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盛宠归来:首席大人心头宝免费阅读

2018/11/11 11:04:52 来源:网络
盛宠归来:首席大人心头宝免费阅读

书名:盛宠归来:首席大人心头宝

第1章 跟她妈一个德行,伤风败俗

黑色肃然的大理石地板上,跪着一个纤细身影。说明gao-xiao.com

面对三堂会审一样的严肃气息,跪着的人单薄的身子轻颤,指尖绞着衣襟用力的泛白。

天色虽然闷热,但厅里空调开的很低,可她脸上却浮满了汗,凝聚成汗珠顺着发鬓滑落,连衣襟都湿透,可见跪的时间不短。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死脑筋呢,只要说出这孩子的父亲是谁,就不用受这些苦了啊。”一边的保姆娘看不过去了,又心疼又焦急的皱眉。

支撑着全身重量的膝盖仿佛被尖锐的针扎着,疼痛钻心,许恩慈却死死的咬着苍白的唇,倔强着依旧不发一言。

“跟她妈一个德行,伤风败俗。”秦唤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高效新闻网边用那尖细的声音讽刺,边欣赏自己昨天刚做的新美甲,满意的翻覆着纤纤手指,状似无意道:“好好的闫家大少奶奶不当,非要惹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听到这话,已经跪得无力的许恩慈恶狠狠横了她一眼。

刚好对上眼,秦唤脸上的讥诮一滞,反应过来发现自己竟然被这小丫头的一个眼神唬住了,当下有些不自在,站起身,踩着九公分的高跟鞋,“噔噔”走到她身边。

性感短裙堪堪包臀,她娇媚的翘起手指,装模作样的竖在耳边听许恩慈说话。

许恩慈却不屑的嗤笑一声,别过头去,腿的疼痛渐渐感觉不到,麻痹感蜿蜒而上到腰口,不知觉中脸色已经惨白如纸。

秦唤见她又要撑不住了,有些扫兴,却又看了眼许老爷子。

当下娇滴滴的“呀”了一声,扭着臀来到许建强身侧,软弱无骨的倚靠进男人怀里。高效新闻网

妖艳的手指明目张胆的在他胸前画着圈儿,媚眼儿又委屈又担忧的望着他,“老爷,恩慈还是不肯说,闫家给的期限,可就在晚上了呀,怎么办才好呢。”

许建强扫了眼跪在厅中的女儿,前两天也这样,摇摇晃晃要倒的模样,就心软让人扶她去休息,保不准她以为这样一拖再拖就能拖过去。

想起闫家要的交代,头疼得厉害,他起身,“让大小姐就这样跪着,直到肯说为止。”

“是。”

身后三五个着装统一的佣人领了命令。

保姆娘犹豫了几番,还是开口劝了一句:“老爷,小姐还怀着孩子,久跪身体吃不消的。”

许建强没说话,倒是被他牢牢搂着的秦唤,不轻不重拿刚好大家伙儿都能听到的声音咕哝道:“王娘倒是疼恩慈,到底是从小喂大的,真舍不得不如一起跪了吧。版权http://www.gao-xiao.com/说不定恩慈看不得你受苦,就把一切都招了呢。”

也许是听着有道理,也或许是确实耐心已经耗尽,英俊高大看不出年近五十的男人,薄唇掀了掀,“那王娘一起跪吧。”

“这……”头发见白的老妇对得到这样的反应显然有些郁结,却又不再多言,只重重叹口气,来到许恩慈身边。

许恩慈咬着牙听完这些话,眼前一阵阵模糊,看着那倚靠在自己父亲怀里的女人,无用的咽了咽干涩难当的喉,开口:“秦唤,我自己的错我认罚,何必牵累王娘。”

“老爷……”秦唤不依了,轻扯着许建强的领带,扭着水蛇腰就是风情万种的一声委屈。

“恩慈,以后唤唤就是你妈,别这样没大没小。”许建强拧眉强调,说完不愿再做停留,搂着怀中香喷喷的女人就走。网站gao-xiao.com

“爸!”

见男人的步子却停都没停,许恩慈气得眼前一黑。

再次醒来是在车上。

入目是车窗外那被一层暗红光辉笼罩的城市,朦朦胧远处的夕阳就像一团规则的血块,似乎会在某一刻拧出血来,湮没这荒唐的世界。

而她被半斜放在后座上,双手捆于背后,双腿发麻,脚踝紧紧的被麻绳的死结扣在一起。

坐立不能的情况下,许恩慈没有挣扎,只是眼神有些漠然的看着窗外夕阳,听着那个狐狸精对父亲万般谄媚,做作的娇笑。

妈?

让她叫一个年长自己两岁的女人,自己曾经那么信任的学姐,妈?

真是可笑。

小腹有些抽疼,她动了动腰,试图挪动下姿势让自己舒服些。阅读http://www.gao-xiao.com/

秦唤听到动静转过身来,见她这样,粲然一笑。

“恩慈醒啦,你委屈一下哦,我本来叫老爷别这样对你的,毕竟你还怀着孩子,但老爷怕你做反抗伤了自己就不好了。”

“呵。”许恩慈给秦唤一声彼此心知肚明的冷笑。

秦唤当做没听到,神情无辜又恍然想起什么一般,“对了,做人流不痛的,恩慈你可别怕哟。”

第2章 欲盖弥彰的谎言

听到这话,许恩慈身子猛然一僵:不是送她去闫家给交代,而是直接去打掉孩子?当下抬头,气急反驳:“我不打,我宁愿不嫁闫钧临也不要打掉孩子!”

“你当人家还会要一个没进门就水性杨花的儿媳妇?”冷肃的声音丝毫不掩饰的带着嘲讽意味传来。

许恩慈脸上的慌张倏地固住,渐渐转为不可置信,“爸?”

“好了,当初指望你嫁入闫家,从中周旋,两家强强联合,巩固我百年龙头企业的地位,结果你直接给了闫家一巴掌,现在只求他们别给我们脸色看就谢天谢地了。”

许恩慈惨然失笑,眼底弥起一层雾气,声音沙哑,“爸。我存在的意义就是这样?”

“恩慈,你别放心上,老爷只是一时心直口……”

“你闭嘴!”许恩慈大喝。

秦唤当真被这猛然提高的声音吓了一跳,看到她一脸恨之入骨的模样,抿了抿唇,心有余悸的转身倚进许建强的怀里,不再说话。

许建强顺势搂住女人纤纤的腰肢,倒没有再指责女儿没大没小,只冷漠掀唇,“医院清扫干净了没有。”

坐在副驾驶的随行助理应答:“是,医院方圆二里各个入口都有人巡航,车辆绕行媒体记者就算听到风声也进不来。所有病房一律锁着有人看守,不相干的护士医生都会各自在自己的门诊办公室里不会出来。青云城最权威的妇科大夫操刀,他那边也已经打点好,一定守口如瓶。”

“等手术结束,就透漏消息给可靠媒体,就说恩慈绝食,孩子不幸流了。”

“是。”

这样大的阵仗,却还欲盖弥彰的撒着谎,可就算是谎言,也会成为记者笔下的真相,这就是权势。

杀人凶手。

许恩慈死死的攥着拳头,滚烫的眼泪涌出眼眶没入发鬓,从来没有一次这样觉得身边的一个个人都是恶魔,如此面目可憎。

喉咙紧涩就像是被细如发丝的金属线狠狠勒住,利落掐断,竟然半点声音也发不出。

想哭,想大声的哭。

错在她在生日宴酩酊大醉,错在回到家才发现手机落在酒吧,错在她不以为然孤身一人回去。千错万错,都在她,这个孩子是无辜的。

这三天里,报纸电视,口诛笔伐将她贬得如那些站街女一样不堪。闫家施压,学校勒令退学,她成了十恶不赦刑犯,日日罚跪受审。

她从来没有这样一刻,真切的感受到恶意,让她心如死灰。

那夜她虽然醉得失去了清明神智,但如何被极度温柔的对待,她记得。或许她就是轻贱,所以被玷污了还为罪犯的罪行辩驳。

但她真的不恨这个意外的孩子,只恨那些捕风捉影夸夸其词的媒体,恨父亲不明事理不辨黑白,恨闫家的落进下,石闫钧临的冷眼旁观……

她恨好多,恨秦唤的背叛,恨她喜欢的人对此不闻不问。

她羞辱难堪,恨不得去死。

却不想死后被父亲随意按个理由,被指指点点。

在这个世界安安稳稳的活着太难,何况她是许家人,百年药坊,家大业大,跺跺脚股市都能震三震的许家。

许恩慈微一侧头,眼泪如雨下。酸涩不甘如数哽在喉间难以咽下,最后如数化为一声意味难明的冷呵。

急救担架早早等候在医院门口,此时送到停下的加长林肯后车门旁。

车门打开,猩红的光线投射进来,许恩慈感受到自己被抱下横放。解去了手上脚上的麻绳,浑身都在麻麻的疼,她自嘲的痴痴一笑,好了,麻醉都不用打,真机智。

偌大的医院,空荡无一人,除了担架车的轴轮转动,只余一行人不紧不慢的脚步声。

走廊上那白炽灯,在眼前一节节闪过,就像一层层地狱。

她像是在无边坠落。

最后,手术门被关上。

忽然四周安静下来,然后便是有条不紊的细碎操作声,没有人说话。许恩慈就像是一具失去魂魄的空壳,躺在手术台上任人宰割。

随后响起一个自远而近的沉健脚步声。

她眸色忽而一闪,是闫钧临吗?还是……商翊之?

谁来了?

谁来都可以,只求能救救她,救救她和孩子!

她无声的卑微祈求。

可明晃晃的手术灯下,只有一张戴着口罩的女人的脸晃过,耳膜外的声音倏地嘈切起来,下身被缓缓探入一个冰冷的机械。

她怔怔的看着刺目的手术灯,眼角渗出一行清泪,绝望的闭上眼。

一小段昏睡过后很快清醒,有护士们轻手轻脚忙活收尾工作的动响,许恩慈掀了掀唇,喉间干涩难当。

“现在还不能喝水,忍着点,啊。”耳边响起一个温柔低沉的男音。

第3章 让伤害过你的人,付出代价

沉重的眼帘像被眼泪粘住无法掀开,只有干裂的樱唇不断在颤抖,她的指尖也跟着不住轻颤,似乎在控诉什么。

凶手……这些杀人凶手……

腹中凉得空荡荡,仿佛被金属械物无情的搅弄了一番,这一切,都是青云城的人欠她的,这些恶魔,这些心狠手辣,只图利益自私自利冷血无情的魔鬼。

三日后,闹得纷纷扬扬的恶言终于有了偃息旗鼓的倾向。

许恩慈静养在家几日,却不见脸色好起来。此时正孤零零站在机场,手里提着轻小的白色行李箱。

棉棉长裙,裙边荷叶田田睡莲清浅,无风自动。

来往行人擦肩而过,却无一人是送她。

听到广播通知,许恩慈神色淡淡,拿着登机卡率先抬步。路过一个垃圾桶时,将手机扔进里面,连看一眼都不曾。

自然也就没有发现,躲在高大的盆栽后面,那个虽然面色还带着一丝青涩,却有着颀长身材,隽秀五官的男人。

或许,用“男人”来称呼一个十八岁的少年,并不贴切。

商翊之是高考结束完,被告知这个消息才匆匆赶来,幸好没有来晚。

他看到她向来钟爱的长发被剪到堪堪及耳的长度,看到那像随时都会倒下单薄身影。他眼睁睁,窥探她一个人,形单影只办完所有手续。

短短一星期,各种渠道,他看过她太多眼泪。此时恨不得直接将她揉进自己胸膛,挡去所有流言蜚语腥风血雨,护她周全。

可哪怕他恨的要死,也不敢贸然上去。

谁知道此时此刻,周围埋伏着多少娱记?

她是无辜的,情之所起,情之所终,无非是酒精催发下,两人认真的小心的情动。

但他不能出面坦然的承认这一切。

他不能被退学,更不能让闫家和许家借机封杀报复,没有背景的他,只有读书一条出路,只有咬牙忍下,才能走出未来。

裙裾漾着孤寂漠然的弧度,纤纤人影最终还是消失在登机口。

商翊之捏紧拳头,在喉间反复哽咽没说出的话像无数细针,他如数吞下,眸色隐忍的猩红……

恩慈,等我,等我再强大一些,强大到不需要看任何人的脸色。我一定会让这些伤害过你的人,付出代价!

眨眼六年飞逝。

一位打扮摩登的女郎优雅的掩嘴打着哈欠走出青云机场。

女郎脸蛋很小,以至于鼻梁上架着的大墨镜几乎盖住了她大半张脸,只是那火辣的身材裹在火红的皮衣下,多少能看出她那或许与脸蛋不符的年龄。

更为惹眼的,恐怕就是跟在她两边,一左一右打扮时尚炫酷的精致小娃,和她身后戴着墨镜,看着几乎有两米高的西装男。

“妈咪,爹地不是说中国的人很保守吗?为什么他们比你穿的还少?”鸭舌帽,牛仔短裤,黄色小T恤,踩着鳄皮凉鞋的混血小公子显然很好奇。

说着,他摘下墨镜,朝各个酥胸半露的美人儿抛去飞吻,引来一阵不小骚动。

而另一侧的小姑娘稍高几分,明眸皓齿典型的中国小美人胚子一枚。穿着蓬蓬的公主裙,竖着细细的小辫子,乖巧的由着女郎牵着手,偶尔拿那双乌溜溜的眸怯怯的好奇的张望,一旦有目光接触就立刻收回。

“给你福利还不要啊。”女郎听到儿子问话,“哼”了一声,点了他脑袋,“少勾三搭四的,穿那么少,一定都是些不良少女。”

帅气的小家伙整了整被弄乱的鸭舌帽,抬头看她,“那妈咪呢,妈咪也穿好少。”

许恩慈皱皱鼻子,不满亲儿子竟然敢拿她的话堵她。她怎么可能和这些以露为美的低俗女人一样?她可是辣妈,青春韶华,身材火辣的辣妈啊!

“Daddysaid,mummyissexymom.”小姑娘细若蚊蝇的开口说了一句。

许恩慈闻言,顿时喜笑颜开,一把抱起自家小公主,热情的给了个贴脸,赞叹,“容容真棒。”

小姑娘得到称赞了,笑得甜甜,露出脸颊两个深深的酒窝。

一边的小少爷不满了,板着英俊的小脸,戴上小墨镜,告诉自己这不公平的一幕并没发生。半晌后,还是哼哼唧唧有些不服气的道:“爹地说,忠言逆耳。”

“行啦爹地爹地的,十句离不开八句,你爹地他又不在。”你还这么忠于他干嘛……后半句话没说出口,许恩慈忽而想到什么,眼波流转,狡黠的笑一声。

盛宠归来:首席大人心头宝》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盛宠归来】 或 【首席大人心头宝】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3965718.html
首 发:盛宠归来:首席大人心头宝免费阅读
  • 婚成蜜就:总裁的契约新娘8章

    原标题:婚成蜜就:总裁的契约新娘8章书名:婚成蜜就:总裁的契约新娘《婚成蜜就:总裁的契约新娘》夏羽熙的半边脸瞬间肿起,火辣辣的刺痛险些让她晕厥。“你打我?”睫毛剧烈颤抖着,夏羽熙眼里全然都是不可置信。“怎么?”魏泽轩收回刚才伸出去的手,双眼牢牢的盯着这个梨花带雨的女人。原本还齐整的长发被那一巴掌煽的凌乱,几缕刘海斜斜的黏在她被眼泪爬满的脸上,双眼因为哭了好几天的缘故,有些浮肿,不仔细一看竟然给人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讪笑一声,魏泽轩转身从容的坐在沙发上,交叠起双腿,眼神好笑的看向夏羽熙:“看你那狐

  • 女总裁的火爆兵王3章(第三章谁都可以就你不行)

    原标题:女总裁的火爆兵王3章(第三章谁都可以就你不行)小说书名:女总裁的火爆兵王第三章谁都可以就你不行只见电话上面显示着苗玲玲三个字,这三个字,对于别人来说没有什么,但是对于叶晨来说,却有着特殊的意义。因为,她的父亲是苗宗,苗家寨的寨主,也算是叶晨的半个师傅。“我的天啊,这可如何是好。”叶晨捂着额头,一副非常无语的样子:“师傅去世了,我明明送了个花圈,看来肯定是玫瑰送到那边去了。”不知道是不是快递弄错了,本来叶晨将送给江映月的玫瑰花送到了死去的师傅那里去了,而送给师傅的花圈,则送给了自己的未婚妻

  • 逮捕!千金请止步14章

    原标题:逮捕!千金请止步14章书名:逮捕!千金请止步《逮捕!千金请止步》全场顿时哗然。众人议论纷纷。主持人激动的不行,三千万啊!本来以为炒到一千万也就没有的了,居然赚了两千万!想着,他感激的看着慕嫣玲。多亏这位女神仙,激怒了这个白发魔女,才赚了这么多!这个月的奖金要怎么花才好呢?“三千万第一次!”“三千万第二次!”“三千万第三次!”“成交!”泠珺渃正得意着,想要扭过头去对楼上的那个金发女人投去嘲讽的一瞥表示坐在vip包房里也没什么可嘚瑟的,却看到了慕嫣玲那抹有意无意的讽刺的微笑。她似乎是想到了什

  • 重生之祸国妖妃19章(《 重生之祸国妖妃 》)

    原标题:重生之祸国妖妃19章(《重生之祸国妖妃》)小说名:重生之祸国妖妃《重生之祸国妖妃》“嗯,虽说如此,但韩莫的性子,偶尔玩之也是无妨的。”点了点头,薛生摇头晃脑道,仿佛颇有见地。不置可否的一笑而过,慕容清风不再多言,他可晓得这两父女两人等在这儿这般大张旗鼓是为了什么。既然他们有这个闲工夫,他自然也有的是时间陪他们耗着。“不过,依老夫之见,韩莫有先生这般的懂世故,知礼节的兄长,今后定然也不会差到哪儿去了。”哈哈两声,毫不吝啬自己的赞扬。当然,慕容清风自然是清楚,赞扬是一回事,提醒又是另一回事了

  • 帝少宠妻初长成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帝少宠妻初长成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帝少宠妻初长成目录预览:《帝少宠妻初长成》《帝少宠妻初长成》《帝少宠妻初长成》“今天周末,我们出去逛街吧.”“你确定你要逛街.”“难道我不能逛街吗.”“我只是觉得你要去逛街很奇怪.”“明天是懿轩和萱儿的生日.”“对啊,你不说我都忘了,我也还没准备礼物呢!”“趁着时间还早,我们快点走吧!”尛雨泽讨厌人多的地方,所以趁着现在还早,不会有那么多人逛街,他想尽快选好礼物,赶紧回来!“好。”————商场————“你们想好买什么了吗?”看着商场琳琅满目的商品,尛雨

  • 护美杀神11章(第11章 :一刀劈死你)

    原标题:护美杀神11章(第11章:一刀劈死你)小说:护美杀神第11章:一刀劈死你车内的李建国听到这话忙忙给梁森使眼色,示意他不要暴露了年启华!年启华没有任何动作,她只是冷眼瞥了窗外的梁森一眼,她心里清楚,梁森一定会说!果然,梁森冲刀疤脸点了点头,“她在这里面,而且就在这后排坐着呢。”听到梁森的回答,不止李建国连刀疤脸和他的小弟都愣住了。这小子刚从这车上下来,难道他不是姓年的身边的人?莫非是老大安排在年氏卧底?反应过来后,刀疤脸哈哈大笑起来,“好,既然你这么配合,一会哥哥我饶你一命!”梁森挑了挑眉

  • 《近身战兵》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近身战兵》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近身战兵目录预览:第一章回家第二章苦难的家第三章窈窕女子第四章妹妹出事第一章回家庆江市,南江省下辖的一个新建的市,刚由县晋级的市。距离市区以南五公里的地方有一个杂乱的村寨,叫李家坪。一片简易平房的木板或土坯墙上,都有着用石灰写上的一个大大的“拆”字。一条坑坑洼洼,宽度不到两米的狭窄泥巴路横贯东西,将这个村寨分成了两半。泥巴路的尽头,有一栋低矮的单层小木房,由于年久失修,木房不但破旧不堪,而且已经朝后面歪倒倾斜,两根大木叉从后面顶住木屋的柱子,这才

  • 独断专宠,蠢萌萝莉要翻身1章(《 独断专宠,蠢萌萝莉要翻身 》)

    原标题:独断专宠,蠢萌萝莉要翻身1章(《独断专宠,蠢萌萝莉要翻身》)小说:独断专宠,蠢萌萝莉要翻身《独断专宠,蠢萌萝莉要翻身》暗恋了多年,基本上是占据了她整个青春,洛洛从小到大都喜欢的一个男生,萧玉。时隔这么多年,洛洛终于鼓起勇气,去表白,没想到,当场被拒绝不说人家竟然还有了女朋友,而且那女朋友跟她相比,差距真的好大,又漂亮,头发又长,化妆化得太精致,而且,这人还是她的亲姐姐。洛子瑶。穿衣服穿的还都是紧身,连衣裙,身材简直不要太大了好不好!当天晚上得知,得知他有女朋友以后,洛洛就崩溃了,跑到了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