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古言小说《绝色风华》在线免费阅读

2018/12/09 05:17:45 来源:网络
古言小说《绝色风华》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名:绝色风华

第一章 沦为人彘

简陋肮脏的茅房里传来一阵阵恶臭,一个衣着华丽雍容华贵的女人被簇拥着由远而近,茅厕的门被打开,里面刺鼻的味道熏的所有人差点呕吐出来。网站gao-xiao.com

“我的好姐姐,这几日你过的怎么样?”女人站在恭桶的两米开外,嘴角笑的灿烂。

“呜呜......呜呜呜......”

恭桶里浑身流脓的东西发出艰难的声音。

不,那不是东西,而是一个人。

太尉府的嫡长女,陆婕鸢。

陆婕鸢感觉自己生不如死,浑身就犹如千万只蚂蚁在啃咬,就连呼吸都万分的吃力。

“姐姐,想不想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那女人弯着腰,看着恭桶里惨不忍睹没有半点人形的陆婕鸢,目光里尽是阴毒。

“呜呜.......”

陆婕鸢发出艰难的声音,随即而来的是女人得意的笑声,她从宫女的手里接过一面镜子,然后放在了陆婕鸢的面前。版权http://www.gao-xiao.com/

看着镜子里没了四肢,没了鼻子、耳朵、头发,皮肤上浑身爬满蛆虫的样子,她自己看了都忍不住作呕,可是她连作呕的资格都没有。

“曾经高傲的不可一世的皇后,如今落成这副样子,真是可怜。”陆斐然叹了口气一副心疼的语气。

“呜呜.......呜呜呜......”

她想问问陆斐然,为什这么对她,她可是她的亲姐姐。

“想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对你?”陆斐然看穿了陆婕鸢的心思。

没有半点人样的陆婕鸢艰难的点头。

“要不是你娘,太尉夫人的位置就是我娘的,这还不够,你这个贱人竟然跟我抢皇上,你们母女是不是以抢别人的男人为乐趣呢?!”

陆婕鸢摇头,不是这样子的,她母亲未出生时便和父亲指腹为婚,母亲做太尉府夫人那是门当户对理所应当的。古言小说《绝色风华》在线免费阅读

而皇后的位子,他和皇上彼此一见钟情,那也是情理之中的。

看着陆婕鸢惨不忍睹的样子,陆斐然冷哼一声:“忘了告诉你,下个月初八我就要接替你坐上皇后的位子了,至于你母亲生下的那几个孽种,我也会一一铲除,太尉府的一切都是我娘和弟弟的,你们母女从我和我娘身边抢走的,我都会夺回来!”

“呜呜.......”

陆婕鸢很想说不要,她想求陆斐然放过她的哥哥和弟弟妹妹,可是无论怎样嘴里也吐不出一个字来,因为她的舌头早就被拔掉了。

“你是不是一直认为皇上他很爱你?”陆斐然看着面前惨不忍睹的陆婕鸢,语气中带着嘲讽。

陆婕鸢艰难的点头,是啊,她认为南宫岱曦是喜欢她的,毕竟两个人相处三年,一直都是相敬如宾,从来没有红过脸。

“姐姐,你真是单纯的可以。皇上娶你,不过就是为了压制你母亲一族的势力,为了得到父亲的协助。你想想,如果不是皇上允许,我又怎么会这么对待你呢?”陆斐然冷笑着继续道:“现在你外祖家家二百多人正在菜市口行刑呢,皇上亲自监督!”

陆斐然的话犹如晴天霹雳,陆婕鸢从来没想南宫岱曦竟然如此绝情,曾经那个风吹不动的尹家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会被连根拔起,是她连累了尹家。高效新闻网

“想不想去看看尹家二百多个人人头落地的样子?”

“呜呜……”陆婕鸳摇头,那样凄惨的场面,她怎么忍心看下去?

陆斐然嘲讽的开口:“知道我为什么偏偏留了你这双眼睛吗,就是想让你亲眼看看,你最亲的人是怎么在你面前一个个死去的!”

说着,陆斐然摆摆手,两个太监抬着那个脏污不堪的恭桶朝着宣武门的方向走去。

站在城门上,菜市口的场景便收入眼帘,尹家二百一十六口人,整齐的跪在台上,跪在最前排的应该是自己的外祖父、大舅和母亲。

而最显眼的,莫过于首位上那个一身黄色龙袍的人,南宫岱曦。

“知道尹家勾结反贼的证据是从哪来的吗?”身后,传来陆斐然冰冷嘲弄的声音。

陆婕鸢目光一直望着那个她深爱着的男人,虽然不吭声,却等待着从她口中知道答案。

“是咱们的好父亲亲自把证据交给皇上的,,还有当年你母亲被轮奸的内情,那是也父亲叫人动的手脚!”

陆婕鸢听了之后犹如五雷轰顶,他心里那个恨啊,她从来不知道陆镇安这么卑鄙无耻,为了升官发财,连自己的妻子和岳丈一家都不放过。

陆婕鸢嗓子里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甚是凄凉。原文gao-xiao.com

时辰一到,南宫岱曦衣袖一挥,侩子手便整齐的举起了手里的刀,陆婕鸢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那些人都是她至亲至爱的人啊,她的母亲、祖父,大舅,舅母,还有兄弟姐妹。

此时此刻她多希望南宫岱曦忽然制止行刑,放过他们一命。

“呜呜……呜呜呜……”陆婕鸳悲痛欲绝的呜咽,她多希望这只是一个梦。

可是,侩子手手里的刀还是落下了......

第一章 沦为人彘

简陋肮脏的茅房里传来一阵阵恶臭,一个衣着华丽雍容华贵的女人被簇拥着由远而近,茅厕的门被打开,里面刺鼻的味道熏的所有人差点呕吐出来。

“我的好姐姐,这几日你过的怎么样?”女人站在恭桶的两米开外,嘴角笑的灿烂。

“呜呜......呜呜呜......”

恭桶里浑身流脓的东西发出艰难的声音。

不,那不是东西,而是一个人。版权http://www.gao-xiao.com/

太尉府的嫡长女,陆婕鸢。

陆婕鸢感觉自己生不如死,浑身就犹如千万只蚂蚁在啃咬,就连呼吸都万分的吃力。

“姐姐,想不想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那女人弯着腰,看着恭桶里惨不忍睹没有半点人形的陆婕鸢,目光里尽是阴毒。

“呜呜.......”

陆婕鸢发出艰难的声音,随即而来的是女人得意的笑声,她从宫女的手里接过一面镜子,然后放在了陆婕鸢的面前。

看着镜子里没了四肢,没了鼻子、耳朵、头发,皮肤上浑身爬满蛆虫的样子,她自己看了都忍不住作呕,可是她连作呕的资格都没有。

“曾经高傲的不可一世的皇后,如今落成这副样子,真是可怜。”陆斐然叹了口气一副心疼的语气。

“呜呜.......呜呜呜......”

她想问问陆斐然,为什这么对她,她可是她的亲姐姐。

“想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对你?”陆斐然看穿了陆婕鸢的心思。

没有半点人样的陆婕鸢艰难的点头。

“要不是你娘,太尉夫人的位置就是我娘的,这还不够,你这个贱人竟然跟我抢皇上,你们母女是不是以抢别人的男人为乐趣呢?!”

陆婕鸢摇头,不是这样子的,她母亲未出生时便和父亲指腹为婚,母亲做太尉府夫人那是门当户对理所应当的。

而皇后的位子,他和皇上彼此一见钟情,那也是情理之中的。

看着陆婕鸢惨不忍睹的样子,陆斐然冷哼一声:“忘了告诉你,下个月初八我就要接替你坐上皇后的位子了,至于你母亲生下的那几个孽种,我也会一一铲除,太尉府的一切都是我娘和弟弟的,你们母女从我和我娘身边抢走的,我都会夺回来!”

“呜呜.......”

陆婕鸢很想说不要,她想求陆斐然放过她的哥哥和弟弟妹妹,可是无论怎样嘴里也吐不出一个字来,因为她的舌头早就被拔掉了。

“你是不是一直认为皇上他很爱你?”陆斐然看着面前惨不忍睹的陆婕鸢,语气中带着嘲讽。

陆婕鸢艰难的点头,是啊,她认为南宫岱曦是喜欢她的,毕竟两个人相处三年,一直都是相敬如宾,从来没有红过脸。

“姐姐,你真是单纯的可以。皇上娶你,不过就是为了压制你母亲一族的势力,为了得到父亲的协助。你想想,如果不是皇上允许,我又怎么会这么对待你呢?”陆斐然冷笑着继续道:“现在你外祖家家二百多人正在菜市口行刑呢,皇上亲自监督!”

陆斐然的话犹如晴天霹雳,陆婕鸢从来没想南宫岱曦竟然如此绝情,曾经那个风吹不动的尹家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会被连根拔起,是她连累了尹家。

“想不想去看看尹家二百多个人人头落地的样子?”

“呜呜……”陆婕鸳摇头,那样凄惨的场面,她怎么忍心看下去?

陆斐然嘲讽的开口:“知道我为什么偏偏留了你这双眼睛吗,就是想让你亲眼看看,你最亲的人是怎么在你面前一个个死去的!”

说着,陆斐然摆摆手,两个太监抬着那个脏污不堪的恭桶朝着宣武门的方向走去。

站在城门上,菜市口的场景便收入眼帘,尹家二百一十六口人,整齐的跪在台上,跪在最前排的应该是自己的外祖父、大舅和母亲。

而最显眼的,莫过于首位上那个一身黄色龙袍的人,南宫岱曦。

“知道尹家勾结反贼的证据是从哪来的吗?”身后,传来陆斐然冰冷嘲弄的声音。

陆婕鸢目光一直望着那个她深爱着的男人,虽然不吭声,却等待着从她口中知道答案。

“是咱们的好父亲亲自把证据交给皇上的,,还有当年你母亲被轮奸的内情,那是也父亲叫人动的手脚!”

陆婕鸢听了之后犹如五雷轰顶,他心里那个恨啊,她从来不知道陆镇安这么卑鄙无耻,为了升官发财,连自己的妻子和岳丈一家都不放过。

陆婕鸢嗓子里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甚是凄凉。

时辰一到,南宫岱曦衣袖一挥,侩子手便整齐的举起了手里的刀,陆婕鸢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那些人都是她至亲至爱的人啊,她的母亲、祖父,大舅,舅母,还有兄弟姐妹。

此时此刻她多希望南宫岱曦忽然制止行刑,放过他们一命。

“呜呜……呜呜呜……”陆婕鸳悲痛欲绝的呜咽,她多希望这只是一个梦。

可是,侩子手手里的刀还是落下了......

第二章 时光倒流

一个个人头滚落到地上,那血流成河的场景,让她一辈子刻骨铭心。

她挣扎着,拼命的叫喊,多想再抱一抱那些亲人。

“戏也看完了,你和他们一起死吧,黄泉路上还有个伴!”

陆斐然说完抬起脚将城墙上的那个木桶直接踹了下去 ......

热,浑身犹如千万只蚂蚁在啃咬着,椅子上的陆婕鸳睁开眼,本能的抬手撕扯着自己身上的衣服。

不对,她不是被陆斐然做成人彘然后扔进粪池里淹死了吗?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四肢,惊讶的睁大眼睛。

她的手和脚还好好的长在自己的身上,她又急忙摸了摸脸,耳朵、鼻子也在,这是怎么回事?

体内的燥热让陆婕鸳来不及多想,她打量了一下房间,才发现这是天璇殿,这不是南宫岱曦的寝宫?

脑海里多了一些熟悉的记忆,这样的场景甚是熟悉。

三年前的上元节,太后召夫人小姐们进宫赏烟火。

也就是这一天,她被人传到了天璇殿,然后被人下了药,和南宫岱曦有了肌肤之亲,所以她才不顾外祖一家人的劝阻,迫不及待的进了宫,做了南宫岱曦的妃子。

当初所有人都认为是她勾引南宫岱曦,却没有人知道,这一切都是南宫岱曦设计好的,没有人会知道一个九五至尊的皇帝竟然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眼下,这是回到了三年前?

一想到这里,陆婕鸢脸色惨白,不行,她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她不能和南宫岱曦有任何瓜葛。

陆婕鸢强忍着体内的火热,踉跄的出了门。

果然,门外一个下人都没有,这也是陆婕鸳离开的最好时机。

陆婕鸢脚步凌乱的走着,不远处忽然走过来一对巡查侍卫,紧张之余,陆婕鸢推开的身旁的门。

房间里水汽氤氲,屏风后是一个模糊的人影。

“麒麟,来给本皇子擦背。”

男子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从屏风后传来,陆婕鸢感觉自己着了魔一般,腿脚不由自主的朝着里面走。

绕过屏风,一个男子背对着她坐在浴桶里,一头墨发披散在身后,看不清他的样貌。

可能是感受到身后的异样,男子皱着眉头警惕的转过身来。

陆婕鸢看见男子那张妖孽的容颜时整个人为之一振。

此人是箩蔓国质子,轩辕墨。

当年箩蔓国和南岳国为了表示友好互换了质子,但是这轩辕墨身份不一般,说是质子,倒不如说是个烫手的山芋。

轩辕墨是箩蔓国贵妃所出,甚得箩蔓皇帝的宠爱,他的外祖母就是这南岳国当今的太后,太后一生只得一女,对这轩辕墨比对自己的儿子都亲,南宫岱曦从来不会轻易招惹他。

“你是谁?”看着一身青青衣脸色酡红的陆婕鸢,轩辕墨剑眉紧皱,目光变得凌厉起来。

看着如此绝美又一丝不挂的男人,陆婕鸢身体里的每一滴血液都在叫嚣。

她没有说话,反而加快了脚步靠近,而轩辕墨一挥手,手里多了一枚暗器。

还没等轩辕墨出手,陆婕鸢侧唇已经落在他的唇瓣上。

“放肆!”

轩辕墨的声音冰冷,手里的暗器刺向陆婕鸢的胸口。

这时,陆婕鸢抬手勾住了他的脖子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轩辕墨的耳畔:“帮帮我。”

陆婕鸢的呼吸紊乱,身体也变得愈加的燥热,她所做的一切已经不受大脑控制,即使她已经在生死关头。

轩辕墨的目光落在陆婕鸢腰间的玉佩上,这才知道她的身份。

他收回抵在陆婕鸢胸口的利器,眼神里里多了一份戏谑,大手捏住陆婕鸢的下巴:“你想让本皇子怎么帮你?”

陆婕鸢的手毫不迟疑的伸向自己的衣服,片刻间,身上只剩下一件单薄的遮羞布。

陆婕鸢的脸上一片潮红,看着轩辕墨的目光里满是情欲,皇宫里的秘药效果太猛,这比把她做成人彘更加的折磨,因为做人彘的时候,她的心和她的思想都可以被她掌控,唯独这猛烈的药效,让她失去了自我更没了尊严。

而现在陆婕鸢大脑里唯一的想法就是,只要和她发生肌肤之亲的不是南宫岱曦,那么谁都可以。

看着面前女子的动作,轩辕墨笑的玩味:“你确定,要和本皇子如此?”

“快,求你!”陆婕鸢看的神色里满是渴望,声音急切的开口。

南宫岱曦有意把陆婕鸢纳入后宫,明眼人早就看出来了,南宫岱曦想要毁了尹家的势力,而轩辕墨也正需要尹家的支持。

轩辕墨的眼里闪过什么,既然她亲自送上门,也省得他再浪费心思,这不是很好。

“这可是你自找的!”想到这里,轩辕墨大手一挥,陆婕鸢的身子已经落尽浴桶里。

身上的衣料因为遇见水的缘故,紧紧的贴在身上,勾勒出陆婕鸢玲珑的线条,看见女人裸露在外的大片雪白的肌肤,轩辕墨感觉身下有了反应。

“你不是想么,那就取悦本皇子。”轩辕墨看着陆婕鸢那张清丽的脸蛋,眸子微眯。

第二章 时光倒流

一个个人头滚落到地上,那血流成河的场景,让她一辈子刻骨铭心。

她挣扎着,拼命的叫喊,多想再抱一抱那些亲人。

“戏也看完了,你和他们一起死吧,黄泉路上还有个伴!”

陆斐然说完抬起脚将城墙上的那个木桶直接踹了下去 ......

热,浑身犹如千万只蚂蚁在啃咬着,椅子上的陆婕鸳睁开眼,本能的抬手撕扯着自己身上的衣服。

不对,她不是被陆斐然做成人彘然后扔进粪池里淹死了吗?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四肢,惊讶的睁大眼睛。

她的手和脚还好好的长在自己的身上,她又急忙摸了摸脸,耳朵、鼻子也在,这是怎么回事?

体内的燥热让陆婕鸳来不及多想,她打量了一下房间,才发现这是天璇殿,这不是南宫岱曦的寝宫?

脑海里多了一些熟悉的记忆,这样的场景甚是熟悉。

三年前的上元节,太后召夫人小姐们进宫赏烟火。

也就是这一天,她被人传到了天璇殿,然后被人下了药,和南宫岱曦有了肌肤之亲,所以她才不顾外祖一家人的劝阻,迫不及待的进了宫,做了南宫岱曦的妃子。

当初所有人都认为是她勾引南宫岱曦,却没有人知道,这一切都是南宫岱曦设计好的,没有人会知道一个九五至尊的皇帝竟然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眼下,这是回到了三年前?

一想到这里,陆婕鸢脸色惨白,不行,她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她不能和南宫岱曦有任何瓜葛。

陆婕鸢强忍着体内的火热,踉跄的出了门。

果然,门外一个下人都没有,这也是陆婕鸳离开的最好时机。

陆婕鸢脚步凌乱的走着,不远处忽然走过来一对巡查侍卫,紧张之余,陆婕鸢推开的身旁的门。

房间里水汽氤氲,屏风后是一个模糊的人影。

“麒麟,来给本皇子擦背。”

男子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从屏风后传来,陆婕鸢感觉自己着了魔一般,腿脚不由自主的朝着里面走。

绕过屏风,一个男子背对着她坐在浴桶里,一头墨发披散在身后,看不清他的样貌。

可能是感受到身后的异样,男子皱着眉头警惕的转过身来。

陆婕鸢看见男子那张妖孽的容颜时整个人为之一振。

此人是箩蔓国质子,轩辕墨。

当年箩蔓国和南岳国为了表示友好互换了质子,但是这轩辕墨身份不一般,说是质子,倒不如说是个烫手的山芋。

轩辕墨是箩蔓国贵妃所出,甚得箩蔓皇帝的宠爱,他的外祖母就是这南岳国当今的太后,太后一生只得一女,对这轩辕墨比对自己的儿子都亲,南宫岱曦从来不会轻易招惹他。

“你是谁?”看着一身青青衣脸色酡红的陆婕鸢,轩辕墨剑眉紧皱,目光变得凌厉起来。

看着如此绝美又一丝不挂的男人,陆婕鸢身体里的每一滴血液都在叫嚣。

她没有说话,反而加快了脚步靠近,而轩辕墨一挥手,手里多了一枚暗器。

还没等轩辕墨出手,陆婕鸢侧唇已经落在他的唇瓣上。

“放肆!”

轩辕墨的声音冰冷,手里的暗器刺向陆婕鸢的胸口。

这时,陆婕鸢抬手勾住了他的脖子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轩辕墨的耳畔:“帮帮我。”

陆婕鸢的呼吸紊乱,身体也变得愈加的燥热,她所做的一切已经不受大脑控制,即使她已经在生死关头。

轩辕墨的目光落在陆婕鸢腰间的玉佩上,这才知道她的身份。

他收回抵在陆婕鸢胸口的利器,眼神里里多了一份戏谑,大手捏住陆婕鸢的下巴:“你想让本皇子怎么帮你?”

陆婕鸢的手毫不迟疑的伸向自己的衣服,片刻间,身上只剩下一件单薄的遮羞布。

陆婕鸢的脸上一片潮红,看着轩辕墨的目光里满是情欲,皇宫里的秘药效果太猛,这比把她做成人彘更加的折磨,因为做人彘的时候,她的心和她的思想都可以被她掌控,唯独这猛烈的药效,让她失去了自我更没了尊严。

而现在陆婕鸢大脑里唯一的想法就是,只要和她发生肌肤之亲的不是南宫岱曦,那么谁都可以。

看着面前女子的动作,轩辕墨笑的玩味:“你确定,要和本皇子如此?”

“快,求你!”陆婕鸢看的神色里满是渴望,声音急切的开口。

南宫岱曦有意把陆婕鸢纳入后宫,明眼人早就看出来了,南宫岱曦想要毁了尹家的势力,而轩辕墨也正需要尹家的支持。

轩辕墨的眼里闪过什么,既然她亲自送上门,也省得他再浪费心思,这不是很好。

“这可是你自找的!”想到这里,轩辕墨大手一挥,陆婕鸢的身子已经落尽浴桶里。

身上的衣料因为遇见水的缘故,紧紧的贴在身上,勾勒出陆婕鸢玲珑的线条,看见女人裸露在外的大片雪白的肌肤,轩辕墨感觉身下有了反应。

“你不是想么,那就取悦本皇子。”轩辕墨看着陆婕鸢那张清丽的脸蛋,眸子微眯。

绝色风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绝色风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4668654.html
首 发:古言小说《绝色风华》在线免费阅读
  • 【今日20181216】推荐《魅惑老公找上门》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1216】推荐《魅惑老公找上门》在线阅读小说:魅惑老公找上门目录预览:第一章一夜代孕第二章绝色宝宝第三章相见不如偶遇第四章三个宝宝一台戏第五章做了别人的小秘第一章一夜代孕入夜三分。天色阴沉。一片黑云压过,黑暗瞬间笼罩了整个天空。焦娅晴全身裸体的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周围是漫无边际的黑暗,她是被人送进来的,她不知道这是哪里,更不知道一会儿要她的会是什么人?虽然她已经镇定了好一会儿,但是心还是不由的控制的狂跳着。突然间一阵强有力的脚步声在楼道里响了起来,越来越近……,震撼着焦娅晴的

  • 予你深情,换我薄情16章

    原标题:予你深情,换我薄情16章小说书名:予你深情,换我薄情《予你深情,换我薄情》“现在还不知道,还在手术室里。”老爷子吓的双腿都软了。“您别着急,快来坐!”莫小白赶忙上前将自己的公公扶着坐在了一边。此时,手术室的门被“吱呀”一声推开了,里面走出来的医生看着萧子羽,道:“子羽,你过来一下。”“小舅?”萧子羽显然没有想到母亲的主治医生居然是自己小舅王怀远。莫小白看着二人的模样,就感觉婆婆的病情恐怕比较严重。“现在病人需要手术,你们快去交钱吧。”王怀远将一张单子递给了二人,这才轻声的开口道。这话让萧

  • 御夫有道,萌妻太难缠10章

    原标题:御夫有道,萌妻太难缠10章小说名字:御夫有道,萌妻太难缠第10章疑惑“我也希望能够,可是,现在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回到他们身边……”玄清遥自己也没觉得,她在慕风清面前毫不掩饰地表露自己的随性、喜悦和伤悲。也许从看到慕风清那一双阔达包容、犹如晴天碧海的眼睛的时候,她的直觉就选择了信任这个人。慕风清看着她像是在回答他的话,又像是在喃喃自语,此时的她不同于刚至水轩时的潇洒飞扬,虽然笼着厚厚的悲伤,却让他觉得他和她又近了一步。两个人就这样静立着,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直到玄清逸找来。而此时太阳已经西斜

  • 宠妻无度:冷血总裁的心上人 最新章节

    原标题:宠妻无度:冷血总裁的心上人最新章节小说:宠妻无度:冷血总裁的心上人目录预览:第一章莫名其妙的男人第二章有素质的神经病第三章拒绝第四章逃离第五章拐走第一章莫名其妙的男人豪华总统套房的房间里,传出一阵阵少女的喘息呻吟声。“好冷……好痛啊。”昏暗的灯光下,一个肤白如雪,身材火辣地女人躺在一个洁白的床上。女人身上的衣服大都被撕裂,只剩下几块遮羞布。但即便如此,女人还是不停地扭动着她那水蛇腰,让人看了心里痒痒的。韩小馨强忍着身上传来的痛感,撕心裂肺,但这痛,让她莫名有种熟悉感,像是以前经历过似的。

  • 校草且慢,会长有请14章

    原标题:校草且慢,会长有请14章书名:校草且慢,会长有请第十四章:会长好英勇!“你们几个,把厕所打扫干净,别像上次一样,垃圾没倒干净,听到没有?!”纱蜜在学校里四处游荡,监督着他们一个个打扫卫生。“是,会长。”众人点头领命。“啧啧啧………”不远处时越他们几个拿着望远镜,正偷窥着纱蜜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一边看着,一边啧嘴。“以前还真没发现哈,咱们会长竟然还有这么迷人的时候,怪不得拓海会被迷的神魂颠倒………”时越说着,还忍不住咽了一下喉咙。“喂!时越那可是拓海的小娇妻,你可不能打什么歪主意!”白宇

  • 小说爱尽余生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尽余生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爱尽余生目录预览:第4章污蔑第5章伤害第4章污蔑“这叶小姐也过分了,她伤害大秘书的时候,我们可都看见了。”“是啊,要是我,我管她是什么身份呢,肯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就是,就是,不就是生来比我们娇贵一点,有什么可神气的,简直太欺负人了。”大厅里,那群众议论纷纷的声音一下子就让叶涵愣住了。她刚才明明什么都没有做,这些人人为什么要污蔑她。她抬头看着莫宇,希望他能相信自己。可是莫宇的冰冷眼神却告诉她,那只是她不切实际的幻想罢了。“大庭广众之下你都敢动手

  • 《婚过了了》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婚过了了》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名称:婚过了了目录预览:《婚过了了》《婚过了了》《婚过了了》《婚过了了》《婚过了了》《婚过了了》《婚过了了》产房外:衣着朴素的一对夫妻,一脸焦急,眼中布满血丝,站在医院走廊坐立难安。他们紧绷着脸,时不时盯着产房紧闭的两扇大门,眼里透露着担忧。不远处,同样一对中年夫妇,衣着高档,气质华贵,处处透露着不菲的身价。女人身上穿着深灰色貂皮大衣,旁边放着限量版爱马仕提包,从头到脚,都是顶级大牌,与这个地方格格不入的是,她眼神淡漠,唇边始终挂着一抹淡淡嘲弄。旁边

  • 爱你成殇终不悔6章

    原标题:爱你成殇终不悔6章小说名:爱你成殇终不悔《爱你成殇终不悔》不远处,杜沁正坐在车里看着陆家的房子,让她猜猜,她姐姐一定非常高兴吧,妹妹没死,还这么活蹦乱跳的。停留在楼下的跑车待了不久,便飞速行驶出去了。跑车在暗夜里疾驰,此时的速度恰好符合杜沁的内心,她设计那么些情节,又在昏暗里躲了那么久,想要看到的好戏可远远不止这些。她想让亲爱的姐姐尝尝从高空坠落的滋味,在阴暗之地匍匐前行的艰难。此时的杜沁,早已不是原来那个杜沁,她和姐姐的相貌也已发生了天壤之别。她缓缓地抽出了一根烟,吸了几口后立即掐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