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致命尸冢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8/12/05 04:06:09 来源:网络
致命尸冢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致命尸冢
第一章 夺命弹窗

我叫陈默,今年大四,刚实习不久。推荐gao-xiao.com

记得那天刚上班的时候,qq突然弹出一则新闻,标题是:“房客离奇死亡,房东不见踪影!”

大致意思是说一个租房子的人,在租了房子三天之后,突然的死在了房子之中,身上没有一点伤口,也没有任何中毒的迹象,死者也没有任何过重的病史。

同时离奇的是,警察本打算找那房东询问一下,结果却无论如何都找不到房东本人,房东留在物业和租房合同上的电话号码,都是空号……

看起来好像一部悬疑大片似的,还配上了一张图案,我看到那张图的时候,心里一阵的惊悚,那张配图上,死者的脸上打了马赛克,看不清长相,但是那死者身上的衣服,裤子,鞋子,完全跟我现在所穿的一模一样。

看着那死者,我感觉好像看到了自己一般,我只觉得心底一阵瘆得慌,连忙关闭了网页。

晚上,我两个大学玩的要好的同学秦宇和杨峰约我吃饭,我们三人到了一个大排档,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说着说着,杨峰说道:“今天下午我看到一个新闻说一个人死了,我发现那死者穿着,跟我完全一模一样,我特么还以为那躺在地上的死者是我。”

他刚刚说完,秦宇也开口说道:“我下午也看到了那个新闻,但是我看到里面的那个死者,跟我身材很像啊,而且就如你所说的一样,就好像是自己躺在那里。”

“我日,不会这么邪乎吧,说的我都有点害怕了。版权http://www.gao-xiao.com/”杨峰开口说道。

听到他们两人的对话,我心底出现了一股恐惧,觉得事情好像有些不对劲,因为我也看到了这样的景象,而且更甚,因为我看到的是,那死者不论穿着或是身材,都是跟我一样啊!之前还以为是巧合,但是现在听到他们两人这么说,这个事情似乎有些邪乎。

我本来胆子就不大,哪里还敢听他们两人扯下去,于是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大排档回家。

一路之上,我都觉得后背凉飕飕的,心里怕得不行,不过还好的当时只是晚上八点的样子,路上的行人还很多,这让我心里安心了一些。

刚刚一到小区,我忽然困得不行,恨不得马上就倒在地上睡觉,脑子晕晕乎乎,坚持了好久才到了家里。

我是跟我两个朋友合租的,我那两朋友都是一男一女,是一对情侣,我回去的时候,这两人正在客厅看电视,我直接跑到了自己的房间沉睡了过去。

这一觉我足足睡了十三个小时,第二天早上十点钟被公司主管的电话给吵醒,我一边道歉一边穿衣服赶往公司。高效新闻网

坐上出租车,我心里疑惑得不行,平时我的睡眠时间一般都只有八个小时,但是昨天晚上我居然是睡了这么久,加之昨天发生的那诡异的事情,我觉得事情好像有些不对。

因为我是实习生的原因,主管到也没有骂我,一天也如同往常那样过去,晚上的时候,秦宇给我打了个电话过来,我接了电话问道:“怎么了?”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陈默,杨峰出事了。”

我疑惑得问道:“他出什么事情了?昨天都不还好好的吗?”

他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恐惧,不断的喘着气,过了一会儿才说道:“杨锋,他…死了!”

“什么!”我大惊失色,忍不住大声的喊了出来。

我很难想象,昨天还在我面前生龙活虎开着玩笑的人,今天突然就死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连忙问道:“他怎么会死了?”

“我也不知道,我也是刚刚得知的,你现在跟我一起去他们家看看吧。”他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奇怪,似乎非常害怕。

到了杨峰家里的时候,他的母亲一直哭,其父亲也是一脸憔悴,不断的叹气,我本来想问问杨锋到底是怎么死的,但是人有些多,我也不好意思问,探望了一番之后,我们两人便离开了杨锋的家。

走在路上,秦宇一副惴惴不安的样子,脸色极为难看,我疑惑的问道:“你怎么了?”

他哭丧着脸,情绪似乎要崩溃了一样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杨锋的死,跟昨天我们讨论的那个新闻有关系,我今天晚上很可能会出事情。高效新闻网

我听到他这么一说,我心里也是一动,想到昨天晚上我反常的睡眠时间,加之杨峰今天的死,一时间我也有些害怕了起来,连忙说道:“你别瞎说。”

“真的。”他的声音都带着一些的哭腔道:“你是不知道,杨锋的死也非常奇怪,他好像是睡死的,身上一点伤都没有,跟新闻里面那个人的死法一模一样。他肯定是因为看到那张诡异图片死的,我觉得今天晚上可能就会轮到我了,陈默,我怎么办啊!”

听完他的话我脑子都快炸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们两人各怀心事分开,我朝着家里赶去。

当我一到小区的时候,跟昨天一般,我又觉得非常困,脑子里面只有睡觉的想法。

回到家里之后我蒙头便睡,第二天是周末,我直接睡到了下午两点钟才醒了过来。

连续两天出现这样的情况,我感觉有些诡异,想到昨天秦宇说的话,我慌忙的拿出了手机给秦宇打了过去。致命尸冢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接了起来,电话的那头传来了一个沙哑的声音道:“喂!”

我以为我打错了,连忙看了一眼手机,确定是秦宇后我说道:“喂,你好,我找一下秦宇。”

电话的那头传来了一个叹息的声音,而后有些哽咽的说道:“秦宇他…死了!”

听到这句话,我的手一个哆嗦,手机直挺挺的朝着地面之上坠落了下去。

第二章 血色棺材

“砰!”手机落在地上,发出一阵响声!如同雷击一般。

如果这个时候我还感觉不到事情的不对,那么我就真的是个傻子了。

自从前天他们两人连续的谈论了之后,两人分别死去,同时这两天我一到小区,就好像吃了很多安眠药一样,马上就想睡过去。

如果是在平时,我的睡眠时间最多也就八个小时,然而这两天,我的睡眠时间变得极长。这实在是不正常。来自http://www.gao-xiao.com/

加之杨峰死法和新闻上一模一样,用屁股想,都知道两者之间肯定有联系,而现在秦宇莫名其妙的也死了。

我的心里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我感觉现在那两人一天死一个,那么今天可能就就轮到了我?

想到这里,我背脊一阵的发凉,头皮感觉都要炸裂开来了。一屁股瘫软在了床上,脑袋一片空白。脑子里面只有一个想法:“我完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两个室友突然开门骂道:“陈默,你小子在那里发什么神,喊了你半天都不理我。”

突如起来的声音,吓得我直接发出了一声尖叫,完全草木皆兵,精神都趋于崩溃了。

两人看出了我的不对劲,连忙上前问道:“你怎么了?”

这两个人,男的是我的发小,叫何来,女的是我的高中同学,叫做蒋珊珊,两人在一起还是我一手撮合的。

蒋珊珊看到了地上的手机,捡了起来看了一眼道:“好多未接电话?陈默,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说实在话,这个时候我真的很想把事情说出去,憋在心里实在是太过难受了一些,但是我心里又抱有一丝的侥幸。

因为当日我们三人虽说都看到了那图片,但是他们两个人是说出来的,两人死的顺序也是按照说出来的先后顺序而死的,我虽然也看到了,但我却没有说出来,或许说出来的人才会死,没有开口的人,或许可以侥幸活命。

“发生了什么事情事情你倒是说啊!”何来的性子有些急,摇了摇我问道。

我深吸了一口气,挤出了一丝笑容道:“没事。”

“没事怪了,陈默,我跟你从小一起长大,你一厥屁股我就知道你要拉什么屎,你现在告诉我没事,骗鬼呢?”他骂道:“赶紧说,如果你解决不了我会帮你想办法。”

“何来,你别问了,该说的时候我会说的。”我苦笑一声站了起来道:“把手机给我吧。”

我拿起手机一看,果然,有很多的未接电话,看到那电话,我又是感觉到一阵的毛骨悚然,手机上的未接电话,全身杨峰和秦宇二人的。

我心里怕得不行,不敢回电话,把手机给收了起来,何来见我不回,刚想说什么,但是却被蒋珊珊拉住了。

时间一晃,便到了晚上,何来每过一会儿就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一直不开口,抱着最后的那一丝侥幸,我躺到了床上。

如同前两天一般,一到九点过的时候,我就开始奇怪的犯困,但是由于恐惧,我又不敢睡过去,每次要睡着的时候,我就感觉心底一阵发凉,瞬间清醒。

深夜十点钟开始,我的手机又是开始响了起来,先是杨锋,紧接着秦宇,两人如同约定好的一样。

我心里发慌,把手机给关了。

但是困意越来越盛,后来我再也坚持不住,就坐在椅子上睡着了过去。

我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的,我做了一个梦,梦里面,我看到了三个人,其中两个,正是杨锋和秦宇,而另外的一个人,穿着跟我相同的衣服,身材也跟我很像,但是我却看不清他的脸。

他们三人一直追我,我则是一直逃跑,最后还是被他们三个人给抓住了。

在他们抓住我的瞬间,我一下惊醒过来。

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抬头看了下床头的闹钟,已经是深夜三点多。我看了看四周,发现没有什么异样,略微松了口气,而后走到客厅到了杯水。

“砰!砰!砰!”

就在这个时候,敲门声愕的想了起来。

突如起来的声音,吓得我手一个哆嗦,水杯直接掉在了地上,玻璃博碎裂,玻璃溅得四处都是。

我忍不住后退了两步,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谁。”

门外没有回答我,但是那敲门的声音,却越发的重了起来,每一次都如同一柄重锤一般,敲打着我的心脏。

“陈默,你怎么了?”这个时候,何来二人听到了外面的动静,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何来眉头一皱道:“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还把被子给摔坏了。”

我脸色一片惨白看着他们道:“外面有人在敲门。”

“什么敲门?你脑子有问题吧。”何来没好气的说道。

我一怔道:“你们没有听到吗?门口有人在敲门啊!”

两人脸上一片茫然,蒋珊珊皱眉道:“我刚刚听到东西碎裂的声音,才爬起来看看的。并没有听到什么窍门声。”

我快疯了了,门口之处现在都有敲门声传来,他们居然一点都没有听到,我却是听得真切,这绝对不是精神过度紧张而产生的幻觉。

“砰!砰!砰…”敲门的声音一直都没有间断,同时门外一个声音道:“陈默,快开门,我们是杨锋和秦宇,我们有事情要告诉你。”

那声音我熟悉无比,正是杨锋的声音,但是他们明明都已经死了啊,现在却找上了门来,肯定是来要我命的,我看向了何来道:“何来,救我,何来,救我……”

我全身全身都在颤抖,无尽的恐惧笼罩着我,何来一把抓住了我道:“放心,有我在呢。”

说着他对着蒋珊珊道:“你扶着他,我去开门看看。”

我听到他说要开门,我整个人脑子都要炸开了,连忙道:“不要开!”

何来却没有理我,径直朝着门口的地方走去,而我此刻,依旧能够听到门外的敲门声。

终于,何来打开了门,门刚一打开,噗通两声响起,几乎是同时,蒋珊珊跟他都倒在了地面之上,而我看到门外的景象,手脚瞬间便冰凉了起来。

第三章 天桥变故

门缓缓的打开,发出吱呀的声音,如同死神召唤着我一样,门外面的场景,也慢慢的落入到了我的眼帘之中,后背一股凉意直灌脑门而去。

门外面,杨峰和秦宇站在门的两侧,而在两人的中间,此时摆着一口血红色的棺材,好像用鲜血浇灌过一般,在灯光之下,刺目得不行。

“不邀请老同学进去么?”忽然,杨锋咧嘴一笑,看着我说道。

看着他笑,我差点没有哭出来,我全身都有些颤抖,看到那血红色的棺材,好像就感觉在招我进去一样。

“你们…是人是鬼?”我喉咙干涉,几乎是挤出来的这几个字。

秦宇脸上看上去有些焦急道:“别问这么多了,你快点让我们进去吧,我们有事情要交代你。”

看到他的脸上并不像说谎,两人又是我极好的朋友,但是我又想到何来二人无缘无故的晕过去,心里纠结得不行。

看到我纠结,两人脸上的焦急之色更甚,杨峰道:“陈默,快点让我们进去啊,不然你跟何来他们都会遇到危险的。”

秦宇脸色一阵的难看,看向了杨锋道:“时间来不及了,他没有把事情说出来,想来应该是没有什么危险,我们先走吧。”

杨锋沉吟了一下,脸色阴晴不定的道:“陈默,现在没办法给你说清楚了,你今天晚上可能会受一点苦,但是应该没有什么生命危险,明天晚上十二点,记得来我们学校门口天桥上找我,现在只有你能够化解眼前的这个局,我跟秦宇甚至何来他们两人的性命,也掌握在你的手里,一切都只有你能够化解…”

他神神叨叨的说着些我完全听不懂的话,我心底疑惑得不行,连忙道:“到底什么意思?你们到底死没死?”

我刚刚问完,两人的脸色忽然是大变,秦宇道:“快走,他来了!”

他的话刚刚说完,两人中间的那口血红色的小棺材,忽然是发出了砰砰的声音,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敲动一样。两人脸色巨变,连忙是按住了那棺材,杨锋看着我道:“陈默,记住,明晚十二点来…”

他的话还没说完,两人的瞳孔瞬间一缩,同时看向了我的身后,脸上露出了一阵纠结,秦宇道:“走!”

说话间,两人扛起了那口不断发着声音的棺材,转身就朝着外面走去。

与此同时,我感觉到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面。

我心脏剧烈的一跳,慢慢的转过头,朝着肩膀之上看了过去,肩膀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只手,那只手白嫩得不行,好似一个美女的手一般,开始我以为是蒋珊珊,但是下一刻就否认了,肩膀上的那只手,白得令人发指,看上去根本就不该是一个人类拥有的。

想到秦宇二人惊恐的看着我身后的情形,一股绝望的感觉瞬间填满我的脑子。

我颤抖的转过头,想要看清楚后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就在这时,客厅的灯忽然一下熄灭,我心底一惊。

窗外一阵冷风吹过,吹动了一下挂在窗子处的风铃,发出轻声的呢喃之声,仿佛在招魂一般,听到这声音,我脑子开始昏昏沉沉了起来,一阵困意袭来。脑子开始沉重。

我感觉到我的耳边,有人在轻轻磨蹭着我的头发,同时一阵香味传入到了我的鼻孔之中,迷迷糊糊中,我听到一个声音。

“生者不死,亡者不归,浮沉千载,浮生若梦,终于,我等到了你…”

紧接着,我感觉到一只手在抚摸着我的脸颊,那声音继续道:“我只能够救你这一次,接下来,就要看你自己了。”

听完这一句话,我再也坚持不住,脑子一黑,直接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在自己的房间之中,脑子中开始回想昨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越想越是觉得奇怪得不行,昨天晚上杨锋和秦宇说了说要告诉我什么事情,想来肯定是与那奇怪的图片有着关系。但是那口血色的棺材,到底是什么?

我肩膀上的那只手,又是什么东西?秦宇跟杨锋看到的时候害怕的不行。越是理思路,越发的混乱,我甩了甩头!想让自己清醒一点。

忽然我想到何来二人昨天在客厅晕厥了过去,我连忙冲了出去!

刚刚到客厅,何来跟蒋珊珊二人已经醒了,正坐在沙发上,看到我出来,何来一下就站了起来,脸上露出了一些愤怒之色道:“陈默,到底是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我们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晕过去?”

我见两人没事,心里一松。他们两人都是我的很铁的朋友,我现在发生的事情,极为的诡异,一个不小心就会丢了性命,我不想把他们二人也卷进来。

我摇头道:“这个事情我不会给你们说的。”

何来性情耿直火爆,见我不说,一张脸憋得通红,蒋珊珊连忙拉住了他,眯着眼睛看了我一阵,看得我心底一阵发毛,而后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

何来气得不行,一天都没有说话,我也是窝在房间中想着事情,晚上的时候,我没有了前几天的那种困意,我心底反而有种说不出来的怪异。经过一天的调整,我心态慢慢的调整了过。

晚上差不多十一点的时候,何来跟蒋珊珊两人都已经睡了,我一个人悄悄的出了门。

坐电梯的时候,却出现了一个非常异的事情,电梯一动的时候,我耳边开始响起了一阵有节奏的“噔噔噔…”的声音,好像是一个女人穿着高跟鞋在走路一般,开始我觉得还没什么,或许是那个女人在走路,但是随着电梯下降,这个声音却一直响着,一直到电梯到了一楼,才消失不见。

我一出电梯就逃也似的离开了小区,打了一个车朝着学校赶去。

到了天桥的时候,差不多是十二点过的样子,我车后朝着天桥上看去,天桥上面,秦宇和杨峰都没在,反而何来站在了上面。

我清清楚楚的记得,何来在十点过的时候,就到了房间去睡觉去了,怎么会来到这个地方?

他见到我之后,对着我招了招手,我疑惑得跑了上去道:“你不是在家么?怎么会到这里来?”

昨天秦宇让我来这里的时候,他跟蒋珊珊都已经晕了过去,应该不知道我会来这里才是。

“别问这么多了,你看那里。”说着他指了指远处。

我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在天桥的中间,放着一口血红色的棺材,路灯的光芒不照在上面,灯光流转,就如同是鲜血在流动一般,骇人得不行。

这棺材与昨天秦宇二人抬到我家门前那口棺材一般无二,但是两人却不在天桥上面。

他们两人说过今晚会告诉我事情,莫非想要给我说的就在这棺材上面?

靠近棺材,我感觉四周似乎越发的冷了起来,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砰!”

就在这时,棺材里面突然传来一个巨大的声音。

这突如起来的声音差点没把我给吓死过去,几乎是下意识的,我转身就想跑。

刚转头,我就感觉自己的腿被什么东西给拉住了。我低头一看,一只血淋淋的手正拉着我的腿。我差点没直接吓晕过去。

“何来,快拉一下我。”我对着远处的何来大声的说道。

但是何来只是看着,丝毫没有动的意思,我紧张得不行,猛然的用力,挣脱了开去。

由于惯性过大,我整个人朝着前面迈动了几步,脑袋一下子装在天桥的护栏之上,我只感觉到一阵的天旋地转,意识开始模糊。

迷迷糊糊的,我看到站在远处的何来,双目正紧紧的盯着我,脸上露出了一丝邪异的笑容。

第四章 水落石出?

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脑袋上绑着绷带,躺在了一个陌生的床上。

房间的门忽然被打开,一个人走了进来,他看到我之后笑了笑道:“你醒了啊?”

看到这个人,我直接就愣住了,眼前的这个人正是秦宇,我愣了一下道:“秦宇,我怎么会在这里?”

秦宇眉头皱了皱道:“我们还想问你到底发生了什么?昨天晚上我跟杨锋到的时候,就看到倒在血血泊里面,我们把你带到了这里包扎了一番。”

我看着他,迟疑的问道:“你到底是死是活?”

他沉吟了一阵之后道:“你可以说我死了,也可以说我活着,这个事情等杨锋回来之后我在详细的给你解释,现在你先将昨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给我说一遍。”

我点头,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说了一下,听完之后秦宇的眉头紧锁,思考了一阵道:“好像事情发展有些奇怪啊。”

“怎么了?”我问道。

他看了看时间,而后道:“杨锋估计还要一会儿才回来,我就先给你说了吧。”

他说道这里,眼神变得有些犀利了起来道:“你还记得那天晚上我们吃晚饭的时候,说的那个奇怪的新闻么?”

我点头。

他又继续问道:“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你看到那张图片的时候,应该也觉得那死者的图片就是自己吧。”

不等我回答,他就继续道:“那天我们去杨锋家离开之后,我就预感自己晚上会出事情,正好我们分别不久后,那已经死了的杨锋却突然在半路上截住了我。”

他冷笑一声道:“杨锋告诉我,那天晚上,他沉睡过去之后,迷迷糊糊的听到一个声音,那声音说的是‘下一个,杨锋,他说出口了。’,紧接着,他就感觉自己的脑子一阵的疼痛,直接晕死了过去。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躺在野外。”

“他当时很奇怪,连忙就朝着家里赶去,但是路过小区门口时候,小区的门卫大吼了一声鬼,转身就开始跑。”

“杨锋这个人心思聪明,他感觉事情不对劲,就悄悄打听,结果却打听到了自己已经死了的事情。而且…他还亲眼看到了自己的尸体。”他说道这里的时候,我的脑子也是懵了。

如果按照他的说法来看得话,杨锋似乎变成了两个,一个死了,另一个还活着!我

“不可思议吧?”他叹了一口气道:“我当时也感觉不可思议。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让我也变得跟他一样了。”

“嗯?”

他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我跟他相处的时候,他就跟一个正常人没有任何的区别,杨锋分析说一切肯定是与头一天晚上那奇怪的图片有些关系,而昨天晚上他迷迷糊糊的说听到了我的名字,觉得晚上可能我会遭殃,提议说晚上去我家里,把一切都给弄清楚。”

“我当时也觉得事情诡异,就答应了。”秦宇脸色难看的道:“但是那天晚上一到家里的时候,我就困得不行,躺到床上就睡了过去。”

听到这里我点了点头,我连续三天都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当时就怀疑也与那图片有关,现在想起来似乎真的是如此。

“深夜的时候,如同杨锋一般,我迷迷糊糊听到了一个声音说‘下一个,陈默,还差四个…’紧接着,我的脑子一阵的撕裂,痛得我完全喘不过气,感觉好像是有人在撕扯着我的灵魂,剧烈的疼痛让我失去了意识。”

“杨锋当时没睡,一直小心的观察着,他看到了一个穿着斗篷的人,那个人似乎是看不到他,黑篷人一双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然后我就发出了痛苦的呜咽声音。”秦宇道:“紧接着,他就听到那人喃喃自语的说‘还有四个人,下一个人是陈默,不过他没有把看到的事情说出来,我怎么才能对他动手?’。紧接着那个影子就离开了。”

秦宇说道这里,脸色一阵阴晴不定的道:“那黑袍人离开之后,杨锋就摸了摸我的鼻子,我当时已经失去了呼吸。”

“他觉得我会跟他一般,就悄悄的跟在了后面,他发现那个人所去的地方,居然就是他第二天醒过来的地方。”说道这里的时候,他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之色道:“那个人到了之后,从旁边的草丛里拿出了一把锄头,开始在地上挖了起来,没有过去多久,就从草丛里面挖出了一个血红色的棺材。”

他吞吞口水道:“然后那个人打开了那棺材,伸出了手从其中……把我给拖了出来!”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嘴巴张的老大,这实在是让人感觉到难以置信了一些啊。

他苦笑了一声道:“很难以置信吧,但是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我确实是在那个地方,而我们两人也确实是从地里面,挖出了那口棺材。”

我感觉越发诡异,那个带着斗篷的人,杀掉了他们两人,然后又把两人复制了出来,那个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而他做这一切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我们看到的那张图片,是不是就时那个人所为?

“你一定在想,那个人是是怎么做到的?他这么做得目的是什么对吧。”秦宇笑了笑道。

我点了点头。

他冷笑一声道:“其实我跟秦宇也不清楚,这也是我们现在一直在追查的东西。现在我跟秦宇都是有家不能回,看着父母憔悴,我们两个实在是有些不甘。所以才找上了你。来而不往非礼也,我秦宇一辈子没吃过这么大的亏,自然要让他付出点代价!”

听到他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他们两人之前去我家门前的时候,说只有我能够化解这个局。我一直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这么说。

这个时候他看向了我,眼睛之中目光灼灼的道:“黑袍人对我动手的时候,说不知道怎么对你下手,所以我们猜测,他只能够对看到那个图片,并且说出来的人动手,而黑袍人所做这一切的关键,应该就是那口血红色的棺材,于是我们偷走了棺材,然后联系你,想要好好商量一下对策。”

说道这里他苦笑道:“结果我们无论如何给你打电话你都不接,无奈之下只有去你家了,结果你开门后我们却怎么都进不去,那门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挡住了一样,我们两人奇怪得不行,这个时候我们听到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只有你允许我们才能进去,所以当时我们才一直让你允许我们进去,这个事情我们到现在也没想通。”

“后来你因为害怕,一直不开口,我们看到你身后出现那黑袍人,怕棺材陷落,然后就跑了。”他说道这里叹了一口气。

他说完之后,事情的经过似乎是已经明朗了,但是让我迷惑的地方,却更多了。

那黑袍人到底要干什么,那血红色的棺材,到底又是什么东西!

忽然我心底一震,按照他们的说法,他们二人与平常人没有区别,但是那天晚上的敲门声,何来跟蒋珊珊也说没有听到。后来直接晕了过去。

加之昨天晚上我什么都没有说,何来却在天桥上等我,想到他那邪异的微笑,没由来的,我感觉到自己的背脊一阵发凉,脸色都有些惨白,一个恐怖的想法出现在了我的心底。

“你怎么了?”秦宇看出了我脸色不对,连忙开口问道。

我深吸了一口气道:“秦宇,那个杀掉你们的黑袍人,是男是女!”

“我没看到,不过听声音来看,应该是男的。怎么了?”秦宇开口问道。

听到他的话,我心底一颤,对付他们的人是男的,但是那天晚上出现在我身后的东西,却是一个女的啊。那么说来,那天晚上对付我的和对付他们的,就不是同一个人了。越想我越是觉得心惊,按照我的想法,矛头似乎指向了我的发小,我亲爱的兄弟…何来!

“砰!”

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杨锋冲了进来道:“秦宇,查到了,那照片上死得人已经查到了。我们都认识!”

“是谁?”我和秦宇几乎是同时开口说道。

杨锋看向了我们,嘴唇微微的一动道:“那个死了的人是……蒋珊珊。”

致命尸冢》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笑笑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笑笑文学)或者(wenxue5432),关注后回复 【致命尸冢】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4532138.html
首 发:致命尸冢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 和女领导的荒岛生活5章(第5章 跟胖子的秘密谈话)

    原标题:和女领导的荒岛生活5章(第5章跟胖子的秘密谈话)小说名:和女领导的荒岛生活第5章跟胖子的秘密谈话这是近来两天她对我说的唯一一句话。说真的,我感动的手脚都哆嗦了,汪岚明显是在心疼我!我咧嘴一笑,强装着很精神的样子,说:“别了,让你一个女人出去找吃的,别人看见了还不得笑话死我?你要真关心我,不如平时多笑笑,那我就有动力了!”“关心?做梦吧你。”刚露出点好脸色的汪岚,毫不留情地白了我一眼,但眼底的厌恶却明显少了几分。我一看,这明显是有好转啊!照这个速度发展下去,用不了多久我就能和梦寐以求的女神

  • 完整版【翠云村韵事】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翠云村韵事】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翠云村韵事目录预览:第9章第10章第11章第12章第13章第14章第9章就在这时,她朝思暮想的人突然出现了,张大奎竟然跑到办公室门口,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哎,大奎你来干什么,还累成这样子。”办公室里的秃顶男人问道。“校……校长有事找……找文老师过去一趟。”张大奎一边喘粗气一边说。闻言文若娴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上午时候李德柱跟她说自己要去县城,估计晚上才回来,怎么现在就要找她?不过她还是点点头:“好,既然校长找我,那我就过去。”说完文若娴还下意

  • 小说:招惹了美女上司之后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招惹了美女上司之后在线阅读小说名:招惹了美女上司之后目录预览:第三章你叫林凯洋,专业相亲户?第四章整天逼我结婚,我不结!第五章让我娶你,你想得美第六章我手表你动过了?第七章你觉得婷婷怎么样?第三章你叫林凯洋,专业相亲户?没办法,面对老爷子的淫威,我只有屈服。我那昂贵的山寨阿玛尼还没有从干洗店里拿回来,就随便穿个牛仔裤套个衣服去凑合一下。结果还没出门,我爸就冲过来拦住了我:“你怎么这样穿着去?”然后逼着我回房间换衣服,穿得人模狗样的出门了。说好十二点见面,我九点多就去了人民公园路对面

  • 完整版【青春禁地】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青春禁地】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青春禁地目录预览:第九章找茬第十章我爸爸杀人第十一章小伟不用你养第十二章徐辉打我妈第十三章是谁顶着我了第十四章我和苏燕住在一起的日子第九章找茬虽然我被宋明明给打了,但是我没有多么害怕他,毕竟以前我和他也挺熟的。可是李龙不同,我几乎没有和他说过话,他的眼睛里冒着凶光,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张伟是吧?以后有啥事你就找我,没人敢惹你!走吧,去厕所抽根烟!”李龙冲着我笑了笑,尽量做出平易近人的样子。在李龙面前我挺紧张的,心噗通噗通的乱跳,手轻微的发抖。但

  • 美女总裁的兼职保镖10章

    原标题:美女总裁的兼职保镖10章书名:美女总裁的兼职保镖第十章:众生百相吃完饭,丽君去买单以后,再次叮嘱徐哥把这件事儿放在心上,争取尽快放王健出来。徐哥拍拍丽君的肩:“妹妹,你放心吧,哥们肯定会尽力的。”出了饭店,丽君又买了两条“中华”,硬是要塞给徐哥。“丽君,你这是干嘛?咱们之间不用这个啊!你这可就见外了!”徐哥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拿着吧,”丽君说,“都买完了。另外,徐哥,你看我用不用再感谢你的那个哥们一下?”“哎呦喂,丽君,你可真逗!”徐哥说,“哥们已经答应你了,你就别惦记别的事儿了,成吗

  • 超级兵王俏总裁4章

    原标题:超级兵王俏总裁4章书名:超级兵王俏总裁第4章慕伯说的人,就是你?这人的反应速度和身手,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按照这人说的,是退役的军人,但,为什么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他?宁夏夏疑惑,凡是退役后到东海市的军人,几乎都是在警察局有备案的,如果这个人这么优秀,为什么自己会没有见过他呢?宁夏夏想着,却突然看到原本颇有风萧萧兮易水寒英雄气概的那家伙,走了没两步,便突然返了回来,而且速度很快,差点直接和她面贴面,宁夏夏甚至都能感觉到这家伙嘴里呼出的热气!咻!宁夏夏反应飞快,绝户撩阴腿悍然出击。“老婆

  • 微信装逼系统7章(第7章 心病)

    原标题:微信装逼系统7章(第7章心病)小说:微信装逼系统第7章心病方才,杨小天通过微信装逼系统,给每个人发放了一个爆炸性质的红包,强行让他们的微信接受,并打开。当然,也因此消耗了两个功德点。现在,只剩下了一百个功德点。随着自身等级的不断提高,系统开发出来的功能,也越来越多,消耗的功德点也会越多。杨小天现在是后天凡人三品,淬炼筋骨阶段,微信搜索附近人的功能,也跟着发生了变化。由原先,两百米范围内的单纯监控,延长到了三百米,监控人数由原先一人增加到了两人。更重要的是,可以调取这人的详细资料。当然,目

  • 《再嫁娇妻:总裁无限宠》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再嫁娇妻:总裁无限宠》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字:再嫁娇妻:总裁无限宠目录预览:第1章无趣的女人第2章酒店号给你发错了第3章怎么做一个好妻子!第4章赔了夫人又折兵第1章无趣的女人我丈夫为了逼我离婚,几乎把所有方法都用上了。他不停地带女人回来,逼我把卧室让出来给他们行欢爱之事。我知道,我与他的这段感情已经无法挽回了。我父亲因病住院,无暇顾及公司经营,便把公司交给了李默。万万没想到他得到公司后就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踢开我。以他的话来说就是:“没有哪个男人受得了一个性冷淡的女人。”是的,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