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误入婚徒:撒旦总裁强制爱免费阅读

2018/11/11 10:43:45 来源:网络
误入婚徒:撒旦总裁强制爱免费阅读

小说名字:误入婚徒:撒旦总裁强制爱

第一章 干他该干的事和人

中世纪欧洲风格古堡,房间里昏暗的灯光影影绰绰,四周环境让人没由来地一股恐惧油然而生。误入婚徒:撒旦总裁强制爱免费阅读

“一宁,我等你回来。”

男人磁性犹如大提琴音好听的声音不断回旋在脑海。

顾一宁一身洁白抹胸鱼尾婚纱裹在玲珑有致的身上,美眸紧闭着死死咬着下唇,圈抱着膝盖坐在大红的喜床上。

想到那个唯一待自己温润如水的男人,心中不断衍生的不安和恐惧就能好些。

今天是她的婚礼,但到现在她也没有见到新郎,甚至没有见到任何男方亲属,只是在主持的神父面前按照流程承诺后,便被送进了这里。

“咯吱咯吱”像是轮子轴承滚动的声响,由远及近从房间门口外传进来,随即“砰

地一声,房间门被从外推开。

床上的人下意识向后躲,将身子藏在一大床喜被下,想看又不敢看的露出一双眼睛。误入婚徒:撒旦总裁强制爱免费阅读

“害怕我?”

低沉暗哑仿佛一口陈年古钟的磁性声音突然出现在头顶,顾一宁惊得整个人后仰后脑磕到墙壁吃痛地眼泪花冒出来。

昏暗中,顾一宁睁大眼看到床边坐在轮椅上的男人。

传闻墨家二少爷曾经遭遇车祸毁容,双腿不良于行,此时顾一宁面对那张在黑暗中看不真切的脸,脑中各种曾看过的网页新闻毁容后人狰狞的面目划过脑海,

闻言下意识点头又立即摇头:“没,我不,不害怕…啊——”

女人细小的动作脸上的微表情,早已适应黑暗的墨西爵怎么会看不到?!

眼前的黑暗被撕裂,顾一宁违心的否认刚说完人被男人强有力的手臂攫住玉颈,整个人被拖到床边按在床沿,下一秒寒意袭来,透着冰凉触感的薄唇触到她柔细的玉颈。

柔软冰凉的薄唇带着异样陌生的电流带的顾一宁浑身一震,下一秒痛呼出声:“不要!”

男人牙齿毫无温柔可言的咬在女人玉颈肌肤,一股温热的液体自咬处流动,淡淡的血腥味散在唇齿之间。

“嫁给我就是我的女人。”男人修长的手捏着女人下颌抬起她来,狭长的眸子幽冷直射入她瞳孔深处,“再敢躲我,就不只刚才那么简单的惩罚。”

说完微微侧头,湿润的舌尖撩动的轻拂过她颈上流血的伤口,将牙印渗出的一滴滴的血舔舐干净。版权http://www.gao-xiao.com/

此时顾一宁才看清眼前的男人俊美如斧砌刀刻的俊脸,说话时嘴角扬着邪佞肆意,配着那张脸妖冶之中透着高贵的邪魅惑人。

她的身子因为极度的恐惧与男人的动作交融在体内形成两股完全极端的对流碰撞使她情不自禁在男人手中微微颤栗,开口的声音带着一丝始料不及的沙哑,此情此景听着格外魅惑:“为,为什么?”

墨家百年的大家族,财力权势无可比拟,身为墨家二少唯一指定的家族继承人,眼前的男人就算是遭遇车祸双腿不良于行,单凭那张颠倒众生的脸,只要他愿意也有无数女人为了财富趋之若鹜。

哪怕他那方面…额,不太行,但是为了钱愿意牺牲的女人多的是。

为什么是会选中她?

这是顾一宁三天前得知消息墨西爵指定要娶她时,到现在依旧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个疑问。

“女人,”竟然给他一脸疑惑的表情装无知?!墨西爵捏着女人下颌的手指用力,漆黑的眸子紧紧盯着她,一字一句道:“为了折磨你,你欠我的债要通通加倍还给我!”

她欠的债?什么债?

“我以前根本不认识你,你放开!”顾一宁一个头两个大,觉得眼前的男人绝对疯了胡言乱语。

她努力将自己下颌从男人强健的手中挣脱出来,刚爬了几下脚腕被拖着拽回来,“你不认识我,我清楚记得你就够了!”

男人说着猛地攥着女人脚腕将人整个提起来翻转的扔平在床上。

女人胆怯地撑着双手往后退,直到回头脊背抵上冰冷的欧式大床皮雕的冰凉床头,退无可退。说明gao-xiao.com

墨西爵完美刀削的脸上覆着一层寒霜,冷气自结冰的眸子一寸寸溢出渲染四周空气都是冷的。

修长如玉的手搭在坐在轮椅不能动弹的双腿上,头顶昏暗泛黄的灯光从后面打在他半个侧脸,菱角分明极度冷毅。

身下的床单被她握在拳头里,颤抖地声音问道:“你,你要干什么?”

他微微抬头紧盯着顾一宁的眼中带着恨意,唇角的笑似嘲带讽,“新婚之夜,当然是干我该干的事,该干的人。”

“你那里不是…别,你别过来。”顾一宁说到一半意识到自己险些说漏嘴说出男人那里不行的话,看到墨西爵唇角愈演愈烈的冷笑,只觉得阴森渗人,须臾间背后被冷汗浸湿。

第二章 让她跪在身下求他

风自敞开的窗户吹进来,吹过后背一片冰凉,她脸色更加的惨白,拼命躲闪着,眼看男人撑着双臂要上床,惊得她起身爬到大床另一边,跳下了床。

墨西爵看着眼前灵动自如的女人,另一只手极用力捏着自己死木一般毫无知觉的双腿,眼底的恨意浓的凝如实质的墨色染黑一双瞳孔。网站http://www.gao-xiao.com/

“顾一宁,我如今这般都是拜你所赐,你逃了三年,现在能逃到哪儿去?!”

显然顾一宁完全不懂男人究竟在胡言乱语些什么,又是因为什么刺激的眼前如此情绪激动反常。

她明明知道他那方面不行,是没办法与她真的发生夫妻关系,可是偏偏如此更加让她感到害怕!

越是身体不健全的人心理性格会变得扭曲极端,甚至到了一定程度,就是变态!

男人脸上阴森的表情,冷鸷的言语,以及方才她见识过他在自己脖子上留下的惩罚,那疼痛此时还在她脖子间清晰的丝丝拉拉泛着疼,顾一宁怕真的被他逮到,会比刚才更惨。

墨西爵手放在身侧推着轮椅,先前进来房间那“咯吱咯吱”地轮子轴承转动的声音再次响起,声音又一次响起,仿佛催命的魔音,一拍一个节点踏在顾一宁心上,心脏里就像有一只手攥着她心门,掐断血脉流通,一点一点蚕食她的生命力,紧张的忘了呼吸。

后退的脚下脚后跟不知绊到什么,顾一宁整个人控制不住朝后倒去,整个人撞到背后的浴室门。她手脚并用地躲进浴室里,再次砰地一声关住门,反手将浴室门上锁。

完全不经过大脑加工的条件反射一套动作做完,她终于重新记起呼吸,瘫坐在地上背靠着浴室门板喘息。

终于躲开那个男人了……

“嫁给我就是我的女人,再敢躲着我,惩罚就没那么简单了。说明http://www.gao-xiao.com/

低沉悬磁的警告言犹在耳,顾一宁背靠门板想到门外的男人此刻会有的表情,浑身打了一个冷颤。

墨西爵坐在轮椅上被用力关上的浴室门锁在门外,原本结霜的俊脸凝结成极地寒冰,冷意透着玻璃门板刺入门后顾一宁的脊背,冻结她身体都逐渐麻木起来。

区区一道玻璃门,真当他腿不能动,就彻底成了一个废物?

女人今夜自见到他那刻起看他时的每一个惊恐,害怕,躲闪的表情,都好像一根根利刺刺穿他遍体鳞伤的身体。

既然这女人怀疑他男人象征的那里不行,他今天就把她抓出来,实地验证给她看!

他要折磨让她跪在身下求他!

在人神经极度紧绷内心恐惧的情况下,安静绝对是最令人不安忐忑的。

顾一宁一方面憧憬希望墨西爵就此放过她,至少今晚暂且饶过她能让她有机会明天弄明白事情究竟怎么回事死也死的明白。

另一方面却又揪心着平静无波的表面下下一秒随时会爆发出惊涛骇浪的巨变。

就在她内心天人挣扎的瞬间,背后忽然传来响动,顾一宁下意识起身躲离开浴室门的瞬间,玻璃门板被从外砸下来的硬物命中,巨响过后,碎片玻璃四射飞溅着弹落在地上,钢化玻璃结晶的大小均匀的玻璃渣划过她婚纱露出的两条藕臂,擦出数道血痕。

男人冷漠到极点冰寒地俊脸隔着一地玻璃渣,空荡荡只剩木头支撑的浴室门框,眼睛盯在顾一宁的脸上。

看着害怕退缩在浴室角落的,身子微微颤抖又倔强的挺直脊背与他对视的女人,慢慢的伸出手。

“过来!”

上位者一贯的对人发号施令,对她更是如此。

顾一宁防备地看着男人可能生气到极致反而面无表情完美精致的脸,又后退了一步,注意到男人募然因为她动作缩紧的瞳孔,她立即向前挪了轻微的一小步,试探的看着他的眼睛:“我过去,你不能打我……”

“呵。”男人怒急反笑,不屑的撇唇,“我从来不打女人。”

他只会折磨她,让她欲仙欲死哭着求饶。

顾一宁显然心里也猜到什么,紧咬着下唇更加犹豫。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墨西爵的手举在身前,低冷地声音逼仄强迫顾一宁做选择,顾一宁试探地一点一点往外挪动,不想外面的男人完全没有这个耐心等她挪完这一米多的距离,朝前撞开浴室形同虚物的报废门框,双手按在轮椅扶手,整个人从上面站起来。

这是今晚第一次,顾一宁亲眼看着男人的高度超过她,原本一米八七的身高此时加上轮椅踏板的五公分高度,男人高大的身形,以绝对高度压在她头顶,遮住了昏暗的灯光,压迫式的一股巨大压力扑面而来。

“啊——”

伴随着顾一宁的尖叫,男人的身体失去支撑,压带着她一起摔进了背后提前放好水的超大豪华浴缸。

第三章 女人你又在想别的男人?!

超大浴缸中的男女,水花溅湿两人衣裳,鲜红的玫瑰花瓣荡漾着冲撞出浴缸,温热的水流沿着浴缸边沿溢流到光洁的浴室地板上。

墨西爵长臂撑着扶杆另一只手臂将呛水挣扎的女人从水里捞起来。

透明的水滴自她脸颊滑落,干净剔透的脸颊粉唇泛着润泽水光,大口呼吸极为诱人,“咳咳,墨西爵你个疯子…唔唔……”

男人的唇堵上她的唇。

薄凉带着淡淡好闻的薄荷香,混合玫瑰花的味道侵入唇齿,勾挑纠缠,扰的顾一宁呼吸凌乱,瞪大眼睛呆怔半响猛地推开他。

“你到底要干嘛!”她红着眼擦掉嘴边的透明津液,质问出声。

他的新婚妻子在洞房夜嫌弃他的吻,还问他到底想干嘛?

墨西爵冷冷地笑了起来,“你可以把后面那个字去掉。”

“……”

顾一宁张了张嘴说不出话,她是嫁给他了,可她并没想过要跟他那个那个啊。

一个星期前,这个男人不知道怎么认识她,直接派人去乔家提亲,不仅带着厚礼,还有威慑:她如果不嫁,保证乔家一个月内在Z市除名。

墨家乃是Z市第一世家豪门,绝对有这个势力,顾一宁从一出生妈妈带她嫁进乔家,她不能连累他们。

可她了解到的消息全都说墨西爵因为三年前的车祸腿废了,性功能也丧失的,可看他从一进来到刚才所做所为跟本不像一个没有性欲的人!

“宁宁,到了他身边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不要为了我太委屈自己……”

今天墨家的车去顾家接她时候,顾延希临走送她说的叮嘱言犹在耳,可此时如果她拒绝男人的求欢对他是莫大的侮辱,惹恼了这个男人她还怎么帮到延希哥哥……

顾延希英俊帅气的模样在顾一宁的脑海来回盘旋,他叮嘱她时脸上的痛色。

这么多年来延希哥哥的郁郁寡欢萎靡不振,皆是因为面前的男人而起,她真的能忍心不帮他吗?

墨西爵看着眼前天人交战的顾一宁,女人脸上的惆怅、纠结,最后痛下决心的一脸决绝,让他胸腔一股烈火烧起来,“女人你又在想别的男人?!”

吓?!

顾一宁惊得瞪大眼,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嫉妒烧红眼眶的男人,天,他有读心术吗。

墨西爵看到女人的神情肯定了心中猜想,心中的怒火更胜,赤红的眼睛狠狠盯着她那张水性杨花的脸,猛地将人反过来。

“你是我的女人,我的女人!”

顾一宁身体不受控制被男人掌握着背转身,由心底生出巨大的恐惧,剧烈挣扎着求饶,背后男人大掌一手控制着她纤细的腰,将她腿推得跪在超大的浴缸边缘,另一只手狠狠拽下她身上的欧根纱鱼尾纱裙下摆。

撕拉——

纱布撕裂的声响混合着女人挣扎拍打的水声,顾一宁预感到什么拼命嘶喊哀求着:“墨西爵你放开我,放过我,求你……”

腰上的力量忽地往后一带,凶猛的击穿了她所有防备,尖锐的刺痛仿佛撕裂她骨血般自下半身扩散开来,娇嫩的小脸一片惨白的毫无血色,身体微微颤抖仿佛风雨中摇曳的无尾草。

除了痛,只有撕心裂肺的心沉入谷底的碎裂声,摧枯拉朽拽着她陷入无尽漆黑的深渊,光越来越昏暗。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脑海中意识最后泯灭的一刻,竟然看到身上的男人眼底一闪而过的心疼。

怎么可能呢,这男人就是个禽兽,不顾他人意愿专制的的暴君,他怎么可能会心疼她!

天空露出鱼肚白,晨起霞光吞吐着日出的白芒将东方染成鲜艳的橙。

顾一宁习惯早起,意识清醒的一刻的伴随着身体的剧疼痛袭来,她撑着手想要坐起来发现浑身没有一点力气。

不知道昨晚怎么会从浴室到了床上,身边已经空无一人,甚至她不清楚昨夜的那个男人是否有跟她一起同床。

唇角裂开一丝冷笑,这跟她有什么关系呢,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她保持了二十几年的第一次,都被那个男人禽兽男人强占了,即便他们是合法夫妻,可是她依旧抵不过心头的厌恶。

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震动发出“嗡嗡”声,她走过去打开看到上面的短消息。

当看到来自延希哥哥的关心时,她脑海中昨晚男人在她身上作乱的一幕幕不受控制地浮现脑海,油然而生一股愧疚与心痛。

想到男人曾经在她出嫁前说等她回去的话,心里丝丝拉拉泛着疼,她跟延希哥哥再也回不去了。

她和顾延希之前因为彼此的身份不可能,现在她被墨西爵给…他们更加不可能了。

误入婚徒:撒旦总裁强制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误入婚徒】 或 【撒旦总裁强制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3965382.html
首 发:误入婚徒:撒旦总裁强制爱免费阅读
  • 灵动乾坤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灵动乾坤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书名:灵动乾坤目录预览:第一章?血轮法眼第二章巫丛森林第三章格巫大人第四章我叫圣姑第一章?血轮法眼雾气沼沼,瓦烁废墟,任谁也不会想到正是这占地千亩的废墟,本来盛世辉煌,乃是迦叶大陆圣地,大陆第一宗门灵门。“属下参见殿使大人!”百名黑衣人齐声高喝,声音破开云霄。来物仿佛如大朵乌云,遮天蔽日,靠的近了,这才能够看清竟是一头万年灵环的‘乌骨黑龙’。乌龙长达百丈,节节乌黑的龙骨相扣,骨龙脊椎微一摆动,都是天雷翻滚。这等天威声势,就连一些灵尊也战战兢兢。那条乌骨黑

  • 【今日20181120】推荐《招阴人》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1120】推荐《招阴人》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招阴人目录预览:第1章嫩模有约第2章量鬼骨第3章夜半狐音第4章狐仙显灵第5章穿寿衣的老太太第1章嫩模有约东北多奇人,萨满巫教的传人、家里供着保家仙的散人,还有会叫魂的阴阳先生,这些奇人生性骄傲,不喜欢和平常人交往,由于他们专注于和“阴魂”打交道,所以叫“阴人”。我的行当也很讲究,怎么说呢,我没有那些“阴人”的本事,但那些“阴人”赚钱养家糊口,和我有很大的关系。说白了,我是个中介人,把“阴人”介绍给我的客户,所以我们行当的外号叫“招阴

  • 嫡女谋:天命凰途12章

    原标题:嫡女谋:天命凰途12章书名:嫡女谋:天命凰途《嫡女谋:天命凰途》贾云岫则向郭正南和穆氏请罪了:“云岫没有照看好启勋的生活起居,是云岫的不对,云岫也该受罚。”“大少奶奶已经做地够好了,只是大少爷一直宿在穆芦小姐那里,大少奶奶也管不了啊。”郭强也为贾云岫说话。这下一切直指穆芦,大夫总结了:“大少爷房劳过度,实用阳气菜肴过多才致使昏迷呕吐,药方已开好,每日煎药三次,连续三日,先实用流食清理肠胃,再恢复正常菜肴,就按大少奶奶所开食谱即可。”大夫的事忙完了,就急着领了赏钱离开了这富家丑闻。可事情还

  • 药王夫君请入瓮20章

    原标题:药王夫君请入瓮20章小说名称:药王夫君请入瓮《药王夫君请入瓮》阿初只觉得迷迷糊糊,刚才她好像是梦到了桔桑,似乎还撞在了她身上。只是花痴了那么一小会儿,阿初就赶紧摇了摇脑袋。桔桑可是南朝神一样的存在,怎么可能会被她撞个满怀?果然是醉的太厉害,都迷糊的分不清楚现实和梦了。徐子衿怕阿初的娘担心,果断的让人把阿初的娘亲请了过来,然后看着她脸上并不是那么高兴后,果断的把众人都喊了出去,她也跟着一起出去了。静绣看着公主出去后,果断的揪起了阿初的耳朵,把她拖了起来。阿初可是一辈子都忘记不了娘亲的揪耳神

  • 爱如暖阳9章(第九章 宣告主权)

    原标题:爱如暖阳9章(第九章宣告主权)小说书名:爱如暖阳第九章宣告主权苏子叶昏迷了三天,这三天里一直照顾她的人是萧舫,为她擦脸、擦手,昼夜不分。苏子叶不知道的是,在这三天里,秦子阳竟然每天都会来看望她,不过他从来没有进入过病房,只是在晚上八点来,在门口呆一个小时就走了,期间不曾问过任何人有关苏子叶病情的事,更不曾与任何人有过交流。今天,萧舫不过是因为有点事出去了一会儿,回来就发现病房门口多了一些人。正准备上去问问的时候听到了周围的护士七嘴八舌。“看到那边门口有人的病房了么,那个男人都连着来了三天

  • 猎鹰归来1章(第001章 保安)

    原标题:猎鹰归来1章(第001章保安)小说名称:猎鹰归来第001章保安下午,南明市第三人民医院,保安室外。一个身披白大褂的妙龄美女医生急匆匆走来,这女医生大约二十三四岁左右,容貌亦是精致美艳,她皮肤温润如玉。白大褂没有扣上,里面穿的是一身白色衬衫和黑色包裙,卷曲的发丝轻轻飘摇在两颊之侧,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勾人心弦。她名叫马茜,今年刚刚从美国修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各大医院争相邀请她,最后她选择了第三医院。保安室的玻璃窗打开了一半,马茜抬起手准备敲窗户,却忽然停住了。她微微颦眉,贝齿轻咬着下唇,面颊

  • 小说暴君的失忆宠妃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暴君的失忆宠妃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暴君的失忆宠妃《暴君的失忆宠妃》而且,总觉得,这个女人,似乎在哪里见过……莫名的有股熟悉!“你、你不要睑,躲在这儿偷瞧姑娘家的清白身子还反过来赖别人,你你你……”冰瑶情急之下,气急攻心,一时间骂人的话儿全给激得忘光了,这个男人竟然说她装?明明被他看光了身子,搞得好象她故意在这勾引他似的,“你不正是来勾引我的吗?可惜你那货色?”暮成远上下鄙夷的打量着冰瑶,越看,越觉得这个女人眼熟,“你转过身子去!下流,卑鄙,无耻!不要脸,混蛋`````”冰瑶恼怒中

  • 秘婚情深17章(第17章 天台谈心)

    原标题:秘婚情深17章(第17章天台谈心)小说名称:秘婚情深第17章天台谈心宋初见发现身后有人,慌忙的擦干净眼泪,止住哭泣。装作若无其事的回头,苏瞑俊朗冰冷的面容正撞上她的眸子。宋初见有些窘迫,自己跑到天台上偷哭竟然被人撞见,撞见的这个人还是苏瞑!“你……你怎么在这啊,怎么不待在总裁办公室里啊。”宋初见自认为语气很自然的说道。“我?我只是上来透透气。”苏瞑眯起眼睛,难辨情绪,弄得宋初见心里更紧张了。“那您在这好好透气吧,我还有事情,就不打扰了。”宋初见又变回了那幅冷静自如的模样,恭敬对着苏瞑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