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小说十年梦醒时年殇在线阅读

2018/11/11 11:36:20 来源:网络
小说十年梦醒时年殇在线阅读

小说书名:十年梦醒时年殇

《 十年梦醒时年殇 》

  

  “旅行如何?”靠在柔软的床头,还是看出老者的吃力,但他很好的掩藏了。高效新闻网

  “还算不坏,如果不是邮件,我现在应该在毛里塔尼亚看地球之眼。”

  老者笑了:“我不知道你有这么浪漫的情怀,the-eye-of-earth,据说那是整个地球,不,整个宇宙最温柔的地方。”

  尹鑫摊开双手,做了个any-way的表情。

  “所以,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最亲爱的爷爷如今生命垂危,任性不孝的孙子匆匆结束在外面无法无天的旅行,风尘仆仆的赶到病床前,上演一出感人泪下的亲情大戏,这么简单的桥段,您有什么理由认为外面那些人会阻止我的步伐呢?”

  “所以,现在这里如何了?”没有再在上一个问题上纠结,尹鑫直接跳到了他更关心的话题。

  “异常精彩,据我所知,每个人都像面临世界末日一样,你的大叔正在跟银行总部策划着什么,差不离是股份的转移或是资产清算一类,白厅国会那边我得到消息有你二叔的手脚插入,至于进行到哪一步就不得而知,不过以他的资质被甩出也是早晚的事,你父亲自然也不会闲着,早早就跟欧洲那边私下联络,是要拉拢过来或是转移了资产自立门户,我打赌是前者,颜颜和丽青么,除了每日的请安,我就有些猜不透了。”

  连着说了一大段话,老者明显的吃力了,虽然脸上依然带着慈祥的微笑,不知道的人也许真会以为是哪家老人在说说最近自家发生的闲事,可惜言语间没有半分亲情温暖,云淡风轻的令人不寒而栗。

  尹鑫大喊了一声:“精彩纷呈啊!”旋即挂上大大的笑容:“所以,您准备怎样来给予我想要的呢?your-high-ness?”

  那个“S”的尾音拖拽在空中,竟听着有些刺耳。网站http://www.gao-xiao.com/

  “Sean,如果你要的是这个家族,我可以用最简单的方式让你得到,且让所有人闭嘴,停止他们该死幼稚的行为。”摆摆手,将尹鑫想说的话一并挥了下去,没有给他回嘴的机会,继续说:“这是你的荣誉,亦是你的责任!”

  “你可以不以在这样的家族出生为傲,但你也无权来指责它的虚伪、堕落;任何一个王国都不是靠你在外面玩玩以及你那幼稚的追求就能建立的,你只看到它现在带给你的桎梏,却从不曾想到它带给你的保护,Sean。”

  “就算是这样你如此不喜欢的家族,走到这一步,这其中的代价,远比能想象的还要残酷的多。你没有权利来批判!”

  尹鑫只是冷眼看着病床上大口喘气的老者,华丽的寝殿是最终的归宿,再过不久,这里就会是另一个华丽的坟墓而已。但老者的话第一次让他内心起了一丝涟漪,是融入血液中的天性吗?

  疲惫不堪的老者支撑着靠在床头,厚重的被子下,身躯早已被岁月和斗争榨干。

  即使是这样。依然散发出威严的气势,手握权杖的王,是不会倒下的。版权gao-xiao.com

  他被这样的想法震惊了。

  倾身靠向老者,垂下眼眸,那是对王的尊重。

  “我很抱歉,我曾经的言论伤害了您,那是我真心而幼稚的想法。您为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尊敬的,爷爷。”

  “但我的答案,是,不!”

  前一秒还是温顺的谦卑,一抬头,眼中奔腾的火焰依然在跳跃着,清亮的眼神如黑曜石般深沉,坚定,嘴角弯起的弧度,竟有一种决绝的味道。

  “我不知道在哪里,但,绝对不会在这里,这里是我的起点,但绝对不是归宿,我的人生,不会在这里腐朽糜烂致死。”

  “而且,我不会后悔。小说十年梦醒时年殇在线阅读

  一刹那的寂静,华丽光鲜的权杖,悬在半空。

  老者缓缓闭上了眼睛,良久:

  “如此,那我只能由你来见证这一切的结束,送你一场决裂来交换你要的自由。”

  “正合我意。”尹鑫笑,他开始想念巴黎迷离的气息。

  “我放手,他们亦不会放手,尹家唯一的孙子流浪在外,这椅子不管最后谁坐上去了,大概也不会坐的安稳,寝食难安,要知道,你要对付的并不是我,而是外面这一群饿狼。”

  “我正有如此自觉,所以,我在等待爷爷您的魔术。”

  “声明?”

  “到了这个位置,能做的很多,能做的又相当少,对于你,Sean,我都不知道还能为你做些什么让你得到想要的一切。阅读gao-xiao.com

  “我能给予的也只有这个。”

  尹鑫举着那张薄薄的纸片,午后温暖的阳光透过明亮的窗户洒落进来,洒在洁白的纸上,镶嵌的如同圣经般圣洁,不容侵犯。

  缓缓放下纸张,质量上乘,摩挲过去,一片光滑冰冷。

  眼前是疲惫的老者,就那样靠在床头,仿佛放弃了一切与命运争夺的可能性,下一秒也许就再也无法清醒。

  “尹鑫,非我尹家子孙,自此以后,尹鑫所做所有行为都与尹家无关,放弃与尹家有关的权益,尹家亦无权要求其履行任何义务,日后若有尹鑫以尹家名义所作行为,均视为无效,且,尹家子孙,子子孙孙,有任何为任何目的对尹鑫作出任何打搅行为,其个人及背后家族分支即与尹家脱离关系,与尹家彻底不相关。”

  “该声明经国家最高级公证机关公证,自尹羽签字之日起生效。”

  陷入沉思的老者这时睁开了眼,疲惫的扫了一眼眼前这个最顽固的孙子:

  “任何自由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我相信你对这一点已深刻明白。推荐http://www.gao-xiao.com/

  “是。”既不欢喜也无其他苦涩,听不出任何波动的情绪,仿佛面前的纸张只是一张有把握的测验小考,勿需挂心。

  “谢谢。”

  流着这个光辉家族的血液,却要被抛弃,家人、朋友、成长一路过来的种种都是深深扎根这个家族之上,但很快,自己就要被抛弃,抑或是,自己抛弃了这个家族,这广阔天地间,以后无论去到哪里,都不会再有跟踪,监视,不会再卷入无休止的斗争,这就是自己要的自由?

  “先不急,你应该注意到,我还没有签字。”

  气氛瞬时一冷,尹鑫面色一暗,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我需要你为我做件事,你完成了,我就会签字。”

  早就知道怎么可能这么顺利。也罢,就当为这个家族最后再尽一点力吧。

  “静候吩咐。”

  “我需要你为我去寻找一块。”

  “玉?”

  “是,一块青玉,碧绿通透,光滑鲜丽,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的时候,也是这样明朗的下午,远远看着,那样晶莹剔透,连阳光都被镀了一层温柔的青色,明明遥不可及,却有一种致命的吸引。现在想来,真的是很久很久以前了。”

  “爷爷,我对玉器并不在行,事实上,是完全不在行。”

  “可是你姓尹,不是吗,至少目前还是,尹家的人,不会对一块小小的玉低头的。”

  老者笑了,嘴角牵起的时候,眼角的皱纹都荡漾开来。

  “更何况,这还关系着你今后的人生,不是吗?”

  尹鑫摊开手:“看来我是没有拒绝的理由了。”

  “是玉器,像杯子、碗、雕刻那种吗?”

  “不,不是那些人工合成的东西,只是一块玉、未经任何雕饰,但却芳华绝代。”

  “那么我应该去哪里找这样一块玉呢?”

  “是找回,不是找,亲爱的Sean,它一直存在,只是这次是把它带回来。”

  顿了半响:“我所知道的,它一直在海的那一边。”

  “是,中国?”

  老者点头轻轻的笑了,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开心的往事。

  “一切开始的地方。”

  房间是短暂的静默,过了会:

  “为什么要这时去找,那个时候,为什么不带走?”

  尹鑫干涩的声音回响在空旷的寝室。飘散在空气中,带着困惑的尾音。

  老者露出像是看见了恐龙一样不可思议的表情,继而是一个宽容的笑容,就是那种面对无知后辈,无法严厉教训只是善意的点拨的笑容。

  尹鑫发誓他的人生在那一刻终于有了一丝名为后悔的体会,因为他看到爷爷早已干涸的眼窝深深陷进去,有什么清亮的波光在其中摇曳,摇摇欲坠,就是不掉落:

  “因为那时我贫穷,负担不起,而现在,我就要死了。”

  自由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束缚呢,需要代价吗?

  尹鑫慢慢走出卧室,老者在消耗了一个下午的力气后,再也支撑不住,再一次陷入昏沉的睡眠,尹鑫看着他平静的睡颜,突然有一种:这就是一生啊的感觉。就是这个人带给了他们家族所有的荣耀,他的一生都在战斗着,建立自己的功勋,但是到今天,这所有的一切终于都有了一个归宿,但他不知道,这样的归宿是不是最好的。

  自己体内流动着和他一样的血液,他们是家人,是血亲,三生石上转山转水转佛塔才转来的血浓于水。

  血浓于水。

  不离不弃。

  大门在他身后缓缓合上,从越来越狭小的门缝间,他轻轻说出一句:再见。

  还有,务必,请等待。

  

《 十年梦醒时年殇 》

  

  尹鑫从未想过会再次见到沈茗。

  她之于他,是候机大厅擦肩而过的意外,是机舱里接受的小小歉意的不动声色的微笑,是狭长沉闷的机舱里倚在身边苍白纯净的容颜,像一朵绽放在幽静山谷里的小小百合,苍白、纯洁、还带着雨水留下的凉意,兀自盛开。

  已是傍晚,太阳落山后留下丝丝凉意,余晖通过落地的大窗洒进室内,金色的光线在空中飞舞着。

  面前的女孩只穿了浅色的连衣裙,白色的大衣挂在臂弯上,一手拉着行李箱,长辈围在她身边,不时嘘寒问暖,但她只是静静的站着,客套的、恭敬的、不安的;

  尹鑫步入幽静的山谷,想近距离观赏那小小的花朵。

  “还有要恭喜你,新郎官。”老者戏谑的语气回想在耳边。

  “你有了一个未婚妻,哦,别,别看我,不是我的意思,是你父亲的意思。据说是来自大陆大家族的千金。”

  “去吧,好好和人家解释,护送她回家,听说,她是孤身一人漂洋过海来这里的。”

  尹鑫离得越近,视野越清晰,等他靠的足够近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嘴角已不可抑制的上扬了好几个弧度。

  沈茗从人群中将视线收回,缓缓投到他身上。

  “尹鑫。”

  第二次的自我介绍,伸出手。

  “沈茗。”迟疑了半响,她缓缓开口,放开那只拉着行李箱的手,交握。

  她对上他的视线,这一次是肯定,毫不犹疑的浅笑。

  “我猜,你就是我来此的目的。”

  尹鑫不置可否的笑。第一次对家族的安排起了犹豫。

  “请先休息,一路辛苦了,尤其还要应对我家里磨人的长辈们。”尹鑫推开客房的门,把行李箱置于起居间,言语间,是难得的体贴。

  沈茗在房间里伫足了一会,环视着房里的布置,一瞬间,尹鑫觉得她很勇敢,独自一人,千里迢迢,在异国他乡的房间,等待一场完全不由自己做主的命运。

  想到这里,他对她更多了丝怜惜。

  “还需要什么吗?”

  沈茗歪着头,一头乌发在温暖的灯光下镀了一层金边,房里很静,尹鑫觉得这一刻连空气都停止了流动一样,过了会,他感觉到有一丝笑意沿着气流蔓延到耳边。

  沈茗笑了,带着可爱的无奈表情:

  “所以,你不愿意娶我?”

  尹鑫有点被逗笑了,他从小结识的女生并不多,更多的是看着母亲姑妈在你来我往间算计利用,颜颜丽青和她们学校的女孩子在一起攀比,那个时候觉得这大概是个自己永远也走不进去的世界。

  他突然有点不知所措,想说的话那样多,却不知该怎么开口,一切都乱了,从机场那个擦肩而过,他就知道这会是他计划中的一个意外。

  “请先休息,我想,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来对彼此进行了解。”

  翌日,阴沉许久的天空难得放了晴,窗外高大的梧桐树叶滴落的水珠和空气中夹杂着的泥土的清新昭示着也许昨晚,在整座城市入眠的某个时间有一场春雨悄然而至过。

  尹鑫一直觉得自己从出生起,就与这个家格格不入,也许是有挣扎过,但最后,不知道从哪天开始,对这里只剩下厌恶,再后来,连这样消极的情绪也不愿出现,就像烈日下路边一滩浅浅的水潭,时间久了,就会自动消散。

  隔岸观火,大概也只剩下了冷漠。

  隔着长长的桌子用餐这样的事每次都会让尹鑫浑身不舒服,以前看电视里那些围在一张小圆桌前吃饭的家庭就羡慕的不得了,后来慢慢的就懂了些,也明白了为什么自己的家那样大却不可能有那样的事,再后来离得越来越远也正好不用看了不开心。

  上次这样在一张桌子上吃饭是什么时候,唔,好像太久都忘记了。尹鑫一边搅着精美杯子中的红茶,一边神游天外,是上好的大吉岭,香气弥漫。

  侧头瞥见沈茗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细腻的白瓷映衬着苍白纤长的手指,杯身上绽放的玫瑰在她手指下仿佛被赋予了新的生命力,竟慢慢鲜活过来,缠上沈茗的指。

  尹鑫看的有些入迷了,似乎还能闻到芬芳的玫瑰熏香。

  一抬头,对上沈茗戏谑的视线。

  “沈小姐,是第一次来英国吗?”

  父亲的声音隔着长长的桌子出传来,遥远的似是从记忆的另一头狂奔而来。

  “是,我自小甚少出家门,这么远,确实第一次。”

  “难得沈小姐大驾光临,就请在这里多住些时日吧,英伦的风景还是很值得一看的,而且是和中国完全不同的风情,这两天就让鑫儿陪着你先到处逛逛吧。”

  接到父亲带着明显暗示的眼神,惯性的,尹鑫想直接无视掉,转头正好与沈茗清亮的眼眸对上,即将脱口而出的拒绝到了嘴边,只弯成一个上扬的弧度:

  “我的荣幸。”

  沈茗笑,不置可否,伸手取过餐桌中间的牛油面包。

  已是开春,但正如雨和雾,伦敦两种水洗不清的天气典型,尝过才知道切实如面包和牛油:没有夸张,餐餐在桌上占一个显目的位置。

  走在依旧湿漉漉的街道上,尹鑫想到这个比喻,不由觉得好笑。

  这么想着,就笑了出来,身旁的沈茗看着这英俊阳光的男子在湿冷的街头自顾自笑,像是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事,也弯起了眉眼。

  靓丽的少男少女在清冷的街头相对微笑,给这座灰蒙蒙的城市增添了一抹亮色。

  “从小街深巷到大路通途,伦敦充满了各种奇怪的地名。曾有个旅行社开展了时长一个月的活动,仅仅是为了讲解整个城市街道的历史。你能想象吗?”

  “明明是没什么历史的国家,却硬要搞这么多所谓的历史。”

  “历史么……我从记事起,就知道这是我的国家,真奇怪,我们家族明明与这个国家的人大有迥异,无论是外貌还是内在,但是,从小就被教育,我们是这个国家的,这个国家是我们的,的确是讽刺。”

  沈茗侧头看着尹鑫,清晨的伦敦,有丝丝光线洒下,英俊的少年站沐浴在阳光下,但沈茗就觉得他的身上为什么有那样深深的黑影呢。

  走在蜿蜒曲折的小道上,晨曦中的城市才刚刚醒来,两旁的商店半合着门,路边的面包店倒是早早开业,勾人的香味沿着早间的晨风一路飘出。

  他们安静的走在OxfordSt上,蜿蜒的小道没入深处,地上铺着沉沉的石板,沈茗有种走在江南小镇的错觉。

  “牛津街,可以说是伦敦的头把交椅,若想知晓伦敦最具普遍性的时髦感觉是怎样的,看这条街道就知道了,哈利波特也是在这里取景的哦。”

  “那不就是相当于我们的南京路、王府井。”

  尹鑫愣了一下:“也许吧,我没有去过中国。”

  一路无话,隔着低低的围墙,牛津基督教堂学院的常青藤隐隐错错的落入眼中。经历了一个寒冬,现在只剩下些黑枝桠,在晨风里孤零零的摆动着。

  他们站在一个小路口,沈茗身着奶白的大衣,苍白的面容在暗沉的街道下,像一株小小的百合,身边不时路过晨跑的学生,牵着狗散步的老年人,每个人都面色从容,看着他们,偶尔响起一两声口哨,眼中满是笑意。

  尹鑫第一次觉得这座城市也不总是暗沉压抑的。

  “是的。”

  沈茗看着尹鑫,清亮的眼中满是疑惑。

  “什么?”

  “是的,我不愿意娶你。”

  沈茗对着凌晨清冷无色的光线眨眨眼,感觉自己有如从污水下浮出水面般,意识由混沌逐步转入清明。

  “哦。”

  眼眸又暗下去了。

  

《 十年梦醒时年殇 》

  

  尹鑫觉得从没有像现在这样狼狈过。

  虽然他的神色依然从容,身形依然稳健,递咖啡的手掌甚至让人感到温暖。

  仿佛他刚刚说出的只是今天天气不错之类。

  但尹鑫知道自己的内心早已翻腾。

  他有点不敢去看沈茗的眼睛。

  但沈茗只是低头专心喝咖啡,沿着杯沿能看到她密如扇子的睫毛,一闪一闪,惹人怜爱。

  半响,她才抬起头来。

  “我不是你以为的那个人”,尹鑫想了半天,斟酌着开口,一句话想了半天,揉了半天,就支离破碎了。

  “我是说,我不是你,你们想的那样。”

  “我很快就要离开了,我的家族,我的姓氏,马上就不属于我了,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不是你翻山越岭的归宿。”

  沈茗沉默,似在消化这大段的信息。

  “我没有钱了,你们会送我回去的吧?”

  尹鑫不由笑出声:

  “啊,落跑新娘……”

  沈茗也笑,不知为什么,尹鑫觉得这一次她的笑是发自内心的,真心的,眉眼弯起,嘴角上扬,眼睛里溢出的光彩比路边橱窗里的霓虹还要亮。

  接下来的旅程就轻松多了,两人闲闲的在伦敦的大街小巷晃荡,路过一个个橱窗、一路闻着咖啡牛油面包的香气在异乡的街道穿梭,像两个冒险的孩子充满了好奇。

  他们的异乡。

  “这里是剑桥的起源。”

  他们停在一个熙熙攘攘街口,已近中午,行人多了起来,城市也恢复了它一贯的喧嚣热闹。

  “这里曾经是商业区和学院区的分界线。也就是在这附近,愤怒的牛津市民们用弓箭射死了几百个白吃白喝的牛津学生们。还是在这附近,恐惧的学生们纷纷决定逃到剑桥,再去那里建立一个学校。”

  “世界名校啊……”

  相视而笑。

  “我觉得你爷爷很厉害啊,身为一个外人,最后却可以将整个大英帝国囊括于手中。”

  “是有点夸张,不过,说他是英伦的影子也许更合适一点。”

  “不过,现在么……

  尹鑫的神色一暗,他想到昨日病床上的老者,那样的虚弱,曾经犀利神采奕奕的眼眸如今却只剩下混沌,不甘,奋力挣扎的清醒。

  独独没有平静。

  想到这里,尹鑫只觉心头一紧。

  “每个人都要老的。”沈茗似是随意说了一句。

  “也许吧,英雄迟暮,美人白头,总是人间惨事。”

  “那你呢?”

  “我什么?”

  “你爷爷老了,你家以后,谁会是那个大英帝国的影子。”

  尹鑫觉得好笑,自家的事,似乎总是外人更关心,自己这个嫡子长孙,外人眼里唯一的继承人,每到这个时候,却更置身事外。

  “这个问题,我也想了很久,但不得不承认,我也不知道。”

  “那,你关心吗?”

  尹鑫突然觉得很想笑,于是就那么笑了出来,一直以来,他都觉得自己决定好了,无论以后的生活如何,自己都可以全盘接受,每个人都需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这是尹鑫很小便明了的道理。

  “我希望我关心,因为这样很多人会更轻松,很多事情也会变的简单许多。”

  第一次,尹鑫竟觉得有些悲凉。

  “而且,这样,我也可以娶你。”

  沈茗笑:“所以你说你不愿意娶我。”

  “你要嫁的,不是尹鑫,是尹家。”

  “是沈家要求我嫁尹家。”

  短暂的沉默,安静的空气在两人之间徘徊。

  “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吗?”沈茗开口。

  “没有。”尹鑫伸了伸腰,像要把那些抑郁的东西都排除出去。“不再有打算,没有人来为我打算,你不知道,我为了走到这一步,不让任何人来为我打算,有多累。”

  “我只想休息。”

  沈茗漂亮的眼眸在那一刻暗淡下去,只一瞬,却也逃不过尹鑫的眼。

  再抬起时,是尹鑫关切温和的目光。

  想开口,想大声喊叫,觉得有好多话想跟面前这个说,过往的人生一直盼着这样一个人出现,现在出现了,却一时不知该怎么开口。

  沈茗轻笑,看在尹鑫眼里,忧伤的弧度。

  “我在想,像我们这样的人,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注定就生活在高高的古堡里,再多华丽美好也只是外人隔着围墙的想象,想冲破这样的生活,就只能从那上面跳下来,运气好的话,还能留半条命继续过下面的生活。”

  “沈……”

  “随便说说嘛,所以,我很羡慕你。”

  

十年梦醒时年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十年梦醒时年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3966174.html
首 发:小说十年梦醒时年殇在线阅读
  • 小说误入情迷:总裁老公太凶猛第1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误入情迷:总裁老公太凶猛第1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误入情迷:总裁老公太凶猛第十六章惊魂未定原来洛清言等她的电话等了两天也没等到,给她打电话又关机,索性直接到医院来找她,停好车之后又给她打了电话,这次通了却不接,就在他准备乘电梯上去找人的时候却在小屋的附近看到了暮夕颜的掉落的手机,上面的未接电话刚好是他的号码,之后便隐约听到了小屋里传出来的声音。上了车之后暮夕颜还惊魂未定,浑身一直抖个不停,洛清言边开车边安慰她,等她终于冷静下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坐在了洛清言家的沙发上。她跟一个并

  • 天价宠妻,大佬好难缠免费阅读

    原标题:天价宠妻,大佬好难缠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天价宠妻,大佬好难缠目录预览:第1章恨已入骨第2章孽种第3章死而复生第1章恨已入骨窗外,大雨滂沱,闪电交织,黑压压的天空似是整个覆灭,压抑得令人喘不过气来。从小便害怕打雷的白盛夏蜷缩在被子里,半睁的眼神中啜着一抹清冷。今天,是她结婚五年的周年纪念,每一年的这个时间,左铭深都会一夜不归。她闭上双眼,将自己裹得密不透风,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她感受到一丝丝的安全。门外,一阵细微的脚步声,在这雷雨夜显得格外突兀,也让她的心跳随之一沉。随后,男人的脚步声迈了进

  • 神王继承人完结版免费阅读

    原标题:神王继承人完结版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神王继承人目录预览:第一章我叫夜晓第二章冷凝雪的刁难第一章我叫夜晓正是开学季,龙安市一中又迎来了一批高一新生,刚经历过惨无人道的军训,同学们一个个都感到能坐在教室里学习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今天是正式开学的第一天,正在早读的高一十班的同学们被班主任叫停。班主任是个年轻漂亮的女老师,据说大学还没毕业便来到龙一中当班主任,和这帮同学一样,龙安市一中对她来说也是一个新环境,因为高一十班就是她带的第一个班。尽管她被很多人质疑,但是校长在全校教室大会上亲口通知的,不

  • 今日20190122推荐小说之《鬼眼阴婚:爱妃血好甜》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122推荐小说之《鬼眼阴婚:爱妃血好甜》在线全文阅读小说:鬼眼阴婚:爱妃血好甜目录预览:第一章与鬼定亲第二章遇到救星第三章王爷为师第一章与鬼定亲镇国公府宴会,宋茗微寻了一个借口出来透透气。皎皎月色下,女子长发飘舞,体态纤细,风流婉转恍若仙子。乐阳大公主为唯一的嫡子寻了一门亲事,这亲事却让宋茗微成为全京城的谈资。只因为,她宋茗微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庶女。姨娘早逝,母亲生有一子一女,嫡女风华出众,孝顺贤淑早有慧名。任谁都想不明白,堂堂镇国公夫人,乐阳大公主为何不选嫡女而选了宋茗

  • 重生之豪门第一婚宠完结版免费阅读

    原标题:重生之豪门第一婚宠完结版免费阅读小说:重生之豪门第一婚宠目录预览:第二章为穆兮颜做点什么第三章你不是她第二章为穆兮颜做点什么重活一世,没有怨,也没有爱与恨了,这一生,她想把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中,无关乎任何人,只愿好好的活着,为自己而活着,她发誓一定不会再走过去的路,要离有些人远远的。“颜颜”不见其人,先闻其声,一道焦急中带着心疼的女声传了进来。苏如漫收回自己的思绪,“爸妈”苍白的唇角微张,她弱弱地喊出两个字,她接受了穆兮颜,便接受了她的一切。这便是穆兮颜的父母,穆景桓虽已人到中年,整个人

  • 念你明月自难忘完结版免费阅读

    原标题:念你明月自难忘完结版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念你明月自难忘目录预览:第二章得知真相第三章下了药第二章得知真相你!林木清食指指着程思思的脸,愤怒让她忍不住颤抖,良久,她还是缓缓的放下了胳膊,低垂下眉眼,微弱的声音从那苍白的嘴唇中传出。我签。闻言,程思思黑眸中闪过一丝得意,挽着吴俪,离开了房间。二人走后,空气变得安静了许多。林木清坐在冰冷的地板上,任由寒意将她湮灭,尽管有阳光照射在她的身上,但那心中的冰冷和绝望又怎么会消失。不知道待了多久,身体已经慢慢僵硬,林木清扶着床边缓缓起身,走进浴室,放开热

  • 娇妻负责萌萌哒完结版免费阅读

    原标题:娇妻负责萌萌哒完结版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娇妻负责萌萌哒目录预览:002小叔003敬你你就喝002小叔翌日。顾筱筱来到了学校,得知自己的高考志愿真的已经被改了,还是教育部门直接从上面发放下来的通知,气冲冲地打电话给慕厉霆。结果电话刚一接通,那边传来的却是女秘书温柔的声音,“对不起顾小姐,总裁不在公司,您可以打他私人联系电话找他。”“可是我没有他私人号码。”顾筱筱咬着下唇,对电话那头的女秘书软声央求道:“姐姐,你能不能把慕厉霆私人号码告诉我,我真的找他有急事。”女秘书跟在慕厉霆身边多年,自然知

  • 少帅宠妻不要脸 最新章节

    原标题:少帅宠妻不要脸最新章节小说名字:少帅宠妻不要脸目录预览:第1章我嫌脏第2章少帅,我自己来第3章翻遍全城也要找到她第4章被迫嫁人第5章:回到斐公馆第1章我嫌脏斐苒是来送酒的,可是现在却不得不被迫看一场活春宫。她放下酒头都不敢抬,低垂着脑袋就要退出去。“宫少,你不玩玩儿?”“我嫌脏。”低沉的嗓音,带着天生的压迫感,顿时让室内的人一滞。从斐苒一进门,宫霄的眼睛就盯上她了。百乐门为了讨好客人,哪怕是服务生也穿的十分露骨。斐苒穿着紧身旗袍,两条胳膊露在外面,像是上好的玉器雕琢而成,光是看着就想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