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小妖仙缘免费阅读

2018/11/11 11:22:37 来源:网络
小妖仙缘免费阅读

小说名称:小妖仙缘

第一章:白矖上神

遥望天际,九天之上紫薇之星与北斗之星遥遥相对。版权http://www.gao-xiao.com/南天门巍峨耸立,仰头不见其顶,天宫亦是天界入口。

  由九层浮空云盾承托的巨大宫宇便是天庭。天庭仙岛林立,烟雾缭绕。金光万道,红霓滚滚,瑞气千条,紫雾喷散。那南天门,如碧般圣洁,以琉璃打造,明亮幌幌,是为宝玉。两边站着十位镇天元帅,一位位顶梁靠柱,持铣拥旄;四下列十数个金甲神人,一个个执戟悬鞭,持刀仗剑。

  从外看一时惊人,入内更是让人惊羡,里壁是几根大柱,柱上雕刻着的神龙栩栩如生,搭建的几座长桥,桥上盘旋着彩羽凌空的神鸟。网站http://www.gao-xiao.com/

  明霞仿若天光,碧雾或能遮海。 到处都是有着千年不谢的名花,万载常青的祥草。

  仰头而望,当真是星辰灿烂,金碧辉煌。

  灵霄宝殿上,嵌着金钉,积攒玉户,七彩的鸟儿在朱门飞舞。纵横交错的回廊,却是处处精致;有天妃悬掌扇,散于条条廊上,又有玉女捧仙巾,美不胜收。

  此刻的天庭,一派庄严祥和,然而位于天庭极西的斩妖台,正狂风大作、乌云密布、天雷滚滚。

  细看之下,层层乌云之中,一抹纤细的白色身形缓步前行,片刻之后,那抹白色身影已行至斩妖台边缘。小妖仙缘免费阅读

  翩然回首,一头乌黑的发丝随风飞舞,绝美的脸上清丽冷峻,却翩然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缓缓抬起手臂,纤细的手指挽起一缕发丝,指尖轻轻一划,一缕断发落于手中。

  朱唇轻启,对着手中的断发呵出一口仙气,断发竟渐渐变幻成一条头上长着两根须的白色小蛇,小蛇太小,仅比女子的手掌长少许。

  女子用鼻子碰碰小蛇的头,宛如天籁般美妙的声音道:“今日,我创造了你,你得我一半神力,又是我身体的一部分,也算是我的孩子,便可唤我一声娘亲,但我无法对你尽到作母亲的责任,只能赐于你一个名字,你我今日初见便要分离,姑且就叫小离罢,今日,我便要从这斩妖台跳下,离开这枯燥无味的天宫,日后,你便化作我的样子,你便是我白矖上神,从前你是我身体的一部分,我信你能够扮好我,但若是某一日你也同我一般厌倦了这里,便去做你想做的事,只是切记,不可为害这苍生、不可祸乱这六界。”

  小离朝白矖上神眨眨眼,又扭了扭身子,懵懂的样子煞是可爱,白矖上神也忍不住轻笑出声,继而在手中升起一团神力将小离层层包裹起来,避免这天雷的伤害,飘向了远处,直到小蛇完全淡出视线。

  白矖上神缓缓转过身,纵身一跃,便离了斩妖台,顿时,天雷齐齐聚集到她跳下的地方,电闪雷鸣三日没有停息。

  待到小离通知腾蛇上神赶到斩妖台已是三日之后,此时的斩妖台已恢复宁静。

  腾蛇上神跪在斩妖台边,英俊的脸上却是伤心绝望,他怎么忘了,白矖那样灵动的女子,怎么可能耐得住这天庭的枯燥。网站http://www.gao-xiao.com/

  他二人随着女娲补天之后一同升天被封为上神已有万年,这万年的生活,白矖恐怕早已谋划着如何悄悄逃离,只是,这天庭有太多的规矩,没有充分缘由、得不到天帝批准是如何也不得私自离开,可是,这斩妖台岂是随便跳得的,一般的仙跳下去定是魂飞魄散,白矖虽为上神,却终究只是黄泥捏造的原身,如何能够在这斩妖台下落尘为人?她对这天庭,竟已反感至此,连性命都不顾了吗?若非小离机敏,没有真的听信于她假扮成她的模样,凭这位处极西的偏僻,怕是他永远也不会知道白矖跳下了这斩妖台。

  腾蛇朝着斩妖台下方一声嘶吼,嘶吼声绵长幽远,凄厉惋恻,少顷,匆匆离开斩妖台,来到女娲神殿,但愿还能救回白矖。

  “弟子腾蛇拜见女娲娘娘。”腾蛇跪在殿下。

  华丽却空旷的大殿内,一位庄重的女子端坐在高椅之上,见到殿下跪着的腾蛇缓缓开口:“腾蛇?你有何事,先起来说话。”

  “是,娘娘。”腾蛇起身继续道:“白矖上神三日前跃下了斩妖台,此时生死未卜,腾蛇恳请娘娘救救白矖上神。小妖仙缘免费阅读

  “她竟跳下了斩妖台?”女娲娘娘不可置信的问道:“可知缘由?”

  腾龙犹豫的道:“腾龙不知。”

  女娲娘娘沉默了片刻道:“你也不用帮她隐瞒了,你们二人均是我亲手创造,我自是明白你们的,白矖定是厌倦了这天庭太多的规矩与禁忌,以她的性子,能在天庭呆上这万年已是不易,可她怎能冲动至此,竟跳下了这斩妖台。”

  腾蛇一愣,继而松了口气,又道:“可在天庭,也只有这位处极西的斩妖台,常年无人把守,也无人问津,纵是天雷滚滚也不会有人知晓,腾蛇恳请娘娘能够救救白矖。”

  “唉,可这斩妖台岂是能如此轻易便跳的,她此刻恐怕已经···”

  “娘娘,白矖是上神,定不会轻易魂飞魄散的。”腾蛇心中一紧。

  “我并未说她已魂飞魄散,只是这斩妖台不比一般地方,她此番违反天规,私自跳下斩妖台,因是上神也的确不至魂飞魄散,但想要救她却也不是易事。”

  “恳请娘娘告诉腾蛇救她之法,不论多难,腾蛇都会救回白矖。小妖仙缘免费阅读”腾蛇那俊美的脸上此刻满是坚定之色。

  女娲暗叹一口气道:“这便是你二人命里的劫数了,也罢、也罢,要想救白矖也不是完全无法,却是艰险异常,也许,你能够救回她,但也不排除,你二人都会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我知你疼爱白矖,但这事关性命,你想清楚。”

  “腾蛇想清楚了,恳请娘娘告诉腾蛇。”腾蛇没有丝毫犹豫。

  “那好,你既已选择,便如你所愿,你需下到凡界,找回白矖的三魂七魄,并且将她的三魂七魄融合,选一户祖上几世厚积功德的人家,将她的三魂七魄注入一个胎儿中,让她重生,重生之后助她集齐七七四十九注幽之力,待到幽之力全部集齐之日便是你二人回天之时,只是,这找回她三魂七魄不是那么容易完成,需得她原身所属之物作为牵引,否则无头无绪,恐怕上万年也无法找到。”

  “她的头发幻化的小兽可否作为牵引?”

  “可以,可你如何能够得到?她的原身已在跳下斩妖台的那一刻被天雷所毁。”

  “白矖跳下斩妖台之前曾用一缕头发幻化出一条小蛇,且呈了她一半神力,本意是打算让这小蛇幻化成她的样子来骗过众天神,但那小蛇是她身体的一部分,又因她而生,在白矖跳下的那一刻感受到她的气息渐渐消散,便知她恐怕已遭不测,便急忙赶来告知腾蛇。”

  “她还真是想的周到,用她身体的一部分幻化成她的模样,既能有她的气息难以让人察觉,又了解她的一切,能够完全扮出个一模一样的白矖上神来 ,即便是我,怕是也难辨真假,既如此,集齐她的三魂七魄也便不无可能。”女娲娘娘听到此言也有了一丝希望。

  “娘娘,幽之力又为何物?”

  “幽之力乃当年我创造人类之时所呵出的神力,因是第一次造人,所放出的神力未能控制的稳妥,便多出了一份,因是神力,放出之后无法收回,我便将它封印成七七四十九份,以免被意图不轨的人获得从而为害苍生,后来创造你们之时也是用的这种幽之力,让你们获得生命,所以要救白矖就必须用到这份神力,说来也是造化,当时的失误竟成了此次救白矖的关键,待时机一到,我便将那封印解除。”

  “腾蛇替白矖谢过娘娘。”

  “你们都是我创造的,就像我的孩子一般,又何谈谢与不谢,不过还有一事,你需得注意,待到白矖托生,便是凡人,你去助她集齐幽之力时也需以凡人之躯,以免返回天庭后遭到法力反噬,但你们可以利用所收集的幽之力,为避免在凡界引起慌乱,你需得给自己也择一个合适的身份在她身边,亦不可提前告知她前程往事,只助她集齐幽之力,切记幽之力的搜集你只是助她,切不可替她,否则幽之力也于她无用,与此同时,这也算是对她的考验与惩戒。”

  “腾蛇谨记于心。”

  “这里有一样圣物,你且拿去。”女娲娘娘说着,手中现出一玉壶,玲珑剔透,且泛着淡淡的蓝色光晕,玉壶一出,女娲娘娘突感一道窥视之力,仿佛有人窥视着自己,但她尊为天神,哪里敢有人窥视,而且那感觉也不过一瞬而已,散出神力再去搜寻却没了一丝痕迹,怕是自己疑心了,也便未当做一回事。

  “这是···炼妖壶?”腾蛇惊道。

  “并非炼妖壶,但却是我当年用炼妖壶的一部分神力炼化而来,名为凝幽壶,本就是为控制那幽之力,恐他日幽之力为祸三界,特炼制此壶予以压制。”

  腾蛇接过凝幽壶道:“谢娘娘,不过幽之力不过单纯的上古神力怎会为祸三界?”

  女娲娘娘解释道:“你切忌不可大意了,幽之力虽只是上古神力,但须知它更是创生之力,凡人,甚至你与白矖都是由幽之力而生,于白矖而言,能够使她重返上神,于修仙者而言,能够迅速位列仙籍,于魔而言,更是可以篡改体质,魔族因暗黑而生,并与生力,若是得到了幽之力便可神魔同体,三界之中无人能挡。所以此番,你们切不可让幽之力落入他人手中。”

  腾蛇这才终于明白此事的严重后果:“是,娘娘。”

  “事不宜迟,你且去吧。”

  “多谢娘娘成全,腾蛇定会带白矖回来。”腾蛇说完,便退出了女娲神殿。

  看着腾蛇离去的身形,女娲娘娘疲惫的闭上了眼,这便是你二人的劫难罢,白矖,不知腾蛇如此为你,待你重返天庭,可会怪他又将你带回了这牢狱般的天宫,天帝这里我尚且可以为你们担一担,毕竟当初让你随我升天已是委屈了你,此处本就不是适合你的地方,可你二人自己的命数,终究是命数,凡人的命数有司命神定,而神的命数,便只有看天的了。

  可即便尊为天神的女娲娘娘,此时亦是不知,纵然白矖上神再有多么的留恋人间,也断不会如此草率的跳下斩妖台,而就在女娲娘娘拿出凝幽壶之时,凡间一处幽谷之中,有着许多奇形怪状的石头摆出一个巨大的阵型,阵中盘坐着一个黑衣男子,这男子生的邪魅,嘴角突然扯出一个妖娆的笑来,声音也是充满邪气:“万年前,你们升天之时置我于何地?而今,终于让我找到机会,等着好戏,我定叫你们生不如死、万劫不复。”

 

第二章:凡人白汐

五百年后,凡间,黎国国都涪陵。

  是夜,万家灯火已灭,万籁俱寂,涪陵首富白家白府却是灯火通明,人声嘈杂,进出的仆人们均是慌乱不已。

  “小颖,让小汐进去见见爹爹吧,求你了。”一个娇小的身影,身着鹅黄烟纱散花裙,头挽分髫髻,十一二岁的模样,娇美的小脸上却不见这个年纪该有的烂漫,反而一脸愁容与焦急,眼眶的泪水却倔强的不愿淌下。

  “小姐,不是小颖不让你见老爷,只是大夫吩咐,此刻正是紧要时刻,不可进去打扰,否则老爷会受到影响,老爷近几年一直病着,已经很严重了,切不可再受打搅。”唤作小颖的丫鬟也是一脸愁容,此刻府上两个主子,一个病危,一个才这般小,若是老爷今夜挺不过去,可如何是好?在外经营的白奕少爷半月前已收到消息,还在路上,怕是后日才能赶到,此时府上却已经乱作一团。

  “爹爹没有病,爹爹白日还在教小汐骑射呢!此刻才晚上,短短几个时辰,怎会突然病倒?”白汐带着哭腔的道。

  “小姐听话,再等一会儿就能进去了,乖。”丫鬟小颖竭力哄着面前的小女孩。

  正在这时,大夫面露忧伤的从里屋走了出来:“小姐,老爷让您进去。”

  白汐疾步跃过丫鬟,脚步因心伤走不太稳,跌跌撞撞地跑进了里屋,看到斜靠在床榻上的白凌峰面上已无一丝血色,心中一紧,却依旧不让眼泪流出,跪坐在床榻边,轻轻地唤道:“爹爹。”

  小心翼翼的样子生怕惊扰了床榻上的人,才这么小的年纪,却心细至此,实在惹人心疼。

  “小汐乖,不要哭。”白凌峰费力的抬起手臂摸摸白汐的头,挤出一丝微笑。

  “爹爹在小汐就不会哭的,小汐听话。”白汐用力的点点头,小脸上极力的掩盖着悲伤。

  “小汐啊,你要听话,要懂事,好好照顾自己,做个勇敢坚强的孩子。”白凌峰说着,拉过白汐的小手,继续道:“以后爹爹不在你身边····”

  “爹爹不会不在小汐的身边的。”还不待白凌峰说完,白汐便急急的抢道。

  “小汐,听爹爹说完,咳咳····小汐,你要记得,做个勇敢坚强的人,今后为人处世切记不可有太多执念,也不要所求太多,安安分分做自己,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过完这一生,便是爹爹对你的所有期望,爹爹的生命已经到了尽头,爹爹必须离开你了,爹爹也舍不得小汐,可这是命,爹爹已经多陪了小汐两年了,现在,是该离开了,所以小汐,你必须接受爹爹的离开,并且好好照顾自己,爹爹走后,管家张叔会安排好爹爹的后事,后天你哥哥白奕也回来了,待爹爹下葬后,你拿着这块玉佩和这封信去相府找三小姐南澜。”白凌峰边说边从枕下拿出一封信与一块刻着“澜”字的玉佩塞到白汐手中,继续道:“一定要亲手交给她,切记、切记·······”

  说完,白凌峰垂下了手,永远的闭上了眼。

  “爹爹、爹爹、爹爹·····你醒醒,再看看小汐,小汐会乖乖的,小汐听话,小汐听话,小汐会做一个勇敢坚强的人,爹爹、你醒过来,再看看小汐、看看小汐·····”忍了太久的泪水终于还是夺眶而出,她以为不哭就不会难过,爹爹就不会走了,可是,爹爹还是离开了。

  ······

  两日后晌午,白汐身着素服,头戴白绫跪坐在灵柩前,红肿的眼让人心疼,下人们想劝她下去却怎么也劝不动,她已在此跪了将近二十个时辰,眼泪都已流干。

  白奕进到灵堂时,便看到她一动不动的只是端跪着,面上也无甚表情,连忙冲到灵柩前,跪在白汐身边,对着灵柩磕了三个响头,才拉起白汐的小手,却发现她的小手滚烫,白汐这才发现身旁多了一个人,转过头来,看清来人后眼中终于有了一丝神色,虚弱的道:“哥哥,你终于回来了。”

  说完,便在下一秒眼前一黑,她已在这里跪了一两日且滴水未进,十一岁的身体怎么熬得住,再加上她生来带病,身体比一般人都虚弱,这小小的身子可怎受得。

  白奕将她抱起,送回了房中,又命人找大夫照顾,直到第二日才醒,醒来便看到一袭白衣的白奕靠坐在自己床边,三年前稚气未脱的脸此刻却已棱角分明,这个哥哥,虽与自己毫无血缘,但却是除了父亲以外对自己最好的人,如今,父亲走了,也只有这个哥哥能让她心安、让她不害怕。

  “小汐,你醒了。”白奕看她终于醒了,才松了一口气,她昨夜发了一夜高烧。

  “嗯。”白汐虚弱的应了一声。

  “身体可有哪里不舒服的?”

  “没有,就是想喝粥。”白汐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嗯,已经准备好了,我给你端过来。”说着便起身出去。

  ······

  白奕是白凌峰早年在外经商捡到的孤儿,比白汐长五岁,来到白府时才五岁,白汐才刚出生,现今十六岁,三年前便被白凌峰安排出城,在外经商历练,为接手白家做准备,白凌峰膝下仅有这一双儿女,白汐却对自己的母亲毫无印象,每次问起白凌峰都说时候未到,但却告诉她,她母亲是个刚毅的女子,也很爱她,只是因一些事情离开了,五岁便来到白府的白奕虽然隐约知晓此事,却也同白凌峰一般,不愿多说,但对白汐却都是真心疼爱。

  又过了四日,白凌峰已经下葬,刚刚回到白府,白汐便找到白奕,他正在书房接手白家家业,见白汐进来连忙起身迎了出来:“小汐,先坐。”

  待白汐坐下,又道:“刚刚回来怎么不休息?有什么事这么急?”

  “哥哥,我要出一趟府。”白汐身体还未恢复,面色略显苍白。

  “有什么事吗?我帮你去办,你身体还没好。”

  “不用了,哥哥,我没事了,而且爹爹说必须让我去。”

  “那我陪你去。”说着便站起身来。

  “我自己去就好了,哥哥你忙吧,也不用派人跟着,不用担心我,我不会走远,很快就回来了。”

  “可你一个小姑娘,怎么能就这么出去?”

  “哥哥,让我自己去吧,爹爹临走时说要我做一个勇敢坚强的人,如果这点事情都做不好还说什么勇敢。”

  看着白汐一脸的坚定,白奕不再阻止,只道:“那你小心,去吧。”

  他离开了这三年,走时她才八岁,还像个孩子一般挂在他身上,哭闹着让他不要走,三年后,他回来了,义父却已经离开了,而从前那个孩子,现今再也不会那么轻易掉眼泪了,也不再那么粘着他了,是都长大了啊!

  白汐身着素服,独自一人来到了相府,守门的侍卫看到来人是个十岁左右的小姑娘面露疑惑,问道:“小姑娘,你来相府有何事?”

  “我找人。”白汐心中还有些胆怯,从前自己并未独自一人出来过,何况此次还是一个从未来过的地方,只是从前经常跟着爹爹从这门口走过几遭,但一想到爹爹的话,便生生将心里的害怕压了下去。

  “那你找谁了?这里可是相府,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的。”侍卫对他倒是客气,毕竟是相府训练有素的兵,且面前又是一个水灵的小姑娘。

  “我找相府三小姐南澜,还望官兵大哥帮我通报一声。”脑中竭力搜索着从前爹爹教的待人之礼,爹爹说有求于人应用尊敬的话语,方显诚心。

  “可是三小姐已经近十年闭门不见客了,小姑娘,这恐怕有些难啊!”侍卫为难的道,他们三小姐自十年前回府便不再见客了。

  “求求官兵大哥帮帮我吧,进去帮我通报一声,定当感激不尽。”白汐急急地道,她以为只要她来到相府便能很快完成父亲交代的,却不想不像自己所想的那般容易。

  “这···”侍卫依旧有些犹豫,这三小姐这十年来脾气越发古怪,府上的人一般都不会轻易去接触。

  “有人要见姐姐?”突然,里面传来一声略带笑意的男声,随后走出一个男子。

  这男子约莫十五六岁的年纪,高挑秀雅的身材,白汐恐怕还不及他胸膛高,着的衣服是冰蓝的上好丝绸,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滚边与他头上的羊脂玉发簪交相辉映。巧妙的烘托出一位艳丽贵公子的非凡身影。那笑容颇有点风流少年的佻达。下巴微微抬起,深邃的眼眸中间星子般的璀璨。他穿着墨色的缎子衣袍,袍内露出银色镂空木槿花的镶边。腰系玉带手持象牙的折扇,仿若园中一簇幽兰,又仿若妖娆浅红色的新蕊,好贵脱俗之中带着明媚,像要召唤回春天,这样好看的男子,白汐长到这么大还从未见过,一时竟有些发愣。

  “是,小少爷。”侍卫率先应声道。

  “嗯、是这个小姑娘?”那好看的男子挑眉问道。

  “回小少爷,是她。”那侍卫对这男子很是恭敬。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男子转而对白汐问道。

  白汐这才从那男子的相貌中恢复过来,道:“我叫白汐。”

  男子闻言,眼中闪过一丝无人察觉的笑意,继而又用似是调侃的语气道:“小汐?”

  “嗯?”白汐一惊,反问道“你认得我?”

  男子却并未再同她说话,而是对那侍卫道:“好了,这小姑娘便由我带进去见姐姐,你们该干什么便干什么去。”

  “可是···”侍卫欲言又止于那男子的眼神中。

  继而,男子走到白汐身边,自然地轻轻拉起白汐的小手,白汐惊恐的瞪大了眼,望着两人握在一起的手,转而又疑惑的看着男子,他的手好大好温暖,而且,为什么会有如此熟悉的感觉?仿佛相处了不知多少年的人,又如相拥了不知多少年,但她确信,这十一年,自己从未见过此人。

  男子低头对她微微一笑:“小汐不要怕,跟我走吧,我带你去见她。”说着,便牵着她一步步走进了相府。

  而白汐只觉得心安,甚至都没有挣开这牵着自己的手,被他这一笑仿佛沐浴在暖风之中,连心跳、都有些不合规律,便鬼使神差的跟着他向前迈动了步子。白汐便把这统统归结于这个男子长得太好看了,自己花痴了,虽然哥哥也很好看,可却没有这个男子好看。

  行到了府内一处名为“依辞”的院落,男子突然停了下来,松开白汐的小手,转过身轻声道:“小汐,记好我叫南旻雨,方向的南、日文的旻、下雨的雨。”

  “嗯。”白汐有些呆呆的点头。

  “你现在跟在我身后,我带你见你要见的人。”南旻雨说着,挥开手中的扇子,朝前走去,白汐乖乖的跟在身后。

 

第三章:陈年往事

  这个院子不大,但很漂亮,进门便能看到两排桃树形成的小径,树上正开着粉色的桃花,树下是白汐不认得的花草,也开着白色的小花,往前数十米,有两棵柳树,左边甚至还有一个小小的荷塘,右面是一块草地,院子的四周是数十件房屋,其中还建有两个小巧却不失精致的阁楼。

  在白汐还在欣赏院内的景致时,二人已不知不觉行至院内中央,南旻雨对白汐低声道:“你先等一等,我帮你叫她。”

  “嗯。”白汐轻应一声,乖乖的站着不在到处乱瞄。

  南旻雨这才朝着其中一栋阁楼高声道:“姐,有贵客到。”

  许久,才听到阁楼里传来女子略显懒惰但却好听的声音:“旻雨,你知道我已多年不见客,又何必来告知我。”

  白汐听着这声音,竟有些亲切之感,却不知是为何,也懒得多想,只是此刻的重点是要见到这女子,便轻轻扯扯南旻雨的衣角,露出询问的眼神。

  南旻雨抱之一笑,微微摇头,示意她不要着急,继而又朝阁楼道:“客人都已到了,姐姐还是出来见见为好,或许,会是你想见之人也说不准。”

  “你带他走吧,我不见客。”女子的声音变得有些清冷。

  白汐一咬牙,突然跪到地上,朝阁楼喊道:“南小姐,小女白汐求见,恳请南小姐能够见小女一面,小女受父亲临终遗愿,有一物要亲手交于南小姐,还望南小姐能够帮助小女,以完成小女父亲的遗愿。”

  阁楼里的女子沉默良久,白汐心里也丝毫没底,倒是南旻雨,高深莫测的一笑,摇着折扇退到了一旁。

  又是许久,阁楼里并未传出声音,却见一女子缓步走了出来,这女子约莫二十八岁,修长的身姿窈窕曼妙,身上的环佩作响,内穿一件白色抹胸长裙,要套一件丝质轻纱,腰缠一条白色腰带,乌黑的秀发挽着流云鬓,髻间插着几株珠花,如玉的肌肤透着绯红,仿若仙女,月眉星眼间此刻却流露出一丝失魂落魄,步子都有些不稳,她的步子似乎有些沉重,仿佛每一步都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白汐见她终于肯出来见她又惊又喜。

  转头望向南旻雨,却见南旻雨靠在柳树上,依旧只是微笑着点头。

  再看那女子,那女子却已行至自己身前,略显狼狈的搀起自己,白汐不明所以,便顺势站了起来,女子牵着白汐走到了一旁的石桌边坐下。

  白汐见女子许久不说话,只是盯着自己一直瞧,有些不自然的出声道:“南小姐···”

  “你是白汐、小汐?”南澜眼眶一开始发红。

  “嗯,你也认得我吗?”白汐疑惑的道,她不太明白,为何这里一连有两个与自己初次见面的人叫自己小汐,她这么有名吗?

  “小汐,你刚刚说,你父亲,可是白岭峰?”南澜急切的道。

  “是,你认得我父亲吧!”

  “你刚刚说,他、他、他去了?”南澜的眼眶更红了。

  “是的,南小姐。”白汐的眼眶也有些湿润。

  “什么时候的事?”南澜的脸色突然变得苍白。

  “七日前。父亲说他已经病了几年了,七日前晚上,便去了,临走时告诉我,让我来找相府南三小姐,并把这块玉佩与这封信亲手交于南三小姐。”白汐说着,从怀中拿出玉佩与信来。

  南澜伸手接过,急忙拆开信来,带一封信读完,眼泪也终是决了堤。

  南澜自言自语道:“凌峰,你怎不早日与我解释?为何要等到如今?你既已去,又为何不继续瞒着我,如今去了却来告诉我,不是让我更加愧疚吗?凌峰····”

  白汐更加茫然,无措的看着眼前的女子,不知如何是好,只得掏出帕子递给南澜,轻声唤道:“南小姐,你怎么了?”

  南澜抬头,望了白汐许久,突然一把拉她入怀,抽气的道:“小汐,叫娘亲,叫我娘亲。”

  白汐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大脑还未缓过神来。

  “孩子,娘亲对不起你,也对不起你爹,你不要怪娘亲。”

  白汐还处于呆愣之中,毫无反应,只是一脸茫然的靠在南澜怀里,瞪大了眼。

  直到南澜情绪稳定下来,放开白汐,南旻雨也从一旁走了过来。

  南澜站了起来,对南旻雨道:“旻雨,你先帮我照顾小汐,我进去准备一下,即日离府,过后你帮我去给爹娘通知一声,让他们不用担心。”

  待南澜进屋,处于呆愣中的白汐总算清醒了过来,对南旻雨道:“她真是我娘亲?”

  “嗯,有些事情,到时候你娘亲会告诉你的,你要好好孝敬她,这么多年来,她也很苦。”南旻雨蹲下来,摸了摸白汐的头道。

  “嗯。”白汐乖乖的点头,虽然很多事情此刻的她小小的脑袋还转不过来,但爹爹让自己做的事一定是为自己好,既然爹爹让自己来找南三小姐,哦、不,是娘亲,也一定有爹爹的道理,自己便听从娘亲的好了。

  南澜着上素服,领着白汐坐着马车回到白府,白奕上前看到南澜先是一愣,继而恭敬地站到一旁,府上有资历的仆人也恭敬地站到一旁,齐声道:“夫人好。”

  南澜牵着白汐微微颔首算是回应,便径直去了白府灵堂,祭拜过后,又让人领路出府去到白岭峰的墓地祭拜,继而又回到白府。

  南澜同白汐住在白府从前南澜的院落吃斋礼佛,为白凌峰守孝三月。

  三个月里,白府的人都毕恭毕敬,南澜也对白汐无微不至,白汐第一次感受到母爱,心里说不出的动容,原来这种感觉就是拥有娘亲的感觉,因此,南澜不允许她见白奕的空缺也让她不再责怪南澜。

  三个月后,南澜出了院子,让小颖陪着小汐,来到了白奕的书房。

  白奕似是早已料到她今日回来,已经沏好了茶。

  “夫人好。”白衣很是恭敬的站在一旁。

  “小奕,我是来告别的。”南澜端庄的坐在椅上道。

  “小奕知道。”

  “我要带走小汐。”

  “为什么?我可以照顾她的。”听到要带走白汐,白奕情绪渐显波动。

  “是,你的确可以照顾她,这个我当然知道,但是当年之事,你虽是无辜,但也因你而起,况且,相对于你这新人刚刚接手的白家来说,我相府应是小汐更好的去处,小奕刚刚失去父亲,在白府怕是睹物思人,我相府能够给她更好的成长环境。”南澜一脸庄重的道,此刻的她确有一番当家主母的姿态。

  “可你会亲自抚养她吗?”白奕反问道。

  “实不相瞒,此次带小汐回相府,我只会照顾她一月,一月之后,我便、出家为尼。”南澜说到此处,低低叹了一口气,继而又道:“我欠凌峰这十年,如今他先去了,我便也再无甚牵挂,只是小汐,我不能再陪她多久,但我亦不会留她在此,若你一定要留她在白府,便等你完全能够掌握白家,做个名副其实的家主,拥有足够的能力来保护她了再说吧!再者,小汐的身体,你也知道,生来便甚是虚弱,比不得一般孩子,稍有不慎便会发病,此次与我去相府,让相府寻求调养之法怕是比你白家要有希望些。”

  白奕猛然一怔,的确,这白家家大业大,自己又并非白家嫡亲,只是义父捡来的孩子,要想完全掌控好白家还需不少时日,而在自己还未完全掌控白家之时,根本就没有能力好好保护小汐,而且小汐的身体,义父也为其寻求了这么多年调养执法,仍然毫无结果。相对于现在的白家,的确,相府才是更好的选择。

  “那便让小汐随夫人一同回相府吧,他日,待白奕拥有足够的能力,定会接回小奕。”白奕坚定的道。

  “那便看你的能力了。”南澜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

  十一年前,白凌峰远赴塞外经商,一月后,其妻南澜诊出已有身孕两个月,八个月之后诞下一女,白凌峰传信回来取名为白汐,一年后,白凌峰回京,同带回来一个五岁的孩子,取名白奕,白凌峰将其视如己出,一时家中多出两个孩子,白奕性格乖僻,少言寡语,白凌峰一心开导教育,便免不了对妻女有所忽略,半年后,白汐抓周,白凌峰却想到白奕自小孤苦,怕是也未行抓周之礼,便让白奕与白汐一同抓取自己想要的东西,当时桌上有许多奇珍异宝,然而两个孩子都看上了同一支玉笛,白奕先一步拿到了玉笛,在桌上爬来爬去的白汐刚一伸手却未抓到想要的,南澜想让白奕让出玉笛,白凌峰却不愿让白奕让出,南澜便因此心中生了芥蒂,几日之后,找到白凌峰一阵大闹。

  “白凌峰,六年前,我违逆了爹娘,私自逃出相府跟着你的商队去了塞外,后来却见你与另一个女人醉卧一榻,你万般辩解我便信了你,一年前,你再去塞外,我正怀着你的孩子,独自在家诞下一女,你却给我又在外带回来一个五岁的义子!义子?白凌峰,你当我是傻的么?你不仅将这个孩子带了回来,还对他比对小汐还好,白凌峰,你记住,我南澜此生与你永不相见!”

  白凌峰一脸惊恐,却也片刻恢复宁静,未曾做出半句解释,只是平静的道:“把小汐留下吧!我会好好照顾她,你何时想清楚了再回来,白家,永远是你的家。”

  南澜不可置信的看着白凌峰,他竟无一句解释,算是默认了吗?随后甩袖而去。

  白凌峰以为他二人的感情已无需那么多的解释,却不想,这一别,便是此生永别。

  十年里,两人都在煎熬,却都没有主动解释甚至未曾有过任何交集,两人都是倔强之人,都想着彼此,却终究误了十年,其实南澜早已想通,他二人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她怎会不懂他的为人,十六年前白凌峰与那女子共卧一榻,她明知是那女子设计,也的确只要他的一个解释便足够了,可是这一次,他给她的解释却晚了十年,这十年一过,竟是天人永隔。

  她等了他十年的解释终于等到了,就够了,他既已去,她也无甚牵挂,再陪小汐一月,她便出家为尼,与这红尘断了联系。

 

小妖仙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小妖仙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3965934.html
首 发:小妖仙缘免费阅读
  • 无删节呆萌小狐妃,邪君求宠爱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呆萌小狐妃,邪君求宠爱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呆萌小狐妃,邪君求宠爱目录预览:《呆萌小狐妃,邪君求宠爱》《呆萌小狐妃,邪君求宠爱》《呆萌小狐妃,邪君求宠爱》《呆萌小狐妃,邪君求宠爱》《呆萌小狐妃,邪君求宠爱》草木葱郁的言之山头,今日,一行男男女女结伴来,这苍翠的山头游玩,其中一位,名叫林仙仙,是个活泼好动,喜欢美男的,呆萌女子。“仙姐,咱们来言之山干什么呀?这山也不算有名,而且风景也一般呀。”其中一个跟班的小男生说道,林仙仙,组织了一个,踏青的社团,其实名为踏青社团其实是,到处去一些,神

  • 御夫有道,萌妻太难缠9章(《 御夫有道,萌妻太难缠 》)

    原标题:御夫有道,萌妻太难缠9章(《御夫有道,萌妻太难缠》)小说名:御夫有道,萌妻太难缠《御夫有道,萌妻太难缠》玄清遥出了水轩,顺着湖边小径,来到了人工湖的另一侧,在这里随意的矗着一块石牌,上书“小湖”。玄清遥看见这两个词,哑然失笑,这肯定也是玄清逸的杰作,倒和清心小居的风格协调,不过也真够随意的。湖边上种着垂柳,一阵风吹来,柔软的枝条随风舞动,玄清遥情不自禁的伸出手轻轻地拨动,她从这些舞者的中间穿过,任它们拂过她的脸,拂过她的发,拂过她的肩膀,她陶醉在这大自然醉心的温柔之中。慕风清从水轩中走过

  • 小说陷入纯情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陷入纯情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陷入纯情第二十章疯子苏青萝洗完澡出来,只听得一声轻咳,转头一看,明皓天正坐在家里的沙发上。“你怎么进来的?”苏青萝怒道,这个人总是这样不打一声招呼就闯进来。明皓天举起一串钥匙晃了晃。“你有我这的钥匙?”苏青萝一把夺了过来。“这里是我名下的房子,你说呢?”明皓天戏谑的看着她。“你有事吗?没事就请回吧,很晚了,我想睡了。”苏青萝一脸冷漠,毫不留情的送客。明皓天却上下打量着苏青萝,颇为玩味的问道:“你里面是不是什么都没穿?”苏青萝这才意识到,自己光顾着

  • 后来,你比烟火暖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后来,你比烟火暖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后来,你比烟火暖目录预览:《后来,你比烟火暖》《后来,你比烟火暖》《后来,你比烟火暖》《后来,你比烟火暖》《后来,你比烟火暖》《后来,你比烟火暖》《后来,你比烟火暖》女人爱你,才不会愿意和其他女人共享你。女人爱你,才会委曲求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看,男人和女人的思维完全不一样。这时从浴室出来的梁嫚见霁安站在门板那里一动不动,如同一根木头,不禁好奇出问,“亲爱的,你在那边面壁思过么?”梁嫚说话的声音比较大,不仅让霁安猛然从自己的思绪里回神,也让门外的苏桥

  • 小说已然深爱,未曾相知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已然深爱,未曾相知在线阅读小说名:已然深爱,未曾相知目录预览:《已然深爱,未曾相知》《已然深爱,未曾相知》《已然深爱,未曾相知》《已然深爱,未曾相知》顾念曦早就猜到他会这样,直接将手机丢到了一旁,看着窗外。不知道怎么,她笑着笑着,哭了起来。她想,这么多年来,为了林羽生,她将自己都给丢了,可是又能够怎样,他还是不爱她。顾念曦决定要在自己踏入地狱那一刻,离林羽生远一点,就在思想已经建固好之后,顾妈妈的电话打的淬不及防,“阿曦,你是不是和林羽生闹了?”“妈,我不想结婚了。”听到妈妈的声音,

  • 小说鬼医妖娆,呆萌王爷哪里逃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鬼医妖娆,呆萌王爷哪里逃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鬼医妖娆,呆萌王爷哪里逃《鬼医妖娆,呆萌王爷哪里逃》大半夜的给老板加班,没想到晚到电梯停运了!还好来接她的哥哥发现了一间独立的电梯工作间,谁知刚走进去电梯门就立刻关上了,摁了一楼键,突然电梯强烈的摇晃了起来,谢萦纡大叫了一声,随之娇小的身子在狭窄的空间里撞来撞去,最终慢慢失去了知觉。当知觉再次恢复时,时间已经不知过了多久。谢萦纡扶着电梯门迷迷糊糊的站起来,可没想到“电梯门”竟突然打开了,失去支撑点的谢萦纡身子一歪摔了出去,从楼梯滚到

  • 0℃缠绵:总裁鲜妻吻不够7章(第七章 麻烦)

    原标题:0℃缠绵:总裁鲜妻吻不够7章(第七章麻烦)小说:0℃缠绵:总裁鲜妻吻不够第七章麻烦李漫漫看着走进来的云子冉,眼神变得狠毒,跑上前,“你个小杂种,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贱。”宋子明也看到了云子冉,跪下来对祈求,“冉冉,你看在我是你初恋男友的份上,你就帮帮我吧。”云子冉看到在自己面前的两个人,其实内心真的是服了,以前自己的眼光到底是有多差啊,初恋男友?自己最好的初恋时光,就被这个垃圾给抢走了,还好早就分手了,时轩,一个十足的渣男,当初怎么瞎眼看到这么两个人。“宋子明,我知道我以前眼瞎,看上你这种

  • 《凤飞于林:重生之浴火凰妃》《凤飞于林:重生之浴火凰妃》

    原标题:《凤飞于林:重生之浴火凰妃》《凤飞于林:重生之浴火凰妃》小说名:凤飞于林:重生之浴火凰妃《凤飞于林:重生之浴火凰妃》“哎!!公主醒了!快!快派人去通知大王!”一名宫女见躺在床上的少女醒来,立即激动地喊道。林茵羽睁开双眼,却是满眼的泪水,好痛…她的手腕仿佛依旧承受着那断手之痛!她的脚踝,也同样痛得她快要无法呼吸!她的脸颊上竟像是依稀还有那灼伤感,那个男人,毁了她的容!断了她的手脚!就为了拿到她林家的飞舞决!他背叛了她!而当初,她嫁给他所有的山盟海誓!全部都是假的…他全部为的都是林家的至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