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今日20181209】推荐《乡村神农》在线阅读

2018/12/09 05:03:25 来源:网络
【今日20181209】推荐《乡村神农》在线阅读

小说:乡村神农

第1章

夜风习习,西沟村笼罩在一片洁白月光之下,静谧安详。高效新闻网

村长老张家,徐良才正与他推杯换盏。

“秀梅,秀梅,快出来,把那黄鳝炖了。”

一个苗条的身影从里屋走了出来,披散着头发,满脸倦意,身上穿着一件白汗衫,胸前圆鼓鼓的,走起路来一颤一颤,腿上穿着个黑短裤,两条大长腿又白又嫩,一边走一边打着哈欠:“都几点了,还在喝。”

一看到王秀梅,徐良才的眼神就有点飘了,王秀梅是镇上初中老师,今年二十七八,人长的秀气可人,平时不显山露水,没想到这胸居然这么大,要是能搂在怀里揉两下,不知道有多爽。

王秀梅揉揉眼,俏脸一红,小声说了句:“良才过来了啊。”

同时迅速拿起黄鳝袋子,扭着小腰进厨房去了。

看着她那肥硕的屁股,徐良才小腹涌起一股邪火。高效新闻网

老张眼睛盯着自己媳妇丰腴的背影,嘴上却问徐良才:“你觉得你秀梅嫂子长的咋样,漂亮不漂亮。”

徐良喝的有点大,随口说道:“那还用说,秀梅嫂子要啥有啥,水灵的跟地里的大白菜一样,咱村里就属秀梅嫂子最漂亮,张哥你可真有福气啊。”

老张大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又问道:“那你想不想和你嫂子睡一回?”

“啥?”

徐良才心里咯噔一下,陪着笑脸说道:“张哥,你是不是喝多了。”

“唉!”

老张叹了口气,低头望着面前的酒杯,一言不发,失魂落魄。

徐良才试探着问道:“哥,到底啥事啊?”

老张端起酒杯,一口闷下,咬牙说道。

“哥把你当自己人,给你交个底,我这前两年得了不举的毛病,后来看了不少医生,还是硬不起来,你秀梅嫂子守活寡都快两年了。唉,看来老张家的根要在我这断了啊。推荐http://www.gao-xiao.com/

“哥,这事你也别太往心里去,肯定能治好的,现在医学这么发达。”

“不,所有办法都试了,没啥逑用,就剩这最后一个办法了,有个医生给我说,这是心理疾病,需要特殊的刺激,简单的说就是找个人和我老婆上床,我在一边偷偷的看着,受了刺激兴许我这病就好了。你给个痛快话,愿不愿意帮忙。”

一听这事,徐良才心里顿时乐开了花。

一来老张为人不行,当村长这几年,没少在村上作威作福,现在得了这病自然大快人心。

二来,王秀梅那么漂亮的女人,傻子才不愿意上呢。

徐良才故作真诚:“张哥,既然是你的事,兄弟就是再为难,也得给你帮忙。【今日20181209】推荐《乡村神农》在线阅读

老张气的一哆嗦,又没有办法发作,确实是他求着别人来弄自己媳妇。

“这事我要是在村子里听到一点风声,我弄死你。”

徐良才赔笑道:“张哥你就放心吧,我这人嘴牢的很。”

正说话呢,王秀梅端着一大碗黄鳝汤走了进来,徐良才赶紧迎了上去殷勤道:“嫂子,我来,我来。”

趁着接汤的功夫趁机,在她白嫩的小手上摸了一把,那滑腻的感觉,顿时叫徐良才骨头都轻了二两。

王秀梅瞪了他一眼,也没说啥就扭着腰走了出去。

徐良才舔舔嘴唇,心中想着一会儿该怎么和王秀梅玩个三十六式,那滋味光想想就激动。网站http://www.gao-xiao.com/

他兴冲冲的把汤碗放桌上问道:“哥,那咱啥时办事啊,是不是待会就办,这事你给我嫂子说没,我嫂子答应了?”

老张愁眉苦脸的说道:“说了啊,你嫂子死活不同意,说我再敢提这事就跟我离婚。”

徐良才一下傻眼了:“这你叫我怎么帮你啊,我总不能硬来吧。”

“要不咋找你呢,咱村里勾搭女人的本事谁比得上你?你跟张小花那事以为我不知道嘛,你怎么搞上张小花的,就怎么搞你嫂子呗。”

徐良才有点尴尬的笑了笑,还以为自己和张小花的事情挺保密呢,没想到连老张都知道了。

“嫂子跟张小花不一样,张小花没啥文化,连哄带骗就成了,嫂子那肯定眼光高,绝对不会看上我的。”

老张一下急了:“那你说咋办,事情都到这了,你不会给我说你没办法吧。”

徐良才琢磨一会说道:“这事也不是不行,但是急不来,待会你叫我先试下嫂子的反应。原文gao-xiao.com

老张点点头:“一切都听你的。”

徐良才轻手轻脚的走到厨房里,王秀梅正撅着屁股刷锅呢,远远望去像个水蜜桃儿,随着动作颤悠悠的。

第2章

王秀梅被吓了一跳,猛地站起身,身子没站稳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肥臀儿立即被戳了一下。

“啊!”王秀梅惊叫一声,赶紧躲开身去,又羞又气的看着徐良才。

她是村长老婆,又有文化,村子里的闲散汉子一般不敢挑拨她,没想到这个徐良才居然胆子这么大了,今晚从一进门就觉得这小子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果然没安好心。

“嫂子,灶上有馒头没,我哥想吃馒头了。”徐良才笑嘻嘻的问道,就跟没事人一样。

“没有!”王秀梅没好气的说道。

“这不是馒头吗?”

徐良才说着用手指了指王秀梅的前胸,王秀梅低头一看立即羞的满脸通红,举起巴掌就想打。

徐良才却笑着绕到她背后,从她身后的案板上的盆子里抓起一个大馒头。

王秀梅一时没反应过来,自己也摸不准刚才的事是自己多想了还是徐良才故意撩拨自己,只能恨恨的放下了自己的手,寒着脸说道:“既然找到了,就赶紧出去。”

徐两才却不走,先是用手捏了捏那馒头,然后张口大嘴咬了一口,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嫂子,你的馒头可真好吃啊。”

他说的含糊不清,王秀梅也没听清到底是说嫂子你的馒头还是嫂子你蒸的馒头,但是她的脸不由自主的红了,呼吸也有点急促,胸前涨的难受,两条腿也不禁拢紧了一些,低着脑袋一句话不说。

徐良才看她这反应心中顿时乐了:看来有戏,说不定今晚就能和秀梅嫂子...

他试探着靠近了王秀梅,大着胆子伸出了自己的手搭在了她的腰上,小声说道:“嫂子,你长得真好看。”

王秀梅身子一抖,居然有一种不想反抗的感觉。

她家老张有那毛病,心中愁苦自不用说,有时候没人的时候也会自己偷偷用手指解决一下,可她是一个好面子的人,老张又是村里干部,所以这事只能憋在心里,更不可能跟村里有些女人一样去找个姘头,这是她那高傲的自尊心所不能容忍的。

可今晚不知道怎么的,居然对这比自己小了三岁的半大小子有了感觉,是因为他长的帅气,还是他的嘴巴太能说了,王秀梅自己也不知道,只不过觉得被这小子一撩拨,自己脸红心跳就好像又回到了少女时代一样。

气氛有点暧昧,看王秀梅到现在还不反抗,徐良才的胆子更大了,悄悄的往王秀梅的脸上亲去。

“嫂子,你皮肤这么好,是不是每天都是用洗米水洗脸的?我听说城市里的女孩都用这招。”

“你知道的倒是挺多,不过你说错了,我没用洗米水。”王秀梅没好气道。

“啊!嫂子,你没用洗米水皮肤都这么好,要是用了,那不是美若天仙?”徐良才震惊道。

要不怎么说徐良才嘴巴讨女人喜欢,几句话,就让王秀梅没了之前的成见。

“你张哥在外面等着呢!你在这厨房干什么?”王秀梅无奈道,说话时脸色通红,胸前鼓鼓的非常不舒服,主要是之前被徐良才勾动起来的火没有下去,浑身燥热比较难受。

“看你啊!嫂子!”徐良才在身后笑道,然后一语双关的道:“馒头可真大,我能摸摸吗?”

一句话,王秀梅顿时又羞恼了起来。全身开始躁动难耐,说实话,自从嫁给老张后,她从未真正体验过一个女人的快乐,此刻被徐良才一说,不知道为什么,居然鬼使神差的没有反对。

徐良才可不放过这等好事,一双手覆盖了上去。

“好软啊!”徐良才感慨道,身体也贴合了上去。

“啊……”王秀梅哪里受过这样的,不由得声音都酥了,尤其是感受到身后被徐良才那挨着,下意识的,居然扭动了一下屁股。

这一下却让徐良才胆子大了起来,手开始不老实,往下移去。

“嫂子,你的皮肤弹性真好。”徐良才开口道。

“恩……”王秀梅轻珉嘴唇,淡淡的迎了一声。

“嫂子,你真香。”徐良才把自己完全跟王秀梅贴在一起,头埋进她秀发里,深吸一口。

王秀梅扭捏着身体,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就像是主动用自己肥硕的屁股,摩擦着徐良才那里。

第3章

徐良才摸着王秀梅的蛮腰,没有一丝的赘肉,顺滑无比,好像是上好的丝绸一般。

王秀梅微昂着头,迎合徐良才紧紧贴合着自己的那一处,她能感觉到,不同于老张,这个男人非常的灼热。女人的本能,让她浑身燥热,眼神迷离。

徐良才在心中窃喜,手开始不老实,在王秀梅蛮腰的肌肤上滑动着,时不时往下延伸:“嫂子,我能进去吗?”

王秀梅按住男人粗糙的大手,脑海里最后一丝清明:“良才,不要,嫂子还要干活呢。”

徐良才腰部一挺,在女人耳边吹着气:“嫂子,我这不就在跟你一起干活吗?”

王秀梅抑制不住的从喉咙里钻出一个颤抖的音符,柔软的身体竟然颤抖了一下。

徐良才抓到这个机会,手掌从女人裤带里滑下去,入手一片温热。

这是王秀梅身为女人最神圣之处,本能让她使劲的按着徐良才的双手。

可这景象,分明就像是急不可耐的女人抓着小情人的手,往自己那里带。

“嫂子,锅里的泥鳅快糊了。”徐良才不急不缓的施展着手指上的动作。

“你又在诓我,我放了三勺水的。”

“那倒也是,放的水多,倒是不怕泥鳅煮糊了。”

说着,徐良才手指一勾。

王秀梅不可抑制的叫出声来。

老张在外面咳嗽了一声。

王秀梅身子一绷,像是做了错事一样,直接推开徐良才:“不要告诉老张……你……你就当先前什么也没发生……你出去吧!我是不会跟你好的。”

徐良才一听,也明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灰溜溜的走出来,心中十分不爽:“小娘们,迟早叫你自己脱裤子求我弄你。”

走进客厅,老张立即投来了询问的眼神,徐良才装作一脸无奈:“我看这事有点难办,嫂子这气性大。”

老张也犯了愁:“那咋办?”

“这事得慢慢来,哥,再喝两口我走了,我要再呆着,嫂子怕是要赶人了。”徐良才嘿嘿笑道。

喝完了黄鳝汤徐良才就走了,走时给王秀梅打了个招呼,人家理都没理他,倒是老张一直把他送到了大门外,还千叮万嘱叫他别忘记答应的事。

徐良才骑着自行车吹着晚风在村子里溜达着,心里却全都是王秀梅的影子,老张不说这事还好,一提起这事徐良才心里这团火就怎么也灭不下去,烧的他浑身难受。

徐良才偷偷摸摸的来到了村里张寡妇的窗檐下,轻轻的拍了拍窗户,屋子里亮着灯,张小花应该还没睡。

张寡妇名叫张小花,今年二十一比徐良才大一岁,她老爹是个财迷,前年要了十五万彩礼把她卖给了本村的赵德贵,不过赵德贵是个病秧子,结婚两年就死了。

徐良才能言会道,常做些暖人心的事,一来二去两个人就好上了。

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过不了几天就要幽会一番,张小花虽不如王秀梅那么娇俏,但是丰乳肥臀又胆大泼辣,把徐良才伺候的跟神仙一样。

“谁呀。”屋子里传来了张小花警惕的声音。

“汪汪汪。”徐良才发出了一阵狗吠。

咯吱大门打开了,张小花披着外衣站在了门口,一看到徐良才在外边顿时喜笑颜开,一把揪住他的耳朵笑骂道:“赶紧进来吧,老娘还当你今晚不过来了呢。”

徐良才一进去就搂着张小花亲了起来,一只手用力的在她胸前揉捏着,张小花在徐良才的怀里扭动着身子,小声说道:“别,别,哎呀,门还没关呢。”

徐良才狠狠在她的肥臀上捏了一把命令道:“赶紧去把门关了,老子今晚要弄死你。”

张小花给徐良才抛了个媚眼,笑道:“来呀,老娘还怕你不成,就怕你没那本事。”

张小花刚关好门,徐良才就一把从背后搂住了她,一边在她脸上亲着一边用下边顶着她,喘着粗气问道:“小骚货,是不是今晚一直没睡觉就等着哥哥来喂你?”

张小花双手扶着墙,用力的挺着自己的翘臀上下摩擦着:“快点来啊,别光说不练啊,你个棒槌有几斤几两我还不清楚啊。”

徐良才怒吼一声,拦腰把她抱起直接扔到桌子上,三两下扒光了她下边的衣服,狠狠的一挺腰...

第4章

弄了三五回,张小花已经不行了,身子软的像面条,一边浪叫一边催促道:“好了没有,饶了我吧,我实在受不了了,你这狼崽子今晚是吃啥了咋这么猛,这都第五趟了。”

徐良才一边运动一边捏着她的胸,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今晚刚在老张那喝了一碗黄鳝汤,劲大着呢。”

张小花在徐良才身下苦苦哀求,等他完事之后,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徐良才在她的光屁股上怕了一巴掌:‘咋样,今晚爽了没有。’

张小花点了点头:“嗯,爽死了。”

徐良才的身心都得到了满足,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点上,美美的吸了一口,张小花却突然用力的在他的脊背上扇了一巴掌,不高兴的问道:“我问你,你刚才和我做的时候,为啥叫人王秀梅的名字,你是不是对她有意思?”

徐良才心里一慌,矢口否认:“胡说啥呢,谁叫她名字呢?”

张小花用力的踢了他一脚,生气的说道:“你装个毛啊装,你不但叫了还叫了三次,我看你就是想上王秀梅。”

说到王秀梅,徐良才就想起她那厌恶的眼神,没好气的说道:“我就是想上她,怎么了,想想还犯法吗?”

徐良才原以为张小花会跟自己哭闹撒泼,谁知道她就那样静静的看着自己,脸上还带着诡异的笑容。

“大狼狗,你要真想睡王秀梅的话,我给你想想办法。”

徐良才不耐烦的说道:“胡说啥呢,我就没那心思。”

张小花搂着他的脖子吧唧吧唧亲了两口:“你就当帮我个忙嘛,你去把她上了,以后你叫我干啥我就干啥。”

徐良才瞅了她一眼问道“咋了,你跟王秀梅有仇?”

张小花撇了撇嘴:“没仇,就是看不惯她那高傲劲,不就多读了点书吗,神气啥啊。”

徐良才默默的抽着烟,故意叹了口气:“王秀梅傲气的很,这事要想弄成,你得帮我。”

张小花吧唧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你就放心吧,明天等我电话。”

早上四点多,徐良才从张小花家里溜了出来,到底是年轻人,弄了一晚上现在还是精神百倍。

回到家里徐良才倒头就睡,迷迷糊糊的做了很久的梦,一会在和张小花弄一会又和王秀梅在弄,张村长在一边拍手叫好,还拿着手机在拍照...

一觉醒来,已是傍晚,躺着眯一会儿,张小花打来了电话:“大狼狗,快,快,王秀梅要去洗澡了,我今晚和她一起去。你先去水潭那埋伏着。”

“哪个水潭?”

“北边那个小山坡。往里边走四十来米,往左拐,里边有一个小水潭,村里的女人都爱去那里洗澡,一般都是几个人一起去,外边留一个把风的。”

徐良才的心立即热乎起来,没想到王秀梅还有这么大胆的一面,也不知道她脱光了长的是啥样...

徐良才一时间想入非非没有说话,张小花不满道:“想啥呢,是不是在想王秀梅光屁股的样子。”

“没有,没有。”

“想也没事,反正我就看那女人不顺眼,你快过来。”

徐良才立即从床上一跃而起,趁着夕阳的余晖,偷偷摸摸的找到了那个水潭,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藏了起来。

过了一会,王秀梅和张小花一人提着个小包来到了水潭边上,两个人说了一会话,张小花就往外走去,应该是去放风了。

王秀梅四处张望一阵,缓缓的解开自己衬衣的纽扣。

一颗,两颗,饱满的胸脯猛的跳了出来,在黑色文胸的包裹下是那么雪白。

咕咚,徐良才咽了口口水,一眼不眨的看着王秀梅接下来的动作。

王秀梅迅速的脱掉了上衣,然后弯下腰拉开了裤子的拉链,薄薄的裤子缓缓滑落,丰满的臀瓣中间包裹着黑色的内裤,遮掩了最神秘的部位。

然后她站起了身解开了文胸的扣子,随手一抛。

两点寒梅傲立雪峰,如同蓓蕾在晚风中悄然绽放。

徐良才激动的握紧了自己的拳头,在心里不停地呼喊着:“脱,脱...”

仿佛回应徐良才一般,王秀梅慢慢的弯下腰,把那小裤兜儿褪了下来,臀如满月,茵茵漆草之中夹着微微坟起。

徐良才的双手用力的抓着草皮,眼睛瞪的比牛还大。

恨不得现在冲下去,趴在王秀梅的腿间看个仔细。

一阵山风吹来,山上的土坷垃被吹的哗啦啦的往下淌,王秀梅一把抱住了自己的胸,惊慌失措的问道:“谁,谁在那里。”

徐良才赶紧伏低了身子大气都不敢喘,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看着王秀梅的酮体,内裤刚褪到腿弯,身子凹凸有致在风中微微发抖,别提多好看了。

过了一会,王秀梅觉得自己刚才可能太紧张了就放下了手臂,快速脱掉自己的小内内,慢慢钻入了水里,那里有一块大青石正好靠在上边洗澡。

王秀梅慢慢的清洗着自己的身子,不时撩起水花浇在自己的身上,冰凉的湖水叫她慢慢放松了心神,完全沉浸在这舒爽的感觉之中,丝毫不知在不远处有一双邪恶的眼睛,正在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她洗了一会,身体觉得一阵空虚,鬼鬼祟祟四下望了望,忍不住用手在胸膛上揉捏起来,她幻想着老张在自己的身上驰骋,可不知道怎么的,过了会,老张突然变成了徐良才。

第5章

这种幻想不但让她没觉得羞耻,反而有一种刺激感,不由的揉捏的更加用力了,小嘴也微微张开,发出了几不可闻的轻哼声。

徐良才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这已经完全颠覆了王秀梅原本在自己心目中的形象,原来这个表面正经的女人也会做这种事情,嘿嘿。

王秀梅依然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不可自拔,下边的空虚感越来越强烈,终于忍不住把手伸了下去。

她的身子微微颤抖着,呼吸逐渐急促,眼神逐渐迷茫,迷迷茫茫中好像是有一个强壮的男性肉体正紧紧的抱住自己,不断的抚摸,亲吻……

看到这一幕的徐良才惊讶了,没想到之前王秀梅表现的那么正经,可现在却在这荒郊野外用手解决?

看来这女人已经饥渴太久了。

他提前跑到老张家里去了,老张问他咋了,徐良才说:“张哥,要不,今晚把嫂子灌醉,咱试试看。”

老张斜着眼睛看了一眼冷声问道:“你小子有没有把握,要是王秀梅醒来之后反悔跟我闹,或者要告你,我可不帮你。”

徐良才一咬牙:“放心吧,哥,我徐良才不做没把握的事,今晚起码有七成机会。”

“七成机会?”老张皱起了眉头,看着徐良才的目光有点不善。

虽然说是他叫徐良才去勾引自己老婆的,可是听到自己老婆这么快被勾上手,他心里还是很不舒服的。

照他估摸着再怎么也得有三两月才行。

徐良才看老张不说话,摸了摸脸直接来了个以退为进:“哥,那你要不愿意就算了,当我啥都没说,我找张小花喝酒去了。”

说着作势要走。

“别,别”老张赶紧拉住了徐良才,砸吧砸吧嘴说道:“我就是觉得你小子这动作太快了而已,哎,你给哥说说,你是咋把王秀梅勾上手的,你都对她干啥了。”

徐良才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突然凑过去,在老张耳边小声说道:“哥,我嫂子左边屁股那里,是不是有一个小小的红胎记啊。”

老张身子一震,感觉身体里一股气在流动,小弟弟隐有抬头之势,他是又高兴又生气,深吸一口气沉声问道:“你俩做了?”

徐良才嘿嘿笑道:“哪能呢,不是答应过张哥你,要当着你的面做吗,没张哥你点头,我是不会碰嫂子的。这点你放心吧,咱这是治病,不搞别的。”

老张的眼角猛的跳动两下,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嗯,不错,办的很好。”

说着,又从兜里摸出了两百块扔给徐良才说道:“你去王老实家的熟食店里,给咱买点猪头肉回来,不要喝酒吗,没肉咋喝。”

徐良才也不想跟老张就这样把关系闹僵了,就拿着钱去买了酒肉,两个人大吃大喝起来,几杯酒下肚又开始称兄道弟了。

王秀梅回来的时候看到徐良才正陪着老张喝酒,心不由的猛跳了两下。

徐良才看着她湿漉漉的头发也是心中火热,大着胆子调笑了一句:“嫂子,去洗澡了啊,要不过来喝两口酒,暖暖身子,别冻感冒了。”

王秀梅本来是想骂徐良才两句的,可是话到嘴边却成了:“你又不是我男人,你管我这么多?”

这无疑就是调情了,话一出口在场的三个人都愣住了,王秀梅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老张的脸色,老张面无表情盯着自己的酒杯在发呆,徐良才则一脸坏笑的看着自己。

王秀梅手足无措,只好冷哼一声往里屋走去。

老张叫住了他:“秀梅啊,今晚别做饭了,正好良才买了点凉菜过来,你也一起来吃点算了。”

王秀梅冷冷的说道:“我不饿,不想吃。”

说着扭头就走屋子里去了。

老张看了徐良才一眼说道:“你等会,我进去劝劝。”

徐良才瞅着老张跑房间里去了,心里想着他不知道要怎么劝,难道是想趁机来一发,不过一想到他那病又觉得不可能。

过了一会,老张拉着王秀梅的手走了出来,王秀梅的脸蛋红扑扑的,徐良才愣了一下,随即轻笑了起来。

看来还真让自己猜着了,老张那玩意不行,不还有手和嘴吗,看秀梅嫂子这样子恐怕刚才被老张摸的不行了才同意出来喝酒的吧。

嘿嘿,这样也好,挑起了秀梅嫂子的兴致,待会自己也好下手。

乡村神农》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笑笑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笑笑文学)或者(wenxue5432),关注后回复 【乡村神农】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4668438.html
首 发:【今日20181209】推荐《乡村神农》在线阅读
  • 【深夜私语】把握好每天的生活,就是最好的珍惜

    •遇见更好的自己•18星期一2019年2月每日一签人生如天气,可预料,但往往出乎意料。不管是阳光灿烂,还是聚散无常,一份好心情,是人生唯一不能被剥夺的财富。把握好每天的生活,照顾好独一无二的身体,就是最好的珍惜。——晚安

  • 阴阳师与妖怪在线阅读

    原标题:阴阳师与妖怪在线阅读小说名字:阴阳师与妖怪目录预览:第1章妖怪与污秽-妖怪と汚れ第1章妖怪与污秽-妖怪と汚れ第1章妖怪与污秽-妖怪と汚れ——「この世界では見えないところに、彼らはずっと存在している。」西立成中学高中部,15:40。‘叮咚叮咚——’‘叮咚叮咚——’西敏寺钟声一响起,立刻传遍了校园的每个角落。“呃……放学了?”夕阳步入西下之时,整整一天都趴在课桌上、沉睡如尸体一般的土御门杏里终于活了过来。“杏里今天也睡了一天呢。”“土御门同学醒着的时候只有上学,和放学。”在后后桌细江绘美和隔

  • 今日20190218推荐小说之《我的总裁老公超给力》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218推荐小说之《我的总裁老公超给力》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书名:我的总裁老公超给力目录预览:抓‘奸’在‘床’净身出户得知真相抓‘奸’在‘床’热……浑身难受如同被架在火炙烤。!程漓月眼昏昏沉沉,眸光‘迷’离的抓住一个人的手臂。她想要求救,鼻间传来浓郁的男‘性’气息,扑天盖地的涌来,她微微轻启的‘唇’被强势堵住。她本能的想要反抗,可是,男人不给她任何机会,长驱直入,挑开她的齿,吞卷她的一切。明明该是对这个陌生男人的‘吻’感到排斥和抗拒的……可是,为什么她的身体里却涌起了亢奋?下一秒

  • 《许你风光大嫁》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218】

    原标题:《许你风光大嫁》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218】小说名:许你风光大嫁目录预览:第一章我诅咒你生不如死许你风光大嫁第二章疑是故人来许你风光大嫁第一章我诅咒你生不如死泽海医院。“苏太太,恭喜您,已经成功怀孕五周了……”金丝边眼镜后面的两双黑色眸子泛着精锐光泽,稍显苍老的手把B超报告往前一推。“医生,这个孩子……”林危言纠缠在一起的手又紧了紧,像豁出去一般,语气异常坚定,“这个孩子,我暂时不想要。”屋内的气温也异常的冷,冷到让人心底发寒。“苏太太,您知道的这个孩子对您来说,意味非凡……”医

  • 爱若灿烂星辰11章(第十一章 被鉴定为重伤二级)

    原标题:爱若灿烂星辰11章(第十一章被鉴定为重伤二级)小说名称:爱若灿烂星辰第十一章被鉴定为重伤二级周晴的伤口潺潺流血。霍绍谦让管家备车,撂下一句“等我回来再惩罚你!”匆匆送周晴去了医院。伤口极深,周晴疼得不停地哭泣,抽噎着帮穆芊芊求情。霍绍谦心中烦躁不已,他无法忘记,刚才离开前,穆芊芊眼中那伤痛的眼神。那是这么多天来,他第一次看到她眼中有了激烈的情绪。按捺住心中的火,他轻声道:“你别担心,医生肯定会有办法救你的。”“绍谦,别因为我影响了你们的关系,我……”周晴掩面,似乎说不下去。霍绍谦叹了口气

  • 那一撇的温柔1章(第001章酒壮怂人胆)

    原标题:那一撇的温柔1章(第001章酒壮怂人胆)小说书名:那一撇的温柔第001章酒壮怂人胆G市。夜魅酒吧。“今天我要是不把秦昊学长扑倒,我唐橙的十八岁成年礼就不过了!”唐橙把酒瓶往桌上那么一砸,特别的豪言壮志,她已经喝了至少十多瓶啤酒了。“你当真要扑倒秦昊学长啊?”旁边女孩杵杵她,“我看还是算了吧,谁都知道昊学长有喜欢的人。”“你懂毛线!”唐橙喝太多,舌头有点打结,“俗,俗话说,女追男隔层纱,我今天要是不把秦昊学长拿下,我,我,我就不姓唐!”“你厉害!那你还不赶紧去。刚才我看到昊学长从那边包房出

  • 今日20190218推荐小说之《何以念情深》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218推荐小说之《何以念情深》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何以念情深目录预览:第1章屈辱第2章你会遭报应的第3章你不得好死第1章屈辱“放开……放开我……嗯……啊……”帝国大厦前,林依突然间被人拉住,拖行了几步后丢进了一辆神秘的黑色兰博基尼房车内。“嘶拉……嘶拉……”不等林依爬起,就被一个男人摁在了冰凉的黑色案台上,三两下扯下了她身上的衣物,一片白皙就这样展现在空气中。车窗没有任何的遮蔽物,车外走过路过的人影透过车窗打在她的身上,她就有种被人参观的感觉,只觉得羞耻极了。身形狂颤,林依惊

  • 《驭妖》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驭妖》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书名:驭妖目录预览:第一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二章第一章纪云禾从神态倨傲的太监手中接过“货”的时候,是人间最美的三月天里。驭妖谷外遍野山花浪漫,花香怡人,而面前的太监,夹着嗓子滔滔不绝的叮咛却让纪云禾觉得心烦。“这是咱们主子花大工夫弄来的鲛人,给你三个月的时间,你可得把这妖怪给训练好咯。别回头让咱家再来接的时候,还这么又是大箱子又是满篇符咒的贴着,运着走麻烦,看着也心烦。”负责与这傲慢太监打交道的是纪云禾的助手瞿晓星,瞿晓星还是少年,可一嘴跟抹了油一般麻利。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