军。

洛行止本打算稍作休息调整一番,庄黎却是反对,以现在这样破竹之势攻过去,不给对方反应时间。

不然等我们休息好了,敌方也摸清我们的动静了。

庄黎的这番话下来,让洛行止更是有些好奇。

好奇这女子到底是什么人,突然出现在战场之上,并且帮了他们扭转了局势,实在是不可思议。

《 盛世凰谋:半负浮生半轻尘 》

洛行止虽是赞成庄黎的提议,但看到伤痕累累的军队,不可避免的皱了皱眉。

庄黎却并不在意这些,长发已经用束带重新束起,一副十足的英气的模样。看了眼洛行止,问道:“你们有地图吗?”

洛行止抿唇点头,旁边有将士上前递给庄黎一张牛皮图纸,上面画着错综复杂的线路,一般的人根本看不懂,更何况还是个女子。

庄黎却是毫无身为女子的觉悟,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周围脸色警惕的将士,“半柱香的时间,不能离开视线范围。”

简洁而快速的说完,便专心投入地图之中,眉头微皱。

洛行止听着她不容抗议的命令,心中的疑惑和好奇多的快要溢出来了。

但他也很清楚,这个时候不是谈这些事情,看了看四周有些犹豫的将士,点了点头,“我们有半柱香的时间,原地休息,不要放松警惕。”

洛行止沉着声音吩咐完,瞥了眼认真的庄黎,不由得仔细打量起来。

一身奇怪的服饰,花花绿绿,却是显得人极为精神,更有些英气。

精致的五官再配上严肃的神情,更是显得英气十足,带着种天生的魄力。

明明是一个皮肤吹弹可破的娇弱人儿,此时却在战场上杀敌,最为让人想不到的,是带领他们突破了包围。

更甚至于,现在这个女子居然能看懂军用地图,简直是令人惊讶而好奇。

庄黎只觉得有阵炙热的视线将她从头打量到尾,极为不喜的皱紧了眉头,抬眸对上那双尽是好奇和探索的双眸,语气有些不耐,“在那儿站着干嘛!你应该也能看懂,过来看看,我有些问题要问你。”

庄黎极为熟稔的说着,像是将洛行止当成了自己以前的小弟一般对待。

洛行止愣了一下,微微皱眉,脸色有些发冷,还没来得及退出去的副将愣在原地,只觉得空气中蓦地弥漫着一股冷意。

渐渐的,副将身子顿在原地,只觉得身上仿佛是有了一层无形的威压,透着寒意,让人止不住的颤抖,副将急得满脸是汗,脸色苍白的吓人,咬紧了牙关,才不至于丧失了意识。

庄黎却是半天才感觉气氛有些不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受伤的缘故,自己的警觉性居然下降了这么多。

眼神有些复杂的瞥了眼自己的四肢,却发现没有半点儿伤痕,就是一个疤也看不见,作战用的迷彩服上更是连枪洞也没了,崭新的和刚入部队拿着的时候一样。

庄黎心中有些疑惑,但还是不露声色的抬眸,正对上那双深邃的吓人的眸子,仿佛是要将人吸进去一般。

庄黎不由得退后两步,随即反应过来,自己既然有一瞬间有些退怯?

这时候她才注意到,屋内的空气和刚刚不一样了,处处透着压迫的寒意。

庄黎也没说话,静静地和洛行止对视着,眼神没有半丝动摇。

一旁的副将已然是强忍着痛苦,弓着身子,单膝跪地,恨不得缩成一团。

身上的铠甲随着他的动作发出声响,庄黎瞥了眼,不留痕迹的皱了皱眉,终于是发现洛行止的不对劲。

那股冷到骨子里的威压就是从他身上发出来的,庄黎一时间有些惊讶,难道古代还真有内力这样一说?

如果真有,那她可得好好会会才行。

庄黎眼里闪过一丝莫名的光,无缘由的冷意和威压她自然也是感受到了,但这些比起以前做过的抗压力训练简直太轻了。

可是她没事,一旁的副将可是承受不了,此时已经浑身抽搐的抖个不停,却很久将牙关咬的紧紧的。

庄黎见此,一时间对副将有些赞同之色,而自己也是感到了越发重的力道压在自己身上,也不由得微微移开步子,稳住下盘。

脸色却是有些凝重,看了眼副将,又看了眼一脸冷漠的洛行止,脸色也冷了下来。

稍稍握紧双拳,提了口气,回想着以前看过的古代剧,沉声道:“刚刚是我冒犯了,将军莫要放在心上,若真是介意,大不了以军法处置我一番,又何必为难一个普通人。”

一口气说完,庄黎看着冷意横生的洛行止,心中有些不安,脸色却是一脸的坦然,抬手指了指脸色挣扎的副将。

洛行止也蓦地顿住,自己向来能把握好情绪,怎么如今因为这么个女子失了冷静。

听着庄黎极其冷静而平淡的话语,洛行止顺着手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地上的副将正四肢趴在地上,艰难的支撑起自己的身子。

眼神微闪,冷哼了一声,收起一身周围的冷意和威压,庄黎立马示意副将出去。

后者哆嗦着身子,忍着牙齿打颤,恭敬的抱拳退下,后背已然被冷汗浸湿了个透,颤着小腿肚子往外走。

第一次见到自家将军生气,如此浑厚的内力,如果不是自己异于常人,恐怕早就身子一抽,昏过去了。

不过那女子也是奇人,居然一点儿反应也没有,还一脸轻松的说话,反正他可是被威压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看来武功和将军实力相当,更是带着我们众人杀出了重围,不简单。

擦了擦额头的虚汗,讪讪的回到将士之中,安排休息了。

“你怎么知道西南方的阵势最为虚弱?”洛行止淡淡开口,站在原地不动丝毫,身上银色的铠甲更是显得他不怒自威。

庄黎心里翻了个白眼,笑话,她一直攻击别处,定要从西南方调兵补上,如果不补,其他地方定会出现漏洞,对她来说,都一样。

“你是将军,问这种问题,是看不起自己,还是小瞧我?”庄黎说着,瞥了眼洛行止,手指在地图上轻划。

洛行止闻言眉心跳了一下,无言以对。

他的确知道这个方法,但他还是警惕,突然出现在战场中的女子,也不知是敌是友,着实让人起疑。

这女子的实力也着实看不出深浅,若是友,倒无论如何也可以重用,若是敌……

想及此,洛行止眼里闪过一丝寒意,庄黎却是微微皱眉,看着地图上的一点。

洛行止见此,缓步上前,瞥了眼地图,淡淡开口道:“这里是凌河,距这里有三天路程,过了凌河就是敌军的城池。”

《 盛世凰谋:半负浮生半轻尘 》

“……我们这场仗的目的是什么?”庄黎接过话,想起刚刚副将的模样,抬眸看了眼洛行止,语气有些僵硬。

洛行止闻言,看了眼有些不自在的庄黎,心情有些复杂。

抿了抿唇,洛行止有太多的问题想问,她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又为什么要帮他们。

也不想透露太多的消息,只说了两个字,“胜利。”

听到这个回答,庄黎满是冷意的脸上有了些许的赞同,看来是很满意这个回答。

很好,她就喜欢这样简单直接的人。

“将军原本的路线是绕过了凌河,为什么,明明可以直接横渡过去。”庄黎语气有些缓和,却还是有些命令的强硬语气。

“凌河水流湍急,原先能过去的桥断了,而且从这儿过河一不小心就会被祺军发现,不能冒这个险。”洛行止的语气强硬,却还是耐心的讲解着。

庄黎闻言,垂眸看了看地图,皱眉想了想,终又是说道:“不,有办法可以过去。”

继而又抬头看着洛行止,眼神坚定且不容置疑,看的洛行止有些发愣。

也不知道她的信心从何而来,洛行止突然有些想笑,也起了些好奇,“什么办法?”

洛行止却是看了看天色,天边最后一抹晕染的红光隐隐约约,像是被水晕开了一层一层。,“时候正好,再让他们休息一会儿,准备行动了。”

庄黎嘴角轻勾,势在必得四个字在她脸上显示得淋漓尽致。

一个淡淡的笑容像是初阳刚升,令人眼前一亮,洛行止一时间不由得看得一愣,随即撤回目光,有些僵硬的看向一旁。

“……将军?”庄黎看了看有些心不在焉的洛行止,皱了皱眉,有些不满,嘴角的笑容也荡然无存。

“把具体的布军分布告诉我,我需要知道祺军的分布数量。”庄黎语气有些不耐的说着,洛行止才反应过来,清咳两声,除了省略了一些裕军的军事外,将这些一五一十的全说了出来。

庄黎当然是听出了洛行止有所隐藏,却也没说破,毕竟她也不想知道太多,军队的一些机密如果随意告诉她,只能说这个将军不行。

想到这儿,庄黎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发丝随意扫在脸上,颇为不舒服。

“将军如果能听我的计划来,我保证,我们能赢。”庄黎皱了皱眉,却是斩钉截铁的说着。

洛行止看着这样的庄黎,一时间竟点了点头,说了声好。

说完之后洛行止才反应过来,皱紧了眉头,有些惊讶于自己的行为。

庄黎听言却是点了点头,抬眸示意洛行止坐下,随后自己拿着地图一屁股坐在地上,将手腕上系着的布条扯下来,三下两除的将长发全然束起,整个人尽显英气。

“我不希望仰望别人,还是说将军嫌地上脏,怕弄脏铮亮的铠甲?”庄黎淡淡的说着,睫毛的阴影在她的眼睑下投下一阵阴影。

洛行止看着没有一点儿女子样的庄黎,听见她略带嘲讽的话语,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

冷着脸色看了她一会儿,盘腿坐下,庄黎直接开始指画着地图上的布局,开始和洛行止讲自己想到的计划。

洛行止越往后听脸色越是冷下几分,最后是阴沉的吓人。

“我不会同意这个计划。”洛行止沉着声音说道,“凌河的水淹死过多少人,我想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庄黎皱紧了眉头,毅然而然的争议起来,“这是最短的时间,可以让我们出其不意的夺下城池,如果按预计的路线来,相信我,将士是支撑不了的。”

庄黎毅然是沉着声音说着,有些不满,看着洛行止阴沉的脸色,语气蓦地一变,“将军,如果你是因为我是女人这一点而反对,我还说你是对自己没信心,还是看不起女人?别忘了,是谁带着将军突围出来的。”

不待洛行止开口,庄黎起身,眼神有些锐利,盯着洛行止,“错过这次的机会,恐怕很难找到机会了。等对方摸清我们的实力,恐怕真的就没机会了。”

庄黎说着,收回目光,脸色有些难看,第一次遇见如此不懂大局的人,古代的封建制度,真是麻烦。

“将士们的命不是你一己之力能承担的了的。为了他们,你必须同意。”庄黎语气稍稍缓和了一点儿,却还是不退半分的说着。

洛行止看了看在四周成群休息聊天的将士,抿了抿唇,眼神晦暗不明。

转过身,庄黎已经走向其中几个士兵,毫不在意自己的身份坐在草地上,没多一会儿,就打的一片热闹,像是老朋友一般。

洛行止看着庄黎和士兵勾肩搭背的称兄道弟,一时间心里竟有些发堵。

这个女人在他面前一副冰冷拒人千里之外,可是却和他的将士一片和谐,实在让人有些不舒服。

天色渐暗,将士因为没有洛行止的命令,都没敢搭建帐篷,甚至连火堆都没生。

庄黎正和一个士兵讨论着他家里隔壁村喜欢的姑娘,庄黎还没说话,身后便传来洛行止有些冷意的声音,“喂,你的计划,什么时候执行。”

庄黎嘴角上勾,却立马掩入夜色之中。

“当然是等着天色黑的彻底。”庄黎指了指灰暗的天色,语气轻松的说道。

旁边的将士见此,都凑了上来,想问问是什么计划。

自从今天那场突围,庄黎扭转局面的场景他们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一下子都对庄黎产生一股敬佩的感情,虽有对她是个女子有异议的,也被其他的将士教训了一顿。

庄黎看着面前一群糙汉子一脸好奇的看着她,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像是回到了以前,队里的小子们也都是这幅样子。

“既然将军同意了,就由将军来安排吧。”庄黎说着,看了眼洛行止,嘴角隐约有些笑意。

《 盛世凰谋:半负浮生半轻尘 》

湍湍河水,一股接着一股的冲撞在石头上,天气还没转暖,庄黎一接近便感到一股冷意。

皱了皱眉,看了看河面不停涌动的浪花,又看了看对面,红唇抿成一条直线。

一旁的洛行止见此,默了默,心里有些笑意,淡淡开口道:“怎么?怕了?”

庄黎听言,不屑的冷笑一声,眼神锐利了几分。

将迷彩外套脱下,露出里面茶色的短袖,洛行止见此微微皱眉,却没说什么,只是看了看身后的一干将士,稍稍遮挡住庄黎的身子。

而后者也是毫不在意的转身拿起地上的粗绳,两三下绑在腰上,瞥了洛行止一眼。

“我不需要将军担心,尽管看着我就是。”庄黎淡淡的说着,又把另外两股粗绳担在双臂上。

瘦弱的身躯和粗绳完全不成对比,看的洛行止皱了皱眉头,“如果姑娘死了,本将军也要将姑娘的名字带回去还予你父母。”

庄黎听言,嘴角轻勾,看了看洛行止,有些笑意,“我不会死。”语气斩钉截铁。

说完,转头快速跳入翻滚的河水之中。

洛行止一时间有些发愣,抿了抿唇,眼神有些晦暗不明。

“将军,我们真的要相信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吗?”副将走到洛行止身旁,语气有些担忧,压低了声音说着。

洛行止收回目光,看着一脸担忧的副将,“我们现在除了相信又能怎样,她的计划的确是最快捷的。”

副将还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洛行止打断,“行了,她成功了和失败了,都一样,不过是行程短远而已。”

淡淡说完,洛行止冷下脸色,转身离开河边。

对于庄黎来说,生存是她活在世上的唯一理由,而战斗能让她更好的活下来。

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儿,但只要是战场,她就能义无反顾的投入,好坏和她无关,只要能赢,就行了。

爬上岸边,小心翼翼的观察一阵子,这才起身,抖了抖绳子,将腰上的粗绳解开,找了棵树木系上。

又将双肩上的粗绳一一放下,分别找了两棵大树捆上,试了试结实程度,这才放下心来。

松了口气,还好这绳子够长。

晃了晃手臂,舒展了四肢,这才重新调整了呼吸,将两股粗绳绑在腰间,跃进了翻滚的河水之中。

洛行止看见绳子系好,当即召集了一部分的将士,其他的将士便由原路线前进。

副将见此,心中不由得多了几分惊讶,脸上尽是赞赏之色。

洛行止眼光微闪,嘴角轻勾,等了半天却是不见庄黎上岸,顿时皱紧了眉头。

旁边的副将有些不安,试探性的看了眼洛行止,只见后者盯着河面,眼神凝重。

“将军,需不需要在下派人……”副将有些迟疑的开口询问。

却被洛行止挥手打断,“本将军说过,生死都看她自己,不要浪费兵力。”

副将皱了皱眉,“可……遵命。”刚开口说一个字,却被洛行止冷凝的眼光看的将话尽数吞了回去,垂眸恭敬的说完便离开河边,准备带着将士追上前面的大部队。

“哗——”一阵水声涌起,一张苍白的脸从水中冒出来,一手直接扒在河岸上。

“谁!”副将当即紧张的问道,将士都拿起长矛,对着水面,准备随时听洛行止一声令下,将人杀死。

洛行止却是抬手止住,脸色微微好了些,盯着人影不发一言。

庄黎咳嗽了几声,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缓了一会儿,才看见面前站着个人。

庄黎勾唇,瞥了眼衣角便知道是何人,眼神有些复杂,“怎么?将军这是想过过河拆桥?别忘了还有两根绳子绑在我身上,而且我也可以让你们没法用这最后一根绳子。”

庄黎说着,将握在手中的匕首横在绳子上,“将军可能不知,这小刀锋利的连石头也能简单切开,这绳子只要轻轻一割……”

洛行止愣了一下,眼神晦暗不明的看着脸色苍白的庄黎,伸出手一把抓住她拿着匕首的手腕,后者一惊,想作法抽出手,却蓦地忘了自己正在岸边,下半身还在河水中。

下意识惊呼一声,庄黎还没反应过来,洛行止手上用力,皱眉道:“上来。”

庄黎愣了一下,手腕翻动,匕首收起,抓着洛行止的手,撑上了岸边。

不由得多看了两眼洛行止,后者一脸冷意,瞥过头,冷哼了声。

副将在一旁看着,连忙上前,将庄黎身上的粗绳解下,垂着头将绳子拿走系在石头树木上。

庄黎垂着脑袋,水自发丝滑落,滴落在地上,因为沾水的缘故,衣服都贴在了身上,毫无保留的将她凹凸有致的身子突现了出来。

虽是没有半分裸露,还是让洛行止皱了皱眉,将庄黎的外套扔在她身上,冷声道:“一个姑娘家,成何体统。”

庄黎翻了个白眼,扒拉下外套,语气有些不满,“我浑身都是湿的,你让我穿外套?”

庄黎咬牙切齿的说着,苍白的脸上也不知是水还是汗,发丝贴着脸颊而过,脚腕的疼痛让她皱了皱眉,脸色沉了几分,还好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不然被发现自己被水蛇咬了,恐怕这支军队只会把她处理了。

洛行止也注意到庄黎的不对劲,上下打量了她几眼,引来了她的不悦,“看什么看,将军是没见过女人吗?”

庄黎缩了缩脚,只希望洛行止快点儿离开,她才能处理伤口,也不知道口袋里的消毒药还能不能用。

洛行止却是不说话,吩咐其余的将士趁着夜色过河,等到将士们全部过去后,洛行止又看了看庄黎,“姑娘不同我们走?”

庄黎垂眸,咬紧了唇瓣,克制着疼痛和想要昏厥的欲望,平静道:“你们先去,我待会就能跟上你们。”

洛行止抿了抿薄唇,“受伤了?”

庄黎顿了一下,心中有些惊疑不定,眼神微闪,“无事,只是脚抽筋了,缓缓就行。”

说着,咬牙起身,“现在没事了,我们走吧。”

庄黎说完,率先吊上粗绳,快速而稳当的往河对面爬去。

到了岸边,确定没有少人后,庄黎转身将粗绳一一砍断,“行了,我们走……”遭了,蛇毒发作了。

眼前一黑,再无知觉。

盛世凰谋:半负浮生半轻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盛世凰谋】 或 【半负浮生半轻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4668774.html
首 发:无删节盛世凰谋:半负浮生半轻尘免费阅读全文
  • 帝尊狂宠:神医特工废材妃19章(第十九章 蓬莱学院招生)

    原标题:帝尊狂宠:神医特工废材妃19章(第十九章蓬莱学院招生)书名:帝尊狂宠:神医特工废材妃第十九章蓬莱学院招生佟颜走在回去的路上,只见某处围满了人。她好奇的凑了过去:“这是在做什么?”“报名啊?你没看到那上面写着的蓬莱两字吗?”“蓬莱?仙地啊,这地方真有神仙啊?”佟颜有些诧异的瞪大眼往前凑着。“噗,你这人可真逗。武仙那只是传闻,谁也没有见过。更别说武神了。你报不报名啊,不报名让开点,我可要报。”那人挤开佟颜,这才看清了佟颜的模样,这下诧异万分了。“你是……佟家那废物?天下第一废物龙国最丑的女人

  • 小说半生飘零为一人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半生飘零为一人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半生飘零为一人《半生飘零为一人》我和律师刚进去的时候,就看到田远和婆婆,甚至连林思都整整齐齐的坐在沙发上。这架势,颇有些三堂会审的意思。还没有等我开口,律师先开口:“田远先生,我代表当事人来和你谈判离婚,条件是你净身出户。”田远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样,根本没有当回事。我承认我还在想着刚才李泽言的事情,他说等我出去,那一刻我的心神有些恍惚。他是一个优秀到极致的男人!我想在这样一个男人面前,没有一个女人能够有很强的防御能力吧。当时有些慌乱的点头,我紧了

  • 宠婚无度10章

    原标题:宠婚无度10章小说:宠婚无度第10章被她咬安颜猛的回过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套浅灰色的西装,随着她视线渐渐上移,一张堪称完美的俊脸出现在她的眼前。封辰!安颜瞪大了双眸,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可那的的确确是封辰的脸,她又怎么会认错?空气仿佛被凝固了一般,让安颜觉得就连呼吸都变成了一种奢望。封辰的脸上依然是她曾经熟悉的冷漠,而双眸中若隐若现的狠戾却是让她感到了一丝陌生。“你到底是谁!”他伸出手,修长的手指准确的捏住了安颜的下巴,眼神中透出一片阴霾。安颜完全没有想到,封辰竟然会对她说出这样

  • 完整版【那年秋千微扬时】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那年秋千微扬时】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称:那年秋千微扬时目录预览:《那年秋千微扬时》《那年秋千微扬时》《那年秋千微扬时》《那年秋千微扬时》《那年秋千微扬时》《那年秋千微扬时》《那年秋千微扬时》在没有走出沈从安的视野时,我脚步轻缓。在走出沈从安的视野后,我脚步飞快的向田芯的病房走去,我不知道自己是在忧心田墨,还是自己的内心在躲避着什么。或许,两者都有。我推开田芯的病房门,里面的她正躺在病床上焦急的等待着。“几点的手术?”我问。田芯苍白的脸摇了摇,她眼睛周围都是青影,看来这些天的确

  • 蚀骨错婚4章

    原标题:蚀骨错婚4章小说书名:蚀骨错婚第4章说好的一辈子等一切都结束之后,何慎行也兑现了自己的承诺,将许雅带上了车。一路上,两人沉默不语,车子一直开到了一个医院。当下了车,许雅清楚再过一会儿就可以见到心心念念的人了,心情变得有些复杂起来,她是恨不得一直陪在穆谨言身边,可是想起自己背叛了对方,许雅又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穆谨言。“你不是一直想见他么?怎么现在还不走。”说完,何慎行似乎想起了什么,笑了一声,“怎么,现在才意识到自己不是处了?”被何慎行这么刺激,许雅瞪了对方一眼,径直向前走去。许雅知道,她

  • 小说愿你情深不负我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愿你情深不负我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愿你情深不负我《愿你情深不负我》……昨天哭的太厉害,米奕一个晚上都没出来。第二天清晨当她拉开门的时候,在厨房里的武安安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这个穿着利落的女人哪里还有昨天被打击时的样子!?“看什么?眼睛都直了?”对武安安眼底的震惊,米奕径直做到餐桌边,端起牛奶就喝了一口。武安安将煎好的单面蛋端出来放在桌子上,“你好点了吗?”千万不要告诉她哭过一场之后刺激更大发了。对武安安的紧张,米奕却是无所谓的笑了笑,“一点小事而已,没什么的。”“嗯,没错

  • 《头牌》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1216】

    原标题:《头牌》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1216】小说名字:头牌目录预览:001我想要好妈妈002我妈不要我了003那时候我不懂004忐忑的新生活001我想要好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经常听人喊我妈是婊子,还称呼我为小婊子,而我生活的地方,被叫做红灯区。我每天都会看着我妈穿着清凉艳俗的衣服,抓着一把瓜子,边嗑边对着街上来来往往的男人们挑逗、媚笑,有男人上来的时候,我妈就把瓜子塞进我手里,蛇一样缠上男人的身体,嘴里嗯嗯啊啊的发出舒服的叫声,男人的大手开始在我接客妈屁股上揉搓着,两人最后相拥着走进挂

  • 余生有你风不凉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余生有你风不凉小说txt全文阅读书名:余生有你风不凉目录预览:《余生有你风不凉》《余生有你风不凉》《余生有你风不凉》《余生有你风不凉》江小茶裹着男人的外套,回到冷清清的家中,似乎能感觉到他外套上的余温。“大小姐,老爷在书房等你。”佣人过来通报说。江小茶一愣,出差父亲这么快就回来了?她小跑到书房,动作鲁莽,踢开门,坐在藤椅上的中年男人蹙眉,语气严厉:“多大人了还冒冒失失。”“爸。”她叫了声。“这么晚还在外面鬼混。”江小茶只觉得委屈,把继母和管家的事情说了一遍,因为她发现这个秘密,所以被狗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