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报道跟踪国内外最新动态,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是国内最具权威的新闻门户网。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不负靳生,不负卿免费阅读

2018/11/11 10:21:26 来源:网络
不负靳生,不负卿免费阅读

小说名称:不负靳生,不负卿

第一章 被绑架了

  我觉得我已经被绑架了超过了四十八小时了,眼睛看不见,双手双脚被束缚,四周寂静一片,自从被绑匪扔到这个地方,就没有再出现,我有些怀疑,绑匪绑架我只是为了饿死我。说明http://www.gao-xiao.com/

  就在我觉得我快要被渴死的时候,一声轻微的开门声响起。

  眼罩被人粗鲁的扯开了。

  眼前突如其来的光明让我眼前一片模糊,恍惚之间我好像看见了我的前夫。

  我呜咽着想要靠近,头皮却是一痛,头发被人拉扯着,我靠近了男人,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秦晓月,你想要离开,可我不会让你如愿的。”

  我瞪大了眼睛努力的想要反驳这什么,可是嘴巴被人堵住,嘴中除了发出一阵呜咽之声之外,什么都没有,我的反驳之言都被堵在了口中。

  嘶啦一声在寂静的房间里面显得那么清晰,身上一凉,衣服成为了一片片的碎步离开了我的身子,飘落在了床边的地方,我看着站在身前的男人,呜咽着,挣扎着想要说些什么。

  看着靳炎晨的样子,我还是有些害怕,身子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因为什么,开始瑟瑟发抖起来。不负靳生,不负卿免费阅读

  “你觉得痛么?你有没有想过,我更痛?”男人微凉的声音在耳边响着,带着压抑,低沉。

  下巴微痛,我努力睁大眼睛想要跟面前的男人说些什么,可是什么也无法表达,呜咽之声和激烈的挣扎我想要表达我的意思,我的动作却让男人眼中的悲伤更胜。

  “呵,想要说什么,我让你说。”那贴在脸颊上的脚步被男人粗鲁的扯下来。

  我瞪大了眼睛,用力的喘息着,因为长久没有饮水,喉咙之中只剩下有些压抑的因为疼痛而低低传出来的呻吟声。

  “原来你喜欢这样的感觉,是不是只有这样的疼痛才能让你不像一条死鱼一样,还是说,你只是在我床上如同死鱼一样?”靳炎晨的话在我的耳边响着,我转过头去看着他,那如受伤的野兽一样的眼神,我觉得有些可笑。

  这其中发生的一切,不是应该我才是受伤的那个么?

  嘴角不自觉的勾起的一抹冷笑却让原本就有些癫狂的男人有些疯狂,一把将刺身果体的一把扯到了身下,毫无预见的闯入,让我瞪大了眼睛。推荐gao-xiao.com

  “靳炎晨,你不能,你不能这样。”我忍受着从未有过的疼痛敢,声音颤抖的说着。

  “不能怎么样,你的身体的反应不是最直接的么?你果然比较喜欢这样。”我看着面前靠近自己耳边的男人,刺果的身体感觉着男人身上那布料的顺滑,耳边全是男人的带着不堪的话语,我想要说话。

  “秦晓月,我告诉你,你别想要离开我。”粗鲁的感觉让我努力的喘息着,才能让那不知道是悸动还是疼痛的感觉消失一些,让自己的头脑清明一点。

  “秦晓月,你别想着离开我。高效新闻网”长久以来的不进食不饮水,身上被人如此挞伐,让我的意识渐渐的模糊起来,下身是那么明显的感官刺激着我,让我想要晕厥过去的意识却有那般清明,耳边是靳炎晨一遍又一遍的话语。

第二章我没有同意离婚

  当人再次挣开眼睛的时候,有些不适应睁眼之中看见的光亮,还有那个穿着一声家居服坐在哪里看书的男人。

  我张了张嘴,尝试着出声说话,声音粗嘎干裂,却在向着男人传达着我的意思。

  我说着:“靳炎晨,离婚协议书是你寄给我的,,你又将我抓起来干什么?”

  我的话让那个认真看书的男人稍微身子僵了僵,那被他拿在手中的书啪的一声被合上了,靳炎晨缓步站起来,走到了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我说道:“女人,别擅自帮我做决定,在你决定嫁给我的那一天,你秦晓月生是我靳炎晨的人,死是我靳炎晨的死人,我靳炎晨绝对不可能给你寄狗屁的离婚协议书,还有谁给你权利说离开的?还是你觉得你那个小白脸有能力承受我的怒火?”

  我看着面前男人,他居高临下的看着躺在床上被捆着四肢的我,声音清冷,仿佛在说着很平淡的事情一般。

  我承认我在听到他说我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死人的时候有些动容,可是这样一句类似于情话一样的话语,从这样的表情,语气说出来,他是要表达什么?

  将我禁锢起来么?

  “靳炎晨,你可知道我是一个人,更何况离婚同意书是你邮给我的,你的亲笔签名,你的印鉴,没有你的授意,你觉得就凭着那些东西,我能够将离婚证办下来么?”我冷笑着说着,并没有觉得我现在的样子有多么的尴尬,看着靳炎晨因为的话变得难看的脸色,反而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感。

  我的话很明显的让靳炎晨一愣,脸色变得难看,在床前来回踱了几步之后说道:“这件事情,我会调查清楚的,你别想着离开我。”

  下巴被人捏的生疼,我看着扔下我下巴准备离开的靳炎晨挣扎了一下,手腕和脚腕上传来的疼痛让我皱紧了眉头,对着离开的靳炎晨说道:“将我放开,我不会离开的。推荐gao-xiao.com

  “也是,你离开了,那小白脸的下场就是你离开的惩罚。”靳炎晨说着话,将我手腕上的绳索解开,仔细,温柔,如同那捆着死结,勒着我手腕的绳子是艺术品一般。

  “靳炎晨,我们已经离婚了。”我活动了一下手腕,解着脚踝上的绳子,轻声的说着,尽量让我的声音显得平缓一些。

  我并不希望跟靳炎晨吵架,两年来我一切,让我已经失去了吵架的欲望。

  房间之中再次因为我的话语陷入了寂静之中,我沉默的看着靳炎晨,靳炎晨亦沉默的看着我,仿佛就这样的沉默,似乎我们之间能够讨论出来什么结果一般。

  我微微动了动身子,身子上的疼痛仿佛在说着不久之前身子被挞伐之后的疼痛。高效新闻网

  我疼的呲牙咧嘴,可是靳炎晨却只是淡淡的看了我一眼,微微的抬着下巴说道:“我说过,我没有同意,女人,你最好不要惹我生气。”

  下巴再次被人捏住,四目相对,靳炎晨瞪眼看着我,我却只是淡淡的看着他。

  这一瞬间却让我突然生出一种想笑的冲动,眸子之中突然扬起了笑很认真的对着靳炎晨说道:“我以为,你永远不知道什么叫做生气,如同死水一样,毫无波澜。”

  “别考验我的耐心,你给我好好的在这里呆着,冰箱里面有东西,饿了自己想办法,还有别想着离开。”靳炎晨好像真的生气了,将我摔在了床上,站起身来,转身就走

  我看着那个怒气冲冲离开的男人,仰躺在床上,哈哈大笑起来,一种无比畅快的感觉在心中徜徉着。

第三章你做梦

  我被关在这个屋子里面有大概有一个星期左右,我以为靳炎晨会将我这样丢弃在这里不管不问,孤独的与世隔绝,养着我这样老去,死去。

  我成为被靳炎晨关在笼中的金丝雀,连想要鸣叫也找不到人倾听。

  我将沙发挪到了通风口的下面,躺在沙发上看着那个离我无限近却够不到的唯一出口,我开始有些焦躁不安。

  若是再被关在这里,我想我大概会疯。

  叮的一声轻响,那原本紧紧关闭的门被从外面推开,一个熟悉的人带着满身的疲惫进入到了屋子里面。

  靳炎晨进入到房间里面,大概也看见了在沙发上瘫着毫无形象的我,走到了我的身边,一个文件袋扔在我的身边的沙发上,靳炎晨的声音传来:“这就整件事的真相,我并不愿意跟你离婚。”

  我耸了耸肩看着面前靳炎晨说道:“既成事实,何必在意曾经,告诉我你不想离婚又有多大的意义呢?”

  我听到靳炎晨的话,控制着自己因为被长时间关闭起来,隔绝外界的焦躁,看着不说话的靳炎晨,再次说道:“你是否真的将事情都调查清楚了,现在你还是不想和我离婚么?”

  我冷冷的看着靳炎晨,既然事情已经调查清楚了,那么苏雅维给他的生的孩子,是不是也调查清楚了么?现在来给我说不想跟我离婚,是觉得我傻还是什么意思?

  靳炎晨并没有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冷静的说着话的我。

  我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面前的靳炎晨,将心中所有的负面情绪都给压抑了西区,对着他说道:“靳炎晨,当初不想跟我结婚的是你,现在不想离婚的也是你,你到底想要怎么办?”

  靳炎晨沉默了,沉默的时间长的让我的冷静快要维持不下去了。

  因为长时间的与外界脱节,我情绪无法控制,人有些焦躁,猛地站起身来,一把抓住了面前男人的衣襟,吼道:“靳炎晨,你到底想要干什么,离婚了就是离婚了,你一个男人,能不能大气一点,放手,放手,放手不好么?你又不爱我。”

  我近乎于歇斯底里的声音让靳炎晨倒退了半步,那清冷的眸子里面显出了一些异样的情绪。

  “靳炎晨,你看清楚了,我秦晓月并不是一个温柔的女人,为了爱你,我放弃了我的骄傲,可是你就是一块石头,我捂不热,你也看不到我的爱,现在我不爱了,放我离开。”我嘶吼着,几乎用尽了我所有的力气,我拉扯着靳炎晨胸口的衣服,固执的抬着头,一双眼睛看着他,身体在不住的颤抖着,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情绪的波动。

  “你是要去找那个小白脸么?”在我的一通吼叫之后,靳炎晨只是冷冷的看着我说道。

  情绪失控的我,根本就没有意识到靳炎晨情绪的一样,只是想着离开,顺着靳炎晨的话就吼道:“对,我要去找封顷。”

  “你做梦。”

不负靳生,不负卿》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不负靳生】 或 【不负卿】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gao-xiao.com/html/23965070.html
首 发:不负靳生,不负卿免费阅读
  • 小说误入情迷:总裁老公太凶猛第1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误入情迷:总裁老公太凶猛第1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误入情迷:总裁老公太凶猛第十六章惊魂未定原来洛清言等她的电话等了两天也没等到,给她打电话又关机,索性直接到医院来找她,停好车之后又给她打了电话,这次通了却不接,就在他准备乘电梯上去找人的时候却在小屋的附近看到了暮夕颜的掉落的手机,上面的未接电话刚好是他的号码,之后便隐约听到了小屋里传出来的声音。上了车之后暮夕颜还惊魂未定,浑身一直抖个不停,洛清言边开车边安慰她,等她终于冷静下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坐在了洛清言家的沙发上。她跟一个并

  • 天价宠妻,大佬好难缠免费阅读

    原标题:天价宠妻,大佬好难缠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天价宠妻,大佬好难缠目录预览:第1章恨已入骨第2章孽种第3章死而复生第1章恨已入骨窗外,大雨滂沱,闪电交织,黑压压的天空似是整个覆灭,压抑得令人喘不过气来。从小便害怕打雷的白盛夏蜷缩在被子里,半睁的眼神中啜着一抹清冷。今天,是她结婚五年的周年纪念,每一年的这个时间,左铭深都会一夜不归。她闭上双眼,将自己裹得密不透风,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她感受到一丝丝的安全。门外,一阵细微的脚步声,在这雷雨夜显得格外突兀,也让她的心跳随之一沉。随后,男人的脚步声迈了进

  • 神王继承人完结版免费阅读

    原标题:神王继承人完结版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神王继承人目录预览:第一章我叫夜晓第二章冷凝雪的刁难第一章我叫夜晓正是开学季,龙安市一中又迎来了一批高一新生,刚经历过惨无人道的军训,同学们一个个都感到能坐在教室里学习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今天是正式开学的第一天,正在早读的高一十班的同学们被班主任叫停。班主任是个年轻漂亮的女老师,据说大学还没毕业便来到龙一中当班主任,和这帮同学一样,龙安市一中对她来说也是一个新环境,因为高一十班就是她带的第一个班。尽管她被很多人质疑,但是校长在全校教室大会上亲口通知的,不

  • 今日20190122推荐小说之《鬼眼阴婚:爱妃血好甜》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122推荐小说之《鬼眼阴婚:爱妃血好甜》在线全文阅读小说:鬼眼阴婚:爱妃血好甜目录预览:第一章与鬼定亲第二章遇到救星第三章王爷为师第一章与鬼定亲镇国公府宴会,宋茗微寻了一个借口出来透透气。皎皎月色下,女子长发飘舞,体态纤细,风流婉转恍若仙子。乐阳大公主为唯一的嫡子寻了一门亲事,这亲事却让宋茗微成为全京城的谈资。只因为,她宋茗微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庶女。姨娘早逝,母亲生有一子一女,嫡女风华出众,孝顺贤淑早有慧名。任谁都想不明白,堂堂镇国公夫人,乐阳大公主为何不选嫡女而选了宋茗

  • 重生之豪门第一婚宠完结版免费阅读

    原标题:重生之豪门第一婚宠完结版免费阅读小说:重生之豪门第一婚宠目录预览:第二章为穆兮颜做点什么第三章你不是她第二章为穆兮颜做点什么重活一世,没有怨,也没有爱与恨了,这一生,她想把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中,无关乎任何人,只愿好好的活着,为自己而活着,她发誓一定不会再走过去的路,要离有些人远远的。“颜颜”不见其人,先闻其声,一道焦急中带着心疼的女声传了进来。苏如漫收回自己的思绪,“爸妈”苍白的唇角微张,她弱弱地喊出两个字,她接受了穆兮颜,便接受了她的一切。这便是穆兮颜的父母,穆景桓虽已人到中年,整个人

  • 念你明月自难忘完结版免费阅读

    原标题:念你明月自难忘完结版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念你明月自难忘目录预览:第二章得知真相第三章下了药第二章得知真相你!林木清食指指着程思思的脸,愤怒让她忍不住颤抖,良久,她还是缓缓的放下了胳膊,低垂下眉眼,微弱的声音从那苍白的嘴唇中传出。我签。闻言,程思思黑眸中闪过一丝得意,挽着吴俪,离开了房间。二人走后,空气变得安静了许多。林木清坐在冰冷的地板上,任由寒意将她湮灭,尽管有阳光照射在她的身上,但那心中的冰冷和绝望又怎么会消失。不知道待了多久,身体已经慢慢僵硬,林木清扶着床边缓缓起身,走进浴室,放开热

  • 娇妻负责萌萌哒完结版免费阅读

    原标题:娇妻负责萌萌哒完结版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娇妻负责萌萌哒目录预览:002小叔003敬你你就喝002小叔翌日。顾筱筱来到了学校,得知自己的高考志愿真的已经被改了,还是教育部门直接从上面发放下来的通知,气冲冲地打电话给慕厉霆。结果电话刚一接通,那边传来的却是女秘书温柔的声音,“对不起顾小姐,总裁不在公司,您可以打他私人联系电话找他。”“可是我没有他私人号码。”顾筱筱咬着下唇,对电话那头的女秘书软声央求道:“姐姐,你能不能把慕厉霆私人号码告诉我,我真的找他有急事。”女秘书跟在慕厉霆身边多年,自然知

  • 少帅宠妻不要脸 最新章节

    原标题:少帅宠妻不要脸最新章节小说名字:少帅宠妻不要脸目录预览:第1章我嫌脏第2章少帅,我自己来第3章翻遍全城也要找到她第4章被迫嫁人第5章:回到斐公馆第1章我嫌脏斐苒是来送酒的,可是现在却不得不被迫看一场活春宫。她放下酒头都不敢抬,低垂着脑袋就要退出去。“宫少,你不玩玩儿?”“我嫌脏。”低沉的嗓音,带着天生的压迫感,顿时让室内的人一滞。从斐苒一进门,宫霄的眼睛就盯上她了。百乐门为了讨好客人,哪怕是服务生也穿的十分露骨。斐苒穿着紧身旗袍,两条胳膊露在外面,像是上好的玉器雕琢而成,光是看着就想让人