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深爱如你,欢爱刺骨 深爱如你,欢爱刺骨 全文免费

2018/12/05 03:39:18 来源:网络
深爱如你,欢爱刺骨 深爱如你,欢爱刺骨 全文免费
小说名字:深爱如你,欢爱刺骨
第1章

我被公司开除了,因为用ruo持,那些人找到公司把照片贴的到处都是。深爱如你,欢爱刺骨 深爱如你,欢爱刺骨 全文免费

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刚打开门,就看到客厅里散落着女人的高跟鞋,衣物。

我一眼就认出,这不是我的衣服,紧接着,从卧室里飘出来一阵男女的声音,我一下子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一下子握紧了双拳。

别是真的——我乞求着。

因为果贷丢了工作,已经让我快要失去一切,如果连丈夫都被别的女人抢去的话,我还怎么活下去

抓起地上的高跟鞋朝着卧室走,每走一步心都在虚,走到门口的时候,手已经开始颤抖了。

天哪!

当我看到卧室里,双人床上那两具身体,眼泪一下子流了下来,脱手狠狠地把高跟鞋砸在了那两具身体上。

看到我站在门口,那女人一下子把身体钻进了被子里,而我帅气的老公,慌忙地穿裤子的模样,滑稽又搞笑。

“老,老婆,你怎么现在就回来了?”

“我……我要是不回来,还看不到这出好戏呢。来自http://www.gao-xiao.com/”心痛顶着我的喉咙,让我发出了有史以来第二次大喊声。

疯了一般走到床前,我一把掀开了被子,老公想阻拦我,被我一耳光扇到一旁去。

我一眼就认出那个女人,是老公天天看直播的女主播,她很漂亮,眼睛很大,樱桃小嘴,开直播的时候就哥哥哥哥的叫,声音很嗲。

直到现在我终于明白了,那果照借贷是怎么回事。

都说,给网络主播刷礼物两万才能加到微信号,出来吃一顿饭就得近十万,衣服包包,还有现金。

我的老公,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工薪阶层,哪有那么多钱?

我疯了似的把床上的女人拉倒地上,像个泼妇,扇她的耳光,扯她的头发。

“林音,你住手。高效新闻网”付志恒过来抱着我拦我,和那个女人说,“快走啊,别让她伤到你。”

真可笑,我竟然从他的语气中,听到了心疼!

付志恒抱着我,直到那个女人离开,他才松开,“你冷静一点,不要和疯婆子一样。”

我捶打着他的胸膛,已经无法冷静。

“你给我冷静。”付志恒打了我一巴掌,把我打在了床上,指着我的鼻子骂,“再敢发疯,我就和你离婚,反正借款用的是你的照片,你的身份证,到时候丢的是你的脸,也是你爸妈的脸。”

我爸妈是老师,最看重脸面,平时对我的管教也很严,结婚以前,才给我解除了晚上九点之前回家的门禁。爸爸有心脏病,要是付志恒真的这么做的话,会气死他的。深爱如你,欢爱刺骨 深爱如你,欢爱刺骨 全文免费

“你怎么可以这样?”我不可置信的看着付志恒。

他平时对我很温柔,老婆老婆叫的很动听,会在情人节给我送一朵玫瑰花。

可现在,他面目狰狞可怖,恨不得把我吃掉的样子,真让我害怕,心寒。

付志恒得意洋洋的说,“林音我警告你,今天的一切你最好装没看见,不然的话,看我和不和你离婚!”

他抓着衣服离开了家。我知道,他是去找那个女人了。

付志恒,付志恒!

我气的浑身发抖,一个人在原地坐了两天,付志恒一次都没回来过。

要不是闺蜜来找我,我不知道还会坐到什么时候。高效新闻网

她听我说了之后,破口大骂付志恒是个混蛋,接着她让我洗了脸,把我硬拉出了这个充斥着女人香水味的家,带我去了酒吧。

这是我第一次来酒吧,嘈杂的音乐,五色的彩灯和放纵的光景让我很不适应,要不是有闺蜜陪着,我想我一定会像个山炮。

闺蜜让我找一个男人报复他,这对我来说是比拥有一个亿还不敢想的事情。

“林音,他都用你的裸照借钱养别的女人了,你怕什么,你看你长得这么漂亮,难道真要死守着一个付志恒?”

我确实长的漂亮,不是自夸,我是典型的东方古典美女,有一双水光潋滟的丹凤眼,珍珠般圆润的鼻子,最让我满意的是我的嘴巴,很粉嫩,像刚从桃树枝芽上冒出头的桃花瓣。曾经有人找我拍古装电视剧,但因为爸爸讨厌娱乐圈,所以拒绝了。

可即使有一个漂亮妻子,付志恒仍不满足。

我的脑海中,浮现着高利贷那些人凶神恶煞的样子,公司的职员见到我指指点点满脸不屑的样子,还有付志恒的无情……

这些画面像一把把刀子,把我禁封在心中这么多年的叛逆解放出来,凭什么要我懦弱?凭什么被背叛的是我,凭什么要我的人生是个悲剧?

一杯,两杯,三杯……

不知道喝了多少酒,迷迷糊糊的时候,依稀听到闺蜜在我耳边说,“林音,证明你魅力的时候到了,用你的美貌,征服这个他!”

我的身体被推了一把,撞在了一个男人的怀里。版权gao-xiao.com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这一撞让我清醒了不少,我慌忙道歉,和那个男人保持距离。

“没关系。”

那男人说了很短的三个字,可他的声音实在太好听了,这么嘈杂的音乐,他的声音却那么独树一帜,一下子就抓住了我的心。我想到了秋日飒飒的风,潇洒,不羁,飘逸,带着几分萧瑟的凉意。

我不自觉的抬头看他,只一眼,就被他吸引了。

他的样子,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惊为天人。我上学的时候喜欢看漫画,那里面的男主都很帅,却抵不过这个男人的万分之一。

他有一双像大海一样深幽的眼睛,洒满了星辰。一双剑眉,彰显英气的同时,也为他增添了几分多情。

他微微一笑的魔力,能够让我,心神荡漾。

酒精催生着我的勇气,我主动投进他的怀中,“先生,玩吗?”

那男人低低一笑,勾起了我的下巴,我被他吻了。

那男人的吻技很高超,舌头比一条蛇还狡猾,在我的嘴巴里疯狂的搅来搅去,我竟然控制不住的发出了声音。

这在以前是我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可现在,我不想了,直接做。

第2章

男人沉笑着离开我的唇,一只手在我的身上游走,“玩。”

他抱着我离开了酒吧,上了一辆出租车,到了一处最近的酒店。

进到房间,我紧张的几乎全身发抖,他很耐心,抱着我,柔柔的亲吻着我的额头,脸颊,还有耳垂和脖子……像一根白色的羽毛,轻轻划过我的肌肤。

我被他吻得很难受,抑制不住的扭动身体,开始渐渐有了反应。

他笑着松开我,“接下来,该你了。”

我看到他的眼睛,在昏黄色的灯光下,愈发迷人,此刻,我看到的可能不是一双眼眸,而是一颗在微弱的灯光下,散发着柔柔光线的夜明珠,他柔和的光,让我忍不住去亲吻他,拥抱他,甚至,占有他……

这个晚上,我和他都很疯狂,整个房间都充满着我们的声音。

结束的时候,我已经快要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了,和他一起重重的倒在两米的大床上,阖着眼睛睡去。

醒来的时候,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

好痛!

我从床上坐起来一个简单的动作,就疼得出了一身冷汗,昨天晚上香艳火爆的场景使得我的脸一下子烫了起来。

一丝负罪感,油然而生。

为了那样一个渣男,我竟然把自己的底线都越过去了。

那男人在床头放了一张10万的支票,我发出了一声轻蔑的笑,眼睛都不眨的把支票撕碎扔进垃圾桶,我只是为了报复,并不是为了钱。

体验到报复的快感,是我从酒店出来,阳光洒落在身上的那一刻,很暖很明媚的阳光,抛开了连着几日的阴雨,是老天都在庆祝我的重生,支持我离婚。

我拿出手机,拨打了熟悉不过的电话,“我一个小时以后到家,你准备一下,我们离婚。”

啪的一声挂掉电话,我觉得自己帅呆了。

打了个出租车,很快回到了家,推开门的那一刻,婆婆和老公都在客厅。

婆婆破天荒的没有对我翻白眼,而是笑着朝我走过来,往沙发上推,“你回来了,看你神情这么憔悴,累坏了吧,儿子,快去给你媳妇儿端杯茶。”

付志恒从厨房端了杯我最喜欢的碧螺春,谄笑着奉在我面前,“老婆,请喝茶。”

“这太烫了,你媳妇儿怎么喝,快给她吹凉了啊?”

“哦哦,我这就吹,老婆你别着急。”

“你怎么这么粗心,笼屉里不是有你专门热给你老婆的包子吗,快去端出来啊。”

付志恒连连点头,“我这就去,老婆你等一下。”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两个反常的人,虽然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但有句话叫做——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别忙了,我回来是拿身份证的,我们现在就去民政局。”

我看到婆婆给付志恒使眼色,接着他就痛哭流涕的忏悔,“老婆我错了,不要离婚好不好,我是爱你的,那个女人只是玩玩啊。”

“离!”我重复了一遍,“非离不可!”

我对付志恒的感情,在付志恒丢下我去找那个女人的时候,就已经不存在了。在房间里独自一人的那三天,我想了很多,确定了一点,离婚!

我傻了两年,不会再傻下去了。

婆婆见我态度坚决,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她声音拔高了一些,“你离婚了谁还会要你啊?别忘了,你是一个用果照贷款的女人,名声都臭大街了,除了我们志恒,谁还要你?”

我冷笑道,“我有今天,全拜你儿子所赐。”

付志恒握着我的手,样子看起来可怜得很,“老婆,我真的知道错了,以后我再也不会了,我们好好过日子好不好?”

我看着他的手,第一次感觉到厌恶和恶心,就是这双手,亲手拍下了我的果照,还在别的女人身体上抚摸,毁了我的名声,毁了我的幸福,现在竟然还想让我忍气吞声?

“你给我滚开!”我一把把他推倒在地,眼眶一下子红了,“我宁愿单身一辈子,也不稀罕你这样的男人。我现在就去拿身份证,咱们离婚!”

我头也不回的进了房间,看着熟悉的陈设,一股恶心的感觉油然而生。

衣柜,双人床,还有阳台的绿色植被,都是我亲手挑选的,我曾经那么用心的去经营我的婚姻,以为能够很幸福,却抵不过一个网络上的女人,娇嗲的叫他一声大哥。

突然,我的身体从后面被扑倒,付志恒压在我身上,亲着我的脖子。

“滚开!”

我讨厌他的触碰,想要推开他,却被他抓住了我的双手。

“老婆,咱妈说让你给我生个孩子,你就不会离婚了,咱们现在就造人,现在就造。”

付志恒的嘴巴在我的脖子上啃着,另一只手也不老实的从衣服边伸了进去。

事到如今还想用孩子留住我?

怒火,抗拒,让一下子爆发了巨大的潜力,挣脱开了付志恒,推开他往外面跑,却不知道什么时候,门从外面锁上了。

“开门,开门啊……”

付志恒追了过去,抱着我,“老婆,你不要反抗了,这是我家,难道你还能走得了吗,啊?”

“不要,不要,付志恒,你敢动我我就杀了你!”

我尖声威胁着他,果然付志恒有一丝动容,他最怕死,连鱼都不吃,因为怕鱼刺卡到嗓子里会死掉。

这时,婆婆的声音从门板外传来,“别怕儿子,她不敢杀你,你大胆的做,别忘了妈说的话,让她怀上孩子,她就不和你离婚了。”

付志恒道,“妈,我听你的。”

我依旧拼死反抗,绝对不能让这对母子得逞,就在我快要没力气的时候,房间里突然传来很大的叫嚣声。

是高利贷的那些人!

婆婆慌了神,问付志恒该怎么办,“儿子,高利贷的找上门来了,你快想想办法。儿子,那些人闯进来了,你快出来。”

第3章

听到这一切的我,冷冷一笑,“报应,报应!”

“你给我闭嘴!”付志恒的声音都颤抖了,他慌慌张张的开门,门一打开,那阵仗吓得他脸都白了。

我也吓了一跳,房间里冲进来的那伙人手持棒球棒,逮着哪里砸哪里,房间里到处都是东西碎裂的声音,一个纹身男站在房间中央,一脸横肉,目露凶光,而他手中拿着一把黑黝黝的枪。

东西都砸的差不多了,他的手下站在他身后,他抬起枪指着付志恒,声音霸道的说了两个字,

“还钱!”

婆婆郝春梅早已经吓得呆若木鸡,而付志恒,这个大男人,却一个劲儿的往我身后藏,把我往前面推。

付志恒探出个脑袋,“大哥,不是说宽限几天吗?”

“今天是最后期限,你马上还钱,不然的话,我就杀了你。”

纹身男身后两个男人拿着棍子上前把付志恒抓了出来,扔在地上。郝春梅扑过去问他儿子有没有事,看着那些人,一下子把手指向了我,

“是她欠钱的,为什么要我们还,几位兄弟,真的是她贷款的,和我儿子没关系啊。”

我在一旁气的说不出话来,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厚颜无耻之人?

纹身男说道,“我不管是谁,总之我今天就要拿到钱,不然,我就要你的命。或者……”纹身男把目光落在我身上,猥琐的一笑,“用她抵债也可以。”

“这……”付志恒有些犹豫,郝春梅拍了他一下,骂道,“这女人都要和你离婚了,你还替她担保什么,让她去还钱,听到了没有?”

付志恒一下子从地上爬起来,冲到我面前,抓住我往纹身男面前送,“是她欠钱的,让她还,你们要她的命也好,拿她抵债也好,总之是她欠钱的。”

我的心,从来没有一刻这么心灰意冷。

这就是我爱了两年的男人?

泪从下巴滴到了地上,我咬牙切齿的说道,“付志恒,郝春梅,你们今天做这一切,就不怕遭报应吗?”

郝春梅打了我一耳光,道,“就是你欠钱的,我们遭什么报应?几位兄弟,我告诉你们,她就是一个荡fu,整天在外面不着家,谁知道她是给哪个男人贷的款,你们马上带她走。”

“郝!春!梅!”

我拼尽全力挣脱开付志恒的桎梏,跑到厨房,拿了一把刀出来,横在自己脖子上,“今天谁要是敢动我,我就死在这里!”

我知道此刻,已经没有人能来救我了,可我就是死,也不会被他们抓走。

“我就死在这里,化作厉鬼,整天缠着你们两个,让你们不得安生。郝春梅,付志恒,你们逼死我,这辈子都别想好过。”

我作势要去割自己的脖子,那个纹身男想必是怕闹出人命,把事情闹大,上来夺了我的刀,

“要死,也得还了钱再死。你们几个,把她给我抓走。”

我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被这些人抓走,临走之前,我看到付志恒坐在地上,并没有为自己所做的事感到愧疚,而是露出了劫后余生的喜悦。

难道老天,真的要逼死我吗?

楼道里,已经到处被人泼上了油漆,写上大大的‘欠钱不还’或者‘欠债还钱’的标语,我的果照,也被贴到了这幢楼的每一个楼层。

周围有好多人来看热闹,指指点点,

“这就是大堂公告栏上照片那个女人?”

“就是她,我认得她,这家的儿媳妇嘛。”

“长的这么漂亮,一看就是个贱货,不知道在外面勾搭了多少男人。”

“还用自己的果照去贷款,要是我,光着身子的照片被人贴的到处都是,早就去死了。”

“不要脸!”

“贱货!”

那些人伸着手指指着我骂,而我,却连自己做错了什么都不知道,就要承受千夫所指的惩罚!

幸福的家庭,美满的生活,安稳的工作,和平静的生活……

因为那些照片,早已经不复存在,这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失去了所有。

今天的事情闹得这么大,我的父母肯定会知道的,他们会怎么样,失望,难过,怨恨我,责骂我怎么这么不要脸,没有自尊是吗?

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没人相信?

如果死呢?可以让这些人相信我吗?

“我给你们钱。”就在我被塞上车的前一秒,我突然开口,“松开我,我给你们拿钱。”

纹身男没想到我真的会给钱,挥手让手下松开我。

身体被松开的那一刻,我笑着闭上了眼睛,眼泪顺着鼻翼流到了嘴角,好苦。

我并没有拿钱给他们,只是想找个借口,让他们松开我,然后,我就可以——去死了!

一辆黑色的奔驰正好朝着这边开来,我毫不犹豫的冲过去,想着就这样结束自己的生命吧,反正,也没脸活下去了。

可是,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

那辆车停在了距离我身体不到十公分的地方,接着,从车上下来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戴着一副金边眼镜,左手拿着一个棕色的公文包,朝着我走了过来。

“林音小姐,我家先生让我来救你。”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个男人,可他,似乎对我很了解,张口就能叫出我的名字。

“你,是谁?”

眼镜男微笑着说,“我是来给你解决麻烦的。”

“我的意思是,我不认识你。”

这一秒,我翻遍了脑海中所有接触过的人,都没有找到符合条件的男人,他说,他家先生?

可我,什么时候认识了一个这么厉害的男人?

正疑惑着,那伙人已经追到了近前,为首的人拿着棒球棒指着我喊,“跑啊,还敢跑,看我不打折你的腿!”

我知道已经跑不了了,只能闭着眼睛,等待着疼痛的落下。

一秒,两秒,三秒……

空气静止了。

周围没人说话,我想象中的疼痛也没有落下来,接着就听到周围的人开始很小声的议论,我听不清他们说的什么,只好试探的睁开眼睛,这一看,把我吓了一跳。

文质彬彬的眼镜男,稳当当的将落下的棒球棒握在手中,面色不改,低喝了一声,“放肆!”

声音不大,却很有穿透力。

纹身男呦呵了一声,“挺横啊,英雄救美是吧,看我不把你打的满地找牙,兄弟们,上!”

第4章

“你还是走吧,不要被我……”

牵连二字还没说出口,眼镜男瞬移般的冲到了我的面前,抬脚就将离我最近的一个人踹翻在地。

我惊的捂住了嘴巴,这人看起来斯斯文文,下手却是真正的稳准狠。

可他究竟是谁派来的呢?

眼镜男不急不缓的冷声道:“再敢往前一步,他就是你们的下场。”

一看来者不弱,这些欺软怕硬的人便不再轻敌。可毕竟是在社会上混迹的人,也没那么容易轻易的被吓到。

“呵哟喂,有两下子啊。”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小子识相的就赶紧闪开,免得爷一会不小心伤了你那白白净净的脸。”

纹身男说完他身后一伙人具是哈哈大笑。

眼镜男闻言却丝毫不惧,微微一笑,从怀中拿出一张名片来,轻轻一扔却恰好丢到了纹身男的脸上。

“我相信你应该听说过我家先生,我身后这位小姐不是你能动的人,不要自讨苦吃。”

纹身男顿时额头青筋暴起,被人这样被冒犯对他来说也是头一遭。可当他的眼睛飘到名片上的名字时,脸色猛的一变。

“我们走!”

“他们……”我怎么也不敢相信,如此凶神恶煞的一帮人,居然被眼镜男如此轻松的给打发了。

“林小姐,我们走吧。”摆平了要债的,眼镜男转身极为绅士的打开了车门,示意我上车。

我心中虽然还有许多疑惑,但是我很清楚,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摆脱眼前的困境,而这个来帮我的人,显然没有恶意。

“不行!你不准走!”

我刚一脚踏进了车门,就被扑上来的付志恒狠狠的拽了下来。

“你放开我!”我被他狠狠的抱在怀里,与其说是抱,还不如说是他用自己的臂膀捆着我,不让我动弹。

“不行不行,你是我老婆,你不能就这么离开我。”

真是可笑,刚刚还要将我拿去抵债的人,现在居然想起来我是他老婆了。

“儿子,别让她走,要走也要留下钱才行!”郝春梅恶毒的嘴脸又一次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钱?我哪里来的钱?

泪水不知不自觉的从眼角滑落,结婚前的甜言蜜语,刚结婚时婆婆的慈眉善目,仿佛顿时化作了泡影。

“我没有钱。”我用尽浑身的力气,才让自己的声音显得不那么颤抖。

郝春梅手叉着腰,冷笑着道:“啧啧啧,这姘头都找上门来了。这豪车开着,你还敢说没钱。我说呢,你好端端的偏要离婚,原来是勾搭上有钱人了啊,真是不要脸啊。”

“这位夫人,请你说话放尊重点。”眼镜男说道。

“哎呀,街坊邻居都来看看啊,看看我这不要脸的儿媳妇,这姘头都上门了啊,我这老脸都丢尽了。命苦哇!”说着说着,还佯装伤心的假哭了起来。

“这女人也太不要脸了。”

“果然是一副狐媚子样,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恶毒的语言充斥着四周,往日里和善的街坊邻居现在个个都神情阴暗,仿佛我害了他们一般。

我苦笑着,为什么不笑呢,多好笑啊。

恶人反而成了最无辜的人。

“啪!”

眼镜男将一沓钱狠狠的丢在地上。

“放开林小姐。”

郝春梅一见钱,眼睛都亮了,赶紧将钱捡起来踹到了怀里。当着所有人的面一张张的数了起来。

“哟,你看这不就对了,这女人祸害了我们家这么久,这点补偿也是应该的。儿子,咱们回去。”

付志恒听着他妈的话,将我松开。

眼镜男的眼里全是鄙夷,瞟了一眼这对母子,将恍惚着的我送进了车里。

泪水早已干涸在我的脸上,我的心痛的已经没有了知觉。

“对不起,连累你了。”

眼镜男开着车没回头,只是递给了我一包纸巾。

“林小姐,不必为这种人伤心。”

我点了点头,可心中的悲伤和绝望还在一点一点的侵蚀着我,不管他要带我去哪里,只要能离开这里就好,刚刚那笔钱,我也一定会想办法还给他的。

路过几个要债的人身边时,眼镜男停了车,摇下车窗对着他们道:“冤有头债有主,谁借便找谁还。据我所知那个姓付的手上现在就有十万现金,你们去迟了,可就没有了。”

几人先是一愣,匆匆道谢后又折返了回去。光看那凶神恶煞的样子,就知道他们不会轻饶了那对母子。

我瞪大了眼睛,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眼镜男似乎看见了我脸上的表情,微微一笑道:“这就叫恶人自有天收。”

“谢谢。”我如何能料到,此时此刻,竟是一个陌生人在这里为我伸张冤屈,这份温暖真实而可靠。

“林小姐不必谢我,一切都是先生的意思。我这就带你去见他,先生说了,一切等你见到他就明白了。”

眼镜男驱车到郊外,在一座雄伟的建筑处停了车。

我看着眼前宛如宫殿般豪华的别墅,心里更是不安起来,这房子的主人又该是怎样的身份呢。

商陆站在窗前,笔直的西装完美的贴合着他的身形,林音见到他的背影一下就想起了那个绮丽的夜晚。

“是你……”

深爱如你,欢爱刺骨》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深爱如你】 或 【欢爱刺骨】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4531901.html
首 发:深爱如你,欢爱刺骨 深爱如你,欢爱刺骨 全文免费
  • 《此生悲喜不诉你》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218】

    原标题:《此生悲喜不诉你》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218】小说名字:此生悲喜不诉你目录预览:第1章我可以帮你这个忙第2章她结婚了第3章报复开始第4章角色内定了!第1章我可以帮你这个忙深夜十点,颜夕拖着疲惫的身子,醉醺醺的回到了公寓。今晚之后,她就要结婚了,所以找了几个朋友一起举办了个告别单身的Party,酒喝的有点多,脑子里晕乎乎的。颜夕瘫软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却隐约听到浴室那边传来奇怪的动静,似乎是男人和女人的喘息,她摸索着步子走过去,靠在墙边,女人亢奋的催促声突然响起。“再快一点……再快一

  • 不爱了,一切都会轻松

    原标题:不爱了,一切都会轻松小说名字:不爱了,一切都会轻松第一章有什么资格做我的女人街边咖啡店的拐角处,他脱下身上的风衣披在了身边的女人身上。这一幕,刚好落在苏子柒的眸里,她腿下一软,心魂颤颤地跌在了墙上,清艳艳的眸里死灰一片,顾瑾南,你明知今天是我的生日,可你却还是赴了别的女人的约。她的盛装,她的生日,对他来说毫无意义,因为他不在乎。阵阵恶寒从心底一点一点蔓延至四肢百骸,让她快要不能呼吸。看他走远,她丢了手中的蛋糕,告诉总监她会去参加部门的团建。凌晨,她染着薄薄的酒意穿过庭院推开了房门。还来不

  • 超品快递哥 超品快递哥 全文免费

    原标题:超品快递哥超品快递哥全文免费书名:超品快递哥目录预览:第一章一份快递!第一章一份快递!第二章打蛇七寸!第二章打蛇七寸!第一章一份快递!我叫林楠,二十七岁,大学里的专业是法学,因为出了校门之后没有殷实的家庭背景进律师事务所,便在宣城这个三线城市做起了快递员。接触快递这个行业差不多四年的时间,总体来说,收入也算不错,而最为关键的是,在这个行业待久了,会发现自己管辖的这个区域范围,到底有多少美女,而我就是这样,和一位叫做方艳茹的美女认识了。这方艳茹年纪三十上下,不仅成熟而且气质也是非常好,特别

  • 一个人最好的自律,是不将错就错

    文/陶瓷兔子,头图基于CC0协议使用1过年回家,陪五岁的外甥女去游乐场,她最喜欢的是一套滑梯组合,许是那天下雪又人多,有调皮孩子趁着管理员不注意穿着鞋就跑到了场内。等我们到的时候,滑梯上已经满都是穿着鞋的小朋友,以及肉眼可见的泥渍。小姑娘按照惯例,坐在入口处的小板凳上准备脱鞋,表嫂提醒:今天别脱了,你看大家都穿着鞋子呢。她抬头看了一眼,显然犹豫了,但还是低下头跟自己的绑带小靴子死磕,表嫂怕她袜子被泥水弄湿,便又推推她:都跟你说不用脱了,滑梯已经脏了,别人都穿着鞋,你脱了也没用。可别人是别人,我是

  • 仙武大帝20章

    原标题:仙武大帝20章书名:仙武大帝《仙武大帝》“不行了,出一次手,已经让我力不从心”杨凡喃喃摇头,声音之中满是无奈之色。那双冷漠的眸子色泽正在逐渐的褪去,但就在这个时候,杨凡猛然抬起头,看向了上方。一个高大魁梧的身躯傲立在九天之上,冷漠的目光朝着下面望来,有的唯是冰冷。“神游天外…是你~~~~那个疯子~~”杨凡眼中爆射出了两道冷芒。疯子也不说话,双手猛然划动之间,一道庞大的黑洞显化出来,瞬间笼罩住了杨凡。“黑天魔功~~~你是魔道的高手!”杨凡脸色一变,身体冲天而起,朝着外面弹射而去。但是他却被

  • 一朵白莲挂墙头 大结局

    原标题:一朵白莲挂墙头大结局小说书名:一朵白莲挂墙头目录预览:第1章白莲花系统第1章白莲花系统第2章楚楚可怜第1章白莲花系统“啪!”一声脆响,脸颊上传来的痛感,让她猛地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几个凶神恶煞的中年女人。见她醒来,几人对视一眼,冷冷笑开了:“呵呵,大小姐,想不到吧,你也有今天!”大小姐?她心底一惊,立刻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刺杀任务失败,自己早就身首异处。现在的她,似乎变成了另一个截然不同的少女。云翼王朝相府的大小姐,白墨莲。她正想吐槽自己这个名字,却听到那几个女人阴测测笑着,狠狠道

  • 狱中天子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狱中天子全文在线阅读小说:狱中天子目录预览:第三章钩弋夫人第三章钩弋夫人第四章因祸得福第四章因祸得福第五章立子杀母第五章立子杀母第三章钩弋夫人当刘病已在廷尉监怀中熟睡的时候,尧母门中的美人却再次被恶梦吓醒,自从卫太子全家被害起,她每每都梦到那血流成河的长安街,梦见各式各样的人向讨命。赵婕妤喃喃的说道:“不要怪我,不要怪我,为了佛陵,我什么都愿意做。”赵婕妤今年二十三岁,已有一个7岁的儿子,却仍然保持着少女的娇俏。赵婕妤当年可是燕赵一带有名的美人,14岁那年,她同村的江充找到她问她愿不愿意

  • 【今日20190218】推荐《逆时光带走深爱》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218】推荐《逆时光带走深爱》在线阅读小说名:逆时光带走深爱目录预览:《逆时光带走深爱》《逆时光带走深爱》《逆时光带走深爱》《逆时光带走深爱》《逆时光带走深爱》《逆时光带走深爱》“别,别,别当着儿子的面……”江星月哭着哀求,她怕自己的动作会惊扰到孩子,不敢反抗。太平间的白色床铺上,小孩睡得很沉,没有生机。江星月被压在床尾,身后还站着一个男人,用她曾经爱到极致的身体,将她撞得稀碎。厉斯城冷幽讥诮道,“江星月,这是太平间,知道什么是太平间吗?死人呆的地方,那个小杂种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