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小说绝世仙尊在线阅读

2018/11/11 11:24:23 来源:网络
小说绝世仙尊在线阅读

书名:绝世仙尊

第四章若有人兮山之阿

想到这里,范逸又猛然想到二叔要自己去昆仑山学习修真法术。高效新闻网

难道修真法术就是神仙会的那些东西?对啊,刘老汉不是说过昆仑山是什么……帝之下都吗?西王母啊乱七八糟的好像有一大堆神仙住在那里呢。

二叔难道是让自己去找神仙学仙术?二叔不是一个隐居的武林高手吗?他又怎么认识神仙的?越想越觉得脑子开始混乱了,范逸心中对二叔的印象一直都是一个可能很厉害的武林高手,不知惹怒了哪个武林世家,被迫躲在这个鸟不下蛋的落子山里,郁郁不得志。

可现在看起来,好像自己以前想的一直都太简单了。

世上真有神仙?自己也可以学得仙法修炼成仙?想到这里,范逸只觉得浑身似乎都被一片暖洋洋的温水包容着,有些飘飘然了。

举手之间山河破碎,天地为之色变,可以御风飞行,直上九天之外,如星辰一般璀璨。可以长生不死,青春永驻,百病不侵。千里之距,倏忽而至,这是怎样的潇洒畅快?!

想着想着,范逸忍不住呵呵傻笑了起来,连嘴角流淌出晶莹的口水都没注意。推荐gao-xiao.com

过了许久,范逸才从自己天马行空般的想象中恢复过来,擦了擦嘴角快要滴落下来的口水,他看了看桌上的另外几本书,发现并没有自己要找的关于雕像林中那怪事的东西后,不由得叹了口气一屁股坐在了二叔那张藤木椅上。

房间里空荡荡的,决计是藏不住什么东西的,二叔竟然除了几本书之外什么也没留给自己。亏自己养了他那么多年,也太小气了。愤愤地在心里又拔了那老家伙几根胡子,范逸盯着手中的书,陷入了沉思。

窗外不远处的林中,被夜风处乱的枝条发出呼呼的响声,伴随着不时传来的野兽嚎叫让这夜显得愈发的寂静。

也不知过了多久,外面依旧漆黑,油灯比先前暗了许多。范逸的一张瘦削而显得少年老成的脸在恍惚的灯光下,慢慢笑了起来。推荐gao-xiao.com

“世间万法,唯力破之。这是你说的,我就按照你的意思去试试。”

天一亮,范逸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又来到了雕像坑里。这次虽然心里有了点准备,但他还是有些畏畏然,万一自己的想法不成功又去了那个阴森恐怖的地方,不知道还会不会运气好再活着回来?

不过范逸性子里有股子天生俱来的倔强,决定了做什么事情,就是八十头牛也拉不回来。看着身前的那座雕像,范逸知道再往前迈两步可能自己又会去到那个地方,缓缓地吸了一口气,尽量的不去看雕像的头部,慢慢举起了拳头。

这个地方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被二叔布成了一个阵法,自己被弄到那个地方极有可能是阵法的效果。这是范逸想了一晚上的结论。原文gao-xiao.com虽然不完全正确,但也差不多了。

重重的拳头瞬间落下,砸向身前的雕像。

“砰!”

石坑中央,范逸满身的石屑正一脸不可思议地盯着面前两米处的那个石台。

石台上,一个古朴的圆环慢慢飘荡在半空,散发出轻微的光亮,在正午慢慢散去的薄雾中显得有些诡异。

此时整个石坑中已经有一半左右的雕像被范逸给生生砸毁了。他的想法没有错,用蛮力确实可以破阵。只不过这样的方法貌似也只适合像自己这样拥有一身蛮力的家伙。阅读gao-xiao.com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的力气变小了许多,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玩青冈岩就像捏泥巴一样容易,可只是打碎的话也不是什么难事。

愣了好大一会儿功夫,范逸才清醒过来,使劲喘了几口气,刚才那一番巨力破坏也把自己给累得不轻,他慢慢走上前去,近距离观赏起了眼前的小东西。

手腕粗细,非金非石的材质,看形状很像是山下李枣儿他娘手上戴的手镯,只不过人家的手镯还有些装饰用的雕刻图案,还是玉石做的,可这件却脏了吧唧的,就跟一个铁皮绕了一圈一样,难看得很。

要不是看它竟然能够飘在半空,范逸一定以为这是二叔那个老家伙在拿自己当猴耍,随便找了个破烂玩意儿骗自己。

不死心地拿手在圆环上面下面左面右面各扫了几下,确定没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吊着它,范逸才真的相信二叔这次很出乎他意料的留下了件好东西。

慢慢伸出手去,范逸想摸摸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做的。可就在这时,只听“呼”的一声轻响,范逸只觉得眼前一模糊,再反应过来时眼前的圆环已经不在了。推荐gao-xiao.com

惊讶地抬起头来,范逸看到石台背面的一尊雕像上,一只雪白的狐狸正坐在二叔的头顶上,嘴里叼着那件圆环,一双小眼睛正眯眯地盯着自己,眼神似乎带着嘲讽之意。

呆了一下,不知道怎的,范逸觉得眼前的狐狸那张三角脸上,似乎带着一丝狡黠的表情。正当他为自己这个古怪的想法改到莫名其妙时,却见那只狐狸对他笑了一下,然后转身飞快地跑进了石雕林中。

这次范逸彻底石化了,他敢对天发誓,他真的看到了狐狸的笑容,可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只狐狸就要消失在他的视线中了。

“不要跑,把东西还给我!”心中一急,范逸也不管那只狐狸能不能听懂人话,大喊一声就冲了过去,可还没跑几步,他突然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没有被自己破坏的雕像林中似乎还是有那种危险的气息传来。

想法刚刚产生,一直在他前面不远处的雪白狐狸就突然消失不见了。

这下范逸慌了,那只狐狸明显是遇到了自己昨天遇到的情况,它掉进去倒没什么,可问题是二叔留给自己的宝贝可还在它嘴上挂着呢。

想到这些,范逸不敢怠慢,一双带着石屑的手砰砰一阵乱砸,很快他来到了狐狸消失的那几尊雕像前。抬了抬手,范逸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放下去了。把这几尊雕像砸倒很容易,可他不确定这处阵法被自己破坏之后,那只狐狸是会被放出来还是一直在里面出不来了?

范逸不敢冒险,所以他只能咬咬牙,恨恨地骂了一声娘,然后走进了雕像林中。

又是一阵晃眼的强光,当他反应过来,已经身处另一个地方了。

出乎意料地范逸这次并没有回到那个如同地府一般阴风嚎叫,饿狼成群的世界。眼前的这个地方不仅平静,而且还很美丽。

举目四望,青草芳芳,一片平坦。在不远处的地方,有一条大河,河水湍急,带着一阵阵浪花向下游流去。在范逸所在的前方,有一片林子,林子的一面正好临着河。

和煦的阳光让范逸看不出此时是什么时辰,赞叹地看着自己从未见过的平原大川,范逸四处环顾了一下,才猛然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想到自己来的目的。

四处找了找,只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那只狐狸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无奈范逸只能猜了一个方向,然后狂奔着向前追去。

孰料还没跑几步,他就听到一声娇呼:“救命啊!”

听到喊声,范逸毫不犹豫,立马掉转方向向求救的地方更加拼命地跑去。一早上的砸石活动已经消耗了他大半体力,此时范逸已经累的气喘吁吁了,可他还是更加拼命地提升了几分速度。

二叔从小教导他要见义勇为,自从范逸花了许久才明白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后他就一直牢记在心。不仅如此,他牢牢记着二叔当时还这样说了:“听到喊救命的,要救,不过要量力而为的救,打不过赶紧跑先。不过如果是听到漂亮的美女喊救命,那就一定要救,要不顾一切的救,只要打不死,半死你也得救!”

此时光听到那简简单单的三个字,范逸就觉得拥有这么好听的声音的,一定是个漂亮女子。虽然范逸从小到大所见过的最美丽的女人,一直都是镇里经常在他买酒的时候多给他打半两的酒坊老板娘。那个年过三十的寡妇,每次看到范逸到她店里,都会特意地给他准备点好吃的,然后用一种能把人瞅的脸红的眼神打量他,尽管他那时只有十二岁。

声音听着清楚,可范逸跑了许久都还没看到求救的那名女子的人影,等他赶进林子里的时候,就连声音也骤然中断了。

心中更加焦急,范逸心中暗骂着那个欺负良家少女的混蛋,向着先前传来声音的方向更加拼命地狂奔而去,连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

终于,在拐了十八道弯之后,范逸看到了眼前那令他差点一头栽倒在地的镜头。

出现在范逸面前的是一块略显空旷的平地,在他的左手边,一只白色的狐狸,身后摇晃着六条尾巴,嘴上叼着二叔留给范逸的圆环,正满脸畏惧之色地看着对面。正是范逸要找的对象。

而在范逸的右手边,一条身长超过七丈的蛟龙,微微盘着粗壮的身躯,四爪着地,巨大的尾巴不时来回晃着,扫在它身后的大树上发出“啪啪”的响声。

第五章曼纱帐,凝脂香

范逸从来没见过蛟龙,甚至都没见过这么大的活着的东西。之所以知道眼前的这个是蛟龙,完全是因为二叔小的时候给自己乱讲故事哄自己睡觉的时候描述的。乍眼看上去跟个小山包似的,估计它那几颗小树一般的牙齿上下一合,自己都不够它塞牙缝的。

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范逸见蛟龙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而是瞪着一双比自家窗户还大的眼睛看着小狐狸,便悄悄地往后退了一步。

刚才喊救命的女子就在附近,现在想在这蛟龙的眼皮底下去把二叔给自己的东西抢回来,无疑是送死。还是先把人救了再说吧。想着,范逸悄悄转过身去,想绕开这里继续寻找呼救的女子。

可就在这时,那只抢了他的东西的狐狸敏锐地发现了他的存在,然后,再次让范逸差点昏倒在地的事情发生了。

“不要走,救我!”

声音从身后传来,范逸转过身来,首先看到的便是六尾白狐那张哀求的三角脸。范逸此时很想找块石头敲敲自己的脑袋看看是不是有毛病了。起初看到这只狐狸有表情已经够让他吃惊的了,可他没想到它竟然还会说话?!

而且声音竟然如此的婉转好听!

这是什么世道啊?看着狐狸的表情,范逸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怎么二叔走后乱七八糟奇怪的事情都往自己身上堆啊?难道自己长了一副招引妖魔鬼怪的样子?

盯着六尾白狐的脸看了几下,范逸确定了这个声音跟刚才那个声音一模一样,就在他算计着是顾着自己小命赶紧跑还是先把二叔的东西拿到再说的时候,被六尾白狐的眼神一引,蛟龙那对吓死人不偿命的大眼也往这边看了过来。

完了!与蛟龙的眼睛一对视,范逸就被里面所包含的无尽戾气和强悍的气势震得连退三步。好不容易冷静下来,范逸左看看,右看看,脸色更加难看了。

他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和那只狐狸加起来都不够填蛟龙牙缝的。

被蛟龙注意到的范逸此时也成了它的关注对象,不过不知道为什么,那只蛟龙似乎更在意六尾白狐。

看着范逸转过身来,六尾白狐脸上紧张哀求的表情明显放松了一些。早上范逸在蛮力破阵的时候它可是在一边看到了的。此时有这么一个傻大劲儿帮自己,总好过自己没一点希望地被对面那个大家伙给活生生吞下去。

“这只蛟龙已经达到地阶中段了,实力强横的很,我在这里用幻术迷惑它一会儿,你赶紧趁机跑到它的背上攻击它颈下的逆鳞部位。”白狐把圆环从嘴里吐出来,放到自己身前,对着范逸说道。

“什么?地阶中段,什么意思?还有它的逆鳞在哪里啊?”短暂的时间内,范逸已经被迫地接受了狐狸会说话这个事实,可是听到狐狸说出来的话,他却不懂了。

地阶中段是什么样的实力?这只狐狸说它会……幻术,那又是什么玩意儿?还有这蛟龙的逆鳞,范逸有些疑惑地望着白狐,心里十分郁闷地想着,现在更加混乱了,怎么一只狐狸都比自己知道的还多!

“逆鳞就是它颈下逆向生长的那几排小鳞片。”有些无奈地看着面前的人类,明明实力还算可以,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啊。

白狐解释完,又转过了头去,隔着数十丈远看着蛟龙。蛟龙虽然一直看着这边,可根本就听不懂这一人一狐在说些什么。不过这并不影响它的目的。

范逸和六尾白狐都没注意,其实它那双大眼睛一直盯着的并不是六尾白狐,而是白狐嘴里叼着的圆环。

“待会我喊上,你就赶紧冲过去。”感觉到了对面的蛟龙气势越来越强,白狐不敢稍有怠慢,一边提醒着范逸,一边开始聚集体内的妖力。

闻言范逸也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开始笼罩场间,知道自己命悬一线,范逸也不敢大意,连忙将注意力全部转向蛟龙,就听白狐一喊,自己马上过去拼命。

自己的性命竟然栓到了一只六条尾巴的狐狸身上,范逸心里虽然觉得别扭,可也知道现在不是管这些的时候。再说这几天自己遇到的怪事着实不少,也不差这件了。

三方都静默着,一大一小,一蛟一狐相互对视,范逸则像个旁观者一样站在中间。

终于,被白狐和范逸两双眼睛盯着,蛟龙压抑不住野性爆发了。只见它仰头大吼一声,天地震动,尾巴抽动的幅度骤然加大,“咔嚓”一声,它身后的一棵参天大树瞬间拦腰折断,被它卷了起来,如同扔石子一样把它扔向了六尾白狐。

而几乎就在同时,范逸听到了白狐那娇润婉转的声音:“上!”

范逸已经十六岁了。因为从小修炼二叔教给自己的内功心法,再加上七岁就开始打猎养家,范逸看上去倒更像是十八岁。这也是为什么他在十二岁的时候就开始受到酒坊老板娘特殊照顾的原因。

已经壮硕如成人的范逸在心理上却纯洁的跟落子山上的小白花一样。不过在酒坊老板娘用那种眼神盯着自己看的时候,他也是会脸颊发烫,嗓子发干,浑身发热的。

可是不管怎么说,范逸却从来没像现在这样的尴尬过,也从来没像现在这样……舒服过。

两人几乎同时看到了对方,然后只听一声尖叫传入云霄:“啊!!!”

“你叫什么啊?是你压着我好不好。”过了半晌,尖锐的叫声才停下来,然后范逸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娇润婉转的声音。

尖叫的不是范逸身下的美人儿,而是范逸自己。

范逸当然不是因为被侵犯了而羞怒万分才叫,更不会是因为侵犯了别人后悔万分而叫。

叫完之后,范逸本想立马起来逃离这个地方,可他的手刚离开身下少女的身体撑到身旁的地上,却骤然发现一个让他很无奈的事实——他的腿受伤了。

这让范逸立马转头张望了一下四周的环境,然后迅速放松了下来。

看来自己运气很好,这次又在最关键时刻逃了回来。

想到不久前的情景,范逸似乎觉得腿伤更疼了,忍不住闷哼了一声,再一次趴到了少女的身上。

心神回到那片林子里,就在六尾白狐对自己喊“上”的那一刻,范逸很及时地出手了。趁着蛟龙攻击白狐的空当,他凭着自己迅捷无比的速度快速冲到蛟龙身旁,然后纵身跃到蛟龙的背上。此时蛟龙根本就来不及躲闪,等它反应过来,范逸已经狠狠地一拳击了出去。

看到范逸一拳打在了蛟龙的逆鳞上,勉强躲过那棵大树的白狐心中一阵放松,以为靠着这一击,就算无法重伤蛟龙,给自己腾出点时间来逃跑总不成问题。

可孰料笑容还没浮现到脸上,白狐就彻底的呆住了。

就在它眼前不远处,明明已经击中蛟龙的范逸被狠狠地甩了出去,而那条蛟龙却一点事都没有。若不是自己一开始及时释放出的幻术扰乱了蛟龙的判断,恐怕范逸还没落地就被蛟龙一尾巴给抽死了。

趁着蛟龙四处乱抽,范逸慌忙逃了出来,可还没等范逸跑到白狐身前,从幻术中脱离出来的蛟龙终于发现了他,然后用它那巨大的身躯如泰山压顶一般地扑了过来。

在最后一刻,范逸看到白狐惊惧的眼神,不知怎的,怜悯心一阵泛滥,不由自主地就跑过去将它挡在了身子底下。

…………

想清楚了前面发生的事,再看到眼前自己和少女的姿势,又在“不经意间”看到少女左手上戴着的正是二叔留给自己的圆环,最后想起刚刚自己摸到的那几条毛茸茸的……尾巴,范逸有些明白了身子底下这个漂亮的让自己心神不宁的女子是谁了。

不过范逸现在已经顾不上这个了,知道了女子的身份他反倒不怎么害怕了。毕竟这只六条尾巴的白狐已经给了自己那么多惊奇和惊惧了,范逸再胆小也多少有些麻木了。

可现在的问题是,刚才自己又一次趴到白狐所化的女子身上时,他下面那根不听话的东西正好无比坚挺而倔强地顶在了她的小腹处。粗布做的底裤根本就挡不住范逸释放出的无匹热量,野蛮的一击惹得身下的人儿又是一声娇呼。

范逸恨不得马上找条地缝钻进去!可现实却告诉他就算现在有一条地缝,他也钻不进去,因为严重的腿伤和胳膊上的伤口让他根本就无法动弹丝毫。

那条蛟龙的皮还真是厚啊,自己的拳头说什么都是能劈开石头的,可在自己的拼命一拳下,那个家伙最脆弱的地方一点事都没有,自己的胳膊倒是差点给折断了。

听到白狐这句话,范逸傻呆了许久才反应过来,连忙不管浑身伤痛死命地从她身上翻了下来。只不过翻身的时候他的下面又是一动,惹得白狐再次哼出声,那娇媚的声音差点让范逸心神荡漾地失守,喷血而亡!

第六章遗物认主

冷静!冷静!稳住!要知道你身旁的不是人,是一只狐狸。不,不仅是一只狐狸,还是一只狐狸精!努力喘了几口气,范逸在心中不断暗示自己想要让自己平静下来。

就这么念叨了许久,范逸才让自己浑身气血下去了几分,这才有心情看一下周遭的环境。不过只是一眼,他就知道了自己在哪里。

不管是头顶上不知道多少年的泛黄的蚊帐,还是身下这张木床,范逸都是那样的熟悉,因为这里竟是自己的房间。

他和白狐竟是直接被送回了自己那破房子里的床上。

还没来得及细想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办,范逸就感觉到身旁一动,然后他看到了赤裸的白狐慢慢坐了起来,环视了一下房间后,低下头看向了自己。

完了!一看到白狐将头转向自己,范逸心里不由得大叫了一声。

虽然说刚才发生的一切都不是自己的原因,可毕竟便宜是让自己占了,现在白狐要是羞怒起来,就算是杀了自己也没话说。

贞节烈女的故事范逸听的太多了,贞操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多重要,范逸就算是个白痴也是清楚的。现在他手脚受伤,连动都动不了,即使他现在不想死,也没办法了。

跟白狐的眼神稍一对视,范逸立马转过了头去,面向了墙壁。白狐那一丝不挂的玉体实在是太有诱惑力了,范逸生怕自己再多看一眼,平躺着的身体又会发生反应。如果被白狐发现了,到时就算她不想割了自己,范逸自己都想一头撞到墙上死了算了。

还好浑身伤痛分散了自己一部分注意力,范逸悄悄松了口气,接着装起了傻来。

没办法,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样面对一旁的白狐。占了人家的便宜,范逸可做不出吃干抹净脚底生油的事情,可要让他负责任?算了吧,还是直截了当点好,让自己娶一只狐狸,除非自己变成鬼。

心中想着些有的没的,范逸预测出了自己各种各样的结局,可是当白狐说出沉默了许久的第一句话后,他又一次差点直接晕倒!

“你怎么那么沉啊,都把我这里给压扁了。”

范逸没想到,所以他很是吃惊地睁开眼回过头来,然后看到了那幕他这一辈子估计也不会忘记的画面!

白狐脸上的表情很是恼怒,只是她那双眼睛生的太过娇媚了些,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有些……像是在使媚。

眼神瞬间呆滞,范逸嘴角微张,渐渐流出了些透明色液体。而他鼻子里刚刚有些变干的血迹,一下子如决了堤一般喷涌而出,就像是要跟他手上的伤口比赛似的往外流血。

意识开始昏沉,范逸心中只来得及郁闷地叫了声难道我会是这样死去就昏倒了。不过在眼睛再次合上之前,他看到身边突然亮起了一道红光!

范逸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的伤竟然全好了。这让他忍不住把自己浑身上下都摸索了一遍,然后又狠狠地拧了自己的胳膊一下。待发现这不是在做梦后,他不禁仰天大喊一声:“老天啊!你终于玩够了吗?!”

这一天多的时间里,范逸觉得自己似乎已经把这辈子要遇到的怪事都见完了。会把自己送到另一个世界的雕像林,老牛大的巨狼,十几丈的蛟龙,还有一只有表情会说话甚至还能变成美女的六条尾巴的白狐狸!

难道二叔一走,这个世道就变了?还是自己真就长了一副招引妖孽的模样?

发泄完后,范逸使劲地呼出一口气,感觉周围似乎真的安静了许多。

可舒畅的表情还没在他脸上完全展开,一个让范逸永远也忘不掉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你醒啦?真能睡,要是你今晚再不醒来,我都打算把你埋了。”

娇啭的声音,让人听到就心肝脾肺肾俱皆舒爽,可听到这个声音,范逸却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尤其是当他看到进来的身影竟然还是白花花的,一件衣服都没穿的时候。

连忙转过身去,范逸在心里狠狠地扇了自己两个耳刮子,努力低下头,说道:“你……你……能不能先把衣服穿上。”

进来的正是在昏迷前被自己压在身下的六尾白狐。此时她还是原来的模样,竟然就这么大摇大摆地在屋里房外走来走去。

就算这里是在荒僻的落子山上,就算这里除了自己再没有其他人,可总归还有自己这么一个男人在好不好?范逸此时真恨不得扑上去让她知道为什么女人要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可一想到对方不是个人,他本来的热情就立马消失不见了,如被冰水泼身一般。

“衣服?为什么要穿衣服?”看到范逸的样子,白狐有些不解,这个少年怎么一见自己就躲躲闪闪的,连看都不敢看自己一眼。

难道自己很难看?不对啊,这可是自己照着娘留给自己的那幅画像幻化出来的样子。娘说过画上的人在人世间可是数一数二的容貌,随便一笑都可以颠倒众生的。

衣服不是用来保暖的吗?如今酷暑难耐,自己一只狐狸都受不了了,眼前这个人还捂着厚厚的衣服干什么?

范逸此时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虽然自己不是在对牛弹琴,可跟一只狐狸讲伦理道德羞耻心,也是差不多的事情了。

闻言范逸努力忍住脱下自己的短衫来给她套上的冲动,依旧低着头耐心地向白狐讲解起了人为什么要穿衣服这个黄口小孩儿都明白的道理。

半天过去了,任范逸口水唾沫乱飞,嘴唇都磨起泡来了,可白狐除了嗯呢啊呀的答应几声表示自己在认真的听着外,根本就没有一点骤然领悟羞红脸跑出去穿衣服的意思。

难道自己的表达能力这么差?还是二叔教给自己的那些词语使得这只狐狸根本就不明白自己在说什么?终于,看着白狐施施然地走到床边坐了下来,作出一副要听说书的样子,范逸放弃了。

估计自己再说一晚上,眼前这只狐狸也不会明白自己的话,既然这样,那只有用最后一招了。

“天色晚了,你早点歇息吧,我出去了。”

说完这句话,范逸逃也似的跑出了房门,去了二叔的房间。

一夜无话,第二日一大早范逸起床的时候,犹豫了许久才出了门来。

范逸自认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从小在二叔的“英明”教导下,他也不可能变成什么知书达理的谦谦君子。此时站在自己房间门口的他就怀着一万分的矛盾心情。

进……还是不进?!

就在这样一惊一乍地不断变幻中,范逸熬过了一夜,好不容易天亮了,范逸都恨不得赶紧逃掉算了。可是一想到二叔留给自己的东西还在那只狐狸手上戴着,范逸只好老老实实地敲了敲门,等待着再一次折磨的到来。

沉静了许久,范逸才听到一阵窸窣声,正当他感到奇怪时,门开了。

抬头看到眼前的一幕,范逸忍不住瞪大了眼睛,然后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丝失落之情。

开门的是白狐,可今日的白狐,却穿上了衣服。

一身宽大的有些不合身的粗布短衫罩在身上,正是自己前几天洗干净了放在床头等着换的衣服。此时穿在白狐身上,短衫变成了长衫。

开门正好看到范逸的表情,白狐轻轻笑了一下,然后原地旋转一圈,巧然问道:“好看吗?”

“好……好看。”一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住白狐,范逸有些结巴地答道。待说完之后他才猛地反应过来,一边在心里狠狠地扇了自己几巴掌,一边告诫自己,眼前的是只狐狸精,不是人。

可越是这么想,范逸的眼却越是无法从她身上移开了。等他好不容易克制住自己时,白狐已经转身回了房间。

犹豫了一下,范逸咬咬牙跟着进了房间。为了二叔的“遗物”,如今范逸是命都可以不要了。再说这只白狐也不见得要把自己怎么着了,虽然她的举动跟刘老汉讲的故事里那些骗书生的狐狸精真的差不了多少。

怀着忐忑的心情,范逸走进屋内。白狐不知在干什么,正背对着自己弯腰在床上摆弄着。看着她的样子,范逸刚刚平静下来的心情再一次被撩拨起来。

宽大的衣服衬托着那玲珑的身段,因为弯腰使得白狐的翘臀处衣服紧贴了起来。不知是不是白狐看出了范逸的心思,原本让范逸做了一夜恶梦的六条尾巴竟是消失不见了。那细长的双腿几乎从根部露出衫外,让范逸看了忍不住狠狠吞了口口水。

“哼!”正当范逸色迷心窍之际,白狐突然直起身转了过来,冷冷地哼了一声,范逸见她脸若寒霜,都快凝出冰来了,还以为她看到了自己的行为,吓了一跳,刚要道歉,却见她忽然扔了一个物事过来。

“还给你!”

闻言连忙接过来,范逸摊开手心一看,发现白狐扔过来的不是别物,正是二叔留给自己的那件手环。只不过原本像铁皮一样的手环表面上不知怎的出现了许多鲜红色的条纹,看上去比昨天见得时候好看了许多。

绝世仙尊》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绝世仙尊】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3965958.html
首 发:小说绝世仙尊在线阅读
  • 婚婚欲睡,腹黑老公轻点撩10章

    原标题:婚婚欲睡,腹黑老公轻点撩10章小说名称:婚婚欲睡,腹黑老公轻点撩《婚婚欲睡,腹黑老公轻点撩》“呵呵……”西勇凌傲假笑着看着苕秀子,这个女人,真的应该庆幸,昨天自己恶心到乔日展臣后今天心情好,耐心也好了很多,不然有人居然在自己面前说他“老弱病残”,现在早就连尸首都看不见了。“你和展臣真的是混黑的啊?”苕秀子也是见西勇凌傲难得的好脾气,加上之前自己遇到的都是一些小喽啰,这回遇到一个黑社会大佬,难免有些好奇心。“嗯。”西勇凌傲心里悄悄计较着,这个女人叫乔日展臣为展臣。“那你们平时都做什么?会出

  • 替身前妻,冷情首席请靠边16章

    原标题:替身前妻,冷情首席请靠边16章书名:替身前妻,冷情首席请靠边《替身前妻,冷情首席请靠边》沈凌夜不希望自己的情绪影响到简凝园,尽量让自己开心一些。沈初颜知道他在伪装,并没有揭穿。晚饭过后,沈凌夜提出去散步,简凝园答应了。两人走在林荫小路上,简凝园想知道今天发生了什么,便询问道:“沈凌夜,今天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还是工作上遇到不顺心的事?”沈凌夜没有直接的回答她,而是问了她一个问题:“老婆,假如有一天,我们分开了,你会怎么办?”简凝园想了想:“我想我会对你死缠烂打,如果你不爱我了,那么我会重新

  • 逆天魔帝全文TXT

    原标题:逆天魔帝全文TXT小说书名:逆天魔帝目录预览:第一章六百年后第二章古魔经第一章六百年后浩瀚的宇宙,无垠的星空,这个世界到底有多么广袤无人知晓,哪怕是传说中的仙神也未必能够探清。北辰之星,东域,青龙城。“神宗圣女洛灵瑶!纵然我死,化作九幽阴魂,上入青冥,下入九幽,入六道轮回,过往生黄泉,我王毅一定报此血海深仇!”王毅大吼一声,猛然坐了起来。“靠!王毅你半夜发什么疯。”王毅身旁,一位穿着杂役服饰的少年不满的骂道,随后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再次进入睡眠状态!耳中的话语,眼前的情景,让王毅一呆,随后

  • 小说误惹豪门,总裁的萌宠新娘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误惹豪门,总裁的萌宠新娘在线阅读小说名字:误惹豪门,总裁的萌宠新娘目录预览:《误惹豪门,总裁的萌宠新娘》《误惹豪门,总裁的萌宠新娘》《误惹豪门,总裁的萌宠新娘》《误惹豪门,总裁的萌宠新娘》第二天,倪洛嫣就起了个大早,下楼后往嘴里塞了个小笼包,刚想往外跑就被廉森一把逮住了。“唔……你干什么呀?”倪洛嫣满口塞满了包子,含糊不清地说着。“给我安分地吃完早餐再走。”廉森冷历地说,然后自顾走到餐桌另一头开始悠闲地吃起了早餐。倪洛嫣心里着急呀:“廉先生,我再不走就得迟到了。今天是去学校的第一天,

  • 我在大辽当皇后7章(《 我在大辽当皇后 》)

    原标题:我在大辽当皇后7章(《我在大辽当皇后》)小说书名:我在大辽当皇后《我在大辽当皇后》一股股热浪喷涌,帝帐内如有一个滚动的火球,炙烤着,焚烧着,热气蒸腾。将军们都身穿铠甲,汗流浃背。有的人身子不住地扭来扭去,有的人双脚在彼此摩擦,帐内充斥着汗臭、脚臭,以及人的燥热情绪。“禀报地皇后”,述律平亲弟弟、大将军萧敌鲁站出队列,“我军中将士大多不习南方水土,十之一二已染热射病,且染病者有增无减,请地皇后派医士速去疗治,当不影响明日攻城。”迭刺也站起身:“禀报地皇后,我军中也有染汉人这病,医士前日来疗

  • 小说凰女归来:冥君放肆宠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凰女归来:冥君放肆宠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凰女归来:冥君放肆宠《凰女归来:冥君放肆宠》热……好渴……好想抱着一块冰……半梦半醒间,妖月觉得自己的身子十分燥热,内心也渴望着拥抱着一个冷冰冰的东西,来填满她内心的空虚。“这个小娘子,样貌姣好,身材更是极品!真没想到我张二此生竟然会走如此大运,光棍了半辈子,竟然会捡到这样极品的小媳妇!虽然脸上有一道疤,但没了光女人都一样。”昏暗破败的房间里,一个身上脏兮兮,满脸大痦子,像是猩猩一样的男人,双手互搓,留着哈喇子,双眼放光的看着床上的女子

  • 小说蚀骨索爱:总裁吃定你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蚀骨索爱:总裁吃定你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蚀骨索爱:总裁吃定你第十九章怀孕“两个多月,那简小姐应该是在和你分手之后怀孕的——”马冰洁似乎只是作为职业习惯而推断,只是眼角不时的看着上官尊的表情却出卖了她的用心。而上官尊的脸上已经凝起了一团乌云,他很清楚,简思瑶肚子里的孩子绝对不是他的,他们之间的那次都已经做了措施,根本不能出现什么纰漏。那,孩子到底是谁的?简思瑶刚刚睁开眼睛就感觉自己浑身一阵冰冷,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激灵,对上了上官尊冷若冰霜的眼睛,“你……想干什么?”他那眼神,

  • 小说总裁老公吻上瘾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总裁老公吻上瘾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总裁老公吻上瘾第三章她要见的人,居然是他苏暖震惊了,她觉得这个男人简直就是有病,没理由的过来帮助了一下你,然后又跟你说要报答。这些也就算了,偏偏还提出了这么荒唐可笑的理由?她强忍住自己的怒意,一字一句道:“先生,我跟你不熟,你能帮助我我是十分的感谢你。你说要我回报一些事情,好,这没什么。但是你却说要我嫁给你,你不觉得你这个玩笑开的有些过分吗?”“我不是开玩笑。”他怎么会是开玩笑呢?本来他是不打算参加婚礼的,但知道了她来要,所以他来了。帮助她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