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王爷,妃常激动免费阅读

2018/11/11 10:52:59 来源:网络
王爷,妃常激动免费阅读

小说名字:王爷,妃常激动

第1章 如何得了?

离开金陵的时候,对这个大夏朝的国都,徐言梦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恋。高效新闻网并不因为她是穿越的。

而是自那年穿越到大理寺卿四岁的嫡女身上之后,迄今过去十五载,她的身边始终就只有奶娘苏嬷嬷和小丫头银屏陪伴、在徐府偏僻破落小院相依为命,试问对这个地方,她如何生的出好感来?

再热闹、再繁华,也是别人的,与她,并无相干!

而据说之前,那位嫡长女可是万千宠爱在一身的掌上明珠,一夕之间不知发生了何事,母亲暴毙,她也遭了父亲厌弃,从此不闻不问!正因如此,徐言梦对这个地方更没有半丝好感。

想必父母之间必定发生了什么,可是她是母亲的女儿,难道就不是父亲的女儿吗?再说那时候她不过是个四岁的孩子,能懂得什么?何其无辜!

这位父亲,可见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然而不想,在这儿好处她没有捞到半点,坏事却从天而降,徐言梦更是悲愤得欲哭无泪!

原本,经过这么些年一点一点的筹谋准备,她与奶娘、银屏已经做好死遁离开徐府、天下逍遥自在的打算,不想即将离开之前,一道圣旨从天而降:她被指婚了!

夫君乃大夏异姓王、燕地的藩王燕王高晏。

一夜之间她变得万众瞩目,搬进了徐府中最好的院落,门外还有一拨拨的侍卫把守,想要逃离,比登天还难!

不想死,她就只能嫁!

表面看来这门亲事似乎是天大的好事儿,实际上,谁都知道不是那么回事儿……

这些年来,徐言梦偶尔也会悄然出府在外走动,许多事情也略有耳闻。

燕地与大夏的关系这些年可不怎么样,甚至一度可称之为紧张。

燕王妃两年前去世了,这一回燕王进京朝贺,皇帝指婚,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皇帝这是变着法儿往燕王身边安插眼线呢!

可那燕王也不是个等着人算计的主儿,也不知从哪里打听到了自己,必定使了些法子,成功的将自己变成了他的准新娘……

大理寺卿的嫡长女,身份高贵,可堪匹配,便是皇上,也说不出半个不字来。

然而事实是,她这个徐府嫡长女,其实就是个十九岁了还待字闺中的弃女。原文http://www.gao-xiao.com/这样的女人做了他的王妃,当然比任何别的贵女都要好控制、要对他有利的多!

想清楚这一点,徐言梦当时更加无法可想唯有待嫁,因为她知道,燕王绝对不会让亲事落空的!

就这样,她出阁了!

然后没几日,便跟随燕王返回燕地。

金陵城渐渐的在身后远去,徐言梦的心也渐渐平静下来,同时也有迷茫,前路如何,尚不自知。

然成亲那日燕王的话却异常清晰的回响在她的耳边,他冷冷的说:“安分守己做好你的燕王妃,本王不会亏待了你!倘若敢兴风作浪谋算别的,哼,别怪本王没提醒你,小心尸骨无存!”

徐言梦听了这话没觉得有多意外,反而多了一份安定,因为她知道她肯定会安分守己的!但愿这位燕王爷也讲信用就是了。

转眼过了几日,从这几日来看,他虽未曾再露过面,但衣食起居似乎还算不错,且他的属下们也没有欺负过自己,连一句嘲讽的话都不曾有。

反倒是自己这支不知道其中安插了多少方眼线的陪嫁队伍,除了奶娘和银屏,就没有看得上自己的。

就连一个干粗活的丫鬟,也敢嘀咕:“不知走了什么****运,居然当了王妃!”

当时奶娘和银屏听了这话气得不行,银屏那丫头还非要找那丫鬟算账,被她给笑劝拦住了。

细想想,也不能怪人家这么想嘛!

一个十九岁的老姑娘,没了娘,爹不亲,在府中过得连丫鬟都不如,生死病患冷暖全由自个,却突然之间成为王妃,还是番地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妃,旁人谁看了会心服?

说一声“走了****运”,这是大实话!

徐言梦大大的叹了口气。王爷,妃常激动免费阅读

夕阳西下。

当落日收起最后一抹余光,西边天上的晚霞也渐渐暗淡下去的时候,长长的队伍终于又到了一处驿馆。

走进分给自己的院子,进了屋,徐言梦坐在榻上就一动也不想动。

越往北路越不好走,赶路又急,中途无休,在马车上一天颠簸下来,别说浑身骨头酸痛,就连五脏六腑也翻腾得厉害。

吩咐赶路的人不会心疼她,心疼她的唯有奶娘苏嬷嬷和自小的丫鬟银屏,可是她们做不了主,而且,也比她好不到哪里去。

歇了足足有两刻多钟,徐言梦才算勉强歇了过来。

徐言梦揉揉发酸的腰身,舒展舒展胳膊,收回了思绪。网站http://www.gao-xiao.com/苏嬷嬷和银屏已经打了热水、端了晚饭饭菜进来。

“王妃,好歹用些,不然身子怎受得住!”苏嬷嬷满是怜惜的道。

徐言梦微微一笑,正欲答话,院子里传来一阵嘈杂的拌嘴声。很快,拌嘴就变成了吵架,声音也窜得老高!

银屏打开一丝窗户往外头瞅了瞅,仍旧关上回身撇撇嘴道:“她们两个倒是好精神体力!逮着空就掐,一天也没拉下!”

苏嬷嬷又看了徐言梦一眼,轻叹道:“王妃您太好性儿了,这样由着她们下去,如何了得?”

徐言梦不以为意的笑笑,道:“奶娘,她们爱吵便吵吧,只要不来吵咱们就成!咱们吃了饭洗澡睡觉,明天还要赶路呢!”

说得苏嬷嬷和银屏都笑了起来,主仆三个先后用饭不提。

至于院子里吵架的那两人,虽名义上是她的人,然跟她何干?

一位蒋姑姑,是宫里指给她这位新鲜出炉的燕王继妃的陪嫁掌事姑姑,另一位崔嬷嬷,则是娘家徐府特意为她挑选的陪嫁女管家。

一山不容二虎,这两位女中豪杰打第一天碰面就开始了各种明争暗斗,并且战斗逐天升级。

目的当然是争夺对她这位性情软弱、可欺好拿捏的燕王妃的掌控,然后再进一步在燕地大展拳脚。说明gao-xiao.com

徐言梦暗暗冷笑,不是她不愿管,而是根本犯不着,因为,有人迟早会管的。正主儿都不急,她急个毛线!

他那样的人,怎么可能看不出这两个妇人的心思?怎么可能会留着她们兴风作浪的不安分?

一顿晚饭用完,院子里的争吵还没结束,听起来还吵得正欢!

听得徐言梦不由大感佩服:嗯,口才很好!体力很好!精神也很足!

得了徐言梦的话,苏嬷嬷和银屏也懒得理会了,自顾自的收拾碗筷食盒、去厨房催热水。

不想,争吵声戛然而止,紧跟着是参差不齐的一声:“参见王爷!”

徐言梦主仆三人皆是一惊。

第2章 王爷,王妃?

徐言梦连忙站起身,扶了扶鬓,低头整了整衣裙,领着苏嬷嬷和银屏忙迎了出去。

还没出门,但见门帘一动一挑,燕王高挑的身形已经出现眼前。

“臣妾给王爷请安!”徐言梦忙敛身半蹲着福下去。

“老奴(奴婢)见过王爷!”苏嬷嬷和银屏也忙行礼。来自http://www.gao-xiao.com/

凤眸幽暗,眉如剑锋。燕王打量了徐言梦一眼,杏色绣蝶恋花的交领褙子、橘色挑线百褶裙。眸如月,唇如樱,长眉似柳,乌发如云,一张小脸宛若莲瓣。

神情恬淡温静,整个人柔得像水,却不媚,亦不觉弱,令人瞧了感觉上很舒适。

想到这一路上她的识趣,从不多事,即便赶路累到了极限也不见吭半声、埋怨半句,燕王心里微微有点歉疚:那夜的下马威,是不是狠了点?

“王妃平身!”燕王虚抬了抬手,径自往主位上落座。

“谢王爷!”徐言梦乖巧跟上,双手松松交叠身前,站在他前方右手边,眉目轻垂。

待手脚麻利的银屏端了茶盘上来,徐言梦忙上前端了白瓷茶碗双手恭敬奉给燕王,含笑柔声道:“不知王爷这么晚过来,可是有事吩咐?”

燕王眸色深了深,瞟了她一眼,不语。

胆子倒不小,他如此冷落漠视她,她还敢问、还笑得出来!

那夜的下马威,是不是不够狠?

徐言梦被他这一眼瞟得微僵,暗骂自己多事,便再不言语,只眉目神情越发恭谦柔顺。

半响,燕王看了徐言梦一眼,慢慢道:“明日再有一日,后日便能踏入燕地地界了,等到了燕地,路况也会好一些,赶路也能松快些了。”

“是……”徐言梦扯出一丝陪笑意,表示知道了。

心中甚是不以为然:什么路况会好一些?应是到了自个地盘上可以放心慢行了吧!

而且,如果是为了这个,他完全没有必要特特来一趟告诉自己,不知还有什么事令得堂堂王爷屈尊下降——

果然,不等她想完,便听得燕王道:“明日晚上,极有可能要在野外露营一宿,王妃跟底下人说一声,让大家提前做好准备。”

“是……王爷。”徐言梦又恭声陪了一丝微笑道。

“王妃或许不知道吧?”燕王又道:“明日咱们经过的地方乃是燕地封地与朝廷交界处,山脉延绵,地势险峻,盗贼横行,是出了名的三不管地界。这些年那里聚集了一伙山贼打家劫舍、无恶不作。正好顺路,明天夜里本王可能会亲自率亲卫奔袭贼寨,王妃的人明晚最好早早回营帐休息,没事别乱跑,以防不测!”

燕王话音未落,苏嬷嬷和银屏便不由得面露惧色,山贼强盗,那是什么好人?这要是万一被碰上了——

徐言梦亦目光闪了闪,微微变色。抿了抿唇,点点头道:“王爷放心,臣妾定会交代下去。”

“那就好!”燕王说着已经起身,顿了顿,又笑道:“王妃也不必太担心,那些盗贼抢劫商旅、洗劫村寨也就那点能耐,本王的卫队亲兵,对付他们绰绰有余!”

“那是自然,臣妾……听王爷的!”徐言梦亦笑道。

送走了燕王,银屏叫了声“王妃!”便苦着脸道:“有山贼啊,这可怎么办啊!”

苏嬷嬷想到燕王刚才说的话也抖了抖,却脸色一板,训斥银屏道:“少胡说八道!不过几个山贼罢了,哪里有胆子抢王爷王妃?王爷不是说了不必担心吗?偏你这丫头多心!”

银屏自悔失言不该在主子面前这般说,吐了吐舌头便不再说了,心中到底惴惴。

徐言梦没说话,深深瞟了她二人一眼,若有所思。

不知想什么想得太专注,以至于苏嬷嬷叫了她好几声她才“啊?”的一下回过了神,笑吟吟看向她。

苏嬷嬷便笑道:“既如此王妃您先歇着,老奴这就把王爷的话传下去吧!”

“好!”徐言梦笑着点头,道:“奶娘把王爷的原话传明白即可,倘若他们有什么要问的,一概说不知,让他们自个问王爷去!”

“是!”苏嬷嬷一笑。

当苏嬷嬷把话传下,徐言梦那两百多人的陪嫁队伍霎时炸开了锅!

果然如她所料,七嘴八舌各种问题潮水般涌向苏嬷嬷,拉扯着苏嬷嬷半响才得脱身。

而对于苏嬷嬷的一问三不知众人当然是十分不满意的,还要去找徐言梦问个清楚明白。

看见徐言梦卧室熄了灯还要去敲几下门,不见反应,又被苏嬷嬷劝阻,这才作罢。

然而次日赶路之前,徐言梦就不得片刻安宁了!她第一次在心里巴望着赶紧上路!

果然如燕王所言,渐渐的,路况变得更加复杂。

所经之处,山峦连绵高耸,险峰峭壁处处可见。森林无边,植被茂盛,几人合抱的参天大树无声矗立藤蔓纠缠,那一种旷古幽然的静谧感令人心中也不由寒浸浸的起来。

行走两山夹道之间,巨大的山影树影投射而来,几不可得见阳光,令众人更加心里颤抖,腿脚哆嗦。

速度自然而然的就慢了下来。

还不到傍晚,整个队伍就停了下来,在一处较为开阔平缓的林间空地上安营扎寨。

等忙乱一阵安定下来后,众人才惊觉,不知何时,燕王已经带着他的绝大部分亲卫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营地。

陪嫁队伍这才想起苏嬷嬷的话:王爷要亲自去剿杀山贼!

尽皆变色,心怦怦的跳。

蒋姑姑和崔嬷嬷难得同仇敌忾了一回,约了一同来找徐言梦。

“王妃!您太大意了!怎不请王爷多留些人呢?这深山老林的,万一发生点什么意外,那可怎么办呀!”崔嬷嬷不满道。

蒋姑姑也附和:“是啊王妃!这儿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万一有事,谁保护咱们?不如王妃同他们说说,让他们追上王爷,分些人马回来吧!”

“这样,王妃您也才能睡个安稳觉啊,是不是?”

“您是王妃,王爷定不会驳您的面子!”

两人絮絮叨叨的软诱硬逼,意思只有一个。

徐言梦暗暗冷笑,到底是为自己着想,还是为她们自个考虑,她们心里一清二楚!

第3章 山贼来了

徐言梦如往常一样,低头摆弄自己的衣带,神情怯怯的一言不发。

蒋姑姑和崔嬷嬷苦口婆心了半响,口干唇裂,见她如此不由来气。两人交换了个眼神,终于沉下了脸:“王妃,您倒是给句话呀!”

“王妃,别怪老奴多嘴!您是王妃就该拿出王妃的款来,不然,谁会服您!”

“蒋姑姑、崔嬷嬷你们说的有理,”徐言梦终于鼓起勇气抬头,怯怯的飞快瞟了她们一眼,然后很没脾气的老实无奈道:“可是,王爷决定的事我做妻子的怎敢胡乱多嘴?况且,不会那么倒霉吧……”

蒋姑姑和崔嬷嬷气得恨不得上前给她一耳光,脸色极为难看。

徐言梦似乎被她们的反应吓坏了,无措张惶,忙道:“要不、要不这样!咱们队伍里不是有几十个侍卫吗?嗯,就让他们专门负责保护两位,成不?”

蒋姑姑、崔嬷嬷轻轻一哼,脸色稍有缓和。

这还罢了!

“王爷不是还留了点人吗?好像也有三四十个吧?”蒋姑姑又道。

徐言梦立刻会意,忙笑道:“我这就叫苏嬷嬷去说,再分一半保护姑姑和嬷嬷!”

蒋姑姑就横了崔嬷嬷一眼,觉得被她占了便宜。

崔嬷嬷则不屑冲蒋姑姑的方向撇了撇嘴:有了好处想独占?也要看她许不许!

两人原本就没指望徐言梦有胆量派人去追燕王,听她这么安排正中下怀,达到了目的,便各自告退。

银屏早就在旁边气鼓鼓的,见状不由上前抱怨道:“都是王妃您惯得她们没上没下、不分尊卑!这她们把侍卫都要了去,王妃您可怎么办呀!”

苏嬷嬷亦叹了口气,她越发觉得自己看不懂主子了。

主子其实并不是性情软弱、任人拿捏的,并且非但不笨,还很聪明,她不知道主子为什么要这么做。

徐言梦“嗤”的一笑,轻轻拍了拍银屏的手笑道:“好了好了,她们魔魇了,你也魔魇了不成?哪里就有这么巧的事儿呢!偏今晚山贼就会来?”

银屏一想也是,心中稍安,只是到底仍不痛快,怏怏嘟囔道:“有备无患嘛,王妃您从前最爱说这话了,怎么如今倒忘啦!”

徐言梦一怔,与苏嬷嬷两个忍不住皆笑了起来。

她可是王妃,没有了王妃,陪嫁队伍算怎么回事?那些侍卫即便被派去保护那两人,万一真的有事,又怎么可能会不管自己?

还有燕王,费尽心机娶了自己,她相信他绝对不会让自己死在这种地方的!

所以,徐言梦是真的一点儿也不害怕。

因为燕王一番话,众人草木皆兵,提心吊胆,匆匆生火做饭胡乱用些,便一个个进了帐篷,一步也不敢多走。

整个营地几十顶帐篷延绵一大片,皆悄无声息,只偶尔传来稍远处的燕王留守侍卫们的说话声。

徐言梦原本还想出去走动走动活络活络筋骨,见状也不好意思搞特殊,亦早早与苏嬷嬷、银屏睡下了。

暮色渐渐深浓,天色全黑了下来,草丛里传来长长短短的虫鸣声,越发显得暗夜幽静。

徐言梦主仆是被一片惊天动地的哭喊声、惊叫声惊醒的!

晕黄的灯光,在营帐布上投射出摇晃不定的纷乱的各种影子,鬼怪般张牙舞爪。

刀剑铮鸣声、喊杀声、奔走呼救声、惊恐尖叫声、绝望凄厉的哭声种种混杂在一起,以及那劈啪作响的火声风声,无一不在彰显着一个事实:她们中奖了!

山贼,来了!

“王妃!王妃!”银屏瓜子小脸雪白雪白,牙齿咬得咯咯响,连滚带爬奔到徐言梦身边,抓着她的手臂颤声道:“快逃!咱们快逃啊!”

便是活了一大辈子、平日里从容淡定的苏嬷嬷也慌了神,手脚发抖的为徐言梦披裹着外袍,“王妃,快!快穿上!”

徐言梦脑子里“嗡”的一下,同样心惊胆颤:难道她猜错了?燕王不在乎她的死活?燕王——

徐言梦突然生生的打了个冷颤,瞳孔一缩,脸色骤然变得煞白,仿佛呆掉了似的一双眸子直勾勾的瞪着前方。

“王妃!王妃!您可别吓唬老奴呀!”苏嬷嬷见状只当她吓呆了,拍了拍她的背后不由得也哭了起来。

银屏原本就惊慌得像只受了惊的小鹿,见老成持重的苏嬷嬷也哭成这样,那还了得?也跟着嚎啕大哭起来。

徐言梦回神,忙道:“奶娘、银屏,快别哭了!咱们、咱们——对,咱们也该逃!快逃!”

人人都逃,她怎么能不逃?

苏嬷嬷见她终于还了魂,欢喜无限连连点头,主仆三个跌跌撞撞的也奔出了帐篷。

外边,早已天翻地覆、杀戮满场,火光四起,劈啪作响,整个现场逃命的,追杀的,打斗的,乱翻了天!

三人急惶惶挑了个看起来似乎动静更小的方向飞奔而去,借着障碍物的遮掩,运气倒还好,竟逃出了那修罗场。

前方就是高过人头的灌木草丛了,再往前没有多远就是黑压压的密林。

平日里多看一眼便觉胆怯的地方,此刻却是那么的可爱,因为那是最佳的藏身之地。

不想,在乱草灌木丛中没跑多远,徐言梦“哎哟!”一声跌倒在地,咬唇蹙眉,轻声抽气。

“王妃!”

苏嬷嬷和银屏同时低呼出声,慌忙一左一右扶住了徐言梦。

徐言梦握着脚踝,苦笑道:“我,我的脚扭着了,跑不动了!”

苏嬷嬷、银屏变色。

“罢了!”苏嬷嬷一咬牙,道:“老奴瞧着这地方也还隐蔽,咱们、咱们索性就在这儿藏着吧!”

银屏哆嗦着也一屁股坐在地上,重重点头,抖着道:“对,大不了一块儿死!”

“呸呸!乌鸦嘴!”苏嬷嬷用力瞪她一眼,见徐言梦脸色煞白目光发直呆坐在那,不由心中大痛,跪在她身边揽着她颤声道:“王妃,别怕!别怕!”

徐言梦僵了的身子顿了顿,慢慢扭头,看了她一眼,嘴角勉强扯出一丝丝的笑意,眸底却是冰冷。

喊杀声、惨叫哭喊声以及各种嘈杂凄厉异样古怪的声音的弱了下去,周围的一切也渐渐的显出了轮廓。

东方的天际,露出了鱼肚白。

那一颗高高悬挂的启明星异常的明亮,如一只冷眼,瞅着世间百态。

又是一阵疾驰的马蹄声、呼喝声、兵刃出鞘声夹杂而起,三人还没有来得及惊慌,便隐隐听到“王爷!王爷!”的叫声。

苏嬷嬷一怔,大喜。

身旁的银屏已经“呼”的出了一口大喜,喜鹊般欢声笑道:“王爷回来啦!有救啦!我们有救啦!”

苏嬷嬷也不禁笑了起来,偏头去看徐言梦,不由愣住。

徐言梦依然是方才的神情,仿若魂灵出窍,呆呆的望着前方,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王爷,妃常激动》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王爷】 或 【妃常激动】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3965550.html
首 发:王爷,妃常激动免费阅读
  • 无删节呆萌小狐妃,邪君求宠爱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呆萌小狐妃,邪君求宠爱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呆萌小狐妃,邪君求宠爱目录预览:《呆萌小狐妃,邪君求宠爱》《呆萌小狐妃,邪君求宠爱》《呆萌小狐妃,邪君求宠爱》《呆萌小狐妃,邪君求宠爱》《呆萌小狐妃,邪君求宠爱》草木葱郁的言之山头,今日,一行男男女女结伴来,这苍翠的山头游玩,其中一位,名叫林仙仙,是个活泼好动,喜欢美男的,呆萌女子。“仙姐,咱们来言之山干什么呀?这山也不算有名,而且风景也一般呀。”其中一个跟班的小男生说道,林仙仙,组织了一个,踏青的社团,其实名为踏青社团其实是,到处去一些,神

  • 御夫有道,萌妻太难缠9章(《 御夫有道,萌妻太难缠 》)

    原标题:御夫有道,萌妻太难缠9章(《御夫有道,萌妻太难缠》)小说名:御夫有道,萌妻太难缠《御夫有道,萌妻太难缠》玄清遥出了水轩,顺着湖边小径,来到了人工湖的另一侧,在这里随意的矗着一块石牌,上书“小湖”。玄清遥看见这两个词,哑然失笑,这肯定也是玄清逸的杰作,倒和清心小居的风格协调,不过也真够随意的。湖边上种着垂柳,一阵风吹来,柔软的枝条随风舞动,玄清遥情不自禁的伸出手轻轻地拨动,她从这些舞者的中间穿过,任它们拂过她的脸,拂过她的发,拂过她的肩膀,她陶醉在这大自然醉心的温柔之中。慕风清从水轩中走过

  • 小说陷入纯情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陷入纯情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陷入纯情第二十章疯子苏青萝洗完澡出来,只听得一声轻咳,转头一看,明皓天正坐在家里的沙发上。“你怎么进来的?”苏青萝怒道,这个人总是这样不打一声招呼就闯进来。明皓天举起一串钥匙晃了晃。“你有我这的钥匙?”苏青萝一把夺了过来。“这里是我名下的房子,你说呢?”明皓天戏谑的看着她。“你有事吗?没事就请回吧,很晚了,我想睡了。”苏青萝一脸冷漠,毫不留情的送客。明皓天却上下打量着苏青萝,颇为玩味的问道:“你里面是不是什么都没穿?”苏青萝这才意识到,自己光顾着

  • 后来,你比烟火暖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后来,你比烟火暖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后来,你比烟火暖目录预览:《后来,你比烟火暖》《后来,你比烟火暖》《后来,你比烟火暖》《后来,你比烟火暖》《后来,你比烟火暖》《后来,你比烟火暖》《后来,你比烟火暖》女人爱你,才不会愿意和其他女人共享你。女人爱你,才会委曲求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看,男人和女人的思维完全不一样。这时从浴室出来的梁嫚见霁安站在门板那里一动不动,如同一根木头,不禁好奇出问,“亲爱的,你在那边面壁思过么?”梁嫚说话的声音比较大,不仅让霁安猛然从自己的思绪里回神,也让门外的苏桥

  • 小说已然深爱,未曾相知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已然深爱,未曾相知在线阅读小说名:已然深爱,未曾相知目录预览:《已然深爱,未曾相知》《已然深爱,未曾相知》《已然深爱,未曾相知》《已然深爱,未曾相知》顾念曦早就猜到他会这样,直接将手机丢到了一旁,看着窗外。不知道怎么,她笑着笑着,哭了起来。她想,这么多年来,为了林羽生,她将自己都给丢了,可是又能够怎样,他还是不爱她。顾念曦决定要在自己踏入地狱那一刻,离林羽生远一点,就在思想已经建固好之后,顾妈妈的电话打的淬不及防,“阿曦,你是不是和林羽生闹了?”“妈,我不想结婚了。”听到妈妈的声音,

  • 小说鬼医妖娆,呆萌王爷哪里逃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鬼医妖娆,呆萌王爷哪里逃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鬼医妖娆,呆萌王爷哪里逃《鬼医妖娆,呆萌王爷哪里逃》大半夜的给老板加班,没想到晚到电梯停运了!还好来接她的哥哥发现了一间独立的电梯工作间,谁知刚走进去电梯门就立刻关上了,摁了一楼键,突然电梯强烈的摇晃了起来,谢萦纡大叫了一声,随之娇小的身子在狭窄的空间里撞来撞去,最终慢慢失去了知觉。当知觉再次恢复时,时间已经不知过了多久。谢萦纡扶着电梯门迷迷糊糊的站起来,可没想到“电梯门”竟突然打开了,失去支撑点的谢萦纡身子一歪摔了出去,从楼梯滚到

  • 0℃缠绵:总裁鲜妻吻不够7章(第七章 麻烦)

    原标题:0℃缠绵:总裁鲜妻吻不够7章(第七章麻烦)小说:0℃缠绵:总裁鲜妻吻不够第七章麻烦李漫漫看着走进来的云子冉,眼神变得狠毒,跑上前,“你个小杂种,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贱。”宋子明也看到了云子冉,跪下来对祈求,“冉冉,你看在我是你初恋男友的份上,你就帮帮我吧。”云子冉看到在自己面前的两个人,其实内心真的是服了,以前自己的眼光到底是有多差啊,初恋男友?自己最好的初恋时光,就被这个垃圾给抢走了,还好早就分手了,时轩,一个十足的渣男,当初怎么瞎眼看到这么两个人。“宋子明,我知道我以前眼瞎,看上你这种

  • 《凤飞于林:重生之浴火凰妃》《凤飞于林:重生之浴火凰妃》

    原标题:《凤飞于林:重生之浴火凰妃》《凤飞于林:重生之浴火凰妃》小说名:凤飞于林:重生之浴火凰妃《凤飞于林:重生之浴火凰妃》“哎!!公主醒了!快!快派人去通知大王!”一名宫女见躺在床上的少女醒来,立即激动地喊道。林茵羽睁开双眼,却是满眼的泪水,好痛…她的手腕仿佛依旧承受着那断手之痛!她的脚踝,也同样痛得她快要无法呼吸!她的脸颊上竟像是依稀还有那灼伤感,那个男人,毁了她的容!断了她的手脚!就为了拿到她林家的飞舞决!他背叛了她!而当初,她嫁给他所有的山盟海誓!全部都是假的…他全部为的都是林家的至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