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小说婚婚欲睡:老公大人求放过在线阅读

2018/11/11 11:30:36 来源:网络
小说婚婚欲睡:老公大人求放过在线阅读

小说:婚婚欲睡:老公大人求放过

第4章 何家规矩

闻言,我有些委屈,却还是握上了他的手。高效新闻网

不管怎样,我都是没有办法跟何家作对的,要是不听话,就很有可能会连累到叶家。

到了大厅内,何家家主何振国、大夫人文雪、二夫人杨凤怡,还有二少爷何旭东都在。

结婚前两天我就已经认清了何家所有成员,其中对大夫人文雪印象最深刻。

除去她是何咏欢的生母,我的婆婆,更多的还是因为在新婚前天她带我去医院做了检查。

因为她知道我有一个深爱的男友,所以担心我不是处女。

许岩与我交往四年,对我百般呵护,在情事上更是小心翼翼,从来没有做到过最后一步,主要还是想将两人的第一次留在新婚夜。

只可惜,我辜负了他。说明gao-xiao.com

“不要走神。”

耳边传来一道冰冷的男声,我连忙回过神,有些手忙脚乱。

何咏欢的眼神中带着浓浓的不满,却碍于大家都在,无法发作。

“给爸妈敬茶吧。”

佣人端着三杯茶水上来,我跪在地上,首先拿了一杯给何振国,恭敬道:“爸,喝茶。”

何振国微笑着点头,伸手接过茶杯喝了一口,然后放在旁边的桌上,道:“好,叶星呐,今后你就是我何家的人了!”

紧接着,我又端茶给大夫人、二夫人。他们都给我封了大红包。网站http://www.gao-xiao.com/

这一流程下来,我膝盖都有些生疼,加上昨晚何咏欢做的太猛烈,现在双腿都有些发软。

“咏欢,你留下来,我还有话要跟你说。”

就在我们要出去吃早饭的时候,何振国突然叫住了何咏欢。

我回头看了一眼,就听妈道:“不用等了,他们父子俩估计会聊很长一段时间。”

“好的。”

“叶星啊,上次跟你相处的时间比较短,何家的规矩也没来得及跟你说。”妈牵着我的手走在杨凤怡跟何旭东的前头。小说婚婚欲睡:老公大人求放过在线阅读

我微微点头,听着她给我讲规矩。

何家女眷必须得遵守四条:

一、不得傲慢不逊,需礼数周到

二、不得畅叫扬疾,需温文尔雅

三、不得蛮横无理,需婉婉有仪

四、食不言寝不语,禁烟酒晚归

索性这四条我都能做到,所以没什么大问题。

等从老宅回到我与何咏欢的新房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左右。

因为家里人都看着,所以他再不愿意,也只能载我一起回家。

“下车。”

我看了眼一脸冷漠的男人,有些怀疑昨晚那般温柔的人还是不是他。

“怎么?还想赖在车里不走了?”何咏欢挑眉,语气听起来一股子的嘲讽味道。小说婚婚欲睡:老公大人求放过在线阅读

也罢,临清市谁不知道他是个疯子,脾气阴晴不定也实属正常。

我没开口,解开安全带就下了车。

脚跟都没站稳,他便开着车疾驰而去。

我看着被车尾气带起来在半空中飞扬的灰尘,有些恍惚。

如果与我结婚的男人是许岩,他才不会这般冷漠的对待我。

“星儿......”

呵,还真是太想了,竟然都出现了幻听。

“星儿,是我!”

我停住往前走的脚步,心里隐隐的兴奋起来。版权http://www.gao-xiao.com/

真的是他!

许岩来看我了!

第5章 什么都不是

我立马回头看去,只见许岩站在一颗白杨树下,对我挥舞着手臂。

不知为何,在看见他的这一瞬间,我所有情绪都爆发而出,眼泪更像是决堤地泉水般涌出。

“许岩......”

他飞快地跑来,将我紧紧地拥入怀中。

太久了,我已经太久没有享受过他的怀抱了,真是让我感到无比的温暖与怀念。

“许岩......”

我一遍又一遍叫着他的名字,明明有一肚子的话想要与他倾诉,到了喉咙处却又说不出。

他轻轻拍着我的后背,温润的嗓音在耳边响起:“别哭了,别哭,乖啊,我在这里,不要哭了。”

听到这话,我心里更加难受,只能在他怀里不停哭着,像是要把这段时间忍下的泪水全部释放出来。

不知抱了多久,他松开我,又伸手拭去我脸上的泪水,心疼道:“受委屈了?”

我点头又摇头,不知要怎么说。

“星儿,对不起......”

他突然道歉,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是我没用,不能帮你家渡过难关,害得你......”他蓦地住嘴,目光落在我的颈项上。

我立马反应过来他看到的是什么,今天去敬茶时我穿的还是高领,专门在脖子上打了粉底,现在应该是不小心露出来了,于是连忙伸手捂住脖子,焦急道:“许岩,你听我解释......”

“不用解释!”许岩狠狠扯开我的手,双目猩红,“是不是那个人逼你的?是不是?!”

见他这般失控,我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只能不断的流泪。

“禽兽!”

“在骂别人禽兽前,先想想你自己是什么。”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我不由自主地瞪大眼睛,他不是已经走了么?为什么会回来?

“勾搭有夫之妇的男小三?”

许岩闻言愣了愣,随后激动道:“你是谁?!凭什么这么说我?”

何咏欢嘴角微微上扬,目光带着戏谑般落在我的身上,不在意道:“你说,我是谁?”

许岩拉住我的手,指着他愤怒道:“星儿,他是谁?你认识他吗?”

我擦掉脸上的泪,用满是怒火的双眼狠狠地盯着他。

不知道我是哪里惹了他,就非得这么残忍的对待我?

要我在许岩面前亲口说出他是我丈夫这种话,呵呵......怎么可能?

“不说?那我就说了啊......”何咏欢扭头看向一脸悲愤的许岩,“我,就是她的丈夫。”

“你!”许岩身体一僵,然后直接就冲了上去,一拳打在何咏欢的脸上!

“许岩......许岩!不要打了!”

我吓了一跳,但不管我怎么去拉,许岩都不听我的话,恨不得要把何咏欢打死才好。

而何咏欢也不知是怎么回事,竟然就站在原地被他打。

“别打了!许岩!许岩!”

何咏欢是什么人?何家的大少爷啊,不是许岩这样一个小小的医生能够惹得起的人物!

要是他真的把何咏欢打得怎么样了,我都不知道要如何求情才能让他不受何家的惩罚。

“你打!好好看清楚,这个女人是会帮你,还是帮我......”

我连忙趁这个机会张开双臂护住何咏欢,哭着对许岩说:“别打了许岩,你走吧!你走吧!”

许岩一脸不可置信:“星儿,你竟然护着这个男人......”忽地,他又轻笑起来,“也是,你们现在是夫妻了,而我,什么都不是!”

“许岩!许岩......”看着许岩愤恨离去的背影,这一刻我来不及多想,连忙跟上去,却不料身体猛地被一只有力的手拉了回去!

“还想去追他?”何咏欢用力地捏住我的下巴,痛得我眼泪都流了出来。

第6章 我没死

“啊!”

何咏欢完全不顾我的感受,一路连拖带搂地将我弄到家,打开房门后就直奔卧室,狠狠地把我推倒在床上。

真是禽兽......

我摸着被他拽青的手臂,紧紧咬着下唇,再痛也不及心中对许岩的愧疚。

“新婚第一天,你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出轨了?”

何咏欢脱掉西装外套,又扯了扯颈项上的领带,一张俊颜因为愤怒而变得扭曲,而嘴角的淤青更是徒增了几分暴戾之气。

见他这样,我不由害怕地往床上爬:“不是......我没有想出轨......”

“狡辩?”他神色一凝,开始挽衬衫的袖子,并且抬脚上了床。

我心里一惊,连忙道:“你要干什么?!”

何咏欢微微歪头,笑得邪魅:“干什么?你说我想要干什么......”

他说着,竟然伸手将我按在了床上!

“何咏欢!你到底要做什么啊!放开我!”奈何他的力气太大,我根本就不能挣扎开他的禁锢!

“啪!”

我的声音戛然而止,头都被打的扭向了一边。

......竟然,竟然打我?

从小到大,就没有人打过我!

左脸火辣辣的疼,连同嘴角都麻了。

我扭头狠狠地瞪着何咏欢,还未开口说一句话,他竟然又一巴掌扇了过来,直接打得我耳朵嗡嗡作响,头晕目眩,整个人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这两巴掌,就是你私会野男人的代价!”

何咏欢通红着脸,嘴角都因为盛怒而微微抽搐着。

我倒在床上满是怨恨地看着他,这个神经病!

早就该知道的,妈还特意跟我说了关于何咏欢的症状,敏感多疑、性格多变、情绪不稳......我怎么能够忘记呢?

在别墅门口与许岩相见,本就是我疏忽导致的。

何咏欢因为病情原因,爸就没有让他接手何家的任何产业,除了跟几个狐朋狗友出去浪,根本就没有什么事情可做!

所以,不排除有其他可能性让他返回来。

都是我,全部是因为我大意了,才造成这样的后果。

我看着何咏欢那张狰狞的脸,吸了吸鼻子,哽咽道:“对不起,我再也不跟许岩见面了......”

他愣了愣,随即一把捏住我的下颚骨,咬牙切齿道:“贱人!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

下巴被他捏得亲疼,我忍着不让自己叫出声,看着他说:“阿欢,你相信我......啊!”

哪知他猛地一下将我摁在床上,拿起旁边的被子就把我整个脸都给蒙住了,只是一下,我连气都喘不上来,双手胡乱抓着,这一刻大脑都变得空白了!

为什么......

我做错了什么?

为什么他要这么对我?

大脑顿时传来一阵窒息感,我知道,要是他再不松手的话,我的生命就将会在这一刻终止。

许岩......爸爸......

双手紧紧捏住何咏欢的衣领,我想要让他停手,却无法开口说一个字。

“他妈的!”

耳边忽地响起一道穿云裂石的男声,脸上的重量一轻,我顿时就呼吸到了新鲜空气,连忙大口大口的吸气,而那种窒息感也慢慢减退了不少。

我没死......我没死......

太好了!太好了!

婚婚欲睡:老公大人求放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婚婚欲睡】 或 【老公大人求放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3966030.html
首 发:小说婚婚欲睡:老公大人求放过在线阅读
  • 《这个悍妃本王要了》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这个悍妃本王要了》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书名:这个悍妃本王要了目录预览:《这个悍妃本王要了》《这个悍妃本王要了》《这个悍妃本王要了》《这个悍妃本王要了》《这个悍妃本王要了》沈若之瞪着双眼,看着眼着这个俊美无比,贵气十足又冰冷得要死的男子。他的样貌足以让这世间所有女人趋之若鹜,明明知道一但接近便是飞蛾扑火,可是她相信,所有女子也一定会飞扑过去,哪怕引火上身。“你到底想怎么样?”从牙逢中挤出这几个字来。沈若之看到这个男子,只有四个字:咬牙切齿。她,可不做那只傻的蛾子。“不怎么样,只是希望姑

  • 小说愚妻不候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愚妻不候在线阅读小说:愚妻不候目录预览:4、当了那啥就不要立牌坊了5、需要导游吗?6、好出去传八卦吧4、当了那啥就不要立牌坊了我很直白地说:“或许我的话毒,但你别不爱听,因为这是现实,你是从事那方面工作的,我找你就跟你们男人去夜总会一样,你会跟那里的女的做朋友吗?不会,只是图个爽-快而已。”他突然把手放在我的自行车车头上,随后带着一抹坏笑地看着我:“其实,我不是……”“你是说自己很纯洁?亲,好歹有点职业操守,当了那啥就不要立牌坊了。”他凑近我:“古有杜十娘怒沉百宝箱,李师师唤得燕青浪

  • 小说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不!不应该这样!怎么会这样?出了什么问题?哪里出了问题?”她双手死死抓着床单,魔怔似地拼命想要寻找哪怕一星一点的血迹,可是结实的棉质床单几乎要被她抠破了,还是没有。夜景琛双眸微眯地看着她,深遂的眸中一片深意,只是唇边那一抹玩味的讽笑却格外刺眼。在他的眼里,似乎顾以沫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一场滑稽可笑的戏剧。“现代有很多女孩都没有洛,红,这不能说明什么!我拿我的命保证,我没有,我没有!”不知多久,顾以沫

  • 难驭腹黑小娇妻15章(第15章 宝贝,我恐高)

    原标题:难驭腹黑小娇妻15章(第15章宝贝,我恐高)小说名字:难驭腹黑小娇妻第15章宝贝,我恐高白云山云景寺。柯爵牵着夏千寻的手爬阶梯。夏千寻累得气喘吁吁:“柯爵,你一定是猴子派来折磨我的,明明有缆车可以坐,你为什么非要带我徒步往上爬?”“宝贝,我恐高啊!”柯爵拉着夏千寻往上爬,侧过头来笑着说道。说完,他的笑容缓缓收起,他往夏千寻身侧凑了凑,附在她耳边一本正经道,“老婆,这是个秘密,千万别告诉别人,不然好丢脸!”夏千寻:“……”她告诉孙猴子吗?他们之间,压根就没有一个共同的朋友好吗?不,是连一个

  • 沈先生请自重,非婚勿撩在线阅读

    原标题:沈先生请自重,非婚勿撩在线阅读小说:沈先生请自重,非婚勿撩目录预览:第一章孩子没了第二章陌生女子的来访第一章孩子没了第一章孩子没了烈日炎炎的午后,医院五楼走廊里有着斑斑驳驳的光影。“今天说什么也要把这个鉴定给我做了。”说这话的是我的婆婆,她是个农村妇女,身材干瘪矮小,却极尽泼辣。自从那天在街上撞见我和别的男人说了几句话,她就骂骂咧咧没有停过。她断定了我和别的男人有染,非说我肚子里的是野种。不知道在哪里听说孩子在肚子里也是可以做亲子鉴定的,连拖带拽的将我带到医院,手腕已经被她拽出青紫一片。

  • 隐龙完结版免费阅读

    原标题:隐龙完结版免费阅读小说书名:隐龙目录预览:002章、天狼003章、青春损失费002章、天狼这个想法在沈梓涵脑海中一闪而逝。反应过来后,她摇了摇头,心中暗道:“一定是我看错了,六年前那件惨案轰动全国,根本不可能有活口留下。”她努力让自己不往那个方面去想,毕竟那样的话事实太过恐怖。许尘见周宏已经奄奄一息,随即也松开脚,这个时候没必要惹上人命,他松开脚后头也不回地往小区外走去。沈梓涵犹豫了几许,最后还是小跑着上去冲许尘的背影问道:“你……是谁?”许尘身形一顿,头也不回,他深吸了口气后缓缓开口:

  • 繁华一世完结版免费阅读

    原标题:繁华一世完结版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繁华一世目录预览:2.神秘白衣红梅花3.梅花亭下初相遇2.神秘白衣红梅花闻到了熟悉的香味的云逸轩愣然转头,却见那白色的软轿已经到了身后,连忙迎了上去,恭敬地问道:“姑姑,您怎么也来了?”云清芷虽然很是不情愿,但是,却还是乖乖地走到了软轿旁,垂手侍立。两名白衫少女拉开轿帘,隐约可见里面摆着一张素雅的琴桌,和一张典雅的七弦琴,琴边上一个白玉瓶里插着一支开得正好宛如滴血的红梅花,在一片单调的白色背景的衬托下,像是肌肤如雪的绝色美女的樱桃朱唇,又似是精心化在眉间的

  • 永夜之歌完结版免费阅读

    原标题:永夜之歌完结版免费阅读书名:永夜之歌目录预览:第二章:初识第三章:出发第二章:初识夜,依旧宁谧。白洁的月光轻轻洒下,带给这个世界一丝丝慰藉。在一间简陋的石屋里面,一只小小的蜡烛站在桌子上,顽强地燃烧着,似乎在对抗着这无边的黑暗。这间石屋很是简陋,大小不过五六平米,只有一张木桌和一张床,而现在,这张床却被另一位女孩子占据了。“阿布——给,阿羽。”阿羽点点头,结果阿布手中,哦不,嘴中的干净布料,来到身份不明的女孩的身边,将那块布放进水盆里洗了洗,替女孩擦干净脸。仔细打量下,这是一名年纪和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