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完整版【我眼中的江湖大哥】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8/11/11 11:17:43 来源:网络
完整版【我眼中的江湖大哥】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小说名:我眼中的江湖大哥

第八章 咱们是兄弟

战况很快就明朗了,郑好这边人数占优,尽管冯瘸子一干人身手过人,但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大眼等人也并不比他弱很多!这一战打的很激烈,但是并不惨烈,陈建军的人很快被打散,三三两两的就当了逃兵,郑好的人自然不会让他们轻松的就跑了,于是纷纷追了上去。完整版【我眼中的江湖大哥】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陈建军毕竟也是老混子了,上次要不是喝多了也不能在小金手上吃这么大的亏,于是屋里的人且战且退,慢慢的也撤离了战场,更何况这可是市中心,时间一长警察必定闻讯赶来。所以这一战并没有维持很久,然而今晚注定就是个惨烈的夜晚,只是惨烈发生在后半夜!

第一战结束后不久,有人给小金打电话,说看见了陈建军的行踪,在胜利路附近!小金挂了电话以后给郑好等人打电话,但是都没打通,随即发了一条短信:“胜利路!”收起电话之后,待着人直奔胜利路。

小金是什么人?是我市建市以来排的上前三的混世魔王,所以当他看见陈建军身边的土豆、冯瘸子的时候,他并没有站在原地等志愿,拎着钢管带着兄弟就冲了进去,在饭店里打了第二架。

冯瘸子等人身手虽然出众,但这是现实,不是电影里那样可以空手夺白刃,以一敌十!小金的钢管虎虎生风,绕是冯瘸子这样的人也不敢进前,乱战中地瓜被一钢管打中脑袋,当时倒地不起,这一幕连冯瘸子都下了一跳,可小金却并没有收手的意思。

但是小金毕竟也是凡夫俗子,也没有服食兴奋剂一类的东西,终于被冯瘸子抓住破绽,一脚踢倒。倒地的一瞬间小金知道这下完了,倒地了就没有再爬起来的可能,但是小金又怎么能是抱头挨打的主,钢管还在手上,倒地也是一顿瞎抡,一时间还没有人能上前!

冯瘸子再次抓住破绽,一脚踢在小金手腕上,钢管被踢飞的一瞬间,小金知道,今晚是凶多吉少了!冯瘸子不顾其他人的打斗,直奔小金而来,一脚、两脚、三脚……小金没挨一脚,都觉得好像离鬼门关更近了一步,小金带来的人想上去就小金,可却又有心无力。

陈建军见场面已经控制下来了,对冯瘸子说了一句:“我先撤,别出人命!你也赶紧撤!”说完就出了门,不见了踪影。完整版【我眼中的江湖大哥】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冯瘸子见小金已经倒地不动了,让人抬着地瓜也走出了门,刚把地瓜扔车上,就感觉一阵疾风来袭,下意识的一躲,只听“哗啦”一声,面包车玻璃被砸的细碎,紧接着就是又一阵疾风,冯瘸子倒地闪身一看,正是手握钢管的郭彬!

郭彬后面是郑好,冯瘸子眼看上车是来不及,连滚带爬的站了起来,转身就跑!郭彬怎么能让他跑了?拎着钢管就追了过去,李斌也不放心郭彬,带着人去支援了!

当郑好看见小金的时候,小金已经倒在血泊中,有一瞬间郑好甚至认为小金已经没了性命。当他走到小金面前的时候,看见小金还有呼吸,长舒了一口气。

“兄弟,你好好休息会儿,今晚看我们的吧!”郑好缓缓的对小金说了一句。

大眼等人陆续赶到的时候,小金已经慢慢的坐了起来。

“没事吧!”大眼关心小金问道。

“没事!死不了!今晚必须干他!”小金吐了口带血的唾沫。

“麻痹的!让他跑了!”郭彬和李斌也回来了,郭彬悻悻的骂着。完整版【我眼中的江湖大哥】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没事!跑不了!”郑好的眼里再次出现了杀气,如果城北老四在场的话,一定会对这个眼神十分熟悉!

“先去医院吧!小金伤的不轻!”大眼说道。

也许冥冥中注定他们今夜还会再有一战,陈建军等人撤离后知道地瓜受了重伤,赶紧送医院!

陈建军选择了我市一家比较偏远的医院,为的就是避开郑好,可偏偏不巧,今晚市里的医院不知为什么,都忙得厉害,郑好于是带着小金也去到了那所相对偏远的医院,更不巧是,郑好几个人刚从病房出来,就在走廊看见了冯瘸子等人,这一架自然在所难免了!郑好、大眼和郭彬,对上了冯瘸子和狗子,走廊里打的火星四溅。

郭彬和大眼都是军人出身,对上冯瘸子和狗子本来就不吃亏,更何况这边还有一个郑好。

正在交战的时候,郑好猛的发现病房里有暖瓶,他也顾不上暖瓶里有没有开水,一个箭步冲了进去拿起了暖瓶,转身再次回到战场的时候,冲着冯瘸子的方向就砸了过去,冯瘸子毕竟是练家子,感觉不好闪身一躲,他这一躲可坑苦了狗子了,暖瓶结结实实的砸在了他的身上。

狗子瞬间失去了战斗力,嚎叫了起来,冯瘸子一看自己要陷入围攻,他怎么可能坐以待毙?几下逼开了大眼和郭彬,转身就跑!

郑好几个人深知医院不能久留了,待着小金也迅速离开,刚才还战斗激烈的医院,只剩下了狗子和昏迷在病床的地瓜。

“郭彬!你把小金先送去别的医院,然后找李斌他们照顾好他!我俩找人继续干陈建斌去!”一出医院门,郑好对郭彬说道。

“明白!有事打电话!”说完,郭彬扶着小金上了出租车。版权http://www.gao-xiao.com/

“王森!”郑好播出了电话,对王森说道:“有没有陈建军的消息?”原来胜利路一战过后,郑好兄弟几人兵分两路,郑好、大眼和郭彬送小金去医院,侦察兵出身的王森和于海在全市范围内寻找陈建军。

“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威龙!赶紧过来!”王森对郑好说道。

郑好挂掉电话,直接上了出租车,大眼也紧跟其后上了车。此时的郑好和大眼都挂了彩,在我市半夜的时候,出租车是不会拉这样的乘客的,郑好自然知道,所以站在马路中央拦的车。上车以后,直接扔了50块钱,说了一句:“威龙!”

威龙是我市比较有名的洗浴中心,陈建军并不是来洗澡了,而是带着孙大国来到了威龙的客房。本来想着威龙现在相对安全,毕竟威龙的老板在我市也是一号人物,郑好无论如何也不敢在威龙撒野。

“什么?在医院又干起来了?”接到冯瘸子电话以后,陈建军突然觉得好像威龙也并不安全,随即带着孙大国就出了客房。版权gao-xiao.com

陈建军一出客房,王森和于海心里一紧,因为陈建军有车,他们兄弟可没车。一旦陈建军上了车,今晚再想找到他可就不容易了,可这个时候郑好还在路上。

陈建军除了带了孙大国以外,还有六七个保安公司的打手,可王森此时已经顾不上敌我人数上的悬殊了。从兜里掏出一把卡簧,奔着陈建军就冲了过去,于海见王森冲了过去,自己当然也不能等着了,于是也冲了上去。

饶是王森于海再快,还是被陈建军察觉了,陈建军猛的一扭头,看见有两个人冲了过来,他没看清楚来的是谁,但是他知道肯定是来者不善,于是转身就跑了起来。陈建军之所以在这个时候把孙大国带在了身边,就是因为这些兄弟当中,孙大国是对自己最死心塌地的。

孙大国见有人冲了过来,第一反应就是要保护好陈建军,于是他正面迎上了王森。完整版【我眼中的江湖大哥】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他觉得王森身材相对矮小,应该不是自己的对手,可是王森用行动告诉了他,他的一下只是他以为。

昨天王森和于海在自己店里被陈建军给收拾了,心里本就不痛快,今天打架有多少挂了点彩,再加上小金重伤入院,所有的情绪堆积在一起,这一夜他终于爆发了。

爆发的表现就是和孙大国第一个照面就下了杀手,一刀扎在了孙大国的肚子上,随后又是一刀,孙大国瞬间倒地,不知死活。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快到孙大国倒地的时候,陈建军还没有离开现场。

慢慢的有人反应了过来,有人喊“杀人了!”,在场的人转头就跑,刚刚还火星四溅的斗殴现场,一下子只剩下了倒在地上的孙大国。

此时的陈建军知道,无论如何他都不是这两个人的对手,于是加快了脚步,用近乎生命中最快的速度上了自己的车,发动、起步、加速一气呵成。

王森和于海追上的时候,车子已经启动了,一把将手里的卡簧扔了出去,就听“哗啦”一声,车玻璃被砸的粉碎,刀子就落在陈建军身边,陈建军虽然是个老江湖了,但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惊吓,一脚油门,连人带车消失在王森于海的视线里。

“死没死?”王森突然有些后怕,对于海问道。

“顾不上了!赶紧跑吧!”于海看见有几个穿制服的人走了过来。

当郑好知道孙大国并没有死的时候,王森和于海已经跑路了,当天晚上两个人就离开了我市,至于去了什么地方没有人知道,包括当时的郑好。好在那时候电话号码实名制还不是很严格,所以跟郑好还保持联系。

兄弟二人跑路,暂且不表,先说说这一架有多惨烈,郑好方面,小金被冯瘸子重伤,断了两根肋骨,李斌右手被卡簧刺穿,郑好和大眼、郭彬不同层度都有受伤,再加上王森、于海跑路,可谓是元气大伤。

陈建军那边,地瓜脑袋被小金一钢管打出脑震荡,好在并没有生命危险,而致使王森、于海跑路的孙大国,虽然身中两刀,但也并不致命,地瓜一样,二人都需要住院静养。

狗子被郑好一暖瓶砸了个正着,脸部轻微烫伤,本来就猥琐的脸上看上去刚让人触目惊心,身上就更惨不忍睹了,总之现在我市当中最恨郑好的就是狗子了。再加上混战中各自受伤的小弟,双方都可以说是元气大伤,这一战在我市当时轰动一时,警察都介入调查了,但是在双方面各自运作下不了了之。

第九章 咱们是兄弟

“我以后不想混了!”李斌找到郑好和大眼之后开门见山的说道。

“昂!”显然李斌的话让郑好有一些突然,一时间有些语塞。

李斌和郑好是发小,大眼自然不好参与,一时间屋子里陷入了沉静。打破沉静的还是李斌,李斌对郑好说:“好儿!咱俩从小一起玩,到现在20多年了,从农村跟你来市里玩也有几年了,仗没少干,伤没少受,有时候我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而且我现在不一样了!我不是一个人了,我要结婚了!我不想天天打打杀杀的了!”李斌的话再次让郑好和大眼的脸上出现了惊愕的表情。

“你他妈再说一遍你要干什么?”郑好先反应了过来。

“我要结婚了!”

“你他妈什么时候的事?跟谁?怎么隐藏的这么深?”

“刚处的!”李斌有些腼腆的笑了笑,然后继续说:“今天刚追上,医院的护士!嘿嘿”

“操!”郑好虽然说的是脏话,但脸上的表情是开心的,对李斌说道:“他妈的废话说了一堆,就是你个王八蛋住院的工夫把护士给泡了,现在想踏实过日子了呗?”

“是这么个情况!嘿嘿”李斌的脸上有害羞、有尴尬,当然最多的是幸福。

“那你打算干什么?想好了么?”大眼刚明白状况。

“没有呢!我现在的书摊也不挣钱,结婚了肯定不够养家的,但是我想好了,不想再这么打打杀杀的了,我得给我媳妇个安稳的生活呀!除非哪天,你们有困难了,必须要我出面了?”

这样的话,如果是别人对郑好说的,郑好必然会骂娘,早晨处个对象,中午过来说要结婚!但是今天来的是李斌,郑好一定会相信,因为他最清楚李斌,敢爱敢恨,他认定这个姑娘是他老婆,那绝对是这个姑娘的大幸!

“这样!彬的!”郑好对李斌说道:“你也确实该干点什么了,这段日子如果不是陈建军找事,我都他妈的快忘了我是个混子了,所以你想安稳过日子我也不拦你,顾鑫当初花了我不少钱,那时候少不了你帮忙,你要结婚了,我也不能不管你,你如果有什么好的项目想干,可以到我这拿点钱,能拿多少我给你拿多少,还有就是,我和大眼的货站有你的一份!”

“明白!我也是这么想的!哈哈!”李斌知道,无论到什么时候,都不需要跟郑好客气。

郑好兄弟几个人都觉得李斌的女朋友,也是日后的妻子刘娜和李斌是绝配,两个人都是敢爱敢恨的主,性格上相似又互补。李斌在和郑好、大眼聊完的一个礼拜后,像他的女朋友提出了求婚!求婚现场没有蜡烛、没有鲜花,也没有音乐,更加没有兄弟们的加油助威!

那天在李斌的家里,李斌单膝跪地,对刘娜说:“刘娜!从我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你是我的媳妇儿!尽管那时候你戴着口罩,你可能也看不上我们这样的小混子!当你答应跟我处对象的时候,我都乐疯了,我真的没想到!”

刘娜被李斌的突然一跪搞得有些不知所措,但是很快就回过神来,她没有打断李斌,只是静静地听着、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脸上有泪水、有笑容。

“我已经跟郑好他们说了,我以后不混了!我就踏实的跟你过日子!我有多大的能力,我就给你什么样的日子!所以,你能嫁给我么?”

刘娜的家人、朋友、同事都认为刘娜疯了,突然间就传出了婚讯,而她要嫁给的居然是我市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混混!以刘娜的条件,找一个各方面都比李斌强几倍的男人根本没有问题,但是……所有人想不下去了……

“娜娜!他是不是威胁你了?我跟你说,不行你就报警,实在不行咱们一家人就搬走!我和你妈怎么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嫁给那么个人呀!”刘父语重心长的说道。

“爸!我是什么人你心里最清楚,从小到大我没怕过谁,也没喜欢过谁!我现在喜欢他,我就要跟他在一起!”

“你是不是疯了呀!”刘母哭着对刘娜说:“你要是跟他过我和你爸就不活了!太丢人了!咱们俩的姑娘怎么能跟那种人?”

“妈!我一定要嫁给他!你和我爸要是不活了,我也要嫁给他!大不了我嫁给他之后,就一块去陪你们俩,到那头我再给你们俩尽孝!”

刘娜用了一个礼拜的时间,说服了家里的七大姑八大姨接受了她要嫁给李斌的事实,至于同事和朋友,她从来没有去解释一句,在她的眼里,如果是朋友,无论她做什么决定,嫁给什么人都会支持她!

看着李斌生活终于有了着落,郑好自然是高兴的,但是他也有不高兴的事情,就是变相给李斌牵了一回线的陈建军。经过那一战,陈建军心里产生了些变化,他跟郑好没仇,结仇的小金这次被冯瘸子干进医院,也算出了气了,至于城北老四那边,这一架打的轰轰烈烈,也算有了交代了,那么是不是就没必要跟郑好再干下去了。

对于陈建军这种老混子,现在出来混社会无疑也是为了生活,现在还打打杀杀的不明智,不如趁着势头多挣点钱了!但是毕竟是老混子,毕竟曾经叱咤过,他还想要面子!于是他想到了一个办法,谈判!

陈建军的谈判并不是电视里,小说里那样,双方派出代表,找个地方坐下来吃吃喝喝的就把事定了!陈建军心里明白,现在双方的人一见面,必然会出手!所以陈建军利用自己的关系,人托人,最后通过教练把自己的想法传达给了郑好。

“陈建军托人找到我了,让我给你捎句话!这么打下去对谁都不好,这次开干也是因为小金打人在先,陈建军的意思是,你们这边的医药费他出,然后小金之前打人不对,让小金给他道个歉,这事就过去了吧!”

一点没出教练所料,郑好对陈建军的回应是两个字:“放屁!”

首先郑好这边不差那些医药费,其次小金如果给陈建军道歉了,就代表郑好这边服了软,陈建军花点医药费就把面子挣回来了,怎么有那么好的事?

“喂!是陈先生么?”郑好拨通了陈建军的电话。

“对,请问你是?”

“我是郑好!”

“哦小郑呀!什么事?陈建军接到郑好的电话,以为郑好接受了自己的建议,嘴角露出了满意的微笑,但是很快郑好的话就让他的笑容僵住了。

“就是想跟你说个事!教练把你的话带到了,我也知道你的意思了,但是想让我们道歉。只有两个字——放屁!你要是想干,我们兄弟就跟你干!要么把我们干死,要不别想让我们服软!”

“行!你牛逼!那就接着干!操你吗的!”

“操你吗的!”

互相骂了一句之后,两边都花掉了电话,郑好找大眼去忙货站的事了,陈建军却陷入了沉思。他在想要不要跟郑好再打下去,自己现在虽然有钱、有人,但是真就这么干下去自己没准命都得没了,如果那天晚上不是孙大国,没准倒下的就是自己,即便把郑好打服了,也许也得落个两败俱伤,得不偿失。

所以陈建军人前人后都说早晚要干郑好,但是迟迟没有动手,而郑好这边也没有动静,因为这时候他们需要一段时间的平静来准备李斌的婚礼。

是的,李斌要结婚了,从第一次见面,到结婚,前后只有半个月的时间。李斌行动之迅速,让所有人咋舌,那时候还没就行说“闪婚”,直到日后“闪婚”两个字被广泛运用之后,一次无意间传到郑好的耳朵里,当时郑好放下手上的事情,大笑着说道:“这他妈的说的不就是李斌么!哈哈!”

李斌的婚礼不隆重,在农村办的,女方只来了父母和少数几个亲友,就是普普通通的农村婚礼,尽管当时在农村是最高规格的了。有主持人,有录像,有长长的并不统一品牌的车队,有双方老人的泪水。

王森和于海这对跑路兄弟得知孙大国没死,陈建军也没有报警之后,自然要赶回来参加好兄弟的婚礼。郑好、大眼和郭彬忙前忙后的也义不容辞,即便是肋骨骨折的小金,也执意要坐着轮椅忍着疼痛来见证自己好兄弟的终身大事。

李斌结婚,郑好也趁着机会回趟家里,在郑好的记忆力,上次睡在自己家里的火炕还是过年的时候,已经过去几个月了。

郑好是个恋家的人,他觉得家里永远是最温暖的地方,但是现在的他不想回家,此时的“好公子”已经成为农村小屁孩儿们的偶像了,郑好的表弟、堂弟们都借着自己的名号在同龄人里横着走了,小孩儿都知道郑好父母怎么可能不知道?

好在郑好的父母并没有责问过郑好,每次郑好回来彼此都很有默契,只是每次郑好离开的时候,父母都会提醒一句“凡事加小心!”这句话总能让郑好热泪盈眶。

李斌婚礼当天,阳光明媚,在场的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尊敬的各位来宾,各位亲友:

大家好!我是主持人,一对佳偶即将走进这神圣的婚礼殿堂,在此我瑾代表新人及其家人对于在座各位的到来表示衷心的感谢和热烈的欢迎,祝在场的来宾的来宾工作顺利,万事如意!!

公元X年X月X日,我非常荣幸能和在座的各位一起见证刘娜小姐和李斌先生的幸福浪漫时刻。

现在,这条通往幸福的温馨之路已经铺好,新郎新娘即将开始踏上他们浪漫之路,开启他们的幸福大门,现在就让我们掌声有请新郎新娘登场,新郎带着一生中最甜蜜的微笑,带着所有的虔诚和誓言。新娘高贵美丽,走向她托付一生幸福的亲密爱人。

在美丽鲜花的映衬下,新郎新娘终于握紧了彼此的双手。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是一个彼此约定的诺言,现在,让我们把目光集中到幸福之门,掌声期待幸福之门的打开。”

穿着西服的主持人在台上熟练的说着自己的赖以生存的台词,有人说过,一个好的婚礼司仪最好的表现就是,明明已经说吐了的台词,依然说的情绪饱满,声泪俱下,根本不会被人发现他内心深处的厌恶。

“这是一个神圣的交接仪式。

李斌先生,在你面前的是端庄美丽、温柔娴淑的刘娜小姐,请你拉起她的手望着她,用心温柔的对她说:来我们一起走。你愿意牵着她的手走一辈子吗?”

“我愿意!”

“当年华逝去,当你的妻子青春不在,容颜凋零,你是否还能牵着她的手与子偕老吗?”

“能!一定能!”

那天李斌说的每一个字都深深触动着新娘以及在场的兄弟们,每个人都为了他们的幸福流下了幸福的泪水。那一天大伙都喝了很多酒,中午喝完晚上喝,喝吐了回来接着喝,喝困了睡一觉醒来继续喝。那一天兄弟们说了很多掏心窝子的话,只是酒后再也没有人提及,也许全都被铭记在了心里。那一天李斌哭了,这是郑好印象里李斌少有的情况,除非家人的生老病死,李斌几乎没有流过眼泪。

“好儿!”泪流满面的李斌拉着郑好的手说:“咱们是兄弟!从小到大就是兄弟,今天兄弟我哭了,但是高兴哭的,我真的没想到我能娶刘娜!兄弟以后踏实过日子了,不跟你们混了,但是你记住!谁敢动你郑好,我弄死他!我弄死他!”

郑好只是拍着李斌的肩膀说:“没事的!放心吧!没事的!放心吧!……”那一夜,郑好反复的重复着这6个字。

我眼中的江湖大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笑笑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笑笑文学)或者(wenxue5432),关注后回复 【我眼中的江湖大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3965862.html
首 发:完整版【我眼中的江湖大哥】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 灵动乾坤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灵动乾坤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书名:灵动乾坤目录预览:第一章?血轮法眼第二章巫丛森林第三章格巫大人第四章我叫圣姑第一章?血轮法眼雾气沼沼,瓦烁废墟,任谁也不会想到正是这占地千亩的废墟,本来盛世辉煌,乃是迦叶大陆圣地,大陆第一宗门灵门。“属下参见殿使大人!”百名黑衣人齐声高喝,声音破开云霄。来物仿佛如大朵乌云,遮天蔽日,靠的近了,这才能够看清竟是一头万年灵环的‘乌骨黑龙’。乌龙长达百丈,节节乌黑的龙骨相扣,骨龙脊椎微一摆动,都是天雷翻滚。这等天威声势,就连一些灵尊也战战兢兢。那条乌骨黑

  • 【今日20181120】推荐《招阴人》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1120】推荐《招阴人》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招阴人目录预览:第1章嫩模有约第2章量鬼骨第3章夜半狐音第4章狐仙显灵第5章穿寿衣的老太太第1章嫩模有约东北多奇人,萨满巫教的传人、家里供着保家仙的散人,还有会叫魂的阴阳先生,这些奇人生性骄傲,不喜欢和平常人交往,由于他们专注于和“阴魂”打交道,所以叫“阴人”。我的行当也很讲究,怎么说呢,我没有那些“阴人”的本事,但那些“阴人”赚钱养家糊口,和我有很大的关系。说白了,我是个中介人,把“阴人”介绍给我的客户,所以我们行当的外号叫“招阴

  • 嫡女谋:天命凰途12章

    原标题:嫡女谋:天命凰途12章书名:嫡女谋:天命凰途《嫡女谋:天命凰途》贾云岫则向郭正南和穆氏请罪了:“云岫没有照看好启勋的生活起居,是云岫的不对,云岫也该受罚。”“大少奶奶已经做地够好了,只是大少爷一直宿在穆芦小姐那里,大少奶奶也管不了啊。”郭强也为贾云岫说话。这下一切直指穆芦,大夫总结了:“大少爷房劳过度,实用阳气菜肴过多才致使昏迷呕吐,药方已开好,每日煎药三次,连续三日,先实用流食清理肠胃,再恢复正常菜肴,就按大少奶奶所开食谱即可。”大夫的事忙完了,就急着领了赏钱离开了这富家丑闻。可事情还

  • 药王夫君请入瓮20章

    原标题:药王夫君请入瓮20章小说名称:药王夫君请入瓮《药王夫君请入瓮》阿初只觉得迷迷糊糊,刚才她好像是梦到了桔桑,似乎还撞在了她身上。只是花痴了那么一小会儿,阿初就赶紧摇了摇脑袋。桔桑可是南朝神一样的存在,怎么可能会被她撞个满怀?果然是醉的太厉害,都迷糊的分不清楚现实和梦了。徐子衿怕阿初的娘担心,果断的让人把阿初的娘亲请了过来,然后看着她脸上并不是那么高兴后,果断的把众人都喊了出去,她也跟着一起出去了。静绣看着公主出去后,果断的揪起了阿初的耳朵,把她拖了起来。阿初可是一辈子都忘记不了娘亲的揪耳神

  • 爱如暖阳9章(第九章 宣告主权)

    原标题:爱如暖阳9章(第九章宣告主权)小说书名:爱如暖阳第九章宣告主权苏子叶昏迷了三天,这三天里一直照顾她的人是萧舫,为她擦脸、擦手,昼夜不分。苏子叶不知道的是,在这三天里,秦子阳竟然每天都会来看望她,不过他从来没有进入过病房,只是在晚上八点来,在门口呆一个小时就走了,期间不曾问过任何人有关苏子叶病情的事,更不曾与任何人有过交流。今天,萧舫不过是因为有点事出去了一会儿,回来就发现病房门口多了一些人。正准备上去问问的时候听到了周围的护士七嘴八舌。“看到那边门口有人的病房了么,那个男人都连着来了三天

  • 猎鹰归来1章(第001章 保安)

    原标题:猎鹰归来1章(第001章保安)小说名称:猎鹰归来第001章保安下午,南明市第三人民医院,保安室外。一个身披白大褂的妙龄美女医生急匆匆走来,这女医生大约二十三四岁左右,容貌亦是精致美艳,她皮肤温润如玉。白大褂没有扣上,里面穿的是一身白色衬衫和黑色包裙,卷曲的发丝轻轻飘摇在两颊之侧,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勾人心弦。她名叫马茜,今年刚刚从美国修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各大医院争相邀请她,最后她选择了第三医院。保安室的玻璃窗打开了一半,马茜抬起手准备敲窗户,却忽然停住了。她微微颦眉,贝齿轻咬着下唇,面颊

  • 小说暴君的失忆宠妃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暴君的失忆宠妃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暴君的失忆宠妃《暴君的失忆宠妃》而且,总觉得,这个女人,似乎在哪里见过……莫名的有股熟悉!“你、你不要睑,躲在这儿偷瞧姑娘家的清白身子还反过来赖别人,你你你……”冰瑶情急之下,气急攻心,一时间骂人的话儿全给激得忘光了,这个男人竟然说她装?明明被他看光了身子,搞得好象她故意在这勾引他似的,“你不正是来勾引我的吗?可惜你那货色?”暮成远上下鄙夷的打量着冰瑶,越看,越觉得这个女人眼熟,“你转过身子去!下流,卑鄙,无耻!不要脸,混蛋`````”冰瑶恼怒中

  • 秘婚情深17章(第17章 天台谈心)

    原标题:秘婚情深17章(第17章天台谈心)小说名称:秘婚情深第17章天台谈心宋初见发现身后有人,慌忙的擦干净眼泪,止住哭泣。装作若无其事的回头,苏瞑俊朗冰冷的面容正撞上她的眸子。宋初见有些窘迫,自己跑到天台上偷哭竟然被人撞见,撞见的这个人还是苏瞑!“你……你怎么在这啊,怎么不待在总裁办公室里啊。”宋初见自认为语气很自然的说道。“我?我只是上来透透气。”苏瞑眯起眼睛,难辨情绪,弄得宋初见心里更紧张了。“那您在这好好透气吧,我还有事情,就不打扰了。”宋初见又变回了那幅冷静自如的模样,恭敬对着苏瞑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