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小说末穿今,穿越六十年代当军嫂在线阅读

2018/11/11 11:06:01 来源:网络
小说末穿今,穿越六十年代当军嫂在线阅读

小说名字:末穿今,穿越六十年代当军嫂

第4章

陈晓来到客厅,对方海说道:“爸我这就先走了。小说末穿今,穿越六十年代当军嫂在线阅读

“走吧!走吧!”方海一脸不耐烦的说道。

“老婆子把老房子那边的钥匙拿给她。”

“嗯,知道了”

“拿去吧,”苏娥把钥匙能扔给陈晓。

陈晓接过钥匙对孙红玉说“红玉姐,我们走吧。”

“好的,我们走。”孙红玉说完就和陈晓,并肩的走出方家大门。

两人刚走出方家,就遇见林彩英刚好从大队食堂打饭回来。来自gao-xiao.com

“弟妹你这拿着包裹是要去哪啊!”林彩英一脸惊讶的问道:

“大嫂我和云皓从家里分了出来了,今天要先去知青点宿舍住一晚。”

“分家,什么时候的事,我不就是去打个饭,怎么这就分了家。”快跟我说说,林彩英一脸急却的问道:

“大嫂你还是回去叫大哥跟你详细的跟你说吧!”对这个大嫂陈晓真不愿意跟她说话,以前苏娥打骂原来的陈晓时,她都在旁边幸灾乐祸。

“好了,陈晓我们赶快走吧!要不然一会天就黑了。”孙红玉说完和陈晓快步走了。

切什么人吗?一副小家子气活该被打,不行我得赶快回家去问问云龙,林彩英说完抬起脚疾步走回家。

方建设在回家的路上边走边想:云皓碰到这样的爸妈也真是倒霉,可怜陈知青被打得浑身是伤,还这样的分了家。版权http://www.gao-xiao.com/

唉!看在云皓的面子上,以后能帮上忙的话就多多帮着她点吧!

走进自家院子,看到自己妻子正在劈材。

“不是跟你说了吗?等我回来我再劈,你咋就劈上了呢!”

“没事,就这点活还累不倒我。”

“好了,别劈了,剩下的等我明天再劈。”

“知道了,”刘爱华站起身拍拍身上的木屑。对方建设说:“妈和孩子都在等你吃饭,你赶紧进去我去厨房把饭热热。”

方建设走进屋里看见自己的老妈正在缝衣服,开口说道:“妈别缝了天都快黑了,您的眼睛本来就不太好。以后这些缝缝补补的让爱华做就行了。说明gao-xiao.com

方建设的父亲,在自己很小的时候就去世,母亲郭惠兰自己又当爹又当妈的把自己拉扯而大,所以对自己的母亲很孝顺。

“没事,就差几针了。你媳妇每天要上工回来也累得半死,我一个老婆子整天在家里就这点活还干不了啊。”

“我这不是当心您的眼睛吗?对了怎么没看到子翔跟子玲。”方建设问道:

“在里屋玩着呢?”郭惠兰缝完手中的衣服咬断线。

抬头又问方建设“孙知青叫你去您海叔家什么事啊!”

方建设叹气的说:“还不是苏娥婶在做妖,把云皓媳妇打得浑身是伤,昨天晚上就因为一个碗还把人打得昏死过去。”

“我看到云皓媳妇的额头肿了那么一大块包,可见当时打得有多狠。原文gao-xiao.com

郭惠兰一脸不可思议,接着嘴角抽了一下说“这哪是一个碗的事,她这是在故意找茬,她苏娥本来是要云皓娶上河村村书记的女儿沈美华的,只是没想到云皓看上了陈知青,就认为陈知青勾引了云皓,所以就恨上了她,故意找茬好毒打人家。”

“不过,难道你海叔就没管管,就样任由让云皓媳妇被苏娥打。”郭惠兰问道:

方建设想起方海那一家子人,讥讽的说道:“没有,那一家子人除了云丽就没一个明白人,那是云皓媳妇命大今天醒了过来,你说要是不小心把人给打死了,那可是要枪毙的,把人打成那样子,自己倒是痛快了也不想想后果。”

“那今天找你过去,事情是怎么处理的。”郭婶子问道:

“分家了,云皓媳妇当心哪一天就被打死了,坚决要分家。”

郭惠兰一脸惊讶说道:“您海叔和苏娥婶怎么会同意,要知道云皓当兵这些年工资可全部寄回来,他家盖的那大瓦房大部分都是用云皓的钱,她苏娥把钱看得那么重,分了家她能眼睁睁看云皓把钱给他媳妇。”

“哼!”方建设冷哼一声说道:“哪里可能,这云皓寄回来的工资以后要全部给他们二老养老,就把村尾后面山脚下的老房子分给了云皓媳妇住,而且连家里的东西都不分,让云皓媳妇带着自己衣服就把人赶出去了。说明http://www.gao-xiao.com/

“什么,真是作孽种哟!”郭惠兰拍着腿说道:

接着又对方建设叹气的说:“这么有这种父母,他们这么做云皓以后怎么养家,云皓怎么会碰到这样的父母,这孩子知道之后不知道该有多寒心。”

“谁说不呢!我当时听了也觉得很不可思议。”

“那云皓媳妇就没说什么,就这样两手空空的分出去她也愿意。”郭惠兰问道:

“嗯!云皓媳妇想都没多想,就同意了。”

方建设忽然想到陈晓刚刚说的话,嘴角忍不住抽了一下。

随即,对自己妈说:“妈,没想到,这陈知青平时说话轻言细语挺软和的人,可是今天说出来了的话把苏娥婶和海叔吓得半死。”

“哦!她说了什么,能吓到您海叔和苏娥婶。”郭惠兰好奇的问道:

方建设把陈晓的话简单的说了一遍,“您是没看到海叔和苏娥婶那个脸哦!”

郭惠兰听了之后,感叹的说:“唉!这是被苏娥逼得没活路了,她苏娥也真够狠毒的,能把媳妇逼得情愿离婚,被人指指点点看不起一辈子,可见平时云皓媳妇在他家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是啊!能把媳妇逼得这样,苏娥婶在我们村可是头一份。”方建设翘起手中的大拇指说道:

接着又说:“云皓媳妇后来倒是被我劝住了,但是提出了分家,哪怕海叔和苏娥婶了提出了那么苛刻的条件也同意。”

“这两个老不休的,也不怕让人被唾沫星子给淹死。”郭惠兰恨恨地骂道:

“你就看着吧!以后有他们后悔的时候,我瞧着云皓那孩子是个有出息的,他们这么做只会寒了云皓的心,以后云皓对他们兄弟和两位老人,也只在面子上过得去而已,不可能再掏心掏肺为他们打算了。”郭惠兰说道:

“不过,云浩媳妇提出了签一张字据,写着云皓的工资给父母养老之后,那怕以后自己日子过得好,俩人老人也不能再提出要钱和东西,以后两个老人生病或者百年以后,都由云龙和云涛负责。妈我怎么觉得这字据没什么用啊!”

郭惠兰听了之后对方建设说:“当然没用,你们啊!还是太年轻了,这云皓家以后要是真的把日子过得好,她苏娥肯定会再闹,到时候云皓和他媳妇也拿她没办法,毕竟那是他父母他们要是敢不给的话,就是不孝顺,一个孝字压下来云皓和他媳妇到哪里去说都没理滴!”

方建设听了之后恍然大悟,感叹说道:“我就说呢?怎么觉得那里不对劲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海叔会答应得如此痛快,原来这签和不签没什么区别啊!”

“你呀!以后多照看点云皓媳妇,别让别人欺负了她去。”郭惠兰吩咐道:

“妈,那还用说吗!云皓是我好兄弟,我还能让别人欺负她媳妇,苏娥婶打陈知青这事,要不是孙知青今天跑来告诉我,我还不知道呢?要是早知道了还能不管吗?”

这时刘爱华端着饭走进来,“妈,建设在聊什么呢!吃饭了。”

“唉!还不是你海叔家的事。”郭惠兰叹声道:

方建设对自己的妻子,简单的把事情讲了一遍。

刘爱华听了之后,觉得太不可思以了,有句老话说的好,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遇到这样奇葩公婆陈知青还真够倒霉的。

“好了,快叫孩子们出来吃饭,天都暗下来了”郭婶子说道。

陈晓和孙红玉回到知青点宿舍,宿舍不大二十几平方左右,很简陋两边各放两张木板床,中间有一张桌子两把椅子。

“陈晓,幸好你没把你的东西拿到方家去,要不然说不定她苏娥都不让你拿出来。晚上就连被子都没有得盖。”孙红玉感概的道:

“对了你的洗漱用品,还是放在你的床底下我们都没有动,你先去洗洗,我去食堂打饭。”

“红玉姐真是太谢谢你了。”

“跟我你还客气,好了快去洗洗,我得赶快去打饭,要不然再过一会就没饭了,”孙红玉说完拿了饭盒疾步走出宿舍。

陈晓把包裹放床上,弯下了腰从床下拿出脸盆和毛巾,从包裹里拿出换洗的衣服来到洗澡间。

这是一个由木板搭建起来洗澡间,有六七平方大里面放着一个大水缸。

陈晓心想道:幸好现在是六月份,天气最是炎热的时候,不用担心冲凉水澡会感冒。

陈晓把衣服脱掉,观察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没想到这具身体穿着衣服看上去弱不经风的,脱掉衣服身材这么好,前凸后翘该大的大,该细的细。

咦!这时陈晓发现胸前有一块白玉兰的图案,在自己的胸前,栩栩如生。仔细的观察一会,发现和自己前世佩戴在胸前的玉坠子图案一样。

那个雕刻成白玉兰形状玉坠子,是前世自己的父母在末世还没来之前,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自己一直戴在胸前从来没有拿下来。难道这就是让自己重生这具身体里的关键原因。

忽然,只见胸前的图案亮起一道刺眼的光线,刺得陈晓闭起双眼。

过了一会,陈晓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景象,忽然瞪大双眼。

只见眼前一块黑溜溜的土地,大概两亩大,左边有一条小溪,转过身后面是一座木屋,木屋的旁边有一口井。

陈晓心想:这难道是异度空间,在末世有一些空间异能者,通过空间异能能在异度空间存放东西,可从来没听说过进到人可以进入到异度空间之内”。

看着眼前的景象土地、小河、木屋怎么看都不像异度空间,倒像是农家小院。陈晓越想越困惑。

陈晓来到木屋门前心里想:或许里面有眼前这景象的信息。

推开门走了进去,忽然有一股大量信息涌向陈晓的脑海里,过了一会儿陈晓才把脑中的信息整理完,终于知道了这并不是异度空间,而是自己前世胸前那块玉佩里的空间。

原来远古真的有人能修炼成仙,这个玉佩就是一个大能者炼至的,用来种植灵药灵米,和平时休息和炼丹药用的,在他得道成仙飞往仙界时,觉得这个空间对他来说用处已经不大了?就没带走希望留给有缘人。

要使空间认主要取一滴心头血,滴在玉佩上才能使其认主。

而陈晓在末世自爆异能和丧尸同归于尽时,正好把心头血喷在玉佩上。

在自己自己自爆的瞬间玉佩与陈晓灵魂绑定在一起,可是因为陈晓自爆,连尸体都没有了,想重生都没办法,空间玉佩只好包裹住陈晓的灵魂,穿过时空的裂缝来到这60年代重生到原主的身上。

第5章

这认主的条件真还苛刻,难怪数万年来都没人能发现空间的秘密,不过也是这样才能便宜了我,让自己成为第一个认主空间的人。

木屋里有一间客厅,客厅的左边房间是卧室旁边是洗澡间,右边有一间练丹药房,一间厨房,厨房底下有一个五百平方的底下储藏室,储藏室里面的空间时间是禁止的,东西放进去,无论多长时间拿出来都跟放进去的时候一样。

木屋旁边的那一口井里面装的是灵液,只要喝一口就能洗经伐髓、解毒养颜,井的周围用来种植灵药,灵药通过吸收井里面冒出来的灵雾,可以使灵药的品级长得更高。

不过,大神啊!你可拔得真干净呀,至少留下一棵让我开开眼看看灵药长得什么样的啊!

木屋的前面两亩土地,种植农作物,可以减短植物的生长时间,只要一个星期就会成熟,土地旁边小溪是灵泉。

整条小溪地下是一个巨型的灵脉,只要这个灵脉在小溪的灵泉就不枯竭,还自带清洁功能。灵泉可以用来灌溉作物,凡人要是经常喝的话可以延延益寿。

整个空间陈晓最喜欢的就是土地了,要知道了这个时代最缺的就是粮食,有了这块土地自己就会有数不尽的粮食,想想都觉得激动不已。

自己实在太幸运了能得到这样的宝贝。感谢那位大神,由衷的希望他能在仙界混得风生水起。

虽然很想再四处看看,不过想到红玉姐应该快回来了,还是先出去吧!反正空间和自己的灵魂绑定在一起,自己什么时候进来都可以。

陈晓脑里默想着,“我要出去。”

当下,就又回到了这个用木板盖的洗澡间,陈晓用水缸里的水快速地冲完澡,穿起衣服开门走了出来,就听到孙红玉的叫唤声。

“陈晓,赶快过来吃饭都快凉了。”

“来了,红玉姐。”陈晓完就往回宿舍走。

陈晓刚走进宿舍,就看到宿舍的其她人都回来了,从原主的记忆里知道,一个从d城来的叫杨怡20岁、一个E城来的叫曲春华19岁。

连忙出声打招呼:“杨怡姐,春华姐,你们回来啦!”

杨怡走到陈晓跟前,看到陈晓额头上肿起来的那个包,立刻双眼通红的说:“可怜的陈晓,竟然被你婆婆打成这样子。看你额头上的这个包,可见昨天晚上你被打的有多狠。”

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然后擦擦眼泪,才又接着说道:“我们也是刚刚才听红玉讲了的你的事,没想到你竟然被你婆婆给毒打成这样子。”

陈晓看杨怡没说两句话,就掉眼泪,虽然是为了自己掉的,但是还是觉得很无语。只好无奈安慰的说道:“杨怡姐,我没事,您不用替我难过。”

曲春华这时也走上来,对着陈晓恨铁不成钢的说:“陈晓你就太软弱了,你婆婆才能这样欺负你,要是换了我谁敢打我,我就跟他拼命。”虽然没像杨怡那样掉眼泪,但是看到陈晓额头上的包,曲春华心里也感到很难受。

然后又接着说道:“还有你也是个傻的,受这么大的委屈,也不过来跟我们说,要是早知道你受了这么多委屈,我早就去找她苏娥拼命了。”

“春华姐,以后不会了。您放心,我以后肯定不会让人在这样欺负我的。”陈晓笑着说道:

这时孙红玉出声说:“好啦!你以为谁都像你那样泼辣,动不动就要找人拼命。”

“我这不是替陈晓打抱不平吗?”曲春华嘟着嘴说道:  

接着又对杨怡说:“杨怡你要不要先去洗澡,你要是不洗的话,我就要先去洗了。”

“那你先去洗吧,我今天累的半死,先休息一下再洗。”杨怡说道:

“那我就先去洗了。”曲春华说完就拿起洗漱用品走出去。

“陈晓,赶快过来吃饭,都饿了一天了”孙红玉坐在椅子上,对着陈晓招手说道:

“好的红玉姐,我这就来。”陈晓今天一整天就吃的一碗野菜粥,肚子早就饥肠辘辘。

把洗漱用品放到床底下后,陈晓来到桌子旁坐下椅子,然后看向杨怡问道:“杨怡姐你和春华姐吃了吗?”

“我和春华刚才就吃了,你们吃吧!”杨怡说道:接着就走到自己的床上,躺了上去,今天在田里干了一整天的活,简直都快要累死掉了。

晚饭只是很普通的地瓜粥,可陈晓却觉吃得很满足,在末世刚开始时还能吃得到大米,可到后面别说大米了,就是发霉的面包都很难吃到。

一大饭盒地瓜粥,陈晓三下两除的就吃完了。吃完之后一脸遗憾,心里想要是能再来一碗就好了。

孙红玉看陈晓这么快就吃完了,关心的问道:“陈晓,你这么快就吃完了,够不够,不够的话我的在分你点。”

陈晓连忙摆手说道:“够了,红玉姐,我已经吃饱了。你自己吃吧!”虽然肚子还没饱,但也不好意思在吃别人的。

“那行,你把饭盒放着,等一下我吃完一起去洗。”

“那就谢谢你了,红玉姐。”

孙红玉好笑的说道:“谢什么,赶快去床上躺着,早点休息,明天我去跟队长请假和你一起去打扫房子。”

“不用了,红玉姐,你就帮我跟队长请二天假,我自己一个人行了,现在田里正在抢收,大队正是缺人的时候。”

孙红玉想了想,觉得陈晓说的话也有道理,这段时间大队确实很缺人。自己要是请假的话,那知青点就有两个人请假。到时候村里的人恐怕会有意见。

“那行吧!最近这段时间确实都很忙。那我明天帮你跟队长请假。”孙红玉说道:

“陈晓,我听红玉说:方家给你的那个房子是在村子后面的山脚下,那边周围没有一户人家,你一个人住会不会安全啊!”杨怡斜躺在床上,看着陈晓有些担心的问道:

“是啊!”这时曲春华洗完澡进来也说道:把洗漱用品放到床底下后,坐到床上才又接着说道:“我听说过村里面的人说,以前有时会看到野猪下山来,你那个房子就在山脚下那不是很危险吗?”

“春华姐,现在野猪都怕人了,早就都跑到深山林里去了。哪里还敢下山来。”陈晓好笑着说道:心里却想:要是有的话才好呢?来多少收多少那可都是肉啊!

孙红玉也跟着感概的说道:“陈晓这话说的是,三年的自然大灾害,村民们除了深山里不敢去之外,外面的山能吃的动物,几乎都被抓光了。现在别说野猪了就连山鸡和野兔子都很难见得到。”

“话虽然这么说,可是你一个人住在那边还是不太安全。陈晓要不然你还是就住在宿舍吧,就别搬过去了。”杨怡劝着说道:主要也是但心陈晓一个女孩子家,住在那边不安全。

“我觉得杨怡说的有道理,陈晓你还是别搬过去了。”曲春华也赞同的说道:

孙红玉也跟着说:“也是,陈晓要不然你就别搬过去了,还是在宿舍里住就行了。要不然你一个人住在那边,我也不太放心。”

“红玉姐、杨怡姐、春华姐谢谢你们,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还是要搬过去住的。”陈晓坐到床上看着她们几个人说道:

看她们一脸的不解,才又接着说道:“毕竟我已经结婚了,而且那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家,还有云皓呢?如果我住在宿舍,那云皓要是探亲回来的话要住哪里。”

“唉!这女人结了婚就是麻烦!”杨怡感叹道:

孙红玉听了杨怡的感叹,好笑的说道:“好了,说得你好像不结婚是的。赶紧去洗澡,洗完早点睡明天还要早起呢!”

“知道了,”杨怡从床上起来,拿起脸盆毛巾和换洗衣服,走了出去。

曲春华坐在床上,手上抹着蛤蜊油,有边抹边说:“要我说,这结婚就是不能找农村的,看你婆婆那样的人多没素质,在城市里面哪里看到过有婆婆打媳妇的。”

孙红玉听了曲春华的话,嘴角抽了抽,然后看着曲春华说道:“春华,你说你一个女孩子家张口闭口的结婚、婆家什么的,也不知道害臊。”

曲春华马上反驳说道:“什么嘛,这有什么好害臊的,我说的都是事实,难道你不这么想。”

孙红玉收拾起饭盒说:“我呀!现在就想着能早点回城就好。也不知道还要在农村呆多久。”

曲春华听了孙红玉的话,心里顿时不好受起来。“谁说不是呢!我今年都21岁了如果再不回去,难道要像陈晓一样就嫁在农村。”

“好了,别说了,听了让人整个心情都不好起来。”孙红玉说完拿起饭盒往外走出去。

曲春华看着孙红玉走出去,扁扁嘴也没有再说什么。

陈晓躺在床上想着她们说的话,前世读书的时候读过历史。知道现在知青要回城根本不可能,要等七七年高考恢复以后,考上大学的话才能离开农村。

不过要自己说的话,目前还是在农村的好。毕竟那场长达十年的文化大革命快要开始了,到那时在城里生活还不如在农村呢!

至少农村人比较淳朴,不用担心一不小心就被人家举报被拉去批斗。虽然自己有异能不用怕,但是也很怕麻烦滴。

而且在下河村这个四面环山的村庄,虽然外围的山上没有多少猎物,但深山里面的猎物,对自己来说那就是勾勾小指头的事情。

有肉吃、自己的空间又能种植粮食,那日子可不要过得太好哟。

反正陈晓决定了,这辈子就是要吃好,喝好,顺便闷声发点小财,让自己过的更舒服。

陈晓美滋滋的想着,都没现孙红玉和杨怡一走进来。

“陈晓想什么呢,还不赶快睡觉。”孙红玉一进来,看到陈晓睁大眼睛看着屋顶出神,都不知道在想什么。就好奇的说道:

陈晓听到孙红玉的话,才反应了过来。心想:自己这想事,想得太出神了。连孙红玉和杨怡进来都没发现。连忙对孙红玉说道:“没想什么红玉姐,我这就睡。”说完就闭上眼睛。

“红玉,你也赶快去洗吧!真是累死人了。”杨怡说完躺在床上就不想动了。

“知道了,这就去洗。”孙红玉说完,拿起洗漱用品就往宿舍外面走了出去。

在末世那样的环境,陈晓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的睡一觉。

躺在床上,虽然木板床有点咯人。但是这个世界没有丧尸哄叫声,空气中也没有腐烂的味道。让陈晓很放松,躺在床上很快的就睡着了。

方家:方云龙和林彩英刚回到房间里。

林彩英就急切问道:“云龙,快跟我说说,今天分家的事情。吃晚饭时看到爸妈的脸色,我都不敢问。”

方云龙慢悠悠的走到了床边躺了上去,背靠着被子,双手垫在后脑勺下。

林彩英,跟着坐到床上说:“你倒是快说啊!急死人了。”

方云龙看着自己的妻子说:“急什么,反正已经分家了。”

随即,就把分家的经过简单的说了一遍。

“你说,弟妹是不是被妈给打傻了,要不然这样分家,她也同意。”

“不过这倒是便宜了我们。爸妈以后肯定跟我们住,妈那个人一向把钱看得重,云皓以后的工资,她肯定都捏在手里。等爸妈过世之后这些钱还不都是我们的。”方云龙高兴的说道:

林彩英听了之后说道:“你可别高兴的太早了,你妈最疼的儿子可是云涛。以后这钱啊,在谁手里,还说不定呢。”

“对呀!,你不说我还真忘了这一茬了,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方云龙听了林彩英的话,马上心急的从床上坐起来问道:

林彩英叹着气说:“现在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总之以后我们要盯着点。别让云涛从妈手里把钱拿走。”

“哎,还不是因为你。没有给妈生个孙子,你要是给妈生个孙子,她哪里会总是偏心云涛。”方云龙怨声道:

林采英一听马上不干了,开口骂道:“你这个死没良心的,我嫁给你没有过上一天好日子,你还怨我没给你生儿子。”

“好了好了,别说了,今天干了一天的活,都快累死了,早点休息吧!”方云龙一脸不耐烦的说完。就又躺到床上,把被子拿出来,盖在身上闭上眼睛很快就睡着了。

林彩英也没再说什么,起身把桌子上的油灯吹灭,也躺床上睡了过去。

第6章

陈晓睡到太阳爬屁股了,才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感到有些迷糊,只不过当她闻到空气中清新的味道,看到窗外暖洋洋的阳光。当下脑袋瞬间清醒了过来,这里已经不是末世了,自己穿越到60年代重生在这个也叫陈晓女人的身体里。

今后,就让我代替原主在这个世界好好生活吧!

陈晓马上爬了起来,穿好衣服,起床把被子叠好。从床下拿出洗漱用品准备出去洗漱,经过桌子前看到桌子上放着一碗地瓜粥。

心里想这应该是红玉姐帮我打的,对于这个热心的姑娘陈晓打从心里感激。

洗漱完,吃完早餐之后。陈晓从床头上的铁盒子拿出镜子和梳子,对着镜子梳头时,当看到镜子里面自己的脸,陈晓楞住了。

只见镜子里面的自己瓜子脸、白哲的肌肤,眉如新月、大大的杏眼,长长地睫毛往上翘、小巧挺拔的鼻子、唇红齿白,一头乌黑浓密的长及腰间头发。好一个清纯绝美的古典美女,就是脸色很苍白。

虽然前世的自己也是个美人,但跟现在自己的这张脸比起来还是差远了。难怪方云皓不顾她父母的反对也要娶陈晓。

幸好现在这个身子是自己,要是原来的陈晓,恐怕到那场运动开始的时候,就护不住自己。

在那段动乱的时间里,最先受到伤害的就是漂亮的女人,要是家里的人护不住被强…奸,轮奸,比比皆是。而方云皓平时都在部队里,要是真的发生事情他也没办法及时赶到。

“唉~太美也是犯罪哟!”陈晓感叹完,梳起了头发把头发分成了两股,编成两条辫子。

梳完头把镜子和梳子放回铁盒子里。起身抬起脚走到宿舍门口,看到外面明媚的的阳光心情也跟着灿烂起来。

今天要去打扫房子,陈晓心想着那房子里肯定什么都没有。

随之,来到从知青点杂物房里,拿到水桶,拖把和一块抹布。对了还要扫把,拿着这些东西走出了知青点。

整个村子静悄悄的,现在正是抢收的时候,村里的人能够算得上劳动力的都到田里面去了,就连小孩子也要稻田里去拾稻穗。

当陈晓来到了山脚下房子的门前,眼里透着满意,这里离山上很近,上山的时候很方便,而且周围没有人家住,离最近的一户人家人有二三百米远。只是院子的篱笆有些破旧。

陈晓走进了院子里,整个院子挺大的有四百平方左右,房子是土胚瓦房看上去年代挺久远的,有点破败,不过遮风挡雨应该没有问题。院子里最左边有一间茅房,茅房旁边有一个猪槽,右边有一口井,不过院子里杂草丛生。

陈晓,来到房子门前用钥匙打开大门。

“咳咳咳!这灰尘可真够大的。”

陈晓走到窗户边,把窗户打开。唿了一口气,才开始打量起房子。

房子不大,大门进来是客厅,右边有一间房间,左边是厨房,厨房旁边隔了一间洗澡间。房子里除了客厅有一张小桌子、两只凳子和房间里有一张床,厨房里放着一个大水缸。就什么都没有了,还都很破旧。

看来下午要去镇上的供销社买些生活用品,陈晓卷起衣袖就开始打扫起来。

中午的时候陈晓满头大汗的看着干净的房子,以后这就是自己的家了,虽然很简陋,但是还是觉得心里很满足。

“咕噜咕噜…”忽然肚子传来了声响,陈晓看看日头发现原来已经是中午了,先回去吃饭,吃完饭再去在镇上买东西,晚上就可以搬过来了。把大门锁好,拿着东西就走回知青点。

陈晓刚走到知青点,就碰到知青点的另外两个男知青梁天河和顾伟雄。

“陈晓,这是打哪回来呀?怎么还拿着打扫的东西。”梁天河问道:

陈晓上前打招呼说:“顾大哥,梁大哥你们回来啦?我不是从方家分家分出来了吗?

今天早上,去村后面山脚下的房子打扫,这不刚从那边回来。”

顾伟雄今年23岁和孙红玉同一个城市来的。梁天河今年22岁从A城来的。

顾伟雄看着陈晓感慨地说:“唉!今天早上在田里的时候,我听红玉跟我说了你的事。我也不想再说什么安慰你的话。

只想告诉你,你顾大哥别的本事没有,力气还是有一把的。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话尽管开口。”

陈晓笑着对顾伟雄说:“知道了,谢谢你顾大哥以后要是真的有什么事,需要你帮忙的我肯定不会跟你客气。”

梁天河在一旁一脸担心的问陈晓:“陈晓,我听红玉说你被你婆婆打的浑身是伤怎么样,现在身体还有没有哪不舒服的?”

“已经没什么事了梁大哥。”陈晓微笑回答道。

梁天河看着陈晓微笑的脸,眼里闪过一丝迷恋。梁天河一直喜欢着陈晓,本来想着今年年底回家的时候,先告诉自己的父母,再跟陈晓表白的。只是没想到她会那么快的嫁给了方云皓。

“陈晓你回来了,我帮你把饭打回来了,赶快进来吃饭吧!”孙红玉站在宿舍门口说道。

“来了,红玉姐。”

“顾大哥,梁大哥,那我就先进去了。”陈晓说完就往宿舍方向走进去。

梁天河迷恋的看着陈晓的背影发呆。

顾伟雄看梁天河一脸呆相,拍着他的肩膀说:“天河还不赶紧进去,呆呆的在想什么呢?”

“没想什么,走吧!进去吃饭。”

杨怡捧着饭盒,边吃边问陈晓:“陈晓你今天去打扫房子,那房子怎么样?还能不能住人呀!”

“还行,虽然年代有些久了,但是住人还是可以的。”

曲春华坐在自己的床上吃饭。听陈晓这么一说,怒其不争的说:“陈晓你就是太傻了,什么都没分就分家出来。

我今天听到村里的妇女说:你的那个房子原来是方云皓的爷爷奶奶的,只不过他们去世之后就一直空了下来,我还听说当时两位老人去世之后,你婆婆把能用的都搬走了,那你搬过去不是什么都没有。”

杨怡也跟着说:“陈晓,你不知道今天村里的妇人都在议论你家分家的事,大家都在说你就是个傻帽。

不过你婆婆也没好到哪里去。你是没看到她今天带着两个孙女到田里面去。被村里的那些妇女说得那吃瘪的样子,看得我心里哟!怎么就这么痛快呢。”杨怡一脸幸灾乐祸的笑道。

“怎么昨天才分家,今天整个村里的人都知道了。这个传的也太快了吧!”陈晓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杨怡。

曲春华见怪不怪的说:“这有什么,村里的妇女都那么爱八卦,谁的家里有点什么小事情,隔天马上就全村的人都知道了。”

“唉~在农村就是这样,没什么秘密可言,有点什么事情没过一会儿,全村的人都知道。”杨怡感概道:

“好了,都别聊了。赶快过来吃饭,吃完饭还要赶着去田里上工呢?”孙红玉说道。

陈晓吃着饭问孙红玉说:“红玉姐,我下午要去镇上供销社,你们有没有什么要买的我帮你们带回来。”

孙红玉想了一下,摇头说道:“我到是没有什么要带的,杨怡、春华你们呢?”

“我的蛤蜊油快没有了,你就帮我带一盒回来吧!”杨怡回答道。

陈晓看向曲春华问道:“那春华姐,你呢有没有要带什么。”

“我的肥皂也快没了,你也帮我带一块回来,等一下,我拿肥皂票和钱给你。”

“好的”陈晓回答道。

“陈晓,你的钱够吗?不够的话我这边还有些钱先拿去用。”孙红玉问道。

“红玉姐够了,云皓走的时候给我留下了一些钱。”

“看来,方云皓还算有点良心。还知道给你留下些钱。”孙红玉道:

“还行吧!”陈晓笑笑地说道。

吃完饭,杨怡和曲春华就把钱和票拿给了陈晓,就一起去出门上工去了。

孙红玉出门前对陈晓说:“陈晓你一个人去镇上要自己小心点,早点回来。”

“知道了,红玉姐。”

“嗯!那我走了,对了,杂物房有个背篓你记得背上。”

“好的,红玉姐。”

陈晓等她们出门后,从床底下拿出行李箱,清点了一下自己的行李。有棉衣两套、两套夏天穿的衣服、都有补过丁,不过这个年代的人,衣服都是缝三年补三年。自己身上的这一套新衣服。还是因为要结婚的时候扯的。

还有几张票,陈晓看了一下,粮票一斤有一张、三张肥皂票、还有两张火柴票。自己身上还有45块钱,也不知道这些钱够不够把需要的东西都买全?

陈晓把票和钱都装进兜里,把衣服收进了行李箱。背着背篓走出门。

本来村里的人平时去镇上是有牛车可搭坐的,但现在正是抢收的时候。现在的人都到田里面去干活。连牛也要去拉稻谷,所以陈晓只能用走的走到镇上去。

陈晓走了一个多小时的路,满身大汗的来到了镇上。凭着记忆,来到了供销社。

“天天向上,同志你好,我要买些东西。”陈晓对着供销社里边的工作人员说道。

这时候的人买东西都要喊口号。

“好好学习,同志,你需要什么”

陈晓看了看,说道:“同志,请给我两条肥皂,两盒火柴,还有盐巴、碗和盘子怎么卖?”

“盐巴一毛七限购1斤,大碗五毛,小碗三毛,盘子六毛,这几样不用票买。”

陈晓想了想说:“那盐巴给我来1斤,大碗两个,小碗来四个,盘子也给我来四个,还有筷子怎么卖?”

“筷子五双一毛钱,您要几双。”

“那就给我来五双吧!蛤蜊油有吗?”

“有,一盒一块五钱,你要几盒?”

“给我来一盒,同志,现在买锅要票吗?”陈晓问道:

“要的,要有锅票才能买。”

末穿今,穿越六十年代当军嫂》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末穿今】 或 【穿越六十年代当军嫂】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3965742.html
首 发:小说末穿今,穿越六十年代当军嫂在线阅读
  • 【醉生梦死】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醉生梦死】小说在线阅读小说:醉生梦死目录预览:第一章高考前出事第二章好想蹂躏你第三章我以为你是聪明人第一章高考前出事我叫叶子莲,今年十九岁,如果还在读书的话,我会是一位在校的大一学生。我至十八岁以前,我的生活都是平淡无奇,严格的家教使我从小就是个乖乖女。我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同学眼中的古板学霸,长辈眼中的好孩子,别人对我的评价不是乖巧,柔顺,就是听话懂事——至十八岁以前,我的人生都毫无黑点。但也就是这一年高考的前一晚,一件事情的发生使我的人生开始不再完美。那天晚上,我和李芳芳像往常一样

  • 独宠一号小娇妻(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独宠一号小娇妻(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独宠一号小娇妻目录预览:第1章第一章委屈的模样第2章第二章高贵的名媛第3章第三章做我的女人第4章第四章你今后的王第1章第一章委屈的模样锦城富悦大酒店“别走!不要走!”浑身滚烫无力的盛伊人软软得挂在男人的身上,滚烫柔软的双手胡乱得去解男人昂贵的西装。陆安爵嫌恶得将女孩从自己身上扒下来,但是怀里的女孩红润的小脸和迷离的双眼早已撩拨得陆安爵燃起了熊熊烈火。“放开!”陆安爵压抑住从小腹处窜上来的熊熊烈火,磁性的嗓音里充满了危险的气息。“不要!我不!

  • 独宠娇妻:萌宝拐妈送爹5章(第三章 粑粑宝宝病了)

    原标题:独宠娇妻:萌宝拐妈送爹5章(第三章粑粑宝宝病了)小说书名:独宠娇妻:萌宝拐妈送爹第三章粑粑宝宝病了她垂眸一看,居然是刚才那个小萌宝。他小脑袋抬得高高的:“漂亮大姐姐,我好不容易才把管家叔叔骗走,你不能走的喔,我还要继续玩那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游戏。”不知道为什么,叶霖玲一看见他,心情就会莫名的变好。“嗯。”叶霖玲是真的喜欢这个小家伙。小家伙笑得十分开心:“那边那个胖婶婶还在表演球滚地爬不起来,趁现在小姐姐你快点去把那个推车推过来吧,我继续坐在纸箱子里面。”说完,他还对着漂亮大姐姐眨了

  • 爱你,深埋心底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爱你,深埋心底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爱你,深埋心底目录预览:第3章逃跑第4章他会死的第5章被囚禁第3章逃跑前面的人刚反应过来,便看见她的恳求。看着自己的车顶,已经有一个凹进去的大窟窿。他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可是他新买的车,身后那人居然还要留下来。那车主正憋着一肚子火气,回头怒道:“立刻给我滚下去!”苏瑜惊了惊,眼见着那些人快回来了,立刻更紧张的祈求着:“求求你……”“求屁啊!“后车门打开,他毫不留情的将她揪出来,“老子的车顶还没叫你赔钱,你还要留下来。滚!”那人狠狠的推了她一下,便头也

  • 终是离别伤情时免费阅读

    原标题:终是离别伤情时免费阅读书名:终是离别伤情时目录预览:第一章偷渡出国第二章嗜血的场面第三章暴露了第一章偷渡出国在中国内地,很多人听到偷渡这个词汇,大概会有些恐惧,毕竟,是犯罪的。不过,对于生活在边境地区的老百姓,偷渡已经成为一种家常便饭。我叫钟璃,22岁。从未出过国的我,在好友的怂恿下,跟着好友偷偷从瑞丽偷渡到了缅甸密支那。密支那,缅甸国度的第一大城,盛产翡翠,也是东南亚金三角毒品的转移点。1956年之前,密支那是属于中国的,之后由于全国人民的生产需要,与缅甸政府达成共识,用密支那交换云南

  • 我们不要相爱了14章

    原标题:我们不要相爱了14章小说:我们不要相爱了第十四章:我好痛,停下来“求你了...我好痛,停下来...”随着他的动作,曲念心里的恐慌伴逐渐扩大,泪水混杂着汗水模糊了她的视线。曲念只有一个念头,赶紧结束,她只想要赶紧结束。几近顶峰的感觉几乎冲破了他所有的理智,温热的呵气喷洒在她的耳后,粗重的喘息像是一道魔咒,冲击着她所有的心理防线。“你现在的样子真贱你,如果被魏仰看到你现在的样子,你想他会怎么想?”宋亭轩眉头一挑,终于停了下来。曲念近乎瘫软的俯身在墙壁上,冰冷的墙壁像是一道冰刃,刺得她浑身伤痕

  • 复仇总裁霸妻上瘾11章(第十一章 相谈婚事)

    原标题:复仇总裁霸妻上瘾11章(第十一章相谈婚事)小说名称:复仇总裁霸妻上瘾第十一章相谈婚事“砰砰砰……”房门突然响了起来,叶紫吓得从床上跳起来,想到回来时被尾随的事,她心里直打鼓,在门眼里望见是房东齐姐后才放心地打开门。门一打开,齐姐就闻到了叶紫身上的酒味,更是肯定了心中的猜测,气愤道:“有钱喝酒怎么不把房租交了?”她刚刚走到楼下,见整栋楼只有叶紫住的房亮着灯,想着刚刚那高富帅不会是送她回来的吧?于是来敲门看她是睡觉忘记关灯还是真的刚回来,这一身酒味足以证明是刚回来的。下午打牌的时候听说了那个

  • 腹黑竹马:小青梅,吃不够!1章(第一章 我是不是特蠢?是!)

    原标题:腹黑竹马:小青梅,吃不够!1章(第一章我是不是特蠢?是!)小说:腹黑竹马:小青梅,吃不够!第一章我是不是特蠢?是!金碧辉煌的酒店,到处都是香槟色玫瑰花的宴会厅,来往宾客觥筹交错说说笑笑。顾念深吸了口气,看着镜子里自己那妆容精致的脸蛋,叹了口气走出了化妆间。今天是她的订婚仪式。她从没想过那二十多年前随口一说的婚约竟然还能作数。要不是外公前几天和她提起,她真忘了自己还有个“未婚夫”。而现在呢,很悲催的,她不得不接受这么个两家老人当年一拍即合定下的娃娃亲,她那个二十年没怎么露过面的未婚夫也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